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約讀經-雅歌中的生命經歷(二8~五1)-第十篇 活出調和實際的稱讚(三)

雅歌中的生命經歷(二8~五1

 

第十篇  活出調和實際的稱讚(三)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活出合併的實際

 

  請我們先來看雅歌第五章。五章1節說,「我妹子,我新婦,我進了我的園中,採了我的沒藥和香料,吃了我的蜜房和蜂蜜,喝了我的酒和奶。朋友們哪,請吃;親愛的啊,請喝,且多多的喝。」(另譯)從這裡就帶進下面一段,就是與基督人位的合併。

 

  從一面來說,接下來所說的是非常「殘忍」的。殘忍到什麼地步呢?五章2節說,「我身睡臥,我心卻醒。這是我良人的聲音,他敲門說,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鴿子,我的完全人,求你給我開門,因我的頭滿了露水,我的髮綹被夜露滴濕。」(另譯)這位女子怎麼回答呢?她說,「我脫了衣裳,怎麼再穿上呢?我洗了腳,怎麼再玷污呢?」(3節)到末了,她要起來給她的良人開門了,「我的兩手滴下沒藥,我的指頭有沒藥汁滴在門閂上。」(5節)當她的伸出手去開門的時候,她的手流露基督的死,她的指頭有死的芬芳,滴在門閂上。

 

  這位女子給她的良人開了門,他卻轉身退去了,又隱藏起來了(6節)。這一次她是順服了,但主還是不滿意,所以又隱藏起來了。她的良人說了一句話,他說話的時候,她就魂不守舍了(6節)。你知不知道,你愛主會愛到一個地步,主對你說話,你整個人被主所吸引。於是她說,「我尋找他,卻尋不見;我呼叫他,他卻不回答。」(6節)

 

  下面這一節,可說是聖經中最殘忍的一節,它是來描述主的愛侶,或是新婦,她所有的經歷。「這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擊打了我,壓傷了我……」(7節,另譯)你應該記得,她頭一次遇見他們的時候,他們對她多好呢!那時她剛離開他們,就遇見她心所愛的(三4)。但這一次他們狠狠的對付她,擊打了她,壓傷了她。不僅如此,「看守城牆的人奪去我蒙身的帕子。」(7節,另譯)在眾教會中有兩班人,一班是城中巡邏看守的人,也就是在教會中的監督;還有一班人是看守城牆的人,就是主的工人們。這些主的工人們是為著主的見證的,而這一班為著主的見證而看守城牆的人,奪去了她的帕子,把她羞辱到極點,叫她再也沒有辦法站在人的面前。

 

  因著有這麼深的經歷,就帶進了她更深的追求。你會覺得很希奇,開頭是她尋找城中巡邏的人,現在是他們找她了。也就是說,長老不了解她,主的工人們只會羞辱她,所以她現在就來找神的兒女們,說,「耶路撒冷的眾女兒啊,我囑咐你們,若遇見我的良人,要告訴他,我因愛成病。」(8節,另譯)她從前也有相思病(二5),現在又有相思病了。以前的相思病,是因著愛祂;這裡的相思病,是因為在各種折磨裡,她沒有自憐,沒有自惜,她還能在那裡說,「主啊,我愛的還是你,長老不了解我,工人暴露我,但是我愛的還是你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教會中的聖徒就回應她了,「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你的良人(至愛)比別人的至愛有何強處?」(9節)她就說了,「我的良人(至愛)白而且紅,超乎萬人之上。他的頭像至精的金子,他的頭髮厚密纍垂,黑如烏鴉。他的眼如溪水旁的鴿子眼,用奶洗淨,安得合式。他的兩腮如香花畦,如香草臺;他的嘴唇像百合花,且滴下沒藥汁。他的兩手好像金管,鑲嵌水蒼玉;他的肚腹如同象牙作的,外面包著藍寶石。他的兩腿好像白玉石柱,安在精金座上;他的形狀如黎巴嫩,且佳美如香柏樹。他的口甘甜,他全然可愛。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啊,這是我的良人(至愛),這是我的朋友。」(10-16節,另譯)

 

     我們要會喜歡這一段聖經,我們這一生就是為這一個而活。我知道我的主到底是誰,我知道我為什麼活著。今天有太多信主的人,有太多愛主的人,也有太多追求主的人,但是卻有太多不知道主是誰的人。很多人是拿主來「用」的,拿主來欣賞的;但很少人能對主產生這樣的愛慕,對主有這樣主觀的享受。

 

