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報-2006卷五-2006第二期- 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23-蒙稱許的事奉(二)

蒙稱許的事奉(二)

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23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我們要相信,「交通能治百病」。
交通帶進神聖生命裡的水流,交通建立神聖生命裡的關係,交通產生神聖生命的分賜。
只有這樣認識交通、尋求交通的人,才是一個蒙稱許的人。

前篇摘要:

  「蒙稱許」,不僅是我們在神面前健康的情形,也是在眾教會、眾聖徒、以及主工人面前所該顯出的情形。在前一篇信息,我們已經看見保羅如何在事奉中,在試驗中,在職分中,在真誠、熱切、負擔中,在清楚的立場上,在真理的追求上蒙稱許。願我們也羨慕像保羅一樣,成為一個蒙稱許的主的僕人。

在交通的尋求上蒙稱許

  另一個讓使徒保羅蒙稱許的因素,是他對交通的渴慕和尋求。對一個基督徒來說,沒有一件事比「交通」更困難,因為「交通」會了結我們這個人,限制我們這個人,規範我們這個人。人都不喜歡交通,人總是喜歡自由,喜歡單獨。特別美國的文化,是一個獨立、個人的文化,有自己的觀念、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生活方式。無論在政治上,或是在經濟上,甚至在自家門前割草的小事上,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然而,就著屬靈上來說,最大的祝福來自於彼此的交通,最高的學習也是彼此的交通。交通的確限制我們,但是當我們經歷這樣的限制時,我們才會得著許多的祝福。

  保羅的一生都在尋求交通,即使在他基督徒生活開始的時候,就開始尋求交通。他在大馬色的時候,從城牆上被人縋下來,逃離了大馬色,來到耶路撒冷尋求交通(徒九25~26)。然而他在耶路撒冷,卻沒有人願意和他交通,因為眾人都怕他。幾乎所有的聖徒都知道,這是那從前逼迫教會的一位。只有巴拿巴接待保羅,把他介紹給使徒們。

  若沒有巴拿巴,保羅的一生會有何等大的不同。很可能是巴拿巴促使保羅和彼得交通。當保羅見到彼得的時候,我這麼想,他就開始分享在亞拉伯所看見的啟示,我也相信,彼得根本不懂保羅在說什麼。即使三十年之後,彼得在他的書信裡說到,保羅的信有些是難以明白的(彼後三15~16)。要明白保羅的書信,的確需要啟示,因為它的內容完全是靈中的啟示。

  儘管許多人對保羅的啟示有不同的領會,就拿彼得來說,即使在許多事上有他自己的見地,保羅還是在人性裡尋求與他交通。這樣的交通能帶進相互的益處,不是看誰的啟示比較超越,而是照著各人所得的啟示,在交通裡彼此供應、彼此傳輸、彼此成全。我相信保羅也認識到,他不可能和彼得一同在耶路撒冷盡職。所以他們之間達成了協議,藉著弟兄們和保羅用右手彼此相交,保羅到未受割禮的外邦人那裡去,彼得將福音帶到割禮的人中間去(加二7~10)。

不是定規,而是生命

  我們也許以為,交通的目的就是下結綸。在交通裡,不一定要有結論,但不能堅持,不能強加自己的意見,也不能因著人的緣故而妥協。在交通中,我們所專注的只有基督,我們的目的是帶進生命的水流,以及在基督的豐富裡彼此的分賜。不論我們有什麼豐富,都該成為別人的祝福;不論別人有什麼豐富,也都該成為我們的祝福。

  保羅總是活在交通裡,他的生活是一個交通的生活。在耶路撒冷的人想要殺保羅,他就回到了大數(徒九30),像是一個被驅逐的人。在那段時間裡,他和使徒們的交通似乎被中斷了,但是你想,他在大數會做什麼呢?我絕對相信,他在那裡繼續追求真理。聖經沒有記載,他在大數興起過任何教會;但是我相信,他在大數的時候,一定十分專注於聖經中真理的追求。

