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約讀經-雅歌中的生命經歷(二8~五1)-第三篇 活出調和實際的呼召(二)

雅歌中的生命經歷(二8~五1

 

第三篇 活出調和實際的呼召(二)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雅歌二章814節的主旨是「活出調和實際的呼召」,這呼召的開始是「聽啊!是我良人(至愛)的聲音」(8節),結束在「我的鴿子啊,你在磐石穴中,在陡巖的隱密處。求你容我得見你的面貌,得聽你的聲音;因為你的聲音柔和,你的面貌秀美。」(14節)

 

主來追求、吸引、顯現

 

  我們說過,之前的一段「與主聯結」的經歷,是結束在「他的左手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將我抱住」(6節),這樣的經歷雖然還不夠深,但主也尊重,所以祂就告訴教會中所有的聖徒,說,「耶路撒冷的眾女子(女兒)啊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她自發。」(7節,另譯)主好像在說,「我要等她自己起來跟隨我!」但是她起來的過程並不簡單,是主來追求她,主來吸引她,主來向她顯現的過程,所以這才有了二章814節的經歷。

 

主好像羚羊,或像小鹿

 

  具體來說,她先是聽見良人的聲音,然後看見主是躥過諸山,越過諸嶺的一位(8節)。這聲音是環抱的聲音,大而澎湃,所以叫你無處可逃,無處可避,無處可走。這聲音環繞著你,你願意聽,你聽得見;你不願意聽,你還聽得見;你愛聽,聽得見;不愛聽,還聽得見。在這聲音裡,主要給你看見祂是升天的一位,無論山多高,祂都能越過那山,也能征服那山。祂要像軍隊急行在山區裡一樣,把所有的艱苦、所有的為難、所有的限制,完全征服下來。當祂躥過諸山,越過諸嶺而來的時候,卻像羚羊那樣(9節),是華美的,是尊貴的,是跳躍的;祂又像小鹿(9節,或作公鹿群中年輕的一隻)。一面來說,祂是強壯的,因為公鹿這字是陽性的,字根有強壯的意思;另一面來說,祂的強壯顯在祂的柔和上,顯在祂的軟弱上,也顯在祂所受的限制上。在一切的限制裡,祂給我們看見,祂是勝過一切的那一位。

 

祂站在我們牆壁後

 

  然後祂站在牆壁後面(9節),因為對祂而言,我們所有的經歷不知不覺都會成為一道道的牆。我們愛主的經歷、奉獻的經歷、跟隨主的經歷、對付罪的經歷、對付世界的經歷、對付己的經歷、對付良心的經歷、盡職的經歷、傳講主話的經歷、傳福音帶人得救的經歷,晨更、讀主話的經歷、教會生活的經歷,都是好的經歷,但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們跟隨主幾年以後,這些經歷都變成一道道高的牆,把活活的主「逼」到牆外去了。

 

        我告訴你,很多聖徒一生沒有突破二章9 節,所以很多聖徒的一生就終結在這一節聖經上。亦即,他讓主站在牆壁後面,無法再進一步帶領他往前。不錯,他一直可以在教會中過一個很好的生活,也可以聚會,可以奉獻,可以盡職,可以是一個愛主的聖徒,但是他還不成熟,還未能長出基督豐滿身材的度量。為什麼?因為他把主自己逼到牆後面去,他把屬於主的事,而不是主自己,作為他生活的中心。

 

  今天在地上愛主的基督徒,我願意告訴你,大多都是把主逼到牆後面的。很少有弟兄姊妹能告訴主,「主啊,我一定要從工作裡出來,我一定要從習慣裡出來,我一定要從追求裡出來,我一定要從傳統裡出來。不錯,我不能不守晨更,我不能不讀主的話,我不能不追求,我不能不傳福音,我不能不作見證,我不能不供應生命,我不能不花時間在你的話上,但是在這一切的事物裡,我所要的仍是你的自己!」這樣,你就是一個能夠跟隨主再往前的人。

 

從窗戶往裡注視,從窗欞往裡窺探

 

  接下來,主就在牆壁後給我們開了恩典的窗戶,要來注視我們,觀察我們,甚至於監督我們,但是我們立刻在窗戶上加了窗欞,叫主不再那麼容易注視我們,叫主不再那麼容易觀看我們,也叫主離我們更遠了(參9節下)。本來,祂是從窗戶裡來注視我們,關懷我們,監督我們,祂在我們身上滿了渴望、滿了心意;現在因著我們的屬靈成就成了我們的窗欞,就叫主沒有辦法直接的、坦然的、完美的與我們有交通,所以祂只好從窗欞往裡窺探。

 

起來,與我同去!

