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成為一個有神聖屬天託付的人-第四篇 是一個在啟示、託付和負擔裡運作的人(二)

第四篇 是一個在啟示、託付和負擔裡運作的人(二)

── 竭力追求

成為一個有神聖屬天託付的人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珍惜你自己

  上一篇我們說到,如果你有啟示了,有託付了,有負擔了,你就要在啟示和負擔裡來運作。說到這一個運作,你這個人要珍惜你自己。這不是一件小事,我們或者太自高,或者太自卑,或者覺得自己比保羅還大,或者覺得自己比誰都小;很難有一個人看自己,是照著主所看我們的來看。主看我們是什麼,我們就是什麼。所以每一個弟兄都要認識,我們在服事的時候,我們服事的先決條件,就是我們這個人要會珍惜自已。你不會珍惜自己,你很難服事。珍惜自己,第一,我們是一個肢體;第二,我們是一個恩賜。是一個肢體,是生命的事;是一個恩賜,是生命的顯明。我們有這一份,我們就是一個肢體;我們在這一份裡面成長,恩賜就得以顯明。恩賜怎麼顯明呢?是藉著生命、藉著真理、藉著合適的盡職。所以你一定要會珍惜自己。

  你要珍惜你這一個人,你只有這一生。很少有弟兄考慮這一件事。這就很像一百年以前的中國人,那個時候還是滿清,很少人考慮他為什麼而活。他覺得,我們這幾千年來就是這麼活,我們也應該這麼活。很少人考慮,我們這個人為什麼要這樣活著?所以中國人到後來就沒有出息了。一直等到西方的文化進來了,產了衝擊了,中國人接受西方的文化以後,才開始對人生有了挑戰。這個挑戰是從五四運動開始,那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它把中國的傳統思想改變了。這個改變延續到台灣,後來中國大陸開放以後,大陸也改變了。

  我一九八一年第一次去大陸,全大陸都是一個顏色的衣服。我穿西裝,別人看我就像看動物園的猴子一樣。那時候上海沒有新的建築。到後來,中國大陸開放了,我想現在全球最摩登的城市就是上海。慢慢的,中國人就開始對自己的認定高起來了,中國人比較珍惜自己了。在屬靈上更是這樣,你不珍惜自己,主很難用你。所以當你來衡量你這一生的時候,你需要在主面前有相當的衡量,「主啊,到底我這一生應該是怎樣的一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要全時間,但無論是全時間也好,不是全時間也好,你要能說,「我這一生是竭力追求的,我這一生是認真愛主的,我這一生是把自己擺在教會中的,我這一生是和人生最高的價值匹配起來的。」這樣的人生就是珍惜自己的人生。

珍惜你的魂

  你也要珍惜你得魂,不要讓太多事佔有你。如果你有一些小的興趣,偶而拉拉琴、彈彈吉他,這些是為著調適你的魂,叫你的魂安祥、更有力量,不像一根弦一直蹦這麼緊,到後來就沒有聲音了。你要很注意你的魂,你就只有這麼多個的魂。當一個弟兄在追求一個姊妹的時候,多半他的愛主是不可靠的;要等到結婚以後,他才會真正定下心來愛主。你要珍惜你的魂,要珍惜你的時間,要珍惜你的追求。

  弟兄們,你要認識,在神的創造裡,人是宇宙的中心和意義,神所要得著的就是人。所以你一定要珍惜你這個人,你要珍惜你的一生,你要珍惜你的魂。人是聯於他的魂的,魂就是他這個人。所以你的魂要合適的與主配合,不花心思在不必要的事上,好叫你的生活是和主聯起來的。也要注意你的時間,生活的實際是在時間裡的。你的魂無論有多好,你的人無論有多奉獻,你天天睡懶覺,那也沒有用。也要珍惜你的追求,要珍惜教會生活。末了,你要珍惜一切追求的機會、勞苦的機會。

