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讀經-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第十二篇 寫書信的使徒保羅(三)

第十二篇 寫書信的使徒保羅(三)

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複習的話

  寫書信的使徒保羅,他是一個異象加上異象,啟示加上啟示,也能向所得的異象和啟示絕對的人,不僅如此,他也是一個有神聖豐富構成的人。這個構成首先是說到他有真理的豐富,這個真理在他身上構成到一個地步,即使在他殉道以前,他還要告訴提摩太,你來的時候,要帶那些書卷來,尤其是那些皮卷(提後四13),就是聖經。換句話說,他這一生沒有離開對真理的追求,他這一生沒有離開對真理的內住,以及對真理的享受。

  根據提摩太後書四章十三節,保羅對提摩太似乎是說:我殉道的時候要到了,我在世的日子不久了,但是當你來的時候,第一,你要帶屬靈的同伴來,就是馬可;第二,你要把屬靈的豐富帶來,因為我還要再花時間進到真理裡,再把握機會享受到真理,再有機會讓真理向我說話,再有機會讓真理給我更高深的啟示。

  真理豐富的構成是一生之久的。沒有人可以說,感謝主,我聖經讀了兩百遍了,我已經了解了,我已經足夠了,沒有這回事的。使徒保羅在他殉道之先,他還有這樣的心願,「主啊,我還要再讀點聖經,我還願意再有追求,我還願意讓真理在我身上再有一些的構成!」

  除了有真理的豐富之外,他還有生命豐富的構成。生命的豐富通常是見證在生命的表現上。你怎麼知道你有生命的豐富呢?有人就說,我很會吃,我很會睡,這都是生命的豐富;但是你還要注意,吃喝睡只是肉身生命健康的表現。又譬如說,人在年幼時願意學習,在青年時願意創造,這也都是生命豐富的表現。

生命的第一個彰顯 ── 福音

  人的生命有彰顯,神聖的生命也有彰顯。神聖的生命在保羅身上第一個彰顯,就是福音。他一得救以後,整個人立刻就被福音征服。這福音,認真說就是神的經綸。根據神的經綸,在你身上的運作而有的活出,就叫作「你的福音」。換句話說,你的福音就是根據神聖的經綸在你身上的構成而產生的運作。所以,羅馬書先有神的福音,再有神兒子的福音,然後有保羅說的「我的福音」(羅一1,9,十六25)。

  為什麼說「我的福音」呢?因為我看見了神的經綸,我得著了神的經綸,我享受了神的經綸,神的經綸在我身上有構成了,在我身上也有了活出。這就是保羅的福音。保羅得救的時候,我們不敢講他對神的經綸有多豐厚的認識,但是,起碼他看見耶穌是主,他看見整本舊約所說的就是這位耶穌,這位耶穌就是舊約的中心,然後他就根據他所看見的,開始起來傳講福音。

  保羅那個時候的傳講,大多是到人中間去的對話,也許越對話人越多,人越多也越激烈,我講你講,你講我講,我引經,你也據典,辯論到後來,把人惹火了,就要去殺他,結果他從大馬色的城牆藉著筐子逃出去了(徒九20~25)!

  他逃到亞拉伯的曠野,追求真理將近三年的時間,再到耶路撒冷見彼得,教會在這時候接納了他。他才一被接納,又緊接著去傳福音。這是什麼?這就是生命本能的彰顯(加一17,18;徒九26~29)。

  弟兄們,你怎麼知道你在生命裡?你怎麼知道神聖的生命在你身上的運行運作是豐富的?就是要看你這個人是不是一個有福音的人。一個有生命的人,他的生命必定是有運作的,而這個運作也必定是有所顯出的。若是你這個人是住在福音裡,活在福音裡,滿有福音的負擔,願意傳福音,也喜歡傳福音,那你就知道你是一個滿有生命的人。

