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報-2004卷三-2004第一期- 聖徒見證

聖徒見證

主的話叫我的生活豪邁

  我生長於農村,初中畢業,十八歲進入社會,開始過城市生活,幾年下來,整個人都變了。以前的單純、憨厚盡失,私慾受了迷惑,漸漸變壞,帶進無數惡習,簡單的講,就是活在肉體的情慾裡「放蕩」。這放蕩倒也叫人覺得痛快,不以為壞,因為人在這世界的世代中,不就是這樣子活嗎?況且,我若要這樣照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又「誰奈我何」呢!

  奇妙的,終於有一天,我突然覺得如此活著似乎不大對勁,放縱沈溺與我何益?於是,我開始思想人活著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尋求宗教信仰的念頭在我心裡浮現,所以這時候,我在寺廟和民間神壇之間跑得殷勤,甚至我還抬著雕刻偶像、神明轎,求牠、禱告牠,盼望得知如何才不虛度此生,可是,我仍然找不到答案,也碰不到真神。於是我又想,世上還有什麼東西能叫人心靈滿足,若是沒有,那麼一切就順其自然,日子該怎麼過,就怎麼過吧。反正吃喝嫁娶,一代過去又一代,人本來就是在無奈中生存、嘆息、勞苦,至終邁向死亡的啊……

  一九九八年離開台灣移民美國,才第一次聽見了基督的福音,也開始有了聚會,並且閱讀聖經。隔年,我受浸歸入主。這時,我的人生才有了大的轉換。除了耶穌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人可以靠著得救。從前我苦苦尋找的人生意義,因著離開本族、本地、本家來到美國之後才找到了,真是奇妙。

  然而奇怪的事也發生了,幾年後我對耶穌的信心變質了,喜樂的心不見了,讀聖經的興趣也冷淡了,整個人不想再聚會,因為聚會讓人覺得像在交際應酬,但是不聚會又叫人覺得虧欠主,心裡不平安。我的心情掙扎又徬徨,焦慮又矛盾,絕望又疲累,可是又心有不甘,難道耶穌的信仰就這樣放棄了嗎?

  深感無助時,我碰到一位基督徒,細問之下,知道他是在所謂主恢復裡的弟兄,但我更訝異的是,這位弟兄對聖經的話竟是這般熟悉。他在屬靈生命上的「真」把我吸引住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出路絕了嗎?斷乎沒有!神沒有忘記尋求祂的人。後來我就跟這位弟兄常有交通,也進入主的恢復中,回家的感覺真好!

  經歷了地方教會生活一段時間後,如今才總算明白為什麼我當初在基督教裡有一種虛空無奈的情形,因為我活在儀文裡,忽略了「靈」,有了敬虔的外形,卻否認了敬虔的能力。藉著弟兄們的交通和幫助,我重新回到主的話中,在話裡生根建造,並且渴慕讓主的話豐豐富富的伴隨我的一生。

  主的話叫我的存在滿有價值,因為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正在過去,惟獨遵行神旨意的,必永遠長存。主的話叫我的生活豪邁,多采多姿。縱然生活中有軟弱、失敗、為難、不如意的事,但是主的話就是我的加力、扶持、幫助和恩典。主的話也叫我勞苦時不再有那麼多怨言,因為既是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著等候。末了我相信,我一生的果子也在話裡,我一生所要交的賬仍是在話裡。(Wu, Cleveland)


一生跟隨主的把握

  約翰福音八章十、十一節:「耶穌就直起腰來,對她說,婦人,那些人在哪裡?沒有人定你的罪麼?她說,主啊,沒有。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了。」

  「從今以後不要再犯罪了!」對這位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說,這是主耶穌對她的期盼。主耶穌說這話時,眼中沒有責備,只有無限的愛,以及盼望中的忍耐。

  想想我們這些信主、愛主、追求主的人,在得救以前,何嘗不是在罪中掙扎?有一天主竟然遇見了我們,我們就樂意來到祂的面前,求祂的寶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我們曾是一班有罪的人,如今我們成了一班有主的人;我們曾在罪中努力掙扎,如今我們在主裡得享安息。

  在我們這一生跟隨主的道路上,肯定會遇到各樣的試誘;然而我們有主的同在,我們有主那慈愛和期盼的目光,我們還有主的話,「不要再犯罪了。」主的同在、主的目光、和主的說話,是我們這一生跟隨主的把握。無論主如何帶領我的一生,我向主只有一個禱告:「主啊,願你的同在、你的目光、和你的說話,不稍離我身。阿門。」(Q.H., Montreal)