  同時,你還要有主,一個有主的人是就是珍惜主同在的人,這是愛的最高表現。就像夫妻,就像父母和兒女,原則是一樣的。我的妻子最近回到台灣去,一面是治病,一面是休息。我的女兒就從香港飛過去,只能有一天的時間在一起,非常忙。我就問我女兒,「你們到底做了些什麼?」她說,「我們沒有做什麼,我們就是在一起走走路、散散步,在小店裡吃飯。」我說,「你快樂不快樂?」「我非常快樂!」為什麼?因為她不是要達到一個目的,她就是珍惜這一個同在。「我珍惜我和母親在一起的時間,所以我願意出一個代價飛到台灣,陪她一天。」弟兄們,人要這樣珍惜有主。怎麼珍惜呢?你要珍惜追求,你要珍惜勞苦、你要珍惜愛的流露、你要珍惜盡職的機會。

忠信有見識的僕人

  接下來就說到,你要作一個忠信有見識的人。忠信的人是一個持定元首的人,有見識的人知道他所作的和神的經綸是一致的。神所要的就是他所作的,他所作的是配合神所要的,他不是在神所要的之外另外做一件事,他所作的乃是和神的經綸聯起來的。所以你看事情要學習會看三步,不要只看眼前這一步;你做一件事,一定要考慮下一步怎麼樣,再下一步又怎麼樣。一個會看三步的人,就是一個容易有見識的人。否則,你會讓一個活動帶著你,再讓一個活動帶著你;至於將來教會往哪裡去,就說不上了。所以你要藉著忠信而有見識。

  你也要脫離所謂的工作。工作是值得尊重的,如果一個健康的工作是主興起的,是應該尊重的。我們要尊重這個工作,甚至愛這個工作,愛主的僕人們,與工作配合。但是你要領會,我們並不是倚靠這個工作,我們是在一個一個的地方教會仰望主來治理我們。工人的存在是來幫助教會的。所以你要看見工作的可寶,會取用工作的豐富,接受工作的帶領,藉著工作更有基督。

職事、工作、教會

  所有的工作都是根據職事而有的,沒有職分的工作沒有價值。職事是什麼?職事就是神在你身上構成的顯出。神給你一份,你有了構成,有了構成的顯出,你就是一個執事。當一個執事在做工的時候,他就是在盡他的職事。所有的工作都是根據職事而有的,而不是根據一個構想。看見窮人可憐,就傳福音給窮人,這是好的,但這並不是一個職事的工作。職事的工作是神所興起的,所有職事的工作都是為著教會的。主的工作乃是藉著許多得救的人,在一個一個地方興起祂教會的見證,讓祂奧祕的身體在教會中可以彰顯出來。

  教會不能受工作的支配,也不能屬於一個工作;但是教會要合適的在一個工作的交通裡。就好像使徒保羅和哥林多教會,哥林多教會不受工作的支配,這是對的;但是卻不大接受使徒的交通,結果就產生了屬保羅的、屬亞波羅、屬磯法的、屬基督的,就產生了分裂。為什麼?就是因為他們和使徒出了問題。他們若是和使徒是健康的,就不致於到這個地步。所以在一處處教會服事的弟兄們,要好好的和你所在區域的同工們有交通,從他們得著餵養。

  弟兄們,我們不是受一個工作支配,我們也不屬於一個工作,我們乃是向主負責,我們不能失去我們的見證。但是你還要學習,要和服事你的工作有一個合適的交通,要會支取工作所帶進的祝福,要忠心的與工作配合,又不失去向著主的單純。

脫離一切似乎有祝福的運動

  另外,也要脫離一切似乎有祝福的運動。聖靈是有工作的,但是一不小心,聖靈的工作不知不覺就會成為運動。比如說,一個教會很有祝福,這是聖靈的工作,眾教會去學習,這也是對的,因為聖靈對一個教會所說的話,眾教會是應該聽的。但如果說,「不聽的就不在流中!」這就是運動。誰願意去聽,哪一個教會願意去學習,這是主的帶領。主並沒有對以弗所教會說,「非拉鐵非教會這麼好,你們要送幾個人到那裡去學習!」沒有,主只說,「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二7)主從來也沒說,「老底嘉啊,你們若不悔改,我就勸你們全體移民到非拉鐵非!」一個教會就是一個教會,主對每一個地方教會的尊動,遠過於我們的領會。但是當人為的「流」來了以後,就會不知不覺產生不必要的攪擾。

