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摩西─一個承當神聖託付的神人─第十三篇 用金耳環鑄造金牛犢

摩西一個承當神聖託付的神人

 

第十三篇  用金耳環鑄造金牛犢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四十天的試驗

       

        在神對摩西說了許多關於如何建造會幕的話之後,祂又再一次重複一些很關鍵性的東西。「你要吩咐以色列人說:『你們務要守我的安息日;因為這是你我之間世世代代的證據,」(出卅一13上)當神說完了話,要作結論時,祂的話很簡單:你的一生都要守安息日。在舊約裡,安息日是一天;在新約裡,安息日是一個實際。請你記得,在你整個基督徒的生活裡,要有安息,因為基督是在復活裡,祂是安息日的主。你有主就有安息。任何時候你努力掙扎、轉來轉去、坐立難安時,你就是失去了安息,你失去了主的同在。

 

        「耶和華在西奈山和摩西說完了話,就把兩塊法版交給他,是神用指頭寫的石版。」(出卅一18)很可惜這兩塊法版今天找不到了。我真想看看神寫的字怎麼樣。我相信以神所有的能力、智慧和豐富,祂寫的字一定很耐看、很有深度。「百姓見摩西遲延不下山」(出卅二1上)四十天。摩西在山上四十天。「四十」是個試驗的數字。以色列民在曠野漂流四十年,主耶穌在曠野受撒旦試誘四十天。所以聖經裡的「四十」是個試驗的數字。當摩西在山上時,以色列百姓被擺在試驗裡。他們聚集到亞倫那裡,因為那是摩西吩咐的。他曾說,你們若有任何事,就去找亞倫──亞倫的確也曾經跟摩西一起見過神。「大家聚集到亞倫那裡,對他說:『起來!為我們做神像,』」(出1中)這裡的「神像」有的版本是單數,有的是複數。就我的領會,當時以色列人的看見沒有那麼高,他們並不認識宇宙中只有一位獨一的神,對他們而言,只要是能帶領他們的就好了。

 

        「可以在我們前面引路;因為領我們出埃及地的那個摩西,我們不知道他遭了什麼事。」(出卅二1下)這樣的話是不是叫人不寒而慄呢?這算什麼?這一個人來到你們中間,把他的性命都給了你們,為你們爭戰,在法老面前多次出生入死(事實上,任何時候摩西去見法老,法老都有可能生氣,立刻叫人殺了他,一切就都結束了。今天我們來看整件,我們可以說是神與他同在;但當時對摩西來說,他可是要指著自己的頸項對神說:「神啊!憐憫哪!保守我的腦袋呀!我要進去跟法老談啦!」)然後他領百姓出埃及,一路與他們在一起,又謙和又忍耐。但你看看現在他們說到摩西時的口氣:「因為領我們出埃及地的那個摩西,我們不知道他遭了什麼事。」

 

建造會幕的金子用在自己的耳朵上

 

        亞倫完全被百姓打敗了。許多時候,長老們也弄不過聖徒,大家只要爭鬧、要求一下,長老就投降了。這就是亞倫。他對他們說:你們去摘下你們妻子、兒女耳上的金環,拿來給我。」(出卅二2)他們這些首飾哪裡來的?從埃及人那裡得來的。你還記得嗎?當摩西問神:「你是誰」時,神回答:「我是那我是。」然後祂說了五件事,最後一項乃是:我是那一位供應你們所有豐富的神,好叫你們可以用這一切的豐富(包括埃及人所提供的金銀飾品),來事奉我。但結果他們把這些豐富放到自己的耳朵上了!所有的金子都應當用來建造會幕,因為會幕裡所有的東西都要用到金──有的是外面包金,有的則是全部純金。會幕的建造需要大量的金子。所以在離開埃及時,神曾允許百姓從埃及人那裡取得他們的金銀珠寶,好叫他們能有材料建造會幕。他們得了這一切的豐富,卻用在自己的耳朵上,為要增加自己的美麗。

 

