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民數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42站口-第三篇 長到基督長成的身量-經歷父神的呼召和帶領(二)

第三篇 長到基督長成的身量

── 經歷父神的呼召和帶領(二)

民數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神、人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第一個十四站 ── 從蘭塞到哈洗錄(續)

  第四站是密奪,是經過比哈西錄,在巴力洗分的對面。比哈西錄,比哈是一個字,西錄又是一個字。這兩個字一個是指生命的氣,一個是指苔。當你來跟隨主的時候,主生命的氣叫你長出青苔,或者長成不成形的青綠植物。弟兄們,當我們來解釋這些站口、這些詞的時候,裡面最困惑的一個點,就是這些字在不同的學者眼中有不同的解法,那麼到底應該怎麼解?有一些你能解釋,有一些你不能解釋。如果不能解釋的硬要解釋,整段經歷就要出問題。我們是照著生命經歷所能領會的來看這些事。

  第八站是汛的曠野。在汛的曠野,主給以色列人飛來的鵪鶉。在那裡,他們是很合法的要吃東西,所以主沒有審判他們。他們沒有要求黃瓜、西瓜、韭菜、蔥、蒜,他們只想吃肉(出十六3)。黃瓜、西瓜、韭菜、蔥、蒜,那是做禮拜的人要的。什麼叫做禮拜的人呢?就是閒雜人。在聚會中你要小心,你不可以用指頭指別人是閒雜人;但是,教會總會有些閒雜人。他不是為著主來的,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而來,或者為著聽道,或者為著追求對象。有一個朋友為者追求一個姊妹,他就來教會聚會。不久,他就把那位姊妹追走了。感謝主,這位姊妹有恩典,幫助他愛主,他就全時間服事主了。總而言之,教會中各種人都會有的。你要注意,到後來教會的難處是從閒雜人出來的。

  汛的曠野就是泥土或荊棘的曠野。汛是聯於泥土或荊棘。泥土上長出荊棘,指明這個地是一個不再效力的地。你到了汛,你就看見,地是長出荊棘來的,整個世界在神的面前是受了咒詛的。這個看見是信徒們有生命經歷的開始。在這裡,我們因為懷念從前在世界中的生活,就叫我們有怨言,也叫我們被暴露。換句話說,我們慢慢的覺得,跟隨主就是這樣嗎?我開頭跟隨主,有一整年主一分錢也沒有供應我。那時我在銀行裡有三千到四千塊錢,一直用到越來越少,所以日子也過得越來越節儉。這個時候,我就說,「主啊,你還得顧我一下吧。」就好像以色列要求吃肉,我看也不能算犯罪。以色列人要求吃肉,主不僅給他們鵪鶉,也給他們嗎哪。

  嗎哪的意思就是「這是什麼?」你要知道,你這一生就是在經歷「這是什麼」? 每天早晨,主要給你一個「這是什麼」。如果一個弟兄姊妹,每個月到了十五號就收到一張支票,到了三十號,再拿一張支票,他永遠沒有「這是什麼」的經歷。「這是什麼」就是說,你現在要來跟隨主了,主要告訴你,「為著你的生活,我給你肉吃;為著你的生活,我也要在神蹟裡來做事,叫你不斷的覺得,主啊,何等奇妙,你給我這一個!何等奇妙,你又給我那一個!」這就是嗎哪。以色列人每一天需要得嗎哪,就是每一天我們對主有一個新鮮的享受。

  第五站是瑪拉,這是環境的問題。第八站是汛的嚝野,那是生活的問題。我們因為得著主在生活中的供應,也因著有神蹟與我們同行(第八站),所以我們就讓神來製作(第九站),我們也與神有調和(第十站),結果我們就進到安息裡去(第十一站)。你注意,前面的十一站是分作兩段。第一段是把你帶到紅海邊(第七站),主叫你得著休息。你可能有三個月,或者半年,聚會很享受,生活很平靜,當你說,「主啊,這樣真好!」主就說,「走吧!」你就來到第二段,第二段是把你帶到利非訂。

  利非訂跟紅海邊不一樣,紅海邊叫你得休息,利非訂叫你得安息。到了利非訂,你就到了安息之處。在這安息裡,一面你經歷主耶穌就是裂開的磐石,祂的活水能供應你一切的需要;一面你也領會,為我們代禱的基督,就是摩西所預表的,因著祂的代禱,好叫我們勝過肉體,就是勝過亞瑪力人,至終我們能夠築一座壇奉獻給神,說,「主啊,你是我的旌旗,我的倚靠是在於你!」這個時候,我們非常豪邁了。我們能說,「感謝主,我們有主,主是我們的旌旗!」