生命第二個彰顯 ── 交通

  生命的第二個彰顯,就是神聖生命的交通。保羅這一生,就是一個尋求交通的人。不僅這樣,對保羅來說,沒有一件事比教會的交通更實際。我相信這是亞拿尼亞幫助他的。

神聖生命交通的異象

  他看見的是在天上主的異象,但天上的異象只能叫他瞎眼,誰能來幫助他開他的眼睛呢?就是地上教會裡的弟兄亞拿尼亞。

  根據使徒行傳第九章,保羅「在異象中看見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進來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見」(徒九12)。當亞拿尼亞按手在保羅身上時,他說,「掃羅弟兄,在你來的路上向你顯現的耶穌,就是主,差遣我來,叫你能看見,又被聖靈充滿。」(徒九17)然後保羅的眼睛上,好像有鱗立刻掉下來,他一抬頭就能看見了。

  現在我問你,保羅所看見那個天上的主,和這個地上的亞拿尼亞,是一個還是兩個?答案就是一個。天上的祂變成了地上的他,這兩者聯起來了,中間的過程乃是保羅三天的禱告。

  請你注意,保羅看見天上的異象,就是這位耶穌,而當他眼睛開啟的時候,他所看見的乃是一個活生生的弟兄。也就是說,他看見了基督,就是弟兄姊妹;有基督,就必須有弟兄姊妹;活在弟兄姊妹中間,才是活在基督裡。我相信,這個經歷成為一個高的控制保羅的異象,也成為他生命中的一個本能,使他從此就成為尋求交通的人。

一個竭力尋求交通的人

  你從聖經中的確可以看到,保羅的一生絕不願意切斷和任何人的交通。譬如說,他和彼得有交通以後,又到各處傳福音,然後再竭盡所能的到耶路撒冷去有交通,要把主藉著他所作的事交通給耶路撒冷的教會。

  保羅出外盡職後,第一次上耶路撒冷,和弟兄們有很好的交通(徒十五2~4)。第二次上耶路撒冷,他在那裡停留一下子就走了(徒十八22)。換句話說,沒有人理他,也沒有人見他,也許耶路撒冷只安排他住兩天,就請他回去了,當時無論彼得,雅各,或約翰,他全沒有見到。

  可是,他沒有改變交通的渴望,他再出去傳福音,然後再去交通。不僅這樣,在他的交通裡,他不僅尋求工作的印證,他也希望耶路撒冷教會瞭解他的工作,並能與那裡帶頭的弟兄們一同禱告,好得著身體的扶持。

教會之間的交通

  保羅所服事的教會,沒有一個是屬於保羅個人的。凡是他所服事的教會,他都說,「這乃是在基督裡的教會,這乃是在基督裡的聖徒,沒有一個教會是屬於我的。」然後,保羅能在教會和教會之間的交通上滿有接納,證明他自己是一個尋求交通的人。他是一個在交通裡,有包容、有成全的人。

  保羅乃是完全的把教會信託給神(徒二32)。他鼓勵教會和眾教會有交通,和主的眾僕人們有交通,也要接納主的眾僕人們。那你說,教會若是隨便接納主的眾僕人,不就容易出問題嗎?但是保羅說信託主,願意把教會交在主的恩手中;這就是生命,這就是生命的交通。

  無論外面有多少的艱難,保羅是絕不離開交通的,所以,一切他所服事過的教會,向著主的僕人們也都是敞開的,這就是交通。雖然這樣敞開的交通一直給教會和保羅帶來難處,他仍舊堅持活在生命的交通裡。

  譬如說,他每到一個地方傳福音以後,耶路撒冷的人就跟著來了。保羅傳福音說,耶穌是救主,而從耶路撒冷來的人就說,有耶穌作救主,就要受割禮,遵行律法的條例,因為救主耶穌也守安息日,救主耶穌也受割禮,救主耶穌也是一年三次上耶路撒冷,並且救主耶穌也是根據舊約來施教(徒十五1)。