        我這一生有個遺憾,就是我從來沒有一張自己的名片。我拿到過數以千計的名片。無論去哪兒,人都會遞給我他們的名片:「某某經理」、「某某教授」、「某某董事長」……一般人拿名片時,看到對方是大人物,就卑躬屈膝;對方若是小蔥一根,自己就趾高氣昂。給名片其實就像戴耳環──所到之處,人都看得到你的耳環、你的驕傲、你的美麗。你說:「我不喜歡提當年勇,不過三十年前我在哈佛時……」「我讀大學時,成績全是A。」都是耳環。

 

        耳環只有一個功用──毀了你。你喜歡炫耀嗎?神就讓你炫耀,但你的炫耀最終會毀了你。從埃及來的豐富是神給你的,包括你受的教育、你發展出來的能力。不論在你身上有什麼,神讓它發展,乃是為著神的,但問題是你總拿這些來誇耀自己。人很可笑。事實上,他們出埃及時近乎逃亡、亂成一堆,沒有水、沒有食物,但人人居然都有耳環戴!真是一幅叫人難以置信的圖畫。數百萬人什麼都沒有,每天吃的是「這是什麼(嗎哪)」(因為無人說得出那是什麼──是屬天的複合維他命,給你健康,又叫你飽足。)但是他們卻有耳環在耳朵上晃呀晃,用之炫耀。這真是奇怪的現象。

 

        所以,「百姓就都摘下他們耳上的金環,拿來給亞倫。」(出卅二3)從盒子裡拿出來的還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戴在耳朵上的、你炫耀的、你展示給人看的。「亞倫從他們手裡接過來,鑄了一隻牛犢,用雕刻的器具做成。」(出卅二4上)你能信嗎?他們離開埃及的時候,竟然帶著雕刻的器具,就是準備好要雕刻什麼像用的。而神已經說過了:「不可雕刻任何像。」他們卻有雕刻的器具!他們的層次真低啊!(所以我認為他們並不在意是一神還是多神。)他們鑄了一隻牛犢,那需要多少金子呢?雖然牛犢不大,但牛犢是拿來娛樂的。他們就說:「以色列啊,這是領你出埃及地的神。」(出卅二4下)這麼偉大的一位神,他們把祂弄成了一隻牛犢!

 

        「亞倫看見,就在牛犢面前築壇,且宣告說:『明日要向耶和華守節。』」(出卅二5)所以他們稱金牛犢為「耶和華」。「次日清早,百姓起來獻燔祭和平安祭,」(出卅二6上)這些他們很會做,也做得很熟練。「就坐下吃喝,起來玩耍。」(出卅二6下)這就是以色列百姓。所以,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下去吧,因為你的百姓,就是你從埃及地領出來的,已經敗壞了。他們快快偏離了我所吩咐的道,為自己鑄了一隻牛犢,向它下拜獻祭,說:『以色列啊,這就是領你出埃及地的神。』」耶和華對摩西說:『我看這百姓真是硬著頸項的百姓。』」(出卅二79

 

摩西使耶和華的面甜美愉悅

 

        「下去吧,因為你的百姓,就是你從埃及地領出來的,已經敗壞了。」(出卅二7)現在神說:「我一點也不喜愛他們。他們是你的百姓。」神真是會推卸責任啊!祂發現要在這樣一班人身上作工何等困難呀!所以祂說:「摩西,你要記得,這是你的百姓。下去吧!因為你的百姓惹麻煩了。」「你且由著我,我要向他們發烈怒,將他們滅絕,使你的後裔成為大國。」(出卅二10)然後摩西十分喜樂地敬拜稱頌神。他告訴神:「我有兩個兒子,你再給我五個吧!好叫我的後裔繁殖得快一點。」是嗎?不是!神做事很奇怪。第一,祂說:「這是你的百姓。」第二,他們糟透了。第三,我要把他們滅絕。第四,摩西啊,你最好,我要興起你的後代──我這一輩子從來沒聽過這種話。

 

