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民數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42站口-第五篇 長到基督長成的身量-經歷靈神的啟示、供應和帶領

第五篇 長到基督長成的身量

── 經歷靈神的啟示、供應和帶領

民數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神、人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聖經實在是一卷奇妙的書,光是聖經記載這些站口,就叫你覺得不可思議。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過程裡,在這曠野地,還有一些地方,他們發生了很重要的事,沒有記載在站口裡面。換句話說,在屬靈的事上,你經歷許多事,有的是幫助你享受主、經歷主、得著主、甚至於成長的,但是還有一些是叫你經過一個一個的站口,過一個一個屬靈關口的。許多的基督徒陶醉在許許多多豐富的經歷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年過一年,他們也聚會,也愛主,也追求,卻好像始終不能過一個站口,永遠留在他原來所在的地方。

  這裡給我們看見,有四十二個站口,頭一個十四站是說到父神,第二個十四站是說到子神,末了的十四站是說到靈神。第一段是父神的呼召和帶領,說出父神在我們身上是起頭的、是做工的、也是成全的。第二段是享受子神的豐富和供應,說出我們的主耶穌子神,如何是我們的享受。這一個享受是個人的,這一個享受也是在教會中的。是個人的,就叫我們長出生命來,叫我們長出生命的豐滿來,叫我們潔白透明,至終叫我們成為一班世界不配有的人。對世人來說,我們乃是被主「毀壞」的一班人,但我們知道,我們有主,我們被主吸引,我們起來跟隨主,我們這一生奉獻給主,他們才是真正被糟蹋的人!我們乃是在短暫的時間裡來得著永遠,這是何等奇妙的事。另一面,我們也看見教會。教會生活就原則上來說,應該就是一個站口的生活。

  我不願意弟兄們過分的分析教會生活,「我有沒有帶你過站口?你有沒有帶我過站口?」那麼到後來,就會有許多虛假的站口出來。但是弟兄們也要知道,不可以只有聚會,那只是一個小站;我們還要學習叫自己成為站口,好來幫助別人成為站口;還要學習叫自己成為一個驛站,四面八方,各處交通都可以達到,成為一個豐盛的管道,生命流出,生命進入,幫助許多人厲害的與主交通。

  弟兄們,你看見這些站口的時候,你裡面要有感覺,「主啊,我不能不敬畏你!」你要相信,這些站口的名字有這麼深的意思;甚至你要相信,以色列人自己經過了這些站口,都還沒有懂其中的經歷。今天在主的憐憫裡,我們明白了,我們就不能不敬拜祂。到了第三段,就帶我們進到靈神的工作裡。

第三個十四站 ── 從曷哈及甲到摩押平原(民三三32~49)

  第三個十四站,從曷哈及甲長到摩押平原,說出我們在與三一神的聯調裡,藉著靈神全備的供應、啟示和製作,叫我們得以長大成熟。

  第三個十四站分作三個大段,說到靈神在你身上的工作。第一個大段是要把你聯調到基督裡去;第二個大段是要把你製作成只有主,只有神,再也沒有其他的人;第三個大段是要叫你成為一個在神手裡有用的器皿。

  這裡的經歷並不是叫人興奮的,整體來說,就是你長到後來,你留在這個世界中,但不屬於這個世界,因為你長到後來,長到了摩押平原。你要知道,聖經裡最醜陋的事例,就是摩押的產生。摩押是羅得跟他的女兒所生的孩子,是絕對的醜陋。有人說,摩押的事例不應該記在聖經裡,說這些話的人乃是不認識他自己。我們要認識,我們乃是墮落到極點的人,而在這墮落到極點的人中間 ── 摩押平原,又是我們安營的所在,又是我們長到成熟時生存的所在。

  弟兄們,我想我可以作見證,年輕的時候我愛主,看聖徒們都有希望;中年的時候我愛主,對聖徒們就稍微失望了;現在年長了,我才知道聖徒當中要主的不多,要基督的不多。你要注意這件事,一個人的生命無論有多成熟,有多高深,有多豐富,他不會離開這世界。你的生命無論多成長,你不能長出摩押平原。即使我們的成長已經有某一個程度的成熟,但我們這些人還是活在地上,還是活在人的中間。

  這一段的末了,我們要到亞巴琳山(第十三站),要到摩押平原(第十四站),這是我們成熟經歷的兩面。什麼叫亞巴琳山?遙遠之處。今天我們這個人是在羨幕一個更美的家鄉(來十一16)。弟兄們,今天你越愛主,越成長,越屬靈,越活在神面前,越讓神有構成,你這個人就越能說,「主啊,我何等願意能夠長到新耶路撒冷!我何等願意你能再來!地上的一切不過是不法,不過是叫人羞辱,叫人受傷害;但是主啊,有一天你會來,我要進入一個更美的家鄉!我要得著更美的家鄉!」

  另外一面,我們就住在摩押平原,預備好來進入美地。摩押平原是什麼意思?摩押的意思是「源於父親」。這個時候,我們是謙和的,我們是活在話成肉身的原則裡,謙和的與人同住。這時,我們的面對是耶利哥,就在約旦河的另外一邊。約旦河不是一條大河,河面不寬,你可以看得見對岸的耶利哥。你知道你必須進入耶利哥,可是,主還沒有明確的帶領。所以這個時候,你要在你所在的地方勞苦。這個勞苦的範圍非常的廣泛。耶利哥原來的意思是「甜美的香氣」,後來成為咒詛的城(書六26,王上十六34),就是指我們的肉體。我們在那靈裡撒種勞苦的範圍(加六8),從最下面叫伯耶施末,毀壞之家,一直到最上面的亞伯什亭,皂莢樹的草原。

  我們要知道,多年來我們服事主,或許沒有一個草原,也沒有一個毀壞。有的時候,我們覺得我們是在毀壞之家,一切都可怕到極點;有的時候,我們也覺得我們的勞苦乃是在皂莢樹的草原,是從最艱苦的到最可享受,也能產生建造的。這就是一個人生命的成熟。現在我們來看靈神如何在我們身上工作,把我們帶到長大成熟的裡面。