 

  主窺探之後,就回應說,「我的佳偶(愛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10節)我的美人,最好譯作「我極美麗的一位」。主呼召那極美麗的一位起來與祂同去。你如果認識這一位主是羚羊,是公鹿群中年輕的一隻,是升天的主,是屬天的一位,當祂說「起來,與我同去」的時候,你就知道祂絕不是呼召你有所行動而已,而是要實際的帶你進到一個神聖奧祕的範圍裡去。為什麼呢?因為「冬天已往,雨水止住(暴雨消失)過去了。」(11節)

 

冬天已往,暴雨消失過去了

 

  先前你經過了一個冬天,但是現在冬天過去了。已過的這個冬天,不是嚴冬,不是寒冬,不是冬眠的冬,而是可以下雨,可以長葉的冬,是中東雨季的冬天。這樣的冬天是有寒流的,是有寒氣的,卻又是可以叫你奮發起來跟隨主的。冬天已往,暴雨也消失過去了。

 

        暴雨的意義可以因人而異。但原則上,與主同受苦難就是暴雨。每一個愛主的基督徒都是「倒楣」的。你想得好運氣嗎?你不能愛主。你若愛主,定規「倒楣」。你若愛主了而不倒楣,那表示主不是那麼愛你。好比,也許你寄一封求職信,很快就得到一份工作,但是你的同伴寄了一百五十封信,天天禁食禱告、親近主,卻還沒有得到回音,這時你就要告訴主,「主啊,為什麼你不那麼愛我?為什麼我的同伴這麼『倒楣』,而我這麼『幸運』?」弟兄們,我再說,一個人愛主以後,他會經歷暴雨的。

 

住在迦南美地裡

 

  暴雨消失過去之後,便是「地上百花開放,百鳥鳴叫的時候已經來到;斑鳩的聲音在我們境內也聽見了」(12節)。認真說,這「地上」不是指地,而是指天,因為你是在一個神聖奧祕的範疇裡,你是生在裡面,住在裡面,長在裡面,也是行在裡面。你一得救以後,你所在的地位就完全改變了;你一得救以後,你就是屬天的,所以以弗所書才說,「祂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裡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二6

 

        「天上」是有無限的豐富的。有時候我們想到在天上,我們就以為是飄飄然、暈暈然;但是,神乃是要我們坐在天上,享受在天上,成長在天上,行走在天上,成熟在天上,因為在這裡有無限的豐富,就好像舊約的迦南美地一樣。所以這個「地」(’erets)可以有兩種解釋:一是表徵大地(earth),一是有特殊疆界的土地(land),如同以色列人的美地。迦南美地是預表神聖屬天範疇的豐富。在這塊美地上有各種植物,有蜜,有奶,有各種的礦產,這是流奶與蜜之地(出三8)。

 

        我願意告訴弟兄姊妹,在屬天的境界裡有著一切的豐富。所以你不能一輩子留在「他的左手在我頭下,他的右手將我抱住」,兩情相悅,卿卿我我的情形裡。不行,你必須知道你現在是在天上,主要把天上一切的豐富都展示給你,並且帶你來享受,帶你來經歷,帶你來得著;祂要把這一切的豐富都構成為你的所有。

 

        在這裡聖經用了兩句話來形容屬天的豐富:百花開放,百鳥鳴叫。百花開放,百鳥鳴叫,就是對神聖奧祕範疇的描述。「神聖奧祕的範疇」就是基督的範疇,就是靈的範疇、生命的範疇;在神聖奧祕的範疇裡,就是在基督的範疇裡,在靈的範疇裡,在一個生命的範疇裡。這一個範疇,乃是百花開放,百鳥鳴叫的範疇,是滿了生命的豐盛,也滿了生命豐盛的彰顯。       

 

百花開放

 

