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報-2006卷五-2006第六期- 聖經人物-掃羅-憑著己在宗教裡運作(下)

掃羅 ── 憑著己在宗教裡運作(下)

聖經人物

許多擁有一席之地的人,都會想要緊抓權力不放,甚至犧牲別人也在所不惜。
就是在主的工作上,有時候我們也看到有些人寧可犧牲別人,為著保護他們自己的地位。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婦女們的角色

  當眾人有目共睹大衛成為大能的勇士時,婦女們開始唱歌稱讚他(撒上十八7)。我很抱歉的說,姊妹們所做的事,雖然常帶進教會的祝福,但也常常是教會難處的來源。當幾個姊妹為某一件事興奮起來時,我可以預見教會就要經歷一些麻煩了。姊妹們自己也許覺得很「釋放」,但整個教會卻可能要為這個「釋放」付上極高的代價。在眾教會中發生的許多難處,常常是因著一些姊妹們被主之外的人事物所激動而產生的。

  成行成列的婦女穿著彩衣、打鼓擊磬、唱歌跳舞,這個畫面一定很壯觀。但是她們對大衛的歌頌,卻使掃羅覺得自己的王位備受威脅。所以,後來當大衛彈琴慰藉掃羅時,掃羅就擲槍刺向大衛,想要把他刺透、釘在牆上!事實上,他這樣做了兩次。他明知大衛受膏作王,卻想要殺他。為什麼?因為他要保護自己的王位。是什麼激起了他的嫉妒?是因著婦女們對大衛的讚美和稱頌遠超過對他的讚美稱頌。然而,當大衛躲避掃羅、逃亡到曠野時,這些婦女有沒有和他站在一起呢?沒有!她們只顧自己高興、大發頌揚,卻完全不管、也不分擔她們這樣做的結果。

一個只顧到自己權益的人

  掃羅也許覺得自己尋索大衛的性命是合情合理的,因為如果大衛受膏作王,那就意味著:在大衛登基前,掃羅必需死。所以他覺得,神似乎是藉著大衛要他的命。從某個角度說,他認為不是他死、就是大衛死。掃羅也許會這樣跟神爭辯說:「又不是我想要做王的。是你安排掣籤抽到了我;我躲起來,你還讓人找到我。而現在你卻想這樣就把我結束了嗎?你的恩賜和選召不是沒有後悔的嗎?」掃羅當然有權利看重他的王位,因為那是神賜給他的,但是他不應該殺大衛。既然他只顧到自己的權益,不尋求神的心意,神也無法再使用他作王管理百姓了。

掃羅不會轉向神

  當掃羅作王時,以色列還是一個小國。當時情況十分危急:非利士人佔領了西界和北方,亞捫人則從東方來威脅。事實上,亞捫人已經入侵了,而且還命令基列雅比城投降。掃羅是王,他當然必須面對此一困境;而這時候的以色列民,尚未習慣國家有王,一切都是百廢待興。因此掃羅的責任非常艱鉅。

  關於如何作王,撒母耳對掃羅其實是有許多指教的。但是要建立一套新的管理系統絕非易事。掃羅應當要轉向神,然而他似乎不知道怎麼轉向神。他依靠的是自己的判斷、是撒母耳和撒母耳的神。他自己仿彿並不認識神。

掃羅的結局

  掃羅的起頭非常好,但是由於他不知道如何依靠神,神就離開了他。最終,掃羅的結局與開頭相去甚遠。所以我們都需要認識,神的憐憫乃是在默默地保守著我們。若神將祂的手收回,人所看到的就會是一個不堪入目的我們!

  當神不再與掃羅同在時,即使大衛彈琴幫助掃羅,掃羅卻仍想要殺他。掃羅只想拼了命抓緊權力,他關心的不再是以色列的福祉。聽到婦女們歌唱稱讚大衛,他就妒火中燒,視大衛的存在是自己的威脅。他甚至還叫兒子和僕從去殺了大衛(撒上十九1)。對他而言,犧牲大衛以保住自己的地位,乃是再值得不過的事了。他已經不是那個剛開始做以色列第一個王時的掃羅了。

尋索大衛的命,以求保住自己的地位

  許多擁有一席之地的人,都會想要緊抓權力不放,甚至犧牲別人也在所不惜。就是在主的工作上,有時候我們也看到有些人寧可犧牲別人,為著保護他們自己的地位。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我們很容易覺得:如果沒有某些人,事情就不會礙手礙腳了;假若那些人最後被趕走或除掉,我們也覺得滿平安的,心裡還認為從此以後我們就可以更往前了。但是請我們記得,真是出於神的,誰也拿不去,我們根本不用擔心。反而,我們應當在意和我們一起的人是否得益處,應當信託神會達成祂所想要做的,因為這是祂的工作,不是我們的!

