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報-2004卷三-2004第十期- 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19-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

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

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19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凡所行的,都不要發怨言,起爭論,使你們無可指摘、純潔無雜,在彎曲悖謬的世代中,作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在其中好像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腓二14~15)

  在使徒保羅所興起的教會中,最叫他得安慰的,應該就是腓立比的教會了。他們有保羅在他們的心裡(一7),他們為保羅祈求(一19),他們與保羅一同有分於福音的推廣(一5),他們也多次供給保羅的需用(四15~16)。對這樣一個健康、屬靈的教會,在保羅的裡面似乎還有一種掛心。他掛心什麼呢?我願意這麼說,保羅似乎擔心腓立比的聖徒陷入一種危險裡,那就是 ── 屬靈的世界。

不發怨言、不起爭論

  什麼是屬靈的世界?保羅在二章十四節勸勉他們:「凡所行的,都不要發怨言,起爭論。」這裡說到兩件事:「怨言」和「爭論」。保羅勸勉腓立比的聖徒,在一切所行的事上,都不要發怨言,也不要起爭論。這並不容易做到,因為事實上,越是有心願、愛主、忠心的聖徒,當他們越有分於教會中的事奉,他們就越容易在無形中產生「壓力」,因此就容易發怨言、起爭論了。

  「怨言」和「爭論」往往來自於那些愛主、有心的聖徒。對腓立比聖徒來說,他們愛主,他們愛使徒,他們愛福音,他們為福音努力,他們也為福音爭戰(二27,30)……。這些都是好的,也都是屬靈的;然而正因為如此,在他們中間很可能產生怨言和爭論。他們或許並不知道,在這些怨言和爭論的背後,隱藏著一個屬靈的世界。

  弟兄姊妹,也許你的心裡覺得有些害怕。或許你會問:「腓立比聖徒這麼愛主,這麼為主擺上了,難道他們還會發怨言、起爭論嗎?」 我只能說,就著我多年服事教會的經歷,保羅在這裡所說的是一個事實。

  這一節是保羅對腓立比聖徒所說的話,也是主今天對所有服事祂的人所說的話。我們若是在教會中從來沒有發過怨言,也從來沒有起過爭論,恐怕我們還沒有認真地服事過教會。人是複雜的,即使我們愛主了,即使我們奉獻給主了,即使我們開始走主的道路了,我們都還需要主不斷的憐憫。

「怨言」聯於情感,「爭論」聯於心思

  「怨言」和「爭論」有什麼不同呢?「怨言」是聯於我們情感中的感覺,「爭論」是聯於我們心思中的邏輯。「怨言」通常是在一個特殊的環境中產生的,而「爭論」或「邏輯」則決定我們這個人的生活方式。譬如,為什麼你穿著某一種款式的衣服?認真說,除非主特別帶領你,你今天的穿著完全是照著你的邏輯。一個人欣賞什麼、排斥什麼、接受什麼、拒絕什麼,都是根據他的邏輯。「邏輯」就是一個人所認為是合理的。

  我們的環境容易使我們發怨言,我們心思裡的邏輯容易叫我們起爭論。人為什麼發怨言?因為他的環境;人為什麼起爭論?因為他的邏輯。聖徒們會因著教會生活的環境,以及他們心思裡的邏輯,而產生怨言和爭論。

  在教會中,我們的怨言和爭論多半聯於三個方面:聯於神、聯於負責弟兄、聯於教會生活。我們容易對神發怨言,我們容易對負責弟兄發怨言,我們也容易對教會生活的實行發怨言、起爭論。我們需要儆醒,因為只要是人,他就是活在自己的情感和邏輯裡。即使一個人發了怨言、起了爭論,他還是會在自己的情感和邏輯裡,認定他所發的怨言、所起的爭論都是「合理」的。