        但是,「摩西便懇求耶和華他的神說:『耶和華啊,你為什麼向你的百姓發烈怒呢?這百姓是你用大力和大能的手從埃及地領出來的。』(出卅二11上)現在摩西把球踢回去。神說:「你的百姓,」摩西則說:「不!是你的百姓。」神說:「我要興起你的後裔。」摩西則假裝沒聽到。他又說:「這百姓是你用大力和大能的手從埃及地領出來的。」(出卅二11下)第一,你為什麼要生你百姓的氣呢?但他是用懇求的語氣說的。懇求的意思,是使耶和華的臉甜美或愉悅。你可以想像一下那個畫面:他們彼此在談話,氣氛和諧美好。然後神突然說:「等等!現在你的百姓惹事了。我要殺了他們全體!只有你最好!我要祝福你的後代。」摩西柔和地把它踢回去:「我所親愛、所敬重的神啊!他們不是我的百姓,是你的呀!」這個功夫我總學不會。我生氣時,我就是生氣,但摩西知道怎麼叫神笑。神生氣了,他說:「不,不,不!是你的百姓哦!」

 

        第二,他說:「為什麼使埃及人議論說:『他領他們出去,是要降禍與他們,把他們殺在山中,將他們從地上除滅』?」(出卅二12上)「你這是什麼神呢?無論怎麼樣都說不過去啊!神啊,你不要太當真,我只是說著玩;但我要問你一個問題,埃及人會怎麼看你?」他的每一句話都說出了神的心。你認為神真想殺以色列人嗎?你以為神真想把祂的子民踢給摩西、不認他們了嗎?你真以為神要滅絕他們嗎?神是在等待一個屬靈的人,能用屬靈的方式回應祂!所以摩西的回答叫神非常喜樂。神的臉從嚴肅轉為柔和。然後摩西繼續說:「求你轉意,不發你的烈怒,後悔,不降禍與你的百姓。」(出卅二12下)真有趣,他要神悔改。後悔的意思就是心思改變(當我們說:「我為過去後悔。」意思是:「我從過去的想法裡出來了。」)神啊!現在改變你的想法吧!不要留在你的怒氣裡。

 

        第三,他又說:「求你記念你的僕人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你曾指著自己起誓說:『我必使你們的後裔像天上的星那樣多,並且我所應許的這全地,必給你們的後裔,他們要永遠承受為業。』」(出卅二13)現在神的臉都笑開了:「哦!你的禱告真美妙呀!你這樣禱告真叫我喜樂。」在你的一生中,你是否曾經有那麼一次經歷到確知自己叫神喜樂?是不是曾有一次的禱告,你知道神聽了會非常喜悅?神說:「你完完全全說出了我的心意。」

 

        如果那一天摩西這樣禱告:「神啊!我從來不知道我配得這些。我不配!跟我的先祖們比較起來,我真算不得什麼;但是你竟然要終結他們,獨獨祝福我、單單祝福我的家。神啊!我不配,但我還是接受好了。」如果是這樣,神要怎麼辦?因為神可不能反悔自己剛說出口的話。祂不能說:「我剛才只是開玩笑罷了。」神知道摩西的為人,難怪摩西被稱為「神的朋友」。他們二人面對面談話,摩西的回應真是太好了。

 

        「於是耶和華後悔,不把所說的禍降與他的百姓。摩西轉身下山,手裡拿著兩塊法版。這版是兩面寫的,這面那面都有字,是神的工作,字是神寫的,刻在版上。」(出卅二1416)即使以色列人失敗了,神也保證石版上的話都要實現,因為那是「神的工作」。所以雖然在舊約時代神的工作並沒有完全成就,但在新約時代卻成就了。

 

摔碎法版

 