  「流」是聖靈的工作。比如說,聖靈在一個地方非常有祝福,眾教會就向它學習,這個「流」就自然的流到眾教會中了。但是,如果把「流」當作必須有的實行,若是說,「一個地方有祝福,大家都得學,凡是不學的就不在流中!」那就完了,那就叫作「潮流」。潮流不會持久,任何潮流都不持久,很快就會消失。消失了,就會再換一個潮流,產生另一個新的潮流。一個聖靈真正祝福的工作,是會帶進聖徒們生機的活出和盡職的。聖徒們應該自發的在靈中向主負責,不能把聖靈的工作變成運動。

  當一處處教會以運動為中心,宣告基督以外的歸屬時,聖徒們就會忽略了基督,失去了向著基督的單純和純潔,不再像貞潔的童女,也不能再擔負主在當地的見證。在這樣的情形裡,慢慢的,地方的立場就失去了,就不再是一個地方教會,而是一個組織裡的教會。所以我們要為眾教會禱告,要告訴主,「主啊,但願我所在、所服事的教會,是一個乾乾淨淨的地方教會。」

脫離宗教

  下面一點,要脫離宗教。宗教是每一個有靈性的人所追求的,但是宗教並不是基督。人並不是牲畜,牲畜是沒有靈性的;但是保羅指責那些宗教徒的時候,他說,「應當防備犬類」(腓三2),就是提防宗教狗。事實上,這些宗教狗很可能是弟兄,不過他們認為,在基督的救贖之外還需要受割禮,還需要守安息日。他們會說,「你需要信耶穌,但是你也需要守安息日,也需要受割禮!」保羅從開頭為主做工,也沒有幾年,就面對這個問題了,所以就開始打這個仗。打什麼仗呢?「應當防備犬類,防備作惡的,防備妄自行割的。」(腓三2 )當保羅還在的時候,就有宗教的難處了。

  認真說,沒有保羅的書信,就沒有基督教的信仰,基督教的信仰是保羅把它建立起來的。但是當時的人看保羅,也不過是許許多多傳道人中的一個。保羅所面對的就是宗教。當一個人開始探討靈性的事,他就進到宗教的世界裡了。要知道,宗教是每一個有靈性的人所追求的,但是宗教並不是基督。

  宗教也是根據有所宗的一個信仰。所有的「教徒」都是有一個所宗的信仰。就像天主教有很多派別,有的派別一定要過最艱苦的生活,有的派別就是要救濟人,它都是根據一個信仰,根據一個教訓,或者根據一個屬靈的偉人而有的。像閉關弟兄會,他就是根據屬靈的偉人;像宣信會,也是根據屬靈的偉人;甚至辛生鐸夫現在所留下來的,也多多少少是根據一個屬靈的偉人。

  我剛剛到美國,到處找聖徒,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弟兄,是願意走地方教會的路,或是已經走地方教會的路的。結果找到了靈恩派,我們一起交通,到了時間,他們就聚會了,馬上就說起方言來。這是他們的實行,他們來在一起就是要說方言。一不小心,人所根據的事物,就會叫人產生一種意識形態。有的人覺得一定要這樣,有的人覺得一定要教導這一個,有的人覺得一定要緊緊跟隨某一個人,有的人覺得一定要堅持某一個作法,這都是意識形態。有了意識形態以後,無形中就取代了基督 ── 一切屬靈的實際。

  我告訴弟兄們,如果今天聖靈要我們到曠野去,我不相信我們肯去。聖靈不是告訴腓利,要他到曠野去嗎?(徒八26)今天聖靈叫我們去,我就不相信我們會去,因為在我們的觀念裡,這是不可能的。為什麼腓利有那樣順從的能力?我絕對信,那時候聖靈在教會中做了太多的事,都是奇妙的,叫人覺得必須要緊緊跟隨主,因為人若不緊緊跟隨主,他不知道會漏掉什麼恩典。所以當聖靈吩咐腓利的時候,他就去了。我們不能落到一個習慣裡,覺得這個可行,那個不可行;這個該作,那個不該作;這個該講,這個不該講……有了意識形態,聖靈就不能自由了。

