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在帶著神性的人性中事奉-第十四篇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中所彰顯的耶穌人性(二)-作一個滿有構成的新約執事,來與新約的職事一同勞苦-在立場,經歷和勞苦上與基督是一(二)

第十四篇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中所彰顯的耶穌人性(二)

── 作一個滿有構成的新約執事,來與新約的職事一同勞苦:
在立場,經歷和勞苦上與基督是一(二)

在帶著神性的人性中事奉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保羅的確信 ──「在哥林多神的教會」

  哥林多後書一章一節到十一節說到保羅的確信。當保羅寫這卷書時,他裡面有一些東西是很篤定的,他知道這是確實的。如果你讀這十一節經節,你會印象深刻。例如,他稱呼哥林多教會為神的教會。我告訴你,這一點讓我疑惑了很久 ── 我永遠不會稱呼一個像哥林多這樣的教會為神的教會,因為這樣一個教會叫神很丟臉。但是保羅說,我寫這封信給「哥林多神的教會」。保羅不但對他使徒的職分有確信、對如何與同工一起作工有確信,他也對教會有確信。這是神的教會,不管她在什麼情形裡,不管她多麼墮落,這就是那個城市的教會。這些都是他的確信。

保羅的問安 ── 恩典與平安

  他也堅定地相信,教會生活要往前,需要恩典,也需要平安。在恩典裡,你享受基督;在恩典裡,你享受主作你生命的供應;不光如此,在恩典裡,你明白主是你的保護。因此,你有裡面的平安。這太好了!要注意保羅一開頭的問安,然後你就要問問自己,你和你所在的教會是不是合適地在保羅的問安裡?保羅太好了,他沒有說,願主叫你悔改,你這個瞎眼、搗亂的教會,求主厲害地管教你。他的開頭是「恩典和平安與你們同在」,因為這是教會生活繼續往前的決定因素。

  健康教會生活的象徵 ── 恩典與平安

  一個教會是否健康,首先,要看聖徒們是否享受恩典。多年以前,這個地區的教會剛剛興起的時候,無論你到哪一個城市去,你總知道,主的恩典是這樣和教會同在。你看到聖徒,你明白所有的聖徒和主之間都很平安、彼此之間都很平安、和自己也很平安。你看見恩典,你看見平安,這成為一個教會生活健康的象徵。教會生活是否合適、教會生活是否健康,就在於聖徒們有沒有恩典與平安。這些都是保羅的確信:我靠神的旨意來作使徒,這是他的確信;我的弟兄提摩太和我一同勞苦,這是他的確信;神的教會,這是他的確信。由一群墮落的、混亂的聖徒在一個非常墮落的城市裡所組成的教會,保羅說,這仍然是神的教會。這個城市裡面,罪可能很興旺,拜偶像可能很興旺,但是聖徒們仍然在神的憐憫裡。因此他說,願恩典平安歸與你們。

慈憐的父

  接下來他說,「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與父是當受頌讚的。」祂是誰呢?「就是那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我非常喜愛這節經節。在我家客廳牆上掛的就是「慈憐的父,安慰的神」。你一生不能離開這兩句話。我愛主快五十年了,我還是喜歡告訴人,你知道誰是我的父嗎?我的父是那憐恤人的父。我從來沒有一次達到祂的標準,我總是失敗,我總是找祂麻煩,我總要向祂呼喊,「主啊,我不行,我這麼缺少你、這麼缺少你的心願、缺少你的運作;但是主啊,我感謝你,你是那憐恤人的父,這是我的誇耀。」我是靠著那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來服事。

