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報-2005卷四-2005第五期- 生命-人生最高的價值-有神、有人、有地

人生最高的價值

── 有神、有人、有地

生命信息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整本的聖經都是告訴我們,神怎麼來得著人,
以及神怎麼藉著人來得著地。

  我們每一個人總有一天要認真的面對一個問題:「我活著到底是為什麼呢?」我現在快要七十歲了,越是到老年的人,越會問這個問題。我在主的恢復裡超過五十年,在我裡面有很多的回憶,回憶這五十多年來許多的甜酸苦辣,以及這五十多年來聖靈一切的工作,叫我的感觸更加深了。我要問的是,「如果主現在來了,我能不能見祂?如果主在這一個時候來到,我是被提呢?還是留在這裡?如果被提,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我想,這些問題都不是這麼簡單的。所以,我想和弟兄姊妹們說一些負擔裡的話。第一、說到「你」、說到「主的僕人」,第二、說到「神」、說到「神的旨意」。

人存在的價值在於神

  首先說到「你」。你是誰呢?你就是照著神的形像,按著神的樣式所造的人。換句話說,你的裡面像神,你的外面也像神;你的存在,你的所是,從神那裡看,和神完全是一樣的。如果有缺欠,就是我們人墮落過了,在我們裡面有罪性,在我們的生活裡有罪行,我們活在世上有貪圖,有許多失敗的經驗……這一切,在神的形像和神的樣式裡都是沒有的。但即或是這樣,我們還是有神的樣式,這是我們生下來就有的;我們也有神形像的實際,這是我們得救那一天,靈裡重生所得著的。我們得著的生命就是神的形像,我們這個人的樣式就是神的樣式。換句話說,我們這個人的存在和神是息息相關的!如果一個人在他存在裡沒有神、缺少了神、遠離了神、和神之間產生了距離,這個人的存在就是虛假的存在,這個人的生活就是沒有價值的生活,他在地上就是「白活」!

奉獻自己,成為活祭

  但是感謝主!使徒保羅對我們這樣的一班人,就說了一句話。這句話真是又溫柔又體恤,他說:「弟兄們,我藉著神的憐恤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聖別並討神喜悅的活祭,這是你們合理的事奉。」(羅十二1)如果我勸你奉獻,我一定會把世界的虛空給你看一看,把罪惡的可怕給你看一看,把你自己的墮落給你看一看,把你所在環境的虛無給你看一看,我會告訴你這一切都是虛空,正像傳道書所說的,「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傳一2)但保羅不是這樣,他似乎說,「你要認識神,你要認識神的慈悲和憐恤,我就在神的慈悲和憐恤裡告訴你一件事,你生活需要改一改。怎麼改呢?要把你的身體獻上,當作一個活祭,是聖別的,是討神喜悅的,也是合理的事奉!」

  然後,保羅繼續說,「不要模倣這世代,反要藉著心思的更新而變化,叫你們驗證何為神那美好、可喜悅、並純全的旨意。」(羅十二2)這世代是可怕的,不要模仿成這個世代的樣式;反而心思要更新,要被變化,要來察驗、認識神那美好、可喜悅、並純全的旨意。換句話說,你這一個人活著,要學習把你的身體獻上。獻上是為著什麼呢?是活在一個獻祭的原則裡。我這個人在地上的生活,是像一個祭物一樣,我的生活、我的存在、我的勞苦、我的工作、我的追求、我的目標,都與神的旨意聯起來了。這個時候,我這個人的存在就有了最高的價值。

遠離世上的「風光」

  這些話,我們都會「阿們」;但是「阿們」容易,活出來不容易。為什麼呢?看看你的周圍,買名車的買名車,買大房子的買大房子,你裡面有沒有一個感覺,我希望自己這麼有錢?那再看看你的同學,一個個又是董事長,又是總經理,雖然所在的不是「破產公司」,就是「倒閉集團」,但只要還沒有破產,還沒有倒閉,個個都是又風光,又體面。一見面,就問你現在做什麼?你說,「我是為著神那美好、可喜悅、並純全的旨意。」哦,沒有人會了解,沒有人會看得起。

