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成為一個有神聖屬天託付的人-第五篇 是一個在託付裡活在聖徒中間的人(一)

第五篇 是一個在託付裡活在聖徒中間的人(一)

── 教會的內涵、顯出和託付

成為一個有神聖屬天託付的人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活在聖徒中間

  弟兄們,如果你想在各地盡一點職,有一點服事,有一點帶領,有兩個基本的條件:第一,你到底從主那裡領受了什麼託付?教會不是一個社團,不是一個機構;教會是一個生機的身體。所以每一個盡職的弟兄,他需要從主那裡得著一個託付。第二,當你有託付的時候,你一定會學習活在聖徒們中間。活在聖徒中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你照顧你的兒女一樣,他們可以把你的精神,金錢,精力,全部都拿走,回報你的就是一個微笑。你要知道,服事教會的原則是一樣的,弟兄姊妹可以把你的精力,把你的金錢,把你的時間,把你所有的都拿走,還不一定給你一個微笑。所以,只有死在你身上發動,你才能作一個服事的人,叫生在聖徒們身上發動。你真要服事,你就要作一個在託付裡,活在聖徒中間的人。

教會成長的路

  在教會服事通常有三種帶領,就人數來說,從一個家開始到四十位,大概只需要兩、三個很好的家就可以做到;從四十位長到七十位,就需要有一點份量的弟兄,光是好的家不一定夠;從七十位再長上去,長到一百位,就需要有職份的弟兄,或者有治理能力的弟兄,或者很能為主說話的弟兄。教會再增長,超過一百位以後,就有點像大教會了,那就需要各面的弟兄來配搭。所以你要注意,剛蒙恩的教會很容易長到四十;長不到四十有兩種可能,一個是在基本上有難處,換句話說,是不可能長的,它就只能維持二十人、三十人。特別在美國人中間,基本上我們是有難處的,我們的用詞,我們的發表,我們聚會的方式,我們和弟兄們接觸的心態,都不容易叫我們得人。我們在中國人中間,因為中國人好面子,這個「好面子」就給我們一個機會得人。

  譬如,你見到美國人,你說,「Do you believe in Jesus Christ?」他可能會說「Forget about it!」他沒有「面子」問題。你對中國人說,「先生,你信耶穌沒有?」他笑一笑,「還沒有。」這個「還沒有」就給你一個機會。所以傳福音給中國人是容易的。美國人的個性比中國人絕對一點,中國人好面子,不僅向著你,也向著各面各方,所以他信主以後,不論愛主、追求主,都不容易。但是無論如何,你要記住,如果有兩個家很忠心,同心合意的配搭,就很容易帶出一個四十人的聚會。但是這「四十人」是一個關口,很多地方教會長到四十人就上不去了。為什麼上不去?因為它就是一個關。要長到七十人就不是兩個家的問題,就需要職份。要到超過七十人,就需要很明確的帶領。超過一百人,就需要多人的配搭。

教會的立場

  如果你是一個活在聖徒中間的人,在主的憐憫裡,你就先要認識弟兄姊妹。人的難處是什麼?就是我們常常一想到弟兄姊妹,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頭腦立刻就不靈光了。一想,有兩個是你喜歡的,有三個是你寶貝的,有幾個是你談得來的。很少有人一說到弟兄姊妹,有一幅圖畫就出來了:多少張臉,多少可愛的人,多少的名字,都出來了。所以,你從開頭的時候,要對一個健康的地方教會有一種屬天的認識;也就是說,到底主怎麼來看一個地方教會。

  當主今天來看教會的時候,祂和我們的看法是不一樣的。我們看地方教會,是看我們所看得見的,是那些常在一起聚會的人;但是主來看地方教會的時候,祂是看見所有在當地蒙恩的聖徒,包括英語的,華語的,韓語的,俄語的,羅馬尼亞語的,義大利語的……在這個地方所有蒙恩的人,對主來說就是一個地方教會。地方教會是一件事,地方教會的顯出是另一件事。地方教會的顯出是藉著一班看見「一」的人,站住地方立場而有的。

