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約讀經-安享神聖的牧養(詩篇23)-第三篇 在死蔭裡經歷神聖的安慰

第三篇 在死蔭裡經歷神聖的安慰

安享神聖的牧養(詩篇23)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祂使我的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在義路上

  二十三篇第3節,「祂使我的魂甦醒,因自己的名,引導我在義路上。」

  主使我們的魂甦醒過來。「甦醒」的意思,就是回歸原處。神造你的時候,你的魂是醒過來的。那個時候,神對你說得太清楚了,你要管理海裡的魚,你要管理空中的鳥,你要管理地上的走獸,並全地,和地上一切的爬物,就是連撒但,撒但的國度,也都是交給你來管理。結果,你的魂因為昏暗,就變成讓撒但來管理你了。你看,我們在撒但權下的一個公司,撒但權下一個大學,孜孜經營,勞苦,一直等到有一天,我們醒過來了,像浪子回頭一樣問自己:我為什麼做這樣的事?

  路加福音十五章說的那個浪子,連豬所吃的他也想吃,卻吃不到。那時他就醒了,他說,我父親的家裡,口糧有餘,我倒在這裡餓死嗎?弟兄姊妹,基督徒是要醒過來的啊!主使我們的魂復甦,是叫我們看見我們不是在撒但的下面,撒但乃是在我們的下面;我們不是在撒但的系統裡,撒但的系統乃是在我的下面;我們乃是與神聯結一致的!這個與神聯結一致,就是一個健康的甦醒!因著這個甦醒,我們就領會,「哎呀,我現在看見我這一生還有一個漫漫長途,但是我感謝主,我所有的主,乃是超越一切的主,祂有一個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天上地下一切所有的,因著這個名,無不屈膝,無不稱讚:耶穌是主!」因為這樣,我們裡面就滿了把握。

  你要知道,今天在地上,沒有一個公司是不破產的,只有我們的主,祂才是我們的老闆,因為祂有一個超乎萬名之上的名,祂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祂的國權乃是正直的,所有我們依靠祂的必不至於羞愧!哎呀,真好!所以我們要說,「感謝神,我們的老闆在天上!」我告訴你,我們基督徒要說,「宇宙中最大的,就是我的主,祂乃是萬主之主,祂乃是萬王之王!」

  現在,祂要來帶領你。祂怎麼來帶領你?祂是為自己的名。你想祂若是為了你,這算什麼;凡是你所要的都給你,又算什麼。祂說,「我告訴你,當我來帶領你的時候,我可不是為著你,完全是為著我,如果我帶領你是為著你,我這個帶領就低俗了!我這個帶領就短暫了!我這個帶領就失去永遠的價值了!我的帶領就忽高忽低了!我這個帶領的價值就不存在了!但是你知不知道,現在你的魂甦醒過來了,因為你的魂甦醒過來了,你的每一步,你的每一個階段,都是我為著我自己的名來帶領你的!」哎呀,的確好!

  如果主是說「某某人啊,我要根據你來祝福你,」這就真可憐;但主是說,「某某人啊,我現在來帶領你,但我願意告訴你,我要為我自己的名來帶領你,什麼叫我得祝福,我就做什麼;什麼叫我得榮耀,我就做什麼;什麼叫我被高舉,我就做什麼;什麼能叫我得著見證,我就做什麼;什麼能叫我裡面滿足,我就做什麼!」哎呀,這時候我們就可以起來宣告:「我有一位主,祂是為著祂的名,來引導我的!所以我的存在,是為著祂的滿足的;我的生活,是見證祂的;我的成長,是長到祂裡面去的;我這一個人在地上要大聲的宣告:我的魂甦醒了,我乃是與神一致的,我是來見證神,並滿足神的!」任何弟兄只要有這樣的經歷,他就要說,「主啊,我看見了你這超乎萬名之上的名,你要為著你的名來引導我行走在義路上!」

  這個路是什麼?這個路就是神所命定的路。在舊約,神所命定的路是雅各在伯特利所看見的;他在夢中看見天開了之後,就把油澆在石頭上。那個伯特利的路,就是神的家的路。所以第六節說,「我且要住在神的殿中」,這一句根據希伯來文應該翻作「我且要住在神的家裡」。那麼這裡為什麼「家」也可以翻作「殿」呢?因為雅各(就是以色列)所看見的,乃是家;以色列的子民,十二個支派所看見的,乃是會幕;以色列的國,就是大衛預備材料,所羅門所建造的,乃是殿。

  在舊約時代,你如果要得神的稱許,你就要成為一個猶太人,以色列人,你也要住在神的家,神的會幕,神的殿的所在,並在那裡過健康的生活。在新約時代,這一個路就是一處處的地方教會。為什麼地方教會這樣的寶貴?因為基督只有一個身體,而這個獨一的身體,乃是藉著一處處的地方教會彰顯出來的。所以你注意,今天你所在的地方教會,就應該是我們所在的路。你生活在那裡?教會中!你生存在哪裡?教會中!你享受在哪裡?教會中!你成長在哪裡?教會中!如果你有追求,你追求在哪裡?教會中!你不能離開一處處的地方教會!地方教會,就成為神祝福我們的所在!