  聖徒們就回答她,「你這女子中極美麗的,你的良人往何處去了?你的良人轉向何處去了?我們好與你同去尋找他。」(六1)就在她被主的工人們奪去帕子的時候,就在她非常蒙羞的時候,她能起來說,「我的主太好了!」許多聖徒也對她說,「我們與你一同來找這一位主吧!」

 

  這個時候,她已經很老練了,她不再說,「來!我們尋找祂吧!」而是對他們說,「你們不要尋找了,我來告訴你們他在哪裡。」她怎麼說呢?「我的良人下入自己的園中,到香花畦,在園中牧放群羊,採百合花。我屬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屬我,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2-3節)

 

  接著是主再對她的描述,「我的佳偶(愛侶)啊,你美麗如得撒,秀美如耶路撒冷,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求你掉轉眼目不看我,因你的眼目使我驚亂……」(4-5節)主似乎是說,「你不要再禱告了,你再禱告我就受不了!」你能不能相信,基督徒會有這樣深的經歷?我們常是禱告了半天,主不見了;禱告再禱告,找不到主了。但在這裡主卻對她說,「你不要再禱告了,求你調轉眼目不看我,因你的眼目使我驚亂。」

 

        「因你的眼目使我驚亂」,也可以譯作「因你的眼目勝過了我。」主似乎說,「你每次看我的時候,你每次禱告的時候,你每次呼求我的時候,我都被你勝過了。我沒有辦法不愛你,我沒辦法不把我的一切都給你,因你的眼目勝過了我!」

 

  主接著說,「你的頭髮如同山羊群(母山羊群)臥在基列山旁,你的牙齒如一群母羊,洗淨上來,個個都有雙生,沒有一隻喪掉子的。你的兩太陽在帕子內,如同一塊石榴。」(5-7節)王對她的描述,到未了就是她的兩太陽。這個時候不說到爭戰了,這個時候不說到餵養了,她和主完全是一了;到一個地步,她的兩太陽在帕子內如同一塊石榴。

 

  下面一段就說,「有六十個王后,八十個妃嬪,並有無數的童女。我的鴿子,我的完全人,是獨一的,是她母親獨一的,是生養她者所特愛的……」(8-9節,另譯)弟兄們,我盼望你們有這樣的心願,從年輕的時候就告訴主,「主啊,我願意這一生成為你獨一的那一個,我願意長到這樣的地步,我願意成熟到這樣的地步,成為你的鴿子、你的完全人,在你的恩典裡得著養育和成長。」

 

  在這一段的描述裡,王說到她的頭髮如何,她的牙齒如何,她的兩太陽如何,以及她的眼目如何。本來她的眼像鴿子眼(四1),如今她的眼使王驚亂、勝過了王。我們會覺得,她已經有了鴿子眼,這真是太好了,主在她身上的工作是何等的甜美、何等的豐富;但是你要注意,雖然主作得這麼多,並不表示這一切已經是她的實際。雖然不都是她的實際,卻又是她所嚐到的。無論我們這個人多單純,多像鴿子眼,在我們的單純裡還是有許多的攙雜。雖然我們是順服的,雖然我們是願意丟棄自己的榮耀的,但是在我們的單純裡、在我們的捨棄裡,還是有所保留。即使我們有吸收的能力了,有牙齒能消化健康、屬靈的食物,使我們成為一個屬靈的人,但是我們這一個人在主面前還不是完全的成熟。雖然不是完全成熟,卻多多少少有一些經歷。

 

  譬如,我對一個同工說,「弟兄,現在某個地方有需要,你去那裡服事吧!」若是他不願意,他就會說,「我的妻子不肯。」我就知道了,不是妻子不肯,天下沒有不肯的妻子,只有不願意的丈夫。我們如果問自己,向著主單純不單純?恐怕大家都要說,「不敢講。說我單純,我知道我裡面有太多的不單純;說我不單純,我明明有很多地方非常的單純。你說我不單純,我覺得很冤枉;你說我真單純,主覺得很冤枉,因為我的確有很多的不單純。但是我很喜樂,因為在主的憐憫裡,多多少少我總有一點單純。」

 

  同樣的,即使一位聖徒才剛蒙恩一個禮拜,他裡面就會開始愛主。雖然他還不知道「愛主」是什麼意思,因為真要知道那個意思是需要時間的,但是他多多少少嚐到了那個甘甜,而願意說,「主啊,我願意一生來愛你!我不懂弟兄們所講的十字架、死、復活到底是什麼,但是我知道,這裡面必定有無窮的奧秘,有無盡的享受,有說不出的經歷,有道不盡的豐富。」