  現在我們已經過了紅海邊,已經到了利非訂,已經完全安息了,已經享受活水了,也已經經歷在基督裡的得勝了,但是主說,「好吧,那就再走一站吧!」

西乃 ──「多荊棘的」

  第十二站是西乃(多荊棘的)曠野,神在這裡顯出祂的多面,也暴露出我們的所是:

  這一站是西乃。西乃的嚝野。西乃的意思是多荊棘的。西乃和汛不一樣。汛是說這地是受咒詛的,西乃是說你所在的地方是野地,你跟隨主的一生是行走在野地上。當你行走在野地上,到處都是荊棘,受咒詛的事物成為你跟隨主的艱難。在這時候,神就要顯出祂的多面來應付你一切的需要。祂一面顯出祂自己,一面也暴露我們的所是。祂使我們看見,一、世界;二、我們;三、神的所是;四、神的旨意;五、神的工作;六、會幕,神的見證。在西乃的嚝野裡,你要來經歷這六個點。

認識世界

  神使我們看見,這個世界是多荊棘的。你看見世界,這個時候,你不再留戀世界,因為你長得不錯,已經長到西乃的嚝野了。你領會世界不過就是一個荊棘之地。如果世界有什麼東西生長出來,它所生長的東西,無論多美好,到後來都成為傷害你的。這就是荊棘之地。譬如說,你有很多的錢,錢會傷害你。你很出名,名會傷害你。你有成就,成就傷害你。無論你得著什麼,你所得著世界的事物,到後來都是荊棘,要來傷害你,要你不能健康的生活、生存,也不能健康的聯於主。

認識自己

  神也使我們看見,我們不能憑自己來滿足神 ── 宗教的情操(出十九8),只能顯明敗壞的肉體 ── 又拜偶像,又吃又喝(出三二1~6)。

宗教的情操

  神使我們看見 ── 我們。我們是誰?我們不能憑自已來滿足神。出埃及十九章四至六節是非常豐富的一段話,在那裡神對摩西說,「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哎呀,神的話一說,摩西一轉告以色列人,他們馬上興奮起來,同聲回答說,「凡耶和華所說的我們都要遵行。」(出十九8)弟兄們,你要知道,神就怕你落在宗教裡。我想神很容易救罪人,我想神也很容易幫助那些失敗的人,我想神也很容易帶領那些離開神的人;但是,一個基督徒落到宗教裡以後,神就不知道拿他怎麼辦了。

  你要注意,今天遍地都是基督徒,遍地也都免不了基督徒之間的爭吵。為什麼基督徒中間有這麼多的爭吵?弟兄們,你知道這是什麼難處?這就叫作宗教。人一落在宗教裡以後,那個宗教的情操,會叫人不顧一切,甚至捨棄性命,好為著一個教訓,為著一個真理。我告訴你,連你說你是為著地方教會的時候,你都要很小心,你並不知道,這些話是不是從宗教情操裡出來的。

  宗教,是神在人身上做工的時候,開始遇見的難處。你看以色列人相當成熟了,他們到了利非訂,他們享受裂開的磐石,他們戰勝肉體的亞瑪力人。就在他們這樣豐富的時候,不知不覺,他們就落到宗教裡面去,成為一班在宗教裡的人 ── 凡耶和華說的我們都要遵行!

造金牛犢

  耶和華呼召摩西上西乃山頂,在那裡有四十天之久,「百姓見摩西遲延不下山,就大家聚集到亞倫那裡,對他說,起來,為我們作神像,可以在我們前面引路,因為領我們出埃及地的那個摩西,我們不知道他遭了什麼事」(出三二1)。以色列人想,摩西遲延不下山,大概是在山上給狼吃掉了。所以他們就去找亞倫,要亞倫為他們作神像。亞倫似乎也說,「我們總得有一個神來帶領我們,我們的神是耶和華神,但是摩西口中的神,我們也沒有人看見,也沒有人摸著。到底耶和華神是什麼?不知道。現在我們來把神來定位一下吧!」

  出埃及記三十二章二至六節記載,「亞倫對他們說,你們去摘下你們妻子兒女耳上的金環,拿來給我。百姓就都摘下他們耳上的金環,拿來給亞倫。亞倫從他們手裡接過來,鑄了一隻牛犢,用雕刻的器具作成。他們就說,以色列啊,這是領你出埃及地的神。亞倫看見,就在牛犢面前築壇,且宣告說,明日要向耶和華守節。次日清早,百姓起來獻燔祭,和平安祭,就坐下吃喝,起來玩耍。」現在他們把神定位成畜牧之神,所以鑄造一隻金牛犢來祭拜。以色列人似乎是說,「既然我們是養牛的,我們就做一個牛神吧。」不要以為這是開玩笑的。中國人很明顯是這樣,開理髮店的有一個神,開餐館的也有一個神,……每個人都把神定位成最能應付他需要的。不知道為什麼,人墮落到那個地步裡去了。