  面對這一連串的攪擾,保羅並沒有運用委婉的手段教導他所服事的教會拒絕耶路撒冷的交通。即使他所服事的教會吃了猶太宗教的虧,他仍然堅持要與耶路撒冷的教會維持交通,他另外再寫信來幫助他們。他的許多書信都是滿了靈的激憤,要他們謹防宗教的犬類,謹防那些妄自行割禮的(腓三2),也謹防用花言巧語迷惑他們的人(加三1)。

  為什麼保羅寧願教會受虧損,也不願意拒絕耶路撒冷宗教徒的破壞?因為他知道,交通比虧損更深,交通是超過實行的教訓,交通是神聖生命的事,交通是接納的事,交通是基督身體的事。在這裡你似乎可以摸著保羅的心:我明知道有些東西可能會帶進來,我明知道有些東西可能會產生難處,但是我還必須維持弟兄姊妹在身體的交通裡面。

保羅與同工之間的交通

  交通成為保羅的一生。對耶路撒冷教會,他是這樣;對他所興起的教會,他是這樣;對他的同工,他也是這樣。

保羅與巴拿巴的交通

  譬如,他與巴拿巴之間的交通。平心而論,巴拿巴對保羅的功勞是很大的。第一次是他帶保羅去見彼得,這才使得保羅可以盡職(徒九27~28)。第二次,當耶路撒冷教會看保羅在傳福音上有些魯莽,吃不消他帶來的困擾,而送他回大數去,不久,巴拿巴又把保羅從大數帶到安提阿一同盡職(徒十一25~26,十三1~2)。

  不久以後,當保羅受聖靈差遣到在外邦地盡職,除了和巴拿巴同去外,還有一個拖拖拉拉的馬可也跟著去(徒十三2~5)。第一次出去傳福音不久,馬可就受不了,離開他們回耶路撒冷去(十三13)。第二次出外以前,保羅與巴拿巴為了馬可發生爭執,「巴拿巴定意也帶著稱呼馬可約翰同去,但保羅以為不帶他同去是適宜的,因為馬可從前曾在旁非利亞離開他們,不和他們同去作工。於是兩人起了爭執,甚至彼此分開;巴拿巴帶著馬可,坐船往居比路去。」(徒十五37~39)

  保羅和巴拿巴之間這麼一爭執,就彼此分開了。在使徒行傳十五章以後的記載裡,我們再也看不見巴拿巴了。一面來說,這是一件嚴肅的事。你知道追求主和打仗,最怕的就是有幾個像馬可一樣的少爺兵。巴拿巴既然堅持要這麼一位拖泥帶水的同工,就由他去吧。但是保羅說,我這個軍隊是鐵騎軍,凡是打仗中途開溜的,全部不准歸營。

  但是我絕對相信,很快的,保羅和巴拿巴又來在一起。從那裡看見呢?就是保羅的工作,後來向巴拿巴還是敞開的。保羅到哥林多的時候,巴拿巴也在那裡,並且有了很好的供應和餵養。所以保羅說,「難道我們沒有權利帶著為妻子的姊妹往來,彷彿其餘的使徒,和主的兄弟,並磯法一樣麼?獨有我與巴拿巴沒有權利不作工麼?」(林前九6)換句話說,當保羅起來為著他自己作見證,為著他使徒的職分表白的時候,他也把巴拿巴包括進來了,也就是說,巴拿巴成為他盡職的見證。

  你看,保羅的這個交通是非常廣闊,滿有包容性的。雖然巴拿巴曾經與他有爭執,甚至彼此分開,但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一題起巴拿巴,他一點沒有定罪,沒有怨言,沒有報復,也沒有批評,他對巴拿巴有一種的肯定。為什麼有這樣的肯定?因為他是一個在交通裡的人。

保羅與亞波羅的交通

  保羅在他所得異象和啟示的根基上,尋求和耶路撒冷教會的交通,也尋求和同工們有交通,其中包括和亞波羅有交通。

  亞波羅是個有口才的人,只是他單曉得約翰的浸。保羅的同工亞居拉和百基拉接納了他,將神的經綸傳給他(徒十八24~26)。後來他到亞該亞省去幫助信主的人(十八27~29),並且到哥林多教會講道,講到一個地步,「我是屬亞波羅」的話都傳出來了(林前一12)。