        「百花開放」意思是多種豐盛生命的流露。花開,就是生命豐盛的表顯。花開得豐盛了,就是生命豐盛表顯的豐富了。百花開放、百鳥鳴叫的時候已經來到,就是說,現在是一個新的春天,有一個新的開始。因為這樣,你不可以再住在昨天的經歷裡,你不可以再住在過去的經歷裡。你以前所追求的基督不夠了,你以前所認識的基督不夠了,你以前所享受的基督不夠了,你以前所得著的基督不夠了,你以前所誇耀的經歷不夠了,你以前所誇耀的知識不夠了,你以前所誇耀的啟示不夠了,在這個神聖奧祕的範疇裡,乃是百花開放、百鳥鳴叫的範疇,滿了生命的豐盛,滿了生命豐盛的彰顯。

 

斑鳩的聲音

 

  在這一切的聲音裡,在這一切的豐富裡,還有一個特別的情形,就是「斑鳩的聲音在我們境內也聽見了」(二12下)。這裡「我們的境內」就是指神聖奧祕的範疇。所以,在我們的境內,在這神聖奧祕的範疇裡,不僅有花,不僅有鳥,還特別標出了「斑鳩的聲音」。

 

  斑鳩是什麼呢?斑鳩是愛的鳥。斑鳩的聲音,就是在這個神聖奧祕的範疇裡,你聽見了愛的歌聲。這是說主向你唱情歌了,主向你唱追求你的歌了,主向你唱吸引你的歌了,主向你唱表達愛情的歌了。這是愛之鳥所表達的愛之歌。

 

  這節聖經雖然簡單,但的確是美麗。「地上百花開放,百鳥鳴叫的時候已經來到,斑鳩的聲音在我們境內也聽見了。」如果只有「百花開放」,還只是外面的,人只是聞到一種香氣,只是看見一種的美;如果只有「百鳥鳴叫」,它還只是叫你覺得悅耳舒暢。真正得著你的心的,真正能夠佔有你的心,真正讓你全人、全魂、全心來歸向祂的,還是這個「斑鳩的聲音」。

 

        在這個「斑鳩的聲音」裡有愛的聲音,好像主對我們說:「我的佳偶,再起來,更愛我一點!再起來,再追求我一點!再起來,和我的關係更親密一點!再起來,對我享受更多一點!再起來,讓我能更愛你一點!讓我能更把自己給你一點,讓我能更把自己注入你一點,讓我能更與你聯結、調和一點!」好像主在那裡說:「我是何等的巴望,你這位我所追求的伴侶,能夠完全的被我得著!」

 

修理葡萄樹的時候已經來到

 

  「百鳥鳴叫」的「百鳥」是加進去的,這個詞(鳴叫)的原文是 zamir,一般譯作歌唱,也可譯作修剪,七十士譯本(LXX,七十二個學者把舊約從希伯來文譯成希臘文之譯本),以及中文和合本的附註都把「百鳥鳴叫」譯作「修理(修剪)葡萄樹」。

 

  在這裡,前面說到「百花開放」,接著說到「百鳥鳴叫」,再加上「斑鳩的聲音」,多好啊!但是,如果前面說到「百花開放」,後面說到「斑鳩的聲音」,中間卻加上「修理葡萄樹」──也就是主要來「修剪」我們,這似乎是太殘忍了。

 

  但奇妙的是,在歌中之歌的第一章,有兩節經文和這一節是相對的。第一章的第14節和15節說,「我以我的良人(至愛)為一顆鳳仙花,在隱基底的葡萄園中。我的佳偶(愛侶),你甚美麗!你甚美麗!你的眼好像鴿子眼。」在這裡請注意三個東西:第一是鳳仙花,第二是葡萄園,第三是鴿子。第二章12節也是說到三個東西:第一是百花,第二是葡萄樹,第三是斑鳩。

 

  聖經難解就是難解在這裡。你若問我,怎麼讀才痛快?我就要說,原來那樣讀才痛快:百花開放,百鳥鳴叫,加上斑鳩的聲音,哈利路亞讚美神!但是神就會說了:「等等,等等,我對你的愛,永不改變;我在你身上的吸引,決不停止;你永遠是我的愛侶;但是,我的愛侶啊,你要成熟,你就必須不斷的成長!」

 