  一個跟隨主的人,好像是一個抬不起頭的人!你如果說,「感謝主,我挺胸昂首!」那我就要說,「你是個奇人、妙人、大大的神人!」因為人在世上不是這樣的。人是有錢就風光了,有權就風光了,有勢就風光了,有地位就風光了;人如果在他人之上,儘管下面只有三個、五個、八個,總之,只要「管人」就風光了。但是一個主的僕人和他們不一樣;一個主的僕人的生活,好像是遠離世界這一切風光的。他的生活很單純,他要說,「我在地上活著,我是把自己奉獻給神的。我的存在是和神聯起來的,我的生活是和神聯起來的,我的追求是和神聯起來的,我生活的一切,是教會生活也好,是日常生活的一點一滴也好,都是和神聯起來的。我這一個人乃是一個活祭,要來見證神那美好、可喜悅、並純全的旨意。」弟兄姊妹,這一個真是了不起!

什麼是神的旨意?

  現在我要問第二個問題,到底神的旨意是什麼?哦!這個問題幾乎是不能問的。因為我問三百個基督徒,就有三百個答案。有的 說,神的旨意就是叫我照顧我的丈夫;有的說,神的旨意就是叫我養活我的妻子;有的說,神的旨意就是叫我培育我的兒女;有的說,神的旨意就是叫我傳福音(這還算屬靈);還有的會說,神的旨意就是叫我們在「一個流中」,神的旨意就是叫我們在「一個職事」裡……這些我不敢說對錯,就看你怎麼解釋;解釋對了就都對,解釋錯了就是胡鬧。

保羅的一生 ── 見證神的旨意

  但是,我們看使徒保羅,他是用自己的一生來見證神的旨意。當他老年的時候,從他的工作來看,幾乎是「全軍覆沒」。他說,所有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了我(提後一15)。 你看,保羅寫的歌羅西書和腓利門書,有多 甜美!但是不到兩年,歌羅西教會,以弗所教會,加上所有在亞西亞的人都不要保羅了。哦,這種傷痛真是不可思議!也許是耶路撒冷教會逼他們表態,「你們或者是跟雅各,或者是跟保羅!」這些教會的長老們考慮考慮,沒有辦法,就只好妥協。其實若是長老們「聰明」一點,我也不跟你,我也不跟保羅,我要的是基督,就沒事了。

  總而言之,保羅似乎是打了個敗仗;甚至他身邊的同工有的也離開他了,像底馬愛了現今的世代,離棄保羅而去(提後四10)。但是保羅卻說:「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四6~8)

  弟兄姊妹!有一天我們都會老,老了以後都要問這個問題,「仗打了沒有?路跑了沒有?信仰守住了沒有?」這裡沒有「在不在流中」的問題,也沒有「跟隨誰」的問題;這裡只有「打仗」的問題,只有「奔跑」的問題,「守住信仰」的問題!打仗是為著神的權益,奔跑是為著自己,持守信仰是為著神。

打仗,奔跑,持守信仰

  當保羅年老的時候,就著工作來說,他似乎是全軍覆沒,所有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了他;就著身邊的同工來說,也很少有「像樣」的。你看他淒涼不淒涼?是的,從外面看,他似乎是完全失敗了,完全淒涼了;但是,在這一切的挫折裡,他很豪邁的起來宣告,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哦,實在好!保羅很簡單,我這一輩子就是這三件事:就著神所要的,我打仗;就著我這個人,我奔跑;就著神自己,祂是我一生所持守的信仰!我可以宣告,我這一生是滿有價值的!

