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摩西─一個承當神聖託付的神人─第九篇 耶和華是獨一的神

摩西一個承當神聖託付的神人

 

第九篇  耶和華是獨一的神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摩西的第三次上山

 

        我們現在來看摩西的第三次山上。出埃及記十九章23節是摩西第二次上山的結尾。然後耶和華對他說:「下去吧,你要和亞倫一同上來;只是祭司和百姓不可闖過來上到我面前,恐怕我忽然出來擊殺他們。」(出十九24)換句話說,下去,再上來,但不是一個人,而是和亞倫一起上來。神有許多話要對他們說,神對他們說的話記在第二十章。首先,神開始說到祂這位神是誰。這裡我只題三個點。首先,「我是耶和華你的神,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二十23)也就是說,在我面前,你不可以有我、又有別的神。

 

        譬如,你有神,可是你可能又有世上的追求。有一位姊妹說,她的一生都是為了進哈佛大學而活。人很容易在神之外有別的「神」──也許是一所大學,也許是一個男朋友、女朋友,或是丈夫、妻子、兒女,甚至孫輩。神的意思是:「我不只是神,我也是你的主。我是神,我也是你的主;我擁有你的生命,你的人生屬於我。你是我的,我是你的主,在我之外你不可有別的主,在我面前你不可有別的神,沒有什麼可以與我有同等的份量。」

 

        這不是容易學的事。年輕人容易就為自己立三個、五個神,幸好他們換得很快,沒有一個「神」會作得常久。我們太容易有別的神!神卻要我們知道:「我是獨一的一位,我是神,我是你的主。在我面前,你不可有別神。」所以,我們要丟掉所有的偶像,只愛基督。

 

我是你的安息

 

        十誡的第二個要點是:「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神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裡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做;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出二十911)神在第七日安息,祂完成了一切。所以,十誡裡最重要的思想乃是:我們是屬神的,我們只有這一位神,而這位神已經做完了一切的事,我們要學習安息。在十誡裡,神非常強烈的告訴我們:「安息就在我裡面。你有太多的掙扎,你有太多的嘗試與努力,你甚至還想辦法努力作個得勝者;但別忘了,我已經完成了所有的工作,所以你要學習安息。」

 

        近來有許多人說我的是非。有一位姊妹說,「他已經分裂出去了,不在基督的身體裡。」我聽了很驚訝。還有人寫信問我:「你真的離開了嗎?如果你分裂出去了,我們會非常難過。」我總是回答:「弟兄,如果我們是在一個生機的身體裡,就不可能有分裂。分裂是組織裡的事。凡是說某某人分裂的,他自己其實就在組織裡。」舉例說,我對我的手說:「我真難過,你離開了我。」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所以我總是告訴他們:「悲哀的不是我有沒有分裂,悲哀的是說這樣話的人,因為他完全沒有對基督生機身體的看見。如果他看見了生機的身體,他絕不會說這種話。」這些話乃是說出,這樣的人從來沒有得著從基督來的異象。

 

        還有人說我撒謊。我也許有時說話不夠精準,因為我也不過是人,記憶不完全,但我並不是故意說謊,我也不需要說謊。說謊是因為要保護自己,我不需要保護自己,我是神的僕人。所以,雖然有些關於我的謠言,我還是能說,我很有安息,我的臉上仍有笑容,一點不苦澀。我安息,我總是能對主說:「主啊,你知道一切,你知道你在做什麼,你所做的最好。」就連最艱難的時候,我也清楚,屬靈的人必須被屬肉體的人逼迫。我別無選擇,我什麼也不能說、什麼也不能做。

 

        第七日是向主守的安息日。我們如今是在第七日裡。在生活中雖然會有許多事發生,卻不要擔心。誰能叫你不愛主呢?誰能叫你不愛你所在的地方教會呢?誰能叫你不愛弟兄姊妹呢?不論多少人為難你,他們總不能叫你不在乎基督。

 

記念你的源頭

 

        第三點,「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出二十12)年輕人不愛聽這個。孝敬父母,聖經裡是有這樣的話。在十誡裡,首先,神是獨一的神,你必須把神當作你的神、你的主。其次,在神裡面,你可以安息。第三,要記念你的源頭。源頭是一件大事。

 

        年輕人喜歡什麼呢?對於一個即將讀大學的青年人而言,他可能會說:「我終於要作我這輩子最大的一個決定,就是我到底要離父母多遠?」我所要說的是,你應該去一個有合適教會生活的地方讀大學,這樣對那地的聖徒會是一個祝福,教會生活對你也是一個幫助與保護。這是不變的原則。在你一生當中,永遠不可忘記你的源頭。

 

神真是你的神嗎?