  鳳仙花是說出主的美,但現在主要說:「我不僅是一顆鳳仙花,我還是百花;我不僅是一顆鳳仙花,讓你來享受,我生命的豐盛還顯在百花上。」換句話說,主的豐盛是多面的,主的多面又是藉著各種情景,藉著許多聖徒顯出來的。「百花」所顯出的實際,不僅是主自己,不僅是主生命的運作,不僅是指主的復活,也說出許多蒙恩的聖徒成為基督的彰顯。

 

  主在這裡似乎是說:「你不要留在老舊的情形裡──我的左手在你頭下,我的右手將你抱住(二6),我們卿卿我我,相親相愛不,你要知道還有許許多多愛我的人,他們個個身上都能發出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氣,他們都和你一同在神聖、奧祕、屬天的範疇裡。我的豐盛在這裡,從我所是的,從我所作的,從我所成的,從我在弟兄姊妹身上所構造的,也從我所安排的一切上,你能看見我的生命豐盛的情形。」

 

  不僅這樣,主還要說:「我願意告訴你,你早期看我像是一顆鳳仙花,顯在隱基底的葡萄園中;現在是我看你,你就像是一棵葡萄樹。」

 

  在前面的一章17節,那裡說到,我們房屋的棟樑是香柏樹。香柏樹,就是基督神聖的屬性所顯出的完美人性。但是,在神的工作裡,不僅有香柏樹,還有葡萄樹。葡萄樹和香柏樹完全不一樣。香柏樹高聳、頂天、挺直、強壯,葡萄樹彎曲、盤繞、攀爬、倚附。葡萄園都要搭上葡萄架,把葡萄樹拴在這些架子上,叫它們受限制、照著規範來長。所以,香柏木是重在它自己能生長,葡萄樹是重在它需要人陪著它生長。若沒有人陪著它長,葡萄樹就不能長。所以,主是在這裡說:「我要陪著你一同長!」

 

        弟兄姊妹,你喜歡哪一個?你是喜歡「百鳥鳴叫」,還是喜歡「修剪葡萄樹」?你若問我,我就會說:「說實在的,我喜歡『百鳥鳴叫』,但是我感激『修剪葡萄樹』,因為我知道,如果讓我任意來長,我就不知道會長成什麼樣了;但有一點是我保證的,我定規長死,因為葡萄樹沒有架子就非死不可。」

 

        從鳳仙花到百花,從葡萄園到被修剪的葡萄樹,從鴿子到斑鳩!在這裡主似乎是說:「我的佳偶,起來,與我同去!我不再僅僅是一顆鳳仙花,不再是那樣的平凡,我還是生命豐盛的百花。我的豐盛生命藉著我的所是、藉著我的所作、藉著我的所成而顯出來了,同時也彰顯在許許多多和你一同住在神聖奧祕範疇裡的人身上。不僅這樣,我還願意把你當作一顆葡萄樹,我要來修理你這個葡萄樹。現在是百花開放時候,也是修理葡萄樹的時候,你要從一個屬靈的階段,長到另外一個屬靈的階段;你要從一種屬靈的認知,長出另外一種屬靈的認知;你要從一種屬靈的享受,長進到更高層次屬靈的享受。在這個成長的過程裡,我要呼召你起來,與我同去!因為在地上,在這個神聖奧祕的範疇裡,百花都開放了,百鳥也鳴叫了,我要來修理葡萄樹了,這個時候是已經來到了!」

 

  在這個時候,主就繼續說,「斑鳩的聲音在我們境內也聽見了」(二12下)。你要注意,這個時候斑鳩的聲音就特別美了。如果是「百花開放,百鳥鳴叫」,再加一個「斑鳩的聲音」,那聲音就不一定聽得見。這個「斑鳩的聲音」是在什麼時候聽見的呢?正常的情形,應該是在主修剪你的時候你聽見的。可是你要注意,這個修剪不是對付你,而是在愛裡幫助你成長。這樣的幫助,你又是很有感覺的。

 

  有一首詩歌「我們現在默思葡萄一生的事」,其中一段說:「估量生命原則,以失不是以得;不是酒飲幾多,乃是酒傾幾何;因為愛的最大能力,乃是在於愛的捨棄,誰苦受的最深,最有可以給人。」這首詩裡所描寫的葡萄樹,一生好像永遠沒有安逸的日子,一直到結出豐盛的葡萄,叫人得著滿足為止。它好像沒有人所以為的「喜樂」和「高昂」的情形,它永遠是在一種受壓制的情形下。雖然它是在受壓制的情形裡,它又是不斷的在成長。