  不要把地方立場當作一個權利,或者當作一個「爭奪的根據」。譬如說,以前我們有一種說法,「你要快快到那裡去,建立教會,先要站住那個地方的立場!」我告訴弟兄們,我不敢說這是錯的,我覺得其志可佳,其情可憫。你如果這樣看教會,就是組織性的看教會。就拿多倫多教會來說,你若是從會所往東開車十分鐘,也有一個會所,叫作「教會聚會所」,連那個字體都是從台灣過來的。我第一次看那個招牌,我都嚇壞了,這裡怎麼有我們的聚會?你再往西開十分鐘,也有一個地方教會,所以至少有三個地方教會。多倫多教會當初登記的時候,想登記成「多倫多教會」,政府卻說這名字已經被人用了,不可以再用,所以就改成「多倫多人的教會」,而不是「多倫多教會」。過了幾年,有一個弟兄很有負擔,要在多倫多設立一個教會,地點就離我們的會所不遠,走路也不過十分鐘,它的名字取的好,就是「多倫多教會」,因為他去登記的時候,正好這個名字空出來了,他就把那個名字拿去了。然後你再往東南走,有一個「台北市教會第二十四會所多倫多分家」。弟兄們,你以為談地方教會的立場容易嗎?談地方教會的立場並不容易。你要問,「在這麼多地方教會中,到底誰是地方教會?」也許主就會說,「你們這一班人簡直是拿地方教會的真理扮家家酒,像一堆小孩一樣,拿地方教會的真理吵來吵去。」誰是地方教會呢?你要看見,地方教會就是在那個地方所有的聖徒。如果你不能包容這些聖徒,你就不是一個地方教會。你是一個地方教會,你就必須能包容所有蒙恩的聖徒。

教會的內涵

  你看教會,要像主那樣來看教會。主怎麼看教會呢?教會就基督,沒有基督就沒有教會。教會的內涵是基督,你不能在教會裡再加上別的。地方教會不能高舉任何事物、任何教訓,都不可以。地方教會的內涵就是基督。地方教會的素質就是基督的所是,它的屬性、它的成分也都是基督。

  譬如說,這裡有一個橘子,橘子的素質一件事,它的屬性又是另一件事,它的成分又是一件事,但都是同一個橘子。你要知道,一個健康的地方教會,你到那裡去,聞一聞就聞到基督,談一談就談到基督,交通交通就交通到基督。如果你聞一聞,都是別的味道,你就知道這個教會大概有問題。所以弟兄們你要小心,教會要給人一個感覺,「我到你們這裡來,我就覺得有主了,我就有基督了!」

  教會也是基督在生命裡運作和安家的所在。如果主要做一件事,祂一定要藉著教會。這位復活的基督,在祂復活的生命裡做一切事的時候,祂所做的一定要藉著教會,在教會之外祂不做什麼。就好像神在基督之外不做什麼一樣,今天基督在教會之外也不做什麼,祂所做的都是藉著教會的。同時,祂又是安家在教會中,教會是祂安息的所在,是祂的住處。所以,你一提到教會的時候,你裡面應該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讚美,「主啊,謝謝你,教會不是我,如果教會是我,那可不得了;教會也不是某一個人,如果是某一個人,那也不得了;教會也不是某一種教訓,如果是某一種教訓,那也不得了;教會也不是某一個職事,如果是某一個職事,那也不得了。主啊,教會就是你!」弟兄們,教會就是基督,教會的內涵是基督,教會的屬性、成分都是基督,教會是基督在生命裡運作、安家的所在。