  哎呀,以色列民也開始給自己做一個神,是什麼神呢?是能應付我們以色列人需要的神!我們以色列人都是畜牧的,所以我們就做出一個牛來作我們的神。用什麼材料來做呢?金子。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時候,照著摩西的話,「向埃及人要金器銀器,和衣裳。耶和華叫百姓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以致埃及人給他們所要的」(出十二35~36)。以色列人拿這些金銀為著什麼?為著建殿用的。可是他們把這些金銀作成耳環,掛在身上作裝飾品了。今天凡是那些受過教育的,凡是那些得了博士學位的,也是這樣。本來這些才智應該拿出來建造神的殿,現在卻都留作自己的裝飾了。你要知道,也就是這些裝飾品成為做金牛犢的材料。

  牛犢是用什麼材料來做呢?金子。你要知道,為什麼有些基督教團體有它的「金牛犢」?因為人喜歡把神定位。神是不能定位的,神要說,「我是自有永有的,你不能把我定位;我是無所不在的,你不能把我定位;我是無所不能的,你不能把我定位;我是有旨意,有目的,有計畫,有經綸的,你不能把我定位。我是這樣的一位神,我是超過一切的,沒有人可以把我定位!」但是人總喜歡把祂定位。

  「定位」可能聯於一個真理,「定位」可能聯於一個人,「定位」可能聯於一個豐富,「定位」可能聯於一個經歷,「定位」也可能聯於一個實行。你要知道,那些定位,不知不覺都是在金牛犢的原則裡。這位不能被定位的神,亞倫把祂定位了!誰來定位呢?不是糊塗的老百姓,乃是耳上掛了金環的(出三二2),那些碩士,那些博士,那些作將軍的,那些作大官的人。我告訴你,你要領會,你耳朵上掛的金環不是你的啊!你可以從埃及得著財富,但是不可以用埃及的東西來裝飾自己!你要把那些東西隱藏起來,只歸給神!

  你看,他們犯了兩個大錯:第一,他們用他們的財富來建造一隻金牛犢;第二,他們把神定位成一隻金牛犢。他們定位神,也可以說把神限制了。哦,這位無限的神,竟然成為一個受限制的「真理」了,成為一個受限制的「實行」了,受限制的「作法」了,受限制的「教訓」了!這位無限的神,不知不覺好像不再能作我們的神了!其實,以色列人做隻牛犢又有什麼不對?他們早晨起來看的就是牛,他們白天生活聽的就是牛叫,半夜把他們吵醒的也就是牛,他們一早起來所喝的也就是牛奶,他們可以說,「既然我與牛為伍,我做個牛犢有什麼不對?」它是很合理的,但是神的怒氣就發作了。神要說,「怎麼可以這樣!我是一個無限的神,你把我帶到有限裡來了!」神的怒氣一發作,就暴露出我們的所是,也叫我們看見我們的所是 ── 我們那種宗教的狂熱,凡神所說的都要跟從!人看見了一個啟示,就容易只認定那一個啟示。不是說你看見的是錯的,也不是說這一個啟示是錯的,但是千萬不要以為只有這一個。你不要認定一個東西,神就不見了。你要有神啊!

坐下吃喝,起來玩耍

  我告訴你,西乃第一個叫你看見,整個世界就是荊棘之地;第二個給你看見,我們這個人一不小心就成為一個宗教的人。什麼叫宗教的人?我們有屬神的事物,卻沒有神的自己。你要注意亞倫那句話,亞倫在牛犢面前築壇,且宣告說,「明日要向耶和華守節」(出三二5)。他沒有丟「耶和華」啊!我們常常說,「哎呀,他們叛逆到把耶和華都丟了!」沒有啊!他們指著牛犢說,「以色列啊,這是領你出埃及地的神!」(出三二4)亞倫立刻就在牛犢面前宣告說,「明日要向耶和華守節!」亞倫鑄造的這個金牛犢,可以把它叫作偶像。他們有了這個偶像之後,不知不覺的,就又吃又喝了(出三二6)。

  這位神本來是無限的,現在竟成為有限的了!這位神本來是無所不能的,現在竟成了一隻牛,只能管人的畜牧了。他們把這位無限的神定位了!這一定位就帶進「坐下吃喝,起來玩耍」,因為再也沒有神聖的託付了,再也沒有人能說,「我是為著神的經綸的,我是為著神的旨意的,我是為著神的見證的,我是為著神在地上的權益的,我是為這一切來爭戰的!」所有人都改成說,「我是為著牛的,我是為著羊的,我是為著牧草的!」整個人生的中心都改變了!

