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讀經-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第七十一篇 變化-活出聖化的實際,顯出教會生活的見證(四)-羅馬書鳥瞰(五十八)

第七十一篇 變化

── 活出聖化的實際,顯出教會生活的見證(四)

── 羅馬書鳥瞰(五十八)

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活出教會合適的見證(十三1至10)

  現在我們來到第五個大點,活出教會合適的見證 。有兩個小點,一個是要注意教會生活中的次序;另一個是要注重教會生活中的實質、內涵,就是愛。說到次序,是聯於權柄的;說到實質,是聯於愛的,在愛中把一切屬靈的事實化出來。

每魂都服從權柄

  十三章第一節,這節聖經不好懂,「在上有權柄的,人人都當服從,」這裡的「人人」,也可以譯作「每魂」(every soul)。在聖經裡,這個soul,常常是指整個的人。譬如說,雅各家來到埃及的共有七十人(創四六27),他就說是七十個魂。這裡為什麼不說人,卻是說魂呢?因為說到教會生活中次序的持守時,是和你的魂密不可分的。你要有一個健康的魂,合適的魂,才能活在一個健康的持守裡。

權柄都是從神來的(十三1)

  為什麼「在上有權柄的,人人都當服從」?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從神來的」,這是一件很高的體認。不僅在教會生活中,也包括在世界裡。譬如說,你到加拿大來,就得服加拿大的權柄,加拿大的左轉號誌燈是用閃的,全世界獨一無二,這是加拿大的權柄。你說,「我在大陸、在美國沒有見過,所以我不轉。」那你就沒有服從權柄,這只是一件很小的例子。可是你在這兒,就要會欣賞這個國家,不要碰見這個就埋怨,遇見那個就抱怨,因為這裡有一個權柄。

凡掌權的都是神所設立的(十三1)

  神在宇宙中有祂的設立。譬如說,「天使長米迦勒與魔鬼爭辯,為摩西的身體爭論的時候,尚且不敢以神對他的判辭毀謗他,只說,主責備你吧。」(猶9)撒但也許是要把摩西的屍首拿去,然後叫他活過來,好建立一個宗教,使人來拜摩西,因為摩西的價值太高了。這時米迦勒就守著摩西的屍首,要他到後來在大災難期間作見證人。他們在爭辯的時候,米迦勒不講,「撒但!都是你背叛,你若不背叛,我們都活的好好的,整個宇宙的禍,都是你闖的,你……」。撒但因為不服權柄,所以成了撒但;但是,米迦勒還是守住這個權柄,所以他只敢對撒但說,「主責備你,我沒有辦法,你是在我之上的」。也許當撒但要成為撒但的那一天起,牠在米迦勒之上的地位,老早就沒有了,但是米迦勒還是尊重那個權柄。

 ‧屬靈成長的試金石

  這個世代講,你要發展自已,不要管什麼權柄,覺得合適,該作的就要去作。但是,聖經卻告訴我們,在上是有權柄的,在社會中是這樣,在教會生活中更是這樣。這就成了我們一生屬靈生命成長、實化最大的試金石。我們這一輩子,會不會長得好,能不能長得好,和這個權柄有絕對的關係。

  米迦勒沒有因為撒但背叛就跟著背叛,他也是個天使長,他沒有跟著背叛,即或撒但因為離開了這個次序,而丟棄了這個次序,他還是認識神所設立的次序。權柄說出宇宙中是有次序的,說出教會生活中也是有次序的,說出在弟兄們之間,也應該是有次序的,這是一個在宇宙中神聖的事。所以保羅說,「在上有權柄的,每魂都當服從,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從神來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設立的。」(羅十三1)

 ‧神的設立和運行

  我們喜歡的也好,不喜歡的也好,你要認識這個權柄,要服在他的下面,因為沒有權柄不是神所設立的,這些都不是我們的觀念。他說,「凡掌權的都是神所設立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設立。」(羅十三1~2)他在這裡沒有說抗拒神,而是說抗拒神的設立;也不說你得罪神,而是你得罪了神所設立的次序。得罪神所設立的次序,和得罪神,有什麼不同?得罪神所設立的次序,也許還可以叫你維持和神之間好的關係,但是會叫你離開神的運作。神的設立,是為著祂的運行、運作的,神作工是藉著祂的設立,你得罪了神的設立,你就和神的運行出了問題。

