姊妹-在教會中姊妹健康有效的運作-第三篇 軟弱的器皿

第三篇 軟弱的器皿

在教會中姊妹健康有效的運作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經節:
彼前三7:「照樣,作丈夫的,要按情理與妻子同住,因為她是比你軟弱的器皿,是女性;又要按她應得的分敬重她,因為她是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好叫你們的禱告不受攔阻。」
提後三7:「常常學習,終久不能認識真理。」
提前五13:「同時她們又習慣懶惰,挨家閒遊;不但懶惰,而且說長道短,好管閒事,說些不該說的話。」
彼前三4:「乃要重於那以溫柔安靜的靈為不朽壞之妝飾的心中隱藏的人,這在神面前是極有價值的。」
 

作丈夫的要按情理與妻子同住

  彼得前書三章七節是一節很好的經節。開頭說,「照樣,作丈夫的,要按情理與妻子同住。」換句話說,所有作丈夫的都要明白,每一個妻子都是不同的,所以作丈夫的必須要學習按著情理,而不是依照原則來與妻子同住。如果是依照原則,就很容易落在一種要求裡:你是我的妻子,所以你非煮飯不可,否則就不像是作妻子的人。如果是根據情理,那就不在乎你煮飯、不煮飯,理家、不理家,剛強或是軟弱,你仍然是我的妻子。要有一個好的家庭生活,「丈夫按情理與妻子同住」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說,所有的丈夫也都要學習擔負起家裡的責任。

妻子是軟弱的器皿

  為什麼彼得說丈夫要按情理與妻子同住呢?下一句他接著說,「因為她是比你軟弱的器皿。」我記得不止一次,當年輕弟兄要結婚的時候,他們都很興奮的告訴我,每次他們一想到未來的妻子,馬上就感到靈裡有力量。所有作丈夫的都盼望他們的妻子能支持他,能給他力量。但是彼得在這裡解除了妻子所有的責任,他在這裡似乎是說,「作丈夫的,不要對妻子有任何的期望。你知道你的妻子是什麼樣的人嗎?你一定要明白,你的妻子是一個軟弱的器皿。」

  女權主義者可能很難接受這樣的話,但是姊妹們,如果我們明白我們是怎樣的人,我們會很欣賞這節經節,這節聖經是我們最好的武器。如果你的丈夫對你有任何要求,你只要告訴他,「親愛的,你難道不知道彼得說,你必須按情理與我同住?因為我是一個軟弱的器皿,你不應該期望太高。我有權利對你有高的期望,你卻沒有權利對我有任何要求。」

  只要你是姊妹,你就是軟弱的。姊妹們,聖經這樣的說法,就是要解除你所有的壓力,解除所有你給自己帶來的壓力。姊妹們都要學習告訴丈夫說,「親愛的,你知道我是軟弱的器皿嗎?因著我是女性,我就是一個軟弱的人,我整個人的構成就是軟弱的。」

作丈夫的要敬重妻子

  彼得接著說更叫人得鼓勵的話。他說,「作丈夫的……又要按她(妻子)應得的分敬重她。」換句話說,作丈夫的要是說了什麼叫妻子覺得羞愧的話,這是不健康的。作丈夫的要學習敬重你的妻子,所有的妻子都有聖經中神所給予的權利,來要求得著丈夫的敬重。

  「敬重」在聖經裡是一個特別的詞,我們都認為我們要敬重神,但這裡說,作丈夫的要敬重,或是尊敬、注重你的妻子。姊妹們,如果你的丈夫不尊重你,叫你羞愧,你要說,「你不尊重我,就是不尊重你自己。」因為彼得這樣說,「作丈夫的……又要按她(妻子)應得的分敬重她。」

  彼得說了三件叫姊妹們喜樂的事:第一,丈夫必須根據情理與妻子同住;所以丈夫應該好好照顧妻子。第二,丈夫沒有權利要求妻子;因為她是軟弱的器皿,是一位姊妹,是女性。第三,妻子必須得著丈夫的尊重。姊妹們,這實在太好了!

