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教會生活的七大寶藏-第一篇 獨一的神

第一篇 獨一的神

教會生活的七大寶藏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教會生活

  所有屬靈的事都是從靈和生命開始,沒有靈就只是個道理,沒有靈就只是一些教訓,對我們的幫助不多。我們大家都有教會生活,都過教會生活,但是在我這麼多年跟隨主、過教會生活的過程裡,我發覺一件很奇妙的事,就是愛主的人、跟隨主的人、要主的人、過教會生活的人,非常的容易迷失。不知道為什麼走走、走走,就走了另外個樣子出來了;走走、走走,就有一個特殊的情形出來了,不是原初神呼召他,神帶領他,神幫助他,神啟示給他看見的那個樣子。為什麼?就是因為他離開了教會所構成的基本的元素。

  教會生活到底是什麼生活?你就要回答,教會生活是一個有神的生活,教會生活是一個有聖徒的生活,教會生活是一個有神和聖徒同作見證的生活,教會生活也是神和聖徒一同根據聖經來同作見證的生活。你如果把這幾個要素 ── 神,聖徒,聖經,這幾樣拿走了,教會生活很快就失去了她該有的情形。這就是為什麼今天你到全地走一走,一面裡面覺得聖靈的工作何其多,另外一面,又感覺人所看見的何其少。為什麼呢?不是人不愛主,不是人不要主,不是人不願意跟隨主,是在人愛主、要主、跟隨主的過程中,失去了最有價值的東西。

  我舉一個不太合適的例子。好像你們姊妹都愛你們的丈夫,我看每一個姊妹都要說,我是真愛我的丈夫,但是很少丈夫完全能夠享受到姊妹的愛。丈夫要說,「我娶了這麼好一個姊妹,我有這麼好一個家庭,但為什麼我每次回到家裡,享受不到我所盼望的溫馨?」姊妹就說了,「我嫁這麼好的丈夫,我也真愛我的丈夫,我也盡我所能的服事我的丈夫,為什麼我的丈夫在家中總不那麼的快樂?」有的人一講到他的姊妹,就全身發抖,寒毛直豎,因為姊妹太愛他了。愛他愛到一個地步,管他頭髮怎麼翹起一根,臉怎麼沒有洗乾淨,領帶怎麼打歪了,你煮的好菜他怎麼不吃,家打掃得這麼乾淨,他怎麼一回來馬上搞髒了!姊妹整理家是為著讓弟兄覺得安詳的,可是弟兄講,「你搞得越乾淨,我越不安詳。」

  姊妹辛辛苦苦做幾個菜,滿心以為丈夫會開懷的、痛痛快快的吃一頓,結果丈夫拿起筷子看看,這個不吃,那個不吃。姊妹講,「你不是這些天老講你最愛吃這個嗎?」丈夫就講了,「我最愛這個,可是我不能天天吃這個呀。我已經一連吃了十二天了,現在我看見的時候,都想要吐出來了。」這個夫妻之間的愛沒有問題,彼此為著家沒有問題,可是家庭的和諧出了問題了。家庭和諧絕不是像你想那麼簡單。如果一個小小的家庭,兩個人都是中國人,都是同樣教育的,都是同樣文化背景成長的,都是吃中國飯的家都這麼難辦,那麼你想神的家,也就是教會,會容易辦嗎?

  你說了,「神的家對我最好辦了。禮拜天早晨,我一定拿著聖經,把上面的灰吹一吹,帶著去聚會。作完禮拜,我就吃中國飯,然後我們就彼此恭維,哎喲,你的餃子包得真好啊,哎喲,你的包子蒸得真好,哎喲,你的麵條做得真好啊。肚子吃飽了,就可以回家做自己想作的事。這就是我的教會生活。」正因為你這樣的過教會生活,你對神也不關心,所以神對你沒有辦法。神說,「教會生活中是有寶藏的。」你就說,「教會生活是作禮拜的。」神說,「教會生活是有三一神的」,你說「教會生活是有山東饅頭、東北餃子的。」神說,「教會生活是有基督的身體,是有地方的見證,是有聖徒的。」你就回答說,「教會生活是有愛筵,有各種活動的。」一個是天,一個在地。神要的和你要的,你要的和神要的,完全是兩回事。