  人最不願意有的,就是權柄;每個人都想自由,每個人都盼望大家順服他,但他誰都不想順服。弟兄們,你們將來都會遇見的一個試煉與試探,就是這個權柄。人都喜歡順從遙遠的,最好沒有什麼交通的,這個權柄摸不著我,我也摸不著他,可是他是我的權柄。如果我的權柄和我是切身的,那就會非常的麻煩,這個功課不好學。弟兄姊妹,「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設立」抗拒神的設立,不等於抗拒神,你還可以和主有好的關係,但是,你很難再有健康的運作。

  最近我遇見一個我在高中時代,聚會裡的愛主姊妹,有某一種的職分,後來因著種種原因,跟著丈夫離開了教會。今天她還可以非常愛主,和主還能有非常好的關係,但是在神經綸的運作裡,已經沒有什麼份了,那個時候我很有感覺,有一個東西,你千萬不要碰,那就是權柄。我跟隨前面弟兄四十多年了,主憐憫我,我從來沒有對他打過問號,從來沒有一次,從我的口裡說過一句他的缺點,只因為他是我的權柄。

  弟兄姊妹,在這事上你要學習,這就會成為你運作上的保守。所以,他說,「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設立;抗拒的必自招處罰。」你要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設立,抗拒的,就自己遭受處罰,物質的是這樣,屬靈的也是這樣;你抗拒掌權的,做不合宜的事,在社會上就會受法律的制裁,屬靈上你抗拒掌權的,屬靈的律會產生它的結果。

神的僕人是有益的(十三4,6)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麼?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羅十三3)他做官不是要叫行善的懼怕,是要叫做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就要行善,他就稱讚你;只要行善,你就得著他的稱讚。你開車不超速,警察不會找你麻煩;不繫安全帶,過紅綠燈時,警察在你旁邊,就可以叫你下來;繫了安全帶,就不用怕。

  這是一個律,所以保羅說,行善的,就可以得稱讚,「因為他是神的僕人,是與你有益的。」(羅十三4上)那一些掌權的人是神的僕人,是與你有益的。掌權的,是對你有益處的,「但你若作惡,就當懼怕,因為他不是徒然佩劍,他是神的僕人,是伸冤的,使忿怒臨到那作惡的。」(羅十三4下)他不是白白的掌權,徒然佩劍,他是神的僕人,是申冤的,使忿怒臨到那作惡的。

要因著良心作服從的人(十三5)

  「所以你們必須服從,不但是因為忿怒,也是因為良心。」(十三5)這個良心要規範你。

在上稅的事上盡責(十三7)

  你們上稅,也為這個緣故,所以基督徒要會報稅、繳稅,不可以逃稅。報稅要報的智慧,該報多少,要做得合適,因為稅務局是神的僕役,為這差事專責服役。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們:當得稅的,就給他上稅;當得捐的,就給他納捐;當懼怕的,就懼怕他;當尊敬的,就尊敬他(十三6~7)。保羅講了那麼多屬天的事,突然有負擔講,你們都要繳稅,而且是從權柄講起,為什麼?因為教會的見證,是從次序開始的,神是一切的元首,所以這個次序是我們基督徒生存最要命的東西。一個人不能服在健康的次序之下,一個人就沒有辦法真正的順服神,真正的順服神,是聯於次序的。所以他才說,在上有權柄的,每一個人都要服從。

權柄是根據你的所是自然產生出來的

  權柄這個字,希臘文是 eksousia,是由 ek(出於)和 ousia(所是)所組成,說出這個字不僅重在權柄的活出和流出,它是根據你的所是而產生出來的。換句話說,權柄是很自然的,前面弟兄有一次說,很多的聖徒見到他就說,我們很怕你。他說,我前面也沒有機關槍,後面也沒有迫擊炮,你們怕我什麼?為什麼人見了他會怕他?因為這個人身上有權柄。

  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聖經記載,祂教訓他們,像有權柄的人,不像他們的經學家(太七29)。猶太人的經學家也教導,但沒有什麼權柄,為什麼?話是對的,但人不對。權柄和人是不可分的。因為這樣,所有帶頭的人都要學習不做權柄。特別是我們在一個地方稍微有些服事的,要學習不做權柄,因為想要做權柄的,就不夠資格做權柄。權柄是一種的流出,你為什麼不服我?那不服就說出你不值得服。你值得服,人又何必講這句話?人如果服你,他是很自然的。