出埃及記中的「怨言」

  就拿出埃及的那一班以色列人來說,他們的數目應該有兩百萬人,這麼大的會眾在那一望無際的曠野裡,沒有水,沒有食物,沒有安息的地方……他們似乎有充分的理由發怨言、起爭論。即使磐石能湧出水來(出十七6),但是和尼羅河的水比起來,在他們的眼中又算得了什麼呢?即使以琳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樹(出十五27),但是對兩百萬人來說,又有什麼意義呢?即使他們天天有嗎哪可以拾取(出十六31),但是和埃及的美味比起來,在他們的心中又有什麼價值呢?他們的埋怨難道不合理嗎?如果換作是我們,我們也許會懷疑自己能不能在曠野待上一個月;如果換作是我們,恐怕許多人早就調頭回埃及了。

約伯記中的「爭論」

  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說,出埃及記是以「怨言」著稱,約伯記則是以「爭論」著稱。在約伯記裡,撒但在神的許可之下,對約伯施行了許多殘酷的事(伯一12)。約伯失去了一切,包括他的孩子(伯一18~19);他從腳掌到頭頂都長滿了毒瘡(伯二7~8),坐在爐灰裡,用瓦片刮自己的身體;他的妻子還幫著增加他的苦楚,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伯二9)接著,他的三個朋友來「幫助」他,和他爭論(伯二11);最後一個年輕人以利戶出來,說了一些似乎合理的話(伯三二6)。至終神出來了,祂親自向約伯顯現(伯三八1)。約伯看見了神,就說:「我從前風聞有你,如今親眼見你,因此我恨惡自己,在爐灰中懊悔。」(伯四二5~6)

  約伯記裡的「爭論」說出,人可以說神,人可以講神,人可以論神,卻不一定看見過神。我們若是果真看見了神,所有的怨言和爭論都要煙消雲散。在出埃及記裡的怨言,以及約伯記裡的爭論,其實也就是今天許多基督徒的寫照。今天在基督徒當中,發怨言的很多,起爭論的也很多,像約伯一樣親眼看見神的卻少之又少。

「爭競」的產生

  弟兄姊妹,或許我們並不領會,「發怨言」和「起爭論」所帶進的結果。在一個教會中,若是聖徒們開始有了怨言,開始起了爭論,在他們中間就容易產生「爭競」。我信主已經五十年了,我時常因著聖徒們中間的「爭競」而感到傷痛。若是有了爭競,教會生活的甜美就失去了,生命的供應就枯乾了,許多聖徒也就因此離開了教會。一面來說,越是有心、愛主、追求的聖徒,越容易產生怨言和爭論;但另一面來說,我們需要非常儆醒,因為一不小心,這些怨言和爭論就會帶進聖徒中間的爭競。

與基督同死

  保羅勸勉腓立比的聖徒:「你們裡面要思念基督耶穌裡面所思念的。」(二5)基督耶穌裡面所思念的是什麼呢?就是降卑自己,順從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二8)。事實上,我們很難不發怨言,不起爭論,不彼此爭競,除非我們是經歷與基督同死的人。

基督的主權和智慧

  我們若是更深入一點來看,當一個聖徒發怨言的時候,他事實上是否認了基督的主權;當一個聖徒起爭論的時候,他事實上是離棄了基督在祂主權裡的智慧。為什麼發怨言呢?因為「不同意」基督在祂的主權裡所安排的一切;為什麼起爭論呢?因為「不相信」基督在祂主權裡的智慧。這就是為什麼,怨言和爭論是非常得罪神的(出十六8)。弟兄姊妹,認真說,那些發怨言、起爭論的人,他們對基督的主權並沒有認定,他們對基督在祂主權中的智慧也沒有信託。所以,一個發怨言、起爭論的人,就著地位來說,基督是他的主;但就著實際來說,基督並不是他的主。

活在交通裡

  我們如何從「怨言」和「爭論」的光景中蒙拯救呢?藉著交通。什麼是「交通」?從某一面來說,「交通」的意思就是對神的行政和安排有一種認定,因此拒絕過一種越過神、越過人的生活。這就是「交通」。

  在教會生活中,「交通」是一件大事。不發怨言、不起爭論的祕訣,就在於彼此徹底敞開的交通。撒但今天一直在作工,要激動我們,在情感裡發怨言,在心思裡起爭論。撒但很清楚,怨言和爭論是何等容易消耗一個健康的教會生活。若是教會中的聖徒發了怨言、起了爭論,他們就得罪了基督的主權,並且質疑基督在主權裡的智慧。在這個時候,我們要學習在靈中與主交通,在靈中與聖徒交通,並且不留在自己的情感裡,也不停留在自己的心思裡。「交通」能救我們脫離自己的情感和心思,使我們能真實地從主領受一切。