  另一方面,教會就是眾聖徒,就是有基督的眾聖徒。什麼叫聖徒呢?不是天主教徒,是包括在天主教裡有基督的聖徒;也不是浸信會徒,是包括在浸信會裡有基督的聖徒。教會是眾聖徒,是有基督的眾聖徒,也包括遠離基督的聖徒,包括軟弱的聖徒,包括不懂屬靈事物的聖徒。教會中常常有一些弟兄,甚至是負責弟兄,不懂屬靈的事物。倪弟兄講過一個故事,有一個姊妹痛苦認罪,負責弟兄對人說,「那個姊妹認罪,竟然當著大家的面哭起來了!」然後就笑了。倪弟兄就說了類似的話,「這樣的弟兄,他自己可能沒有認過罪,別人認罪還笑他,他根本不懂屬靈的事!」李弟兄也講過一個故事,有一個弟兄禱告的時候,心裡想著錢,所以禱告禱告,「半吊兩百五」就出來了。但是你還要說,雖然半吊兩百五出來了,他還是在禱告,他還是有主,他還是個弟兄,不能因為這樣就不把他當作弟兄。我告訴弟兄們,教會包括遠離基督的聖徒,包括軟弱的聖徒,包括沒有屬靈領悟力的聖徒,還包括個性有難處的聖徒,我甚至加一句,也包括那些反對你的聖徒,包括那些抵擋你的聖徒,包括那些在後面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的聖徒。這就叫作地方教會!地方教會的美就在這裡,五顏六色、各種各樣的人都有。有的是軟弱的,有的是遠離主的,有的是沒有領悟力的,有的是性格上有難處的,有的是得罪你的。這就是教會。

  當你看教會的時候,你要懂,教會絕不是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也不是一班彼此喜歡的人,也不是一班青年有為的人,也不是一班退休的老年人;一個地方教會是包括所有在那個地方一切的聖徒,也包括各種不同生命層次裡的聖徒,同時包括和我們有同樣看見,持守地方教會立場的聖徒,也包括那些有各種不同的信仰、教訓和實行,在宗教裡的聖徒。只要他是有主的,他就是你的弟兄。你若是沒有這種認識,沒有這一種靈,你很容易就把地方教會看偏了。地方教會真是可愛,可愛在那裡呢?可愛在它的包容,它包括所有的聖徒。當我們在服事弟兄姊妹的時候,我們對教會要有這種高的認識。

教會的顯出

  同時,教會也是基督奧祕生機的身體。這個身體在地上已經存在了兩千年了,從主復活那一刻,基督的身體就存在了,一直存在到今天。它的性質是屬天的,永遠的,基督那奧祕的身體有屬天、永遠的性質。它的構成是基督,以及古今中外所有有基督的聖徒。基督的身體是不斷擴增的,不僅在屬靈上,也在度量上、人數上。弟兄們,如果你沒有這種看見,原則上來說,你並沒有看見身體。

  有一個弟兄寫一封信,他問,「地方教會不就是身體嗎?如果地方教會是基督的身體,難道基督有很多身體嗎?」弟兄們,真理是不能這樣辯論的。基督並沒有很多身體,基督只有一個身體,卻顯在很多的地方上。就像中國人,中國人顯在全球的各地,卻都是中國人。中國人就是中國人,他顯在各地還是中國人。基督那奧祕的身體顯在許多的地方上,所以保羅才說,「你們就是基督的身體。」(林前十二27)這是寫給誰的?是寫給在哥林多的地方教會。這並不表示,哥林多教會和以弗所教會是兩個身體,它們是一個身體。這個身體顯在哥林多,也顯在以弗所。如果我對人說,「我是中國人。」我並沒有排他性,我並沒有說你不是中國人。當我說我是中國人的時候,你也可以是一個中國人。教會的原則是一樣的,當我說,「我們是基督的身體」,不表示其它地方教會就不是身體,也不表示基督就有很多身體了。聖經並不是說基督有許多身體,而是只是一個身體,藉著許許多多的地方教會,在一地一地彰顯出來。

  教會的顯出是在時間裡,也是在地方上的。在時間裡,在地方上,那宇宙奧祕生機的身體就藉著聖徒們在一處處地方教會見證出來。所以你要注意,當你說,你要和身體交通的時候,認真說,你要和你所在的地方教會交通。但是這並不表示,你不可以和其它的教會交通,因為我們還是一個身體,大家都是基督身體的顯出,所以都是可以交通的。但是,如果我今天說,「你若是不和我交通,你就是不和身體交通!」那就很嚴重了,那就表示,我變成基督了,只有我才是身體,那可不得了!那不僅是違背真理,更是得罪主。要小心,我們要看見,基督這奧祕的身體是藉著聖徒們在一處處地方教會中見證出來的。

