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民數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42站口-第一篇 長到基督長成的身量-長成拿細耳人

第一篇 長到基督長成的身量

── 長成拿細耳人

民數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神、人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民數記是描述神的選民在曠野飄泊為神的見證站住,為神的權益爭戰的一卷書。在過程裡,一面神見證祂是耶和華神,是信實的大能者;另一面祂也暴露祂選民各面的軟弱,叫他們能因著認識神,認識神的心意,認識神的會眾,也認識自己,而得著成長,至終長到屬靈的爭戰裡,長出與神合併,有能力來得神應許之地。一面說,民數記中滿了事例,來鼓勵、幫助、警告我們;另一面說,民數記中滿了站口,來描述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所必須有的經歷。

  你要注意,神在你身上暴露的工作,一定有四面的結果:我認識神了,我認識神的心意了,我認識神的會眾了,就是教會,我也認識我自己了。因著這些認識,你就得著成長。什麼叫屬靈的成長呢?屬靈的成長是生命的事,生命成長的顯明完全是認識的事。舉一個例子,一個城裡的人長到十八歲,一個鄉下的人也長到十八歲,就外面看,個頭兒一樣的大,人也完全像個大人,但是在鄉下的沒有什麼認識,在城裡的就有一些認識。雖然生命是一樣的,但是生命的顯明,生命的運作,又完全不一樣,因為他們的認識不一樣。我有一個小孫女,十九個月,你把她抱緊一點,她不高興,她不哭,她會先講「cry」,意思是你再惹我一下,我哭給你看!啊,怎麼會這樣?這麼個小孩,怎麼會這麼聰明?怎麼會想到先講一個警告的話「cry」,叫父母小心在意?後來我想想,因為她的「認識」多。你要知道,生命的成長和認識是絕對相關的。生命一直不斷的長,一直不斷的有度量,而這個生命和在生命度量裡而有的運行和運作,卻是聯於認識的。

  我們能認識神,認識神的心意,認識神的會眾,也認識自己,結果我們的生命就長了,長到屬靈的爭戰,長出與神的合併,有能力來得神的應許之地。一面說,民數記中滿了事例,來鼓勵、幫助、警告我們,一件一件的事例都是為著我們的;另一面說,民數記中滿了站口,每一個站口都有一個特殊的屬靈意義。四十二個站口就好像主耶穌的列祖是四十二代,分作三個十四代,這四十二代的列祖是有它特別的意義的。民數記中滿了站口,這四十二個站口是來描述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所必須有的經歷。你要注意,第一站是從哪兒開始呢?從蘭塞開始。我們從蘭塞起行以後,要經過四十二個站口,一直到約旦河邊,面對耶利哥城,然後就預備進到美地裡去,那就是約書亞記。這一次我們主要就是說到四十二個站口。但是,我們若不是一個奉獻的、跟隨主的人,也不是一個把自己信託給主的人,我們大概過不了這些站口。所以在說到站口之前,我們要先作一個奉獻的人 ── 拿細耳人。我們要先長成拿細耳人。

認識自己的本相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吩咐以色列人使一切長大痲瘋的,患漏症的,並因死屍不潔淨的,都出營外去。無論男女,都要使他們出到營外,免得污穢他們的營,這營是我所住的。」(民五1~3)我們是誰呢?我們的名字叫大痲瘋,我們的疾病是漏症,我們這個人是因死亡而不潔。哎呀!你看聖經很有意思。患大痲瘋的,患漏症的,因死屍而不潔淨的,都要到營外去,他們和神的見證都是無分無關的。

  為什麼要說這三個東西呢?大痲瘋是裡面的所是,漏症是外面的活出,死亡不潔是環境的紛擾。人裡面有毛病,什麼毛病?大痲瘋。大痲瘋的長處就是人看不見。大痲瘋不發作,跟常人一樣,完全看不出他裡面有病。中國人有句話說,「日久見人心」;神也要說,「日久見痲瘋心」。每一個人都是有大痲瘋的,不潔淨的,會傳染的,自殘的。長大痲瘋到後來,他的眼睛會瞎,他是自殘的。這個病是一個糟蹋賤殘自己的病。每一個人活在地上,就算沒有長屬靈的大痲瘋,沒有長肉體大痲瘋,也是在大痲瘋的原則裡。你要知道,人哪,裡面是有大麻瘋的。