  義路,在新約時代就是地方教會的路。為什麼?因為主耶穌乃是行走在眾地方教會中的。主耶穌在哪裡做事呢?在地方教會裡!主耶穌在哪裡說話呢?在地方教會裡!主耶穌怎麼祝福祂的兒女呢?在地方教會裡!主耶穌乃是在地方教會中來成為我們一切的祝福!

行過死蔭的幽谷

  到這時候,主就要說,「你預備好了嗎?」(Are you ready?),我很喜歡這句話,我這一生常常聽見主對我說,「你預備好了嗎?」我剛愛主時,天天又讀經又譸告,突然有一天,我收到一張限時通知,要我立刻到醫院去住院,原來我的肺被檢查出有了嚴重的毛病;在這醫院住多久呢?一個月!醫生的話說得很簡單,這一個月要完全休息,不可以讀書,不可以用腦,什麼都不可以作!所以,我再也不能讀經,再也不能出去看望聖徒,或向同學傳福音。我告訴你,在那個一個月裡,我就領會一點什麼叫做「死蔭的幽谷」。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詩二三4)「死蔭的幽谷」有幾個特點,第一個,我們所盼望的都不見了!有一個弟兄,興高采烈、充滿盼望的從一個城開車二十多小時搬到另一個城去,結果事也找不到,教會生活又多波折,那時他真是進入死蔭的幽谷,覺得艱苦。

  什麼叫做死蔭的幽谷?就是凡是你所想的,凡是你所願的,好像都變成和你非常的遙遠!本來我們做事做得很順當,讀書也讀得很順當,出國的過程也走得很順當,獎學金一下就拿到了,獨獨遇見一個教授叫人受苦,這就是我們的死蔭幽谷。親愛的弟兄,本來你有一個心願,盼望這個,盼望那個,但是我告訴你,凡是你所盼望的都能達到的,耶和華都不是你的牧者。耶和華若是你的牧者,祂一定會把你所盼望的給轉一轉,帶你走進死蔭的幽谷裡去。

  「死蔭的幽谷」第二個特點,是給你一個艱苦的處境。這個環境不知道什麼原因,叫你覺得真是艱苦。你不要小看艱苦的環境,艱苦的環境常常會產生一個非常好的結果,就是你對你自己,不再是那麼有把握。你想想看,剛剛愛主的人是不是很有把握?但是這時候,主就會把他帶領到死蔭的幽谷裡去,叫他在一個處境裡,覺得非常艱難。

  「死蔭的幽谷」第三個特點,是叫你越來越覺得沒有什麼把握,而產生一個真實的信靠。這時你會說,「主啊,我所看見的,就是你;我所倚靠的,就是你;我所仰賴的,就是你;我的好處,不在你之外;我的把握,也是在於你神聖的主權!是你,來負我一切的責任!」

  「死蔭」是兩個字構成的,一個是死,換句話說,你死了,但是死的過程又是很痛苦;另一個是蔭,是很陰暗的,甚至於可以解釋為「因陰暗而產生的憂鬱」。聖經記載,當主耶穌要被捉捕之前,聖徒們就都憂愁,覺得局面太黑暗,太沒有希望,因為這樣,裡面產生了一種憂愁。這個字也可以譯作「極深的陰暗和黑暗」,覺得這一切都叫人感覺太難了,太沒有盼望了。

  「幽谷」是什麼呢?就是兩邊都是懸崖峭壁,中間有一個羊腸小徑。你要知道,當你剛愛主的時候,你的羊腸小徑有的是一哩,有的是一千呎,有的是五百呎,叫你至少還可以看見,前面還有一點路;你跟隨主久了以後,你的羊腸小徑就越來越彎曲的厲害,好像前面的每一步都是被擋著的,必須轉來轉去,叫你左邊是山崖,右邊是山崖,前面是無路,只有往上一看,天是明亮的!哈利路亞讚美神,「幽谷」叫你不能倚靠別的,只能倚靠這一位叫死人復活的神!

