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碎渣兒-I-021 脫離黑暗的權勢

脫離黑暗的權勢

碎渣兒 021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光來了,光給我們經歷了,定歸把我們帶進一個分開,就是上下分開,叫我們這個人成為一個經歷天的人。沒有光,就沒有天。我們若活在光中,這個光定規把我們帶到天和地的認識,叫我們經歷什麼叫做天,什麼叫做諸天,叫我們成為一個活在諸天裡的人。

  弟兄們哪!經歷天,會叫我們勝過一切黑暗的權勢。我們都知道,光來了,黑暗就除去了;今天,當我們順從光的時候,我們不僅是在光的裡面,也是被帶到天的裡面。譬如說,有一位弟兄非常愛打麻將,他在打麻將的事上,永遠以為自己是對的,「聖經上哪裡說不可以打麻將呢?你找一節聖經證明給我看,若有,我立刻就不打。」我們有沒有遇見這樣的基督徒呢?有!不僅看見過,我們自己也曾經是一個活在黑暗中的人。但是光來了,就給他看見自己一切不討主喜悅的事;光來了,他就知道「主啊!不能再打麻將了。」但是知道不能打麻將以後,至少還打了三十四次麻將,等到有一天他禱告:「主啊!你要來打我,我才能不打麻將。」主也聽他的禱告,打過以後,麻將就打掉了。麻將打掉以後,一個特別的東西出來了 ── 天就出來了!在光的裡面,他把麻將放下來了。他摸著天,就叫他勝過黑暗權勢裡一切事物。

  到底什麼是黑暗權勢裡的事物呢?以弗所書第二章說:「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弗二1~3)

  這樣的權勢有四個點:

  第一,黑暗的權勢就是說,一個人乃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這個人是沒有今天的,他或者是死的,或者是活的。若是活的,必須是在靈裡;若是死的,就是在罪中。聖經上不是說人活在罪中,乃是說死在罪中。為什麼說死在罪中呢?因為在罪惡裡面沒有感覺。死的特點就是和生命脫節了。一個死了的人,就是沒有感覺的人。

  今天在黑暗的權勢裡有一個特點,就是罪控制了世界上的人。但是,人對黑暗的權勢沒有感覺。打麻將的人,沒有感覺;抽大麻的人,沒有感覺。人有一個特點,就是死在罪惡中。我們今天摸著了天,就對罪惡滿有感覺,也就脫離黑暗的權勢。一個在黑暗權勢裡的人,對罪是沒有感覺的,賭博沒有感覺,吸大麻沒有感覺,考試作弊沒有感覺,逃稅沒有感覺,送紅包也沒有感覺,拿紅包也沒有感覺,因為人就是死在罪中。

  但是,光來了!光來了,就把我們這個人帶到屬天的境地。我們一到屬天的境地,第一個就脫離黑暗的權勢。怎麼脫離呢?從現在開始,我們滿有感覺。我們本來是沒有感覺,現在是滿有感覺,就是滿有生命的感覺。我們一愛主,一蒙光照,一摸著天,立刻在我們身上就有一個特點出來,我們對許多罪中的事有感覺!一有感覺,我們自然從罪惡裡得了釋放。我們能脫離黑暗的權勢,不僅因為有光,也因為這光把我們帶到光的境界;在光的境界裡,我們就脫離了黑暗的權勢 ── 黑暗的權勢裡有什麼有罪,罪惡就從我們身上脫離去。

  第二,隨從今世的風俗。換句話說,我們若活在生命的光裡,我們就屬天;我們若屬天,我們就勝過了黑暗權勢裡的事物,也就勝過了今世的風俗。什麼是今世的風俗呢?就是吃喝嫁娶,貪圖錢財。親愛的弟兄姊妹,一個人一摸著主,一摸著生命,他這一個人就屬天,就從這些事物裡得了釋放;他從發財裡得了釋放,他從吃喝嫁娶裡得了釋放,他這個人不再活在今世的風俗裡面。

  我告訴弟兄們啊,一個女孩把臉上塗得紅的、藍的、綠的、白的、粉紅的、深紅的,就是今世的風俗。一個男的跑到宿舍裡和一個女的同住,也是今世的風俗。連我們買房子,買新車,買衣服,甚至出國留學,一不小心,都可以是今世的風俗。弟兄們,怎麼知道我們屬天呢?我們要問,我的生活有沒有從今世的風俗裡面出來?一個在今世風俗裡面的生活,就是一個在黑暗的權勢裡面的生活,或者說,是一個在地上爬的生活。

  第三,放縱肉體的私慾。一個不屬天的人,就是一個放縱肉體私慾的人,但是,我們什麼時候蒙了光照,有了屬天的經歷,我們就脫離黑暗的權勢,不放縱肉體的私慾,也叫這犯罪的身體失業。失業, 是沒有職業。我們什麼時候一屬天,犯罪的身體就失業了。若我們不屬天,我們在地上這個犯罪的身體又會忙起來,因為我們沒有活在光暗分開的裡面,沒有活在諸天的境界裡,乃是活在屬地的境界裡面。

  第四,隨著肉體和心思所喜好的去行。我們勝過黑暗的權勢以後,撒但一切的作為就除去了;本來我們是隨著肉體和心思的喜好去行,如今不再隨著肉體和心思的喜好去行,而活在另外一個層次裡。

  怎麼知道我們活在屬天的境界裡?就是我們這個人從黑暗的權勢裡面出來了!第一,我們對罪惡的事有感覺,我們也拒絕這些事,我們是一個從罪裡被釋放出來的人,在我們身上沒有罪惡的權勢。不是說不再有過犯罪惡,還是有過犯罪惡,但是沒有過犯罪惡的權勢。第二,我們不隨從今世的風俗。第三,我們不放縱肉體的私欲,不是說沒有肉體的私欲,而是不放縱肉體的私欲。第四,不隨著肉體和心思所喜好的去行。

  這裡有一個生活,這個生活是和撒但權勢下的一切都分開的。撒但權勢下的事是什麼呢?是罪惡,是世界,是肉體,是情慾。而今天我們這些在生命裡學習長大的人,就叫生命的長大帶我們脫離這一切的事 ── 叫我們脫離世界,脫離罪惡,脫離肉體的情慾,脫離個人隨著肉體而有的今生的喜好。生命的長大,叫我們從這些事物裡被救出來,也脫離出來。

  弟兄們啊,這不是一件小的事情,換句話說,沒有一件事比我們的生命長大更實際。知道生命長大在我們身上有沒有實際呢?就看我們的生活。到底我們有沒有一個屬天的生活?就看我們是否脫離了黑暗的權勢。在我們的生活裡,不是沒有罪的影響,還有罪的影響,但是,我們脫離了罪惡,不再是一個死在罪惡中的人。我們對罪滿有感覺,脫離今世的風俗,不再放縱肉體的私慾,也不再揀選肉體和心思所喜好的去行。這一個就證明我們的生命有了長進,摸著了屬天的東西;我們這個人不僅有光暗的分開,也有上下的分開。我們不再屬於地,乃屬於天;不再被地上的事纏累,乃是活在屬天的境界裡面。

  我再說,不是說沒有罪惡,乃是對罪惡滿了感覺;不是說沒有肉體的私慾,乃是不放縱肉體的私慾;不是沒有肉體和心思的喜好,乃是不憑著肉體和心思的喜好去行。換句話說,我們的生活乃是活在神的約束和管理裡,我們這一個人是摸著天,摸著天的境界,活在天的境界裡面!(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