曷哈及甲 ──「山岩的裂縫」

  首先,是靈神的啟示,叫我們安營在第一站 ── 曷哈及甲(山岩的裂縫),表明靈神一切的工作,都是把我們帶到基督的死與復活裡,也是藉著我們住在基督的死和復活裡才能實化的。

  父神來做工時,祂要說,「我是神!」子神來做工時,祂也說,「享受我!」只有靈神做工的時候,祂似乎從來不為自己作見證。靈神在你身上做工,在第一個站口上,就是要問你,「你有沒有主?你若沒有主,我就不能做事!」你要有怎樣的一位主呢?是在山岩裂縫裡的一位主。因為是在山岩裡,所以祂是屬天的;因為有裂縫,所以祂是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一位。祂是屬天的,又是死而復活的。是這樣一位主,來成為靈神一切工作的根據。

  我願意和弟兄們說,如果你去參加一個特會,結束以後,你只是帶著喜樂的感覺回家,那你就失敗了;如果結束以後,你不僅僅喜樂,你還能說,「我要奉獻給主,我要跟隨主,我這一生什麼都不要了,我只要主耶穌!」這樣,主得著了你,你也得著了主。不錯,靈來了,我們有喜樂;靈來了,我們有滿足;靈來了,我們有剛強;靈來了,我們有能力;靈來了,我們豪邁起來;靈來了,我們什麼都不顧。但是你要注意,當你有了靈中的充滿時,你的焦點還必須是基督自己!因著靈中的衝擊,你要更有把握的說,「我摸著主了,我看見主了,我遇見主了,我認識主了,我裡面知道主的可愛、可貴了,我裡面享受到主的甘甜了,我裡面支取到主的大能了,我現在願意聯於這一位主了!」這就是靈神工作的第一步,這也就是曷哈及甲。

  曷哈及甲,山岩的裂縫。你看見怎樣一位主呢?你看見的這位主,這位基督,不光是得勝、屬天的一位,也是死而復活的一位。祂不僅是屬天的,祂也經過了死;祂不僅是神,祂也是人;祂不僅產生了新造,祂也結束了舊造。祂是山岩中的裂縫,表明一切都是把我們帶到基督的死與復活裡去的。你想想看,這是何等的甜美!若是我們不管得救多少年日,每一個人都在靈中得開啟,我們就會知道,原來主耶穌是這麼的好!剛信主的是這樣,蒙恩多年的也是這樣,每一個弟兄姊妹都需要在靈裡厲害的遇見主。

  你已經享受主了,你還需要經歷復甦。靈神的工作就是這樣。在生活中,你會離開主的,你會忘記主的,你會把主放一邊的,但是靈神來了,祂就不斷的在你裡面給你供應,把你帶到基督的所是裡去。這個時候,我們就能享受基督的死、基督的復活;我們也能住在基督的死裡、基督的復活裡。因為你這樣的經歷基督,你才能走下面的路。

  我願意再說,你的靈一定要至少厲害的遇見主一次,甚至你的靈要厲害的遇見主一段時間,你才知道如何在你的靈裡來享受這一位主。當靈神這樣在你身上工作的時候,你就能說,「主啊,現在我要開始走路了!」下一站,我們就走到約巴他。

約巴他 ──「喜樂」

  在約巴他,我們能在那靈全備的供應裡,得以在基督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生長,也得以在基督復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生長。

  整個靈神的工作都是聯於喜樂。你有靈,你就喜樂起來了;你有靈,你就快快樂樂的過生活了。在這成長的過程裡,你還要經歷四個站口:

阿博拿 ──「通道或過河」

  阿博拿,可以翻作通道或是過河,說出我們在靈裡的認知,我們在地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聖經中有一個字叫作「希伯來」,這個字就是「過河」的意思。希伯來人就是過河的人。什麼叫希伯來人?就是一班過河的人。我們就是希伯來人。我們這一班人,要學習常常過河。弟兄們,我告訴你,如果我不會常常過河,我過去五十年讀的聖經,我過去五十年接受的訓練,我過去五十年釋放的信息,就把我「淹死」了。我知道得太多了,我領會得太多了,我看見得太多了,我經歷得太多了,所以我一定要過河!不管你有多少經歷,你都得把它「丟了」!一過河,以前的都得丟!

  人很奇怪,人要搬家的時候,總會再最後巡視一遍,還有什麼醬油瓶子、米醋瓶子沒有帶,還要再拉幾個瓶子,也許搬過去以後會有用。人永遠捨不得丟棄老的東西。為什麼夫婦會不快樂?因為妻子老想著丈夫追求她的那個時候,多麼殷勤,多麼認真,多麼有感覺。親愛的弟兄們,屬靈上更是這樣。你以前有享受嗎?你以前有得著嗎?你以前有構成嗎?你以前有主在你身上的工作嗎?你參加過許許多多的聚會嗎?你被聖靈充滿過嗎?你都得學習把它丟掉,過河!每一次你遇見靈,每一次聖靈在你身上有工作,你都應該有新的開始!「感謝主,我過河了!」

以旬迦別 ──「有骨氣的人」

  第四站,以旬迦別。什麼叫以旬迦別?有骨氣的人。這說出我們在靈裡站立得住,為所交付我們的信仰竭力爭辯(猶3)。

  我幾乎要說,主在天下找不到這樣的人!我跟隨主這麼多年,我發覺跟隨主並不容易,因為人很難作一個有骨氣的人。我年幼的時候,跟著前面的弟兄學習,我告訴你,我真是愛他們,尊重他們,這使我得以「活下去」,到今天還活著;但是,我也留意到,有許多「活下來」的弟兄,慢慢就變得沒有什麼「骨頭」了。明知道有些事是不合真理的,卻不敢說什麼。天下哪有這種事?對就是對,不對就是不對;是真理就是真理,不是真理就不是真理。我告訴你,等到要為真理站住的時候,主就需要得著一班在靈裡有骨氣的人!