  後來巴拿巴出現了(就是勸慰之子,Son of Encouragement),把保羅帶到安提阿(徒四36,十一25~26)。在安提阿的教會生活帶給保羅一個健康、寬廣的交通。在這樣的交通中,他開始發展帶領的職分,使得教會中所有的肢體,無論是什麼種族、或是什麼社會階級,都能在合一裡共同建造。(徒十三1)直到有一天,幾位弟兄在交通、禱告的時候,聖靈分別巴拿巴和保羅,差遣他們出去傳福音(徒十三2~4)。

  保羅和巴拿巴第一次行程結束之後,決定第二次出去(徒十五36)。然而他們因著馬可起了爭執,於是巴拿巴帶著馬可往居比路去,保羅帶著西拉往北邊去,走遍敘利亞和基利家一帶(徒十五37~41)。巴拿巴離開以後,似乎不再和保羅有交通,所以在這一個點上,我們很容易斷定,巴拿巴在這件事上是失敗的。

  的確,巴拿巴的離開是一個虧損,但這並不表示,他在主的手裡不再有用處。我們很容易認為,若是一個人有了瑕疵,就該被主踢開,放在一邊。然而交通的祕訣就是不「踢開」任何人。任何懂得交通的人,絕不輕易革除一個弟兄,他不會說,你如果不是為著我的,就是反對我的。甚至在永世裡,我相信巴拿巴會說,我沒有在保羅的行程中和他在一起,是一件令我遺憾的事;但是我很感謝主,保羅是一個認識交通的人!

  保羅不僅在耶路撒冷和彼得有交通,也讓巴拿巴和他所建立的教會有交通。一面來說,巴拿巴似乎不在聖靈工作的中心線上;但另一面來說,保羅仍然和他交通,也鼓勵保羅自己所興起的教會和他交通(林前九6)。保羅是一個實行交通生活的人,但他又不是一個容易「妥協」的人。在他的第二次行程中,巴拿巴要帶著馬可同去,保羅卻以為帶著馬可不合適,和巴拿巴起了爭執。儘管如此,他仍然愛巴拿巴,在他的盡職中接納巴拿巴,顧到他的感覺,並沒有將巴拿巴從他所興起的任何一處教會中革除交通。

不是排斥,而是包容

  交通的原則是包容,而不是排斥。在宇宙中只有一個身體,你知道這個身體有多大、多廣嗎?交通的生活能讓我們領略基督的闊長深高。因此,我們要非常注意與聖徒們的交通,若是對交通的對象有所揀選,就喪失了「蒙稱許」的福分。人都是有偏好的,我們的天然都是喜歡揀選的,但是我們必須認識,一個活在交通裡的人必須是包容的。

  保羅第一次到哥林多,在屬靈上幫助了百基拉和亞居拉(徒十八1~2),後來他們在以弗所遇見了亞波羅,並且幫助了他(徒十八24~26)。亞波羅或許想到哥林多去,因此弟兄們為他寫了一封推薦信(徒十八27)。到了之後,哥林多的教會產生了分裂。如果我是保羅,一定會寫信給亞居拉:亞居拉啊,你知道嗎,你打發亞波羅到哥林多去,造成多大的難處?亞波羅一點不知道神的經綸,他帶著恩賜到哥林多講道,把教會都講得分裂了!亞波羅的確叫保羅頭痛,如果你所服事的聖徒,有一天對你說,我們是屬於另一位弟兄的,你會怎麼辦?也許保羅應該把亞波羅叫過來,對他說,亞波羅,你要謹慎,如果亞居拉是我屬靈的孩子,你又是亞居拉的孩子,那麼你就是我的孫子了。孫子哪裡能和祖父相比?你把教會弄得分裂了,你到底在做什麼?