  哎呀,親愛的弟兄啊,你在這裡看見,主不僅叫我們看見世界,也叫我們看見我們自己。弟兄們,你要知道,你不發熱心,或許神還容易救你,神也能幫助你;你一發熱心,要憑自己來滿足神,神就不知道怎麼辦了。因著你的宗教情操產生的意識型態,神就不知道拿你怎麼辦。

  有的基督徒就認定,每一個人都要說方言。有一個姊妹說方言,說得很痛快,在聚會中也叫弟兄姊妹都說方言。有一天我跟她談,我說,「姊妹啊,我不敢要妳不說方言,但是你不要叫每個人都說方言,你看林前十二章三十節告訴我們,豈都是說方言的嗎?」她就回答,「對啊,都是說方言的!」你幫不了她的忙,一個人陷到一種宗教的意識型態裡去,沒有人能幫她。

  一個會幫助神兒女的主的僕人,永遠要把人帶到神那裡去,帶到基督那裡去,帶到對基督的享受裡去,帶到基督救贖的取用裡去,帶到基督工作的勞苦裡去。我們乃是聯於這位不可見、不可摸,卻又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三一神!這個時候,第二個試探就出來了,你看見你到底是誰。當你沒有愛主的時候,我告訴你,你不過是個罪人,你還可以悔改;但是你若是陷到宗教情操裡去,神就必須做很特別的事了(出三二19~20)。

  以色列民又吃又喝的時候,同時也獻上燔祭和平安祭。他們獻祭之後,就坐下吃喝,起來玩耍,因為這時候,人的良心太容易被賄賂了。你可以告訴自己,「我已經聚過會了,我已經禱告過了,我已經研讀過了,夠了吧!」至於怎麼與主一致,怎麼與主同行,怎麼與主同工,怎麼開展主的權益,怎麼讓聖靈在地上得著祂要得的見證,已經不再是你所思考的。不知不覺,你就成為一班坐下吃喝,起來玩耍的人。感謝主,主也救了他們。「摩西挨近營前,就看見牛犢,又看見人跳舞,便發烈怒,把兩塊版扔在山下摔碎了。又將他們所鑄的牛犢,用火焚燒,磨得粉碎,撒在水面上,叫以色列人喝。」(出三二19~20)好像主是說,「凡是想拿博士學位來裝飾自己,而不建造教會的,要把那個金牛犢碾碎,碾成粉,叫他喝下去!自作自受!」神不客氣啊!但是你要知道,這個不客氣是神特別的憐憫啊!感謝主,是祂的憐憫,祂在以色列人身上還能施行拯救。

認識神的所是

  神還要藉著律法的頒布(出二十3~17),來見證祂的所是。律法的功用是什麼?律法不是叫你遵守的,當然也不是叫你違背的;律法是叫你認識神的。如果神說不可偷盜,就是說神從來不會偷你的。你不要以為這是小事。你常常覺得神偷了你什麼東西,「主啊,我給你那麼多,你給了我什麼?主啊,我這麼忠心愛你,你這樣對我啊?」這就是以為神偷了你的。但是你要知道,律法有一條叫作「不可偷盜」(出二十15)。換句話說,神要說,「我什麼時候偷過你的東西了?都是我給你啊!你還以為是你給我,哪有這個事!」

  我告訴弟兄們,你若是讀十條誡命,你要起來說,「神啊,我謝謝你!」你要喜歡神的誡命,「除了我之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二十3)。一個女孩結婚以前,一定會對他的未婚夫說,「除了我之外,你不可以愛別人!」結婚以後,偶然也會提醒的。在神的誡命裡,這裡「除了我之外」的「我」就是神。神說,「除了我之外,你不要再去找別人了,有我就夠了,我是你的一切,我能應付你一切的需要,我能滿足你一切的需求,我能供應你的一切。在我之外,你就不要再去找別的了!」

  誡命就是神所是的描述。「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麼形像。」(出二十4),就是說,「我是神,不可以把我變小了!」弟兄們哪,我們不知不覺都找一些偶像來拜。留學生最大的偶像就是學位,天天拜,但是又會奉主耶穌的名,「主啊,我就快要得博士了,求你憐憫我啊,叫我的口試過關哪!」這就是在「拜」,或者說,這就是在「倚賴」。如果你凡事信靠神,包括這一件事,就沒有問題;如果你凡事不信靠神,只有這一件信靠神,那就是偶像。如果你凡事都信靠神,你每件事都禱告,那就沒有問題;如果你一到要考試就復興了,一到要找職業膝蓋就跪下來了,那就是在敬拜別神的原則裡。要小心,不能把神限制住。