  就拿教會的帶領來說,原則上都需要有一節聖經來支持。如果我們今天有一個帶領,卻不敢用一節聖經來支持它,或者根本沒有這節聖經,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我真是悲嘆,今天有骨氣的人何等的少!我們實在要為所交付我們的信仰竭力爭辨!

  就我個人來說,我自己有一個想法,「主啊,求你叫我一生作一個有骨氣的人!我絕不會背叛,我絕不會製造分裂,我絕不會跟人吵架,但我絕不會撇棄真理!」弟兄們,主需要得著一班有骨氣,不願意隨波逐流的人。今天有許多跟隨主的弟兄,他上身上總缺少一個東西,那就是骨氣。少有人能站起來說,「就算你們都起來攻擊我,但我還要為主站住,因為這是聖經的教訓!」主不僅要得著一班過河的人,主還要得著一班有骨氣的人,能夠起來說,「我們和主是一致的!」然後你就到了下一站。

加低斯 ──「荒漠中飄流者的聖地」

  第五站,我們到了加低斯(荒漠中飄流者的聖地)。我們因著隨從靈而成為一個飄流無定的人(來十一38),但我們卻是住在從神而來、生發出神的聖地裡。

  或許你會覺得,「加低斯」不是一個好字,因為它是在荒漠中飄流。可是,它又是一個聖地。什麼叫加低斯呢?曠野中的聖地。我很年幼的時候常唱一首詩:

  在曠野加低斯,以色列百姓,因乾渴快要死,神就發命令:
  吩咐磐石發出活水來!擊打勿再施,因早已裂開;
  只要吩咐,活水就流開。

  坦白說,那個時候我不喜歡加低斯,我甚至告訴主,這一生不要帶我到那個地方去。後來我才發覺,每一個跟隨主的、愛主的、奉獻的、絕對的人,都要經過加低斯。一面來說,你完全是一個在荒漠中飄流的人;另外一面,你所在的地方又是聖地。你因著隨從靈而成為一個飄流無定的人,但你卻是住在從神而來,生發出神的聖地裡。這一個地,乃是包羅萬有的地;這一個地,也就是聖靈在我們身上製作,叫我們生發出基督的地!

  弟兄們,我們要很喜樂,就世界的人來看,我們真是飄流無定,而我們自己也懂,雖然我是飄流無定的,我也不知道將來會到哪裡去,我也不知道將來會如何,但是我知道,我所在的地方是聖地,是可以生發出神的地方;我所在的地方,是會叫我長出基督的!

米利暗死了

  我們在靈裡與主聯合生長的過程中,會有以色列人在加低斯的經歷。這個時候,我們會有什麼經歷呢?第一,就是米利暗死了(民二十1)。

  米利暗的死對以色列人是件大事。就好像有一位帶領的弟兄,很威嚴,不知道為什麼,人一見他的面就好像見神的面(創三十三10),很多事不敢直接跟他說,只敢跟另一個人說。以色列人對摩西也是很懼怕的,幸好有一個米利暗。我也多少相信,以色列人有事不敢跟摩西說,卻敢跟米利暗說。米利暗是摩西的姊姊,又是個女性,所以很多以色列人的難處,她了解,她同情,她也在其中。這個時候,請你注意一句話,「米利暗死了」,以色列民彷彿失去了照顧他們的母親。這就是主帶領我們的原則,好叫我們單單的倚靠主,單單的有主。

摩西失敗了

  第二,摩西失敗了。米利暗死了,而摩西又失敗了。摩西失敗,是因為擊打磐石兩下。「摩西說,你們這些背叛的人聽我說,我為你們使水從這磐石中流出來嗎?摩西舉手,用杖擊打磐石兩下,就有水流出來,會眾和他們的牲畜都渴了。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民二十10~13)

  以色列人因為在加低斯沒有水喝,又爭鬧起來。哦,帶領這些人真不簡單,那個環境也真是惡劣。我相信是主的憐憫,聖經沒有記載,有誰逃回埃及去。你想想看,誰受得了那個環境的折磨?跟隨主的日子不好過!他們走一走,因著沒有水喝,又向摩西爭鬧起來。「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拿著杖去,和你的哥哥亞倫招聚會眾,在他們眼前吩咐磐石發出水來……」(民二十7)。神告訴摩西,要拿著杖,到那磐石面前,只要吩咐一句話,水就出來了。但是摩西舉手,擊打磐石兩下,他就失敗了。

  這是我一生最同情摩西的地方。我甚至覺得不太公平,摩西也是人,面對許多會眾聚集在一起,又是攻擊,又是爭鬧,也許就是這樣,他一時失去控制,舉杖擊打磐石兩下。

  我告訴你,我很同情摩西,我也很敬拜主。原則上來說,水應該不會出來的,因為神要摩西吩咐磐石,不是要他擊打磐石,所以擊打兩下以後,水應該不出來才對。但奇妙的是,擊打兩下以後,還是出水!我以為既然出水,就不該再責怪摩西了;若是摩西果真做錯了,神就不該叫磐石出水。神是神,祂對摩西、亞倫說,「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民二十12)你看,那個宣判多嚴肅,你不能不表同情。神好像是說,「主耶穌釘十字架一次就夠了,上次你不是打過那磐石了嗎?主耶穌不是已經死過了嗎?你為什麼還要把主耶穌重釘十字架呢?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呢?你沒有尊我為聖!」在這裡,摩西真是屬靈,他的確是個屬靈的人,他聽了神的宣判,一句辯駁的話也沒有。

  弟兄們你要注意,特別是全時間的、帶頭的、負責的弟兄們,你知道你的會眾是作什麼的嗎?你所服事那些可愛的聖徒是作什麼的嗎?他們的「專職」就是惹你生氣離開神。聖徒們越喧嘩的時候,你裡面越是要小心,你要告訴主,「主啊,現在我什麼都不敢做!」越是艱難,你越是不能隨便。就像一首詩歌所說的:

  我不敢做,我不敢想,
  事事處處,我需要你。

  無論如何,加低斯,這個聖地是生發神的地方。以色列人在這裡經歷這兩件事:米利暗死了,摩西失敗了。一個是他們所倚靠的,是可以談話的,是可以傾心吐意的,是可以把難處都說出來的,死了。另一個是他們最信靠的,最有把握的,現在連他也沒有尊耶和華為聖,他失敗了。然後就到第六站。你以為你失敗了,但你還是長了,長到第六站。

何珥山 ──「也許是指山中之山」

  何珥,就是山的意思。何珥山,就是「山山」,也許是指山中之山。他們來到山中之山。如果是山中之山,就是說我們現在真是一個屬天的見證了。何珥山在以東的旁邊,以東就是預表我們的舊人。我們是神的見證,與我們的舊人(以東所預表)無關。換句話說,神的見證需要你。沒有你,哪來神的見證?但是,神的見證又不要你的舊人。你的口才,你的能力,你的才幹,你的智慧,你的組織能力,你的協調能力,你面對問題的處理能力,甚至你的博士學位,以及一切你掛在耳朵上的金耳環……都不要。但是人喜歡舊人,人喜歡倚靠舊人的能力。你注意,當你在何珥山的時候,以東(舊人)是跟你無分無關的。

  在這個地方亞倫也死了。他們起初起行的時候,亞倫八十多歲,現在超過一百歲了。亞倫死了,其實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祭司的職分傳遞給了他的兒子。但是有一件事很有意思,就是「把亞倫的聖衣脫下來,給他的兒子以利亞撒穿上」(民二十26)。照理說,沒有一個「新官」上任,是接受傳遞,穿上一件舊衣服;為什麼不完全根據山上指示的樣式,重作一件新的來穿上呢?可是「摩西就照耶和華所吩咐的行。三人當著會眾的眼前上了何珥山。摩西把亞倫的聖衣脫下來,給他的兒子以利亞撒穿上。亞倫就死在山頂那裡……」(民二十27~28)。

  請你注意,亞倫的死,乃是一個預表。這個預表說出我們有分於新約的職事。亞倫死了,雖然祭司職分傳遞給以利亞撒,但是以色列民要學習更多信靠神(民二十23~29)。信靠神,不是人的習慣。人很難要神,人喜歡要神之外的。人參加一個聚會,喜歡問,「今天是誰講道?講什麼題目?」但是這時候,以色列民能感覺,「我們所倚靠的,是會更改的;我們的神,是不會更改的。我們要更多的有神,我們要更多的信靠神!」

  亞倫死了之後,以色列人又從何珥山起行,經過何珥瑪的時候,毀滅了迦南人,殺了亞拉得王(民二一1~3)。何珥瑪是「毀滅」的意思,迦南人是「熱心」,亞拉得是「野驢」。前面提到,以色列人殺了亞瑪力人。亞瑪力人預表肉體。這個時候,他們不是殺肉體,他們是殺「熱心」。他們現在比以前老練了,所以熱心就出來了。

  熱心再配上野驢,那可不得了。如果單單只是熱心,那熱心還不會過分蓬勃的發展。如果加上驢駒子,熱心也還不能太發展;如果是個野驢,那可不得了。野驢帶著熱心,那真是可怕!你要知道,主在這裡是說,「你要注意宗教的熱心,你要注意你自己的馴良,你不要成為一個在宗教裡熱心的人,憑著你天然的熱心,狂呼亂喊。你要學習在經過何珥瑪(毀滅)的時候,把你這個熱心給毀滅掉!」

  弟兄們,你要注意,從宗教的熱誠裡出來,絕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宗教的熱誠是太聯於神了。你也說一些話,我也說一些話;你也做一些事,我也做一些事;但是一個是聖靈帶領的,一個是熱心帶領的。熱心,就會帶進難處。熱心的人如果是個野驢,就會無法無天,什麼都能做得出來。以色列人經過何珥瑪,毀滅了迦南人,殺了亞拉得王,說出那靈取代了我們在肉體裡的宗教熱誠。我們若是能說,「主啊,我要在靈裡!我愛你是在靈裡,我跟隨你是在靈裡,我追求你是在靈裡,我奉獻是在靈裡,我擺上一切是在靈裡;不在靈裡,這件事我不做!」這樣,我們就從宗教的熱心裡被拯救出來,成為一個緊緊跟隨主的人。

  那靈的工作,除了取代我們的宗教熱誠,同時也除去我們天然的野心。有一個很可愛的弟兄,他年幼的時候寫封信給我,「親愛的弟兄,我現在搬家到一個小城去,我先在這個小城服事,經過這個小城,我要得著這個縣;得著這個縣以後,我要得著全島;得著全島以後我就要得著全世界,好來為著主!」他是一個非常愛主的弟兄,但是你要知道,主也會說,「我不喜歡你得著全世界來為著我,我只喜歡你單單為著我!我不要你這個人像野驢一樣。我不僅要除去人宗教的熱誠,我更要除去人天然的野心,叫人在靈中來事奉我!」

  說到宗教熱誠,我們再提一點。保羅在地上活著的時候,最叫他痛苦的,就是從耶路撒冷雅各那裡出來的人。這些從雅各來的人,開口閉口會說,「我們是正統,主耶穌死後,輪到他弟弟雅各作主了,這是應該的!保羅向你們傳講的不對,你們要守安息日,你們要受割禮!」保羅向外邦人傳福音,從開頭就打這個仗,他在腓立比書說,「你們……應當防備犬類!」(腓三2)犬,就是狗。你們要防備那些狗。什麼狗?宗教狗!你們要防備宗教狗!你是打不贏宗教的。宗教真厲害。人一到宗教的熱誠裡,是會傳染的;一到宗教的熱誠裡,那些真正要主、在靈裡跟隨主的人,就無路可走了!所以保羅到後來也說,凡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我了(提後一15)。為什麼離棄他?我猜想,雅各大概寫了一封信,要亞西亞的眾教會表態,「你或者跟保羅,或者跟我!」人沒有骨頭,「到底跟誰呢?雅各離我們近,耶路撒冷離我們近,保羅在羅馬比較遠,而且又被關起來,誰知他將來怎麼樣,我們還是自求多福的好,就跟雅各走吧!」