  我可以說一個故事。有一天,我和我父親兩個人騎腳踏車去聚會,到了以後,我們兩個人各拿一個領車牌,服事的弟兄就替我們把車子放好。我父親就說,「謝謝,謝謝。」那位弟兄就說,「感謝主,感謝主。」我父親就懂了,這裡的人是講感謝主的,所以第二天一下腳踏車就講,「感謝主,感謝主。」那位弟兄也講,「感謝主,感謝主。」我心裡想,若是有主就真好了,若是沒有主,只剩下「感謝主」,就不過是共同語言了。所以你要注意,某一種的信仰,某一種的教訓,某一個屬靈的偉人,或者某一種作法,某一種實行,這些產生了意識形態而取代了基督,就是在宗教裡。每一個基督徒都有一種向基督負責的本能和態度,有了這個本能,就能叫我們在一切事上都有主,叫我們必須向主負責。

  弟兄們,你要知道宗教的可畏,它是遠勝過罪惡的。宗教可以叫一班敬虔的人用屬靈的事物取代基督自己。比如說,浸信會認為一定要全身受浸,這原本是出乎主的;但是到後來,即使到水裡去受浸,也不一定有主。你有沒有注意,宗教就出來了,用一些屬基督的事物取代了基督自己。這些事物是屬於主的,但是取代了主,取代了聖靈的工作。

  我們的聚會認真說還是相當宗教,因為一定是先唱詩歌。當然,我也不能說唱詩不對,因為唱首詩可以叫人甦醒;但是,如果大家都很活了,還需要唱詩嗎?如果大家都很活,一定要唱完一首嗎?不是也可以唱一節嗎?又一定是合唱嗎?不是也可以獨唱嗎?如果有一位弟兄站起來說,「我有一點負擔,我要把這首詩送給你們,我唱給你們聽。」不是很美嗎?

  在台北有一段時間,有幾位姊妹受主的帶領起來唱詩歌。老姊妹一唱詩,有好多弟兄姊妹們哭。老姊妹五音不全,起來唱一首詩,她是向著主,她是為著教會,那是聖靈做的,的確叫人感動。但是到後來,有很多人就叫你頭痛了,五音不全,又喊又叫,可是又堅持一定要唱給你聽。聖靈的工作應該是很自由的,但是一不小心就變成一個作法,用作法來取代聖靈的工作。

  同時,也不要用一些操練和實行取代聖靈的帶領。比如說,我有一個操練,我每一天早晨一定好好讀經禱告,這是很好的操練和實行。但是有一天早上,你附近有一個弟兄有急需,聖靈感動你快快去看他,你卻說,「那可不行,我早上沒有讀經禱告是不出門的!」早上讀經禱告是非常好的,但是早上沒有讀經禱告就不出門,那就完了!因為你活在一種實行和操練的裡面。

  所以,弟兄們要注意,宗教可以叫一班敬虔的人用屬基督的事物取代基督,用一些作法取代聖靈的工作,到後來成為一個方法,而不是基督。如果在聚會中,有一個弟兄起來說,「弟兄們,我太摸著這首詩了,我們需要這首詩,我唱給你們聽!」多好!為什麼聖靈不能在我們身上那麼自由?就是因為我們有我們的宗教。現在是唱詩的時候,現在是禱告的時候,現在是講道的時候,現在是分享的時候……不錯,應該有一點次序,但是也得給聖靈自由。否則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就成為一班缺少基督,活在宗教裡的人。

  宗教給人的難處,就是每一個在宗教裡的人都覺得自己很好。在 Akron 有一個可以坐五千人的教堂,我剛剛搬到 Akron 就去參觀,那裡的人告訴說,他們的牧師有多好。然後就指著燈,「你看,我們這個燈多好,上面有幾萬個燈泡,而且燈泡的顏色會變的,聽道的時候看著燈泡變色,是很享受的。」他覺得,他所在的地方就是最好的教會。我們今天要小心,恐怕我們也會滿足。我有的時候聽見這樣的話,「我們是在流中的,我們有最高的啟示!」這或許也是對的,是真的;但是你要小心,當你過分誇口的時候,你就會在聖徒身上製造出一種滿足,這樣的滿足並不一定有基督。主願意我們一個一個人都有主,就好像保羅的話,「我們傳揚祂,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的引到神面前。」(西一28)保羅的勞苦不是帶領一個群眾,他是為著一位一位聖徒能得著基督,好在基督裡長大成熟。

