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報-2004卷三-2004第十一期- 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20-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

表明生命的話

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20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這個世代所要做的,是要調轉我們人生的方向,使我們的存在、
生活和追求都變得虛空了。你,是否在其中?

  腓立比書二章十四至十六節說:「凡所行的,都不要發怨言,起爭論,使你們無可指摘、純潔無雜,在彎曲悖謬的世代中,作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在其中好像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好誇我沒有空跑,也沒有徒勞。」這一段聖經非常寶貴,我們能夠成為發光之體,顯在這個世界裡,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中,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這是何等的福音!

彎曲悖謬的世代

  什麼是彎曲悖謬的世代?「世代」(genea,generation)和「世界」(kosmos,world)不同,「世界」是一個屬撒但的體系,「世代」則是「世界」在不同時間裡的顯出。根據腓立比書,當時的世代是一個宗教的世代,也是彎曲悖謬的世代(二15;三2)。許多愛主的人落到了宗教裡,在彎曲悖憀的世代中失去了向著基督的純潔(一17)。

  「彎曲」(skolios,crooked)這個字有「彎折」(bent)的意思;「悖謬」(diastrepho,to distort)這個字有「轉向」(to turn aside)的意思。這個世代是彎曲悖謬的,已經被撒但所利用,要扭轉人的心,叫人遠離神、遠離神的旨意。「彎曲」也含示人的良心受到了玷污(來九14),成為邪惡的良心(來十22),如同給熱鐵烙過一般(提前四2)。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中,許多人的良心受了玷污,他們的人性受了破壞。譬如,在今天的世代中,許多人認可同性戀的婚姻,甚至有的基督教宗派還鼓吹這樣的實行。這實在太可怕了!這樣的觀念破壞了許多人,叫他們不能明白神起初的心意(太十九4~5),使得人性變得彎曲、悖謬。

無可指摘,純潔無雜

  這個世代是彎曲的,也是悖謬的。許多神以外的事物取代了神,叫人定睛在這些上面,不再以神為目標。人只要活在這個世代裡,就沒有辦法不隨從這世代的潮流,甚至成為這個世代的一部分,失去了在神面前的純潔無雜。什麼是「無可指摘、純潔無雜」?就是單單以基督為目標、以基督為中心、以基督為滿足。在今天的世代中,已經很難找到真正無可指摘、純潔無雜的人,許多人被這個世代所吞噬,成為彎曲悖謬的,失去了在神面前存在的意義。

  這個世代會來「扭轉」我們,也許是藉著一個高薪的職位,也許是藉著一個有聲望的前途……當這些機會來臨的時候,許多人就妥協了。不要以為這個世代只是引誘人去做邪惡的事,不,這個世代所要做的,是要調轉我們人生的方向,使我們的存在、生活和追求都變得虛空了。這彎曲悖謬的世代是何等邪惡,我們要憎恨這個世代!在現今的世代中有太多的網羅,叫人的眼目無法定睛在基督身上,叫人不再無可指摘、純潔無雜,叫人不能起來跟隨主,叫人跟隨主不能到達路終。

  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祂沒有隨從這彎曲悖謬的世代。祂所走的是一條窄路,是一條十字架的路。祂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之珍,緊持不放;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僕的形狀,成為人的樣式,顯為人的樣子,降卑自己,順從到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二6~8)。神卻叫祂從死人中復活(羅十9),成為賜生命的靈(林前十五45),叫許多人在神聖的生命裡得著供應、得著加力,好脫離這彎曲悖謬的世代,成為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

發光之體

  什麼是「發光之體」?「發光之體」就是以基督作中心和源頭而產生的見證。就好比燈泡一樣,它的本身並不會發光;燈泡能夠發光,是因為有光源。一旦接上了電,就產生了光源;一旦有了光源,就能發出光來。我們要成為發光之體,在我們裡面的「光源」就非常要緊。我們本是一無所有的,我們不過是基督的見證,將基督這「光源」藉著我們透射出來,見證出來。