與主的工作配合

  我想見證我個人在事奉過程裡,如何與聖靈的工作配合,以及我們蒙恩的情形。基本上我是一個沒有才華的人,我既不會寫作,不會唱歌,也不會作曲,但是我能夠跟弟兄們站在一起,這就是我在事奉上的基本態度。今天我在這裡交通,不是因為我已經得著了,也不是因為我已經成為完全了,而是我能和弟兄們一起竭力追求,以取得耶穌基督所以取得我們的。所以,我不敢說我過去經歷了多少屬靈的事,也不敢說我讓聖靈在我身上做了多少工作,我惟一敢說的是:我願意成為一個事奉的人。

  我剛蒙恩得救的時候,心中滿有救恩的喜樂,但是那時,我沒有多少的啟示,也沒有聖靈的工作在我身上的組成,反之,我所有的只有在自己天然裡的一股熱心。舉例來說,我剛在Akron教會得救的時候,有一次弟兄告訴我:「教會中有很多項目需要人參與,如果你有負擔,可以到執事室拿一張事奉心願單打勾,讓負責弟兄知道你對那一項目有負擔。」我到執事室,一看表格有三十項,一時心中火熱,就告訴主說:「主啊,我願意全人都奉獻給你!」然後每一項都打勾。

  結果因著一時的天然,一時的熱心,我實在吃了許多苦頭。那時,我若要嘆息,真是有說不出的嘆息;我若要呻吟,也可以呻吟到沒有人敢聽。但是,從這裡我就學了,我們若要成為一個服事主的人,就必須看見「神」。神的本質是靈,要服事就要在靈裡,不能在自己的天然裡。當我們唱起詩歌305首,「我不要有不安意志,急忙到東到西,要求要做幾件大事,或要明白祕密」的時候,我就看見了,那時的我是一個還沒有讓主在我身上有工作的人。

  後來,我學習把自己擺在弟兄們的成全裡。當我把心打開,願意將自己交在弟兄的手上的時候,我才慢慢的看到:我是主親手拯救出來的人,我的得救是為著來事奉神,正如摩西在法老面前所說的,「容我的兒子們去,讓他們事奉我。」所以弟兄們,在我們的事奉上:

  第一,不只要有心來事奉主,更要認識聖靈的工作。我們需要把自己擺在弟兄們的手上,好讓聖靈在我們身上作成全的工作。

  第二,不只要自己來事奉主,更要像約書亞所說的,「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不只要我和我家來事奉主,更要在身體裡來一起事奉主。當你聽到校園工作的交通,當你看到聖靈在文字上有很大的工作,你也許想,「我不是學生,我不會編輯,我也不會作電腦,這一切都跟我沒有關係。」不,我們事奉主,是在身體裡一起事奉。一個健康的事奉者,一定要活在身體的事奉裡。這一點的認識,使在我事奉的過程中得到很大的幫助。就像弟兄所交通的:保羅所看見的異象,不只是屬天基督的身體,他也看見在地上的弟兄們。他在光照中問主「主啊,你是誰?」的時候,主所啟示給他的不只是祂自己,也是祂的身體。所以等到他眼睛一時失明又睜開的時候,他看到是亞拿尼亞,而亞拿尼亞又將他介紹到教會中來。弟兄們,我們都應該在這裡告訴主,「主啊,我要跟隨你。我跟隨你就是跟隨你在弟兄姊妹身上所作的工。我雖然不堪,我雖然不是帶頭的人,我雖然不是為你作出口的人,但是我看到你聖靈有工作的時候,我要立刻起來跟隨我的弟兄!」我們要受激勵,不要小看自己,神把我們擺在身體裡面,就有我們在生機功用上的那一分。若是你不知道該怎麼作,可以看主在你週遭所擺的弟兄姊妹,可以看聖靈在他們身上工作的彰顯,然後跟著他們一同來跟隨主。