夫妻是同受生命之恩的

  彼得接著又說,「因為她是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好叫你們的禱告不受攔阻。」根據這裡所說,丈夫所得到的生命之恩,必須是和妻子一同承受的,妻子和丈夫是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人。換句話說,丈夫享受生命、經歷恩典的時候,他們一定要明白為什麼他們能有這樣的享受,能經歷到這樣的恩典,這是因著他們有妻子的幫助。這所有的享受不應該只停留在丈夫身上,丈夫應該把這恩典帶給妻子,和妻子一同享受。作丈夫的享受到生命之恩,不能因此高舉自己,不能覺得這是他自己從主那裡得來的,他必須和妻子同享,因為夫妻是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

  最後彼得作了一個結論:如果作丈夫的不這樣作,他的禱告就會受到攔阻。「攔阻」是一個很奇特的詞,保羅對加拉太聖徒說,「你們向來跑得好,有誰「攔阻」你們,叫你們不信服真理?」(加五7)這裡說出,在一切積極事物當中,有一個消極的因素,這個消極的因素破壞了積極的事,攔阻了積極的事。在這裡,丈夫可以愛主,可以非常有主的同在,但是如果他不知道如何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如果他不知道他的妻子是軟弱的器皿,是女性,也不給她足夠的敬重,不和她一同分享生命之恩,他的禱告就要受到攔阻,也就是說,主不會答應他的禱告。我可以向你們見證,如果任何弟兄對這節經節有啟示,這些弟兄是有福的,因為他知道如何在主面前得到更多的生命,他的家庭也會更和睦。

軟弱的器皿

姊妹不需要作「剛強」的人

  誰是軟弱的器皿?是女性。所有的女性都是軟弱的;不僅作妻子的是軟弱的,只要你是姊妹,你就是軟弱的。

  根據這兩個辭 —「軟弱的器皿」和「女性」,你就應該完全打破想作一位「好姊妹」的想法。根據聖經,你是軟弱的器皿,你是女性;你不應該很興旺,很剛強,很高昂,很傑出。你要知道,神沒有要求你作得多好。聖經說,你是和丈夫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如果你要承受生命之恩,主盼望你和你的丈夫一同來承受,或是透過你的丈夫來承受,而不是單單由你承受,你的丈夫是你所承受生命恩典的源頭。

  我們暫時把丈夫還沒有得救,或是丈夫不愛主的情形放在一邊。姊妹們,在這之前,你要先對自己有認識。你是誰?你是女性,是軟弱的器皿,你是和丈夫共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因此你應該透過你的丈夫來承受生命之恩。就某方面意義而言,如果你太過剛強,而你的丈夫卻很軟弱,這種情形是不健康的。作妻子的當然要好好的活在主的面光中,但是她不應該過於剛強,她如果剛強到一個地步,成為一個「重要人物」,擔負教會裡許許多多的責任,而她的丈夫卻無事可作,那麼她的生命之恩就不是從丈夫而來的,她就不是與丈夫同受生命之恩的。根據聖經,姊妹們應該是這樣的軟弱,當你承受洋溢的生命之恩時,你應該是透過你的丈夫來得到的。

利亞和拉結的例子

  我還年輕的時候,就知道姊妹是軟弱的器皿,但是我卻不明白其中真正的意義。我仔細查考聖經,看聖經怎樣講到這個「軟弱」,但是怎麼也找不到。雖然這節聖經說到姊妹是軟弱的器皿,是女性,卻沒有給「軟弱」下任何的定義。

  直到我在教會中時間久一點,和姊妹們接觸多一點,聖經也多讀一點之後,慢慢就發現為什麼彼得說姊妹是軟弱的了。姊妹們,你們為什麼是軟弱的?因為你們太強了。根據我的觀察,教會裡百分之九十的姊妹都太剛強,聖經裡大部分的姊妹也是非常的強。姊妹們強到一個地步變得盲目,堅持她們是剛強的,因此她們是軟弱的。