安慰的神

  當這位父是憐恤人的父時,神就成為賜諸般安慰的神。我來到主面前,沒有律法;我到主面前,沒有要求;我到主面前,沒有標準;我到主面前,沒有一次我敢說,「主啊,你看,我辦到了。」每一天,每一個時候,我都只能到主面前告訴主,「主啊,我感謝你,你是我的父,可愛的父。」我可以誇口,我的父是創造者、是萬物的源頭;我有這麼多可誇的,但是我只願誇一件事 ── 我的父是那憐恤人的父。祂對我是這樣的憐恤,將近48年,沒有一次祂放棄我,沒有一次祂把我放在一邊,沒有一次祂把我踢開,沒有一次祂趕我走,沒有一次祂沒有空為著我,沒有一次祂不祝福,沒有一次祂不在祂愛的胸懷裡擁抱我。何等的父!祂是一位憐恤人的父。在這樣的憐恤裡,你享受這位神,祂是你的神,你的神是那憐恤人的父。

問安中的人性

  許多次我讀到這節經節,我必須告訴主,「主啊,看看我自己,沒有什麼叫人覺得安慰的。」保羅強調他的勞苦,跟我們所想的是很不同的。我們以為他應該說,「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與父,是當受頌讚的,就是那創造萬有的父,和榮耀的神,擔負著美妙、屬天的經綸,我們也在其中。你們可憐的哥林多人啊,你們從來沒看到這個,我看到了。」但是他沒有這樣開頭。有一次我去探望一些聖徒。我說,「弟兄們,你們好不好?」他們很吃驚。後來弟兄說,「每個來看我們的人,都問我們用什麼材料,而你卻問我們好不好!」我們要小心。保羅開始表明他的職事時,他先說到自己,「我感謝主,因為我的主是那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

保羅的確信 ── 他的經歷是聖徒的祝福

  弟兄們,什麼是保羅的確信呢?神的旨意、使徒的職分、同工們、神的教會、地方教會、恩典、平安、還有那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此外,他也深信他所經歷的一切,都會成為教會中弟兄姊妹的祝福。他所經歷的一切,不是為著他自己、不是為著他的屬靈;他所經歷的一切是為著弟兄姊妹的祝福。這是何等高的看見。他和聖徒是不可分的,他所經歷的,要讓他們也經歷、享受這位基督。

保羅憑神定旨作使徒

  我們有了這些基本的概念之後,現在來看這篇信息。保羅乃是憑著神的定旨來作使徒 ── 我們認為他甚至是教會歷史上最大的使徒。他是完成神的話的那一位。沒有他,我們連聖經都沒有。有時我對那些棄絕保羅的教會滿了同情,因為他們惟一可以讀的,就是舊約聖經,因為那時保羅的書信還沒有寫出來,他們還沒有整本的聖經。因此,這些教會在保羅離開以後很容易就又回到律法裡去了。一個又一個的教會都跟他出了問題。

保羅沒有召開特會

  我想保羅一定滿了挫折:我把他們帶到恩典裡,他們回到律法裡;我帶他們到活的基督裡,他們回到摩西那裡;我帶他們到生命的新樣裡,他們回去守安息日。不要以為託付是一件小事。你讀這一節,「憑神旨意,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看起來很簡單。但我若是使徒保羅,我會告訴提摩太,「把提多找來,也把路加找來,把我們的同工都找來,我們需要開一個特會,叫做新約特會。我們把信仰中所有重要的點都寫出來,在網路上印出來,用電子郵件寄到所有的國家去。讓我們所興起的教會都有聖經可以讀,他們才不會遵守律法。」

保羅沒有寫作宣稱教條信仰

  或者保羅應該搬到腓立比去住,花三個月、六個月,不要興起任何教會,專專寫作,告訴聖徒什麼是信仰。第一,我們相信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獨一之神的獨生子。第二,我們相信耶穌基督成了賜生命的靈,因此我們呼求祂的名,祂會進到我們裡面,成為我們的救主。第三,我們相信我們一得救,我們就成為基督身體的肢體,這是在主耶穌復活時所產生的。第四,我們身為基督的身體,我們一定要在地方教會中過身體的生活。第五,在身體生活裡,我們一定要維持身體的一,讓這獨一的一在地方教會中彰顯出來 ── 一個地方,一個教會。第六,一個地方,一個教會,我們一定要有一起的聚會,而且不要遲到。寫下這些來,再開個特會,不需要三個月,整個教會生活就會變得非常簡單啦!