主在祂所是裡的管轄

  這個字不僅重在權柄的活出和流出,主在地上是個有權柄的人,也在祂的權柄裡趕鬼、赦罪、治病(太七29,路四36,五24,九1)。這權柄也說出主在祂的所是裡所產生的管轄。權柄有兩面的講究,一面我這個人是權柄,另一面我有一種的管轄。神是權柄,因為神的所是就是權柄;神也管轄,神管轄整個宇宙以及宇宙中的萬物。沒有一個人是像神那樣,人都是活在時間、活在空間裡的,在時間、在空間裡人也有權柄的活出,你屬靈的份量越多,在主面前的學習越深,和神之間的關係越健康,你的權柄就越高。

  這個權柄也產生一種的管轄,換句話說,有些東西你可以碰,有些東西你不要碰,因為它不是你該管的,不是你管轄的而你碰了,這就叫做意見,因為它不是你管的,和你是無關的。權柄說出,主在祂的所是裡所產生的管轄,所以也是聯於地位的。認真說,長老是指他這個人,長老也是一個地位。負責弟兄是這班人,負責弟兄們也是一個地位。你不要小看這班人,你也不要輕看這個地位。

權柄是主在祂所是裡的運作

  權柄是聯於地位的,是在祂的所是裡所產生的一种運作的自由,或所承擔的權利。因為我有這個地位,所以我就可以這樣做,好像和受恩教士是我們前面弟兄的權柄,所以她寫封信給潘湯弟兄說,有個青年人在我這裡,喜歡寫信問東問西,你以後可以不要回答他的問題。她可以寫這封信,因為她是我們前面弟兄的權柄。

教會的見證是在權柄裡

  認識權柄是教會生活見證中,最難學的一門功課。因為每個人都是有理的,每一個都是看別人沒有理的;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對的,每個人都看別人少一些東西。但是,當我們說到教會生活的時候,它的確強調這個權柄,教會的見證是在權柄裡的,所以一個教會跟政府之間,是要有合適的權柄關係,要接受政府行政的權柄,也要接受在教會中屬靈的權柄,弟兄們中間,也有次序中的權柄。

權柄也說出一種地位、權利的宣告

  約翰福音一章十二節也說出我們這班蒙恩的人得著權柄,成為神的兒女。權柄在我們的感覺裡,是拿來控制管轄的,可是約翰福音說,凡接受祂的就是信入祂名的人,祂就賜給他們權柄,成為神的兒女。所以這個權柄,說出一種地位、權利的宣告,我有一個地位,我有一種權利,我是神的兒女。

年長的要學習不做權柄,年青的要學習順從權柄

  服從,希臘文是 hupotasso,是由 hupo(在……之下)和 tasso(次序,安排,設立,指定,指派,命定)所組成,是在什麼東西之下有一個次序的。一個真正懂得教會生活的人,一定是一個在教會生活中懂得次序的人。做權柄的、帶頭的,要學習不做權柄,年青弟兄姊妹要學習順從權柄,我們的難處是,年長的堅持自己是權柄,年青的就偏偏不服權柄,兩個都相反,但健康的情形是年長的要學習不做權柄,越年長越要學習不做權柄,因為權柄是做不得的,只有神才是真正的權柄,不是和神有絕對的關係,絕對健康,絕對有把握,不要隨便定規事情。另外一面,年青弟兄就要學,我是願意服在權柄的下面,這個功課不好學。

  比如說,教會有長老,可是我們的眼睛都太亮,老覺得好像不太對勁,會所之下有分區,分區下面還有小區,小區下面有小排,小排下面不知道還有沒有小組,總而言之,對這種層次,這種安排,你或許會覺得它為什麼不能更生機一點呢?為什麼不更在生命裡面一點呢?為什麼彼此不能更自由一點?但另一面來說,你要注意,當摩西把以色列人帶出埃及以後,他一定要照著支派照著宗族,把他們編組成軍,那個就是次序。那個編組成軍在預表上說出今天在教會生活中是有次序的。

誰是我的權柄?

  弟兄們要會問,誰是我的權柄?這個非常不好學,人都喜歡順從一個有名的,或者找一個遙遠的。有名的,因為順從起來價值高。當主耶穌分餅給五千人吃飽時,還不包括婦女孩子,你想那時候彼得跟隨主有多風光?所以你跟一個有名的,雖然給他提包包,味道也是蠻尊崇的。當你可以給極其屬靈的主的僕人提包包,你不就自覺高人一等了嗎?