  創世記是聖經裡最有趣的一卷書之一,其中的一個人物雅各,是聖經裡最能幹的一個人,沒有人比他更有能力。但是當他娶了兩個妻子之後,他就變得再笨也不過了:他變得什麼也不能作,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受他妻子的控制。

  他的第一個妻子叫作利亞,聖經說她的眼睛沒有神氣。通常我們覺得這樣的人是不聰明的,因為眼睛能傳達智慧。第二個妻子叫拉結,我們可能以為她是一個很柔軟的人,因為她常常哭泣,特別在新約說到,「是拉結哭她的兒女……,因為他們都不在了。」(太二18)一個人如果娶了這樣兩個妻子,一個不聰明,一個太柔軟,他不應該會有任何問題,應該是非常享受的。

  但是創世記說,「耶和華見利亞失寵,就使她生育,拉結卻不生育。利亞懷孕生子,就給他起名叫流便(就是有兒子的意思),因而說,耶和華看見我的苦情,如今我的丈夫必愛我。」(創二九31~32)你相信這是一個不聰明的人所講的話嗎?雅各有了兒子,名字卻不是他取的,他完全受妻子的控制。利亞實在是個軟弱的器皿,你看她多麼專制,她一連生了四個兒子,沒有一個兒子不是由她命名的。

  接下來說到拉結。「拉結見自己不給雅各生子,就嫉妒她姊姊,對雅各說,你給我孩子,不然我就死了。」(創三十1。)這裡你看她像不像軟弱的器皿?然後雅各向拉結生氣,說,「叫你不生育的是神,我豈能代替他作主呢?」(2節。)你想想,有多少次你的丈夫被迫對你說同樣的話?有時候你把丈夫逼到一個地步,他只能說,「我不是神,我能怎麼辦呢?」這就是為什麼說姊妹是軟弱的。

  這裡我們看見,這兩姊妹真是頑固,滿了爭競、忌妒,不僅這樣,她們還會玩弄手段。從下面的事例,我們看見拉結的手段,她似乎在那裡說,「雅各,如果你沒有辦法,我有辦法。」她把使女辟拉給雅各為妾,要她為雅各生兒子。你看這時雅各成了什麼樣的人了?他原是一個知道如何欺騙他的父親、他的哥哥、他的舅父,也知道如何和神討價還價的人,但是他現在卻不知道如何應付自己的妻子。拉結的所作所為,實在說出為什麼姊妹是軟弱的器皿。

  雅各聽了拉結的話,順服的娶了辟拉,生了兒子。「拉結說,神伸了我的冤,也聽了我的聲音,賜我一個兒子。」(6節)我們常常聽到姊妹作這樣的見證,「神聽了我的聲音」,而不是她聽了神的聲音。這個兒子就是但;聖經記載,這個但日後成了「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創四九17)。之後拉結的使女辟拉又生了兒子。「拉結說,我與我姊姊大大相爭,並且得勝,於是給他起名叫拿弗他利(就是相爭的意思)。」(創三十8)她們之間的關係真是複雜!我不知道雅各怎能忍受這樣的事。

  接下來,三十章九至十三節說到利亞。她也把她的使女悉帕給雅各為妾,也生了兩個兒子。在這個過程中,雅各不爭吵,也不辯論,他什麼都不講,甚至沒有機會給兒子起名字,他的妻子們控制了一切。

  同章十四節,流便在田裡找到了風茄,拉結向利亞要這個風茄。利亞就說,「你奪了我的丈夫還算小事麼?」(15節上)我們仔細想想,到底是誰奪了誰的丈夫?利亞是因著他父親的計謀,才得以嫁給雅各,其實真正的新娘應該是拉結,奪人丈夫的人是她自己。姊妹的軟弱就是她們從不承認自己的錯誤,她們就是這樣的頑固,這樣的爭競。