認識神的旨意

  神又藉著啟示製造會幕的藍圖(出二五1~三十38),來表明祂的旨意。這裡我們無法細說會幕,但有一本書叫《會幕》(美地出版社,2003年,朱韜樞著),把會幕的整個藍圖說得很清楚。如果弟兄們去讀,就能從其中看見神的旨意,因為會幕的每一個部分都把神的旨意給說出來了。

認識神的工作

  神又審判了墮落的以色列民,也呼召利未支派代替祭司的國度(出三二25~29,民三5~13)。這是一件很痛心的事。出埃及記十九章六節,神已經告訴摩西,「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所有的以色列人,所有的以色列會眾,都應該是祭司,都應該是事奉神的;但是,他們因著拜金牛犢,神就來審判他們,同時也呼召利未支派來代替祭司的國度。

  我告訴你,你若是看教會歷史,教會歷史每一次的復興,都是祭司的國度。起初一個個都起來愛主,一個個都起來跟隨主,一個個都是絕對的,慢慢的,信徒衰弱了,教會衰弱了;教會衰弱以後,就產生了「利未支派」。什麼叫利未支派?就是一班聖職人員。這班聖職人員,就是代替會眾辦理屬神的事,這說明教會已經墮落了。這個時候,主就要說,「我要在教會中得著得勝者!」如果有一個弟兄說,「我若是有一天能作牧師,我就心滿意足了。」這句話聽了叫人感動,但是你要回答他,「感謝主,你滿足了,但神沒有滿足。神不是要得著你作牧師,神是要藉著你,藉著每一個聖徒,來得著一個祭司的國度!」

  利未支派所以能出來,是藉著「殺弟兄」。「摩西見百姓放肆,就站在門營中說,凡屬耶和華的,都要到我這裡來。於是利未的子孫,都到他那裡聚集。他對他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這樣說,你們各人把刀跨在腰間,在營中往來,從這門到那門,各人殺他的弟兄,與同伴,並鄰舍。利未的子孫照摩西的話,行了。那一天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出三二25~28)哦,這段聖經沒有人能懂。摩西起來說,「你們殺你們的弟兄!」利未人拿起刀來就殺了。那一天,死了三千人。一天殺死了三千人,自己殺死自己三千人。有人解釋說,弟兄就是指你的肉體,你要殺你的肉體。我不這樣認為。我告訴你,就是要「殺弟兄」。

  怎麼殺呢?你越愛主,越絕對,越奉獻,越禱告,越跟隨,越有主,越有主的活出,越有基督的見證,有些弟兄就「非死不可」。為什麼死?他看見你就知道,「這個我是做不來的,我還是愛我的世界去吧!」他就死了。我告訴你,這些年我跟隨主,還沒有一次,當很多弟兄起來愛主、絕對跟隨主的時候,沒有人不跌倒的。連西面對主耶穌的降生都是這樣預言,他對孩子的母親馬利亞說,「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路二35)但是你注意,你要告訴主,「主啊,我絕沒有意思叫人跌倒。」不可以因為你今天是利未人,三兩下就把你的弟兄殺掉了,那就不是在見證的光裡,而落到律法的執行裡了。

  我們不能追求主到一個地步,一追求就惟恐別人不死。你要知道,因著你好好的愛主,因著你好好的愛教會,是會有人跌倒的。但是你也不要怕,那個「跌倒」會產生羨慕。我再回來說,神不怕罪人,罪人可以得救;神也不怕軟弱的人,軟弱的人可以悔改;神怕宗教徒。人不知道為什麼,一頭栽到宗教裡以後,五十個天使在旁邊吹號,他也醒不過來。他口中說的都是主的話,卻不一定有主自己,這就叫宗教。宗教,就是根據所宗來施教。我有一個宗旨,我把它定形以後,我根據我的定形來施教,這就是宗教。弟兄們,我們要小心!

認識神的見證

  至終,神得著了立起的會幕(出四十17),頒布了節期的條例(利二三1~44),也得著了被數點的軍隊(民一1~46)。神至終得著了立起的會幕。呼召利未支派是神的工作,立起會幕就是神的見證。現在神的會幕在祂的見證裡立起來了!神得著了會幕,也頒佈了節期的條例,也得著被數點的軍隊。