獨一的神

  我要說,我們的神真可憐。祂雖然是神,但是外邦人根本不信祂,基督徒根本不要祂,要祂的根本不愛祂,愛祂的根本不尊祂為大,尊祂為大的也只是在短短的時間裡面。你想想,我們來這裡不是才兩、三天的時間嗎?我們的弟兄花多少心血,安排各個教會唱詩,安排各種不同節目,還要安排一塊吃飯,不斷邀請邀請,終於把尊駕請來了。好不容易請來以後,今天早晨遲到的也有,睡覺的也有,在外面打電話的也有,不肯進會場的也有,在外面散步遊玩的也有。討你喜歡的你就做,不討你喜歡的你就不做,這樣看來,你才是神,神哪裡是神。

  你要認識神,要看見我們的神是奇妙的。祂是父神、子神和靈神,或說祂是神、基督和賜生命的靈。祂是一位卻有三方面的講究,是一位又是三位,是三位又是一位。我們一聽,腦子就糊塗了,怎麼可能有人是三位又是一位,是一位又是三位?讓我告訴你,那是因為你今天是在人的境界裡,所以有時間和空間的限制,而神卻是無限的,所以在人的觀念裡,要來完全領會無限的神,這是不可能的!祂是個奧祕。祂是個奧祕,卻又是一個實際。

  我們的神只有一位。當我們說到這位獨一的神,是指作源頭的這一位。有了作源頭的這一位神,就產生執行經綸的神 ── 三一神中的第二位,又產生經綸實化的三一神的第三位。第二位是基督,第三位是那靈,或者賜生命的靈。所以講到神,我們先要領會了,哦,我的神奇妙,我的神美妙,我的神可寶,我的神高到極點,我的神極端的有價值!我的神是宇宙中獨一的神,是在無限裡,在時間裡獨一的神。而這一位獨一的神,卻有源頭,有執行,也有實化這三面的講究。說到源頭,祂是父神;說到執行,祂是基督,就是子神;說到實化呢,祂就是靈神。譬如說,你信了耶穌,你信耶穌就是信神了。你得救了,就是得著神了。信仰是奇妙的,你在基督裡的信仰,是客觀的信仰成為主觀的取用。

  你要認識,一個家庭的存在是有道理的,一個國家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宇宙的存在更是有道理的!這個宇宙的存在是在於我們這一位獨一的神。這一位神,祂來執行的時候,就是基督;當祂把自己實化在我們身上,滿足祂的執行的時候,祂就是那靈。這是奇妙極了!我們的神是一位,卻有三面的講究,祂是三而一的神。就著永遠的定旨,祂是父神;就著祂的執行,祂是子神;就著祂的實化,祂是靈神。

  拿一個國家來說,無論你多喜歡你的國家,國家是國家,你是你。但是信神不一樣,你一信神,神就跑你裡面來了。你和國家的關係是這麼緊密,因為有血緣的關係,但是你和神的關係,卻是生命的關係。我一相信神,神就進到你裡面來了。你可以愛國,可以盡忠報國,但是國家還是國家,你還是你,但是你可以愛神,可以跟隨神,神和你就成為一了。

神格

  我們的神有祂的神格。到底什麼是神格?我們可以說就是祂特殊的所是。首先,祂是自有永有的,宇宙中只有祂是自有永有的。在人的觀念裡,不可能領會什麼叫作自有永有,但是在永遠裡,你就會知道,什麼叫作自有永有的。祂就是神,沒有人創造祂,祂是自有,祂也是永有的,所以祂沒有時間的限制的,時間不過是祂使用的一個小小工具,來成就祂心頭的願望。

  神的第二個特點,祂是全智的,是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這個特點是屬於神的,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有這樣的特質。我們不知道今天早晨的聚會會怎麼樣,聚會完了也不知道下午聚會怎麼樣。很多事我們不知道,很多事我們的智慧也不夠,只有神這宇宙的創造者,祂是全智的,這個萬有的存在都說出祂是全智的。不僅祂是全智的,祂是無所不知的,無所不能的,無所不在的。

  第三個,祂是全有、全足、全豐的。我們沒有人是全有、全足、全豐的,有的人很有錢,但是身體不好;有的人身體很好,但是沒有錢;有人錢也多,身體也好,但是年紀已經八十二了。人都是在限制的裡面,但是我們的神,祂是全有、全足、全豐的神。