  哦!你不要小看這一個。它和我們的觀念完全不一樣。我們的觀念是要得勝,我們的觀念是要興旺,我們的觀念是要顯耀,我們的觀念是三千人、五千人、八千人一起聚會,哈利路亞!但是我們卻沒有領會保羅所看見的。保羅今天要說:「不!」不是說得勝不對,也不是說興旺不好,而是說,這不一定是神的心意。你羨慕幾千人的會眾嗎?幾千人的會眾多的是,很多基督教的團體都有。你羨慕開大特會嗎?很多名傳道也都有大特會。但是主卻要問一個問題,仗打了沒有?路跑了沒有?信仰守住了沒有?這是主所關心的,也是保羅所在意的。

  保羅就是這樣。就著教會來說,亞西亞的教會都不要他了;就著同工來說,他身邊的同工只剩下提摩太、馬可、路加……他孤單到一個地步,幾乎沒有什麼同伴。但是他很喜樂,他會說:「弟兄們,我告訴你們,就著工作,沒有什麼可看的;就著同工,許多都走了;但是,我願意告訴你,有一件事我很喜樂,就是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哎呀!甜美不甜美,這遠超過人外面所能看見的。

外面看見的不算,主所要的才算

  所有外面人所看見的都叫作「幻像」。也許你會說,「看看我們這裡聚會多好!」但原諒我這麼說,三十年以後會怎樣,沒有人知道。你所看得見的,不能說沒有價值;但是你若以為這就是主所要的,那你就錯了。主要什麼?主要你打仗,主要你奔跑,主要你持守信仰,這三個才是主所要的。

  所以,如果眾教會都離棄你,不要怕!如果工作艱難,不要怕!如果環境沒有路,不要怕!如果一切叫你受折磨、受摧殘,不要怕!你要問一件事,「仗打了沒有?賽程跑了沒有?信仰持守了沒有?」這三個有了,你就要說,「從今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阿們!」

神的旨意 ── 有神、有人、有地

  現在我們就來看什麼是打仗,什麼是賽程,什麼是信仰。我們要說到創世記一章二十六至二十八節,那裡有三個點,第一說到神,第二說到人,第三說到地。

  神造萬物都是說有就有,但是神造人就不簡單了。神要得著一班人,他們的裡面像神,外面也像神;裡面有神的形像,外面有神的樣式。因此三一神有一個「會議」,就說,「我們要按著我們的形像,照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爬物。」(創一26)。然後神就照著祂的形像來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一27)。接著神就賜福給他們,告訴他們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服這地(一28)。

  弟兄姊妹們,你有沒有注意,在創世記這裡有三個寶貝,你這一輩子都不能離開這三個寶貝:第一個寶貝是「神」,第二個寶貝是「人」,第三個寶貝是「地」。全本聖經從頭到末了,一直都是圍繞著這三個寶貝,這三個寶貝就是神的旨意。

  前面說過,你要把自己奉獻給神,當作活祭,來驗證神那美好、可喜悅、並純全的旨意。這旨意是什麼?就是這三個寶貝。第一個是神,人活著沒有神,一切都完了;第二個是人,人活著不像人,一切也完了;第三個是地,神要藉著得著人來得著地。

神所要的人 ── 有神的神人

  宇宙中的存在,第一個是神;沒有神,一切都沒有了。第二個就是人,沒有得著人,神一切所要做的也都沒有了。教會中有許多好弟兄、好姊妹,這些好弟兄、好姊妹都是一個一個的「人」。但是我要問,「你是真人還是假人?是有價值的人,還是沒有價值的人?是與神一致的人,還是不與神一致的人?」

  你要起來宣告說:「感謝讚美神!我是個人,我裡面有神,所以我是個神人,我活在地上是來彰顯這位神的。 我是一個道道地地的人,是真真實實的人,是神所要的人,是神心意中的人,是與神一致的人,是與神聯結的人,是與神調和的人,是與神合併的人,是把神彰顯出來的人,是代表神的人,是代表神權益的人,是代表神旨意的人,是執行神旨意的人,是一舉一動都見證神的人!哈利路亞,我是人!」哦,這樣的一個人,就是真「人」,就是神所要的「人」。

得著地,需要爭戰!

  但是你要注意,光是神和人還不夠,還得加上一個「地」。你如果問神:「神啊,你為什麼要造人?」神就要說:「除非我得著了人,我沒辦法得著撒但所控制的地!」所以,神造我們是為著爭戰的,是要來打仗的,為要得著神所要得著的地。

  弟兄姊妹們,在我們從起初就要有這種的認識:有許多事物我都可以不在乎,因為我關心的是「神」,我關心的是「人」,我關心的是「地」!

