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報-2006卷五-2006第三期- 聖經人物-掃羅—憑著己在宗教裡運作(上)

掃羅 ── 憑著己在宗教裡運作(上)

聖經人物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我們絕不要在神之外,對任何需要有直接的反應。
因為當我們那樣做,就落入宗教裡面。
正因著掃羅「宗教」的反應,他失去了在神面前的價值,
他不再是一個能夠為神掌權的人。

神的子民求一個王

  以色列人進入美地之後的四百五十年,是一段軟弱黑暗又混亂的歷史。然而,每當有需要出現時,神就會興起士師。因此總的來說,士師們只治理其中一部份時間;而即便是有士師治理的時候,整個光景仍然不對勁。所以,以色列人看見四周列國的做法,他們也想要撒母耳為他們立一個可靠的王來治理國家。  

  當撒母耳把這件事帶到主面前時,主說:「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上八7)神是他們的王,但是他們不願意來到祂面前。因此,神就給了他們一個王。然而,神雖然為他們立了王,祂卻巴望自己能管理那一個王。

  第一個從以色列中選立出來的王就是掃羅,一個好人,來自於上上之選的家庭(撒上九2)。他當時一定是最合適的人選。論身高,他站起來就高過別人的肩與頭;在人群中間,他顯得分外出眾。見過他以後,你絕不會忘記他的俊美。

不是惡人,卻在宗教的原則裡

  掃羅在某些地方非常好,但是他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他的運作是在宗教的原則裡。他這個人並不惡,但是因為他完全在宗教裡,使他在神面前完全失去了價值。

雖奉耶和華的名,卻在自己裡面行事

  以色列人認為:他們既是一個國家,就需要一個王。所以,他們要求撒母耳為他們選立一個王。主也答應給他們一個王。因此,掃羅就被選立並受膏了(撒上十1)。

  我們若仔細讀聖經的記載,不難看出掃羅其實相當地不錯!我們也許都記得掃羅如何尋索大衛、想要殺他;不過,我們也別忘了他受膏時是如何得著了一個新心,神的靈是如何降在他身上,以及他如何英勇善戰,擊殺了以色列的仇敵。他絕不是一個糟糕的人,但他的下場卻是那麼可悲。

  到底為什麼他不能得神的心喜悅呢?

注重人的需要,過於神的心意

  作王之後,掃羅覺得他有責任照顧百姓們的需要。然而他忘了,他所治理的這個國家是屬於神的,不是他的。神所要的,乃是藉著從百姓中選立出來的王,執行神的王權。這樣的一個人,必須能在百姓面前代表祂。作為一個真正的王,掃羅應當要在一切事上轉向神,但是他沒有。反而,面對人一切的需要,他都憑著自己去應付。

  神的百姓是不是真有需要?是的。
  神是不是盼望祂百姓的需要能得到滿足?是的。
  那麼,掃羅是不是能憑自己去應付這個需要?不能。

  為什麼?因為神要親自應付祂子民的需要!因此,我們絕不要在神之外對任何需要有直接的反應。因為當我們那樣做時,我們就落入了宗教裡面。正因著掃羅「宗教」的反應,他失去了在神面前的價值,他不再是一個能夠為神掌權的人。

亞捫人攻擊基列雅比

  神百姓的需要是急迫的。就在掃羅作王之前,亞捫人早已上來,對著以色列的一個城市基列雅比安營(撒上十一1)。該城的長老要求亞捫王寬容他們七日,好到以色列全境尋找一個人來搭救他們。亞捫王竟然也同意了!然而,如果找不到一個能打敗敵軍的人,雅比的百姓就得投降,他們的右眼會被挖出來,他們還要做亞捫人的奴僕,以求存活。如果他們不投降,全城的人都將被擊殺殆盡。所以,當時的需要真是何其迫切啊!

  今天,我們是神的子民,我們也會遇到像這樣急迫需要的時候。在那個時候,我們如何反應呢?整個局面十分艱困,似乎必須有人出來做一點事。尤其你若是一個事奉主的人,被神放在一個帶領的位置上,許多事情你必須面對、必須採取行動。你該如何反應呢?你會不會像掃羅那樣直接回應呢?還是你會到主面前去尋求祂的心意呢?

