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新約讀經, 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

 

新約讀經-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第三十六篇 藉著在基督裡的救贖白白的稱義(九)-羅馬書鳥瞰(二十三)

第三十六篇 藉著在基督裡的救贖白白的稱義(九)

── 羅馬書鳥瞰(二十三)

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亞伯拉罕之信生機的一面

  羅馬書四章九至十二節,「我們說,亞伯拉罕的信,就算為他的義,是怎麼算的?是在他受割禮的時候,還是在他未受割禮的時候?不是在受割禮的時候,乃是在未受割禮的時候。並且他受了割禮的記號,作他未受割禮時那信之義的印記,叫他作一切未受割禮而信之人的父,使他們也算為義;又作受割禮之人的父,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禮,並且照我們祖宗亞伯拉罕,未受割禮時之信的腳蹤而行的人。」亞伯拉罕所以能得稱為義,不是因著割禮,乃是因著他的信。

  從接下來的經文中,我們看見亞伯拉罕的信不是一種客觀的、道理的、理論的信,而是一種主觀的、經歷的、實際的信,這也就說出我們不應該只有一個法理的、地位上的信,只知道因信稱義、不再定罪,等著將來進新耶路撒冷。不,你對稱義的領會不僅要有法理的一面,也要有生機的一面,藉此就生發出許多的事物來。首先,是生發出成長的生命;其次,是生發出國度的見證。

承受一個神聖生命的世界

  十三節保羅接著說,「因為神應許亞伯拉罕,或他的後裔,必得承受世界,不是藉著律法,乃是藉著信的義。」我們一般所講的世界系統,照著聖經的原則,是被神所定罪的,而這裡卻說我們這一班蒙稱義的人必得承受世界。接下來又說,承受世界乃是藉著信的義,好使我們得成為後嗣〈羅八16〉,可見這世界又是聯於後嗣的。這裡的世界不是指物質的世界,而是指出一件生命的事;不是外在的,而是內在的;乃是出於一個內在的神聖生命,像神的種子種在我們裡面、長在我們裡面,使我們成為一班信心的子孫。

我們得更豐富的應許

  十四至十五節又說,「若是本於律法的,才得為後嗣,信就成了虛空,應許也就失效了。因為律法是惹動忿怒的;那裡沒有律法,那裡就沒有過犯。」換句話說,律法沒有寫出來,並不是就沒有過犯,只是過犯顯不出來。十六節,「所以人得為後嗣是本於信,為要照著恩,使應許定然歸給一切後裔,不但歸給那本於律法的,也歸給那本於亞伯拉罕之信的。」以色列人得著了神的應許,我們這班人也得著了神的應許。以色列人得著神的應許,是要叫他們成為一個國度,成為一班特別的民,就如在出埃及記十九章六節,神說「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但是我們新約的信徒,也同樣的得著了應許:「惟有你們是蒙揀選的族類,是君尊的祭司體系,是聖別的國度,是買來作產業的子民。」(彼前二9)比起舊約以色列人所有的,我們所得的更豐富,因為我們有主耶穌作救主,我們也有主耶穌的信不斷的長在我們裡面,直到長出一切的實際來。

長出見證的原則 ── 死人復活,稱無為有

  十七節,「亞伯拉罕在他所信那叫死人復活,又稱無為有的神面前,是我們眾人的父,如經上所記:「我已經立你作多國的父。」」這裡所說「死人復活,又稱無為有」是指亞伯拉罕獻以撒和生以撒的事。換句話說,亞伯拉罕在那他所信那叫他獻以撒,又生以撒的神面前,是我們眾人的父,如經上所記:「我己經立你作多國的父。」

  前面說到亞伯拉罕要承受世界,怎麼承受世界呢?首先我們必須知道,這世界不是我們外面所看,神所定罪的不潔的世界。這裡所說的世界重在兩個東西,一是重在生命,所以我們是後嗣,一是重在國度,所以我們是子民,並且因著這神聖的生命在我們身上的成長,至終,要叫我們成為神的見證。但是,要從生命和國度長成見證,必須有兩個東西:第一,是死人復活;第二,是稱無為有。這兩個原則是不能離開的。這個實化、成長的過程不是地位的,乃是經歷的;不是法理的,乃是生機的;不是一時之間所成就的事實,乃是我們一生所要有的經歷。

國度是從復活裡見證出來的

  亞伯拉罕生以撒,這是生命的事,後來以撒生雅各(以色列),藉此就產生出國度的見證,也就得著了一個「民」。這民是從雅各出來的,所以是經過以撒的,但在得著以撒的過程中不僅要有生,還要有獻。也就是說,需要經過死而復活。你如果沒有經過死而復活,就沒有可能享受國度的實際。