 

  到了第六章,你會發覺,主對她所有的描述是重複的,那就表明,她在第四章這個時候還不是成熟的。雖然還沒有完全成熟,她卻多少經歷了一點。所以我們可以用「相對成熟」來描述。有沒有成熟呢?沒有成熟;有沒有成熟呢?有一點的成熟。她就在這一個情形裡成長,從她的單純,長到她的順服、捨己,長到她吸收的能力,長到她活出聖化的生活,長到她的話語,長到她所是的見證,長到她為著建造教會而有的生命力和智慧。因著這樣,她就成為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樓,在教會中成為教會的祝福,成為教會的保護。

 

  在一處處地方教會中,需要各種不同層次的高樓。有的樓真高,像摩天樓一樣;有的高樓只有兩層,但也是一個高樓。我們是在不同的生命程度裡成長,我們要成為主在愛裡所堆砌、收藏軍器的高樓,為著防禦撒但一切的攻擊,防禦一切不是出於基督的事物,不讓牠們侵襲到教會中來。

 

  有時候你到一個教會,就感覺這個教會缺少作高樓的弟兄,所以這個教會叫人感覺非常的平凡,非常的平淡,而且許許多多屬於世界的事物都到教會中來了。這個人來聚會,是賣保險的;那個人來聚會,是做直銷的;還有一個人來聚會,是吃飯的;還有一個人來聚會,是喜歡一切活動的;還有一個人來聚會,是為著找對象的。我願意告訴你,這一切都需要勇士的擋牌,將它抵擋在外面。教會中不能有別的,教會中只能有基督自己。我們在這裡,是因為我們有主;我們過教會生活,因為我們是基督的身體。在教會生活裡,什麼都沒有,只有基督自己。

 

你的兩胸

 

  這個抵擋、保護是從供應裡出來的,因此第5節說,「你的兩胸好像百合花中吃草的一對小鹿,就是母鹿雙生的。」(另譯)這裡說得真好,兩胸是對稱的,長得非常的美,好像百合花中吃草的一對小鹿。從前她是谷中的百合花,雖然在各種的環境裡,卻是主來眷顧的;現在主的眷顧在她的身上長出來了,成熟了,所以她的兩胸好像百合花中得著牧養的一對小鹿。

  

        這個「小鹿」就是年輕的公鹿。這裡不只是一隻,是一對,是主和你一同來做這樣的見證。你的兩胸是有活力的,你的兩胸是強壯的,你的兩胸是供應生命的,你的兩胸是叫人得滿足的,是神所特別眷顧的,是得著牧放而長出來。這一對年輕的公鹿,是母鹿雙生的,是在恩典裡所顯出來的。

 

  任何一個服事主人,服事到末了、成長到末了,都要做這個見證,「我這一生乃是在母鹿裡面生長的。我是在恩典裡得救的,我是在恩典裡愛主的,我是在恩典裡成長的,我是在恩典裡被構成的,我是在恩典裡成熟的,我是在恩典裡活在教會生活中的。我是在恩典裡能夠有鴿子的眼睛,能夠有臥在基列山旁的山羊群一般的頭髮;我是在恩典裡能夠有健康的牙齒,我是在恩典裡能夠有朱紅線的唇和秀美的口,我是在恩典裡有兩太陽穴,好像裹在帕子裡的石榴;我是在恩典裡成為高樓,我是在恩典裡把生命供應給人。」

 

  沒有一個人到後來可以誇任何的事。無論你多聰明,主說不能用;無論你多有能力,主說不能用;無論你多有才幹,主說不能用。主要說,「你的聰明,你的智慧,你的能力,你的才幹,你的執著,你的好性格,你所有的一切,是要讓我在恩典裡來培育的。」每一個跟隨主的人都要說,「我如果是所羅門王的冠冕,乃是所羅門王把自己當作恩典而把我製作出來的。」有一首詩歌說,「何能大於恩典,祂是神來人間,祂是神在肉身顯現,是神在我裡面。」恩典是什麼?恩典是活活的主、活活的神,是這一位神給我們經歷,給我們享受,給我們得著了。這一位神給我們經歷的結果,就在我們身上構成為恩典。

 