  在馬太福音第五章裡,主耶穌是點燈的那一位(太五15)。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盞燈,主耶穌要來點燃我們,使我們能發光。祂不是把我們放在斗底下,而是放在燈台上。什麼是「斗」?「斗」是一種量器,是聯於我們生活的所需。一面來說,我們需要顧到生活的需要;但另一面來說,我們不該被這些需要所霸佔,成為遮蓋我們的「斗」。主點燃了我們,要把我們放在祂的燈台上,作祂的見證。請我們記得,我們不屬於這個世代,我們不在「斗」底下,也不為明天憂慮:不擔心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太六25)。我們是屬於基督的人,我們的存在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主發光,成為主的見證。沒有一件事物能佔有我們的心,我們只有基督!

  基督徒不能發光有兩個主要的原因:離開了「光源」,或是有了「斗」。離開了基督,沒有人能發光;有了生活的憂慮,也同樣不能發光。除了這兩個因素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我們的心中有了「沙粒」(particles)。什麼是「沙粒」?就是基督以外的人事物進到我們的心裡,攔阻我們的光。在我們基督徒的生活中,每當我們追求基督以外的人事物時,我們就開了一扇門,讓一顆「沙粒」進到我們的心裡,攔阻了我們的光。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裡,我們何等容易讓許多「沙粒」存留在我們心裡,遮住了光源,叫我們不能成為發光之體。

眼目的情慾

  對基督徒來說,最難對付的就是世代。主耶穌在曠野接受魔鬼的試誘時,魔鬼帶祂進了聖城,叫祂站在殿翼上,對祂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就跳下去罷;因為經上記著,主要為你吩咐祂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太四6)這是什麼?這就是「世代」,並且是一個宗教的世代。若是主耶穌果真這麼做了,天使也果真托住祂了,所有在聖殿裡敬拜的人都會看見,也都要以為希奇,這一位耶穌就是要來的彌賽亞(約四25)!那個場面將是何等壯觀。如此一來,主耶穌得到了世人的尊崇,卻落入了魔鬼的陷阱裡,就是宗教。

  「宗教」總是滿足人眼目的情慾。在約翰壹書裡說到世界上的事,包括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以及今生的驕傲(約壹二16)。肉體的情慾是為著滿足墮落的身體,是聯於罪;眼目的情慾是為著滿足魂,是聯於宗教。宗教所著重的就是魂的滿足。許多看來似乎是對的、似乎是合理的、似乎是可接受的事,能叫人的眼目得著滿足,卻不能叫人得著基督。許多人並不認識,宗教有許多美麗的外表,就像墮落的世界一樣,卻是破壞人的、玷污人的、叫人遠離神的、叫人離開基督的。

  當一個人陷入了眼目的情慾,他的良心就昏暗了。良心是靈的一部分,宗教能藉著昏暗的良心影響我們的靈。宗教的世界裡也有肉體的情慾,然而它主要是以眼目的情慾為中心,好叫人的魂得著滿足。許多人會說,宗教都是勸人向善的。的確,在宗教裡有許多美好的事物,也有悅人眼目的果子(創三6),卻都是按著善惡知識樹的原則。外面看起來似乎是美好的,裡面的實質卻是滿了邪惡,叫人離開生命樹。

  舉例來說,聽一篇好的道是叫人喜悅的,講一篇好的道也是叫人喜悅的。但是有多少人領會,這其中有多少是魂裡的享受?有多少是靈裡的滿足?有多少是眼目的情慾?有多少是基督的自己?一不小心,我們在許多屬靈的事上都落入了眼目的情慾,這恐怕是撒但最狡猾的試誘。在基督徒中間,也許沒有人會比較誰最會喝酒,那明顯是可恥的事,是屬於肉體的情慾;然而,我們卻容易比誰做的見證最好?誰的禱告最美?誰寫的詩歌最感人?誰的事奉最有果子?誰的果子最存留得住?這些都是眼目的情慾。主耶穌告訴我們,我們是小群(路十二32),是願意隱藏的、是不願顯揚的、是不願人知道的、是願為著主的緣故而成為孤單、寂寞的。