  所以一個健康的地方教會,它的運行是在基督的純誠裡的,因為教會就是基督,這位純誠的基督是我們教會生活的運行。教會生活不應該複雜,教會生活也不需要有其它的目的,教會就是單單純純的把基督彰顯出來。你若能彰顯基督,你就很自然的能夠和眾教會有交通,因為大家都是基督的身體,大家都有基督。一個地方教會的運作,是在基督的純誠裡的,也是與眾教會有交通的。所以沒有一個地方教會可以孤立,因為基督就是一個身體。你所在的教會是這個身體的顯出,你旁邊的那個地方教會也是基督身體的顯出,所以彼此之間就應該有好的交通。地方教會不能孤立,地方教會不能獨立。不錯,你應該獨立向主負責,但是你不能在眾教會中宣布獨立。你不能說,「我這個地方教會,是誰也不能碰的,我們向主負責!」請你注意,你不過是基督身體的一個顯出,你怎麼能不顧到其它的顯出呢?地方教會是不能獨立的。

教會的託付

  一個健康的教會,也必須與基督在復活裡的託付是一致的。換句話說,如果你所在的教會是健康的,當你行走在弟兄們中間的時候,你的服事、你的帶領,是與基督在復活裡的託付是一致的。基督在復活裡的託付是什麼呢?第一,基督的目標非常明確,祂一復活以後,就向門徒顯現,後來又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二八18,19)所以每一個教會都必須是一個不斷傳福音的教會,這是一個託付。第二,要不斷的培育聖徒們,好叫他們成為門徒。主的話是說,「使萬民作我的門徒。」似乎我們得著一個信徒就很開心,而且很喜歡數人數,「感謝主,在我們這裡,三年來已經有三十個人因著我們受浸!」那我就問,「這三十個人現在在哪裡?」「我們這個地方實在不好,留不住人,所以大家都搬走了。」這樣的心態會叫你推卸責任。有哪個地方沒有人搬走?又有哪個地方沒有人搬來?就算搬走的多一點,搬來的少一點,你也該多傳福音,不能找理由。人一得救,你就要幫助他作門徒,而不僅僅是作信徒。作信徒不需要向任何人負責,甚至也不必向主負責,他只要得救就夠了;但是作一個門徒,就是變成有託付的人了。主不僅要得著信徒,主也要我們培育信徒,叫他們成為門徒。什麼叫作門徒?就是歸屬於主,為主活著,追求主,也與主同行,主在他身上居首位了,這就是門徒。

  一個教會要有這樣託付。人在我們中間應該信主,人信主以後應該改變,從一個信徒長到一個門徒。有一個弟兄,他是一個博士,一直找不到事。那時候我想,「如果他再找不到事,他的博士就白讀了,再兩、三年就落伍,趕不上了。」有一天我在主面前為他禱告,禱告的時候我就想勸他,到全國去找事,因為要一個博士留在克里夫蘭是難了一點。可是當我這樣禱告的時候,主似乎給我一個感覺,「你這個賣我的猶大!」有了這感覺,我就快快認罪,「主啊,我求你赦免我,連一個人要愛你,我都不願意!」弟兄們,我們都是這樣的人。

  還有一個弟兄,他的中文講的不是那麼清楚,英文的發音也不很清楚。有一天他畢業了,他就決定留在克里夫蘭找事。似乎在那個時候,聖徒們根本不會想搬到別的地方去,因為教會就是這樣培育人的:你得著主了,你就要為著這裡的教會,無論死活都要留在這裡,除非主帶領你,打發你出去;不是帶領你出去找職業,而是打發你出去為著福音的開展!有一天,這位弟兄被聖靈充滿,說,「我職業不要了,我要全時間服事主!」弟兄們,教會要走這樣的路。有人問我,「朱弟兄,為什麼克里夫蘭這個地方可以生出這麼多教會?」我就要說,「因為我們的目標很清楚。」過去我自己帶教會的時候,那是很清楚的,教會每個月都要加人!教會加進來的人都要從信徒變成門徒!教會有這樣的使命和託付,士氣就出來了,聖徒的存在就有意義了。