  你要注意,你過教會生活最大的試驗之一,就是權柄、次序的問題。你若不遵守神所設立的次序,你的運作就會出問題,雖然你這個人還可以和主有很好的交通。

尊重教會的每一個決定

  在教會生活中我們不容易作服權柄的人,人一到我們手裡,馬上我們愛怎麼作就怎麼作,反正這些人是我的,我愛怎麼搞就怎麼搞,這就看出我們還沒有認識神所設立的次序。你若認識次序,很多事你是不敢作的。凡負責弟兄定規的,你就要會尊重,你若覺得不合適,你要會去再交通,要會把為難交通出來,要不然一把事情交給你,你就自行脫隊了,這個做不得。弟兄們,這會是你一生最大的試驗,你就不知道這一個功課有多難學。

  一個兩歲的孩子,佩服四歲的很容易,所以小弟弟永遠跟著哥哥跑。等他們長到六歲和八歲,這弟弟就開始看哥哥了,等到十八歲跟二十歲,弟弟看哥哥已經是一毛不值了。為什麼?就是找機會不服權柄,脫開秩序。

  你們今天跟我年齡差距很大,生命的成長,真理的豐富也都差距很遠,而且我在運作上是比較多面的,所以你們容易服,但真正順服的功課不好學。一不小心,你們在這事上不是失誤,就是失腳。弟兄們,教會是在一個神所設立的次序之下來被建造的,你一定要學習活在一個合適的次序和安排裡。

愛鄰舍如同自己

  所以,在活出教會合適的見證裡,第一部份是每魂都服從權柄,第二個部分,就是要愛鄰舍如同自己。十三章第八節說,「凡事都不可虧欠人,唯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

對你所愛的人要常以為虧欠

  這裡說,你不要虧欠別人,你要彼此相愛,當你相愛的時候,你常常會覺得,對不起你所愛的人;你常常會覺得,對你所愛的人有所虧欠。

  像我的女兒,我愛她。她花了多少個月,自己在北京找到了一個職業,第二天要走了,因著一個特別的情形,我不得不打電話給她,勸她考慮取消行程,不要去了。我在電話裡和她交通了許久,最後,我說,「女兒,我愛你,如果我是你,我不去。我知道你這個代價出的多大,我知道你會覺得多痛苦,但是如果我是你,我不去,因為有些東西是太嚴重的,是你擔不起的。」講完以後,她就說,「爸爸,那我就不去了。」

  你知道嗎,雖然事情就這樣定了,但我卻常以為虧欠,到現在我都覺得虧欠她,都覺得父親對不起孩子。我就又帶她去走走,我花很多時間陪她,然後就跟她解釋,為什麼我要這樣的決定。但是,那個感覺,那個虧欠的感覺,常常在我裡面。

  我就告訴她說,「女兒,不如這樣吧,你暑期沒有什麼事,我就替你找找事吧。」後來,我女兒還滿能幹的,自已找到了事,而且事情找得不錯,雖然沒有代遇,還是滿快樂的。我又說,「這樣吧,到了八月下旬,我這裡的事結束了,我陪你到大陸幾個城市走走。」我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因為覺得虧欠。

真正的愛,叫你常以為虧欠

  你知道,真正的愛,會叫你常以為虧欠:我能不能愛你更多一點,我能不能照顧你多一點。為什麼我為你們弟兄們會常常流淚,就是虧欠。現在主給我一些安慰,特別已過這幾週,你們有很好的長進,這是主特別安慰我。你有沒有注意,你們都在變,不管變得多少,都在變,感謝讚美主。所以我就感覺主會訓練你們,雖然這次追求不一定作得那麼好,但是主一定會訓練你們。

  弟兄們,真正的愛是覺得虧欠的。你如果在那裡算:我已經請你吃了幾頓飯,那就已經沒有愛了;我已經陪你散步幾天了,那就已經沒有愛了。什麼叫愛,真正的愛,是彼此相愛,就常以為虧欠,常以為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

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

  「……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羅十三8)為什麼?「因為「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貪心,」以及任何別的誡命,都總括在「要愛鄰舍如同自己」這一句話裡面了。」(羅十三9)如果你愛這個人像愛自已一樣,你會偷他的東西嗎?如果你愛這個人像愛自已一樣,你會殺他嗎?你會對他有貪心嗎?會有一切不合適的事嗎?都不會的!所以,所有這一切的不合適,如果有愛在裡面的話,他自然就不會作的。所以,保羅說,這些都包括在「愛鄰舍如同自已」這一句話裡面了。

  愛是什麼呢?愛是不加害於鄰舍的,所以愛是律法的完滿。我不懂律法,我也背不出律法,但是當我有愛,有愛的實際的時候,這個律法的完滿就在我的身上很自然的活出來了。

活出國度的實際

  接著就說到第二點,就是活出國度的實際。前面說,你活出教會合適的見證的需要,那兩個東西:一個是要遵守這個神所設立的次序,在社會中,或是在教會生活中也好,更要遵守這個次序,第二個就是你要會愛,在這個愛中你就自然得著了律法中一切的實際。