  人也是患漏症的。漏症就是生命會從我們身上漏出去。人越年輕的時候,生命越豐盛;越老的時候,生命越衰殘。不僅這樣,我們是因死亡不潔淨的。環繞我們的都是死亡。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是什麼事,好的,壞的;叫人鼓舞的,叫人沮喪的;是教育你的,或是傷害你的;原則都是一個,死亡。環繞你的都是死亡。弟兄們要認識,「主啊,我是怎樣一個人呢?就著我裡面來說,我是一個有大麻瘋的人;就著我的活出來說,我是患漏症的;就著我的環境來說,我的四面都是死亡的,叫我不能有分於神的營。」

承認所犯的罪

  現在我們怎麼蒙恩呢?

  我們要承認所犯的罪。民數記五章五至七節說,「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人說,無論男女,若犯了人所常犯的罪,以至干犯耶和華,那人就有了罪。他要承認所犯的罪……」弟兄姊妹,你要承認你所犯的罪。你說,「我沒有罪!」當你說「我沒有罪」的時候,你的罪又加了一條,就是有罪而不承認罪。你要知道,每一個人都有罪,你有罪,我有罪,你若站起來看一看,你會看見一大堆的罪人!我們都得承認我們所犯的罪。

  我們不僅把自己歸給主,也要成為一個有特別奉獻的人 ── 將虧負人的如數賠還,另加五分之一。民數記五章七節,「……將所虧負人的,如數賠還;另外加上五分之一,也歸與所虧負的人。」換句話說,我為著主,我願意多擺上一點,將虧負人的如數賠還。我欠了誰就還給他,還要加上五分之一。我的確願意徹底的認我的罪。我想到什麼罪,我領會到什麼罪,主,我都願意向你承認。

  同時,活在主的救贖裡,也在教會生活中活出主復活的實際 ── 獻上贖罪的公羊(祭物),也要有歸祭司的禮物(舉祭)。民數記五章八至十節,「那人若沒有親屬可受所賠還的,那所賠還的就要歸與服事耶和華的祭司,至於那為他贖罪的公羊是在外。以色列人一切的聖物中,所奉給祭司的舉祭,都要歸與祭司。各人所分別為聖的物,無論是什麼都要歸給祭司。」獻上贖罪的公羊作祭物,就是活在主的救贖裡;有歸祭司的禮物作舉祭,就是要活在升天的復活裡。「舉」就是指「升天」。我們要活在升天的復活裡。我們不僅活在主的救贖裡,我們也活在主升天的復活裡。

經過貞潔的試驗

  你現在得救了,得救以後,就要來跟隨主。我們在跟隨主的路途上,不斷的經過主的試驗,來見證我們的貞潔。民數記五章十一至三十一節這一段是描寫試驗婦人的貞潔。耶和華要摩西曉諭以色列人,若是懷疑妻子有邪行得罪他丈夫,有一個用苦水試驗的方法。跟隨主是很有意思的事,主說:「你愛不愛我?」我們大家都說:「愛呀!」
  「你是真愛?假愛?」
  「真愛呀!」
  「是真的嗎?」
  「應該是真的!」
  「那我來試驗、試驗你。」

  五章十一至二十八節這一段,事實上就是我們一生的經歷。我告訴弟兄,在我愛主的這五十多年,常常主會來試試我,你到底向我貞潔不貞潔?

  怎麼來試驗呢?祭司要把聖水盛在瓦器裡,又從帳幕的地上取點塵土放在水中(民五17),給這受試驗的婦人喝。祭司手裡拿著致咒詛的苦水,要叫婦人起誓,對她說,若沒有人與你行淫,也未曾背著丈夫作污穢的事,你就免受這致咒詛苦水的災。你若背著丈夫,行了污穢的事,在你丈夫以外有人與你行淫,願耶和華叫你大腿消瘦,肚腹發脹。若婦人沒有被玷污,卻是清潔的,就要免受這災,且要懷孕。這受試驗的婦人就是我們。我們在主之外若有其他的貪戀,就是不貞潔。這個時候,神聖的生命不能再成為我們的享受,這就是水變苦了;神聖的豐富不能再給我們消化,這就是肚腹發脹;神聖的能力不能再給我們取用,這就是大腿消瘦。