  不僅成為門徒了,你還要會鼓勵、堅固他們。到什麼地步呢?他們會支取聖靈的能力,成為主的見證人,到各處移民、開展。光是從克里夫蘭教會,就生出了至少二、三十個教會,還可以生的更多。一個教會若是這樣就對了。我們的目標要很清楚,我們要不斷的傳福音,週週都得傳,藉著不斷的傳福音來得著信徒,然後建立一個好的家風,叫信徒得救以後就有一個高的心志,「這一班人向著主是絕對的,我也願意向著主是絕對的!」這就產生門徒了。然後你再培育這些人,叫這些人成為一班有託付的人,到外地去開展。

  在主的憐憫裡,北美大湖區現在有七十處左右的教會,有九十多個地方有聖徒。也就是說,在這七十處教會以外,還有二十個地方有少數聖徒們聚集。你會很希奇,聖靈能做這麼多的事!教會的目標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主要我們傳福音給萬民,我們就傳福音給萬民。萬民包括你喜歡的,包括你不喜歡的;包括白人,包括黑人,包括東方人,包括西方人。你不能有所揀選,任何人種,任何年齡,任何教育程度,都叫作萬民。你不要到一個地方去就說,「我們是中國人的教會,我們是說華語的。」不要這樣。你要看見,萬民就是萬民,有各種人種,各種教育,各種個性,各種文化,各種喜好,要傳福音給他們聽。只要是人,就夠資格聽福音。所以首先要傳福音給萬民,叫他們能信主;然後幫助這一班人成為門徒,並且培育他們,使得教會能夠擴展,從一處地方教會,到多處地方教會。你的目標若是這麼清楚,你就會覺得,活著真是有盼望。

  目標清楚的人,聚會好,聚會壞,對他並不是那麼重要。聚會壞,下次就會好;聚會好,下次不一定那麼好,這有什麼關係呢?我們的目標不在好聚會,壞聚會;不在愛筵,不在於菜作的好不好。我們的目標是得人成為信徒,培育他們成為門徒,使他們擴展出去,興起主的見證來。

教會的餵養

  一個健康教會生活也必須是一個滿有餵養的教會。教會生活中一旦缺少餵養,就很難叫聖徒長的好。譬如,你得救了,沒有人餵養你,你就知道你已經沒有教會生活了。一個地方教會需要成為一個滿有餵養的教會。首先,每一個得救的聖徒都應該有合適的弟兄姊妹關懷他。人一得救了,他就生在家裡了。就好比在大陸,一個人生在家裡,至少有六個人把他當作寶貝。祖父母一定把他當作寶貝,外祖父母一定當作寶貝,再加上阿姨,叔叔,伯伯,如果曾祖父母都還在,那可不得了,一個人生下來就有一群人把他當作寶貝。我覺得大陸的孩子有某一種的幸福。我在一九八幾年去大陸,我到天壇去散步,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個老奶奶帶著孫子,面對面坐著,逗著他玩。我想,如果教會中弟兄姊妹一得救,馬上就有人這樣愛他,就好了。常常人一受浸以後,就沒有人理他了。為什麼人得救了就不見了呢?是被我們趕走的!你如果肯像父母一樣,像你愛肉身的兄弟一樣,好好去關懷聖徒,他就容易長的好。

  有一次我去一個教會講道,聚完後以後,我幾乎都傻了,有上百人不回家,一圈圈坐在那裡照顧新人。我們要告訴主,「主啊,但願你在眾地方教會中有復興,叫一處處教會興旺起來,是能叫人受感動的,是能叫人得餵養的!」你要記得,在你所服事的教會中,這要成為你第一要緊的事(first priority)。每一個得救的人,在你所在的地方都能得到關懷。要關懷聖徒,你的時間就不簡單了,但是你一定要把時間拿出來,關懷聖徒。

  第二,每一個得救的聖徒都要有家庭式的餵養。最好是一個家庭,夫妻一同來照顧。一個新蒙恩的弟兄,或者新蒙恩的姊妹,一定要有家庭式的餵養。你不要小看家庭的盡職,它和單身弟兄姊妹的盡職是完全不一樣的。最好在教會中有許多的夫妻,一同接受負擔,照顧兩、三個新人,叫他們覺得你把他們當作一個「人」。在家庭裡有一個特點,就是不害怕。你和父母的關係若是健康,你不懼怕他們,你什麼話都可以對他們說,你有什麼感覺都可以說出來。為什麼?因為這是家庭。一個新蒙恩的人,第一,他要得著關懷;第二,他要有家庭式的餵養。

