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碎渣兒-I-002 同靈同魂的訣竅

同靈同魂的訣竅

碎渣兒 002

  腓立比的教會是一個健康的教會。第一個,腓立比教會有眾聖徒,有監督,有執事,當時沒有一個地方像腓立比教會有這麼好的秩序。在腓立比在基督裡有這麼多的聖徒,還有這麼多的監督,這麼多的服事。在腓立比教會有一個情形,監督不是高高在上,執事也不是高高在上,聖徒是擺在第一位。在教會裡就是聖徒,在聖徒裡有人成為執事。弟兄們,這不是一件小事。你到一些地方去,常常看見他們有一個特點,聖徒不像聖徒,監督不像監督,執事不像執事。

  第二個,腓立比教會滿了愛心,滿了熱心,滿了為著主作見證的情形,是一個叫人喜樂的教會。還有,腓立比教會也是一個有豐富供應的教會。這裡的弟兄老練,能顧念到主工作上的需要,換句話說,腓立比教會,無論是在建造上,在生活上,或在財物的供給上,都有一個豐富的情形顯出來。弟兄們,腓立比教會的長處就是我們的長處,腓立比教會的短處就是我們的短處。腓立比教會是一個好教會,滿了長處,有眾聖徒,有監督,有執事,同心合意興旺福音,叫人喜樂,也叫使徒誇口,「主啊,你愛這個教會,你在這教會裡有許許多多的工作!」讚美主,腓立比教會也是一個豐富的教會,一個顧到主的工作、顧到事奉主的人的需要的教會。

  弟兄們,在聖經裡最好的教會就是腓立比的教會。你讀腓立比書你就知道,保羅在寫腓立比書的時候,他裡面何等喜樂!他看見教會長進,他看見教會往前,他裡面有一個特別喜樂的心情,為什麼呢?因為他指著腓立比的教會說:為著把你們興起來,我受了鞭打,我受了痛苦,我下了監,但是我看見你們起來愛主,同心合意興旺福音,我在你們面前就有真正的喜樂。我深知道我在基督裡的勞苦不是徒然的。哦,這是何等寶貝的事!事奉主的人把一切給了教會,而教會在主的面前長大也活得健康,叫神能在這裡得滿足!哦,這就是腓立比的教會。

  但你注意,這教會也有一個缺點,不是不愛主,不是不奉獻,不是不擺上,不是不肯把一切交給主,這教會的缺點就是有時候意見太多。哦,這話說起來簡單,殊不知保羅花了四章聖經,就是一直在看這一件事。保羅說,你知不知道,像你們這樣一個好的教會,完全的教會,得勝的教會,在你們中間卻有兩個姊妹,一個叫友阿蝶,一個叫循都基,不僅彼此不合,也產生了難處。你不能摸循都基,你一摸她,她就很有感覺,很有意見,「長老不愛我,長老好像一直在對付我!」還有人就像友阿蝶,在教會裡好多年了,她就會說,「我最知道今天教會最需要的是什麼。」

  當時在教會裡的難處,就是友阿蝶和循都基。保羅寫信告訴腓立比的弟兄們,「我勸友阿蝶和循都基,要在主裡同心。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這兩個女人。」(腓四2~3)這說出什麼?這說出兩個姊妹在教會裡是有影響力的,是有功用的。但是,她們兩個人有了意見,全教會就不平安。教會在什麼時候得建立呢?教會要得建立,教會就先要得平安。聖經說,「……教會得平安,被建立……」(徒九31)什麼是不平安呢?大的欺負小的,小的不服大的,彼此又吵又亂,教會就不平安。從前,有時我回到家,看到四個孩子都在哭,再加上我那可愛的姊妹也哭,五個人一起哭。我告訴你,沒有平安。為什麼沒有平安?意見太多。老大說我要到公園,老二說我要畫圖,老三說我要吃中國包子,老四說我要看電視,媽媽說我也不能把自己分四半,所以孩子們哭了,媽媽跟著哭了;媽媽哭了,兒女又跟著哭了;從大到小,沒有平安。沒有平安,就難以建立。