  第三,在主裡要有信心。你要相信,在身體的事奉裡,我沒有的,主會供應,我不能的,主會安排。舉例來說,我們常覺得工作的時間和服事的時間有很多衝突。有一段時間,我公司的工作非常繁重。我有一個很大的工程設計,不只需要很多人參與工作,更需要人人加班。我是專案負責人,由於計畫有期限,一定要如期完成,所以我讓所有能夠加班的人就加班。有的人不能工作太晚,我要他們早點來;有的人不能早到,我就讓他們留到三更半夜。在那段時間,只要有人在,我就得在場。有人作十個鐘頭,有的人作十二個鐘頭,一團三十幾人,有的早到,有的晚走,因此我一天的工作時間,往往超過十七、八個鐘頭。有好幾年我都是這樣過的。我孩子長大的過程裡,他們很少是看到父親回來吃飯的。記得好多次,我姊妹都要帶著中餐,晚餐,以及三個孩子,到我的辦公室裡來才能夠一起用飯。但是主憐憫,那段時間我沒有缺過一次聚會,也沒有缺過一次事奉交通。我也考慮了很多次,「主啊,你給我這樣一個工作,我到底還要不要?如果工作跟教會生活有衝突的時候,我寧願不要。」結果真是奇妙,主給我一個很有彈性的工作,就是當我要去聚會或事奉交通的時候,沒人講不可以,只要我把工作安排好,竟然就可以去聚會。所以那段時間,我從來沒有缺過一次聚會。一直到今天都是這樣蒙主恩典。我們要有一個心態,當我們要對主完全擺上的時候,我的工作一定不能霸佔我。

  第四,聖靈的工作有很多方面和項目,而這一切都需要我們的配合。我們看到主給前面弟兄們所量的那一分,我們也要配上。沒有我們的這一分,聖靈的工作不會完全。在教會中有許多聖靈的工作,不只是文字工作,不只是傳福音,不只是會所的事務,不只是教會的開展,樣樣的工作都有,這一切都需要我們這一分配合上去。當前面弟兄交通到全時間在財務上的供給的時候,我就想起使徒行傳第六章,「十二使徒召眾門徒來,說,我們撇下神的話去服事飯食,原是不相宜的。」如果我們叫前面弟兄一面要給信息,一面要成全人,一面還要為許多瑣事掛心的話,實在是我們的虧欠。所以,有幾次我跟弟兄題起:「弟兄,主給你的那一分,你盡量去做,一切雜務上的瑣事,讓別的弟兄來做。」

  弟兄們,我就是這樣學習了一些屬靈上的功課,盼望我們也能一起來竭力追求。保羅說:「我成為奠祭,澆灌在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上。」當聖靈的工作顯明在我們中間,當聖靈的運行呼召一位弟兄姊妹出來全時間的時候,我們要把我們自己擺上,花費自己,成為奠祭澆灌在信心的祭物上。我們在教會中已經聽了許多真理和操練的話,但是所有的操練不是要我們學得外面作事的技巧,乃是要把我們帶到屬靈神聖的境界,讓我們重新奉獻自己。請想想看,文字工作,烏干達開展,傳福音,青年福音之旅,還有許許多多,都是聖靈在我們中間的工作,都需要我們的配上。

  讓我們尊重工作,讓我們跟聖靈的工作配合,讓我們不考慮自己,讓我們相信神的手臂不短缺。我們常常為自己考慮得太多,而把全人都放到工作上。最近幾年,很多弟兄碰到我時常問說,「你到底有沒有在工作?」我很難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全時間訓練的時候,你看到我在裡面。全時間弟兄們的交通,你也看到我在裡面,而且都是白天!但是實際上,在早上聚會和晚上聚會之中,你若打電話到我公司去,你會發現我在那裡。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沒有工作。這是神的安排,沒有多少人有這樣彈性的工作。這絕不是我能,而是神的手臂不會短缺!弟兄們,讓我再說,看到聖靈的工作,我們一定要配上去!這就是我在事奉上的見證。(M.L. Willouby)

  我們事奉的態度,是在生命裡供應的態度,所有的事奉都是供應。如果我們現在能把「怎麼作」改成「怎麼供應」,教會就有福了。我們一來在一起,就「怎麼作」,我們很少來在一起,就「怎麼供應」。因為我們談「怎麼作」,所以才意見不一、看法不一、負擔不一,結果是各幹各的。然後我們就想辦法怎麼總的帶領,怎麼團在一起,怎麼綁在一起。可是弄來弄去,總不在一起。為什麼?因為我們很少有一個領會:真正的事奉就是在生命裡供應,有生命的供應就有事奉的實際;行政只是配合。在事奉裡有生命供應的一面,也有行政的一面。生命的供應好比杯子中的「水」,而行政的配合好比那個「杯子」。今天你把杯子雕刻了,畫上花樣了、擦亮了,弄得真好,但是怎麼都沒有用。因為真正的事奉,不是根據於行政,而是根據於供應。

── 摘自《如何服事教會》信息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