  另外,每一個得著餵養的聖徒,都要在成長的歷程中,在家庭的溫馨裡,不斷的得著安慰,保護,鼓勵。比如說,有一位弟兄聚會中開口禱告了,你一散會就馬上對他說,「弟兄,感謝主,你今天的禱告太好了,當你喊主耶穌的時候,我眼淚都要出來了。你今天禱告的時候,我真想大聲說阿們,可是我怕嚇著你,所以我小聲的說阿們。」就算他作一個見證,結結巴巴的,你也該說,「弟兄,你起來開口說話,真是好。我錄音下來了,你回去聽聽看,有什麼地方還需要加強的,慢慢來!」哪有一個小嬰孩講話,你會去挑剔的?你一定會說,「我那個小孫女現在會講兩個字了,以前都是單音,現在是雙音!」所以,無論人在什麼樣生命的程度裡,你都要照著他的程度去接納他。你不要說,「你真是個白痴,你知道你信主多少年了,才這樣啊!」弟兄們,你要注意,每一個得餵養的聖徒,在他得餵養的過程裡,在他成長的歷程中,都要在家庭的溫馨裡不斷的得安慰。你要會請人吃飯,你要會夾菜給人吃。如果一個人一得救,你就把他帶到你的家裡,對他說,「弟兄,從此以後這就是你的家,冰箱裡所有的東西你隨時可以吃!」你就差不多有點會照顧人了。

建立屬靈的生活

  每一個得救的聖徒,也都要藉著家庭的溫馨,學習建立基本的屬靈生活。換句話說,你不要太去要求人,但是你可以作見證。若是一個弟兄到你家裡吃飯,吃完飯以後,一起喝杯茶,這時候你就說,「弟兄啊,我們的主真好,我告訴你,我今天早晨讀經的時候,主對我說了一節聖經,叫我太得鼓勵,太享受了!」下次他又來了,你又見證今天早晨怎麼摸著主。幾次以後,他就知道早晨應該讀經。他不是被你逼的,而是在他裡面產生了一個羨慕。這是很自然的,因為這就是你的見證。弟兄們,如果你肯這樣來照顧聖徒,你所在的教會就會滿了餵養,初蒙恩「夭折」的人就不會多。初蒙恩的人過一過就搬走了,就是因為他們在教會中沒有歸屬。有了歸屬,他就不會那麼容易離開。

有明確勞苦的方向

  教會勞苦的方向也應該是明確的。如果教會沒有方向,聖徒們只是聚一聚會,聽一聽道,他是長不好的。但是,教會如果勞苦有方向,人和你們在一起,過了半年、一年,他就知道教會有太多的負擔,教會有太多的事要做,他就容易長的好。所以,你勞苦的方向要明確。

同時顧到各種的需要

  教會中的眾聖徒有各種不同層次的需要,要同時顧到。教會應該有所謂的「大鍋飯」,是大家可以一同來享受的;但是也需要照著各人的情形給他一些幫助。教會中各種人是不一樣的,他們的需要也是不一樣的。一面來說,你需要有一種帶領;但是另外一面,作為一個服事的弟兄,或者帶領的弟兄,你就要考慮,這一些弟兄怎麼帶?那一些弟兄怎麼幫助?那一些弟兄怎麼服事?要照著他們不同層次的需要,顧到他們的需要。

生命多面的運作

  教會中生命的運作也必須是多面的。有的人需要學習為主說一點話,有的人需要學習有一點追求,有的人需要學習看望人,有的人需要會把家打開,有的人需要出去傳福音,有的人需要把 福音朋友帶進來……有各種的需要。你在運作的時候,你不能單一化。教會生活應該健康到一個地步,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在家裡,每一個在家裡的人都覺得有他那一分。

  有一次,我在一個地方開特會,我講到一半,突然來了一個弟兄,馬上有一個弟兄就舉手,叫那個進來的人感覺這像一個家一樣。教會生活不是那麼呆板的,它是非常溫馨的。我們要學習把教會生活帶到這樣健康的情形裡,每一個人都是各按其職,每一個人都能說,「我可以從弟兄們得一些幫助,我也可以是弟兄們的祝福。」這就健康了。