保羅確信:神託付他勞苦興起教會

  但保羅是不是太愛作工了?不是,是因為保羅深深地確信,他知道他是誰,他是一個使徒。身為使徒,他一定要勞苦興起教會,這是根據神的旨意。他知道他可以寫一些東西,但那不是生機的。你知道神的智慧嗎?神永遠不說一、二、三、四、五。對我們而言,新約就應該這麼簡單,只要三十頁就夠了,所有的實行,從你的得救到你的被提,都在那裡寫清楚。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在裡面。講到婚姻有一章,講到撫養孩子也有一章,講到如何聚會有一章,講到受浸也有一章。但是,不,弟兄們,我們要看見兩件事,第一,神的旨意不是讓我們照著字句而行。第二,保羅有一個確信,是他神聖的託付。他的託付是被立為使徒來興起地方教會。他的負擔是興起地方教會,何等的確信。

保羅總不離開他的同工 ── 提摩太靈魂體都軟弱

  接下來保羅說,「我是使徒,在我的勞苦中,我不離開我的同工。我喜歡和我的同工一起興起教會。」因此,哥林多後書乃是由保羅以及年輕的弟兄提摩太一同寫成的。我很想做提摩太。在教會歷史中,沒有人比提摩太更有福的,因為他和保羅在一起。我也相信在教會歷史中有很多提摩太,連現在主的恢復裡都有很多。許多時候,我們以為提摩太很屬靈,不要這樣想。讓我告訴你,第一,他的靈很軟弱。保羅說,「神賜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靈,乃是能力……」意思就是他的靈很軟弱。第二,他的魂也軟弱。保羅說,「我記念你的眼淚。」提摩太靈裡軟弱,魂也軟弱。保羅又說,「你胃口不清,屢次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要稍微用點酒。」這個人每一方面都有問題,他的靈有問題、魂有問題、身體也有問題。但是保羅說,「你認為他是一個問題,我認為他是一個祝福。是的,你看他靈裡軟弱、魂裡脆弱、身體也不行;但是對我來說,他是我親愛的同工。如果我要寫一封書信,我要和他一起來寫。」這是何等的人性!

保羅不覺得提摩太是重擔

  我們有很多人的禱告是,「主啊,給我一個好同工,我們可以一起勞苦。」主說,這位弟兄好不好?這位不好。主說,那位弟兄好不好?那位也不好。主說,你不喜歡年長的,給你一個年輕的好不好?太年輕了也不好。這個人?我怕他;那個人?我不知道怎樣和他交通。弟兄,我們要找一位靈裡剛強、魂也剛強、身體健康,而且適合我們個性的同伴。在教會生活裡,我們很挑剔。有這樣一個弟兄:靈裡很軟弱,如果你不餵養他,他一天都活不下去,你要天天打電話給他。而且魂裡軟弱,他會突然哭起來,「我不知道怎麼了,我就是想哭。」並且身體也軟弱,你邀他去傳福音,他生病;邀他去聚會,他沒力氣;只有邀他去飲茶,他才有力氣。你會不會去找這樣一個人?我不知道保羅為什麼要選這樣一個弟兄作同工?但保羅不覺得提摩太是他的重擔。他沒有在他弟兄身上看到任何一點負面的東西。

保羅不挑選、不單獨

  在教會生活裡,有幾位弟兄是你真正愛的?你能不能愛弟兄們,他們有些很屬靈、有些很屬肉體、有些很高尚、有些是下階層的、有些愛讀經、有些愛喝酒……?還是你只和處得來的弟兄在一起?很多時候,我們有一個奇怪的教會生活,我們不操練拔高的人性。即使我們有同伴,我們也很挑剔。保羅從一開始就說,我是使徒,這是他的確信;藉著神的旨意,這是他的確信;我和我的弟兄同工,這是他的確信。他從來不單獨。但是為什麼在每個教會生活裡,都有小團體。年輕人有一派,中年人有一派,老年人有一派,第二代的也有一派,教會生活裡有各樣的團體。保羅能和這樣一位年輕的弟兄同工,無論在年紀或是屬靈上都比他年輕得多,而且這位弟兄的的許多情形顯示,他絕不是使徒應該選擇的人。