保羅的經歷

  保羅對「死蔭的幽谷」有一個非常好的描述,是在哥林多後書第四章。他說,「但是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是屬於神,不是出於我們。」(7)然後他就進一步描述我們的處境,說,「我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8)。我告訴你,除非你四面受壓過,你不知道什麼叫做不被困住。你四面可以受敵,卻不被困住;你不要怕難處,你不要怕艱苦,你不要考慮東,考慮西,你不要東想西想,你要知道,你可以經歷最艱苦的環境,卻不被困住。

  接著保羅在第八節說,「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恢復本)。這句話在和合本翻作「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我告訴弟兄們,不是沒有出路了,而是裡面不知道這條路該怎麼走下去?你有沒有這個經驗?有時候你跟隨主,也愛主,也告訴主,「主啊,我愛你!」突然有一天,你覺得不對了,你覺得你這些話都在騙祂;然後你就跟主說,「主啊,我說我愛你是騙你的!」說完以後,又覺得不對,你還是很愛祂,「主啊,我愛你!」這時候,你真是不知道該作什麼了。

  我告訴弟兄們,什麼叫作心裡作難?你明明知道一些東西是好的,但是你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保羅對加拉太人說,「因我為你們心裡作難。」(加四20)這意思就是,我不知道拿你們怎麼辦?心裡作難就是死蔭的幽谷。你知道你怎麼經過死蔭的幽谷嗎?一面來說,你會感覺四面受敵,除了天是明亮的之外,四面都好像是無路可走,但是你卻不被困住;一面來說,你也心裡作難,但是你卻非無出路,或者說,不至失望。你作難嗎?你跟隨主!你作難嗎?你奉獻!你作難嗎?你擺上!你作難嗎?你宣告!你作難嗎?你起來見證,我所要的,就是主耶穌自己!哎呀,當你這樣宣告的時候,你就不會失望;主永遠不會叫你失望!

  我從高中畢業之後就想全時間,一直沒有主的呼召。這段時間,主就要說,「我要帶你經過死蔭的幽谷,但是我不要英雄,我要一些有我的人,所以我要帶領你,叫你認識不是你的熱心來服事我,不是你的心願來服事我,不是你的強求來服事我,不是你的宗教情操來服事我,不是你的宗教熱誠來服事我,我是要你因為認識我,看見我,遇見我,享受到我,看見到我的經綸,認識到我的旨意目的而前來服事我!」弟兄們啊,這是何等甜美!什麼叫「心裡作難,不至失望」?你有個心願就告訴主,「主啊,你說我們若是有心,必蒙悅納,你如何開這個門,我不知道,我只願意把這件事擺在你的手裡,讓你為大!」

  不僅這樣,保羅又說,「遭逼迫,卻不被撇棄。」(林後四9)先是四面受敵,但我在中間,敵人還摸不著我;然後心裡作難,想從圍困中衝出去;然後遭逼迫,就是正面衝突了。敵人真來了,這個也罵你,那個也打你。哎呀,我告訴弟兄們,信耶穌所受的逼迫,可是比外邦人大多了。基督徒所受的逼迫是無止境的,而且你要記得主耶穌的話說,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哦,對付你的都是弟兄姊妹,唯恐你不死啊!但是奇怪就在這兒,遭逼迫,卻不被撇棄。一跪在那兒,一禱告,一呼求主,「主啊,好甘甜!」外面非常的艱難,裡面非常的喜樂,因為我已經定意要走過死蔭的幽谷,所以遭逼迫,不被撇棄。

  最終是「打倒了,卻不至滅亡」(林後四9)。換句話說,再沒有一口氣了,本來人推一下,又推一下,你還想站住,後來乾脆就賴在地上算了,任人來踩,「我就是死了算了!」但卻不至滅亡。哦,什麼是死蔭的幽谷?「死蔭的幽谷」是一種極深的憂慮,極深的黑暗,陪伴著死,叫你經過在其中,前面後面,左面右面,都沒有路,但是天卻是明亮的,你還可以看見主,你還可以看見天,你還可以說,「主啊,我愛你!」這就是祂叫我經過死蔭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

  「遭害」也可以翻作「惡」。誰來害你?都是惡來害你。當主呼召我全時間的時候,我去找老闆辭職,他就說,「什麼!朱先生,你想要離開我們了嗎?哦,這叫我的心都碎了!」第二天我去上班,他就跑到我辦公桌來,拿一個鎮紙送我,說,「朱先生,你想一想!」我也和我的下屬說,我要走了,有一個人馬上就流出了眼淚。哎呀,人在這個過程裡覺得真難,但是走過以後,就覺得真喜樂。我全時間才一個禮拜,又接到一個電話,是我以前圖書館的館長,他在電話中一句話很簡單,「朱弟兄,各面都給你預備好了,來吧!」這意思是,你的辦公室,你的職位,你的下屬,你的職責,通通給你預備好了,你來就好了!我告訴你,這個世界要用一切的方法來得你,因為世界得你,世界就變成邪惡了。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邪惡,因為這些邪惡,你才會四面受敵,你才會心裡作難,你才會遭逼迫,你才會被打倒。但是,你要說,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為什麼呢?因為你與我同在!