  常常你會發覺,很多你所關心的,並不是神所關心的。你所關心的是什麼?也許你所關心的,是這個禮拜有沒有看望;但是你的看望若不是為著「神」、為著「人」、為著「地」,那你的看望就不過是做工。你上班已經夠苦了,作家庭主婦已經夠苦了;上班是做工,煮飯是做工,不要在這兩個「工」之外再加一「工」。我們要求主憐憫,叫我們是完全聯於神的,叫我們的心中有人,我們的勞苦有地,我們的存在有神。得人是為了得地,若沒有得著「地」,就沒有得著「人」。

在神面前最有價值的一生

  親愛的弟兄姊妹,如果在主的憐憫裡,我們有這樣的領會:神在宇宙中是要彰顯祂自己,神在宇宙中是要得著人,神在宇宙中是要恢復地,哦,你這基督徒的一生就超越了!你看,保羅為什麼這麼超越?他說,論到「地」,當打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論到「人」,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論到「神」,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因為我有神、有人、有地,從此以後,必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人要這樣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的一生!

  弟兄姊妹,我們不要勞苦一輩子,目的就是為著那一天「風光」的喪葬聚會。凡是教會中的好弟兄、好姊妹,他的喪葬聚會都會好;但是,這樣的喪葬聚會又有什麼價值?你要注意,你這一生是要得神、是要得人、是要得地的!這樣的一生,才是在神面前真正有價值的一生。

神要得著人,藉著人得著地

  現在我們再來看創世記。神造了人,神看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就安息了。但是沒有多久,人就墮落了。神要得著人,並且藉著人來得著地,但是人卻變了。因為人變了,神就不能藉著人來得著地了。所以,整本的聖經都是告訴我們,神怎麼來得著人,以及神怎麼藉著人來得著地。

  首先,人墮落了,神就來尋找人。祂的第一個問題是:「人啊!你在哪裡?」我們的神天天都在問我們,一個一個的問我們,「你在哪裡?」「你在哪裡?」你說,「我在上班。」「那你上班在做什麼呢?」「我在等著作董事長。」你有沒有注意,神也沒有生氣,神也沒有「修理」人,神只是殺了羔羊,用牠的皮子作衣服給人穿。神似乎告訴人:「從此以後,你自己再也沒有義了,是基督來作你的義。有一天我要來成為人,有一天我要來為你死,有一天我要死在十字架上,有一天我這位死而復活的神而人者、人而神者,要成為你的救贖,為要叫你作一個真實的人!」

  感謝主!雖然人失敗了,神卻起來說:「我永遠不會放棄人,我要來得著人!」所以在舊約裡,祂就要來得人了。祂得著亞伯、塞特、以諾、挪亞、亞伯拉罕;祂又藉著亞伯拉罕得著以撒、雅各,得著十二個支派;再藉著這些支派來得著地。

神的祝福 ── 得人多如天上的星,海邊的沙

  神得著亞伯拉罕人,就祝福他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創二十二17)你看神的祝福好不好?只有傻瓜才不把自己真正奉獻給主。

  「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這大福是怎麼來的?第一個是子孫,「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換句話說,你要來得人了,但是人在哪裡呢?就在這裡,就在你所住的城市裡,就在街道上,就在你的大學、工廠、公司裡。在教會中的每一個人都要去得人,因為神要的是人!每一個聖徒都要作一個得人的人,每一個聖徒都要作一個得神祝福的人!

  弟兄姊妹,得人是神的祝福!我們要把自己奉獻給主,奉獻給主來得人!哦,這真是榮耀!不錯,外面可以荒涼;不錯,外面可以孤單;不錯,外面可以貧窮;但是,我裡面知道,「主啊,當我跟隨你的時候,你曾說,論子孫,我要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那樣的無數;這是你的應許,這是你的祝福!」

神的祝福 ── 藉著神的子民得著地

  神所賜的大福,不僅是子孫,還有「你的子孫必得著仇敵的城門。」(創二十二17)這就是聯於「地」了。神得著亞伯拉罕,就告訴他:「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把這地賜給你。」(創十三17)所以,神是先來得人,再來得地。神得著了亞伯拉罕,得著了以撒,得著了雅各,得著了雅各的十二個兒子,又藉著約瑟得著了以法蓮和瑪拿西;得著了這一班人以後,神就說,你們要出來得地!