保羅確信:所有的同工於他都有益

  你或許會說,使徒保羅不喜歡馬可。在第二次旅行的時候,巴拿巴要帶馬可,保羅不願意。可是到了提摩太後書他卻說,「帶馬可同來,因為他在服事上對我有用處。」那時馬可應該已經四十幾歲了。一個四十幾歲的弟兄還要被一個靈、魂、體都軟弱的提摩太帶來,你想這樣的弟兄有多軟弱啊!有時我想到馬可,我就覺得他真是一個奧祕。對我而言,四十多歲的人了,他不需要什麼人帶他到任何地方才對。但是保羅對提摩太說,帶馬可同來。這些都向你們描繪出一幅圖畫:你的教會生活不是保羅的教會生活。你的教會生活不算是真的教會生活,你的教會生活是一個小團體的教會生活。我找這一位,我找那一位,我和這個人在一起,我和那個人在一起,但是保羅能和所有的人一起,並且認為他們對他都是益處。

墮落的城市,有問題的教會

  保羅寫信的對象,是在非常墮落的哥林多城裡一班滿了問題的聖徒。這個城市以兩件事著名:一個是廟宇,第二是廟裡的許多妓女。人去拜偶像,同時也作不道德的事,這是這個城市的特點。這個城市的人數約有二十五萬人,卻包括了幾千個僧侶和幾千個妓女。弟兄們,保羅寫信給這樣一個城市,一個滿了問題的教會 ── 然而他還稱他們為神的教會。「在哥林多神的教會,同著在全亞該亞的眾聖徒。」每次我讀到這個部分,我總是很感動。許多健康的教會,保羅不曾稱呼他們神的教會;但是一個這樣墮落、不健康的教會,保羅卻很強地稱他們為在哥林多的教會,他也稱這個教會是神的教會。

每一個地方教會,都是神的教會

  我記得十年以前,當多倫多教會經過一個困難的時期時,將近有四、五年的時間,教會很艱難、充滿了風暴,許多聖徒都離開了。那時,人很難說那是一個神的教會,因為情況太混亂、太叫人沮喪。但我還是到那裡去。我有一個感覺,在這個地方有地方教會。兩三年前,多倫多教會有了很好的增長。他們的聚會有450人,當時克里夫蘭教會聚會有550人。我告訴多倫多的弟兄們說,我向你們保證,很快你們就會有550人,而我們還是550人;很快你們會到650,我們還是550人。現在他們真的有650人了,克里夫蘭教會靠著主的憐憫,聚會還是550人。哪一個是神的教會?你要說,每一個地方教會都是神的教會,你應該為此喜樂。你說,我所在的地方情形混亂:有弟兄喝醉酒,有弟兄總是向妻子發怒,有的弟兄我都不願意談他,有的弟兄對孩子太嚴厲了……。弟兄,你沒有看見神的教會。如果你看到神的教會,你要說,「主啊,我讚美你,在這裡有一個教會,有一個神的教會。太好了!」

保羅看不到負面的事

  第一節後半說,「在哥林多神的教會,同著在全亞該亞的眾聖徒。」弟兄們,當保羅看教會、看聖徒的時候,他考慮他使徒的職分,他考慮神的旨意。在他的確信裡,沒有一件負面的事。我們很容易看到負面的東西,這個教會不行,那個教會也不行。任何人只要看到這些,都不能合適地在教會中盡功用。地方教會是神的教會,由神負責任;地方教會成為神在當地的彰顯,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是聖別出來的。你看見一位弟兄剛看完電影出來,你就審判他;你看見同一位弟兄剛聚會回來、剛讀完聖經,你馬上就覺得這位弟兄太好了。同一個人,我發現他從聚會裡出來,我就說,「讚美主,某某弟兄,哈利路亞!」若是剛看完電影出來,我就覺得,「之前我很愛你,我常替你禱告;但從今以後,我再也不為你禱告了,因為你不是聖徒,你沒有聖別。」弟兄,我們若是這麼挑剔,在教會生活裡,我們就失去了我們的確信。你一定要有一種的確信,關於神給你託付的確信、關於神旨意的確信、關於你同工的確信、關於弟兄們的確信、關於神的教會的確信、關於在一個地方神的教會的確信。