  水變苦,就是沒有味道。聚會沒有味道,讀經沒有味道,禱告沒有味道。然後肚腹發脹。苦水喝下去以後,神聖的豐富不能給我們消化,就是肚腹發脹。肚腹發脹,就是肚子脹氣,叫人不舒服,也不能消化。你有沒有注意,有時你讀一本屬靈的書,你就覺得肚腹發脹。其實書沒有問題,可是你拚命怪書,怪作者寫得不好。不,是你向主不是那麼貞潔,一邊看書一邊想賺錢,一邊看書一邊想事業,一邊看書一邊想家庭。我告訴你,人很麻煩!當你不知不覺在想這些事的時候,屬靈的事經過你,不知道為什麼,它不能進來。屬靈的事不能進來以後,我們就有三大「武功」顯示出來,第一個就是怪講道的,第二個就是罵長老,第三個就是責備帶你信主的人。你要知道,是因為你自己不乾淨,所以你才肚子發脹,怪別人作什麼?你自己不乾淨,不好好追求,不單純愛主,你喝下去的水,當然叫你肚子發脹,怪別人作什麼?要怪自己啊!最後就是大腿消瘦。

  聖經說,我要來試驗你,看你向我到底是不是貞潔的?我給你一點水喝,這水很有意思,水原則上是預表靈,但它裡面加點塵土。換句話說,主興起一些環境,是聖靈做的,又是藉著地上的事物來做的。你喝了這水之後,也就是環境來試驗你之後,第一個,你就覺得教會生活苦啊!你抱怨這個聚會不好,那個聚會不好,就是水變苦了。聚會中你聽完道以後,覺得沒有意思,就是肚子發脹。聚完會回去以後,不願意跟隨主,就是大腿消瘦。

  哎呀!你要注意,主來試驗你向祂貞潔不貞潔,第一個是問你,水苦不苦啊?你說,「哎,這個教會聚會苦啊!」這就是水變苦了。第二個是問你,肚腹脹不脹啊?你說,「,哎呀,我聽了這麼多,肚子發脹了。」第三是問你,大腿瘦不瘦啊?你說,「哎喲,我實在走不動了!」這就是大腿消瘦。大腿消瘦的人不能跟隨主。哦,聖經真有意思!主怎麼來試驗呢?神聖的生命不能再成為我們的享受 ── 水變苦了。神聖的豐富不能再給我們消化 ── 肚腹發脹。神聖的能力不能再給我們取用 ── 大腿消瘦。

  感謝主,我們這一生常常有這個經歷。你不要以為,這是那壞透的人才有的,不,好透的人也有。什麼時候我們不要主了,在主之外有貪戀了,不以主為目標了,不以主為中心了,這些事都會生發出來。出來以後,我們要認罪,要告訴主,「主啊,你赦免我,無論如何,我還是一個願意愛你的人!」若是我們清潔,我們就能享受生養之福,就要「懷孕」了。真好!若是清潔的,這個婦人就要懷孕,我們就能結果子了。

離俗作拿細耳人

  你得救了,你也有一點心來跟隨主了,至終,主願意我們長成一個全然奉獻,與神一致的人。這個奉獻與神一致的人,就叫作離俗歸神的拿細耳人。民數記六章一至二十一節描述有一班自願奉獻的人,叫作拿細耳人。「拿細耳」這個字有「歸主」的意思。我要作一個離俗,也歸於主的拿細耳人。你怎樣來歸主呢?在地位上,你成為完全歸主的人,你是拿細耳人。在生活上,你成為一個遠離屬地享受的人,遠離清酒和濃酒。在心志上,你成為一個無所求的人 ── 不吃鮮葡萄和乾葡萄在運作上,你成為一個聖潔有能力的人 ── 不用剃頭刀剃頭,而由髮綹長長。在見證上,你成為一個完全聖別的人 ── 不接近死屍,即或是自己的親屬。若偶然接近死亡,要認罪(贖罪祭),要奉獻(燔祭),也要從主那裡重新得力(在潔淨的日子剃頭)。

  你不要說,「哇!這跟隨主太苦了,」這只有離俗,你將來還可以回來的,回來後還可以喝酒(民六20),所以也不要太難過。但是,每一個基督徒總得有幾年,總得有一段時間,是作一個離俗的人,也就是作一個拿細耳人。人看見你,人會說,「你真是特別!」我記得我剛剛得救的時候,真特別,說每一句話都很小心,更不要說看電影了,連電影廣告也不敢看。我告訴你,這個人,他離俗了。