  國度是從復活裡見證出來的。僅僅有信耶穌而得著的「生」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因為你還是你。要從信耶穌的「生」長到成為一個國,每個人都得經過祭壇,都要把自己擺在死的地位上,讓主從死裡把我們得回來。今天我們的難處,不是生的問題,而是死的問題,因為我們許多人連死都沒有死過。

  亞伯拉罕獻以撒的時候,的確是要殺死他的孩子,在我們的觀念裡,這實在是不可思議的。神呼召亞伯拉罕的時候,應許給他後嗣並叫他成為大國,現在神怎麼可以叫一個跟隨他的人走這樣的路,叫亞伯拉罕把他獨生的兒子獻上?奇妙的是,亞伯拉罕就這樣行了,以撒也就真的跟了。以撒自己背著要燒死自己的柴,還問亞伯拉罕說,「請看,火與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那裡呢?」(創二二7)亞伯拉罕看看他,心想,「不就是你嗎?」然後回答說,「我兒,神必自己預備作燔祭的羊羔。」(創二二8)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亞伯拉罕築壇,擺好柴,捆綁以撒,並把他放在壇的柴上。然後亞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殺他自己的兒子。

獻上自己,經歷那叫死人復活的神

  弟兄姊妹,沒有一個要承受世界的人,能夠不經歷這樣的死而復活。一個承受世界的人,不僅要認識從無變有而產生的「生」,更要認識從死裡復活而產生的「國」。生是後嗣的問題,國是見證的問題。要產生國的見證,就需要一班人「肯」獻上自己。但是我們往往不肯,繩子還沒捆綁,我們就掙脫逃走了。可是,神要厲害的得著我們這班人,不僅要我們踏上第一步—得著從無變有的生,成為後嗣,還願意我們再走一步—經歷祂叫死人復活,好使我們成為祂的見證。

  我們若要成為後嗣,來承受世界,我們不僅要憑著信,我們還必須與神一致,讓神作王,讓神得著見證,把神彰顯出來,我們才能有承受世界的實際。但是,要把神彰顯出來,你就需要再走一步。你要說,「我不僅是經歷稱無為有的神,我還要經歷叫死人復活的神,所以,我把我自己奉獻出來。」

「生」為神的後嗣,「死」成神的見證

  生是一件事,國又是一件事。承受世界同時包括這兩件事,沒有生,不能承受世界;沒有國,也不能承受世界。要有承受世界的實際,第一要成為後嗣,也就是要有生,第二要有國,而國從那裡來呢?國是從我對「死」的經歷裡產生出來的。今天我們也都在經歷這同一件事,就是「生」為神的後嗣,「死」成神的見證。在這裡不僅是法理的問題,更是生機的問題;不僅是地位的問題,更是存在的問題。法理上和地位上,我是被稱義的,但是我這個人的生活是生機的,我的存在是聯於神的旨意的。這個時候,亞伯拉罕應許被稱為義的實際就顯出來了,也才得以承受世界。

  弟兄們,稱義的實際要顯出來,第一就是要生,第二就是要死而復活。只有生,稱義僅是地位上的,若沒有死而復活,稱義就不能在我們身上開花結果,得著彰顯。今天許多基督徒的特點,就是一大堆的生,看不見死而復活;一大堆的「稱無為有」,看不見「死人復活」,然而神的見證是從死而復活裡出來的。

  許多弟兄滿腦子都是打算、主意、盼望和要求,這也沒什麼不好,但我只願問你們,死了沒有?復活了沒有?承受世界不僅是生的問題,更是死而復活的問題。生可以給你一個正確的地位,叫你得著一個神聖的生命;而死而復活才能叫你有一個健康的生存,產生出一種健康的勞苦,活出神國度的見證,因為國度的見證是從死而復活裡出來的。

稱義是為了承受世界

  弟兄姊妹,稱義是要叫你來承受世界的。若你沒有承受世界而僅僅得著地位上的稱義,那個稱義的價值還不能滿足神。要滿足神,就要得著完全、有價值的稱義,必須是在承受世界的原則裡的稱義。因為神應許亞伯拉罕,或他的後裔,就是我們,必得承受世界!要承受世界,就要生;要承受世界,也就要死而復活。在生的原則裡,我們在法理上得著了稱義;在死而復活的原則裡,我們在生機上得著了神聖的生命。並且,這神聖的生命在復活裡,在我們身上是滿有主權的,也是滿了神聖、生機運作的。

  弟兄們,你若要經歷這樣的稱義,你自己要先被治死,向著世界死,向著錢財死,向著人情死,向著你的前途死,向著你所盼望的死,向著你所有把握的死,也向著你所沒有把握的死;你向著一切的事物都得死。奇妙的是,藉著你死而復活,教會就出來了,國就出來了。稱無為有是為了得生,是聯於神的;而死人復活是為了產生國,這是聯於我們的配合。