 

        神說:「我是耶和華你的神。」(出二2這位獨一無二的神給了摩西十誡,前四條與祂自己有關,後六條說出人與人的關係。題到神,祂是獨一的神;題到人,你必須全心敬重從神而來的源頭。一面來說,神說,「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出二十2)另一面,「不可貪戀人的房屋;也不可貪戀人的妻子、僕婢、牛驢,並他一切所有的。」(出二十17)也就是說,你要尊重人。在人的一生中,最難的事,就是你不知道如何把自己合適地放在神面前,也不知道如何與神所造的人有一個合適的關係。在宇宙中有一位神,在宇宙中也有你,在宇宙中還有其他神所造的人,他們的存在與你的存在一樣,都是從神來的。

 

把神當作神

 

        對一個基督徒來說,最難的功課是認識:有一位神,我愛神,我信託神,我可以把一生交給神,並且確信祂負我完全的責任。這件事不容易。為什麼你有那麼多計畫?為什麼你想得那麼多?你要知道,神總在這裡。為什麼你會住在某一個地方?因為神的主宰;為什麼你處在某一種環境中?因為神的主宰。你這一生最難學會的功課之一,就是認識神在一切之中。你信主了,你也談論神的事,你也為神作見證,但是當你求職的時候,神還在那裡嗎?當名牌衣飾大拍賣的時候,姊妹們是不是都為之瘋狂呢?突然之間神不見了!弟兄們也一樣。當某一種新的科技產品出現的時候,神還在嗎?

 

        有一個功課是你很難學,也很難畢業的,那就是:神真是你的神嗎?你可能從小就信主,一輩子過基督徒的生活,但你可能並沒有把神當作神來尊崇、對待、高舉。在你身上,你並沒有給祂一個地位來掌權。這會是我們最難學的一課。你若不能將神當作神來尊重,你若不能接受神的主宰,你很容易就從神的面前離開了。人不容易有神。

 

神真在這裡

 

        神會安排各種環境,為要告訴你祂是神。我要說一個例子。我初期跟隨主的時候,我常告訴主:「神啊,你必須讓我知道你是神,否則我無法把我的一生信託給你。要我把自己給你,一點也不難,但是神啊!你必須向我證明你是神!」所以我高中畢業時禱告說:「主啊!我想進師範大學。」結果主讓我進了,卻是童子軍系,所以我沒去讀。同時我也被軍官外語學校錄取。那是個不錯的地方,讀一年英語,在軍中服役兩年,作翻譯官,既受教育,又拿高薪,工作環境又好,所以我就去了。但不知為什麼,那個學校卻一直沒有開課。在等待的期間,我被徵召入伍(當年在台灣,所有進不了大學的年輕男孩都必須先入伍。)於是我告訴主:「主啊!入伍令來了,現在我要當兵了。」

 

        軍事訓練都是一開始先羞辱你、殺殺你的銳氣。我一進去,他們就說:「如果你很行,你就不會來這裡;你在這裡,就表示你不行。」我聽了就告訴主:「主啊!我是有大學可唸的人,我不知道為什麼會來這裡,但我知道你是神。」

 

        在訓練中心裡,有一天我們排隊站好,每一連有一架機關槍,35.5磅,又大又重,需要有人架在肩上扛著。我是我們那一行第二高的,第一高的扛機關槍,其他所有不扛機關槍的人就拿一支步槍。我們排隊走過去,我看到自己面前沒有機關槍,心裡很高興,因為不必扛它。我站得筆直。這時班長突然說:「你調到前一個來。」原來,我前面那個人把膝蓋稍微彎曲一點,故意不站直,驟然之間,他就比我矮了一些。他跟我換了位子,我走到機關槍前,我對主說:「主啊!一個連(兩百人)只有一挺機關槍,你竟然要我背!我體重只有一百磅出頭,你要我整天背一挺35.5磅重的槍?主啊!這算什麼?」

 

        我願意告訴你,我當時並不知道,這挺機關槍能夠在我身上建立起忍耐的能力。可笑的是,那個蹲低一點、逃掉背槍的人,馬上遞給我許多肩墊。他說:「這些對你好,可以減輕你的疼痛。」原來他早已知道,有人事先警告過他。但我從來也沒有用過那些肩墊。我想,主既然把槍給了我,我就來試試看。這個訓練的確加強了我的能力。剛開始,槍真重!雖然我的肩膀腫得厲害,我還是對主說:「主啊!你是神!」

 