── 在生活上

  離俗以後,他在生活上就成為遠離屬地享受的人,他沒有清酒,他也沒有濃酒。換句話說,他不發大財,他也不賺小錢。他沒有熱烈的、沈醉的物質享受,甚至他沒有簡單的物質享受。他這人完全聯於主了。「主啊,我就是願意這樣作一個跟隨你的人!」弟兄們哪,我想和弟兄們這麼說,跟隨主是很羅曼蒂克啊!祂先會告訴你,什麼都不能要,後來告訴你,全部都是你的。現在我們說的拿細耳人就是在「什麼都不能要」的階段。拿耳細人,清酒也不可以喝,濃酒也不可以喝;不僅不可以厲害的享受世界,連讀本小說都得小心謹慎啊。

── 在心志上

  拿細耳人是在心志上成為一個一無所求的人。我要怎麼活呢?我要活一個無所求的人,我不求取任何可以叫人享受,叫人「發酵」的東西。我不吃新鮮的葡萄,我也不吃乾葡萄。新鮮的葡萄,乾葡萄,我都不要,所有在地上會發酵的事物,我都不願意取用,我也都不願意享受。這個時間要過多久呢?聖經上沒有說。若是離俗歸神二十四小時,就太好辦了;離俗歸神三個月,我看也過得去;離俗歸神三年,稍微痛苦了一點。但是你注意,聖經沒有說到底多久,是因為什麼呢?是要叫你成長!

  現代人很重視健康,鼓勵人要節制飲食,不要吃太多。剛開始會不太習慣,覺得肚子不飽,等你吃少一點以後,就覺得食物不是那麼可愛了。慢慢的,節制飲食就成為你的一部份了。你第一次稍微吃少一點,感到很痛苦,但你不斷的操練,不斷的操練,它就成為你了。到後來食物擺在那裡,你總懂得吃到哪裡對你的身體最好。當你懂得如何享受食物,又不摧殘你的身體的時候,那就是離俗的日子滿了。屬靈的事也是一樣。你剛跟隨主時,主說這個不能要,那個不能要,你也覺得這有點特別,好像基督徒什麼都不能做,等到後來,什麼都到你手裡來,卻不影響你了。什麼叫電影,什麼叫小說……都到你手裡來了。因為什麼呢?你離俗過!你離俗歸主的日子滿了以後,這些東西都成了你的享受,而不再成為你的世界。

  拿細耳人活在離俗未滿的時期中,所以日子比較特別一點。他沒有清酒濃酒的享受,他也沒有任何發酵可以使人產生興奮的事物。這些他都沒有追求。人說賺多少錢的事,他眼睛也不會亮的;人說哪裡有獎助學金,他也不會心動;人說哪裡有教授的職位,他也無所謂。為什麼呢?因為他沒有葡萄。他沒有新鮮的葡萄,也沒有乾葡萄,任何的東西都不能吸引他。

── 在運作上

  拿細耳人在運作上是成為一個聖潔有能的人,他不用剃頭刀剃頭,而由髮綹長長。在聖經上,頭髮表徵人的能力,要讓神的能力在你的身上能夠生長。你要注意,神的能力的構成和顯出,是和你的生活成正比的。一個愛世界的人,愛錢財的人,愛地位的人,愛世俗享受的人,這樣的人是不可能有能力的。但是當你遠離屬地的享受,不再有屬世的追求,在地上也無所求的時候,你的生活就聖潔了。這個時候,基督 ── 屬神的能力,是很自然的從你的身上活出來的。這個時候,你就成為一個聖潔有能的人。你不用剃頭刀剃頭,而由你的髮綹長長。

  你知不知道,哈佛大學是作什麼的?剃頭的!柏克萊大學是作什麼的?剃頭的!台灣大學是作什麼的?剃頭的!你不要以為這是小事啊。許多的大學,許多的公司,都等著供給你一個位子,然後剃掉你的頭髮。但是一個拿細耳人,一個聖潔有能的人,他是不讓人來剃他的頭髮的。今天世上有許多的機會,都是要來給人剃頭用的。剃頭師傅的剃頭刀都擺好了,旁邊放一大堆美金,告訴你說,「你只要讓我剃頭,這錢都是你的!」人會想,剃頭也沒有什麼不對;但是一個拿細耳人就不剃這個頭,他寧可放棄一切大好的機會,為著好好的來服事主。我告訴你,那一個奉獻是叫人感動的。你要知道,這一個就是不剃頭。不剃頭,他就成為一個有能力的人了。