  利亞說,「你奪了我的丈夫還算小事麼?你又要奪我兒子的風茄麼?」(15節上)換句話說,大事我要爭,小事我也要爭,每件到我手裡的事我都要爭。利亞不是真正在意風茄,風茄有什麼好爭的?但是,她就是要製造話題,一個軟弱的器皿就是喜歡為著小事來爭。

  拉結說,「為你兒子的風茄,今夜他可以與你同寢。」(15節下)拉結為了達到目的,就去賄賂她,這就是姊妹,姊妹知道怎樣有技巧的作事。拉結很聰明,她不生氣,也不爭吵,為了得到那個風茄,她知道怎樣來達到目的。

  十六節,「到了晚上,雅各從田裡回來,利亞出來迎接他,說,你要與我同寢,因為我實在用我兒子的風茄把你雇下了。」這個妻子看她的丈夫只值一個風茄,實在太廉價了,一個作丈夫的哪裡是一個風茄就可以雇到的!風茄只是個小東西,這就好像你要用一條巧克力糖把丈夫雇下來一樣的可笑。這個例子實在說出姊妹為什麼是軟弱的器皿。

軟弱器皿的特點

堅持、爭競、控制、自我高舉

  讀這段經節,我們會有一點感覺,一個軟弱的器皿,就是會堅持、爭競、控制和自我高舉。我們從利亞和拉結所說的話就可以看見,她們從不與丈夫商量,也不在主面前尋求,她們只是注意,現在我得到了什麼,我還要再得到什麼;這就是軟弱的人。姊妹們,如果你認為這是剛強,那你就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能力。透過這些爭競、自我高舉、操縱、玩弄手段,真正的軟弱就顯出來了。

  這裡我們看見,姊妹們真是軟弱的器皿,因為她們比起她們的丈夫實在強多了。很少妻子怕丈夫像丈夫怕妻子那樣,她們一定要贏得勝利,如果她們不能贏,就會想盡辦法達到目的。如果還是不能贏,她們就會強迫丈夫像神一樣來完成自己的願望。你看她們軟弱到一個地步,沒有感覺,不為別人考慮,沒有合式的判斷,只是作心裡想作的,並且很難受約束。這就是軟弱器皿的特徵。

永不放手

  你一定覺得創世記這段故事很荒謬,你會希奇怎麼會有這樣的事?雅各是怎麼作頭的?這是什麼家庭生活?兩個妻子這樣相爭,告訴丈夫今晚要和誰同寢,明晚和誰同寢;這是我的,那是我的;今天我有了這個,明天我用那個雇了你。拉結不能生育,就不講道理的去逼雅各說,「你不給我兒子,我就要死了。」

  這個故事說出一個事實,姊妹們是「永不放手」的。對於利亞來說,她有很多兒子,所以她就贏了;但是拉結也不認輸。這兩個姊妹永不能和平相處,永遠在競爭、爭吵、掙扎,並且絕不放棄。

  這個「永不放手」的確是在我們裡面,如果我們只是堅持、固執、競爭、控制、自我高舉,我們還容易得幫助,但問題是,我們的個性裡還有一種窄小,很容易被人冒犯,並且一旦被冒犯了,就無法忘記。我們會記得幾個月,甚至幾年,直到我們感覺跟他扯平了為止。這就是姊妹,姊妹的天性就是如此,就是「永不放手」。這也是為什麼姊妹們是軟弱的。

好強、要佔上風

  不僅如此,姊妹還很好強,總是喜歡佔上風。有一次一位弟兄要去迦納,當時那裡的鑽石很便宜,一個只要兩三塊錢。我告訴弟兄說,你去迦納可以買些鑽石給你姊妹。他馬上說,「最好不要,這會引起姊妹們的注意。如果一位姊妹戴著鑽石戒指,馬上很多姊妹都會戴鑽石戒指,這樣弟兄們都要受苦了。」聽他這樣說,我嚇了一跳。為什麼姊妹要這麼在意一個小小的鑽石?這就是競爭。她們想要自我高舉,喜歡感覺自己是最好的,或者擁有最好的。不僅是飾物,還有髮型、衣服、用品……,所有的東西都很容易吸引姊妹的注意力,把姊妹帶到競爭裡。