今生的驕傲

  除了眼目的情慾以外,宗教還包括今生的驕傲(約壹二16)。什麼是今生的驕傲?就是以今生的事為誇口。人喜歡誇自己的車子、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孩子、自己的衣服……凡是屬於今生的事物,都能作為他的誇口。一個發光之體所誇的只有基督!對一個跟隨主的人來說,他沒有世上的成功、沒有世上的滿足、也沒有世上的誇口;即或他在世上有一些成就,他所誇的也只有基督而已。我們要學習過簡單的生活,好叫我們不給自己誇口的機會。我們要認識,只要我們還活在世上,今生的事物總會吸引我們、霸佔我們、在我們身上找到一個「立足之地」,好成為我們的誇口。若是我們盼望成為發光之體,在這個世界中照耀,我們只能以基督為誇口,惟有基督!永是基督!

雅八、猶八、土八該隱

  「世代」屬於「世界」,「世界」的無神文化又是在該隱的三個後代「雅八、猶八和土八該隱」後得著發展的(創四20~22)。雅八是一切住帳棚、牧養牲畜之人的祖師,是聯於人的生存;猶八是一切彈琴吹簫之人的祖師,是聯於人的娛樂;土八該隱是銅匠、鐵匠的祖師,是聯於人的征服和保衛。該隱有了這三個後代,世界就開始得著了發展,世人也逐漸遠離了神。從那時候起,世界就延著這三條線往下發展,一直發展到如今,叫普世的人都受它的奴役(弗二2)。

  今天的世界仍然以謀生、娛樂、征服和保衛來奴役人。每一樣新的發明,每一樣新的發現,每一樣新的潮流,幾乎都源出於這三條線,也延續著這三條線。在這三條線當中,有一項是聯於宗教的,就是猶八,他是一切彈琴吹簫之人的祖師,也就是屬魂的娛樂。我們要認識,眼目的情慾和宗教是屬於同一類的。一個在宗教裡的人,是一個尋求滿足眼目情慾的人。今天在地上有許多「猶八」的後代,在宗教世界裡,不斷地尋求眼目情慾的滿足。

  整個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約壹五19),叫人受它的轄制、受它的奴役、受它的控制。撒但是這個世界的王(約十二31),世上的萬國原是交付給牠的(路四5~6)。幾乎所有的世人都把撒但當作他們的神,好從它得著養生之物、從它得著快樂、藉著它征服人、從它得著自我的保衛。這三樣:養生、快樂、和保衛,原是神願意賜給我們的。神顧念我們的需要,神是我們的喜樂,神也是我們的保守。人遠離了神,就轉向這世界的王撒但,盼望從它得著這三方面的滿足。認真說,世上沒有尋求神的,連一個也沒有(羅三11)。每一個活在世界裡的人,都是服在撒但的權下,沒有例外。

讓基督居首位

  物質的世界還不可怕,宗教的世界才可怕。聖經的話告訴我們:「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是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出於父,乃是出於世界。」(約壹二15~16)請我們注意,主的話並不是要我們離開這個世界,而是要我們不去愛世界;不是要我們脫離這個世界,而是要我們脫離那惡者(約十七15)。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中,我們是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腓二15)。一面來說,主願意我們留在這個世界上;另一面來說,主卻要我們逃離所在的世代,從這個世代中分別出來。

  逃離世代的唯一方法,就是讓基督在凡事上居首位(西一18)。若是在我們的生活中,在一切事上聯於祂、歸向祂、順服祂,讓祂在凡事上居首位,我們就能像發光之體一樣,在這個世界中照耀。