  不可思議,才兩年以前,保羅寫腓利門書給歌羅西教會,說,「我……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母求你。……他若虧負你,或欠你什麼,都歸在我的賬上。……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門10,18~19)。兩年以後,在亞西亞的歌羅西教會就離棄保羅了。我希望腓利門那時候沒有見到這個局面,或者我希望他說,「你們去站邊吧,我不管了!」真是不容易啊!當保羅提到亞基布,就是腓利門的兒子,「務要謹慎,盡你從主所受的職分。」(西四17),過了不久,甚至亞基布也似乎離棄了保羅。所以你注意,靈神工作到後來,祂要說,「你愛我,你跟從我,你奉獻給我,那麼讓我把你宗教的熱誠除去,叫你只有主,而沒有宗教!叫你不再作野驢,而作一個跟隨我的人!」

  那靈的工作除去我們宗教的熱誠,也除去我們天然的野心。這是在教會生活的一面。下一站,是我們個人這一面。靈神不僅有全備的供應,也在我們身上有多面的製作和帶領,帶領我們經過四個站口:第七站是撒摩拿,陰暗之地;第八站是普嫩,作難;第九站是阿伯,爭戰;第十站,以耶亞巴琳,滅亡。我們讀這四個站口,需要先來看哥林多後書四章八至九節,保羅說,「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致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這四句話跟這四個站口的經歷幾乎是完全一樣。

撒摩拿 ──「陰暗之地」

  第七站是撒摩拿(陰暗之地)。我們雖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或譯:我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

  什麼叫陰暗之地?住在北方的人或許懂得,住在南加州、佛羅里達的人不會懂。住在北方的人,十一月以後,常常一天當中看不見什麼太陽,都是陰暗的。以色列人走在陰暗之地,不一定有大雪,但是行走在曠野的路上實在艱難。兩百多萬人,他們途中一定生孩子,你想想看,抱著孩子的母親一邊走一邊哺乳,是什麼感覺?當雲柱起行了,火柱起行了,那些剛生孩子的母親怎麼辦?從這裡來看,許多以色列人都可說是「得勝者」,換作我們,老早就逃回埃及去了。

  弟兄們,你開頭跟隨主,一切都是光明的;到後來,你自己也沒有想到,會來到這陰暗之地。當你跟隨主的時候,你就覺得,「主啊,為什麼每一個人都反對我?四面受敵!我的父母不了解,我的弟兄姊妹不同情,我的朋友誤會我,我的環境非常艱難。主啊,怎麼會有這麼一個環境出來?我以為你是要祝福我的!」我告訴你,其實這就是主的祝福。

  你跟隨主,你走過陰暗之地,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光明的,這就變成「四面受敵」。雖然四面受敵,但是裡面卻有一種平安。這個平安,就是「不被困住」。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卻不被困住」,就是你裡面有一種的喜樂。你知道外面是四面受敵,但是你有主的同在。有主的同在,夠不夠?夠了。但是對主來說,還是不夠,主還要給你更多,這就到了第八站。

普嫩 ──「作難」

  第八站是普嫩(作難)。我們雖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或譯: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

  第八站,普嫩。普嫩就是作難。四面受敵之後,主再給你多一點;這「多一點」,就是連你裡面的平安也「不見」了。你本來是四面受敵,心裡還過得去,現在是心裡作難了,甚至叫你懷 疑,主到底是不是真的愛我?你要知道,聖靈會安排環境,甚至叫你艱苦到一個地步,裡面沒有什麼把握。這時候,你心裡就作難了。然而,雖然心裡作難,卻不至於失望!

阿伯 ──「爭戰」

  第九站是阿伯(爭戰),我們雖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或譯:遭逼迫,卻不被撇棄。)

  當你放下一切,起來跟隨主了,你會發現,你周圍沒有一個人看你順眼,這時你就遭逼迫了。父母逼迫你,親友成了你的仇,這時你就進到一個爭戰裡去。但是你要懂,跟隨主沒有人諒解,跟隨主沒有人同情,跟隨主是完全絕對的,跟隨主的一生是丟下一切的一生。在這時候,你就會說,「我現在遭逼迫,但是我不被丟棄!我裡面覺得失去一切的時候,我總有一種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我喜樂,因為我是跟隨主的!」

耶亞巴琳 ──「滅亡」

  第十站是以耶亞巴琳(滅亡),我們雖被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或譯:打倒了,卻不至滅亡。)

  在以耶亞把琳,你裡面感覺完了,真是完了!我告訴弟兄們,就是當你說「完了」的時候,主耶穌就說,「好了」!主要說,「我終於讓你知道,什麼叫作跟隨我!」許多弟兄姊妹從開頭就有一個錯誤的觀念,信耶穌就喜樂了,信耶穌就平安了,信耶穌就不在罪中了,信耶穌就一切都有倚靠了。傳道人的話是騙人的嗎?傳道人的話是真的,但是在那靈裡一切的取用,是需要時日的。即使一個再聰明的小孩,你也看見,他所有的實際都還沒有長出來,他還需要時日。