「死」是聯於人的奉獻

  接著十七節後半說,「……如經上所記「我已經立你作多國的父。」」為什麼亞伯拉罕可以作多國的父?因為他不僅經歷了稱無為有,也經歷了這位叫死人復活的神;這不僅是聯於生命,與主聯調的問題;也是聯於一個人的奉獻,願意把自己的一切放在祭壇上,讓神為大的問題。

  只有這樣經過生,也經過死的人,才能經歷什麼叫作復活的大能。當你這樣來經歷主的時候,你就會說,「主啊!謝謝你,是你復活的大能,使我不僅能把自己放在生的地位上,也能放在死的地位上,好叫我成為你的國、你的見證。」

神的國不是「生」的問題,而是「死」的問題

  保羅接下來在十八節說,「他在無可指望的時候,仍靠指望而信,就得以照先前所說,「你的後裔將要如此」的話,作多國的父。」亞伯拉罕作了多國的父,但他到底信了沒有?當神對亞伯拉罕說,我要賜給你一個後裔時,亞伯拉罕先是回答神說,「……要承受我家業的是大馬色人以利以謝。」(創十五2)在他一百歲時,又對神說,「但願以實瑪利活在你面前。」(創十七18)在亞伯拉罕的回答中,他有很多的理由來敷衍神的應許,不過,他也不跟神辯論,也不騙神,只是很有禮貌的向神說對,對,對!是,是,是!心裡卻動也不動。

  但是,你若認識神的國不是生的問題,乃是死的問題;不是生得多好的問題,乃是死了多少的問題,你就會說,「主啊,為著你國的見證,叫我不僅注意我是你的後嗣,有了這神聖的生命,並在這生命裡被你稱為義,這個義的生命也要在我裡面滿有運行、運作。主啊,當我願意不斷的把自己放到死裡面,你才能在我身上作事。」

沒有可能卻不丟棄,就是信

  四章十九節說,「他將近百歲的時候,雖然想到自己的身體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也已斷絕,他的信還是不軟弱,」什麼叫作「他的信還是不軟弱」?當亞伯拉罕說,「神啊,但願以實瑪利活在你的面前」時,這就叫作「信不軟弱」。我們現在常喊,「積極取代消極,信取代不信,能取代不能。」這也是對的,但是,如果是亞伯拉罕在這裡,他就會說,「主啊,弟兄姊妹能走上去,然而我這個老弟兄真是走不動,但願教會在你面前蒙恩。」什麼叫作「信」?你還在這裡和神說話,這就叫作「信」。僅管你覺得神的話似乎沒有可能實現,但你還是不丟棄主,這就是信。

  有時候主會把你帶到一種盡頭,看起來似乎完全沒有路,但你還會說,「主啊,你一定要為我預備。」無論什麼樣的環境臨到,你還是「在乎」神,你還是告訴神,這都叫作信。亞伯拉罕的長處就是,他從來沒有生氣,也沒有對神抱怨,也沒有對神解釋,他就是簡簡單單的「信」神。

喜笑、暗笑的「信」

  聽到神的應許,亞伯拉罕就俯伏在地喜笑,心裡說:「一百歲的人還能得孩子嗎?撒拉已經九十歲了,還能生養嗎?」(創十七17)另一處經節也說,「撒拉心裡暗笑說,我既已衰敗,我主也老邁,豈能有這喜事呢?」(創十八12)喜笑就代表沒有信嗎?不。即使你因著環境不能信而喜笑的時候,你還要跟神說,「主啊,但願在這樣軟弱的光景裡,我們還能討你的喜悅。」

  若是全教會都講這樣的話,你相不相信明年我們就會「生個兒子」?神就會說,「我要大大的祝福你們,讓你們的教會成為一個強而有力的見證,我在這裡要得著許多的僕人,為著我國度的開展!」

  雖然你感覺教會好像還未預備好,但是神喜歡說,「要信!」但這個信又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種信,神所指的「信」乃是,「你不要離開我,不要不理我。」這就叫作有「信」。我拉著你走,你就走,這就叫作有信;不要想開溜,這就叫有信;不要丟棄我,這就叫有信。

將不信化為喜笑告訴神

  接下來,他再說「總沒有因不信而疑惑神的應許,反倒因信得著加力,將榮耀歸與神,且滿心確信,神所應許的,祂也必能作成;」(羅四20~21)如果我們從舊約來看亞伯拉罕和撒拉,他們根本是沒有信的,那保羅怎麼還會說他們是「沒有因不信而疑惑神的應許,反倒因信得著加力,」其實,這就是要我們把所有的不信,都變成喜笑告訴神,我們就會因信得著加力。