  你知不知道,在教會裡,不知不覺「友阿蝶」就出來了,「循都基」就出來了。你要相信友阿爹得救的時候,循都基得救的時候,她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好的教會,她們只是簡簡單單愛基督,愛教會,愛聖徒,她們也不大讀聖經,也不大會講道,也沒有什麼經歷,他們只是喜樂的建造在教會裡面。奇妙的是,當教會越來越長大,越來越豐富,越來越完全的過程中,不知不覺,人就有了意見,就有了打算;不知不覺,在腓立比的教會就出了一個友阿蝶,又出一個循都基。如果只有一個友阿蝶還不可怕,問題是除了友阿蝶之外,還有一個循都基,有了兩個姊妹出現以後,連長老也沒有辦法。姊妹們,你要在愛裡聽這話,教會裡的難處,百分之九十都是從姊妹們身上出來的,而且這些姊妹都是可愛的、有心的、有追求的、肯擺上性命的姊妹!

  你看,腓立比的教會一切都好,可惜,人有太多意見,這還不怕,可怕的是出了一個友阿蝶,還有一個循都基;一個講基督是一切,還有一個講包羅萬有的死。這下難處來了。友阿蝶起來講基督是一切,循都基的頭就低下去;循都基起來講包羅萬有的死,友阿蝶就不願意開口阿們。你知不知道,教會生活裡不知不覺就有了意見,「合起來聚會」有意見,「分開聚會」也有意見,道講得好有意見,道講得不好還有意見;哦,太多的意見!不錯,腓立比的教會是好,好的教會也有難處。你看,初信的、剛興起的教會沒有什麼難處,那裡沒有長老,沒有執事,只有許多簡單愛主的基督徒,天天哈利路亞讚美主,絕對沒有意見,為什麼沒有意見?沒有本錢。你問他讀過創世記沒有?創世記是在新約還在舊約?他恐怕都答不上來。

  弟兄們,你要知道初信的教會沒有意見,為什麼呢?教會不老練。慢慢地,教會越過越老練,越過越成形,越過越興旺,教會中不僅有了可愛的眾聖徒,有了長老,也有執事,這個時候,教會不知不覺就遇見一個非常難堪、非常嚴肅的事情,就是有兩個姊妹,一個叫「友阿蝶」,一個叫「循都基」,她們開始有意見了。一個說,我喜歡聽某弟兄的;一個說,不,我喜歡聽另一個弟兄的。一個說,應該講十字架的死;一個說,不,應該講在生命裡的復活。一個說,應該講教會;一個說,不,應該講基督。一個說,現在教會最需要的就是禱告;另一個說,不,現在教會最需要的是讀經,還有一個加進來說,最需要禱讀,這樣又有禱告又有讀經。我告訴你,禱告也好,讀經也好,禱讀也好,十字架也好,復活也好,生命也好,基督也好,教會也好,無論是什麼,不該你說的就不要說!

  哦,這個功課不好學!你知不知道,中國人有個特點:太客氣,怕話說出來傷感情。中國人也有個特點:太自負,考取台大的就看不起那些考不取的,考不取台大的就拚命賺錢來證明自己更有用。你看,個個都自信,個個都自負;人到教會裡來,也是這樣。有人說,「弟兄,你知道我為什麼長的這麼好?我為什麼蒙恩十五年就在教會中這麼有用?因為我最會背十字架了!」也有人說,「什麼背十字架,今天主的啟示乃是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你看,這就是友阿蝶,循都基,天天在那裡吵來吵去。所以保羅對腓立比教會說,「我求求你們,只要同心合意興旺福音就好了,還要學習有同一個心志!」

  腓立比書一章二十七節,保羅勸教會不要只熱心傳福音,還要與基督的福音相襯。他說,「你們行事為人要與基督的福音相襯,叫我或來見你們,或不在你們那裡,可以聽見你們的景況,知道你們同靈同魂,站立得穩。」(一27)同靈同魂(One Spirit One Soul),就是一個靈,一個魂。保羅說,「弟兄們,你看,你們的教會這麼好,但是有一個難處,你們的意見太多!」人人都相信,別人的才是意見,自己的不是意見,「我的怎麼是意見,我的是從主那裡領受來的!你的才是意見,你是根據過去的知識、道理、經歷產生出來的!你沒有活在聖靈裡,我才是活在主的面前!」保羅說,不是這樣,你們不僅要興旺福音,你們還要同靈同魂!