  那你要怎樣活出國度的實際?第一個是你要在儆醒裡穿上光明的兵器。什麼意思?是曉得我們的生活是一個爭戰的生活(十一節),第二個是你們要曉得這個時期,現在就是你們該睡醒的時候,換句話說,不要再作禮拜了,不要再考慮什麼時候搬到更好的地方,現在就是你們該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指主耶穌再來的時候,身體的得贖),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

主耶穌的來,更近了

  有一天,有一個弟兄跟前面弟兄爭執,這位前面弟兄很感慨,私下跟我談話的時候,說:「有什麼可爭的,你看人家保羅,保羅才盡職多少年,就把福音傳了多少國家,興起多少教會,我們這些人服事主這麼多年,又作了什麼,我們還爭什麼?」懂不懂?今天我們還再吵誰在「流」中,誰是「對」的;你看保羅作了多少工!他短短十年左右的盡職,興起許多教會也完成了主的話,你知道保羅說什麼?「我們得救,現在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主耶穌的再來更近了!」

脫去黑暗的行為

  每一個人等候主,都有一定年限,很少人等超過一百年的,所以保羅感覺,我這一生就這麼多,我現在領會了,我離主的再來就更近了,因為到後來就要去睡覺,睡覺就沒有時間了,對保羅來說,這個睡覺之後的一千九百多年,都是一覺,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就是被提之時。人若告訴他,保羅,在你睡覺的這段時間裡,發生了多少事,他恐怕會很驚奇,什麼?我這一覺睡了這麼久。主就要來了,現在黑夜雖深,白晝將近,所以,我們就要脫去黑暗的行為。

  什麼叫黑暗的行為?就是見不得人的行為。穿上光的兵器,就是叫我這個人,成為一個有光的器皿;換句話說,不是拿一種兵器,它名叫光,沒有這個東西,而是我這個人成為一個器皿,這個器皿是可以把光見證出來的,我脫去了黑暗的行為,就成為一個可以見證光的器皿,行事為人端正得體。

要端正得體

  唉呀,我讀到這裡,我裡面都不平安,我是個學文學的,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端正得體,學理工的人有福了,這節聖經是他們的,但是我就害怕你的行事為人是「死板得體」,學理工的人容易死板,一條線畫出來一定是一條線,什麼叫端正得體?總而言之,就是叫人看了順眼、合適,可以給人看,然後怎麼樣呢?好像在白晝,「不可荒宴,不可醉酒,不可縱慾,不可淫蕩」,這些我看都沒有問題,但「不可爭競,不可妒忌」,這就不簡單了。

作光的器皿,過爭戰的生活

  我們要儆醒,穿上光的兵器,成為一個光的器皿,曉得我們的生活是一個爭戰的生活。

  什麼叫作爭戰呢?就是我會得,我會失,這個叫作爭戰。你不在基督裡,就會在肉體裡。你沒有主就會有世界。你不把自已給神,這個肉體,這個罪就會來侵蝕你這個人,所以你一定要成為一個光的器皿。

不要為肉體安排

  然後,我們的行事為人好像在白晝;我們在生活中的每點每滴,都要像在白晝一樣。然後,我們還要脫去黑暗的行為,過穿上主耶穌基督的生活。十二節,我們穿上基督,指明基督就是那靈和私慾之間爭戰的光的兵器,末了,不要為著肉體打算。

合宜的接待

  前面說,你要注意你的所是,就是穿,後面說,你要接納,你要合宜的接納聖徒。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就是有些人看起來有點古怪的,你要接納他,不要因為接納產生話題,不是為判斷所爭論的事。

不輕視、不審判

  有些人信什麼呢?信什麼都可以吃。大陸不是也有一些蝗災,真是遮天蔽日的,一大片,一個多少畝的地,幾分鐘就沒有了,唉喲,我看那個農民跪在那裡哭,因為就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很多人抓了蝗蟲就吃,真的,抓一個就吃,抓一個就吃。有的人,信百物都可吃,有的人吃螞蟻,有的只吃蔬菜,而且只吃有機蔬菜,但吃的人不可輕視不吃的人。吃蝗蟲的人不可以講,哼!這麼文明;吃蔬菜的人也不可以講,哼!這麼野蠻;吃的人不可輕視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也不可審判吃的人。這裡的重點在於,我們要以以神的接納為接納。