── 在見證上

  在見證上,拿細耳人是成為一個聖別的人。他如何聖別呢?第一,他不能接近屍首。即或是自己的親屬死亡,在這段離俗的日子中,他都不能接近。第二,如果他偶然接近死亡,他就要獻祭。有的時候,你不接近死亡,死亡自己會找你。若是死亡到你身邊來,或是你偶然接近死亡,你就要認罪 ── 贖罪祭,要奉獻 ── 燔祭,也要從主那裡重新得力 ── 在潔淨的日子剃頭。民數記六章九節、十二節,「若在他旁邊忽然有人死了,以致沾染了他離俗的頭,他要在第七日得潔淨的時候剃頭。……他要另選離俗歸耶和華的日子,……先前的日子要歸徒然。」受玷污過了七天以後,你要再一次剃你的頭,因為以前的日子不算了,要重新來過,重新跟隨主。

  我告訴你,一個人到這個時候,他的確是屬靈的。第一,我是一個拿細耳人;第二,我清酒濃酒都不喝;第三,我不吃鮮葡萄和乾葡萄,我不僅不接觸刺激我的事物,連它的根源我也不摸了;第四,我不用剃頭刀剃頭,我把一切都丟棄了,好叫基督的能力來覆庇我,叫我作一個見證基督能力的人;第五,我要小心,不接觸死亡。你看一步比一步深,一步比一步不容易。同時,你只要一接觸死亡,你還得重新來過。

  即使你不願意接近死亡,死屍也會自然的倒在你身邊。「他旁邊忽然有人死了」,有人突然間死在你旁邊了。真不可思議。一般人不常見到這種事,但是拿細耳人常常見到。你只要跟隨主,死亡就會來倒在你身邊。死亡還不是你故意的去接近的。一個同學,一個鄰居,往你家裡一坐,張家長李家短,講完以後,沒有犯一樣罪,沒有偷一件東西,沒有做一件壞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講完以後,你裡面非常的發死,這就是死亡倒在你身邊了。這個時候,你要認罪,你要說,「主啊,我願意再愛你!求你赦免我,我愛你!」然後你要奉獻,「主啊,我是你的,我是一個燔祭!」你也要在合適的時候,重新再來得著力量!

長成一個滿有構成的人

  你有了前面那些經歷之後,你就能長成一個滿有構成的人。那些經歷到底要多久,聖經上沒有說。換句話說,這是你的心願。有的人跟主說三個月,有的人跟主說三年,無論如何,每一個跟隨主的人,都要有這麼一段叫人看起來有點「不正常」的經歷。每一個跟隨主的人都需要有這麼一段時間才好。今天我們的難處就是,每一步路都給自己計畫好了,永遠沒有離俗過;就算離俗了,日子也沒有滿。離俗的日子沒有滿,人就永遠長不好。一個真正要過四十二個站口的人,一定要先認識:我必須是一個拿細耳人。你要成為一個拿細耳人,你就要離俗。我們的難處,就是每一個人都不肯拿一段時間來作離俗歸主的人,所以就沒有下面這一段 ── 長成一個滿有構成的人。

滿了離俗的日子

  民數記六章十三至二十一節,描述一個拿細耳人滿了離俗的日子之後,而有的條例。什麼是滿了離俗的日子?你宣告見證,你長出實際了,你就滿了離俗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你能夠說,「在我的身上有成長,在我的身上有構成,在我的身上有基督的豐富,在我的身上有真理的裝備,在我的身上有生命的認識,在我的身上有豐富的經歷,在我的身上有運作的能力。」因為什麼?「因為我離俗的時候,我追求了這些。這些豐富,這些經歷,這些裝備,這些認識,都成為我的構成了!」

── 獻上供物

  這個時候,「人要領他到會幕門口」。你離俗的日子滿了,你就要到會幕的門口去。換句話說,你要到教會生活裡來,享受一切。

  「他要將供物奉給耶和華」(民六14)。他要取用主作他各面活出的實際 ── 供物。主與他,他與主,聯調起來,活出一個實際來。他的一生成了歸主成灰的一生 ── 燔祭。以「一隻沒有殘疾一歲的公羊羔,作燔祭。」(民六14)說到燔祭,你不要怕,以為一生就成灰了,就完全消失了。不,我成灰了五十年了,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我活得好好的,但是我也知道,我成灰了。不是成灰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也不是什麼都有,就沒有成灰。一個越愛主的人,在他各面的經歷裡,他都能說,「主啊,我這一生是成灰的一生。因為是成灰的一生,所以我是一個燔祭。」