  屬靈的事也是如此,比起弟兄們來,姊妹們比較不容易欣賞別人。有一次一位姊妹在事奉聚會裡有很好的分享,那是她第一次來,因此我稱讚她說,「姊妹,謝謝你的分享,你這個判斷很好,讓我們把整件事都弄清楚了。」當時我真是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因為從此之後,這個事奉聚會整個的感覺都變了,所有的姊妹都變得很多話,不斷的發表意見。最後我不得不停下聚會說,我們最好一起好好的禱告。因著一個姊妹表現得好,其他的姊妹就受不了了;可是所有的弟兄都不受攪擾,他們都很高興。這就說出姊妹的確是軟弱的,這樣的軟弱在我們跟隨主的路上,給我們很大的限制。

度量狹窄

  度量狹窄也是姊妹們的特點。一般說來,姊妹比弟兄度量要小,因著小,就變得狹窄,因著狹窄,一點東西就將我們佔滿了,因為一個人只能顧到那麼多。可能我們只能記住三十件事,但你已經被三十件不愉快的事所充滿了,這樣,主在你身上還有什麼地位呢?我們對基督的享受在哪裡?教會生活還能擺在哪裡?話中的豐富又在哪裡?這樣一來,你生命的成長就變得很受限制。因此姊妹們,當你來跟隨主的時候,你這個器皿的度量是很重要的,因為生命的成長非常在於你這個器皿的度量如何。

終久不能認識真理

  保羅在提摩太後書三章六、七節說到姊妹。他說,「這些婦女……常常學習,終久不能認識真理。」一般說來,姊妹的心願總是比弟兄高,似乎弟兄比較懶散,姊妹比較有心。但是因著姊妹天生是軟弱的器皿,她們似乎總是學習、學習,但是就是沒有實際,沒有真理的實際。

懶惰、挨家閒遊、好管閒事

  在提摩太前書五章十三節上半,保羅也說,「同時她們又習慣懶惰,挨家閒遊;」雖然這一段話是說到寡婦,但是對於姊妹也是同樣的原則。這裡說到習慣懶惰;我告訴你,只要一有競爭的環境,姊妹們就喜歡懶惰。一般人都以為,競爭來了,人就會緊起來,其實正好相反。弟兄們比較有能力為著積極的事物,姊妹卻不能。對我來說,一年讀經三次我是辦得到的,但對於姊妹而言,這樣的競爭會成為一個很大的壓力,她們會想,「我辦得到嗎?我能贏過別人嗎?我能讀更多嗎?」一旦有了壓力,姊妹們就變得懶惰了,因為懶惰可以叫她們放鬆。

  此外,姊妹們也喜歡挨家閒遊。這很奇怪,你以為姊妹們彼此間這樣競爭,應該彼此互不見面的,但是姊妹們可以這樣的親密,又這樣的競爭。若是弟兄們不喜歡對方,彼此競爭,他們會各據一方,看看誰辦到了,這是弟兄之間的爭競。姊妹們如果有競爭的話,反而會更常去對方家裡,勘察對方的情形。

  因著有壓力,姊妹就習慣懶惰。如果有一天你因主的憐憫,明白你是軟弱的器皿,你不需要那麼完美,你放棄自我的高舉,放棄爭競,放下你的控制,馬上懶惰就消失了。你以為競爭會叫你有動力來跟隨主,讓我告訴你,不,一旦你在教會裡變得爭競了,你就會懶惰;你一懶惰,就會挨家閒遊。