無可指摘、純潔無雜

  十五節接著說:「使你們無可指摘、純潔無雜……,」保羅勸勉腓立比的聖徒,凡所行的都不要發怨言、起爭論,好使他們無可指摘,純潔無雜。

  這裡說到兩個詞,一個是「無可指摘」,一個是「純潔無雜」。事實上,「純潔無雜」要比「無可指摘」來得深。一個人可以無可指摘,卻不一定能純潔無雜。就著經歷來說,一個「無可指摘」的人,是一個活在神聖生命裡,照著基督在祂主權中的安排,而與主站在一起的人。什麼是「純潔無雜」呢?要成為純潔無雜,我們這個人就必須單純(pure)。

  弟兄姊妹,我們羨不羨慕成為一個純潔無雜的人?一個二十歲的青年人,要做到「純潔無雜」並不難,因為在他身上還沒有什麼不單純的事物。到了三十歲,就會有一些不單純的動機在他心裡發動;到了五十歲,他會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單純;到了八十歲,他會十分驚訝,在他裡面會有這麼多的「不單純」。原則上,一個人的年紀越大,他越難維持「純潔無雜」。他或許還能維持「無可指摘」,卻已經很難「純潔無雜」了。

向著基督的單純

  「純潔無雜」並不表示「無知」(naive)。一個無知的人,他容易被人利用,而一個純潔無雜的人,他容易被神光照。事實上,一個純潔無雜的人並不是無知,相反的,在他裡面有許多屬靈的認知。他這個人時常蒙神的光照,看見自己裡面許多不屬於基督的部分;他是一個不斷被光照、被暴露、被對付的人,他是在神的光中,持守向著基督的單純。

  我在主裡這些年來,見過不少「無知」 的基督徒,卻難得見到一個「純潔無雜」的聖徒。有的時候一不小心,甚至聖經的知識,都會叫我們失去向著主的純潔(約五39~40)。「純潔無雜」並不容易,它往往聯於我們這個人深處隱藏的部分。「無可指摘」可以出自宗教的情操,但「純潔無雜」一定是來自神不斷的光照、指引、和對付。「無可指摘」可以聯於我們外面的活出,但「純潔無雜」絕對是聯於我們內裡的所是。一個純潔無雜的人,他向著基督是單純的,他的存在、他的目標、他的所是,都完全是為著基督、向著基督、並且只有基督。

彎曲悖謬的世代

  保羅接著又說:「……在彎曲悖謬的世代中,作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在其中好像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二15)這裡出現兩個詞 ──「世代」和「世界」。「世代」和「世界」有什麼不同?一般來說,「世代」是屬於世界的,而「世界」則包含許多的世代。

  譬如,今天的世代是一個高科技的世代,我卻是一個跟不上時代的人。在我的口袋總會帶著一本小記事簿,多少年來都是如此。我最近很吃驚,有些聖徒身上竟然帶著「掌上型電腦」,來安排他們的生活和行程,而我連「桌上型電腦」都還不敢碰。這些高科技是什麼?就是「世代」。

走在正直的道路上

  在希臘文裡,「彎曲」(crooked)的意思是「彎下」(bent),它和「直」(straight)是相對的。「悖謬」(perverted)是指從一個方向離開,不再走在原來的路上。

  這個世代是彎曲的,也是悖謬的,要把人帶離開那正直的路徑,也就是神永遠的旨意。我們要認識,這個世代是彎曲悖謬的,是叫人離開神旨意的。為什麼許多的基督徒沒有長好?因為這個世代是彎曲悖謬的。若是一個基督徒的路徑偏離了神永遠的旨意,他就很難成為一個發光之體,照耀在這個世界中。

  弟兄姊妹,無論我們所處的世代是什麼,我們都必須認識,它背後真正的「老闆」是撒但。他是這世界的王(約十二31),也是每一個世代的管轄者。撒但在每一個世代都做同一件事,就是使這個世代成為彎曲悖謬的,為的是攔阻人進入神的旨意中。