  你要會這樣告訴主,「主啊,看看教會軟弱又沉寂的生態環境,你說要把她建造起來,我就是信不來,但我又不願意走,我們喊積極取代消極,那有可能?但是,主啊!我還是愛你、愛教會。」這就是保羅在這裡所說的信,和我們所想像「英雄式」的信不一樣。我願再回來說,「且滿心確信,神所應許的,祂也必能作成;」這些話,我們怎麼讀創世紀也讀不出來,但保羅把它讀出來。為什麼?因為保羅看事和我們不一樣。我們只專看過程,他不但看過程,更是看結果。

我們看的是過程,主所看的是的結果

  在一次長老聚會裡,有位弟兄一進來就唉聲嘆氣說「我去看望一個弟兄,才要叩門就聽見他的姊妹在罵他,我被嚇得不敢叩門,這就是主的教會嗎?妻子還罵丈夫嗎?」我聽了就想講,妻子罵丈夫卻能不動手,就是主的憐憫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這件事已經過了三十年,三十年後,那個負責弟兄今天已經不在主的恢復裡,反而那對吵架的弟兄和姊妹,今天在教會中倒是很盡功用。所以你不要只會看人今天的成功或失敗,主乃是看十年後、二十年後,你在那裡?

  保羅在羅馬書裡,完全沒有題到在亞伯拉罕所經歷的過程中,又是喜笑、又是賣妻子,又是生以實馬利,因為若是根據這些,他怎能作多國的父?事實上,他是被立為多國的父(創十七5),他就是多國的父,但我們人就是愛看過程。今天一位弟兄道講得真好,我們就覺得主耶穌要回來了,下一篇道他講壞了,你就會說,教會對他所有的成全都白費了。這就是我們的觀念。然而,神要說,「我不看你今天如何,道講得好不好?服事的果效有沒有?你就是你,我所看的乃是三十年以後的你,你到底會怎樣過你的一生?」

  弟兄們,我們要學亞伯拉罕身上這個功課,神一顯現,他馬上就來迎接;神一說話,他立刻就有回應。若是神講的話聽不懂,就要學會喜笑,並且很「禮貌」的回答主,「主啊,我們要走新路好像是不太可能,呵呵但可不要走,弟兄們怎麼帶我們,我們還是願意怎麼跟。」最後,奇妙的事就會發生,不可能發生的也會發生,不可能實現的也會實現,這就是「信」在我們身上我們的經歷。

無可奈何的「滿心確信」

  接著二十一節說,「且滿心確信,神所應許的,祂也必能作成。」這句話裡所包含的經歷是非常豐富的,神對亞伯拉罕要生一個兒子的應許,他的喜笑,他的無奈,他靠自己的力量所生的以實馬利,他的割禮,他的賣妻子,他所闖的禍,一路走來,主在他身上所經過的,都累積在這句話裡。

  在亞伯拉罕的「滿心確信」裡,有很長的歷程,不是那麼的單純。剛開頭時我還信,後來我就開始想辦法,最後自己的方法不行時,我就不信,但我不信的時候,還不能講不信,只好喜笑的與神對答,再來看到底神說的是真?是假?所以他才會賣妻子。若是在一年之內你就要生兒子,你怎麼敢賣妻子?但亞伯拉罕竟然把妻子賣了,還好主憐憫、保守他們。所以,這裡所謂的「滿心確信」,並沒有那種豪邁的氣魄,也沒有高聲堅定的宣告,卻有一種「無可奈何」的味道。

  從我十幾歲開始愛主到現在,跟隨主己經快五十年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我覺得這樣的一生價值太高了。但是在我的「滿心確信」裡,我同時也經歷了這一種的「無可奈何」過程。一面看是無可奈何,一面卻又是滿心確信。

國度是從復活裡見證出來的

  最後,保羅總結說「所以這就算為他的義。算為他的義這句話,不是單為他寫的,也是為我們將來得算為義的人,就是為我們這些信靠那使我們的主耶穌從死人中復活者的人寫的。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我們的稱義。」(羅四22~25)這裡的「稱義」是法理的,也是生機的。實際上,這就是我們一生的經歷,不僅在地位上我們被稱義,我們這一生也都要活在稱義裡,讓義的生命在我們裡面生發出來,讓義的生命在我們裡面居住,讓義的生命在我們裡面運行、運作,讓義的生命在我們身上長大結果。

  弟兄姊妹,我再說,無論在什麼樣的景況裡,我們都要有一個感覺,我要來信靠這位叫死人復活,稱無為有的神。我們若這樣向主要,主就會叫我們經歷什麼叫作死。雖然有時候我們感覺我們在死,事實上,在我們的經歷裡,我們卻是在活。我跟隨主這麼多年來,一面我的感覺都是在「死」,另一面我也很稀奇我也正在「活」。為什麼?因為稱義不僅是法理和生機的,稱義也是在復活裡的。「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我們的稱義。」求主憐憫我們。(韜)

(2002/1/25am 多倫多)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