說長道短,好管閒事

  保羅又說,「不但懶惰,而且說長道短,好管閒事,說些不該說的話。」(13節下)「說長道短」一辭,在希臘文的意思是說些無聊的話。這些寡婦就是喜歡說些無聊的話。為什麼?因為說閒話可以解除她們的壓力。不僅如此,她們還好管閒事;她們很忙,但是你不知道她們作了什麼。她們忙極了,從早忙到晚,但是卻沒有目的,沒有目標,沒有貢獻,只是好管閒事,說些不該說的話。

軟弱是從壓力來的

  保羅這裡特別說到寡婦,因為寡婦的壓力是最大的。因著她們的生活壓力太大,整個人都太緊張了,因此她們只好懶惰,只好閒遊,好管閒事,說長道短,說不該說的,來紓解她們的壓力。

  姊妹們應該明白,你們很容易緊張,弟兄們比較能承受壓力。弟兄可以處理許許多多的事,還能睡得很好;但是姊妹一有事,就受到攪擾,就想怎樣競爭,怎樣贏過別人,怎樣說話,怎樣處理,怎樣彌補,怎樣鑽營,她們就是不能放手。姊妹們如果這樣自我高舉,競爭,控制,而且器量狹小,這樣有限,總是記恨,那還能有心為著主嗎?還能有心為著教會嗎?還能有心為著成長嗎?至終她們不能在教會生活中活得健康,因為她們這個人被消磨了。

  一個軟弱的器皿有這許多的特點:在自我裡面充滿了競爭,充滿了自我的高舉,充滿控制、贏過別人的渴望,同時又是這樣的狹窄、狹小,這樣不能放手,不能忘記別人的錯誤,也不能忘記自己的錯誤,同時又盼望自己能高升。像這樣的一個人,如果她要在教會生活裡存活下去,只能像保羅所說的,習慣懶惰,挨家閒遊,好管閒事,說長道短,說不該說的,這才能解除她在教會生活裡的壓力;否則她在教會生活幾年以後,就會活不下去了。每一次聚會看見這個姊妹讀聖經有光,那個姊妹帶新人來,弟兄誇獎另一個姊妹,這些事都會成為她的壓力,因此她若不懶惰,不挨家閒遊,她根本無法在教會裡活下去。

積極的路

回到主面前

  但是如果你有主的恩典,你可以來到主面前,丟掉一切高舉自己的想法:想成為怎樣的姊妹,可以有怎樣的用處,可以為主作什麼。相反的,你要告訴主,「主啊,憐憫我,因為我是軟弱的,我是女性的器皿。在這器皿裡我總是想高舉自己,總是想競爭,總是想控制,總是想為自己得什麼,總是為著自己。因著我是這樣的器皿,我是這麼狹窄,這樣受限制,這麼不能忘記別人的過錯。我很怕我這個人可能就因此被消耗了。主啊,你一定要憐憫我。」

  如果你是這樣常常回到主面前,你再看到有人帶人信主,你會喜樂;有人有好的分享,你會讚美主;有姊妹成長了,你會為她高興;有人有某方面的成功,你會感謝神。這樣你就不會懶惰,不會挨家閒遊,也不會說不該說的話。你整個人會被積極的事所充滿:你會禱告,你會服事,你會起來積極的盡功用。

服從丈夫

  我們有了這樣的領會,就可以再回到彼得前書,那裡有一些積極鼓勵的話。三章一節說,「照樣,作妻子的要服從自己的丈夫。好叫那些甚至不信從主話的,也可以不用主的話,藉著妻子的品行,被主得著。」這裡題到,如果你的丈夫還不信主,還不愛主,你不要害怕,不要擔憂,仍然學習服從丈夫。服從丈夫是在於你的態度,你的態度總是尊重丈夫的。當然順服丈夫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不能妨礙你的愛主。譬如說,丈夫要你和他一起去賭場,你就要拒絕他,因為在這件事上沒有主的主權,不是主的帶領。

