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碎渣兒-I-004 然而,我活著為你們

然而,我活著為你們

碎渣兒 004

  腓立比書一章二十節下,保羅見證說,「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什麼是生?他說,「因我活著就是基督。」(腓一21上)什麼是死?他說,「我死了就有益處。」(腓一21下)。這節聖經我們很難懂,我們活著,是叫基督顯大;我們死了,也叫基督顯大。保羅見證說,「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弟兄們,保羅是一個活在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裡的人,這一個靈的供應,叫他活基督;這一個靈的供應,叫他知道,即使他離世與基督同在,也是有益處的。腓立比書一章22節,「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麼。」工夫的果子,最好譯作:工作的果子。我在肉身活著是一個工作,這一個活著能成就我工作的果子。保羅作見證,「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一23)你注意,「好得無比」的中文翻譯不太正確,這句話在英王欽定本(KJV)不是 It is the best,乃是 which is far better,應該譯作:好得太多。

  保羅懂得,他現在監牢裡,身上帶著鎖鍊,正受著審問,他這一個人是在痛苦的生活裡面。他的情形就好比主耶穌所舉的拉撒路的例子。有一天拉撒路死了,一位財主也死了,拉撒路死了以後就躺在亞伯拉罕的懷裡,財主死了以後就在陰間受痛苦,財主遠遠一看,看見拉撒路躺在亞伯拉罕的懷裡,非常的安息,非常的享受,所以他就喊,「我主,亞伯拉罕求你打發拉撒路過來,用水沾一沾我的舌頭,因為我燒的太乾。」(路十六24)保羅懂得,一個信主的人,特別是一個愛主的人,一個一生忠心跟隨主的人,若是到主那裡去,一定有一個非常好的安息,所以他就說:我正在兩難之間。如果你問保羅,現在你想作什麼呢?他說,「我想一想我的鎖鍊,想一想這個監牢,想一想這些痛苦,我覺得我應該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那是好得太多了!」但下一節,他又說,「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這節聖經也可以讀成這樣: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活著為教會,更是要緊的。

  保羅在這裡先給我們看見,他生活裡有一個揀選,他有一個什麼揀選呢?活著,或者是死去。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活著,基督就顯大出來;死了,好處就來了。有什麼好處呢?就是像拉撒路躺在亞伯拉罕的懷裡那樣的安息。哦,這好不好呢?真好!你看,他今天是個帶鎖鍊的人,他今天是在監獄裡受痛苦、受審問,他今天的生活有許多勞碌,許多愁苦,這一個生活不是那麼好過,所以他說,「我若是死了,那真是有益處,」為什麼呢?我一死,我就進到一個更好的安息裡面去了;我一死,我就享受一個更好的安息了!但是,我活著就是基督,而這一個「我活著就是基督」不是理論的,乃是實際的。換句話說,當他在這裡說「我活著就是基督」的時候,他也說「我活著就是為你們」。

  許多的基督徒忘記了「我活著就是基督」。許多的基督徒敢說,我活著就是自己,這是軟弱的基督徒;說,我活著就是自己的肉體,這是屬肉體的基督徒;說,我活著就是我的長進,感謝主,這是有長進的基督徒。基督徒總共分兩種,一種是大肉體,一種是小長進。生命長進是快不起來的,你沒有辦法得救兩年就長成二十年那麼老練,生命長進總得慢慢地長出來,而且你非長不可。你知道基督徒總是活在某一種的境界裡:或者我就是肉體,天天打麻將,逛百貨公司;或者我很有長進,我活著就是一直有生命的長進。我們基督徒的生活頂容易走到這個範圍裡,我們為什麼活呢?有人說,我活著就是我的肉體;有的人說,我活著就是我屬靈的長進。我這個人是為著己活著的,或者我這個人是為著屬靈的長進活著的,無論是為著己,或是為著長進,就著主來看,都不是最好的。主說什麼呢?還有一種更好的生活,就是活著為聖徒、為教會。