  你知道,沒有基督徒說「同靈同魂」,基督徒都說「我們在主裡合一,在主裡合一,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假定你遇見一個長老會的弟兄,你問他,「弟兄,你信耶穌沒有?」

  他說,我信了。
  你有沒有去聚會?
  有。
  你在那裡聚會?
  我在長老會作禮拜。

  這時,他就握你的手,說,「感謝讚美主,有耶穌就夠了,我們在基督裡是合一的!」你看,這好不好?當然好。夠不夠呢?不夠。這一個說法太虛無飄渺,這一個「合一」完全是騙自己的。事實上你說,「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們各走各的路!」

  保羅說,「不可以這樣,不要只說我們是合一的,你要看見,你我必須同靈,同魂!」同靈就比在主裡合一好多了。在主裡合一是理論的,同靈就有實際的經歷。譬如說,你見到一個弟兄,他說他真愛主,你說我也真愛主,阿們,哈利路亞;我告訴你,這樣,你們裡面就喜樂起來了,因為你的靈碰著了弟兄的靈。這就是同靈。我告訴你,不要只在主裡合一,還要同靈。保羅說,不僅要同靈,還要同魂。同靈還容易,同魂就難了。譬如說,你看見一個弟兄,你就說,「哪裡來的這領帶?弟兄呀,我們服事主的人不能帶這麼寬的領帶,這麼寬的領帶,花花公子才用。還有,你這襯衫上有花紋,哪一個國的料子?英國,哎呀,服事主的人不能用英國貨,要用台灣貨。」你看,意見都出來了!意見一出來,領帶也不對,襯衫也不對;還有人說,「弟兄,你這頭髮還得多擦點油,才能站起來為主說話!」我告訴你,保羅在這裡說,不僅是在主裡合一的問題,更是在靈裡合一的問題;不僅是在靈裡合一的問題,更是魂裡合一的問題;我們要在主裡合一,還要同靈,還要同魂!

  哦,這一個合一不是簡單的,這一個合一乃是有深度的!

  假如我是腓立比的長老,我接到腓立比書,讀到保羅叫我要幫助這兩個女人,我就跟她們說,「姊妹們,我們都是信耶穌的,都是愛主的,凡事敞開。友阿蝶,你有什麼故事說出來;循都基,你有什麼故事也說出來;我們都要在主裡合一。」你看,好不好?先是同一位主,再同靈,現在要同魂。友阿蝶就說,「長老,你不懂,我們沒有難處,她也愛主,我也愛主;她為教會,我也為教會;我們兩個沒有難處。如果我們有難處,讓我告訴你實話,就是循都基這個女人糊塗的很,不大會帶領姊妹,明明姊妹快要死了,她還叫她們背十字架,應該告訴她們在靈裡有復活的生命,也叫她們呼喊主名,讀禱主話才對!」循都基說,「不,沒有死哪有復活,所以我要她們先背十字架,等死透了,死盡了,死絕了,死的絕絕對對的,復活就來了,到那時候,再說生命之靈、再說呼喊主名,才有實際!」

  兩個姊妹都說了真話,也都有道理。這時長老說,「友阿蝶,你能不能撇棄你的倔強脾氣,順服循都基?」她回答說,「不行,我要順服神,我要向主負責。」長老又問循都基,「友阿蝶要向主負責,你好不好也向她的主負責?她的主也是你的主,你們同有一位主,你就順服她吧!」她回答說,「不,我也要向我的主負責!」你看,她們都很愛主,都很認真,就是不能同魂。談到教會的事,各人的看法、各人的意見都不一樣。這個時候,長老說,「友阿蝶,我也不知道怎麼勸你;循都基,我也不知道怎麼勸你。把你們兩開除吧,又不合乎聖經,你們並沒有犯開除的罪;把你們兩個留在教會中吧,你們給教會帶來多少難處。你們看,這麼好一個教會,就因為你們兩個姊妹意見太多,給弄得烏煙瘴氣的,弟兄姐妹都分不清楚到底該怎麼往前!友阿爹,循都基,好不好,你們在主面前禱告。」她們就禱告了,「主,求你赦免我們,我們是頑固的人,求你憐憫我們!」你看,美不美?真美!