  第二節,「這是因為他們親眼看見你們敬畏中純潔的品行。」彼得注重的是姊妹日常的生活。即使你的丈夫還沒有得救,你也不要憂慮,因為他能在家裡看見你的生活,你的品行、你的純潔至終能得著他。即使他沒有來聚會,他沒有主的話,他也能因著你的品行,被主得著。這實在叫我們得鼓勵。

注重心中隱藏的人 ── 溫柔安靜的靈

  第三節,「你們的妝飾,不要重於外面的辮頭髮、戴金飾、穿衣服。」如果你要有合式的日常生活,就不要專注在外表的頭髮、金飾、服裝上,要把這些都放下來。第四節說,「乃要重於那以溫柔安靜的靈為不朽壞之裝飾的心中隱藏的人。」雖然我們這個人是沒有盼望的,但是在我們裡面有一個隱藏的人。雖然姊妹是一個軟弱的器皿,有許許多多的毛病,但是在你裡面有一個隱藏的人,這個心中隱藏的人就是不朽壞的、溫柔安靜的靈。當你經歷這個人,當你注意這個人,當你讓這個人活出,就能叫你的丈夫被主得著。

  聖經就是聖經,彼得所用的這兩個詞 —「溫柔」和「安靜」,實在太好了。彼得是個紳士,他不像保羅,他沒有直接說出姊妹的軟弱。但是你想想,在利亞、拉結身上所缺少的是什麼?就是溫柔;她們充滿了高抬、控制、競爭、攻擊、猜忌、妒忌,卻沒有溫柔。你再想想,懶惰、好管閒事、說長道短的人,她們所缺少的是什麼?就是安靜。

  雖然我們這個人是有限的,但是我們裡面有一個隱藏的人,這個隱藏的人是不能朽壞的。這個隱藏的人是溫柔的、安靜的靈。我們應當以這樣的靈為裝飾,換句話說,我們在實際上應該讓人看到,在我們身上有一個表顯,就是溫柔、安靜的靈。我們有一個拯救,這個拯救不是人的勸勉或是警告,乃是在我們裡面的隱藏的人,這個隱藏的人在我們經歷的時候,是不朽壞的,是溫柔、安靜的靈。

  姊妹們若是被這篇信息所冒犯,就說出你就像利亞和拉結一樣。你若真正要來對付這些問題,就要明白你有一個溫柔、安靜的靈。什麼是溫柔?就是不被冒犯,總是願意接受。什麼是安靜?就是沒有聲音,沒有抱怨,沒有怨言。在我們姊妹裡面的這個隱藏的人,是溫柔的靈,是安靜的靈。

  一面我們可以對主說,「主啊,我們不願意過分,我們不盼望過分,但是很不幸,我們就是軟弱的,我們是女性的器皿。因著我是軟弱的,我在許多的限制裡面。我不喜歡當利亞,不喜歡當拉結,我不喜歡作一個挨家閒遊、好管閒事的姊妹,我當然願意作教會裡滿有生命的肢體。但是我就是這樣狹窄,這樣狹小,這樣爭競,我一點辦法也沒有。」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學習對主說,「主啊,我願意把頭髮、金飾、衣服這些東西放下,也就是放下那些適合我天然人的,為著我的、裝飾我的、高舉我的東西,專注在裡面的人裡。我要讓我裡面隱藏的人活出來,讓這個人彰顯出來;當我這樣生活的時候,就能活出那不能朽壞的,也就是溫柔、安靜的靈。」

  彼得最後說,「這在神面前是極有價值的。」一個認識她裡面隱藏的人的姊妹,一個有溫柔、安靜的靈的姊妹,她在神的眼中是極有價值的。就連我在這裡說的時候,我也盼望自己能成為這樣一位姊妹。如果你知道如何根據你裡面這個隱藏的人來操練,這個人是不能朽壞的,是溫柔的,是安靜的,有這個隱藏的人,你就成為在神面前是極有價值的。