  為了打贏非利士人,掃羅在吉甲擅自作主、獻上燔祭。然後,他又留亞瑪力王活命,同時也留下了亞瑪力人最好的牛羊,為要獻給神為祭物。這裡我們看見,他掙扎努力,想要保住神原初對他的揀選,甚至他若必須因此殺人,也是在所不惜。

  倪柝聲弟兄寫過一首中文詩歌,說到當人伸手敵擋他、弟兄彼此爭鬥時,他就閉門向主唱詩,知道最為心痛的是主。當弟兄們為著誰該順服誰彼此相爭、並因此彼此要脅時,主毫無喜悅。

棄絕神,並透過交鬼的婦人召喚撒母耳

  非利士人攻打以色列,掃羅就率陣迎敵。但是因為敵軍為數眾多,掃羅害怕了(撒上二十八章)。非利士人代表肉體,他們在掃羅和大衛的時代不斷入侵,一直是一個問題;我們的肉體也是這樣,對我們也一直是個威脅。

  因此,在面對敵軍時,掃羅心中大大發顫。他從前當作神來依靠的撒母耳已經死了(二八3)。掃羅怎麼辦呢?他就尋求女巫的幫助,把撒母耳從陰間招上來。雖然立他為王的是耶和華,但是掃羅卻完全不認識耶和華。他心裡其實非常清楚,因為他早已下令把靈媒從國內四境除去;但是,當他發現自己處境岌岌可危時,他也得用到靈媒了。顯然,他周圍盡是一些熟練惡事的人,因為他有一個臣僕就認識在隱多珥的交鬼婦人,也就是今天所謂的靈媒人士。

  多麼可悲啊!眾臣當中,竟無一人建議他求助於以色列的活神!反之,掃羅改了裝、帶著兩個人,夜裡去見那個隱多珥的女巫。我們從這裡可以知道掃羅的墮落和失敗不是一、兩天的事。

  掃羅見到了那交鬼的婦人以後,他好不容易才說服她照自己所要的去做。因為他曾經下令,凡行巫術的都要處死。當時也許婦人心想:我怎麼知道他們不是掃羅派來的間諜呢?為此,掃羅甚至還指著耶和華的名起誓,保證女巫照著他的話去行,絕不致遭害。他,一個堂堂作神百姓的王,竟然會在耶和華的名裡,與一個靠神仇敵行巫的人立約!所以,那婦人就照著他所要求的,召喚了撒母耳。當撒母耳出現時,她嚇到了,立刻她就明白:要她做這事的不是別人,正是掃羅。

  當掃羅問她看到什麼時,她回答說:「我看見有神(希伯來文是 elohim)從地裡上來。」(撒上二十八13)她說:「有一個老人上來,身穿長衣。」(二八14)掃羅一聽,知道是撒母耳,就臉伏於地下拜。

  然而,撒母耳責備掃羅說:「你為什麼攪擾我、招我上來呢?」掃羅回答說:「我甚窘急,因為非利士人攻擊我……」(二八15)掃羅向撒母耳表示他需要幫助。掃羅的光景的確無助又無望,他有敵人,卻沒有神。沒有人能為他與神交通,也沒有人能為神向他說話。因此,他不得不去找鬼。

尋求神之外的幫助和安慰

  不要以為掃羅所做的不能應用於今天。如果你沒有經歷活的基督,有一天你會像有些聖徒一樣,真的會去瞻仰一些屬靈人的墳墓。這種「瞻仰墳墓」也許會叫你得些安慰,仿彿所有你不能對神說的問題,都能對著一個死去的人說。哦!人落到這種光景是何等的可悲。但願神保守我們不要有這一天!我們是多麼需要對這位現今活的基督有新鮮的認識!

  雖然你們還年輕,也必須操練在大事、小事上認識神,得著祂的同在 ── 你的讀書、主修科系、職業、婚姻……凡你所面對的事,都必須告訴主:「主,我不願有一天落得去某人的墓前禱告。我要今天就在每一件事上學習認識你是我的主。從今天起,終我一生,主,我都要有你的說話。」我們都需要這樣來經歷耶穌作我們活活的主!

撒母耳的反應

  撒母耳告訴掃羅他無能為力,因為神已經離開掃羅了,甚至已經與他為敵了。神已將他的國給了大衛(二八16)。撒母耳素來愛掃羅,也為他憂傷;但是既然在活著的時候,他幫不上掃羅的忙,那麼死了以後,他就更無能為力了。

宗教的墮落

  請看,宗教可以叫人墮落到這樣的情形裡去:首先,宗教使掃羅認為他可以不需要神而去爭戰。其次,宗教使掃羅認為他可以靠著獻上神所定罪的東西來彌補自己的過錯。接著,宗教還使掃羅瞎眼到一個地步,只關心他自己的王權。最後,宗教更使掃羅無知到一個地步,藉著女巫、尋求鬼的意見。這裡我們看到的是一個遠離神面的人!

  你簡直不知道,一旦你聯於宗教,至終它可以帶你離神多麼地遠!這就是為什麼我拒絕妥協!每當我看見任何東西潛進來,可能會取代基督時,不論它多好或多必要,我都拒絕妥協!對許多屬靈人事物的依靠,會讓我們不知不覺失去了基督。即使是所謂的「高峰真理」或「最高職事」,只要不是把聖徒們帶到基督那裡,就是虛空無用的。凡是基督以外的任何人事物,都不能帶下神的心意,所能產生的不過是另一個宗派。(韜)

── 取材自 2005年英語大專訓練‧蒙特利爾

惟獨福音

  改良社會、禁毒運動、東西新文化、勞工運動這些題目,不是不好,也不是與人無益,不過這些題目,縱然傳道人不講,還有許多專門學識主義的人去傳講。惟獨福音,若是我們不傳,就無人傳了。

◎ 摘錄自《李淵如著述全集》,拾珍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