因為主與我同在

  「因為你與我同在。」(詩二三4)「同在」是一個介系詞,字根有相聯的意思,說出這同在不僅是外面的,更是在生命的聯結裡的。主的同在是我進到祂裡面去,祂也進到我裡面來;我的生命和祂的生命聯調在一起了。無論我們怎麼走,祂絕不離開,趕也趕不走,打也打不走。無論外面是什麼樣的死蔭幽谷,我們也不怕那個惡,因為我們裡面有主;主在生命裡和我們有聯結。

  當你開車的時候,主的確與你同在,這個同在是無時無刻的。有時候你要求主離開你三個小時,但主耶穌會說,「我也想走,叫我住在你裡面多痛苦,可是我走不掉!無論你走哪裡,無論你在作什麼,我都無法與你分割,我都與你同在!你剛強,我同在;你軟弱,我同在;你得勝,我同在;你失敗,我同在!」為什麼?因為生命的主住在我們裡面,和我們有生命的聯結。這個時候,詩人就起來作見證,說,「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二三4)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杖就是權杖。主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祂有一個權杖,可以掌管宇宙中的一切。詩人說,「主啊,當你這樣掌管宇宙中一切的時候,你就是我的安慰!」神不會安排一件事,叫你後來不得安慰的。一個有主的人,一個宣告耶和華是我牧者的人,突然他會有一種體認,「我這一生是在神的權杖之下的。祂負我一切的責任,祂擔當我一切的需要,祂有神聖的主權在我身上做一切的工作。」所以,我們沒有倒楣,我們沒有不幸,我們沒有冤枉。我們會說:「主啊,我如果不被誤會,我敬拜你!如果弟兄公開說我,我敬拜你!如果我覺得受羞辱,我敬拜你!如果我什麼都失去了,我敬拜你!我知道,是你的杖在這裡牧養我的一生!哦,是你在你的主權裡,在你至高的主權裡,在你神聖的主權裡,在你天上地上一切的權柄裡,來度量我的一生,負我一切的責任!」哦,真好!

  清末義和團大殺傳道士,叫內地會的工作幾乎被摧殘掉的時候,一個弟兄來拜訪戴德生,看見他還喜樂的吹著口哨,就很生氣地問他說,「你現在還能有喜樂啊?你現在還能夠唱詩歌啊?」他回答說,「若不是我懂得把一切信託給我的主,就是天地的主,我老早就死了。」他的意思是,我根本活不下去。我所以活下去,是因為我知道,主是負一切責任的,主的杖是安慰我的。

  不僅有杖,還有竿。主啊,不僅你在你的主權裡負一切的責任,你還有竿。「竿」是單數的字,表明這竿就是主自己。主自己有祂的杖,主自己就是那個竿。祂在祂的運作裡作我們的竿。這竿是用來做什麼的呢?這竿是用來管制我們,扶持我們,支撐我們,輔佐我們,引導我們,也訓練我們的。在草原上的牧羊人,手裡永遠拿著一支竿,表示這羊群是我的羊群,這羊群是我牧養的,這羊群是我來培育的,這羊群是我向他們負責的。今天也是一樣。在主的權杖裡,祂安排一切;在主的牧養和餵養裡,祂就是這個竿。因為祂是這個竿,祂在我們身上就有一個宣告:這是我的羊!也因為這個宣告,祂就能作許多事;祂能來管制我們,扶持我們,支撐我們,輔佐我們,引導我們,訓練我們。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什麼叫安慰?安慰就是叫我在痛苦憂愁中,得著幫助和盼望。一般人的安慰是帶給你壓力痛苦的消減,但是並沒有盼望;只有主的安慰是帶著一種榮耀的盼望。主到你這裡來支撐你,安慰你,與你同在;當祂來安慰你的時候,你就摸著主了;當你摸著主以後,突然就覺得天開了,沒有什麼事情是不清楚的,沒有什麼路是走不下去的,沒有什麼東西是不明白的,因為你遇見了基督!你遇見了基督,基督就成了你的安慰,你就感覺天開了,有何等的榮耀!這個時候,你就覺得這一切的遭遇,這一切的境遇,這一切的事故,這一切甚至叫人覺得不愉快、不合理的事,都帶給你盼望了!因為主成了你的安慰。(韜)

(2006/4/15pm 克里夫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