  第四個,祂是有創造的大能的。我們人只能製造,不能創造,人不能使無變有,只有神有創造的的大能。

  神有祂的神格,祂的神格有四個特點,第一,自有永有,所以我們從神那裡所得的神聖的生命,就是永遠的生命。第二個,祂是全智的,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所以你對你的一生,只有對祂信託多少的問題,沒有需要掛心的問題。這個不簡單,我們人不是掛心這掛心那嗎?沒有結婚的掛心結婚,結了婚了,掛心丈夫、妻子,丈夫妻子活得好,又掛心他們活不久。但是有一種人的人生是很特別的,他知道我這一個人生不是我負責,是神負責的,是一個全智的神負責的。

  我在十七、十八歲的時候信了主,愛了主了,現在經過五十多年,神在祂的智慧裡,在祂的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裡,安排我的一生,這樣的安排就比我自己所有的打算都要好。我有沒有打算?有。我有沒有盼望?有。但是無論我有多少的打算,多少的盼望,多少的要求,神說,「孩子啊,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神。如果你知道我是神,我就是智慧,我是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當你把自己奉獻給我,來跟隨我,來信靠我的時候,我願意告訴你,我又是全有的、全足的、全豐的。你到底要什麼呀?你無論要什麼,我都有給你的供備。」

  不僅這樣,祂也有創造的大能。何受恩教士寫過一首詩,「你是我神!全有、全足、全豐!你能為我創造我所缺乏。」我會有很多缺少,我走走,就有缺乏了,我走走,我就缺乏了。東西沒有得著我痛苦,東西得著了,照樣痛苦。沒有得著博士的時候很痛苦,總覺得自己是個廉價勞工。可是你要記得,當你第一次接到教授給你的信,說要給你一個獎學金,你不是高興得跳起來了嗎?很多人不是羨慕你嗎?結果一到這兒來以後,才發現我一個月才一千五,我給他作廉價勞工,五年還拿不到博士學位。終於拿到學位了,職業在哪?找到個職業,就感覺怎麼找這麼差的一個職業。找到個好職業,怎麼這麼壞的老板。有了好職業、好老板,怎麼公司就要破產了!我願意告訴你,你這一生,缺乏是不斷的。所以神是這樣的一位,祂是有創造大能的神,祂能為你創造你所缺乏。你需要什麼嗎?祂創造給你。

與人有關係的神

  我們的神也是樂意在祂的旨意裡和人有關係的神。在創世記一章,神是「以羅欣」,這是不同的語言。在第二章裡以羅欣就變成耶和華,耶和華是一位在祂的旨意裡與人有關係的神。因此祂呼召了亞伯拉罕,得著一個家族,祂就成了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一面來說,祂有三面的講究 ── 父神、子神、靈神,另外一面,我們的神心頭的願望,不光是得著你,而是藉著你得著一個家族。

  進一步,從一個家族就產生了族類,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成了希伯來人的神。而這一個族類就要成為一個國,所以祂是以色列的神。先是一個家,再是一個族,再是一個國,換句話說,我們的神不喜歡作單個人的神,在今天來說,我們的神喜歡作教會的神。我們的神不喜歡單單「我負你的責任」,祂心頭的滿足,乃是能負教會的責任。我願意告訴你,你在教會生活裡,常常東批評西論斷,神就很生氣,祂要說,「我不單是你的神,我更是教會的神。我不單要得著一個人,我還要得著一個家,我還要得著一個族,我還要得著一個國。我這位神乃是教會的神。」所以你過教會生活的時候,你要注意了,神愛你,神顧你,神成全你,神祝福你,但是當神祝福你的時候,祂絕不是單單為著你,祂也是為著你所在的地方教會,因為我們的神是在祂的旨意裡與人有關係的神。

  當祂這樣與人有關係的時候,祂有三個名字:第一,祂叫耶和華以勒,就是神有預備。第二,祂叫以利沙代,是全足、全豐的神。第三是以便以謝,就是賜幫助的神。首先祂給你一切的供備,其次祂在祂的全有、全足、全豐裡供備你。好像你需要什麼,神說我有。你還需要什麼,神說我還有。所以祂不僅是給你供備的神,祂也是全足、全豐的神。末了,祂也是賜幫助的神。