        有一天我們在野外上射擊課。我通常隨身帶一本袖珍小聖經,在等待射擊之前,我就讀聖經。每一個人要射九個洞,射擊的聲音如果是「達達、達達」,你就知道那是正確無誤的。我正在讀聖經,突然聽到「達」的一聲,我就知道不對勁了,因為應該是一次兩顆子彈,而非一顆。我抬頭一看,我的士官長中彈了,有人誤傷了他。我看到他血流滿地,我就一路跑了好幾英里去找醫官(那裡很偏僻,沒有電話。)醫官跟著我一路跑回來,這時候我才知道我的耐力有多大。我跑得很快,醫官一直喊:「等等我!」我停下來,看到他氣喘吁吁。

 

        受傷的士官長傷得很重。我對主說:「神啊!我從不知道這就是生命。生命不過就是這樣!」後來,士官長雖然活了下來,卻有永久性的腦傷。誰來照顧他呢?他當年孤伶伶一個人從中國大陸到了台灣,就住在軍隊裡,沒有家人或親戚。真悲慘!我看著槍,心裡想:「這就是人的生命嗎?神啊!如果我的生命不是為著你,我就是愚蠢至極了。」

 

        然後,軍官外語學校要開學了,這時我已經受了四個月的軍事訓練。就在快要結束時,我收到一封信,叫我去官校報到。所以我去找主官:「我要去官校報到,你可以讓我提早一天離開訓練中心嗎?」我拿了基本訓練的結業書,回家和家人相處了幾天,又再上路,去官校報到。報到的日期,就是我應該從新兵訓練中心退伍的那一天。我穿著軍服,唱著詩歌:「十字架的道路要犧牲,要將一切獻與神」當時火車在車站等了很久,沒有開動。另一輛火車從對向開來,一大堆年輕人穿著便服從車廂跳下來,對我大喊。我一看,他們都是我那一連上的人。有人說:「你又去受一次訓嗎?」他們結訓的那一天,就是我要再入訓的那一天。我受不了!我把詩歌闔上,把聖經塞到背包的最角落。我說:「神啊!你可以打我,你可以惡待我,隨便你要做什麼都行,可是你不可以這樣拿我開玩笑、出我的洋相。這算什麼!從現在起,我絕不向你禱告了,我不要你了。我們兩個到此為止!」

 

        不要以為「不要神」很容易。開始我真痛苦,本來每一餐吃飯前我都低頭禱告,現在我也很直覺地要低頭禱告,但一想:「不行!我不禱告。」就把心一橫,吃飯。下一餐來到,又是這樣。在我的深處,我的靈裡非常飢餓。這個狀況大約有五、六天。有一天我受不了了,我必須跟主好好辦交涉,因為太痛苦了。所以我到操場去,找一個角落,跪下來禱告。我流淚悔改:「主啊!我對不起你。我說了那麼多次我愛你,我都是說謊;你稍微對我嚴厲一點,我就拒絕你。求你赦免我。」

 

        我跟主之間的交通恢復了,我覺得非常甜美。回到餐廳吃晚餐,連長進來,滿臉嚴肅。我們都立正站著,我聽到心裡有一個小聲音說:「現在你可以回家了。」他開始讀一封信:「國防部寄來一封信,所有曾經受過新兵基本訓練的人,都不必重新訓練,可以回家。」我真是驚訝:「主啊,你是神!」當時,有一位年長弟兄所辦的三個月訓練正要開始,我剛好因為不必再受軍訓,就有三個月自由的時間,可以參加他的訓練。在回家的路上,我有一個感覺:「神啊!我真不敢相信你所做的,但我知道你是神。」

 

        弟兄們,神怎麼能對你是實在的呢?乃是藉著你的真誠。你可以向祂挑戰。但你不要愚昧的挑戰:「你若是神,就顯神蹟吧!」反而你要這樣挑戰祂:「神啊!我願意信託你,你能讓你自己顯為可信託的嗎?」好比說,你認識了一個外邦女孩,或是你有一個不錯的工作機會,卻沒有教會生活,在這個關口,很可能神就不見了。要記得,神不見了,你就不能事奉神。

 

孝敬父母,尊敬源頭

 

        當神頒佈十誡時,祂基本上是說到三件事:第一,你是否將神當作神、當作你的主?要知道,你是屬祂的,祂是你的主。第二,你知道如何有安息嗎?你有一位安息的神,祂完成了一切,祂安息了。你與祂同在、屬於祂,你就可以住在祂的安息裡。第三,你是人,在你的存在裡,最大的美德就是永遠記得源頭。這一點由「孝敬父母」看得出來。

 