成全人才

  一個教會也是一個成全人才的地方。大多數的教會都沒有這個力量,有這樣力量的教會不多,大多只是能把人培養的有心。但是,光有心怎麼行呢?還得成全人,產生人才。如果一個教會能成全人,能產生人才,這個教會才是厲害的。一個教會的健康度,和人才的產生是成正比的。如果一個教會一年過一年,人才不出來,你就知道這教會不行。如果一個教會是健康的,它就不僅是人數,更是人才。人數可以表明他們的熱心、他們有主的祝福;人才卻表明他們在主面前的絕對。一個絕對的教會是一個產生人才的教會。一個地方教會的健康度,和人才的產生絕對是成正比的。我很喜樂,在大湖區這一帶有一百位英語和華語的同工。你說,「他們的生活怎麼辦?」我不知道,主到現在還在養我們。如果你的教會不斷的出人才,那真是有福,也說出你的教會有多健康。

建立家風

  人才的產生和一處處地方教會的家風是習習相關的。比如在克里夫蘭,就很容易長出全時間的弟兄姊妹來。我們早期的教會生活,人一碰主見以後,就是絕對的為主而活,這是一個家風。主第一,教會第一,主的利益第一,教會的見證第一,它成為一個家風了。所以,一處一處的教會要鼓勵弟兄們,拿出一、兩年來,很認真的在你所在的地方追求,不僅成為一個好弟兄,更是成為一個祝福教會的人才。

陪聖徒追求

  帶領教會的人必須能建立並維護健康的家風,也要根據聖徒們各樣的心願和心情陪同他們追求。我認識一位弟兄,他每一週有五個早晨,從八點到十點陪華語聖徒追求,十點到十二點陪英語聖徒追求。很少有人願意建立這樣的家風。有了追求,教會就會屬靈起來。

產生盡職的機會

  一個健康的教會,也必須藉著家庭的運作,藉著各樣的事奉,藉著各種的聚會,叫聖徒們都有盡職的機會。盡職會叫人成長,也會叫人顯明。我舉一個例子,早年台北教會最大的愁苦就是沒有人才。要分區了,找不出人才。有一天,李常受弟兄對我說一句話,他說,「朱弟兄,在台北有那麼多忠信的負責弟兄,但是認識生命的很少。」那時候台北教會有兩千多人聚會,考慮分作二十八個家。難處在那裡?就是沒有負責弟兄,沒有人能夠照顧分家。好弟兄很多,就是人才產生不出來,有些會所分出去以後沒有人能帶領。

  後來我到了二十七家,全部是四十歲以上的人,只有我一個是二十多歲,完全不協調。但是我很有用,因為四十歲以上的人不會唱詩歌,聲音走調;我這個年青人聲音特別好,我就起來帶詩歌,帶聚會。後來負責弟兄說,「朱弟兄,你講一篇道吧。」那時候我還沒有聽過多少篇道,怎麼講?我就拿起「十二籃」,講「一件美事」,「告訴他」,「和彼得」。我讀了再讀,讀的很熟了,主日就起來講。那時候服事我們的,有一位王弟兄,他是經過煙台大復興的,的確有份量。每次我起來講道,他就很注意,而且很快樂。其實他不是快樂,而是鼓勵我。有一次散會以後,他說,「我還不知道,我們有一位朱韜樞弟兄在這裡!」給他這麼一鼓勵,我講道的力氣都來了。到現在我還會告訴主,「我是欠他的!」

  到後來我就出名了,因為人數加的很快。在一年的時間裡,主日聚會從二十人加到七、八十人。那時候我真有負擔,也真有力氣,有空就去看望人。那個地方都是眷村,小孩子看見我就說,「耶穌來了,耶穌來了!」我的外號就是耶穌,因為我到哪裡都是傳耶穌。那時候我們就開始叩門,一家一家的傳,有機會就傳,帶好多人得救。我為主說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我才懂我可以為主說一些話。一直到今天,有人會說,「朱弟兄,你講道的口語很像倪柝聲弟兄。」我就回答,「那是因為我講了很多篇十二籃。」十二籃的確能夠培養你為主說話,它的話又純淨又好。如果我沒有那個機會,我也許一輩子就是一個聽道的。因著那一次分區,我有了操練的機會。