  所以,舊約就是得人、得地。

  接著創世記,就是出埃及記。出埃及記是說什麼呢?出埃及記就是去得地!有時候我們讀出埃及記,就是不要愛世界,要從世界中出來。我要問,「你從世界出來往哪裡去呢?」你要知道,你從世界出來,乃是要去得地!舊約就是這樣,神得著亞伯拉罕,神也得著以撒和雅各,神又得著以色列十二支派,神又得著摩西……神不斷在得人,然後藉著這一班人,神要來得地。神得著每一個人都是為著得地。神為什麼得亞伯拉罕?為什麼得祂的子孫?要得著地!神為什麼得著摩西?要得著地!神為什麼得著約書亞?要得著地!神為什麼得著撒母耳、得著大衛?要得著地!神為什麼在舊約裡做那麼多的工作?就是不僅要得著一班以色列民,還要藉著這一班以色列民得著一塊地,好叫他們在這塊地上享受神的豐盛。

神成為人,又生出我們,來得著地

  但是,(這個「但是」非常大),亞伯拉罕的子孫不管用,摩西所帶的以色列民不管用,大衛生的兒子所羅門不管用,所羅門生的兒子羅波安更不管用,他們都不能滿足神的心意,不能被神得著,不能為神來得著地。所以有一天,神要說,我自己來成為一個人!所以,這一個「人」來的時候,祂就是真正的「人」、獨一的「人」、滿足神心意的「人」、與神心意一致的「人」、完全讓神的旨意得以亨通的「人」!神得著了這樣一個人,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也就是聖經所說的「那人基督耶穌」(提前二5),祂是一個真正的人!但是神並沒有停在這裡,神要藉著這一個人,得著一個奧祕的身體,就是教會。

  所以主耶穌來,祂說:「祭物和供物是你不願要的,你卻為我預備了身體。」(來十5)換句話說,「我這個身體是要死的,我這個身體是要進到死裡面去的,我這個身體也是要復活的,是要從死亡裡出來的。在我的復活裡,我要生出一個奧祕的身體來!」所以希伯來書才說:「……看哪!我與神所給我的兒女。」(來二13)「……因這緣故,祂稱他們為弟兄,並不以為恥,說,我要向我的弟兄宣告你的名,在教會(教會)中我要歌頌你。」(來二11~12)這裡的兒女,或者說是眾兒女,就是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也就是我們。我們是為什麼而有的呢?還是為著來得地的!

神所要得的地 ── 一處處的地方教會

  在舊約,那塊地(迦南)是侷限的,就好像在舊約的人是侷限的一樣;但是到了新約,這一位無限的人出現了,就是主耶穌基督,而這塊地就成為無限的全地。所以在舊約裡有這樣的話:「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尊大。」(詩八1)神要藉著我們這一班人來得著全地。神為什麼把你帶到底特律?要得著底特律這個地;神為什麼把你放在芝加哥,要得著芝加哥這個地;神為什麼把你放在克里夫蘭?要得著克里夫蘭這個地。神把我們放在一處一處的地方上,就是要得著這一處一處的地!而每一個被神所得著的地,都是基督奧祕的身體,在一處一處地方上所顯出的教會。

為著神的旨意打仗、得地

  現在你就知道,為什麼你要把自己奉獻給主,成為活祭,來成就神的旨意了。使徒保羅說,要打的仗我已經打過了,因為我興起了多少處的教會!保羅這一個人是一個得地的人;因為他是一個得地的人,他就起來宣告,當打的仗我已經打過了!弟兄姊妹們,你們在地上做什麼?打仗!打仗來得地!好叫一個一個的「地」被得著,一處一處的地方教會被興起,這就是神的旨意。

