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報-2006卷五-2006第二期- 負擔的話-主的恢復與新約的職事

主的恢復與新約的職事

負擔的話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引言

  身為愛主並願意在地方教會裡服事主的人,我們和許多一同被吸引到教會生活裡的人共同來追求,因著一同追求和交通的緣故,我們常會使用一些相同的辭彙。但是這些詞若不是根據真理來理解的話,就會產生一些的問題。其中有兩個重要的辭彙,一個是「主的恢復」還有一個是「職事」。

主的恢復

「我們為著主的恢復!」

  雖然我們不能說我們就是「恢復的教會」,但我們應該很高興的說我們是為著主的恢復,因為主的恢復是一件屬靈的事。在「地方教會的信仰與實行」這本小冊子裡也這樣說,主在過去二十世紀以來,為著祂見證的緣故,不斷的恢復祂的豐富。這是一個美妙的屬靈事實!因此我們都應該大膽的宣告,「我們是為著主的恢復!」就像我們常常唱的詩歌所說的一樣,「我們乃是為著主的教會的恢復;乃是為著地方教會在各地顯出。站住地方合一立場,在主裡合一;我們建造神的居所,完成神旨意。」(補充本詩歌525首)何等大膽、清楚的宣告!何等屬靈的事實!

「我們在主的恢復裡」

  若說我們是在主的恢復裡,這也應當是合理的,因為你若是為著一件事,你也理當身在其中。然而我們到底有幾分在主的恢復裡,這完全是一件屬靈的事,也必須根據真理來看。在主的憐憫裡我可以這樣宣告,我和其他主的僕人們一起在主的恢復裡,因為我是其中的一份子,我也投身其中。這是一個屬靈的事實。但是有些人把這件事組織化了,把主的恢復當成了一個機構,這樣的理解就完全錯誤了!主的恢復絕對是個屬靈的實際。一位愛主、投身在教會生活中幾年的聖徒,或許不像在教會裡帶領聖徒二十五年的弟兄那樣的在主的恢復裡,但是相對來說,他卻是比剛得救的人更在主的恢復當中。

「我們是主的恢復」

  在過去這些世紀以來,主把出口的職事託付給各個時代不同的弟兄們,主的恢復藉著他們才能夠不斷往前。馬丁路德、新生鐸夫、達祕、史百克、倪柝聲和李常受等都是這樣的弟兄。我們可以說他們是主的恢復,藉著他們的職事,主屬靈恢復的工作才能夠往前。這些弟兄們或許可以說「我是主的恢復」。沒有他們,主也許就不能完成祂恢復的工作,因為祂的恢復是藉著他們的職事往前的,但是我們卻不能講,「我們是主的恢復」。在我們當中,誰能說他有這樣的一份職事?所有的聖徒都能說他們是為著主的恢復,也有許多人可以說他們的確是在主的恢復裡,但是只有那些有偉大屬靈職事的人才能說,「我是主的恢復」,因為主是藉著他們來成就祂恢復的工作。

「主的恢復就是我們」

  如果我們在主的恢復裡,我們是否能說主的恢復就是我們了呢?主的確是藉著倪柝聲和李常受弟兄在今時代有了許多的恢復,因此我們可以說主的恢復是在他們身上(the Lords recovery was with them)。但是沒有人可以說,「主的恢復就是我們」。恢復是一件屬靈的事實,是在主手裡成就的。沒有一班人能說惟有他們是主的恢復,或說主的恢復完完全全在他們身上。我們的主不是這麼小的!恢復是一個屬靈的實際,沒有人能說他們是主恢復完整的具體實現。如果有人敢這麼宣告,那就是把他自己當作與神同等了。因此沒有人可以這樣獨斷,宣告他們就是主獨一的恢復。主恢復的實際是一個偉大的屬靈事實,是讓我們來享受的,也是主自己根據祂的神聖計划來完成的。

「職事」

耶穌基督的職事 ── 新約的職事

  另一個我們常聽到的辭彙是「職事」。根據真理,職事是什麼?當我們說到「那職事」,指的是新約的職事,也就是主耶穌基督的職事。因此「那職事」是偉大的,是美妙的,且是包羅的。每一個重生的人都應在這職事中有分,每一個傳福音給人或是傳輸生命為著人屬靈成長的人,都是在作這職事的工作。