  你要注意,你這一生是需要長的。怎麼長法?先是長到陰暗之地,四面受敵;再是作難之地,心裡為難;再是爭戰之地,遭人逼迫;最後是滅亡之地。你在滅亡之地,被人打倒了,卻不至滅亡。這說出,你經過滅亡之地,你會再走出來的。弟兄們,這些經歷在主的憐憫裡,我多少有一些。當你從滅亡之地走出來的時候,有一種感覺使你能夠說,「今天再來看我的主,我何等愛他!今天再來看我自己,我有多深的認識!今天再來看真理,在我身上有多明亮!今天再來看教會,教會是何等的可愛!今天再來看屬靈的一切,我裡面對主滿了敬拜;今天再來看世上的一切,我覺得它毫無價值!」你雖然經過了死陰的幽谷,主卻與你同在。

  哦,聖靈的工作真奇妙!靈神怎麼來製作你,怎麼在你身上來做工?祂先叫你四面受敵,然後叫你心裡作難,然後叫你遭逼迫,最後叫你被打倒;但是被打倒了,卻不致滅亡。你經過滅亡的谷,但是你沒有滅亡。在這過程裡,你若是想要成長,你就必須有這些經歷。

望銅蛇

  撒摩拿和普嫩可能是繞過以東地的站口,說出我們可能會發怨言甚至毀謗,但是那釘十字架的主,成了受審判的銅蛇來作我們的拯救(民二一4~9)。

  撒摩拿和普嫩就是第七站,第八站。以色列在繞過以東的時候,他們就發怨言,怨讟神和摩西說,「這裡沒有糧,沒有水,我們的心厭惡這淡薄的食物。」(民二一5)他們埋怨食物太清淡,太淡薄。「於是耶和華使火蛇進入百姓中間,蛇就咬他們,以色列人中死了許多。」(民二一6)你要知道,這件事例並不表示整個以色列十二個支派都經歷這些。火蛇一咬,他們就來求摩西,摩西就為百姓禱告。神就對摩西說,「你製造一條火蛇,挂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一望這蛇,就必得活。」(民二一8)。銅預表審判,蛇預表墮落的人。銅蛇表示一個受過審判的人。當銅蛇在杆子上被挂起來的時候,「凡被這蛇咬的,一望這銅蛇,就活了。」(民二一9)。我們有一首詩歌:

  仰望耶穌將亡人!望就活!望就活!
  仰望救主已捨身,望就活!
  看祂木上被舉著,望就活!望就活!
  聽祂在說,「仰望我!」望就活!
  看哪!救主舉木上,仰望救主醫死傷;望就活了!何必亡?望就活!

  在年幼的時候唱這樣的詩,很能幫助你愛主。

  但我們這個人,也是常常埋怨的,「今天怎麼安排這個人來講道,沒有一個人聽得懂,淡薄的食物!唱詩歌,沒有感覺;讀聖經,沒有感覺;禱告,沒有感覺!」哎,淡薄的食物!跟隨主走一走,我們就覺得食物淡薄,沒有味道,沒有感覺。

  但是我告訴你,主耶穌為我們死了,祂穿上人的樣式,祂被釘在十字架上,你一「看」這位釘十字架的主,你就活過來了!你要知道,得救是一次永遠的,享受救恩卻是一生之久的。什麼時候你覺得軟弱了,什麼時候你覺得你和神有距離了,什麼時候你覺得撒但在你身上有工作了,快快來仰望這位主!一望這一位主,你就活過來了!

挖比珥井

  從第十站以耶亞巴琳到第十一站底本迦得的路途中,我們要在一切沒有指望、極其艱苦裡,作一個緊緊取用那靈的人 ── 挖比珥井。這井是首領和尊貴人在他們的智慧、權柄(權杖)和謙和(扶杖)裡挖出來的。以色列民也唱歌說,「井啊,湧上水來。」由此他們經歷了瑪他拿(耶和華的恩賜)、拿哈列(神的激流)以及巴末(高地)(民二一11~20)。

  他們在第十站到第十一站的路途上挖井。他們挖了比珥井。弟兄姊妹,你要會挖比珥井。你裡面已經有主,水已經有了,但是太多東西叫井堵塞,叫聖靈的工作不能運行,所以你要會這個挖比珥井。這個井是首領和尊貴人在他們的智慧,權柄和謙和裡挖出來的。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井」。井在每一個人的裡面,但是每一個人的井都曾堵塞過。像是各種各樣世界的豐富,各種各樣世界的引誘,各種各樣世界的財富,還有各種各樣人生的盼望,都把這個井堵起來了。這個時候,我們需要首領和尊貴人,用他們的權柄,也拿著他們的權杖和扶杖,來幫助我們挖井,挖出水來。權杖是較長的,代表一個權柄;扶杖是較短的,拿著走路用的。這井不是自己挖掘的,這井是首領和民中的尊貴人,用權杖,用扶杖,所挖所掘的。

  當一切沒有指望,走不下去,快要乾渴死去的時候,有首領和尊貴人,就是在教會中帶領的,他們起來挖井。他們在智慧裡,帶著權柄,帶著扶仗,一面有帶領,一面有供應,替我們把井挖通,把我們挖出水來!我們還有一首詩唱到:

  井啊,湧上水來!我願被挖透!
  挖去一切障礙,活水好湧流!

  真好!挖井,難不難?難,越難越需要挖井。主會給首領和尊貴的人智慧。若是他們四面受敵,心裡作難,遭逼迫,被打倒,結果就滅亡了,以色列人就不會有比珥井的經歷。他們雖然被打倒,卻不至於滅亡,因為他們能說,「我裡面有主,我裡面有基督,我裡面有賜生命的靈,我裡面有三一神,我要把所有攔阻三一神的都挖去,叫祂流出來!」

  我喜歡這幅圖畫。就當一切沒有指望的時候,當教會實在到一個地步,叫人覺得為難的時候,主要興起一些人來,他們像首領,他們像尊貴人,他們在智慧、權柄和謙和裡來挖這井。當時以色列民唱歌說,「井啊,湧上水來!」水一湧上來以後,他們就經歷了瑪他拿,拿哈列,巴末。