        「約書亞一聽見百姓呼喊的聲音,就對摩西說:『在營裡有爭戰的聲音。』」(出卅二17)摩西接著說:「我太老了,聽不清楚。你說是爭戰的聲音,應該就是吧!」是嗎?不對!他不是這麼說。我真驚訝他一個八十歲的老人了,耳力還這麼好!神真是保守他的聽力。有一天,我的醫生做檢查時說的話簡直把我嚇壞了。他檢查我的耳朵說:「我簡直不敢相信你居然還聽得見!你的內耳有一塊很大的疤。你應該早就是聾了的人。」當時我有一個感覺:「主啊!我敬拜你。雖然我的聽力可能是我最弱的一部份,但基本上不是大問題。如果我喪失了聽力,我的盡職將會很受限制。我敬拜你,因為你是我的神!」摩西這麼大歲數了,耳朵卻聽得這麼清楚。他有很清晰的分辨力、很顯明的成熟。他說:「這不是人打勝仗的聲音,也不是人打敗仗的聲音,我所聽見的乃是人歌唱的聲音。」(出卅二18)意思是:年輕人,你不行啊!你沒聽對!他們是在唱歌呀!

 

        「摩西挨近營前就看見牛犢,又看見人跳舞,便發烈怒,把兩塊版扔在山下摔碎了,」(出卅二19)神應當進來痛擊摩西的。開什麼玩笑了?他竟然敢把神寫的東西摔了?這一點真難理解。要是我,我就要把法版抱得緊緊的,因為如果我可以把法版保護好,我就可以保住一切。但是摩西氣得連法版都不要了!他連神的工作都不要了!這不是鬧著玩兒的。你敢嗎?要是我,我就要說:「約書亞!趕快!把你的外衣脫下來,包好這兩塊石版。我們把它們先埋在這裡,做一個記號,等事情處理好了,再來找。就算我們下山被他們傷了,他們也不能傷害這兩塊法版。神一定會重看我們的,因為我們寶愛祂的話。」摩西是一個這樣有神、這樣屬靈的人,他深知現在法版所描述的境界不會來到了,所以他生氣摔了法版。幸好,他可以摔,神卻來重寫──即使重寫的,後來也失蹤了,但今天神卻把祂的律法寫在我們的靈裡。讚美主!

 

        「又將他們所鑄的牛犢用火焚燒,磨得粉碎,撒在水面上,叫以色列人喝。」(出卅二20)這真難叫人相信。你難道不知道喝金子有礙健康嗎?誰會喝金屬呢?總之,有人幫忙他把金牛犢磨成粉。也許七十個長老先喝,因為他們真是愚昧的長老啊!然後人人都喝,直到喝完。換句話說,你從埃及得來的一切,你若不知道如何使用,你若認為那是你的東西,你若要為你自己用它,主就要說:「不!最後你必要喝苦果,因為你必因此被破壞、變腐敗。」雖然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也需要有工作,但我們不屬世界,所以不要用金耳環鑄造金牛犢。

 

兩種領袖:摩西與亞倫

 

        摩西對亞倫說:「這百姓向你做了什麼?你竟使他們陷在大罪裡!」(出卅二21)事實上,不只是拜偶像這一個罪。拜偶像叫他們犯了全律法。亞倫說:「求我主不要發烈怒。這百姓專於作惡,是你知道的。」(出卅二22)你看出亞倫和摩西的不同了嗎?神說:「你的百姓」時,摩西說:「不!神啊,他們是你的百姓。」但摩西對亞倫說:「你看看!你怎麼教百姓的?」亞倫卻說:「你不是也很清楚他們糟透了嗎?你自己清楚得很,所以別怪我!唯一的錯就錯在你要我負責任。如果你不叫我帶頭,就沒事了。說來說去都是你的錯──你用人不當。」「他們對我說:『你為我們做神像,可以在我們前面引路;因為領我們出埃及地的那個摩西,我們不知道他遭了什麼事。』」(出卅二23)他竟然把百姓冷酷的話轉述給摩西,使摩西更氣百姓,他自己則可以雲淡風清、做他的大祭司(雖然當時他還不是大祭司)。

 