李常受弟兄獨特的職事

  有時候我們也會把「職事」這個詞用來指李常受弟兄的職事,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合理的,因為是他的職事建立了我們所在的地方教會。有人會說,這種講法會讓人以為我們是屬於一個人;但是如果不是李弟兄,我們今天不會在這裡,我們都欠他太多了。因此在我們當中,我們可以這樣說,透過我們親愛的倪弟兄和李弟兄,我們能夠起來認識主,愛主,跟隨主。但是當我們用「職事」這個詞來指李弟兄的職事時,應該要理解李弟兄的職事絕不是獨一的「那職事」;我們不能說他的職事是那惟一的職事,而要說主是藉著他獨特的職事,將新約的職事帶給我們。

許多不同的職事

  誰是完成主新約職事的人呢?當你有分於完成新約的職事時,你身上所顯出的那一份就成為你的職事。在以弗所書四章11節,我們看到有使徒,申言者,傳福音者,牧人和教師,這些都是有職事的聖徒們。這些弟兄們在這獨特的新約職事裡有他們一份的職事,也藉著盡他們特別的職事,他們要共同完成新約職事的工作。這實在太好了!太寶貴了!主在已過這些世紀以來,在全地興起許多的僕人,一同盡他們的職事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弗四12)。這是一件屬靈的事,沒有一個人能指著主宇宙奧祕生機的身體說,「這是我一個人建造起來的」。不!乃是一切有職事的執事們一起同工,來建造基督的身體。沒有任何一班執事可以說,「只有我們是在建造基督的身體,只有我們有新約的職事,只有我們是主話語的出口」。主為著祂身體的緣故,在過去許多世紀以來,在這獨一的新約職事裡興起了許多的執事。保羅要提摩太和亞基布盡他們的職事(提後四5,西四17),這就說出在一個地方教會裡,並在眾地方教會中,有年長的服事者,如保羅和彼得,有年輕的,如提摩太,還有在當地的弟兄,如亞基布,他們都有自己的職事,而且沒有一個人的職事是排他的,他們是一起勞苦,在這獨一的耶穌基督新約的職事裡,一同盡他們的職事來建造基督的身體。

  1995年我和李弟兄交通到中西部華語聖徒的情形,我提到為著聖徒們的成全,我考慮有一個長期的追求。當時李弟兄回答說,「朱弟兄,你是該這麼作的,這是你的一份,這是你的職事!你的職事最能把人興起來。」他用「你的職事」這個詞。他沒有說,「朱弟兄,你1953年才得救,難道你不知道,只要我還在,我就是職事?你什麼也不可以作!」

  弟兄們,從1963年我來到這個國家來,我和李弟兄一起同工三十多年,直到1997年他被主接去為止。他雖然是一個很強的領導人,但他總是認定並尊重其他人在那職事裡的一份。有一次一位弟兄要求我到非洲去,為著應付一個特別的需要,我打電話問李弟兄的意見,他頭一個反應是他原打算要另一位弟兄去,但是當他明白弟兄們要求我去時,他馬上說,「那你應該去。」他從來不曾想要控制什麼。還有一次,一位弟兄建議把我調離開中西部,到另一個地區服事,李弟兄說,「我的良心不允許我作這樣的事,因為中西部的工作是朱弟兄他自己興起來的。」我引述他的話或許不是很準確,但意思是如此。他知道主的工作是包容的,不是排他的,他尊重主藉著每一個有職分的弟兄所作的一切。

  今天仍舊有許多執事照著他們的職事在勞苦,他們都有分於這一個新約的職事。我們應該根據三方面來看他們的職事︰第一,他們是否在執行主耶穌基督新約的職事?第二,他們是否照著神經綸的眼光來建造教會?第三,不管他們的職事多豐富,他們是否把我們帶到基督那裡,還是只帶到他們自己的豐富那裡?無論一位弟兄的職事有多豐富,一個健康的職事必須把你帶到基督那裡,也把基督帶給你。