恩典的問安 ── 我們不足,需要主的供應

  他以恩典和平安作為他書信的開始。恩典含示人的不足,也含示救主神全備的供應和保守。我需要恩典,意思是我不足;我需要恩典,意思是我需要主的保守。我不足,主不僅要供應我生命,也要在各方面保守我。因此我是在恩典裡的人。所以當保羅寫信給教會時,他總是以「恩典與平安歸與你們」來開頭。因為他知道我們的不是、知道我們有欠缺、知道我們不能、知道我們不是那麼好;但是「恩典歸與你們」,主會來補足我們的缺欠。不僅如此,作為救主,祂也會保守你。保羅領會到,每一個親愛的聖徒都需要留在恩典裡。在恩典裡,我完全明白我的不足,每一方面我都是有缺欠的,我在追求上不足,我在傳福音上不足,我在話語上的勞苦不足,我在聚會中盡功用不足,我在傳講信息上不足,我甚至連聽信息都不足。主啊,我需要你的恩典。求你供應生命給我,來滿足我一切的不足。

平安的問安 ── 有平安,一切都甜美簡單

  每一個人都要留在恩典裡,使他們可以過一個在平安裡的生活。恩典來了,平安就來了。我在預備這個聚會時,覺得很為難。特會之前,我一直在考慮:要不要講這個信息,因為這些信息太深了;我應該選幾節經節給你們信息,講簡單一點。我很認真地來到主面前,我開始摸著主;我一摸著主,恩典就來了,生命的供應就來了,一切的不合適都被合適取代了,然後真正的平安就來了。有幾天的時間,我走來走去,「主啊,這個特會怎麼辦?主耶穌啊,我該不該講這個信息?雖然都已經寫好了,但我該不該講別的?」等我一摸著了恩典,就沒有任何問題了。弟兄們,不管什麼事來了,都不要掙扎努力,不要奮鬥去完成,總是要告訴主,「主啊,我不足,我不能作決定,我不能作任何事,我不夠來為你作工,我是不足的人。但是主啊,我一摸著你,你的恩典滿足我的需要,真正的平安就產生了。」平安一來,所有的事情都甜美,所有的事都簡單,你在主面前有安息,也能告訴主,「主啊,我感謝你,現在我活在恩典裡。」這樣,無論裡面或外面,你都可以過一個在平安裡的生活。你有裡面的平安,你對外在事物也有平安。許多時候,你覺得很沮喪,那是因為你沒有內在的平安;內在的平安來了,外面也有平安了。

保羅不用真理開頭 ── 因哥林多教會道理太多

  保羅頌讚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神與父,並且稱祂為憐恤的父以及賜諸般安慰的神。這個開頭令人印象深刻。在這裡,使徒對於他所興起、所愛的地方教會滿了負擔,要叫他們得益處。照理,他興起哥林多教會,他也愛哥林多教會,他應該告訴他們要作這個、要作那個、要處理這個、要注意那個。然而他並不是以啟示、異象和高的真理來開始這封書信,像他在以弗所書與歌羅西書所寫的一樣。他領會到:那些滿了道理的哥林多人已經知道得太多了。這個教會保羅去過,亞波羅去過,巴拿巴去過,耶路撒冷的人去過。巴拿巴的教導和保羅很接近,亞波羅的教訓是根據施洗約翰來的,還有耶路撒冷那裡來的人,又說一些根據律法而有的教訓 ── 看看他們的教導有多混亂,各樣的人教導不同的事,他們因此滿了道理。所以,他們有人說我屬保羅,我屬亞波羅,我屬磯法,這是根據他們的信仰,他們所信的教導都不同。他們有各樣的特會,就像我們一樣,每年各種節日放假時,我們就有各種特會訓練,另外還有青少年特會,大專特會,各式各樣的特會。至終,我們在主恢復裡的人都知道得太多了,就像哥林多人知道太多一樣。