  這位主的愛侶是在恩典裡長到一個地步,一面來說,她在主的眷顧之下,她在主的牧養之下;另一面來說,她長出了一點的能力,所以能夠成為兩胸,能夠在教會中成為供應、成為供應的來源。許多弟兄姊妹因著她的見證,因著她的話語,因著她的服事,因著她的照顧,因著她的禱告,能夠得復甦,能夠得成長,能夠得健康,能夠活在主面前;但這一切並不是因著她自己,而完全是因著基督的恩典。

 

  我們要告訴主,「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恩典。我是在恩典裡像百合花,我是在恩典裡得著餵養,我也是在恩典裡成長;因著我在恩典裡的成長,我能像一對年輕的公鹿。我成為有力的,我成為供應的,而我的供應又是母鹿雙生的,是從恩典裡長出來的。如果沒有恩典,我就沒有辦法服事主;如果沒有恩典,我也不能服事主。現在我能服事主,可以服事主,完全是在恩典的裡面。」

  

        現在我們再來看這幅圖畫。向著主,我們要走八步的路,第一步是我們這個人是完全向著主的;第二步,我在主面前是順服的,我在主面前是捨己的,是丟棄我的榮耀的;然後主就能將祂的豐富賜給我,並且使我有健康的牙齒。從這裡開始,我這個人是活在教會中的。在教會中,我的唇像一條朱紅線,是滿了救贖的,是顯出救贖的美的。不僅這樣,我的嘴,就是我的話也秀美,我所說的就是我的見證,是秀美的。到這個時候,你這個人就成為一個有智慧的人了。

  

        當你成了一個有智慧的人,對於教會來說,你就是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樓。你裡面裝著屬於神的、滿了神的盾牌,這些盾牌就是勇士的檔牌,可以保護教會。若是如此,就不會有其它的事物進到教會生活裡。譬如有人定罪說,因著我們不過聖誕節,我們在傳福音上吃了很多虧,所以,為什麼我們不在會所前面放一棵聖誕樹,掛幾個燈,告訴別人,我們是基督徒?我很感謝主,這裡的長老們,個個都是建造收藏軍器的高樓,他們裡面滿了神,他們有一千個盾牌,而且都是勇士的擋牌,他們知道如何防止一切不是基督的人事物進入教會裡面。

 

  當我們這樣成長的時候,我們裡面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滿足。像我們這樣的人,像我們這樣的童女,有一天竟然在教會中,能夠成為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樓!在我們裡面滿了神,在我們裡面滿了神可以使用的盾牌,也就是擋牌。我們本來是來自遙遠的鄉村女子,現在因著愛主而有了成長,而成為教會的柱子。

 

  我們裡面要有一種看見,「主啊,我的人生太有價值了!」我告訴你,全天下沒有人敢起來說,「我的人生太有價值了!」即使美國總統,我保證他也不敢說,「我的人生太有價值了!」他最多能講,「我已經當過總統了。」沒有一個人會覺得,人活著是真的有價值。有位弟兄很會賺錢,有一天他告訴我,「我賺錢賺得太多了,我現在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賺錢到底是為什麼?」我就告訴他,你要是真的會賺錢,每賺了一筆,就要禱告主,「主耶穌啊,感謝你,你的錢又多了。不是『我』的錢又多了,而是『你』的錢又多了。若是這樣,你的賺錢就有意義了。」

 

  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情是有價值的,然而我們這班愛基督的童女,因為出了代價,就長到一個地步,和主是一致的。主關心教會,我也關心教會;主愛教會,我也愛教會;主祝福教會,我也是教會中的祝福。主是藉著我,來使教會得著許多的益處。我今天在我的智慧裡,在我生命的能力裡,成為教會生活中大衛建造收藏軍器的高樓;而我的兩胸,也成為教會生活中弟兄姊妹生命的供應。這樣的人生真是太有價值了!

 

  有一位弟兄在一所大學裡作系主任,幾乎被提名得諾貝爾獎。我裡面有很多的感觸,這位弟兄一定不平凡,一定聰明。如果他在年輕的時候就加入跟隨基督的行列,我相信到了今天,他的兩太陽會在帕子內如同一塊石榴,他會成為一個滿了智慧、滿了生命豐盛的人。若是他天然的智慧經過神的製作,而成為教會的祝福,該有多好!