  如果你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你要對工作有一種認識,你要對聖靈的水流有一種認識,你要對宗教有一種認識。你需要有基督作實際,你不能落在宗教的裡面。

竭力追求基督

  接著,要竭力追求基督,以及祂那測不透的豐富,作為你運作的根基。現在要講到實行了。你怎麼實行呢?你要竭力追求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沒有這樣的根基,你是不可能有運作的。你可以很有能力,很快就組織一個會眾出來;你也可以很吸引人,很快叫一班人願意跟從你,但是這都不會產生真正的建造。一個被建造的教會,是有一班人,他們的目標、佔有他們的,是基督自己,是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你必須是一個竭力追求基督,也竭力追求基督測不透豐富的人,這樣你的運作就有了根基。

  我沒有機會見到倪柝聲弟兄,我只有見過倪弟兄的墳。我到蘇州,到他的墳地,就在許多墳墓的中間。我不能告訴你,那一天我有多少感觸。我在倪弟兄的墳前,看著他的名字,我就覺得,「主啊,倪弟兄這一生是活在人中間的,到他走了,你給他安排的,還是把他擺在人中間!」你讀倪弟兄的書,能看出他這一生是不斷成長的。你不能不承認,他二十幾歲寫的「屬靈人」,到今天懂得的人都不多。那是他的職事,他的職事就是屬靈。

  李常受弟兄也是這樣,他這一生也是不斷的成長。比如說,我在一九五幾年第一次參加他的訓練,我就一路看著他往前走,也跟著他往前走。我裡面覺得非常吃驚,為什麼他已經那麼豐富了,還能更豐富?我還記得,在一九五幾年,有一個全時間弟兄對我說,「李弟兄現在是熟透了,不能再成熟了!」那時候,李弟兄比我現在年輕多了。後來李弟兄到美國來,你會覺得他是何等一位屬靈的人。在六○年代和七○年代的早期,他非常注意靈和教會,以及包羅萬有的基督。從七○年代到八○年代,他非常注意聖經的真理。到了末了,他講到神聖奧祕的範圍,講到生機救恩的三個階段:聯結、調和、合併,那些發表是不得了的。為什麼會這樣?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無論他們聖經讀了多少,他們還是覺得,我要竭力追求基督。如果主再給李弟兄十年,他很可能還要有新的看見。他沒有停,他也不讓自己停。所以我們要認識,無論主給我們的有多豐富,這些豐富乃是為著給我們享受,好叫我們竭力追求基督,以及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只有這樣,你的運作才有根基。

  李弟兄早期帶領我們,很講求對付、配搭,也說到靈命四層,他的運作都是在那個層次裡。到了六○年代,他開始講靈,講靈的釋放,講靈的摸著,那時候他的運作就是另外一個層次。你要注意,你今天的服事,和你所追求、所看見的基督一定是成正比的。你是一個馬馬虎虎的人,我保證你所服事的教會一定是馬馬虎虎的;你是一個熱切追求基督、愛基督的人,你所服事的弟兄姊妹也會愛主。

  你的運作要有根基,第一,你要竭力追求基督,得著基督,也被基督得著,你才能與主同行。什麼時候你不把主放在第一位了,什麼時候你不願意讓主得著你了,你的服事就會往下衰。你要竭力追求基督,得著基督,讓基督得著,你才能是一個與基督同行的人。