  你看,這裡有三個境界:一個是我活著就是我自己的肉體,一切都是為著我。妻子求主耶穌改變她的丈夫,丈夫求主耶穌變化他的妻子。許多時候,我們基督徒的生活就在一種肉體的範圍裡,一切都是為自己 ── 我能有個什麼好處,我要蒙個什麼祝福,主怎麼向我顯現,主怎麼保守我,我沒有事情作,「主啊,你就是天上的職業介紹所!」我的職業沒有了,「主啊,求你快快介紹!」我要考大學了,「主啊,你就是聯考指南!主啊,求你給我智慧!主啊,你可得記念我,我這麼愛你,考不取大學是羞辱你,考取了我有好處!」我告訴你,基督徒奇妙的很,基督徒很難活著是基督,為什麼呢?基督徒天天所想的都是自己!哦,這不是笑話,這是真實的!

  還有一個境界是,我不為自己,我很愛主,我要長大,我願意屬靈,我願意追求,我願意主來使用我,我願意有一天能起來為主說話。尤其是青年人,最容易有這樣的心,「主啊,有一天,但願我成為你的僕人,我成為你的使女,我在你的手裡大大的有用,我願意好好的長大!」弟兄們,你看,這裡的禱告也有許多的「我」,不過話改變了,以前是為聯考,為職業,為丈夫,為妻子,現在是為屬靈,為聖經,為禱告得答應,為生命有長進,為生命有感覺。現在的禱告非常屬靈:

  「主啊,求你像清晨的日光照在暗處!」
  「主啊,求你不要放我過去!」
  「主啊,在這一天中我求你,叫我滿了你的同在,叫我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我的主啊,我仰望你豐富的憐憫,不要讓我過去,求你自己在我身上多而又多的工作,好叫我這一天裡真正的只經歷基督!」

  好不好?好!夠不夠?不夠!保羅沒有說這些,保羅的禱告簡單的很,「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保羅說,我根本不懂什麼叫作脂油,什麼叫作清晨,什麼叫作甘露,什麼叫作主的同在,我只知道我活著就是基督,我只知道基督從我身上活出來了!

  第三個境界是,當我在這裡活著的時候,我活著就是為著教會。你如果今天來問主,「主,你坐在天上忙不忙?」
  主要告訴你,「忙得很!」

  你信不信,光是主來應付你就夠祂忙的。有時候我想,「主啊,你怎麼造出我這個人來,給你找得麻煩真多!」我信主二十八年來,不知道有多少次,不要說主不耐煩,連我自己也不耐煩,覺得自己沒有出息,長不大,長不好,天天只會給主找來麻煩,但是主說,「我就是愛教會!我今天在天上,都是為著教會!」你要領會,主甚至於不需要到天上去,不需要升天,不需要得榮,但保羅告訴我們,為什麼這一位主經過十字架死了,復活了,升天了,而且得榮了?因為祂愛祂的教會,祂願意把一切都給教會,讓教會成為祂的豐滿!

  弟兄們,基督徒總不能離開這三個範疇。有一些基督徒是活在「肉體」的範疇,他總是問,「我能得著什麼?」有一些基督徒是活在「屬靈」的範疇,他會問,「我有沒有長進?我有沒有更認識主?我有沒有得著喜樂?我有沒有得著平安?」還有一些基督徒是活在「教會」的範疇,他會說,「我也不管我自己,我也不管我的屬靈,我只管一件事,今天我活在這裡,必須是完完全全的為著教會!」

  弟兄姊妹,你能不能領會這三個範疇的不同?有一個是我,有一個是我的屬靈,還有一個是主的教會。到底你的生活是在哪一個範疇裡面?保羅說,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怎麼證明給你看?我在第三個範疇裡!我怎麼證明給你看?我活著就是基督!這兩個是連起來的。沒有一個人說「我活著就是基督,」而不為教會;沒有一個人是為教會,而能夠不活基督的。我真是為教會,所以我去打麻將,這是不可能的。如果是為教會,定規要活基督;如果是活基督,定規是為教會。為教會必須活基督,活基督就自然為教會。弟兄,這裡給我們看見,我們基督徒的生活是在三個範圍的裡面:一個範圍是為己得福利平安,一個範圍是為己有屬靈的追求和長進,一個範圍乃是為著教會。保羅在這裡說,我可以到主那裡去,我知道那是太好了,但是為你們,我要在肉身活著,這更是要緊的!我活在地上乃是為著教會!