  以「一隻沒有殘疾一歲的母羊羔,作贖罪祭,和一隻沒有殘疾的公綿羊,作平安祭,並一筐子無調油的細麵餅,與抹油的無薄餅,並同獻的素祭,和奠祭。」(民六14~15)奉給耶和華的供物中,除了燔祭,還有素祭,奠祭,贖罪祭和平安祭。在屬靈的應用上,就是說,即或他也會被軟弱所勝(不要以為成熟的人沒有軟弱),他仍然滿有基督人性美德的活出 ── 所以他是一個素祭。他這個人不僅有燔祭,他這個人也有素祭。他也向主有完全的澆奠,他是個奠祭。他也享受主來作他的救贖,他有贖罪祭。最終,他得著神聖的平安,他有平安祭。你想想看,一個人離俗的日子滿了以後,他整個人變得何等的豐富!他有平安祭,他有贖罪祭,他有素祭,他也有奠祭。他這個人是這樣完全的活在主面前。

── 剃離俗的頭

  民數記六章十八節,「拿細耳人會幕門口剃離俗的頭,把離俗頭上的髮,放在平安祭的火上。」把離俗的髮放在平安祭的火上,就是他不住在以往的得勝裡,好叫他天天取用神聖屬天平安的實際。這麼多年來,他留了很長的頭髮,但他不能住在那裡,他要天天取用神聖屬天平安的實際,把離俗頭上的髮放在平安祭的火上。這是我們要學習的。

  比如說,我跟隨主五十年了,我告訴你,我別的沒有,我的「頭髮」長了五十年,真長。但是有一點,當我要來服事教會,為主說話的時候,我就得把它剪下來,把它燒掉,重新再來長。真有意思。你不能靠昨天的頭髮,你不能住在以往的得勝裡。你不能說,「三十年前我傳福音的時候,三個人就有一個人得救的,阿們!」你注意,人喜歡活在歷史裡,但是主喜歡你活在今天。你有了那麼多的學習,你有了那麼多的成長,你也有了很多的能力,現在你要把你的學習,把你的成長,把你的能力,都剪下來放在平安祭上。換句話說,當你這樣奉獻的時候,主是平安的,主太滿足了,而你也是平安的,因為你知道你的能力現在不再是在於頭髮,你的能力乃是在於主的自己。你能聯於主了!拿細耳人是這樣把他的頭髮放在平安祭上,然後在屬天的實際裡,來過教會生活。

── 獻搖的胸,舉的腿

  民數記六章十九至二十節,「他剃了以後,祭司就要取那已煮的公羊一條前腿,又從筐子裡取一個無酵餅,和一個無酵薄餅,都放在他手上。祭司要拿這些作為搖祭,在耶和華面前搖一搖,這與所搖的胸,所舉的腿,同為聖物歸給祭司,同為聖物歸給祭司。」祭司把公羊的一條前腿取作搖祭。前腿不只是前面的一隻腿,而是前面那一半,包括胸和腿。公羊前面那一半,包括前面那一隻腿和前面的胸,都叫做前腿。祭司把前腿作搖祭。什麼叫搖祭?就是把這個腿舉起來搖一搖,就叫做搖祭。拿細耳人剃髮了以後,祭司就要把前腿舉起來搖一搖。所以這裡有搖的胸和舉的腿。

  搖的胸是什麼呢?搖的胸表明與主同住諸天界裡在復活裡的行動,說出我們這些信徒與主的同行。許多人頂多就是與主同打算,告訴主說,「主啊,我博士學位要讀到了,下一步你要帶我做什麼?你要帶我到哪一個大學去?你要在哪裡給我開路啊?」這叫與主同打算。如果主不開路?他就抱怨了,「主啊,我已經禱告很久了,你還沒有聽我禱告,你是聾了,還是瞎了,還是沒有能力了?」抱怨以後,主也許就給他一個職業。這個時候,他又說,「主啊,感謝讚美你,你聽了我的禱告,你現在終於給我一個職業,我很快樂,我要去上班了。」你要注意,這就是沒有出息的人,做了一個沒有出息的禱告。他又起來作見證,「感謝主,主是大能的,主是開門的,我畢業很久找不到事,我禱告再禱告,終於在阿拉斯加找到一個職業,我要去餵魚了,感謝主啊!」他不是說,「神啊,你要做什麼,我跟你一塊去!神啊,你要達到什麼,我和你一起勞苦!神啊,你的經輪是什麼,我和你一同運作!」他不是這一種人。這還是「好」基督徒,有些「壞」基督徒一生沒有禱告過,從得救那一天以後就沒再禱告過。我告訴你,就是好基督徒也分兩種,有一種是與主同打算的,有一種是主同行動的。哦,主是要得著一班與祂同行動的人!