  你跟隨主久一點,都會看見跟隨主的奇妙。全世界沒有一個人生像跟隨主的人生那樣的奇妙,那樣的有價值。在我跟隨這五十多年來,主耶穌還沒有一次沒有給我很好的預備。有一次我在飛機上,非常疲累,我說,「主啊,我非常疲累,人也不舒服。」就有一個空中小姐過來問我,你是不是朱弟兄啊?我說,我是。結果她挪出四個位子來,讓我可以到後面躺著。我真是經歷耶和華以勒,祂是非常奇妙的,神那個供備是不可思議的!祂的供備還不是這一點神蹟,祂是根據祂的全足、全豐來供應。無論你要什麼,沒有一樣的需要,神是供備不起。祂永遠有足夠的豐富來應付你一切的需要。我有一位神,祂是耶和華以勒,祂是以利沙代,祂是以便以謝。祂是供應我的神,祂是在祂的全有、全足、全豐裡供應我的神,祂也在祂的智慧裡賜給我幫助的神。

  曹操有一句有名的話,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我願意告訴弟兄,你要學曹操,你要對主說,「神哪!寧可我負你,不可你負我。」神馬上就答:「阿們!你一直都負我,你什麼時候對得起我?可是我從來沒負你。」我們或許不是大奸賊,但是神要說,「你是個軟弱無知的人。你知道你的前途嗎?你知道你的將來嗎?你知道什麼是對你好的?你知道什麼是有價值的?你知道什麼能叫你有真實的快樂?你知道什麼叫你覺得活著有意義?你都不知道。雖然你不斷在負我,我卻絕不負你!」感謝主,我們是天天負祂,但是祂從不負我們。因為祂是供備的神,是全足、全豐的神,也是賜幫助的神。

  神是一切積極事物的源頭,所有的事都是從神來的。有的時候你抱怨東、抱怨西,我願意告訴你,每次你在抱怨的時候,認真說你抱怨的都是神。有的弟兄講,「我現在很後悔結婚了。我實在愛我的姊妹,可是我娶她以前,她是個淑女,娶她以後,她是隻老虎啊。」你們姊妹也是一樣,姊妹說,「我嫁他以前,他是個英雄,嫁了以後才知道,我丈夫這個不洗腳,怎麼得了!」我就勸她,你要知道我們的父神是一切的源頭,為什麼你有那麼個丈夫?因為你需要那麼個好丈夫。你大概有潔僻,才覺得你的丈夫不乾淨。那你這個潔僻,也叫你很難愛神。傻瓜才講,「我真倒楣呀!」講我真倒楣就是不太認識神。一個教會要有神,她永遠不覺得倒楣。有時候弟兄講,哎呀,我們教會經過風風浪浪,我就回答了,神從來沒改變,一切都是從神來的。因為如此,我們就能在一切情形裡喜樂。

神的所是

  不僅這樣,祂也是王,是作王掌權的神。祂所作都是根據於祂的所是,祂的素質(essence)是靈,祂的性情(nature)是愛,祂的運作(operation)是光。所以聖經描述神的所是,老約翰寫的書信和福音書裡,對神有三個描述 ── 神是靈,神是愛,神是光。

  神所做的一切是根據祂的所是,祂一切的工作都是靈的工作,都是愛的工作,也都是光的工作。所以沒有靈,就沒有神的工作。基督徒最喜歡的是道,基督徒最容易缺少的是靈。你要領會,道不能救你,因為神不是道,神是靈,所以沒有靈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當你說,「哦主啊!我相信你了。」神就進到你的裡面,叫你的靈活過來,你就成為一個重生的人。什麼叫重生呢?就是再生一次的人。你不僅是從人生的,你也是從神生的。從人生的是你的肉身,從神生的是你的靈!在神面前最有價值的,就是我們重生的靈。

  神所有的工作是在靈裡來做的,神所有的工作是在愛裡來做的。我們應該敬畏神,但是如果你單單怕神,而不會享受神,神離你還是何等的遙遠。我們看自己,又不得勝,又不屬天,只是偶然活在主面前,常常軟弱、跌倒、失敗,像我們這樣的人還敢起來服事主?我要說,就是因為這樣的人才服事主,神不找天使來服事祂的。因為神是愛,所以我就能住在愛的裡面,所以我就可以說,主啊,謝謝你,像我這樣一個人,你還愛我呀!因此我要活在靈裡,要活在愛裡,要活在光裡。感謝主,我有靈,我有愛,我有光。靈來了,叫我有主;愛來了,叫我不懼怕;光來了,叫我會認罪,會求赦免,也會與神同行!