  你要注意,靈神在我們身上的工作,先是說到我們因為有靈神的啟示,就安營在基督裡(第一站,曷哈及甲),而喜樂的成長(第二站,約巴他),然後就說到聖靈會安排各種的環境,叫我們有多面的經歷。現在,靈神帶我們經歷三一神,也就是基督一切的豐富 ── 瑪他拿(耶和華的恩賜)、拿哈列(神的激流)以及巴末(高地)。不僅這樣,靈神在我們身上的工作,還要叫我們長到第十一站底本迦得。

底本迦得 ──「沼澤之地;萬幸」

  靈神在我們身上的工作,叫我們長到第十一站底本迦得。底本意即沼澤之地,迦得卻是萬幸的意思(創三十10~11),說出一面我們行走在沼澤之地,好像看不見神的祝福;另一面我們在過程中卻享受了那靈是溪水(撒烈(谷)),也是急流(亞嫩(河));是井水的供應(比珥),也是耶和華的恩賜(瑪他拿);是神激流的衝擊(拿哈列),帶我們上到高地(巴末),也下到摩押(源於父親)地的谷,至終我們能長到毗斯迦(裂開)山頂,經歷基督作我們完全的保護;那時摩西死了,我們長到不再依靠一個屬靈偉人(摩西),而是約書亞 ── 耶和華是我們的拯救。我們雖像沼澤之地,顯在人面前如同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四13),然而我們卻是能在那靈裡與神同行,同作見證,這見證又是隱藏的,就是 ── 第十二站至第十四站。

  底本就是沼澤,迦得就是萬幸。創世記三十一章十至十一節,「利亞的使女悉帕給雅各生了一個兒子。利亞說,萬幸,於是給他起名叫迦得。」我告訴你,沼澤之地,一步一步都不好走。跟隨主,也是這樣。你現在長了,長到哪裡去呢?長到沼澤之地去。你每走一步都覺得不舒服,你每踩一步都覺得艱難。有一首詩說到:

  每一舉步都是猶預,四圍荊棘與蒺藜;
  每一定意都是可疑,不知你隱藏何地。

  你走在沼澤之地,你會說,「主啊,你到底在哪裡?我到底怎麼走?」明明不好走,偏偏還得走;但就在這裡,他們喊著,「萬幸啊,哈利路亞!」為什麼他們能這樣呢?第一,他們享受那靈是溪水(撒烈);第二,他們享受那靈是急流(亞嫩);第三,是井水的供應(比珥);第四,是耶和華的恩賜(瑪他拿);第五,是激流的衝擊(拿哈列);第六,上到高地(巴末);第七,下到摩押(源於父親);最後,長到毗斯迦(裂開)。這是一條很長的路。在這條長的路上有八個段落。

撒烈(溪水)

  第一段是溪水。感謝主,雖然是沼澤之地,我們卻享受那靈是溪水,這是每一個跟隨主、享受靈神的人必須有的經歷。我們要說,「主啊,你是我一切的供應!」

亞嫩(急流)

  第二段是急流。你要注意,有的人活了一生都是溪水,從來沒有急流。急流太少,溪水太多的人,就容易沉醉在溪水之中,缺少靈中的衝擊。有了溪水,還得有急流。

  急流說出,跟隨主的人是「身不由己」的。不認真跟隨主的人,他一天到晚都是溪水,「主啊,帶我到青草地場,領我到可安歇的溪邊……」我每次讀到這裡,覺得好是真好,就是沒有急流。人躺在可安歇的水邊,就好像一個禮拜,再過一個禮拜;聽一篇道,再聽一篇道……。我告訴你,都是溪水。溪水是好的,但是還得有急流。什麼叫急流?聖靈來了,聖靈的工作來了,聖靈的運作來了,聖靈在我身上開始運作了;聖靈運作的時候,我不能約束自己,不能限制自己,不能再有自己的主權,我要跟著這聖靈的急流,我要讓這一個急流沖激我這個人!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打算。有一個弟兄說,「我將來會好好服事主,五十歲之前,我要賺夠我退休的錢;五十歲以後,我就要好好的跟隨主了!」其志可佳,其心可憫;如果事奉主可以由你決定,人又何必事奉呢?事奉主可以由你來決定,乾脆由你來作主算了,何必需要一位主,讓你來事奉祂?你若是有主,你就得讓主來決定你的一生。有哪一個人不是替自己打算的?有哪一個人不是替自己前途安排的?有哪一個人不考慮將來如何呢?主不僅帶我們經歷溪水,也帶我們經歷急流。有的時候是你來享受主,有的時候是主的沖擊叫你身不由己。要告訴主,「主啊,我要這樣來跟隨你,求你這樣來沖擊我,有溪水,有急流!」

比珥(井水)

  第三段是比珥,井水的供應。前面我們說到挖井,你若是肯挖井,你若是肯操練,你的井水就能夠自然的湧上來。

瑪他拿(耶和華的恩賜)、拿哈列(神激流的衝擊)、巴末(高地)

  這個井水湧上來,就會顯出耶和華的恩賜,就是第四段瑪他拿;也會享受神激流的衝擊,就是第五段拿哈列;至終把你帶上高地,就是第六段巴末。你在沼澤之地,享受主一切的祝福,所以你不能不說「萬幸」!當你說萬幸的時候,你所經歷的是溪水,是急流,是井水的供應,是耶和華的恩賜,也是激流的衝擊。這激流的衝擊,至終就帶你上到高地,也下到第七段摩押。

摩押(源於父親)

  你上到高地,你有屬天的生活;你下到摩押地的谷,你也有能力活在世人的中間。這時,你真是一個屬靈的人。至終,你就完全消失在基督的救恩裡,就是長到毗斯迦。

毗斯迦(裂開)

  毗斯迦,就是裂開的意思。至終你要說,「主啊,那永久的磐石已經為我裂開了!所有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行動,我的一切,都要聯於我的主!」你要注意,聖靈的工作不是為著「你」,聖靈的工作是為著叫你有了經歷,而產生與基督的聯結,至終你能說,「我要在祂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成長!」這就是在毗斯迦裂開的山頂,經歷基督作我們完全的保護,作我們的一切。

  就在這時候,摩西也死了。摩西上了毗斯迦山以後就死了。摩西死了,說出我們長到一個地步,不再依靠一個屬靈的偉人。誰來接續他呢?約書亞。約書亞的意思是,耶和華是我的拯救。現在不再是摩西 ── 從水裡拉上來;乃是耶和華是我的拯救!我們長到一個地步,一切都在於我的神,耶和華是我的拯救!