        你要知道,重要的不是地位,重要的是你是什麼樣的人。亞倫身居要位,但他做的是什麼事呢?他完全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些百姓。他把他們帶到拜偶像裡,然後又帶領他們鬆懈,叫他們放縱、吃喝、快樂。當摩西來盤問時,他竟然說:「你自己知道他們的呀!我能怎麼辦呢?」「我對他們說:『凡有金環的可以摘下來』,他們就給了我。我把金環扔在火中,這牛犢便出來了。」」(出卅二24)他說謊。他怪摩西、怪百姓、又說謊:「金牛犢就自己跳出來了!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呀!」有時想想,這樣的亞倫居然也能當大祭司?你就覺得不對勁。這是個什麼樣的人啊!所以如果你的長老愛你、願意為你死、為你活,你真要愛他們、珍惜他們。

 

        現在你看到一幅圖畫,清楚勾勒出兩種領袖:摩西與亞倫。摩西經歷那樣多的為難與艱苦,卻如此堅定地為百姓的益處著想,亞倫則是用他們。當問題來時,亞倫可能很高興。我懷疑他在獻燔祭和平安祭時,心裡可能還在想:「這個摩西最好永遠不要回來。你瞧!現在由我帶頭,一切好得很哪!」第一天,造金牛犢;第二天,獻祭。

 

        神可能也不怎麼生氣吧!畢竟第二天嗎哪仍然降下呀!如果神真氣了,第二天早晨起來大家就會發現:糟了!沒有嗎哪!那麼整件事不就結束了嗎?第二天他們也不必再獻祭、慶祝、歡騰了。但神真是大啊!祂依然賜下嗎哪。如果神曾經犯過一個錯誤(當然祂不會錯),我覺得此時此刻天仍降下嗎哪就是個錯誤。對祂而言,停下嗎哪是件輕而易舉的事;然後大家就會清醒、會害怕、會問:「我們要吃什麼呢?我們沒飯吃了。」他們哪裡還會有心思和膽子說:「我們來慶祝吧!我們來歡樂、來犯罪吧!」不!他們會說:「我們來找食物吃吧!」

 

        但神居然容許這整件事發生。所以,帶頭的人怎麼樣,就會帶出怎麼樣的人;領袖好,百姓就好。許多時候我跟帶頭弟兄談話時,他們會這麼說:「唉!我們這個教會有恩賜的人不多。」其實,只是因為說這樣話的人沒有眼光、不會帶領。帶頭的人必須有一個眼光:人會改變、會發展、會成長,而你必須為著他們的福祉,把你自己給他們,不能只像個母親那樣帶頭。許多時候,你必須像個父親一樣教導、循循教誨,甚至為著他們的益處,你還必須非常嚴厲。

 

        「摩西見百姓放肆,」(出卅二25上)「放肆」有些版本翻譯成「赤身露體」。我曾經讀過一些史書題到:以色列人出埃及後,有一些住在曠野裡的當地婦女,因為看見以色列百姓的財富(他們帶著耳環珠寶),就進到他們中間,因此把他們帶到淫亂裡去,這乃是整件事情的根源。混亂、不純潔進來了。雖然聖經沒有記載,但我個人多少有一些相信這些史家的說法。聖經說他們赤身露體,可見他們放肆到了什麼程度。他們的道德是鬆的、生活是鬆的。他們酒醉、慶祝、跳舞、向金牛犢下拜,簡直是一塌糊塗。

 

誰是在主這邊?

 

        「(亞倫縱容他們,使他們在仇敵中間被譏刺),」(出卅二25上)這就證明:有敵人在他們中間看他們。換言之,是有外邦人在他們當中。曠野裡的住民看著他們,他們看這些以色列人因為外邦婦女的誘惑而犯罪。「摩西就站在營門中,說:『凡屬耶和華的,都要到我這裡來!』」(出卅二26上)我們有一首詩歌說:「誰是在主這邊?誰要跟隨主?」誰是在主這邊?當情形墮落的時候,不要責怪墮落,不要說教會太軟弱、太貧窮了,不要說長老不夠好,不要說福音的門不開;只要問一個問題:「誰是在主這邊?」許多事情發生了,許多事與神的權益和見證敵對,但摩西站起來問:「誰是在主這邊?」我們不要怕墮落的光景,我們真渴望見到年輕人起來說:「我們在主這邊!」