他是主的家僕、主必使他站住

  如果神接納他了,你就不要再產生其他的話題,神既然接納他了,你又何必為他吃蝗蟲找話題?神既然接納他了,你又何必為他吃肉找話題?神已經接納他了,你是誰?竟然敢審判別人的家僕。弟兄們要認識,他們都是主的家僕,主來負他們的責任。所以,他或跌倒或站住,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

接納和帶領是兩件事

  有的人,就是猶太弟兄們,斷定這日比那日強,所以他要守安息日,有的人,就是我們這些外邦弟兄,斷定日日都是一樣,而且各人的心思堅定不移,怎麼辦?保羅說這個要接納,那個也要接納。

  接納和教訓是兩件事。譬如說,安息日絕對什麼都不可以作,因為是歇了他自已的工嘛,所謂的週六就是七日的最後一日,七日的第一日就是主日,所以真正的週一就是週二,然後週六就應該是週七,只有主日是週一。有的就說,我今天相信安息日,我覺得安息日是神歇了衪一切工的日子,因為摩西也教導以色列人要守這個安息日,要守為聖日,什麼都不可作工,凡作工的要怎樣怎樣,對不對,所以我就這樣守了。但保羅就說,你若看這日比那日強,大家就要尊重他,而且他沒有說,你要慢慢改變信仰,他沒有說你要改變信仰,他說你自已的心思要堅信不疑,要相信這是討主喜悅的,只要你相信這是討主喜悅的,大家都要尊重他。

是接納,不是接受帶領

  保羅的魂是何等的魂!天下有這種事,但是他說,這是接納的事,不是帶領的事。不要因為有這麼一個弟兄,你接納他了,就許他鼓勵每個都要守安息日,這是兩件事:帶領是一件事,接納是另一件事,那接納他是從我們這一面來說,因為祂是主,而且他有主,所以要接納他,但從他那一面來說,因為他向著主是堅定不疑的,他的確是這樣相信的,他就這樣實行,所以我們要尊重。

在基督裡接納、向基督而生活

  我這樣接納是在基督裡的,他這樣生活是向基督的。所以向著主是堅信不疑的,守日的人,是向主守的,吃的人是向主吃的。前面是說有主,現在說要向主,你不僅要有主,你還要向主,所以你守日要向著主來守,沒有主,只有日子,就沒有價值了。然後吃的人,是向主吃的,因為他感謝神,不吃的人,是向主不吃的,也感謝神。我們沒有一個人向自已活,也沒有一個人向自已死,我們若活著是向主活,若死了,是向主死。

超過這些

  保羅真是不得了,他可以在接納上講出這樣一篇道來,要我們就一、二、三、四、五了。第一信耶穌;第二個該怎麼活就怎麼活;第三個不要亂說話,不要彼此論斷;第四個可以自已堅定,但不可以堅持成為教訓,懂不懂?我願意持守安息日是我自已的事,但我不可以在教會中教訓大家都持守安息日。然而保羅所說的,遠超過這些點,不僅僅是這些律例、典章。我現在告訴你,要有基督,作什麼都要有基督,不僅開頭要有主,然後還要向主,到末了,是屬於主,我們是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因為基督活了,又死了,為要作死人並活人的主,讚美主。

接納神所已經接納的

  現在我們來到十四章,合宜的接納信徒(十四1~十五13)是照著神(十四1~9):1. 照著神,2. 接納神所已經接納的—即或在飲食上,他的信心或許是軟弱的

  就吃肉說,他感覺只可以吃牛肉,不可以吃豬肉,因為牛是潔淨的,豬是不潔淨的,這都是個人向著主的信心,所以他這裡說,有人是軟弱的,他的信心會是軟弱的。

軟弱就是沒有活力

  什麼叫軟弱?軟弱就是沒有活力,說出人缺少一種生命的活力。當這個生命的活力存在的時候,認真說,人很容易超過一切的。

  所以,軟弱就是缺少生命的活力,說出軟弱就是沒有活力,也不能站立,一個信心軟弱的人無法滿有活力的站在主的面前。我如果不這樣,我就沒有辦法親近主了;我要親近主,我只好不吃肉,我禱告得舒暢,我一定要不吃肉,一吃肉我就不能禱告了。這是沒有活力,沒有辦法在主面前站立,取用主所成就的一切。

  這不僅是在飲食上,也包括我們基督徒的各面,當一個聖徒跟隨主的過程中,在有些事情上不能與主站在一起時,他在那件事上就成了一個信心軟弱的人。主將一切都做成了。我在基督裡,我是自由的。就好像保羅說的,我不是自由的嗎,我不是使徒嗎,我不是見過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嗎?我是自由的,因為我這個人是滿有活力,而聯於基督的。