  有一天,負責的張弟兄說,「朱弟兄,我知道你不介意,你應該進到責任裡,對你有益處。」我是個小孩,才高中畢業就作家負責了。弟兄們,事奉是和這些機會聯起來的。如果我沒有這些機會,或者如果我有這些機會,而我不盡職,那也白搭。教會要不斷的給聖徒機會,要陪同聖徒們盡職,叫他們得著成長,得著顯明。

建立生命裡愛的關係

  末了,你要和聖徒建立生機生命裡愛的關係。也就是說,我是在愛裡來成全你,我不是用你來做一件事。沒有一個負責弟兄應該把一個弟兄拿來用,每一個學習服事的人都是為著人的好處。我們不能用人,教會從來不用人。主可以替我作見證,我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用過一個人。如果一個弟兄可以做什麼,那是因為我在主面前衡量過,這對他是有益處的,並不是我要用他。用人是主不喜歡的,你要和聖徒建立生機生命裡愛的關係,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著他們的好處。

  在這一點上有四個警告:第一,不要幫助聖徒們在他們天份裡的顯明,過於他們在生命裡的成長。天份好的人,長老愛用,用他就是糟蹋他。你要幫助他,要陪他,也要鼓勵他,可是不要幫助他在天分裡的顯明,過於他在生命裡的成長。長了自然被主用,用了並不一定成長,反而這個「用」會破壞他這個人。

  第二,也不要幫助他們有各樣的運作,過於他們在人身上的勞苦。我真是願意問弟兄們,你們不是學習服事嗎?那麼你們身邊到底有多少人?你們到底關心多少人?你們到底在多少人身上勞苦?如果這些沒有,這一切都是假的,只會對你造成傷害,只會叫你將來不得不控制教會,因為你若不控制教會,你就無路可走。所以在過程裡,你要注意,我可以幫助聖徒做許多事,但是我一定要幫助他到人中間去,在人身上勞苦。

  第三,要謹防,不要讓一個一個聖徒在教會中的資歷,過於他們在生命裡的成熟度和真理的裝備度。比如說,為什麼我坐在前排?因為我資格最老,那不就完了嗎?為什麼我坐在前排,因為我最豐富,不就好了嗎?所以你要注意,要鼓勵弟兄姊妹追求,要鼓勵弟兄姊妹認識生命,要鼓勵弟兄姊妹愛主,要鼓勵弟兄姊妹奉獻,要鼓勵弟兄姊妹學生命的事,這樣他們就不會只有資歷了,他們更是得著了主。

  最後,要謹防一位一位聖徒在地位上的運作,過於他們在生活中,在聖徒中間的勞苦。如果今天有五個長老來在一起,定規禮拜二做什麼,主日做什麼,結果五個長老中沒有一個到聖徒中間去,那就不行。我們不需要這樣的負責弟兄,主也不需要。主需要有一班人,他們先把自己調在弟兄們中間,勞苦在弟兄們中間,知道弟兄們的情形,關心弟兄們的情形,然後當他們一同來談的時候,他們所談的都是根據他們對弟兄們的認識。不可以作一個關起門來的長老。有人問我,「為什麼克里夫蘭教會的事你都不管?」其實不是我不管,我沒有在克里夫蘭弟兄們的中間,我就不願意管。我是克里夫蘭的長老,我的家還在克里夫蘭,但是我現在像是「掛名」的長老,都是弟兄們定規一切的事。你說,「朱弟兄,你不是很豐富嗎,你為什麼不幫他們一把?」我的回答很簡單,要幫他們一把,我就得住到弟兄們中間去,要不然我算什麼呢?我是老板嗎?當然有時候我可以給一點建議,但是教會事務的定規,一定是有一班人在弟兄們中間勞苦所產生出來的,這樣的教會就健康了。求主憐憫我們,叫我們所在的地方教會成為一個能成全人,產生人才的教會。

(2005/5/29pm 克里夫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