神的旨意

  祂是有旨意、目的、計畫和經綸的神,所以聖經說祂是「鋪張諸天,奠立地基,造人裡面之靈的耶和華。」〈亞十二1〉這一句話就說出天是為著地,地是為著人,人是為著他裡面的靈。如果靈沒有了,人也白活了, 如果沒有人了,就不需要地了,如果沒有地,也不需要天了。所以神所有所做的都是有目的的,焦點是在有靈的人。因此神的靈先來運行,之後祂造了光,造了空氣,然後神說,地要從海裡露出來,末了祂修造太陽和月亮這兩個光體,來為著這地健康的生存,這是神做工的步驟。之後祂創造了各種的活物,最後祂照著祂的形像,按著祂的樣式,造了我們這些人。

  我們人真是了不起,我們外面也像神,裡面也像神,外面有神的樣式,裡面有神的形像。你們能不能每一個人回去都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有多漂亮。你大概從來不知道自己這麼漂亮,漂亮到一個地步和神一樣。你要說,「哎喲,我真沒有想到,神就是我這個樣子。哈利路亞!」我們外面的樣式將來會改變的,要成為一個榮耀的樣式。但是不僅是外面的樣子,我們裡面還有一個形像,裡面的形像就是靈,是與神的所是一致的。我們的裡面是有靈的。如果你沒有信耶穌,沒有得著神,沒有享受到神,沒有取用到神,沒有經歷神,你就白活了!我們這個人的靈是我們和地上所有一切受造的萬物不一樣的地方。神要我們得著永遠,所以人需要信耶穌,人需要接受主,人需要把神接受到裡面來。

  神造了人以後,要人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一切的爬物。人不僅要生養眾多,而且要遍滿全地,要征服這地,管理一切,也為神掌權,征服神的仇敵,就是撒但。至終祂要藉著我們這些人,得著一個新婦,來作祂的幫助和彰顯。

一切聯於永遠

  那我們怎麼來享受這一位神呢?第一,我們要認識也認定這位獨一的自有永有的神,祂所有一切的工作,都是在時間裡根據永遠而達到永遠。祂是自有永有的,所以祂做任何的事,都聯於祂自有永有的特性,祂所有的工作都是為著永遠的。你要認識這一位神,認定這一位神。有人找到個職業,只得著職業;有人找到了職業,就得著永遠了。有人結婚,只得著丈夫或者妻子了;有人結婚,就藉著丈夫和妻子得著更高、更美的永遠了。所以對於基督徒而言沒有運氣,沒有倒楣,基督徒身上一切的事都是要在永遠裡。

  祂的拯救是永遠的拯救,你一信耶穌,就永遠得救,因為祂所有的工作都是永遠的。我剛剛信耶穌的時候很害怕,我信了耶穌了還會犯罪,我信了耶穌了還有失敗,那我會不會不得救了?不!弟兄們,神是在祂的永遠裡拯救了你,祂的救恩也是永遠的,這是很奇妙的。現在你來聚會,你得著了一點的主耶穌,你所得著的這一點主耶穌是永遠的。在新造裡神從來不把暫時的東西給人,神給人的都是永遠的。你這一生有很多的成功,也有許多的失敗,有很多時候非常的光輝爍爍,也有的時候陰暗沉沉,但是你不要害怕,即使在你最失敗的時候,神所給你得著的還是永遠,因為神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永遠的裡面的,為此你要喜樂。

  神感動你,不是為著一件事。有弟兄說,神感動我讀聖經,你要知道,神感動你讀聖經是為著永遠。神感動你禱告、看望是為著永遠,因為神所有的工作都是永遠的。神的帶領也不是為著一個帶領,祂的帶領是永遠的,是為著把永遠構成在你的身上。神的製作也是永遠的。神的流露不僅是流露給你了,從你身上流露出來的神就是永遠。你知不知道,這堂聚會是永遠的聚集。我把基督流露一點,我流露出來的是永遠;你們得著了基督,就得著了永遠了。當我把基督流露出來了,膏油在我的裡面,主與我同在,主在我身上所加給我的,還是永遠的。你要看見,這位永遠的神,祂所有的一切都是永遠的。