  今天你我都是在教會裡愛主的弟兄姊妹,讓我問你,你我今天活在地上,到底什麼佔據我們最多?你我今天到底是為什麼活著?什麼佔據你最多,你就是為什麼活著。有的人說,我的家佔據我最多,感謝主,這沒有錯,神造我們,把我們擺在家庭生活裡,所以家自然佔據我們最多;有的人說,我的錢佔據我最多,這不是太好,你要那麼多錢作什麼?有的人說,我的學業佔據我最多,這又是另一種的情形。我告訴你,每一個弟兄和姊妹都得在這裡想一想,今天我活在地上,到底什麼佔據我最多?保羅說,我活在地上的時候,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活著就是為著教會。

  你如果來問保羅,保羅,什麼佔據你最多?保羅會說,「教會佔據我最多!有時候我想,到底我還要不要活?乾脆不要活了,我到主那裡去吧!我或是活著或是死了,都能叫基督在我身上顯大。我活著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到底我該活著,還是該死?若是我死,我就能得著安息,我就能夠進到一個非常好的境界裡去,我就不必要在監牢裡,我就不必要再受鎖鍊的捆綁,我就不必要再受政治的審問,我就不必要再有身心的痛苦!」

  你知道,保羅真是屬靈,他能屬靈到一個地步,說,「我死就死了吧!」哦,這件事我們真不大懂。有時我們發脾氣,也說「死了,算了吧,」偏偏死不了,主還留我們幾年;保羅真是不發脾氣,他再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如果我還要活在地上,我生活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我生活的意義就是教會!為什麼我還活在這裡呢?因為我愛教會,因為我要教會,因為我願意得著教會,我願意教會被主建造起來!今天是教會在這裡,所以我活在這裡!」

  我告訴弟兄們,基督徒總得轉彎的,剛得救的人都在第一個範圍,「主怎麼祝福我;」蒙恩久一點的,就轉到第二個範圍,「不是我如何,而是我怎麼得著主,得著基督,怎麼長大,怎麼認識主,怎麼愛主;」但是弟兄,你再長一長,你就長到第三個範圍裡去,你說,「主啊,我在地上活著,我的家、我的事業、我所有的一切,完全都是為著教會的!我的時間是教會的,我的精神是教會的,我的體力是教會的,我的智力是教會的,我的精力是教會的,我的財富是教會的,我活著所有的一切,完全是為著主耶穌基督的教會的!」

  保羅的生活是怎麼轉變的呢?他是從一個墮落的人,轉到一個長進的人;從一個長進的人,轉到一個為著教會的人。我們剛愛主的時候,我們這個人是墮落的,我們的禱告也是墮落的,每一次禱告都是送紅包的念頭,一禱告就送紅包了,「主啊,我答應你,將來我一定好好服事你,不過今天你可得先祝福我!」我們的主好像也很大方,祂不說「你這是賄賂,死了算了,」祂拿了你的「紅包」,然後回答你,「你既然答應我了,我就祝福你吧!」早期我們的禱告,主真是答應;真是凡事禱告,主都必答應。後來我們的支票開多了,甚至還說,「主啊,你若是這樣祝福,我就願意把我一生給你!」我們根本不知道一生是什麼,說的卻像真的一樣,結果主也就祝福了。主祝福完以後,我們就賴皮了,忘記自己所答應主的事。

  直到我們摸著主、也愛主以後,我們的禱告變了,我們說,「主啊,求你帶我長大,求你叫我愛你,求你幫助我讀你的話,求你叫我知道怎麼來傳福音,怎麼來為你說話,怎麼來服事你的教會!」慢慢地,主就帶我們再轉一轉,也不只是要福利平安,也不只是要長大,而是俯伏在祂的面前,說,「主啊,你要我作什麼?我只有一個要求,我願意活著為你的教會,我願意這一生來服事你的教會,我願意我的時間都拿來服事你的教會,我願意我的精神都拿來服事你的教會,我活著所有的一切都是為著你的教會!」弟兄們,這一個是主所要的,所以保羅在這裡作見證,「我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不錯,我可以到主那裡去,那真是太好了,但我還要活在這裡,為什麼?為你們!」(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