成為合乎主用的器皿

  我願意說一句很嚴肅的話,撒但在這個世代中所作的,就是要叫人在神的手中變為無用。求主給我們智慧,能夠看清撒但的計謀。一面來說,這個世代不斷地在發展,帶給人們更舒適、更便利的生活;但另一面來說,這個世代正不斷地把人帶離開神永遠的旨意,好叫神所創造的人,失去存在的意義和目的,至終在神的手中毫無用處。

  舉例來說,假設有一個青年人,天賦十分聰穎,對自己的前途也滿了期許。若是他肯接受主,願意好好愛主、跟隨主,並且在主的旨意中發展他的天賦,他將來很有可能成為一個貴重的器皿,合乎主人的使用(提後二21)。

  然而他若是羨慕成為一個棒球明星,不僅收入豐厚,還能成為許多人的偶像,於是將他的生命投資在棒球上,努力發展他的職業棒球生涯。這就是在彎曲悖謬的世代之中,離開了他在神的旨意中所該走的路,而成為一個卑賤的器皿(提後二20),失去了原本在神面前貴重的價值。他離開了神原本創造他的目的,讓自己的一生被一顆小小的棒球所埋葬了。

  神給每一個人的天賦,是為著讓神來使用,好叫祂得著榮耀。撒但利用每一個世代,使它成為彎曲悖謬的,好叫人的天賦,若不是在這個世代中被埋沒、荒廢掉,就是被這個世代所消耗掉。許多人發展他們的天賦,是因著自己的興趣;他們卻不明白,實際上自己是被撒但利用了。

  講到這裡,我的裡面很有感覺。看看今天的世代,許許多多優秀的人才被撒但利用了。就著神在他們身上的旨意來說,他們被這個世代所摧殘,他們的天賦被浪費掉,他們失去了在神面前的價值。所以我們要說:「我恨惡這個世代!」這個世代已經變形,是彎曲悖謬的,成了神的仇敵所利用的工具。

作神無瑕疵的兒女

  十五節說:「使你們無可指摘、純潔無雜,在彎曲悖謬的世代中,作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在其中好像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無瑕疵」這句話也出現在以弗所書(弗一4,五27)。什麼是「瑕疵」?這個字可用來指著寶石中的雜質。若是一塊寶石有瑕疵,也許只有一個黑點,就污損了整個寶石,使它不再完全純淨,不能完全散發出它的光澤來。

  在我們跟隨主的一生中,常常會有一些「瑕疵」進到我們裡面來。譬如,有一個弟兄被主復興了,也開始起來愛主了,這是一件非常甜美、單純的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思想可能就進來了:「我要成為主所大用的僕人!」「我要在聖徒中間顯明出來!」這是什麼?這就是「瑕疵」。若是他在聚會中為主說一點話,馬上就有一些聖徒誇獎他,他的「瑕疵」就多了一點;若是他很會服事青年人,教會中的長老對他讚賞有加,他的「瑕疵」可能又多了一點。累積到後來,「瑕疵」越來越多,他「發光」的能力就失去了。

成為發光之體

  保羅在這裡說,我們是發光之體,顯在這個世界裡(二15)。我們若是有了「瑕疵」,就會叫我們這個人成為晦暗的。然而,主要得著的,卻是新耶路撒冷裡純淨透明的寶石,好將神的榮耀照耀出來(啟二一11)。

  十五節說到聖徒的兩種身分 ── 是神的兒女,也是發光之體(二15)。向著神來說,我們是祂的兒女;向著世界來說,我們是發光之體。一面來說,我們有神的生命;另一來說,我們背負神的見證。

  神是無可指摘的,神是純潔無雜的,神也是毫無瑕疵的,我們是祂的兒女,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中,如同發光之體顯在世界裡,將神的榮耀彰顯、見證出來。世人能夠從我們身上看見神的榮耀,世人能夠因著我們看見基督的彰顯。

  這個世代中的人,天天汲汲營營地忙碌、追求、打算;我們卻在神的旨意中,活出基督,顯大基督,作成自己的救恩(二12),成為發光之體,顯在這個世界中。哈利路亞!(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