 

        當主來帶領你的時候,你常會感覺主的帶領不合理,但主會說:「我要你降服於我,讓我來修剪。我這樣來修剪,不是來對付你,乃是幫助你有一個健康的成長。」修剪的過程是痛苦的,沒有一個人被修剪的時候是愉快的;但是弟兄姊妹,主修剪我已經五十年了,到現在我還「逃」不出去。我只能說,主要來修剪,就修剪吧!在這個過程裡,當我說:「主啊,不合理!主啊,痛苦!主啊,信主以後怎麼會這麼麻煩?主啊,主啊……」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斑鳩的聲音出來了,「你為難嗎?我愛你!你為難嗎?我在愛裡帶領你!你為難嗎?我在愛裡扶持你!你為難嗎?我在愛裡祝福你!你覺得裡面沒有辦法、過不去嗎?我願意用我的愛來融化你!」

 

  所以,這兩種翻譯都可以,可以是「百鳥鳴叫」,也可以是「修剪葡萄樹」,也許這兩個意思都有。但是,至少我知道,百鳥鳴叫的時候,我是聽不見斑鳩的聲音的。為著聽見斑鳩的聲音,我願意告訴主:「主啊,修剪我吧,好叫我更享受你的愛,更敬畏你,更住在你的愛裡,更被你的愛充滿,更被你的愛得著,更與你的愛聯結,讓你的愛在我身上更成為實際!」

 

在雛鴿的信心裡支取斑鳩的捨己

 

  斑鳩,是愛的鳥。斑鳩在聖經中第一次出現,是在創世記十五章,神給亞伯拉罕應許的時候,神叫他獻上斑鳩,還有雛鴿,擺列在神的面前(9節),那就說出,這個愛裡表明出基督的死。當主愛你的時候,祂跟世上的談情說愛不一樣。世上的談情說愛,一分錢可以買一打(A penny a dozen)。但是當主在那裡說我愛你的時候,祂是說,「我為你死在十字架上,我是一個為著你把自己交在死地的人。我的愛臨到你,是堅定不移的;我的愛是在死裡的愛。」

 

        和斑鳩同獻的,還有一隻雛鴿,雛鴿可預表信心。在聖經中,信和愛常是並列的(提前一14;門一5)。斑鳩的捨己,是在雛鴿的信心裡支取的,你看這裡真是甜美

 

  斑鳩的聲音,我聽見了,我就要說,我願意有雛鴿所表明的信心。主如何為我死,我也願意憑信活在基督的死裡;主如何為我捨命,我也願意憑信交通於祂的苦難;主如何為我捨棄一切,我也願意憑信把一切都放下,好來愛我的主。

 

無花果樹的果子漸漸成熟,葡萄樹開花放香

 

  13節接著說,「無花果樹的果子漸漸成熟,葡萄樹開花放香。我的愛侶,我極美麗的一位,起來,與我同去!」(另譯)無花果樹在這裡是聯於見證的。無花果樹是以色列國的表徵。主耶穌有一次經過一棵無花果樹,想找果子,找不到什麼,就說,「從今以後,你永不結果子。」那無花果樹就立刻枯乾了(太廿一19)。換句話說,神的見證不再在以色列人中間了,從以色列人移到教會身上了。所以,這裡是說到,百花開放的生命豐盛,主在我們身上修剪的工作,以及在修剪過程中那個愛的表示、愛的供應,乃是為著主自己的見證。

 

  你要知道,主所要得著的是一個見證。為什麼百花要開?為什麼葡萄樹要修剪?為什麼主要向你表達祂的愛意?都是為著無花果樹的果子漸漸成熟。

 

  無花果樹很有意思,第一,無花果樹的果子是中東產糖的主要來源,它是甜的;第二,無花果樹的果子有兩種,春果和秋果,這裡所說的是它的春果。春果是經過嚴冬以後,春初開花,春末所結的果子。所以冬天已過,現在已經到了春天,就不要再說「他的左手在我以下,他的右手將我抱住」,要知道,現在我們是要作主的見證人。

 