軟弱 ── 就是基督之外的依附

  如果一個聖徒雖然看見了地方教會的啟示,卻樂意屬於一個組織或宗派,這是信心軟弱的。什麼叫做軟弱?就是基督之外的依附。哦,主要我們只屬於基督,只聯於基督,但是聯於基督,完全是一個生命活力的事。

信心剛強

  所以,我若沒有能力來活潑的聯於基督,,我就會問很多問題:是不是我飲食上小心一點,是不是我穿著上稍微小心一點。倪柝聲要結婚,弟兄們就勸他,你要作一套新郎的衣服,就是新衣服。倪弟兄就回答:這套衣服,我講道可以穿,我結婚就不能穿?換句話說,對倪弟兄來說,還有什麼比為主說話更榮耀。你看這個信心剛強不剛強?你看你們這些弟兄沒有出息,結婚了就去做西裝。每個人都要結婚的,這麼緊張幹什麼。但是,這個榜樣要作的,你不作這個榜樣,到後來結婚,你搞的奢侈,我搞的比你更奢侈,大家都沒有主了。

  我們要學習有主。我自己結婚時,要給姊妹一個戒指。一個前面的弟兄就講:現在你們要交換戒指,姊妹講不是這個手,也不是這個手指。她比我懂。感謝讚美主,但你管那些幹什麼?指頭套錯了,婚姻就壞了?指頭套對了,就不離婚了?凡是婚姻鋪張的都有可能要離婚的:你看看一些電影明星,結婚多鋪張,這樣的婚姻能留下來嗎?弟兄們,你能不能很剛強在主面前說,我根本不在乎這些事,我們這個婚姻是有主的,信心是剛強的。

人即使在組織裡,你也要接納他

  人為什麼有這麼多額外的事?就是和主的關係不正常。就著生活來說,就著基督徒的歸附來說,基督徒是屬於主的。但是基督徒卻願意屬於一個組織,我是浸信會的,我是長老會的,沒有這個東西。這在真理上是說不通的。但是即或有人願意留在組織裡,你還要接納他。

成為組織 ── 有歸屬

  人為什麼要留在組織裡?他的歸屬容易,他有歸屬。今天人要向主負責多難,所以人喜歡有一個歸屬,這個歸屬取代了在主面前的活力。所以,他這裡說,曉得每一個聖徒,或跌倒,或站住,自有他的主人在。所以,你不要去審判他。我們若活著,是向主活;若死了,是向主死。我們或活或死,總是主的人。

聯於主,為著主的權益

  這裡「向主活……向主死」的「向主」,在希臘文裡有聯於主、為著主的權益的意思。換句話說,當我為著這些事的時候,就變成向著主了:我為著某弟兄,我就是向著主了;某弟兄為著我,就是向著主了。

  帖前五章十節,我們醒著或睡著,都可與祂同活。活著就是醒著,死了就是睡著。一個真實把自已獻給神,與神站在一起的人,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所以向著主活,向著主死。如果我必須死,我這個死也是為著基督的權益的。

活在神的審判之下

  保羅接著說到要活在神的審判之下。你為什麼審判你的弟兄,又為什麼輕視你的弟兄?有人吃,你審判他,有人穿什麼衣服,你就審判他,有人過什麼生活方式,你就審判他。審判一定是帶著輕視的,你不輕視他,你敢審判他?所以這裡說,你為什麼審判你的弟兄,我們都要站在神的審判台前。因為經上記著說,我指著我的生存起誓,萬膝都要向我跪拜,萬口向著神公開承認。這樣看來,因為大家都要在神的審判台前,我們各人都要將自已的事向神陳明。所以審判台審判誰?審判自已。當我告訴你,審判台前見。主說,那天我也不管他,只管你,你喊那麼大聲幹什麼?那個時候,你是要把自已的事向神陳明。

  什麼是審判?就是保羅所說的,有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當我把自已向神陳明的時候,就是火來燒我的時候,然後,凡是出於神的,就是金銀寶石,就留住;凡是出於你自已的,是草木禾秸,都燒毀了,那就是審判。審判是一瞬間的,主來了,一瞬間我們大家都經過火。也許到那一天,你發現某弟兄怎麼那麼小,我就說,我搞了一輩子的草木禾秸,都燒光了,那個就是陳明。這個陳明不是你自已來說什麼,因為到那時候,我看還會辯論有理,我有理,你沒有理,你要真陳明,就不講這些話,你也講講,我也講講,為什麼合理,為什麼他不對。主耶穌說,好吧,一把火都燒了,有神的都留下來了,不是出於神的,都不見了。