  照理說,保羅應該教訓他一頓,「亞波羅啊,原本你只傳約翰的浸,叫人悔改。還是我的徒弟亞居拉夫婦幫助你認識了神的經綸。你看,哥林多人給你一講,都給你講糊塗了,竟然變成屬於你的人了。我告訴你,以後不准你在哥林多教會講道,以後不准你和哥林多弟兄們有交通。」然而,保羅非但沒有這樣作,反而他對亞波羅的那種尊重,那種愛護,我們都不太懂。

  哥林多前書十六章十二節說到,「至於亞波羅弟兄,我再三的勸他,要同弟兄們到你們那裡去;但現在他絕不願意去,幾時有了機會他必去。」亞波羅在哥林多教會造成了難處,後來保羅再三的勸他到哥林多教會,亞波羅卻不願再去。然而,即使對這樣一位惹麻煩的弟兄,保羅對他仍有一種包容和接納。

  保羅可以告訴亞波羅說,「你看,禍是你闖的,現在你自己去,甚至帶著我的書信去告訴他們,你們不可以屬我亞波羅。」事情不就解決了嗎?這樣,保羅也得著印證了。

  事實上,保羅是孤軍奮鬥,既然勸不動亞波羅,只好自己寫信去說,「亞波羅算什麼?保羅算什麼?照著主所賜給他們各人的,不過是執事,藉著他們,你們信了。」(林前三5)「或保羅、或亞波羅、或磯法、或世界、或生命、或死亡、或現今的事、或要來的事,全是你們的,但你們是基督的,基督又是神的。」(林前三22~23)

  保羅乃是一再的請求哥林多人,不要再跟隨誰了。而對於亞波羅,保羅也只有一再的勸勉,並沒有任何的咒詛,責罰,或管教。保羅甚至於說,將來有機會,他一定會去的。哎呀,在這裡你有沒有讀出保羅對同工的愛和包容呢?不僅這樣,在這裡你也可以認識誰是真正愛教會的,誰是真正為聖徒著想的,誰是真正的父母。

  保羅在交通裡對巴拿巴的那種包容,我覺得是有道理的,因為保羅是個懂得感恩的人。他知道沒有巴拿巴,就沒有我保羅;我保羅今天能夠這樣盡職,就是因為巴拿巴在耶路撒冷幫助過我,也帶我到安提阿盡職,使我得以顯明。但是保羅對亞波羅的那種包容寬闊的胸襟,真的叫人難懂。

生命的顯出和見證

  生命第一個本能,就是福音;生命第二個本能,就是交通。你越在生命裡,你就越願意有交通。

  譬如說,有位弟兄連看三場電影後,有一件事是確定的,他絕不要與人有交通,甚至最好不要碰見任何弟兄姊妹。但若是有一天早晨起來,他碰見主了,他在主面前和主有一個健康的關係了,當弟兄姊妹來經過他這個人,他就非常渴慕有交通,他裡面好像就會常常想到弟兄姊妹,就會不斷的感謝神,這就是交通。

  昨天晚上有位弟兄作見證:我人在這裡參加追求,雖然得了許多幫助,也滿有益處,但我心裡真是想念我當地的弟兄們。這叫作什麼?交通。這裡說出有一個人,他是一個活在生命裡的人。

  親愛弟兄姊妹,保羅是一個有生命豐富的人。從他得救開始,他就有了絕對的奉獻和追求,在他一生中就有生命的見證。這個生命的見證和顯出,第一是在福音上,第二是在交通上,第三是在建造基督的身體上。

  我們能不能告訴主:「主啊,我願意是一個在生命裡的人,我願意滿了生命成分的運作,叫我對福音是滿有負擔的,叫我對弟兄們的交通是滿有渴慕的,然後叫我的存在是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的。求主憐憫我們。」(韜)

(2001/10/18am 多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