  我們享受神的第二個方式,就是取用祂神聖的所是。祂是耶和華以勒(耶和華必預備),祂是以利沙代(全有全足全豐的神),祂也是以便以謝(祂是我們的幫助),所以我們可以完全的安息於祂。不僅我們得著的是永遠的,在那個得著的過程裡,我們可以說,主啊,我有說不出的安息,因為主就是一切。末了,我們要經歷在祂所是裡的神聖主權 ── 祂永不歇息,永不會錯。

以神為神

  一個地方教會健康不健康,就要看這個地方教會是不是一個以神為神的地方教會。這句話一講,大家都要笑了,哪一個教會不是以神為神呢?不不不!大多的教會不是把神當娛樂者,就是詩歌享受者,要不就是講道好聽者,或是餃子、包子製作者,社交生活供應者,保險供備者,還有直銷可買可賣者。我願意告訴你,我很少看見一個教會是以神為神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很容易在教會生活裡搞了些東西出來了。好像教會中什麼都有,做直銷的也有,賣保險的有,做包子的也有,做餃子的也有,涼拌麵的也有,炒毛豆的也有,就是神沒有。很少教會說,我這個地方教會,我們什麼都不注意,我們可以沒有吃,我們可以沒有喝,我們可以貧窮,我們可以缺乏,但是我們一定要有神。

  我不是說,做飯吃愛筵是錯,這都是對的,但是你做這一切的時候,要以神為神。我現在年紀大一點,不能多吃。一到愛筵,看到二十盤菜,我就要衡量了,因為沒有一個我敢不拿,沒有一盤我敢講不好吃。我從第一盤拿、拿、拿,後來也知道再拿就不行了,所以我學會每樣只拿一點點。有姊妹看見說,「這是我做的」,我就多拿一些。旁邊一個姊妹說,「這是我做的」,又多拿一些。結果還是堆了一大盤,我還要開懷的吃下去,因為我若是敢講這個不好吃,那個做飯的姊妹要懷恨一輩子的。人很奇怪,做一個愛筵,就以菜為神了,人吃一次愛筵啊,就以誰做得好為神了。

  你能不能講,我是為神來做愛筵,所以該做多少,做什麼,怎麼做,神哪,你作主。然後,我是以神為神來帶愛筵,所以帶的過程我以神為神。主啊,今天我做這些食物,願意吃的人都被你分別,願意吃的人都能有你,願意吃的人都把神吃出來。然後,我把這愛筵放在那兒的時候,人來拿的時候,都為他們禱告,主啊,我是在愛心裡給他們預備的,願意他們享受這個愛筵,也享受到神。如果這樣,哇,那個愛筵多屬靈啊!

  講道也是這樣。三個弟兄輪流講,每個人二十分鐘,聽的人也痛苦,講的人也痛苦。一到十六、七分鐘,下一個人就把錶拿出來放著,故意讓講者看見,然後看看他看看錶,意思是,「弟兄,別講了。」那個正在講的弟兄就想,我還沒有開頭,所以就不看他,朝另一邊講。有時連講道也不能以神為神。講完以後,又有麻煩了,有人握你手,「哎呀,弟兄啊,你講得真好哇。」馬上你就說,「感謝讚美神,感謝讚美神,都是神的憐憫。」如果人講,「你今天講了半天我都沒聽懂。」你就想,「神怎麼沒有與我同在?這個人怎麼也沒有一個智慧和啟示的靈,什麼都不懂!」

  一個教會要以神為神,那可不得了。第一,他們尊崇神,不在神之外談別的;他們信靠神,神負我們一切的責任;他們也享受神。第二,他們不以任何的人、事、物做法、習慣取代神。教會生活不好辦,要不然就輕看這一個,要不然就是高舉那一個。我們不小心就說了,「哦,這是個屬靈的人」,「哇,這個弟兄非常有智慧」,「哇!這個人的品德非常好」。不知不覺,就讓其他的人、事、物、做法、習慣取代了神。沒有一個人應該是我們高舉的,沒有一件事是我們高舉的,沒有一個東西是我們高舉的,沒有一個材料是我們高舉的,也沒有一個做法或者習慣是我們高舉的。我們學習完全向著神負責,為著聖徒的益處;我們高舉神,以神為大,過有神的教會生活。(韜)

(2007/11/23am Napervi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