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

  保羅勸勉腓立比的聖徒,在一切事上沒有怨言,沒有爭論,在彎曲悖謬的世代中,如同發光之體顯在世界中,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他就能在基督的日子,可以誇他沒有空跑,也沒有徒勞(腓二15~16)。什麼是「生命的話」?「生命」(zoe,life)是指神那永遠、神聖的生命,「話」(logos,word)是指神所是的本質和元素。「生命的話」是神在祂經綸裡的運行(約一1),將神聖的生命,也就是神的自己,藉著祂的話傳輸到人的裡面。

  發光之體是一個有神在裡面作光,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的人的見證。在啟示錄裡,整個新耶路撒冷是一座發光之體,有神的榮耀光照,也有羔羊作城的燈(啟二一23)。發光之體是為了表明生命的話,生命帶進了光一切的運行和運作。沒有生命,就沒有光,也就沒有運行和運作。神的所是、神的所有、以及神的所成,都是藉著生命和光來運行,傳輸到我們裡面來。神就是光(約壹一5),神就是生命(約五26,十四6),我們是一班接受神作生命和光的人,好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

  在希臘文裡,「表明」(epecho,to hold upon)可譯作「持守」、「留意」, 含示「回應」的意思,也可說是因著持守而產生的回應。換句話說,當生命的話運行在我們的裡面,就會產生光,叫我們看見神聖的啟示。我們若是持守所看見的啟示,取用所看見的啟示,住在所看見的啟示裡,生命的話在我們裡面的運行就會越來越豐富,所產生的光也越來越明亮,直到我們裡面產生一個回應,讓生命的話藉著我們湧流出去,成為人的供應、澆灌、和滋養。這個湧流的過程就像發光之體一樣,照耀在這個世界裡,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

行事為人

  要成為一個發光之體,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首先,我們所站的地位必須合適。有的人會說,我願意在這個彎曲悖謬的世代中成為發光之體,但是我要問,你的立場如何?你的生活如何?立場若是不對,生活若是夠不上,即使你愛主,愛教會,你還是不能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這就是使徒保羅所說的,行事為人與所蒙的呼召相配(弗四1),好配得過基督的福音(腓一27)。生命的話不能和我們的生活脫節,我們的生活必須和生命的話相配,好讓生命的話在我們裡面成為滿有運行、運作的話,藉著我們顯明在世界裡。

  舉例來說,有一位姊妹和她的朋友正在打麻將,其中有一個人褻瀆主,嘲諷基督徒。這位姊妹忍不住了,就說:「請你不要這麼說,我也是信耶穌的!」她的朋友聽了大吃一驚,「原來你是信耶穌的,真看不出來!」這就是立場出了問題。這位姊妹可以聚會,可以讀經,甚至可以服事,然而在她的朋友面前,因著所站的立場不對了,她就沒有辦法為主發光,生命的話沒有辦法藉著她表明出來。即使有,也是非常侷限。

絕對的心志

  「立場」不僅聯於我們的生活,也聯於我們的心志。就好比一個男孩喜歡一個女孩,一心要追求她,他不會在意所要付的代價。他不會說,你不要有壓力,我還有四個女孩在排隊,若是你不願意嫁給我,也沒有關係。他絕不會這麼說,因為他的立場非常清楚:我必須娶到這個女孩!這樣的心志也應該是我們向著主的心志。我們要說,我活著是為著主,我死了也是為著主。不論環境是高是低,我都是這樣活著;不論教會生活如何,是蒙祝福的也好,是經歷艱難的也好,我都不會改變。沒有任何事物能使我離開這個立場,我是為著主、為著教會、為著主的見證而活。保羅的心志就是如此,「因為在我,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腓一21)這是一個發光之體該有的心志。

受教的靈

  要成為發光之體,我們也需要有一個受教的靈,能夠從別人領受生命的話。這生命的話不僅在我們裡面運行,也在眾聖徒裡面、在眾教會中間運行。主耶穌說:「靈裡貧窮的人有福了!」(太五3)若是我們向著主有一個竭力追求的心志,向著聖徒有一個受教的靈,在生活中站住合適的立場,讓生命的話在我們裡面滿了運行和運作,我們就能滿有確信的說,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中,我們是神無瑕疵的兒女,在其中好像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