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碎渣兒-I-016 我們的成長就是主的得國

我們的成長就是主的得國

碎渣兒 016

  我們生命的長大就是主的得國。我們裡面得著了多少的生命,主就得著了多少的國,換句話說,為神得國完全是生命的事,而不是工作的事。不是我們去作多少為神得了一個國,而是我們長了多少,才讓神得了國。好像我們現在出去開展,到某一個大學、或某一個城巿去傳福音,我們就說:「現在是為神得國去。」這句話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正確。為什麼?不錯,藉著開展,我們從一個大學到一個大學,或者從一個城巿到另外一個城巿,我們這一個人自然會有生命的長大,但是,主真正的得國,並不是我們到外面去得著了什麼,而是藉著那一個過程叫我們的生命長大,而這一個生命的長大就是主的得國!

  就我的領會,差不多肯全時間的人,他就長得厲害。譬如說,我有一次在菲律賓,看見一位弟兄全時間才半年,突然變得跟以前不一樣,就是因為他一全時間,他就有一種的奉獻,有一種的擺上,有一種的追求。在人的感覺裡,他是全時間來作工,全時間來得主的國,他把一個大學服事出來,或把一個教會服事出來;但是,在主看來不是這樣。乃是他這個人全時間以後,他的禱告加多,他的讀經加多,他的追求加多,他的對付厲害,他的勞苦加多,結果,他的生命自然長進得快,而這一個生命的長進,就是主的得國!

  盼望我們能了解這裡不同的地方,為神得國不是外面的,乃是裡面的;不是工作的,乃是生命的;不是外面為神作了多少,乃是裡面基督長了多少。基督在我們裡面的成長,就是基督的得國!弟兄們,我們要喜歡問當地的長老這個問題:「又過了三個月,你看我長了沒有?」感謝主,若是我們長進了,主就得國了!不要以為這是一件小事,有的弟兄姊妹一生從這裡出不來,他一直不能明白,一個基督徒的生命歷程,根本就沒有外面的改良,完全是裡面的變化;根本就沒有外面作了多少,完全是裡面長了多少。許多基督徒今天還以為,「我的生活是在於我能作多少,我有什麼果效。這一個教會是我興起的,那一個會所是我蓋造的,某一群青年是我服事的。」很少有聖徒在主面前有一種領會,說:「主啊,但願藉著這一切的事,你能夠得國!為什麼你能得國呢?因為藉著這一切的事奉,叫我裡面的生命能夠長大。」這一個生命的長大就是神的得國。

  我再舉一個例,現在有兩位弟兄生病了,到底是他們躺在醫院裡蒙恩多,還是我們在聚會裡蒙恩多?正確的回答是:不一定!不一定在聚會裡蒙恩得多,就能為主得國。也許他們因這病變化得多,長進得多,他們就得國了;而也許我們聚會,頭腦的知識弄得多了,對主一點經歷也沒有,我們就失國了,反而驕傲了,反而自以為有了,反而狂傲了,反而讓主在我們身上一點路都沒有了。不小心,我們這一個人就叫自己長到一個驕傲的裡面去。反過來看,也許他們不能來聚會,躺在病床上,一個禮拜,兩個禮拜,反而能好好到主面前去,他們因此也就能得國,因為生命長大了!

  我們不要說,「哈利路亞,太好了,以後我不參加聚會了,反正來也沒有用。」然後,我們也去掛急診,躺在醫院裡。不!生命的長大是有律的,聚會也叫我們的生命長大,只是主也許有一個帶領是我們不懂的。1955年,史伯克弟兄第一次到台灣來開特會,那時候我正好在入伍訓練,所以那段時間,我也沒有交通,也沒有聚會,(只有一次我打靶打滿分,得一天假,聚了一次會,)裡面非常的乾渴。有時候,弟兄們又來信說,史弟兄的信息多好,啟示多高,聚會多榮耀,主多麼同在,越說越使我埋怨主;我就對主說:「主啊,你管我管得沒有道理,我這麼愛聚會,你卻叫我不能聚會。」沒想到,等我一結業,教會又有一次三個月的訓練,而我竟又莫名其妙的接到一個召集令,要我到鳳山軍校去報到,再一次入伍訓練。那時候,我更是埋怨主說:「主,你這樣作完全不合理,特會不能特會,訓練不能訓練,什麼都不能,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樣?!」到了鳳山以後,我還在生主的氣,就故意不禱告;不禱告,裡面真乾、真受不了。過了一個禮拜,實在是太難過了,有一天吃晚飯前,我就去跪在操場上禱告:「主啊,我真是騙你的,我愛你是騙你的,我奉獻是騙你的,都是騙你的!我被你這樣對付,就不禱告了,所以我一切都是假的,連背十字架也是假的。主啊,求你赦免我,但願你保守我,叫我愛你。」這樣認過罪以後,第二天,我接到一個命令,說我先前訓練過,現在可以回去。我真是敬拜主,你想想,若是那天晚上我不禱告,第二天拿這命令,等我再去聚會時,會不會覺得羞愧?肯定會!親愛的弟兄們,從這裡我領會了一件事:都是人的問題,不是外面的問題。不是什麼聚會我參加沒有,什麼訓練我參加沒有,乃是我這一個人有沒有藉著一切的環境,叫生命長大!

  生命在我們裡面長大了,就是主得國了!不是說今天全球各地都有教會,就是主得國了;也不是福音傳到每一個地方,就是主得國了。主的得國是一個非常主觀的事,問題是今天在我們的裡面,基督的生命有沒有長大?我再說,基督的生命在我們裡面長大有多少,神的國在我們身上就有多少。這是就我們個人這面來說的。

  就團體這面來說,教會生命成熟的時候,就是主的國降臨的時候。我們都有主,主的生命在我們裡面長,就是國度的長,長到什麼時候呢?長到我們裡面的基督有某一種程度的成熟。不是說全部的聖徒都一致的成熟,因為教會裡永遠是有各種人;是就整體來說,教會有某一種的成熟,那時,就是基督的再來,也就是主得國的時候。所以說,基督的得國和我們的生命是連起來的,主的再來和教會的生命是連起來的。不是一個工作,是一個生命;不是作多少,乃是讓主的生命在我們的身上長多少。如果主的生命在教會中長到一個情形成熟了,也就是主的再來的時候。

  有解經家說,主的再來是逐漸的,不是一瞬間,說來就來的。為什麼?因為主的再來和我們生命的成長是相對的。我們的生命成長一分,主臨近的程度就加一分;我們的生命成長了十分,主臨近的程度就加十分;我們的生命成長得多豐滿,主就來得多近。主的再來和我們生命的成長是連起來的;有一天,若是教會蒙神的憐憫,整體的生命有一種的長大,那就是基督再來的時候。

  今天我們在教會中,似乎是有事奉,但事奉的要義乃是叫我們的生命長大。弟兄們,今天我們來為神得國的過程裡,似乎也必須有事奉。這裡說「似乎」,是因為不僅僅事奉能叫我們的生命長大,別的生活也一樣可以,但事奉的確是一條最好的路。一個越有事奉的人,生命越能成長。事奉是一條好的成長的路,難處是我們總感覺,事奉作出果子來就是神得國,所以我們到一個地方去,就非得在那個地方作出一番事業來不可。不是這樣!在過程裡,似乎是有事奉,但是事奉的要義,或者主要的目的,乃是叫我們的生命長大。我們千萬不要只注意事奉,而忘記了生命;不要以為我們把事奉作好了,主就祝福了,更重要的是,這一切的事奉乃叫我們這個人生命長大,這是神得國的實際。(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