不可再彼此審判

  然後,你不僅要活在審判之下,也要活在愛的裡面,在愛裡就不再彼此斷定。我們不可再彼此審判,寧可這樣斷定:不給弟兄放下絆腳石,或跌人之物。在接納上,有人只吃蔬菜你就接納他,但是,在教會生活裡,我們不要彼此審斷。如果你感覺我吃肉不行,我就不吃肉好不好;另一個弟兄講,如果你感覺我吃蔬菜不可以,我就吃肉好不好。教會生活要這樣來過的,我到你所要求的裡面去活,你到我所要求的裡面去活,這就是不給弟兄犯下絆腳石,跌人之物。

  我在主耶穌裡深知,凡物本身沒有不潔淨的,沒有什麼不可吃的,動物植物都是一樣的,沒有不潔淨的。凡物本身沒有不潔淨的,惟獨人算為不潔淨就不潔淨了。本來是好好的,你一覺得不潔淨,那就不潔淨了。你若以食物叫弟兄憂愁,就不再是照著愛而行。基督已經替他死了,你不可以因你的食物敗壞他。這些話真摸人。

  前面說到審判,再前面說到吃,為主活,向主活,主是他的主,然後說到審判,有一天主來了,一切都會陳明出來的,那個陳明不是那誰對誰錯,是見證是基督在你身上到底有多少。然後說到,跟弟兄生活,你覺得肉不可吃,那肉就不可吃,當你良心清楚,肉是可吃的,偏偏你旁邊一個弟兄說,肉是不可吃的,你就要為著他的緣故不吃肉,要不然你就放一個絆腳石在他面前。你要在愛裡行,照著愛行,基督為著他死了,你不要因為食物敗壞他,你要在愛裡,照著基督。

注意國度生活的內涵過於生活中的細節

  要注意國度生活的內涵,過於生活中的細節,你過這個國度生活。內涵是什麼?不可叫你們的善被人毀謗,因為神的國根本不在於吃喝,是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凡這樣服事基督的,就為神所喜悅。所以服事要在公義裡,在和平裡,在喜樂裡,我們務要追求和平的事。若是可能,要彼此和睦。什麼叫和睦?和睦就是和平的活出。和平是很容易的,和睦是不容易的。

平安才能建造

  保羅說,務要追求與弟兄和睦,也就是要和他之間不要有任何爭執。你要追求和平,彼此建造,因為平安才能建造。

  屬靈的事是要在和平裡來建造的。所以,你務要追求和平與彼此建造的事,不可以因為食物拆毀神的工程,不要再去爭該吃蔬菜還是該吃肉,這個產生不和平,就不能得建造。凡物固然潔凈,人吃了以致成為絆腳石就是他的惡了。不錯,你可以吃肉,但是你吃肉產生了不和平,就變成惡了。

  無論是吃肉或是喝酒,或者別的什麼絆倒你弟兄的事,一概不做才好,你有信心,就當自己在神面前持守。可以吃肉,自己在神面前持守。這裡的持守是一個認定的問題,不是活出的問題。你要有一個健康的認定,人在自己所稱許的事上不審判自己就有福了。所以你要學習,主啊,我在我所稱許的事上不審判我自己。但那疑惑的人若吃了,就必被定罪,既然我覺得肉不可吃,那我去吃肉,就要被定罪了,因為凡是不出於信心的都是罪。這裡保羅用一些最淺顯的東西,不斷地帶進最高的屬靈的原則來。

彼此建造生發也成全神在我們身上的分

  注意國度生活中的內涵,過於生活中的細節。神的國是在於公義,和平,和靈中的喜樂。善於服事基督的,是神所喜悅的。要追求和平以及彼此建造的事。和平與和睦是一個字,和睦是動詞,和平是名詞,也可以作平安。彼此建造,這建造是來自和平。彼此建造,生發也成全神在我們身上的分,這樣的生發成全,只有在和平裡才能實化。所以教會生活需要和平。

  我們都要禱告,主啊,你在我們盡職的時候,得著和平,要不然,神聖靈的工作非常受摧殘。要和平,這和平才能產生建造,只有這樣的建造,才不攔阻、不拆毀神的工作。那工程就是工作,你不要跌倒弟兄,你在神面前,就是在神的面光和同在裡,要在自已所稱許的事上不審判自已。凡所行的,必須出於信心;若不是出於信心的,都是罪。願主憐憫我們。(韜)

(2002/6/26am 多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