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新約讀經, 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

 

新約讀經-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第十篇 寫書信的使徒保羅(一)

第十篇 寫書信的使徒保羅(一)

羅馬書中的生命經歷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複習的話

  我們若要進入保羅書信的豐富,首先就要認識保羅這個人。我們在第一篇綱要裡說到「認識使徒保羅」,在第二篇綱要裡說到「取用使徒保羅書信所必須有的成長歷程」。這兩篇叫我們一面認識保羅書信中那個豐富的人,就是保羅這個人,一面認識我們這班人在取用保羅的豐富時所必須有的成長。

  現在我們要進入第三篇「寫書信的使徒保羅」,要說到保羅是怎樣一個人,他如何能寫出這樣的書信來。

是一個有異象加上異象、啟示加上啟示,也能向所得的異象和啟示絕對的人

看見帶進異象

  保羅是一個有異象加上異象、啟示加上啟示,也能向所得的異象和啟示絕對的人。

  一個人開頭跟隨主,都是由「看見」起始的。一個沒有看見的人,是不可能跟隨主的,跟隨主是根據一個屬靈的看見。當這個屬靈的看見在我們身上實化的時候,通常是兩面的:一面是這個看見成為一個異象(英文 vision;希臘文 optasia),另一面是在所看見的異象裡得著了啟示(英文 revelation;希臘文 apokalupsis)。看見是一件事,異象是另一件事,啟示又是另外一件事,這三樣是我們這一生跟隨主最基本的要頂。

  沒有一個人沒有看見而能信耶穌的,也沒有一個人沒有看見而能跟隨主的。一個真正跟隨主的人,他不僅有看見,並且這個看見也成為他的異象,並且進一步的成為他的啟示。

異象帶進啟示

  什麼是異象?異象就是一個很特殊的看見,不是一般人所看見的。這個看見叫你驚訝,這個看見對你產生震撼,這個看見改變你的人生,這個看見叫你有一個更新的生活,這個看見叫你的存在有了改變;這種的看見就叫作異象。

  那麼,什麼是啟示?啟示是進到異象的裡面,來細細的數點異象中一切的豐富,叫你完全被這些豐富吸引住了,這個叫作啟示。譬如說,今天我看見一個很壯觀的建築物,這是一個看見;但是我若沒有受吸引,這個看見就不會成為異象,甚至不會成為一個啟示。

  我這一生曾看見兩棟非常特別的建築物,那真是吸引我。一棟就是我在法國巴黎所見到的一個皇帝平日接見老百姓的房子,那是由兩棟小小的房子在彎曲的走道間併成的一棟建築。那建築簡單的弧形所構成的整體美,叫我整個人被吸引住了。

  另外,當我在加州的街上散步時,每天一定會經過一棟房子,這房子的設計實在叫我很驚訝;無論是牆,是門,是門緣,是窗戶,是院子,還是樹,每一部分的設計都叫我讚嘆不已,我深深被它們的美所吸引。對我而言,這兩棟建築物,對我來說,整體上是一個異象,而建築物的每一個部分乃是啟示。

  我也參觀過拿破崙所住的宮殿。從整體看,我看見了拿破崙住過的房子;這是異象。然後我就進去參觀他的寢室,還有他睡過的床,圖書館,壁畫,珍藏等等,這時,我就進入了這房子的一切豐富裡;那些豐富對我就是啟示。我不只是看見一個房子,慢慢的,我還看見房子裡面許多的豐富;也就是說,這房子對我來說,我不只是有一個異象,我也有了啟示。異象是一個看見,而啟示是在那個看見裡面所進入的一切豐富。

  我們跟隨主,不僅是看見的問題,更是異象和啟示的問題,不僅我看見我需要救主,我需要得救,我需要信耶穌,而且我所看見的,還要成為我的異象。然而,許多基督徒似乎都還是「有看沒有見」,如果一個人「有看有見」,就成為異象了;他要看見:原來我的主是這樣的一位,我所信的主是這樣的一位,我所跟隨的主是這樣的一位,我所愛的主是這樣的一位!祂是這樣一位主,值得我把一生放在祂身上,值得我把一切都給祂。然後,這異象就會帶進啟示。

我們的一生是異象和啟示的一生

  基督徒的一生就是一個異象和啟示交替運作的過程。我們得著了異象,這個異象就會帶我們許多啟示的經歷,叫我們在這個異象裡,看見一個豐富,再看見一個豐富,再看見一個豐富。然後,當我們對這些異象和啟示有一些經歷以後,主就會再給我們更深的異象,更高的異象,更榮耀的異象,更屬天的異象,叫我們進入更多的啟示,更豐富的啟示。所以基督徒的一生就是一個異象和啟示的一生。

向所得的異象和啟示絕對的保羅

  當保羅見證他自己的時候,他說,現在我要說到主的異象和啟示(林後十二1)。異象和啟示都是用複數,就是許多的異象(visions)和許多的啟示(revelations)。保羅是一個有異象加上異象、啟示加上啟示,也能向所得的異象和啟示絕對的人。

  今天在主的恢復中,有異象的人不少,有啟示的人也不少,難處就在於很少人對異象和啟示有正確的反應。因著我們對我們的看見沒有一個正確的反應,我們只有看見,卻沒有因著看見而有一種絕對,以致這個看見還是不能影響我們,還是不能支配我們,還是不能管制我們,還是不能控制我們的一生,還是不能決定我們的前途,還是不能引導我們的腳步。