哥林多人只有道理,缺少經歷

  從積極方面來看,他們從主的僕人,就如亞波羅和巴拿巴得著幫助,並且他們有許多導師在他們當中。這個教會有很多有恩賜的教師,他們很會作筆記。亞波羅講信息時,他們作筆記,把一篇信息作成二十四篇,在聚會裡分享,再訓練聖徒一次,就像我們今天所作的。那時還沒有新約,他們教導的就是別人所傳講的信息。然而他們太缺少對基督苦難的經歷,弟兄們,你們可以知道很多,但是你們的經歷是否豐富,會決定你們所知道的能不能實化出來。我知道很多,卻沒有經歷,所以我所知道的不過是道理。

舉例(一)── 個人讀神學院的見證

  我讀過兩個禮拜神學院。在那裡,每週三早晨有聚會。我進了他們的教堂,照著我原有的習慣閉上眼睛,準備說,「阿們」── 但是我不能阿們。我睜開眼睛一看,發現那個禱告的弟兄,正搖頭晃腦地讀他寫好的禱告詞。我才明白為什麼不能說阿們 ── 因為他不在禱告,他在享受自己寫的文章。他們認識主嗎?他們是神學院的學生。他們有知識嗎?每一堂課都是給你講知識的。但是什麼地方不對勁呢?他們許多人對基督只有一點經歷,或是完全沒有經歷。我問我的室友他為什麼要服事主。他說,「因為我父親是個牧師,他的教堂有上千的會眾,他告訴我這是個很好的職業。」不過,我讀書的那個神學院院長是一個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他開了一堂課,教我們如何禱讀。他說,「你讀聖經的時候一定要慢慢地讀,讀到有靈感的地方,你要把這個靈感化為禱告。」有位弟兄(同學)說,他讀到神如何呼召亞伯拉罕,他就對主說,「主啊,你也呼召了我。」雖然這個很主觀,(每個傳道人都會說主呼召了他),但是這裡有個原則:你所有的真理,必須成為你的經歷;你不能作一個住在道理裡的人,你必須住在真理裡。真理要成為你的經歷。

哥林多人缺少竭力的靈

  此外,哥林多聖徒太缺少對基督苦難的經歷。所有對基督的經歷,最終都會引你到基督苦難的經歷裡去。不管你多麼享受主、享受主的同在、和主有親密的時光、被靈充滿、心中喜樂;只要你享受基督,這個對基督的享受,必會帶你到基督苦難的經歷去。我們在保羅的身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而哥林多人雖然在恩賜和知識上富足,他們卻缺少一個竭力的靈來有分、來追求、來贏得、並且來活出這位活活的基督。一面來說,他們的恩賜富足,許多人很會說話;他們的知識也豐富,他們讀了很多,受許多教師的教導。但是他們缺少一個竭力的靈。弟兄們,你是不是缺少一個竭力的靈?要告訴主,「主啊,我願意竭力來有分、追求、贏得、活出你這位活的基督。」當你不竭力來有分、追求、贏得、活出這位基督時,你就會自高自大。知識叫人自高自大,你所知道的會叫你驕傲。

舉例(二)── 讀屬靈書報,還互相比較?