 

  弟兄們,我們這一生是沒有人能比的。我們一點不是要在世上得榮耀。我們這一生或許滿了坎坷,但是主來看我們的時候,祂要說,「我的佳偶,我的愛侶啊,你的價值是何等的高!你能夠成為在帕子內的兩太陽,你能夠這樣的有智慧,這樣的有生命力!你這一個人在教會生活中成為大衛用愛堆砌的高樓,裡面藏著軍器,與神的旨意一致,與神一同行動,在教會生活中滿了豐富,對聖徒滿了餵養和供應。」弟兄們,人生的價值就是在這裡。

 

沒藥山和乳香岡

 

  第6節說,「我要往沒藥山和乳香岡去,直到天起微風,黑影飛去的時候回來。」(另譯)現在她懂了,她才出那麼一點點的代價,不過丟棄她的尊嚴,不過丟棄她的自尊,不過是起來遊行城中,不過是用各種的方法尋找她的主,不過是起來到街市上、到城中的寬闊處尋找她的主,不過是尋找那些在城中巡邏看守的人……就是這一點點的經歷,就叫她這樣成為教會的祝福。

 

  她現在願意往沒藥山去了。沒藥山就說出,你不僅經歷了主的死,更是住在祂的死裡面。她還要到乳香岡去,乳香岡說出整座山都是復活。她要住在死的山裡,她也要住在復活的山裡。她要和主的死有完全、堅固、百分之百的聯結,她也要對主的復活有完全、堅固、百分之百的取用。她這個人要住在死的裡面,她這個人也要行走在復活的裡面。我們與主的死有聯結,我們也在復活裡成為一個滿了行動的人。弟兄們,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美了。在這裡有一個人,她能起來說,「我是百分之百的在主的死裡,我也是百分之百的在祂的復活裡。」

 

全然美麗,毫無瑕疵

 

  第6節可以是一個禱告,「主啊,我要往沒藥山去,我要往乳香岡去。」這一個禱告就帶進了第7節,「我的佳偶」;第8節,「我的新婦」;第9節,「我的妹子,我的新婦」;第10節,「我的妹子,我的新婦」。她不過有這麼一個禱告就是了,主卻要說,「我的佳偶啊,我的新婦啊,我的妹子啊,我感動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我現在該怎麼來稱呼妳啊?你是這麼可愛!」我們不過是一句話,卻換來主多少句話;我們不過是一個奉獻,卻換來主多少的稱讚!

 

  當這位王的冠冕、這位與王訂婚的女子說,「我要往沒藥山去,我要往乳香岡去,我要住在死的裡面,我要在復活的裡面行動。」她有這樣的心願,主是何等的感動!主被感動到一個地步,就起來說,「我的愛侶,我的新婦,我的妹子啊!你太可愛了,你太完美了,你太美好了,你把我完全奪去了!」弟兄姊妹,你願不願意做這樣的一個人?你能不能告訴主,「主啊,我願意將你完全得著。我這一生得著很多的事物,但是我願意把它們都丟到一邊。我願意告訴你,主啊,我這一生要在沒藥山上,在一切事上與你的死有聯結;我願意在乳香岡上,在你的復活裡來生活、行動。」

 

  當她這樣願意與主的死和復活有聯結的時候,主首先就稱讚她說,「我的愛侶,你完全美麗,毫無瑕疵!」(7節,另譯)認真說,我們怎麼可能沒有瑕疵?這世上沒有一個人是沒有瑕疵的,就著肉身是這樣,在屬靈上更不要談了。但是我願意告訴你,這裡有兩種說法,第一、主看你太美了,越過你的瑕疵;第二、在主看來,連你的瑕疵也是美的。就好像談戀愛的時候,即使對方身上有什麼瑕疵,在愛人的眼中看來,它也是可愛的。

 

  當她這樣愛主的時候,主就要說,「我在你身上是找不出缺點了,如果有缺點,也是可愛的缺點,因為你所有的弱點都成為我作工的根據,好把你做得更美。」譬如,有的弟兄個性急,主就說,「真美啊!」雖然急躁的個性是不合適的,主還是說,「真美啊,這麼急的個性,我正好用它,真美啊!」急的個性雖然不好、雖然不美,但是就著主來說,祂能拿來用,祂要用這一個急的個性,使他變成一個進取的人。

  

        天下沒有一個毫無瑕疵的人,但是主會把所有的瑕疵都做成美的。主要說,「她這樣愛我,願意住在沒藥山上,願意行走在乳香岡中,願意聯於我的死,願意經歷我更深的復活,我就有能力、有智慧、有主宰的安排,要把這一個人作得完全美麗。」我們在教會生活裡一定要學,雖然弟兄姊妹有瑕疵,但是在主看來,我們一個個都是毫無瑕疵的。願主憐憫我們。(韜)

 

200312月華語成全訓練,ClevelandOhio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