  下午她們一起去帶姊妹聚會。到了聚會中,花樣又來了。循都基說,「請我們唱一首詩歌,<基督是包羅萬有的靈>。」友阿蝶就說,「為什麼不唱<十字架的道路要犧牲>?」散會以後,友阿蝶又來找長老,說,「還是不行。」

  為什麼不行?
  「你看,循都基不肯死,我願意死,她不肯死,還是合不來。」

  我告訴弟兄姊妹,同魂真難,所以保羅給我們一點訣竅。到底怎麼能夠同魂呢?第二章一至二節,「所以,在基督裡若有什麼勸勉,愛心有什麼安慰,聖靈有什麼交通,心中有什麼慈悲憐憫,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你們不僅要想同一件事,也要有一樣的愛心,一樣的心思,一樣的意念。換句話說,你們要有一樣的魂。意念相同,或說想同一件事。你也不要去想死,你也不要去想復活,你也不要去想基督,你也不要去想分家,你也不要去想應該這樣作,你也不要去想應該那樣作,教會裡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想一件事,哪一件事呢?那一件事就在第5節,「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你們要想什麼?你們要想基督,你們要想基督的心,除了基督之外,任何的思想都變成意見。大聚會有意見,分開聚會有意見,說十字架有意見,說復活也有意見,說靈有意見,說教會也有意見。

  我告訴弟兄們,像有些特別大的教會,四、五千人週週聚會,意見可真多。舉例來說,年輕人一唱詩就興奮的站起來,年長的人卻不站起來,到底站起來好,還是不站起來好?我告訴你,都好!說「都好」也不可靠,要說「有基督就好」!鼓掌也不好,不鼓掌也不好,有基督就好!你不思念基督,凡事都是難處!一思念基督,就沒有難處了!聚會的講題是「聖靈」,你阿們,以基督為大就可以;是「十字架」,你也阿們,以基督為大就可以;長老決議「合起來聚會」,你阿們,有基督在這裡就可以;「分開聚會」,你也阿們,有基督在這裡就可以!一切事上要想基督,要思念那一件事,就是基督,這就是經歷基督,就是叫基督顯大!你的心思一放到這個上面,教會就一點難處都沒有了。

  現在,長老要對她們兩位姊妹說,「循都基,你一直強調復活;友阿碟,你一直強調十字架的死。好不好,友阿蝶,你也不要再強調死;循都基,你也不要再強調復活;你們兩個都經歷基督。當循都基說到復活的時候,友阿蝶在旁邊說,「感謝主,基督從我們姊妹身上顯出來了!」當友阿蝶說到十字架受死的時候,循都基也說,「感謝主,基督的十字架從我們姊妹身上顯出來了!」」弟兄姊妹,我告訴你,教會所要的也不是死,教會所要的也不是復活,教會所要的乃是基督!有了基督,教會就有死;有了基督,教會就有復活。你經歷基督,你就經歷靈,經歷生命,經歷聖經,經歷禱告,經歷禱讀;你經歷基督,所有主的豐富就都成為你的實際!哦,這一個才是「同靈同魂」的訣竅!

  腓立比書一章九節,保羅說,「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保羅說,我為你們禱告,為什麼禱告呢?因為你們有了問題。什麼問題?保羅沒有說出來。保羅說,「我為你們禱告,就是要你們豐富的愛,在完全的知識上和各樣的見識上多而又多!」知識和愛是兩件事,愛是屬於情感的,知識是屬於思想的;在你的思想裡有知識,在你的情感裡有愛。保羅說:「我要叫你這一個人是滿了愛的人!我禱告神,求祂叫你們有豐富的愛,但又不是天天活在情感裡。乃是藉著豐富的愛,叫你們的思想都被改變,叫你們的見識都被改變,也叫你們有完全的知識,以及各樣的見識;哦,是在這一切事上,叫你們的愛都多而又多!」弟兄,教會需要這一個,只有這一個才能叫我們分別是非,作誠實無過的人。

  弟兄們,對所有的事,不是意見的問題;對所有的事,乃是有沒有基督的問題!如果愛多,見識多,你這一個人在一切事上是以基督作中心的,當你這一個人經過了一切的人事物,你摸著了這些人事物後面的主耶穌基督!當這一個基督給你經歷到了,這就是教會同心的根源!求主憐憫我們,給我們祝福,叫我們能這樣地活在主面前。(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