以為屬靈的職分可以傳承

  大多數的時候,屬靈的人會想要在神所給他的託付中,替自己的子女建立一席之地。以利知道他的兒子們不配,卻仍容讓他們做祭司的事奉(撒上二22)。甚至連撒母耳也是,他雖然知道兒子們不像他那樣認識主,並且還貪圖財利、收取賄賂,他依舊打算設立自己的兒子在他死後繼續治理以色列(撒上八1)。我們幾乎可以說,撒母耳除了這一點之外,其他都相當完美。

  從撒母耳記上二十章三十一節我們看見,掃羅對他的兒子約拿單說,若他站在大衛那一邊,他就要失去掃羅打算傳位給他的國權。照掃羅的想法,約拿單正是王位繼承人。當時,真應該有一個人去問一問掃羅:「你想由你來決定誰做以色列的王嗎?別忘了,這是神的國,不是你的國!誰來掌權也是由祂決定!」

  無論掃羅多麼盼望約拿單能接續他作王掌權,決定權不在他。他想強行建立自己的後裔,成為以色列的君主,這個意念非常得罪神。反觀大衛,大衛的子孫卻得蒙揀選作王。大衛讓他的兒子登上王位,乃是照著神的啟示,而非使他自己得到延續;是神啟示他這樣做的,而不是他自己要作的。

  今天就我們而言,我們也很容易認為主的職事可以藉著繼承來延續。這樣看待主的職事是不對的。主若託付給某個人一份職事,那人還活著的時候,他的職事可以運作,但是一旦那人離世了,他的職事也就應當停止。即便他很想,他也不能把他的職事傳給他所選立的人。主自己會興起下一個人來與祂同工。一切都是主的事!

  倪柝聲弟兄在〈曠野的筵席〉最後一篇題起這個點。他說,一旦主的僕人服事了他那一代的人,到主那裡去了以後,主就必須竭盡可能地清理出一個乾淨的局面,好為祂下一步的工作做準備,而這些都是需要時間的。奇怪的是,我們的宗教觀念還是認為職事應該是傳承的,我們還不時可以聽到一些談論:誰繼承了誰的職事,誰是誰的接班人……,這樣的領會並不正確。這是宗教裡的觀念,這會嚴重攔阻神的工作。

憑著己的生命,執行神聖的託付

  神立掃羅作王治理祂的百姓,這是祂給掃羅的神聖託付。身為神所指派的王,掃羅需要處理許多的事,但是他所憑藉的竟是神的對頭 ── 他的己。

  所有服事神的人都有可能面臨同樣的情形。當神尊重一個人,賦與他神聖的託付時,通常人的反應都是:盡力對所得著的託付忠心。怎麼樣個忠心法呢?通常是做對的事、做必要的事、做別人所期待你做的事。然而,你若在神之外,這樣來為神做事,你就是在宗教裡。即使是聽完一篇信息,叫你受感動而做了一些事,若不是出於神,你所做的依舊是宗教。什麼時候我們覺得:「就是這樣了!」或「我現在知道該怎麼做了!」或「這個方法準沒錯!」,這時候我們就該停下自己,讓主來核對核對我們。如果我們離神獨立、在自己裡面、用某些方法做某些事,我們很容易就落入宗教裡了。(韜)

── 取材自 2005年英語大專訓練‧蒙特利爾

你的心如何

  親愛的弟兄姊妹,如果你的心是對的,別人就無論如何都不能搖動你,你的心只是仰望神。大衛所以合乎神的心意,就是因為無論神把他擺在什麼環境裡,他的心只要神,他不與人發生直接的關係,他乃是與神發生直接的關係,他從神的手裡接受這一切,他從神的一邊來看這一切。

  我們再說,神要藉著環境來顯明我們的心是如何。弟兄姊妹,但願我們也能有一個禱告說,「神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在你面前蒙悅納。」

── 摘自《十二籃》第四輯〈你的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