「職事是指特定的一班弟兄」

  有些聖徒認為職事就是指特定的一班弟兄,這樣的領會是完全錯誤的!絕對沒有這樣的事。就像我們已經指出的,新約的職事是包容的,不是排他的,許多主的僕人一同有分於這一個職事。無論弟兄們怎麼宣稱他們是職事,無論他們有多豐富,職事的工作是包容的,絕不是單屬於某些人的。如果有人堅持「主只單單對我們說話」,這樣的宣稱只會造成爭競和分裂。我們要知道,神絕不是這樣侷限的,祂可以照著自己的意思使用人來作祂的出口,這不是由我們來決定的。沒有人有權利說,「神只藉著我們說話,只有我們是神的出口。」請記得,雖然彼得有一班同工,保羅也有一班同工,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宣稱他們有一班獨特的同工,他們乃是一同在新約的職事裡勞苦。

水流職事站

  水流職事站是一個出版機構。李弟兄說,水流職事站「是利未人的服事,服事我的職事,用刊物並藉著錄影帶、錄音帶,把神的話釋放出去。」(《長老訓練》第九冊,頁64)令人難過的是,很多人把這個出書機構當成「那職事」了。作為一個出版機構,我們很感激水流職事站忠心的服事,給我們這樣豐富的出版。但是水流職事站本身,從聖經的角度來看,絕對不是一個職事,它只是提供了像利未人一樣的服事。當然我們不能輕忽它的價值,必須要加以肯定。每次我從外地回到克里夫蘭,看到一疊李弟兄的新書在我書桌上,我總是很喜樂。我們都應該感謝水流職事站為眾教會所作的服事。

  然而,今天許多人把水流職事站當作是眾地方教會的總會,這就很可怕了!即使是在下意識裡,我們也不應該把安那翰(水流職事站所在地)當作是我們組織的中心!最近我訪問一個國家,一位年長弟兄和我談到關於水流職事站的問題。雖然他聽到李弟兄說它只是像利未人一樣服事屬靈書報,這位弟兄卻說,「一面它出版倪弟兄和李弟兄的書,一面它也帶領全球的眾教會。」這樣的想法真叫我擔心,這絕對是個不屬靈,不合聖經,沒有基督,甚至是幼稚的想法。沒有一個真實的地方教會應該接受一個出版機構的領導,這完全不合聖經,不屬靈,也沒有基督!如果任何帶領者採取這樣的作法,就說出這個教會已經從恩典裡墜落,變成一個組織了。

  主在祂的恩典裡,藉著倪弟兄和李弟兄豐富的職事,已經呼召我們離開墮落基督教分裂和組織化的情形,我們怎麼能把自己作成另一個組織,和基督教沒有兩樣呢?把眾地方教會一統在水流職事站的旗幟下,只會妨礙聖靈的工作,把我們從活的、現今的基督的面光中帶離開,既不顧聖經的真理,也離開了倪柝聲弟兄和李常受弟兄的教導。一個健康、合乎聖經的地方教會,必須是一個屬於基督,單單向基督負責,也單單見證基督的教會。

新約的職事是廣大且包容的

  新約職事的眾執事們,一同盡他們的職事,來建造基督的身體,彼此沒有爭競、也沒有嫉妒。只有當一些人有了組織化的運作,才會產生爭競嫉妒的難處。只有對職事有錯誤領會的人才會考慮誰是繼承人,或是竭力掙扎要得到控制權。新約的職事是包容的,我們必須要在新約的職事裡緊緊的跟隨基督,好好的泡透在倪弟兄和李弟兄的豐富裡,也要向許多健康建造教會的職事敞開。

  什麼是一個健康的職事?第一,他們是不是單單傳講基督?第二,他們的目標是不是要完成神建造教會的經綸?我再說,我們要謹慎,不要讓任何人用任何理由來控制我們,即使他們宣稱惟有他們有神聖的說話。我們更不應該讓一個出版機構來帶領我們,雖然我們感謝他們在主裡忠心的勞苦,把屬靈書報服事給眾地方教會。(韜)

── 選譯自2005年大湖區勞工節特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