竭力追求住在基督裡

  第二,你不但要竭力追求基督,得著基督,你還要竭力追求住在基督裡。我竭力追求基督,這是我的心志;我竭力追求住在基督裡,這是我的實行。基督就是我們的生命,當我們追求主的時候,我們追求的是基督,我們的生活就成為一個住在基督裡的生活。別人可以幫助你愛主,但是你自己要住在主裡。沒有人可以幫助你住在主裡,住在主裡是你的事。一個弟兄可以幫助你愛主,但是你要告訴主,「主啊,我不僅愛你,我也要住在你裡面。」因為你住在主裡面,你就滿了生命的感覺。凡是與主不相稱、不相配、與主的帶領不相合、與主的心意相敵對的,你裡面馬上就會覺得鬱悶;凡是與主的心意相配的,你裡面就有一種喜樂的感覺、豪邁的感覺。

  弟兄們,我這一生受的苦真多,但我還不是很豪邁嗎?我並不覺得有什麼事情可以打倒我。我們是跟隨主的人,要學習竭力追求基督,住在基督裡,對生命和生命的事有屬靈的認知、感覺和經歷。只有一個對生命有認知的人,才能在生命裡與神同工。如果你根本不知道生命,你對生命的事不懂,你怎麼服事主?主就是生命!所以要學習竭力追求基督,住在基督裡。

愛慕真理

  同時要愛慕真理,以及真理中一切的豐富,在真理上竭力裝備自己。只有愛慕真理的人,才能認識基督的多面。你不要追求到後來變得孤僻了,你要學習追求基督的豐富,藉著話語認識基督的多面。如果你能夠認識基督的多面,認識這位包羅萬有的基督,你就能根據教會目前的情形有合適的帶領。

  教會生活是多面的。不愛主的人,你能幫助他;愛主的人,你也能幫助他。心願很強的人,你能更加強他;沒有心願的人,你也能和他在一起。有恩賜的人,你能幫助他;恩賜不顯明的,你也能幫助他。你若是藉著主的話,進到主的豐富裡,你就能在教會中應付各種各面的需要,你就不會貧窮。

以基督的心為心

  你的運作也就是竭力追求。還要追求什麼呢?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當你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的時候,你就發覺,死要在你身上發動,生才能在聖徒身上發動。真正的服事不是講道,甚至超過勞苦;真正的服事是死。你若是能告訴主,「主啊,我願意死,好叫弟兄活!」死在你身上發動,生就要在弟兄身上發動。

  比如說,有一個弟兄天天找你聊天,你盼望把他帶到主面前,所以他一見到你,你就說,「我們來讀聖經吧!」那麼他再也不來找你了,你也得不著他了。你要讓死在你身上發動。他就說了,「我三歲的時候如何,三歲半的時候又如何,七歲的時候又如何,我掉到水裡,給撈上來了……」這時候你就說,「這是因為主愛你,其實你是被主撈上來,是主要你今天信他!」這就是你找到空隙。這時候你馬上把聖經打開,和他讀一段。但是,你沒有前面那一段的「死」,後面那一段的「生」是出不來的。

  在原則上,怎麼樣才是一個好的教會生活呢?是有一班人向著自己死。跟隨主就是「死」,你願意向自己死,別人就活了;你願意向自己活,別人就死了。所以保羅才說,你要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二5)。祂有什麼心?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甘心順服,以致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有了這樣的心,你就能說,「我願意死,好叫教會活。因為我願意死,所以我的前途沒有了,我所喜歡的享受沒有了,我的娛樂沒有了,我在人面前的風光沒有了,也沒有人看得起我了。」一個死人還有誰看得起?你若是願意死,願意向著一切死,好叫主在弟兄們身上活,這才是服事教會。

  弟兄們,慢慢你就懂了,你要向一切死。向教會中的地位死,向人的稱讚死,向別人對你的尊崇死,向你在人中間的名聲死。你要向一切死,死的人什麼都沒有了。當你向一切死的時候,這個「生」就出來了,這個「生」就會到人的身上去。死在我身上發動,生就在別人身上發動!任何一位弟兄願意這樣活在主面前,他就能祝福他所在的教會。

長成一個滿有恩典的人

  服事不是一個作法,也不是一個方法,而是重在根源。所以你要成長,長成一個滿有恩典的人。第一,我們都是有生命恩賜(dorea)的人。每一個人都有恩賜 ── dorea,我們所得著的這一個恩賜必須長出一份,叫作 doma。Doma 這個希臘字是以 -ma 作結束,就是表徵經過一個過程,到達了一個結果。你所得著的恩賜要長出一個特別的份,就是照著你所得恩賜的所是,長出你的職事來。有的人很能治理,有的人很能傳福音,有的人很多面,多才多藝。但是無論怎樣,他都是需要從 dorea 長成 doma。