  神立起會幕,是為著神自己。在會幕中,神和人可以同住,人也可以來朝見神,來敬拜神,來事奉神。在這同時,祂又頒佈節期的條例,換句話說,一個完全為著神的人,是一個常常「渡假」、享受節期的人。不是肉身的渡假,是屬靈的「渡假」。有一次弟兄們在我休假的時候,請我到一個渡假勝地去交通。在那裡,我們可以一起交通,也可以一起去釣魚。有一天我也興致沖沖的去釣魚,釣了半天一條魚也沒上來。我最後釣上來的是條大魚,釣上來以後,我翻過來一看,是人的臉!我想那一次主就用那個臉告訴我,「你還是去得人吧!」我告訴你,我沒有迷信,但是有一件事我知道,自從那條魚以後,我就再也釣不到魚了。弟兄們,真正的節期,或者說屬靈的「渡假」,是一種在基督裡的安祥。當會幕立起來的時候,神就定下了節期。有各種的節期,有叫你罪得赦免的節期,有叫你享受出產的節期期,有叫你經歷基督復活的節期,有叫你與主同行的節期……,你整個人因著節期,就活在一種屬天的享受裡去了。不僅這樣,我們也成為耶和華的軍隊來為祂爭戰。

基博羅哈他瓦 ──「貪慾之人的墳墓」

  第十三站是基博羅哈他瓦(貪慾之人的墳墓),這是藉著經歷他備拉(焚燒)而有的,說出一個願意憑自己守律法、討神喜悅的人,至終藉著神的光而認識他自己,也藉著神的審判認識了肉體。

  第十三站,是基伯羅哈他瓦。基伯羅,哈他瓦,是兩個字,一個是貪慾之人,一個是墳墓。貪慾之人的墳墓。怎麼會有這個經歷呢?因為他們現在的確是很成熟了。你想想看,現在的以色列人和出埃及時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出埃及時什麼也沒有,也沒有雲柱,也沒有火柱,也沒有嗎哪,也沒有活水,什麼都沒有,只有從埃及人手中得來的金器銀器,也就是一堆的學士學位,碩士學位,博士學位,然後就上路了。感謝主,走一走,他們就經歷到,「我是客旅,我是寄居的」;走一走,雲柱、火柱也出來了;走一走,也過了紅海,能說,「我現在與主同死了,我現在與主同活了,我和世界的偶像是無分無關了!」再走走,覺得苦了;再走走,覺得甜了;再走走,覺得主全備的供應了,然後就得著安息了。安息以後,再走走,看見荊棘了,認識自己的敗壞了,也認識神的是、神的旨意、和神的見證了。

  我告訴你,他們現在是很豐富了。你會說,「這些以色列人已經這麼屬靈了,應該夠了吧!」不,還有兩個地點等著他們 ── 他備拉和基博羅哈他瓦。他們經過他備拉(神火的審判),到第十三個站口,基博羅哈他瓦,就是貪慾之人的墳墓。前面第一次的軟弱是因著環境,就是在第五站的瑪拉,一切都叫他覺得「苦」,那時他們就活在那樣的環境裡。第二次的軟弱是在汛的曠野,那是因著生活。第一次軟弱是聯於環境,第二次軟弱是聯於生活。這一次,也就是在基博羅哈他瓦,是聯於主的見證。

火的焚燒

  以色列民因艱苦有了怨言和惡語,經歷了神火的審判 ── 他備拉(民十一1~3)。主現在需要為著祂的見證,有一種的顯明。這個見證的顯明,第一個是經過火。民數記十一章一至三節,「眾百姓發怨言,他們的惡語達到耶和華的耳中。耶和華聽見了就怒氣發作,使火在他們中間焚燒,直燒到營的邊界。百姓向摩西哀求,摩西祈求耶和華,火就熄了。那地方便叫他備拉,因為耶和華的火燒在他們中間。」

  弟兄們,你要知道,「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太十二36)我聽過兩個弟兄吵架,一個說,「審判台前見!」另一個就回答,「不必等審判台前,今天就看得出來!」保羅告訴我們,「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林前三13)我們走一走,越走就越屬靈,也越走越像「氣球」── 自我膨漲。「啊,我舊約讀了二十七篇了,新約已經翻爛掉了!」哦,膨漲。所以基督徒走一走,他就需要火來燒一燒。火來了,就把那些雜質,那些不適合建造的材料,通通給它燒掉了!

  燒,常是因為你裡面有個東西是不討神喜悅的。聖經沒有明說到底是什麼東西,只說以色列人開始有怨言,有惡語。怨言、惡語,換句話說,也許是人知道的,也許是人不知道的。怨言就是對神還很客氣,惡語就是對神不客氣了。我們跟隨主,走一走,怨言就來了;走一走,惡語就出來了。「主啊,你不是說,如果我奉獻十分之一,你就加倍的給我嗎?那我奉獻了十分之一,現在錢不夠用了,你知不知道?主啊,你真是神嗎?你如果是神,都顧不了我嗎?」這是怨言。然後又告訴主,「主啊,你再這樣待我,我罷工給你看!」這是惡語啊!人很奇怪,人跟隨主走一走,有個不純淨的東西,在基督之外的東西,在我們身上就慢慢顯出來了。這個時候,這一位神就需要用火來焚燒,把所有的卑情下品,所有不能與神相配的,不能與神相和的,都把它燒掉。有一首詩歌說到:

  燒、燒,哦愛,在我心懷,日夜厲害的燒,
  直至所有其他的愛,燒到無處可找。

  還有一首詩歌說到:
  但願聖火今在我心,就已發旺不休;
  燒掉所有卑情下品,並使高山鎔流。

  所有基督之外其他的愛,所有不是屬於神的,與神不和的,與神不能一致的,你要說,「主啊,都把它燒掉!」連你很會作人,都得燒掉啊!你要知道,你的怨言也得燒,你的惡語也得燒,你的不愉快也得燒,你的愛講笑話也得燒。等你老練的時候,我們的神甚至就像烈火,動不動就來燒你,凡是不和祂一致的,凡是不和祂相配的,凡是攔阻祂的,凡是讓祂不能自由的,凡是與你自己的天然有分的,祂都要出來把它燒掉!

極重的災殃

  不僅這樣,閒雜人為了肉食起貪慾之心,帶進了神極重的災殃,使他們所在之地成了貪慾之人的墳墓 ── 基博羅哈他瓦(民十一4~34)。

  不僅怨言、惡言需要主的燒,閒雜人也要被主顯露。什麼叫作閒雜人?譬如,有一個弟兄是作直銷的,他來到聚會中就是為了作直銷,見了一個姊妹就笑嘻嘻的說,「姊妹,你買一罐維他命吧!」哎呀,這就叫作「閒雜人」!有的弟兄一來,見人就賣保險;有的弟兄一來,東張西望,看哪一個姊妹可以作為對象;還有的人,主日在家裡沒事做,反正也睡懶覺,又沒有地方可去,就來教會聽人唱歌,聽人講道;還有的人是散會時來吃中國飯的,一到主日中午他就出現了。請原諒我說,這些都像是「閒雜人」。這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閒雜人,在民數記中描述的閒雜人又是什麼樣的情形?

  民數記十一章四至六節告訴我們,「他們中間的閒雜人大起貪慾的心,以色列人又哭號說,誰給我們肉吃呢?我們記得在埃及的時候,不花錢就吃魚,也記得有黃瓜、西瓜、韭菜、蔥、蒜。現在我們的心血枯竭了,除這嗎哪以外,在我們眼前並沒有別的東西。」這個時候,閒雜人所要的,已經不再是食物的問題;他們所要的,是調味的問題。弟兄們,要懂這裡不一樣的地方。吃飯是沒有問題的,主永遠不會說,「你想要吃飯,貪心不足,餓死你!」沒有。你要吃飯,主就給你,主刮風叫鵪鶉飛來。但是,我們的難處是「調味」。

  跟隨主的人難處在於「己」,閒雜的人難處在於「調味」。哦,帶領教會不簡單。帶領教會常常會遇到好些閒雜人,都是要「調味」的。他們要替你的信息來調味,「弟兄啊,你的信息如果這樣講,或者那樣講,就好了。」我告訴你,他們差不多都是閒雜人。這不是說,人不可以提建議,建議是很好,但是要小心,貪慾之人是有墳墓的啊!跟隨主的人要注意,跟隨主絕對不能作一個閒雜人。

  還有,閒雜人有一個特點,就是什麼事他都有分,但是什麼事他都不擔;他和你一起熱熱絡絡的,但是他永遠不把自己擺進去。當負責弟兄說,「感謝主,我們要有一場愛筵聚會!」馬上四個姊妹就「復活」了,這個人說,「我會做涼絆的菜」;那個人說,「我會作上海小籠包」;另一個又說,「我的山東饅頭」;還有一個說,「我有陝西鍋魁」,然後四個菜往桌上一擺,四個人都盯在那裡,看誰的菜先被拿光。哦,你要小心,應該好好做愛筵,你會作上海小籠包,就多做幾籠,但是不要平常不聚會,平 常不追求,平常不服事,一到做愛筵才「復活」,等著人稱讚你的包子好吃。哦,我們可不能作「閒雜人」,要作愛主的人,要作跟隨主的人,要作奉獻給主的人,要作與主一致的人!

  教會生活中,不小心,總會有些閒雜人。你說,「我現在懂了,凡是蒙恩半年的都是閒雜人,因為他們不奉獻,他們只聚會,享受冷氣;他們也不做愛筵,他們就來吃有湯的上海小籠包!」不是,不是!小孩都得長,你得給他們時間長啊!倒是我們自己,不可以得救十年了,還是在教會中「晃來晃去」。你記得撒但也是晃來晃去的,「有一天,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那裡來?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伯一6~7)這不是「閒雜人」嗎?