亞門低比拉太音 ──「隱藏兩個餅」

  第十二站,亞門低比拉太音(隱藏兩個餅)。就是說,你和神同作見證,但這見證又是隱藏的。這時我們就像保羅所說的,似乎不為人知,卻是人所共知的(林後六9)。

  一個跟隨主的人,不要隨便給自己舉起一個「旗子」;跟隨主要學習在靈中對主有豐富的經歷。這個經歷要到一個地步,我們和主同作見證,好像人不知道我們,卻又是人人都知道的。人知道,我們這個人是屬神的,不是屬人的。願主憐憫,叫我們有一天能夠起來說,「我們不再是屬人的,我們是屬神的!似乎沒有人知道我們,卻是每個人都知道我們,因為我們太豐富,太超越,太屬天,太特殊了!」

亞巴琳山 ──「遙遠之處」
摩押平原的約但河邊 ──「源於父親;下降者」

  第十三站亞巴琳山(遙遠之處),和第十四站摩押平原(源於父親)的約但(下降者)河邊,這是我們成熟經歷的兩面:一面,我們在那靈裡羨慕更美的家鄉(來十一16);另一面,我們在那靈裡活在話成肉身的原則裡,謙和的與人同住。我們所面對的是耶利哥(原意:他甜美的香氣,卻成了一個咒詛的城,書六26,王上十六34),就是我們的肉體。我們向那靈撒種所勞苦的範圍(加六8),是從伯耶施末(毀壞之家)直到亞伯什亭(皂莢樹的草原),是從最艱苦的到最可享受、也能產生建造的。

  末了,你到了亞巴琳山,和摩押平原。亞巴琳山,就是遙遠之處;摩押平原,就是一個墮落的人所在的地方。一面來說,我們仰望一個更美的家鄉;另一面來說,我們在那靈裡活在話成肉身的原則裡,謙和的與人同住。剛信主的時候,我們以為只要上到天堂,一切就都好了;到後來我們才領會,不是上天堂的問題,是主同在的問題。我們今天所要的,不是一個更好的天堂;我們所要的是,主永遠與我們同在,那就是遙遠的、更美的家鄉。

  我們所面對的是耶利哥,耶利哥的原意是,他甜美的香氣,卻成了一個咒詛的城,就是指我們的肉體。請你記得,你不小心,你還是會活在耶利哥的情形裡,你的肉體會出來,你的天然會出來,你的己會出來,你會憑著自己做事,這時你就落到咒詛的原則裡。咒詛和我們是很近的,又是隔開的。我們一不小心,就會到耶利哥裡去,成為咒詛之地。但是另外一面,耶利哥的原意是甜美的香氣,說出我們人被造的時候是甜美的,但是人墮落了,就成為咒詛的。

  還有一面,我們也是勞苦的。你要注意,兩百多萬的以色列人現在聚集在約旦河邊,他們的位置不是一個點,是一個面,上到亞伯什亭,下到伯耶施末。伯耶施末,就是毀壞之家;亞伯什亭,就是皂莢樹的草原。也可以說,從亞伯什亭到伯耶施末,就是我們所勞苦的範圍,也就是整個教會生活。在實際的教會生活中,有時候會很「低」,低到一個地步,似乎是「毀壞之家」── 伯耶施末;有時候會很「高」,成為皂莢樹的草原 ── 亞伯什亭。這就是教會,這就是神的工作!

  弟兄們,有時候我們在教會中看到一些情形,我們裡面有一種憂傷,「主啊,難道你的見證就這樣被毀壞嗎?」這就是毀壞之家。從上面看,又是亞伯什亭。亞伯什亭是一個草原,這草原上長皂莢樹。皂莢樹長上去很高,但是滿身是長長的刺,說出它保護自己的能力很強。就我們來說,我們是一個草原,我們也是一棵皂莢樹。凡是世界上的,凡是屬肉體的,凡是天然裡的,凡是屬於罪惡的,凡是出於地上一切榮華的,我們都有一根「刺」把它們排斥在外。

  你在亞伯什亭,可以遇見一些很好的弟兄姊妹,一同追求,一同成長;你又在伯耶施末,在這樣一個「毀壞之家」,謙和的與人同住。現在你過了四十二站,在你的裡面,你要說,「我仰望更美的家鄉!」但是在你的生活裡,你要說,「我是勞苦的!」你怎麼勞苦呢?最卑下的人,可以勞苦;最尊貴的人,你也可以勞苦。對那些完全沒有心,不要神的人,你可以勞苦;對那些完全有心,追求神的人,你也可以勞苦。你勞苦的範圍是從伯耶施末,一直到亞伯什亭。

  弟兄們,在這裡,我裡面有說不出的敬拜,「主啊,為什麼像我們這樣墮落過,不要神的人,不僅能夠得救,而且能起來跟隨你;不僅能跟隨你,而且可以經歷父神一切的工作,享受子神一切的帶領,也經歷靈神一切的製作,至終把我們製作成一個成熟的人!」從外面看,我們好像完全活在墮落的世人之中(摩押平原),我們活在世界裡,但我們不屬於世界。我們在這世界裡勞苦的時候,我們經歷最卑下的,我們也經歷最尊貴的;無論是誰,我們都可以一同來成長,長出這一位可愛的、榮耀的基督來!哦,我們不能不感謝祂,我們要告訴主,「主啊,我願意這樣一生來跟隨你,我願意每一個站口都成為我的實際!」求主憐憫我們。(韜)

(2005/5/8am 克里夫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