        中國人很重視孝順。有一句話說:「忠臣出自孝子。」我的小女兒有時候會說:「我應該為父母做些什麼?」我總是說:「女兒,不要讓我們上一代阻攔了你的人生。」這是一個為父、為母的態度。但是作為兒女,她可不能說:「你們是誰?我有我自己的人生要過!」一個不知尊敬父母的人,絕不能真正愛神,因為神是你獨一的源頭。如果你說:「我愛神,我感激神,我尊重神。」祂就要說:「好,那你要孝敬你的父母。」

 

        很少有孩子不惹母親哭、不惹父親生氣的,這都很平常。這不表示,你對父母的話言出必聽,尤其是關於你的人生,你的許多決定必須在主面前非常有智慧。許多時候,父母並不一定都瞭解你。譬如我的父親,當我開始愛主的時候,他並不懂。一開始,他罵我,然後把我趕出去,但我很安息。他趕我,我就走到大門外,靠著門站著,等晚餐時間來到。我非常確定:我這一離開家,一定有人會跟著我,怕我走遠了,否則我父親不是要擔心死了嗎?他不是還得到處去找我嗎?他愛我,遠勝於我愛他。

 

        我靠著門站著。好幾個小時過去,我弟弟出來了:「哥哥,回家吧!是吃飯時間了。」我進去坐下來,假裝沒看見我父親,他也假裝不看我,這件事就過去了。我從不放棄我的信仰,但我也從不會說:「你憑什麼管我?」如果他說:「你怎麼敢去信耶穌?」而我也說:「你算什麼?我信的才是神!你敢逼迫我?神會來審判你!」這算什麼呢?他們說的每一句話,我要在主面前聽,要尊敬他們,讓他們知道我愛他們。這是人生應當發展的最高美德。一個孝敬父母的人,是一個記得源頭的人;一個孝敬父母的人,是一個能真實愛主的人。

 

        有一個弟兄對我說,他父親因著他的信仰打了他、把他趕走。我問:「你父親打你多重?」他說:「他很生氣,所以我就跳窗戶逃走了。」我問:「然後呢?」他說:「我去了教會。」教會竟然接待他!如果我是長老,有一個年輕人遭遇這樣的事來找我,我會跟他一起禱告,然後告訴他:「弟兄,記得一件事,你父親愛你,遠勝於你愛他。回去吧!隨便他想怎麼樣,讓他做吧!我甚至可以陪你一起回去。」教會怎麼可以在他離家之後,不只提供他住處,還提供吃的?有一個弟兄還很「屬靈」地對他說:「不要憂愁,主會為你預備學費。」說這話的弟兄,經由奉獻箱奉獻錢給他,然後說:「你看!神不是為你預備了嗎?」

 

        這整個事件都是天然,沒有一點在主面前的價值。從我遇到這個弟兄的那一天起,直到後來他從醫學院畢業,當了醫生,結婚生子,他再也沒有看過他的父親;甚至他都出國了,也沒有再見父親。過了許多年,他告訴我:「我見到我父親了,我跪下來求他原諒。」我心裡想:「太遲了!你父親不會信主的,因為你的見證不像一個神的兒女。」有些人聽了這個見證,也許要說:「你看他多為著基督而受苦!他被打了,離家了,還堅持信仰。」我卻要說:「不!你要孝敬父母。」我不知道他父親最後得救沒有,但我很懷疑他會得救,因為他父親已經很老了。這個作父親的,為這個兒子痛苦了多少年?一個有主的人應該作這樣的事嗎?

 

        這一位弟兄,雖然我很愛他,但我仍然要說,這樣的人不能信託。有一天他會為了某個理由,支持這個、反對那個,因為他不認識源頭。

 

        說說我的故事吧!1954年我開始愛主,60年代我來到美國,一個人開展主的見證。我可以告訴你,我在台灣信主的那九年多,一位又一位弟兄曾經幫助過我,直到今天我都感激他們。其中有一些人後來很苛刻地批評我,即使這樣,這也不能奪走我對他們的感謝,因為當我年輕的時候,他們的確幫助過我。

 

        這裡,神賜給以色列人十誡,基本上就是律法。十誡的精神是什麼呢?三個點:第一,你只有一位獨一的神,你是屬祂的,在祂之外你不該有任何東西取代神,沒有什麼可以取代神自己在你身上獨一的主權。第二,你的生活可以非常安息,因為神已經完成了祂的工作。第三,總要記念你的源頭。

 

        我非常珍惜一件事,就是當我還是一個青年弟兄時,在成長的過程裡,我尋求的不是財富──到哪裡去發展?怎樣有更好的未來、更好的事業?我不走那樣的路。在神的主宰權柄之下,祂為我安排了源頭,不論是外在的還是屬靈上,我能成為今天的我。任何人有這樣的心志,一定會長得非常好、非常健康。

 

20067月,英語大專生訓練,蒙特利爾,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