  保羅並沒有這麼作。相反的,他對哥林多人說:「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林前三6)換作是我們,絕不會說,亞波羅是澆灌的;而會說,亞波羅把教會弄得烏煙瘴氣。保羅知道什麼是交通,他知道如何欣賞別人的價值。這就是為什麼,當他提到亞波羅的時候,是這麼的甜美。

不是統一,而是接納

  一個活在交通裡的人是非常包容的,他不會尋求所謂的「統一」。不要在實行上或辭彙上尋求統一,而要尋求在甜美的交通裡,尋求神聖生命裡的分享和分賜。這完全和宗教相反,宗教是狹窄的,一個在宗教裡的人,希望別人所作的和他完全一樣,這就是「統一」。

  普里茅斯弟兄會就是我們的借鑒。因著在真理上的看法不同,約翰達祕不再和便雅憫牛頓交通;同時約翰達祕和喬治慕勒之間也有閒隙,因為慕勒所在的教會接納一些和牛頓交通的聖徒。很快的,弟兄會分裂成上百上千的團體。問題出在哪裡?他們都說自己是為著基督,但是「蒙稱許」並不僅在於為著基督,更是在於對交通的渴慕和尋求。

  如果你遇見一個在宗派裡的弟兄,你能和他交通嗎?還是你輕視他,認為他是在宗派裡的?交通的原則是包容,難道一個在浸信會的牧師,他就不是為著基督嗎?假設有一個人告訴你,他有一個「都市職事」(Inner City Ministry),你有什麼反應?事實上,他的心願是很美的,他對住在都市裡的窮人滿有負擔。但是有的人不欣賞他的負擔,反而告訴他,你不知道什麼是職事,你不在流中!交通的特徵就是包容,一個能交通的人,是能接納人的,而不是要求人的。

  基督徒很容易變得狹窄,變得排他。往往一個人在主面前有所看見,不是叫他變得更包容,而是變得更狹窄。弟兄姊妹,我們在光中所看見的每一個異象、每一個啟示,都該成為基督身體的祝福,而不是排斥別人的因素。

不是爭議,而是分賜

  交通是生命的湧流。我願意再說,交通不是為了定規事情。有許多時候,我們想要交通,但是我們真正想要的,是在某些事上做出決定。決定也是會產生的,但是這並不是交通的原意。

  保羅的一生是尋求交通的一生,聖經很少記載,保羅和人交通的時候,做出了哪些決定。他盡力和耶路撒冷的教會交通,但似乎從來沒有成功過。在加拉太書二章九節裡,保羅和弟兄們用右手相交,保羅往外邦人中間去。但是在使徒行傳十五章一節裡,有一些從猶大來的人到了安提啊,教導外邦人必須行割禮。雅各、彼得、約翰和保羅所達成的協議,似乎沒有受到猶太聖徒的尊重。當巴拿巴和保羅到耶路撒冷參加會議,討論關於割禮的事情時(徒十五1~5),雅各做出了最後的決議,解決了爭議,甚至寫在信上(徒十五6~21)。

  雅各的決議似乎對許多猶太人沒有多大的影響。我相信保羅很喜樂地拿著這封信,在他的行程中向眾教會讀這封信。然而從雅各那裡來的人(加二12),也就是這位在會議中定案的雅各,仍然在外邦的各教會中到處破壞保羅的工作。他仍然堅持,外邦聖徒必需受割禮。在保羅第三次行程之後,也就是他末了一次訪問耶路撒冷,他和雅各有很好的交通(徒二一17~30);但是很快的,一群忿怒的猶太人使他陷入困境裡,叫他被囚禁起來。

  交通只是為著交通!不論交通的結果是不是被人尊重,交通還是有它的價值。要尋求交通,不要落到爭辯裡,不要產生話題,不要試著去糾正別人。若是這些成了焦點,就不再是交通,而是爭議了。我們要相信,「交通能治百病」。交通帶進神聖生命裡的水流,交通建立神聖生命裡的關係,交通產生神聖生命的分賜。只有這樣認識交通、尋求交通的人,才是一個蒙稱許的人。(韜)

(2003~2004 英語十個月追求,克里夫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