要因軟弱而儆醒、謹慎

  接下來,我們再看第七節,彼得說,「照樣,作丈夫的,要按情理與妻子同住。」這裡說「照樣」,意思是當姊妹這樣操練的時候,丈夫就會有情理。因著有一位這樣的姊妹,才能有這樣的丈夫。換句話說,你不能只是引用第七節對丈夫說,「你看,我只是一個軟弱的器皿,我就是要作我想作的,你要按著情理來對我。」相反的,你應該注意這個隱藏的人,當你有一個溫柔、安靜的靈時,彼得就告訴作丈夫的,「你們要按情理與妻子同住,因為你的妻子很安靜,她在神眼中是極有價值的,她在教會生活裡是有價值的。你們要按情理與妻子同住,明白她是軟弱的。」

  姊妹們,一面你應該感到很輕鬆,因為明白自己是軟弱的;另一面,你也應該因著是軟弱的器皿而儆醒。一面你要明白,因著在你裡面有競爭、控制、自我高舉、忌妒、玩弄手腕,你又是這樣狹窄、狹小、有限、記恨,總是要勝過別人,甚至常常學習,卻不能往前,至終你的生活變得這樣天然,成為懶惰的人,挨家閒遊,好管閒事,說不該說的話。這些都是在你裡面的情形,如果你不認清這些事實,在你達不到的時候,就會感到極為挫折;達到的時候,就會成為教會的問題;你若是「完全得勝」,就會成為教會裡問題最大的一個姊妹。因著你的剛強得勝,你會殺死教會生活;因著你的失敗下沉,你也一樣會殺死教會生活。

  另一面,如果你有這樣的領會,就應該謹慎,當自我高舉出現的時候,就要告訴自己小心。當你想要玩弄手腕,控制丈夫的時候,就要告訴自己,我是一個軟弱的器皿,我若是越過自己的分,我就拿走了生命之恩了。

  一面你要謹慎自守,因為知道自己可能成為這樣可怕的人。另一面,假如還是有這樣的情形出現,就要告訴自己,謝謝主,我是軟弱的。

  姊妹應該感覺沒有壓力,在你失敗之後,你只要說,「我是軟弱的,我是女性器皿,我就是這樣被造的,我還能怎麼辦呢?讚美主。」但是你不要說,「我是一個軟弱的器皿,所以就讓我任意而行吧。」這兩者是不同的。我們要謹慎,要告訴主,「主啊,給我啟示,我是軟弱的,我何等需要你的憐憫,需要你的憐憫來讓我知道如何在教會生活裡操練。」在這個時候,如果我們真發現自己什麼地方不對,有競爭,有控制,有忌妒,有猜忌,有自我的彰顯,我們要說,我就是軟弱的。

  在教會生活裡這麼多年來,我非常同情姊妹,因為我知道姊妹是這樣被造的。許多時候,姊妹在還沒作什麼之前,我都是很嚴厲、很謹慎的要求她們;但是她們真的作了之後,我總是把眼睛閉起來,假裝沒有看到。我沒有其他的辦法,因為姊妹們是軟弱的。然而姊妹們,你的軟弱不能成為你留在自己軟弱裡的合法理由;相反的,你要在主面前謹慎。當你有這樣的謹慎,你就會有合式的操練,就是去服事,就是愛主,愛教會,禱告。至終你這樣的姊妹就會成為教會極大的祝福,就像彼得所說的,這在神面前是極有價值的。

  聖經裡很少地方說到一個人是「極有價值」的,彼得前書三章四節這裡,是聖經裡極高的讚許。一個姊妹在神面前是極有價值的,因為她明白她是怎樣的人,她也注意她裡面這個隱藏的人,她操練這個溫柔、安靜的靈,這是不能朽壞的。

  求主憐憫我們,這是一篇很冒犯人的信息,盼望姊妹們都要在恩典裡來接受。這些都是我在主那裡的經歷,我相信如果你有看見,你就能合式的行走,你也會更輕鬆,你基督徒的生活也會更有享受。(韜)

(1988/12/10pm 底特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