        我們這一班得救的人,作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主會告訴我們,「你是我的見證人,我的見證是在你身上。」在我們的感覺裡,我們是一班蒙愛的人,主耶穌愛我,主耶穌為我死,主耶穌為我活,主耶穌用愛吸引我,我天天享受主的愛;但主會說,起來!起來!讓我告訴你,現在是百花盛開,現在是葡萄樹該修剪,現在是可以聽見斑鳩聲音的時候。在這裡,不僅無花果樹的果子漸漸成熟,還有葡萄樹開花放香。無花果樹是說出見證,葡萄樹是說出生命的豐盛。

 

  一面,我們是主的見證,像無花果樹能產糖,叫人覺得甘甜。我們這些見證人,就是叫人覺得甘甜的。另一面,這無花果樹的果子還是春果,是必須經過冬天的。當冬天已往,雨水止住的時候,春天來到,這無花果樹就要結出主見證的果子來。

 

真實的成熟都是薰出來的

 

  無花果樹的果子要成熟,一面來說定規是生命的成熟,但另一面,「成熟」(hanat)這個希伯來字有「用香料薰」的意思。這個字在舊約聖經一共用了四次,一次是這一節,三次都是聯於用香料來薰雅各和約瑟的身體(創五十2326)。所以這裡一面說,無花果樹的果子漸漸成熟;另一面也可以說,無花果樹的果子是在「被薰」的過程。所以,這一個成熟就遠超過天然果樹的成熟。無花果樹是主的見證,無花果樹的果子說出主的見證成為人的享受,而這個成為人可享受的見證,不僅僅是長出來的,而且是被薰出來的。

 

        弟兄姊妹,你這一生就是讓主來薰你的一生,好把你整個人薰透了。用什麼來薰呢?用祂的生命來薰,用祂的香氣來薰,把祂的所是薰到你的所是裡。我常有這個問題,「到底別人說你好,是因為你自己的表現,還是被主薰出來的?」有些東西沒有主也能夠做得到,有些東西沒有主是做不到的;有些東西做了只是一件屬靈的事,但有些事情做了就得著了主,這兩者是完全不一樣的,其中的講究在於我們這個人有沒有被主薰過。

 

        當我們為主作見證、為主說話的時候,我們的話是想出來的,是讀出來的,是歸納出來的,是研討出來的,還是薰出來的?這可是完全不同。薰出來的是有香味的,是叫人舒暢的,是有基督的味道的。請原諒我這麼說,我服事主、傳講主的話,我不是講一個道給人聽聽而已,我所講的都是我所經歷的,我所講的都是在我身上構成過的,我所講的都是我所享受到的。

 

        跟隨主這一生,最甜美的事就是讓主薰;跟隨主這一生,最痛苦的經歷也是讓主薰。你想想看,一個人放在那裡給人薰,那是什麼滋味呢?但是,不薰是不會成熟的,真實的成熟都是薰出來的。讚美主!我們要告訴主,主啊,謝謝你不斷的來薰我們。

 

  所以,在這裡所指的成熟,不重在內住生命的成長,而重在主量給我們一切的環境。這些環境的煎熬,就是主用香料來薰我們,叫我們成熟。有時主會要你丟下一切,就是來薰你,看你的心在哪裡;有時主會叫你非常富足,也是來薰你,看你如何支配你的財物。主有時會叫你非常的順暢,看你在順暢中還能不能有主,這是主薰你;更多的時候,主會給你很多的煎熬,這些煎熬也是主來薰你。

 

        許多人的心願很強、恩賜很顯明、擺上很絕對、供應很豐富,但是要知道,真正的成熟是薰出來的。我們要告訴主,主啊,求你來薰我們!主啊,我們這一生別的不要,就是要讓你來薰,好叫我們成熟,好叫我們成為你的祝福,好叫我們擔負你的見證,好叫我們祝福你的兒女們。

 

  我這五十年來,我還不知道有什麼時候主是不來薰我的。好像我感覺終於安詳一點了,主就說,「我還要來薰你。」我年輕的時候,如果有半年環境順利,我都很緊張,我就悔改,「主啊,你怎麼不打我了?是不是你不再這麼愛我了?」好像我一直在要求主、強迫主在我身上做薰的工作,好叫我成為一個有屬靈實際的人。我們要告訴主:「主啊,求你來薰我們,好叫我們成熟。」阿們。(韜)

 

200312月華語成全訓練,ClevelandOhio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