  我們原來的恩賜 dorea,慢慢長出一份來,它是先長出 dorema,就是生命成長的恩賜。一個人有了 dorema,當他要盡職了,就是 charisma。Charisma 更恰當的說是指一個人很有親和力,叫人願意親近他。你需要有 charisma,也需要 dorema。Charis 是恩典,charisma 是被恩典所構成的恩賜。所以你要注意,你這個人是 dorema,但是當你盡職的時候,你是 charisma。無論你是什麼樣的 dorema,你的盡職都是 charisma。你的盡職是要把恩典帶給人的。你不能說,「感謝主,我有傳福音的恩賜,所以我要罵他們,告訴他們,你有罪!」不是說不能罵,而是當你罵人的時候,要讓人覺得有恩典。

  我母親就是一個例子。我帶她去聚會,有一個弟兄傳福音,罵她是一個罪人,她回來很生氣。又有一次傳福音,是張晤晨弟兄傳,張弟兄也是說到罪人。我母親回來說,「他今天講的很妥貼。」換句話說,張晤晨弟兄在那裡傳講的時候,我母親被他講的很「痛快」。為什麼會這樣?就是因為他在講的時候非常有恩典,他的恩典和他的 dorema 聯起來了。所以當你在 dorema 裡盡職的時候,你必須非常 charismatic,你必須有 charisma。

  弟兄們,當你在教會中為主說一點話的時候,你要記得,沒有一個 dorema 能夠不在 charisma 裡盡職的。你所有一切的帶領,必須是滿有恩典的。我記得李常受弟兄責備我們最厲害的一次,是一九七幾年。李弟兄這麼責備人的時候,人還是覺得有恩典。你要注意,有時候我們罵人,人不覺得恩典,人就覺得受傷了。負責弟兄不可以沒有恩典,你們在分家服事也好,在分區服事也好,在一個教會服事也好,你一定要學習,「我在盡職的時候,一定要有 charisma,我一定要在恩典裡來盡職,叫聽見的人承受恩典!」

  Charisma 是在恩典裡被構成的恩賜,說出當一個有恩賜的弟兄盡他那一份的時候,他是滿有恩典的,也是在恩典裡供應恩典的。比如說,我現在來盡職了,我的盡職是在恩典裡的。我自己如果沒有恩典,我光講道給人聽是不行的。我自己要在恩典裡,我講出來的道才能在恩典裡供應恩典。帶領教會就是這樣,每一個聚會都應該是恩典的聚會,每一個帶領都應該是恩典的帶領。一個學習服事的人要不斷的在恩典裡,作一個在恩典裡供應恩典的人。

不轄管人的信心

  接著,你不能是一個「霸道」的人,也不能是一個「強求」的人。你不僅不轄管主所託付你的聖徒,你也不管轄他們的信心。保羅說過,「我們並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的快樂。」(林後一24)主的僕人們應該幫助教會,但這個幫助不是轄管他們的信心。你不能說,「你一定要這樣,你一定要那樣;你不一定要這樣,你不一定要那樣。」那你不就變成「神」了嗎?聖徒們還是要有神的,他們在主面前和主的關係不能受你的轄制,但是你要幫助他們更有主。

被構成的恩賜

  末了,主在祂生機身體裡最需要的,乃是被構成的恩賜,這就是 doma。主升上高天了,將各樣的恩賜賜給人(弗四8),那就是 doma。那些 doma 是誰呢?有使徒,有申言者,有傳福音的,有牧人和教師(弗四11,恢復本),這就是 doma,這是主今天最需要的。弟兄們,你要告訴主,「我不僅要有 dorea,我還要有 dorema;我不僅有 dorema,我還要有 charisma;我不僅有 charisma,我還要成為一個 doma,叫我這一個人可以成為在眾教會中行走、祝福眾教會的人。」願主憐憫我們。

(2005/5/29pm 克里夫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