  我舉一個例子。我年輕時,我們所讀最基本的書是《生命的經歷》。生命的經歷分四個階段,第一層是在基督裡,然後是住在基督裡,基督在我裡,最後是主基督長成在我們裡面。我們都在學習對付罪、對付世界、對付肉體、對付天然、對付己……這些經歷。但是當我們操練的時候,都是道理上的。甚至到了一個地步,整個教會來在一起時都很奇怪 ── 我看到一個弟兄,我就想辦法知道他正在生命經歷的那一個階段,他在我之前還是之後,好決定誰比較資深。不只是我,整個教會都是如此。任何事一變成道理,就很容易取代了基督自己。即使是最好的知識,即使是追求基督的知識,都會取代基督。因此後來李弟兄告訴我們,不要太去注意那本書。這是一本好書,但即使是對基督的經歷,也可以變作教導而沒有真實的實際。請問你,當我在和別人比較誰資深的時候,這不就是己嗎?當我們在學習對付己的同時,我們卻在建造「己」。這就是哥林多人的光景。他們是如此地自高自大,以致他們不明白自己需要這位活神。知識總是讓你很驕傲,讓你和別人競爭,讓你輕視或高抬人,知識叫你滿了挑選。

保羅需要憐恤的父

  同時,他們也不渴慕這位活的神。保羅藉著頌讚「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來開始他的書信,但他並沒有提到哥林多人的需要。這一點叫人很驚訝。照理保羅應該說,「哥林多人啊,你們有這麼多需要,所以我需要有三頭六臂。」保羅反而說,「讓我告訴你們,我有需要。我的神是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因為我有需要。哥林多人哪,你們知道這麼多,你們經歷這麼多特會、訓練,你們滿了知識,因此你們什麼也不需要了。讓我告訴你,我作為你們屬靈的父親,我生了你們,我勞苦得著了你們,但我真是有一個需要。」保羅需要什麼?保羅需要父的憐恤、父的愛、父的憐憫、父的同情、父的諒解、以及父柔細的照顧。你需要這些嗎?我願意對主說,「主啊,不管我得救多少年,我依舊需要你的愛、需要你的照顧、需要你的同情、需要你的諒解、需要你柔細的照顧。我需要你,我的父,憐恤人的父。」

保羅需要安慰的神

  再者,父的憐恤引領他來經歷賜諸般安慰的神。憐恤一來,安慰就來了。例如,一個小孩受傷了,他哭著向父親跑去;父親如果說,「你為什麼這麼不小心?為什麼弄成這樣?」這就完了。如果父親抱著他說,「我知道,我知道。我愛你,不要難過。」安慰就來了。弟兄們,你有沒有這樣一位救主?你作基督徒這麼久了,你認識主這麼久了,你參加了這麼多特會、訓練,你讀了這麼多書,你有這麼多的追求,但是你有沒有一個擁抱你的父,告訴你一切都沒有問題?你有沒有經歷過神是你的安慰?你可不可以大膽地宣告,「我不知道很多,我甚至不知道對或錯。但是我告訴你,我認識我的主!我認識憐恤人的父,也經歷賜諸般安慰的神!」這個經歷真是寶貴。

保羅的頌讚 ── 神是甜美安慰的人位

  這本書的開頭跟我們所想的很不同。這裡保羅頌讚神,並非為著祂永遠的計畫、祂偉大榮耀的經綸,或是高峰的神聖真理 ── 而是為了祂這甜美安慰的人位。這個人位就是保羅的安慰。這位主就是他的安慰。他很喜樂,「我是基督徒,我很滿足;我是使徒,我知道神的旨意;我和我的同工一起,我在地方教會中勞苦,這是在一個地方上神的教會,聖徒也是真正的聖徒。他們有恩典,有平安。這一切藉著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在我的經歷裡實化出來。」真好,這位滿了憐恤和安慰的救主神,對保羅是如此親近,這個似乎也成為他一生勞苦和運作的基礎。現在你明白了,使徒保羅為何是使徒保羅 ── 在他一生的勞苦中,他從未離開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我盼望你能告訴主,「主啊,我願意有這樣的確信:對你的旨意有確信,對我的託付有確信,對我的同伴有確信,對在一個一個地方上神的教會有確信,對聖徒有確信,所有的弟兄姐妹都是主裡的聖徒。我願意對恩典、平安有確信。在這樣的確信裡,我願意經歷這位憐恤人的父和賜諸般安慰的神。」我們都要能說,「我要見證,一天過一天,我經歷這位神,祂是這麼親密、這麼甜美、這麼細膩、又這麼主觀!」(韜)

(2000/9 克里夫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