  舉的腿表明與主同行時屬天實際裡的復活大能。弟兄姊妹,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我活了七十歲,我這一生活得真有意義。你知道我在哪兒活? 我在天上活。你說,「你不是在地上嗎?」我是在地上。「那你怎麼活在天上?」因為就是這裡所說的搖祭和舉祭。不要以為這件事很難懂。你看羊走路,牠的腿一蹬,力氣就來了。舉祭所舉的就是這個腿。舉的腿表示我們的主耶穌,就是我們相信的這一位主耶穌,祂不僅被釘死了,祂也被埋葬了,祂又從死裡復活了。祂復活以後,就帶著一個愛的胸懷和愛的心腸,來到我們中間,也就是教會中間。主的胸,是一個愛的胸懷或者愛的心腸。愛的心腸是用復活的大能來支撐的,而復活的大能所支撐的,又是一個愛的心腸。弟兄姊妹,我告訴你,我們的一生就是這樣的美妙。不錯,我們完全是個人,但是我告訴你,我們過的卻是屬天的生活,因為今天我們是活在搖祭和舉祭的原則裡。是舉祭叫我們不斷的有能力,是搖祭叫我們成為一個充滿愛,能與神同行、同心、同心意、同勞苦的人。

  我再說,搖的胸是說出拿細耳人在復活裡的行動,舉的腿是說出他有復活的大能。即使他因著主的緣故放棄一個很好的職業,你從他的臉上也找不出一絲的掛慮。你問他:「你放棄這個機會,你就沒有職業了,你預備做什麼呢?」
  「我不知道。」
  「你遇到難處要怎麼辦呢?」
  「我不在乎。」

  哎,你看見他那快樂的神情,你真會覺得這個人好像不在地上,是在天上。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告訴你,這就是搖的胸和舉的腿。哦弟兄姊妹,你要知道,基督徒身上有個能力是沒有信耶穌的人永遠都不領會的。為什麼他們這麼快樂?為什麼他們這麼有把握?為什麼他們生活這麼充實?為什麼他們活得有意義?為什麼他們充滿盼望?因為他們裡面有個復活的大能!他們是住在天的境界裡面。我告訴你,我給你保證,主一定給他一個職業。我怎能保證呢?因為神從來沒有虧待過人。弟兄們,你把你這一生看一看,你就知道,主從來沒有虧待過你!

── 獻無酵餅和無酵薄餅

  不僅這樣,一個拿細耳人屬天的實際是見證在人性美德的活出裡 ── 與一個無酵餅和無酵薄餅同獻(民六19)。什麼叫人性的美德?事實上,我們要認識,凡是人都不像人。為什麼呢?因為人都墮落過。人墮落過,所以裡面就有貪婪,裡面就有嫉妒,裡面就有紛爭,裡面甚至於有強暴。人的裡面有很多不健康的東西構成在他的身上,你不能去刺激他,你一去刺激他,問題就出來了。但是,主耶穌來了,主耶穌是人中之人。為什麼主耶穌是人中之人?因為主耶穌沒有罪,在祂原不知罪!主耶穌沒有罪,所以祂在地上活的時候,祂把一個人性的美德活出來了。祂愛祂的仇敵,祂為逼迫祂的人禱告,祂把整個人傾倒出來,為著別人的益處……祂更是在復活裡成了我們的救主,住到我們的裡面來!你要知道,我們是有主耶穌住在裡面的人。主耶穌住到我們裡面,從我們身上就有人性的美德可以活出來了。我們也可以愛人,我們也可以沒有怨尤,我們也可以從主接受一切事物。這個時候,我們就是祭司為拿細耳人所獻上的無酵餅,和無酵薄餅。