  神的旨意就是基督那奧祕的身體,在一個一個的地方上顯出來。在舊約裡的預表是以色列地,在新約裡的顯出是一處一處的地方教會。弟兄姊妹們,我們每個人都要作一個得地的人。你在地方教會裡,活在教會生活中,就要和弟兄姊妹們一塊來得地!而且主還要藉著我們,再得著許多其它的地。阿們!這種心志真好。神真正所要的,乃是一班有神、得人、得地的人。

站住教會的立場,接納所有的聖徒

  所以,在啟示錄第一章,主對約翰說:「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寄給那七個教會(教會):給以弗所、給士每拿、給別迦摩、給推雅推喇、給撒狄、給非拉鐵非、給老底嘉。」(啟一11)在這裡,主並不是說,「給以弗所教會、給士每拿教會、給別迦摩教會……」,而是說「給以弗所、給士每拿、給別迦摩、給推雅推喇、給撒狄、給非拉鐵非、給老底嘉。」寄給那七個教會,等於寄給那七個城;寄給那七個城,就是寄給那七個教會。好像主是說,不要加什麼「教會」了,那個地方就是教會!在一個城只有一個教會!

  在神的眼中,一個地方教會有多少聖徒呢?也許是五萬,也許是十萬,或者更多,因為每一個蒙恩得救的人,都是屬於地方教會的。然而在這麼多聖徒中,只有一些人是站在地方的立場上,持守「一」的見證。

  譬如說,有兩位弟兄在路上遇見了,就談起來,「你貴姓?」「趙。」「趙先生,你信耶穌嗎?」「是。」「感謝主!我也信耶穌。你住在哪兒?」「克里夫蘭。」「啊!我也住克里夫蘭,哈利路亞!你在哪一個教會呢?」「我在克里夫蘭教會。」「哦,我在浸信會。」你看,這就出了毛病了。神寫信給以弗所,就是給以弗所教會。你不能說,「我是地方教會的,你是浸信會的!」不,在克里夫蘭只有一個教會,這一個教會包括所有在克里夫蘭蒙恩得救的人。也許你過教會生活,另一位弟兄沒有過教會生活,但這並不表示,他不是克里夫蘭教會的弟兄。

  譬如說,我的兒女都長大了,有的結婚離家了,有的到外地工作了,家裡就只剩我們老夫老妻。所以我就對姊妹說,「以前家裡是五個人,現在就剩我們兩個人,三個不見了。」這話對,這話也不對。可是當我正在說的時候,電話鈴響了:「嗨!爸爸!」你看,不都還在嗎?

  我們這個人很古怪,一講到地方教會,就好像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排他性」。所以弟兄姊妹,我們中間不要有話題,也不可以製造話題。你要說,「感謝主!我們早晨一同讀聖經,我讀我的恢復版,你也可以讀你的和合版。我讀恢復版的時候,你要大聲阿們;你讀和合版的時候,我也要大聲阿們,因為我們是跟隨主,不是跟隨版本。」哦,這樣的教會生活該有多甜美!就連你碰見在浸信會的弟兄,你也要說,「在神的眼光中沒有浸信會,在神的眼光中也沒有我們所說的「地方教會」,在神的眼中就是一個教會!阿們!」

  我很喜歡啟示錄的這一節,你看主的話是這樣的單純,祂一個字也不多說。給以弗所,就是給以弗所的教會。教會就是教會,就算它有分門別類的事,就像哥林多教會,它還是一個教會。有人說:「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基督的。」(林前一12)保羅就說,「基督是分開的嗎?」(林前一13)哦,這就是一個教會!弟兄姊妹,多好!

  我們的心胸要寬廣,我們要告訴主,「主啊!你要得著我們,藉著我們得著人,得著地!」神不僅要得人,神也藉著人來得著地;神藉著人得著了地,人和地就能一同來滿足我們的神。求主憐憫我們,保守我們一位一位都是被主得著的人,也在我們所在的地方,為主得著這地。阿們。(韜)

(2004/9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