  你要注意,教會生活可不能有閒雜人。如果教會生活有弟兄不夠愛主,要幫助他愛主;有弟兄沒有摸著生命,要幫助他摸著生命;有弟兄不夠追求,要幫助他追求。不要作律法師,不要定罪,在教會生活中定罪是可恥的!在教會生活中,我們沒有定罪,我們沒有律法師,我們都是弟兄姊妹,我們把自己擺在弟兄姊妹中間,幫助每一位聖徒都「不閒雜」。因為遲早教會出問題,就是閒雜人出了問題。請你注意,閒雜人想要吃肉,這是合理的;但是他總想到肉怎麼做才好吃,這就要出難處了。換句話說,為了生活賺錢是可以的,但是一天到晚老想著把生活的品質提高,這就是難處。

  「你現在開 Toyota,那不行,你要開 Lexus 才行!」這就是閒雜人說的話。或者有人說,「你這套西裝真好啊!」你回答說,「不要說了,也就八百美元,不要說了,主預備給我很豐富啊!」你這一說,馬上在教會中就產生五個「閒雜人」 ,都在那裡想,「哪一天我也買一套八百塊錢的西裝!」教會生活中,各種的人都會出來,尤其是閒雜人。這些人不是注重生活,而是注重生活的調味。當他們在汛的曠野,需要吃肉的時候,主給他們鵪鶉,沒有問題;但是,當他們不僅要吃肉,還要吃魚;不僅吃魚,還要吃黃瓜;不僅吃黃瓜,還要吃西瓜;不僅吃西瓜,還要吃蔥和蒜的時候,他們就大起貪慾之心,走進了貪慾之人的墳墓。

  有一個姊妹,年紀不小了,年紀比我還大,她一直跟著一個老姊妹,這個老姊妹是她的姑姑,她們小的時候一塊長大,生活很窮苦。有一天她說,「姑姑啊,我要吃肉。」這位老姊妹是服事主的,很單純的一個姊妹。她回答,「主給我們吃,我們就吃;主不給我們吃,我們就不吃。」哎呀,當這句話轉述給我的時候,我的眼淚就出來了。這就不是閒雜人!我沒有要求,我跟隨主就是這樣!主給我豐富,感謝主;主給我受限制,感謝主。我不是一直想要「調味」,有了汽車,想要更好的汽車;有了更好的汽車,想要最好的汽車。有了房子,要大的房子;有了大的房子,想要最好的房子。弟兄們,這就是閒雜人哪!這就是成為閒雜人的根哪!

  一個人怎麼會成為閒雜人?就是在世界上開始有了貪圖。神給你有衣有食,神給你有住有行,但是你總想問,「在這個行業裡,魚在哪兒?黃瓜、西瓜,韭菜、蔥和蒜在哪兒?」你不要天天想,「我有了Toyota以後,什麼時候可以有 Lexus?有了 Lexus 以後,什麼時候可以有更大的 Lexus?」這就是魚,黃瓜,西瓜,韭菜,蔥和蒜,這六樣調味品。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不知不覺,你向著主的心已經不再那麼單純了。你原來可能是一個愛主的人,如今變成一個閒雜人了。當你「閒雜」的時候,無論主給你多少豐富,你都會覺得不夠;無論主給你多少的帶領,你都不會滿足的。

  弟兄們,跟隨主的人永遠不能走這個路。你要告訴主,「主啊,你所給我的,我已經很滿足了,我不願意再加上其它的調味。你給我豐富一點,我就多享受一點;你給我缺少一點,我就受一點限制。主啊,但願在教會中,永遠不因著我而產生閒雜的人!」

  弟兄們,我們不應該過一個清教徒的生活,但是我們也不需要給人一個感覺,我們可以奢侈。我們所要的,只有主和主的權益。以色列百姓有嗎哪吃,還要吃魚、吃黃瓜、西瓜、韭菜、蔥和蒜,甚至哭號說,「誰給我們肉吃?我們在埃及很好!」(民十一18)這聲音達到了耶和華的耳中。結果肉還在他們牙齒之間,還沒有嚼爛的時候,耶和華的怒氣就向他們發作,用最重的災殃擊殺了他們。那地方便叫作基博羅哈他瓦,就是貪慾之人的墳墓(民十一33~34)。在這裡,他們經過一個審判;而對於會眾來說,他們經過了一個潔淨。這個審判,一面說,不好;一面說,對以色列整個會眾再往前走,就合適的得了潔淨。因為一個享受基督子神帶領的人(第二個十四站),永遠不可能閒雜,一定是專注於主的。求主憐憫我們。求主與我們同在。我們告訴主,「主啊,我們真是願意有這西乃曠野的經歷,我們也願意經過你的焚燒,也叫我們不成為一個閒雜的人,阿們!」(韜)

(2005/5/7am 克里夫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