  無酵餅,根據我判斷,很可能就是我們所說的bagel(圓型的硬麵包,中間有一個洞)。bagel 本身是無酵的。無酵薄餅,很可能也就是英文所說的waffle,一格一格的,中間卻是空的。無酵餅是穿刺的餅,表明他一生是交通於基督苦難的一生。主如何受苦,他的一生就交通在祂的苦難裡。無酵薄餅是中空的,表明祂有在耶穌的人性裡各面經歷的豐富,使他便捷的成為主和眾聖徒的享受。

── 可以喝酒

  「然後拿細耳人可以喝酒」(民六20)。他頂自然的過神人的生活,是向什麼樣的人就成為那樣的人(林前九20~22)── 可以喝酒。他現在是神人,他是一個裡面有神的人。因為他是人,裡面有神,他經過了一段離俗歸主的日子,就得著了一種的構成。這個構成現在叫他頂自然過神人的生活。是什麼樣的神人生活?他向什麼樣的人就成為那樣的人,意思是他可以喝酒。這個時候,拿細耳人可以喝酒了。

  什麼叫可以喝酒?就是我見著你,你不是我的刺激。我向著什麼樣的人,就是什麼樣的人。使徒保羅說,「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林前九20,22)我們這個人的難處,就是我們是有揀選的。作教授的喜歡做教授的,打工的喜歡打工的,青年人喜歡青年人,老年人喜歡老年人……。你要知道,一個人經過一些屬靈的學習以後,在他的身上就有個東西出來了,他可以見證,他向什麼樣的人就成為那樣的人。

  他要說,「我是誰呢?我是聯於教會的,所以在我滿了離俗的日子時,我是來到會幕的門口。我這一生是奉獻給主的一生,因為是奉獻給主的,我就是燔祭。我沒有什麼是為著我的,所有我的一切都是為著主的。在我的身上,在我的生活裡,有素祭,有奠祭,有贖罪祭,有平安祭。我不依靠我以往的能力,我所以往得著的豐富;以往我得著的看見,我都願意把它放到一邊去。在我過教會生活的時候,我也不斷的成為教會生活中的搖祭和舉祭,能在屬天的境界裡來運作。同時我這個人在弟兄中又是一個穿刺的無酵餅。我在教會中是個無酵餅,我在教會中也是個中空的無酵薄餅。因為我是無酵餅,我是穿刺的;因為我是穿刺的 ── 說句不好聽的話,誰都可以欺負我;說句好聽的話,我交通於基督的苦難。不僅這樣,我又是中空的無酵薄餅。我是薄薄的餅,誰都可以很便捷的來享受我,我也是形狀上有一格一格的餅,有很豐富的經歷,一層一層的,一格一格的,來成為眾人的享受!」這個時候,他就很自然的過神人的生活,向什麼樣的人就成為那樣的人 ── 可以喝酒了。

  弟兄啊,可以喝酒,絕不是拿一杯酒來喝;乃是說,他活在世人中間,他和世人好像是一樣,卻又是完全分別出來。有一天,我在飛機上,有個人同我談話,談話中他就覺得我身上的知識很多,大概讀的書也很多,見識也很高,就問我一個問題,「你從哪兒來?」我說,克里夫蘭。他說,「你在開玩笑嗎!」 換句話說,克里夫蘭怎麼會出你這麼一個人!不錯,在克里夫蘭這一個平凡的城巿中,有一個被主分別出來,為著教會的人!我們要注意,我們跟人在一起,不該讓人覺得我們是個清教徒,故意顯得很特殊,不!我們是很自然的活在人中間。你和人談,別人也和你談,別人只覺得這個人的生活有價值,這個人的存在有意義,這個人的人生有味道。然後你告訴他,「我所以有價值,是因為我有了主耶穌基督!」

帶進三一神的祝福

  末了,神的眾兒女要因著拿細耳人蒙福。民數記六章二十四至二十六節,「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祂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這段話啟示了三一神的祝福。神的兒女要因著拿細耳人蒙三一神的祝福。我們是神的兒女。我們得著父神的祝福 ── 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我們得著子神的面光,見證祂的同在 ── 願耶和華使祂的臉(face)光照你,賜恩給你。我們也得著靈神的扶持和引領 ── 願耶和華向你仰臉(countenance),賜你平安。這是說,願耶和華吸引你,叫你能在靈裡看見祂的所是。弟兄姊妹,今天主在眾地方教會中需要得著一班拿細耳人,來為著祂的見證!(韜)

(2005/5/6am 克里夫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