 

        「於是利未的子孫都到他那裡聚集。他對他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這樣說:「你們各人把刀跨在腰間,在營中往來,從這門到那門,各人殺他的弟兄與同伴並鄰舍。」』」(出卅二2627)真難相信這就是剛剛還為他們向神禱告的摩西。他曾說:「主啊!要記得這些人是你的百姓,不是我的百姓哦!」但當他看到不對的光景時,他站在神的一邊。如果需要審判,就當審判。這裡不可以是一個鬆散的營地,不可以放肆吃喝、為所欲為──反正我們已經自由了。不!我們的所做所為都必須照著神!當百姓照著從埃及學來的東西、墮落到肉體裡時,他們就在營裡犯了大罪,在敵人眼前叫主的見證受到羞辱。所以摩西起來說:「殺你的弟兄!」

 

        這跟我們的觀念完全相反。我們會問:「為什麼要殺弟兄?只要打他們一頓就夠了。」我年輕時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事。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一位年長姊妹站在馬路當中,她喝醉了。乍見她時,我很高興,所以我走過去,想扶她到路邊。然後我聽到她說:「如果二會所不要我,我就去三會所。誰能拿我怎麼樣?」我發現她醉了。我想最好不要碰她,所以我就走開了。過了兩週,有一天散會後,我正跟一位長老交通,這位年長姊妹突然走進來。與我說話的長老弟兄馬上轉向她說:「姊妹,從現在開始,你不可以再進會所來。你亂借錢、亂花錢、你買酒、喝得爛醉。」原來他什麼都知道。然後這位姊妹火了,尖叫罵人。長老居然站起來,抓住她的手臂,把她一路拉到大門口:「出去!不准再進來!」

 

        在我這一生當中,這一件事教導了我要敬畏神。我知道絕不可以「玩教會」。許多時候在教會生活裡,主需要興起人來站在祂這一邊。今天我們並不是要真的殺人,但不論是聖徒、是同伴、是朋友、是鄰居,我們都要說:「為著基督的緣故,我必須跟從祂;為著祂的見證,我要放下一切。我選擇站在主這一邊!」

 

        「利未的子孫照摩西的話行了。那一天百姓中被殺的約有三千。摩西說:『今天你們要自潔,歸耶和華為聖,各人攻擊他的兒子和弟兄,使耶和華賜福與你們。』」(出2829)真難相信摩西要父親殺兒子。弟兄殺弟兄就夠難以接受了,何況爸爸殺兒子,這完全不人道、不合人性。我們前面不是還說到「細麻布」嗎?在你的基督徒生活中,你是否曾有過這樣的經歷?你被墮落的光景攪擾到非常生氣,因為你知道神的權益受到了嚴重的傷害。難怪摩西要採取這麼強的立場。

 

        「到了第二天,摩西對百姓說:『你們犯了大罪。』」(出卅二30上)這個罪太大、太嚴重了,因為你們把一位活神弄成了金牛犢。在金牛犢面前,你們犯了可怕的罪,你們赤身露體,可恥!你們棄絕了領你們出埃及的神,太過份了!「我如今要上耶和華那裡去,或者可以為你們贖罪。」(出卅二30下)神告訴我,你們犯罪了;我當時還不知道是這麼醜陋的罪,現在我親眼看到了。在犯了那麼醜陋的罪之後,你們竟然還可以做一切看似神聖的事:你們獻燔祭和平安祭。你們有祭壇──為著一隻金牛犢;然後你們生活放蕩、赤裸酒醉、沒有道德與節制、公然犯罪。你們真叫主的名受羞辱。最終摩西說:「我要再上去,我要到神的面前去,或者可以為你們贖罪!」(韜)

 

20067月,英語大專生訓練,蒙特利爾,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