  記得約翰福音九章題到的那個瞎子嗎?主耶穌雖然向他說話,又吐唾沫和泥抹在他的眼睛上,他還是不得看見,他必須付上一個代價,就是往西羅亞池子裡去洗一洗,才能得看見。許多時候,因著我們缺少生命的餵養,缺少出一個代價,所以我們所看見的就和我們自己距離非常的遙遠,而且模糊不清。

  保羅並不是這樣。保羅第一次看見異象後,馬上對這個異象產生絕對的反應,也因著異象而產生了絕對的生活。

  保羅是在大馬色的路上得著了第一次的異象。使徒行傳九章三節說,「當掃羅行路,忽然有光從天上四面照著他,他就仆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對他說,掃羅,掃羅,你為什麼逼迫我?」接著我們看見他是如何反應的,首先,他對這個異象有探討,「他說,主啊,你是誰?」(行九4)

  反觀我們,我們很少問過主耶穌,「主啊,你到底是誰?」我們對祂知道得太清楚了,我們知道祂就是神,祂就是神的兒子,祂來為我們成為人,祂來為我們受死……,這些知識說出我們「有看沒有到」;換句話說,我們所看見的和我們沒有關係,因為我們已經對我們所看見的都下了定義了。

  但是,保羅所看見的這個異象是活的,這個異象的中心是一個活的人,而這個異象的內涵是這個活的人和神的神聖經綸,這一切都需要他有一個健康的反應而實化出來。

  當主耶穌告訴保羅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保羅又有了第二個反應,他說,「主啊,我當作什麼?」(徒二二10)他在這裡的反應是,主,如果我逼迫了你,請問你要我作什麼?主耶穌就給他一個啟示,祂啟示給他的,是一個光,這個光四面照著他;祂也啟示他,這個光的內涵、實際就是主耶穌這個活活的人,帶著祂這活活的人的顯現。接著,主耶穌就告訴他,「起來,進城去,你所當作的事,必有人告訴你。」(徒九6)

  使徒行傳九章九節說,「他三日不能看見,也不吃,也不喝。」保羅這三日作什麼呢?就是等待主耶穌告訴他的那個人的來到。因為主說,你所當作的事,必有人要告訴你。怎麼等呢?他就禱告了三天三夜,這是保羅對異象的第三個反應。你看保羅對這個異象的反應,他那個反應的強烈,他那個反應的絕對,他那個反應的完美:我一旦看見了,我就擺進去,我擺進去不是情感的衝動,我乃是先進到禱告裡面去。

  他禱告三天三夜也是在異象裡:就在他瞎眼的時候,他看見一個人;他是在瞎眼裡看見一個人。這個人就來按手在他身上,然後就對他說,「掃羅弟兄,在你來的路上向你顯現的耶穌,就是主,差遺我來,叫你能看見,又被聖靈充溢。」(徒九17)這個人就是亞拿尼亞。

  後來保羅就作見證,他說,我一抬起頭來,就看見了亞拿尼亞(徒二二13)。我原來看見的是天上的耶穌,現在看見的是地上的亞拿尼亞;我原來看見的是天上的主,現在看見的是地上的弟兄;我原來看見的是基督,現在看見的是基督的教會。這就成了保羅的異象。

  接著我們又看見,保羅起來受浸,隨即在各會堂裡傳揚耶穌基督(徒九18~20)。這也是他對異象的反應。保羅的一生是異象加上異象、啟示加上啟示的一生:每次有異象來了,有啟示來了,他都有一個絕對的反應:他第一次看見了,他就禱告;他第二次看見了,他就起來受浸,吃了飯,健壯了,馬上就去傳福音了。

  說到保羅的傳福音,他有一個特點和我們很不一樣:我們去傳福音的時候,總是膽怯害怕;保羅一信耶穌,就去傳福音,傳到一個地步,人要殺他,以至於他的門徒在夜間,用筐子把他從城牆上縋下去(徒九23~25)。這說出保羅是一個看見異象、並且對異象有絕對的反應的人。所以他裡面有一個高的看見,並且過一個高的傳福音的生活。

  保羅傳福音到一個地步,人要殺他,所以保羅就離開大馬色到亞拉伯的曠野裡(加一17),這也是他的反應。他在那裡作什麼呢?可能有三年之久,我相信他是在那裡追求真理。他在曠野讀經三年,得以深入他所知道的,然後根據他所看見的,再去找彼得交通,為彼得所接納,並在耶路撒冷傳福音。

  保羅也和耶路撒冷的使徒交通,他們在猶太地作工,保羅在外邦地作工。但是因著他看見並承受了託付,所以他的反應顯得非常絕對。在他的職事裡,他不僅對外邦人有負擔,對猶太人也有負擔。甚至當他寫羅馬書時,他就說,「為我弟兄,我肉身的親人,我寧願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羅九3)這就是他到了外邦地,就先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今天不是來看保羅一生的歷史,我們是來看他人生中的一個特點:他是一個有異象加上異象、啟示加上啟示,也能向所得的異象和啟示絕對的人。他能作見證說,當我有看見的時候,我所看見的就影響我這一個人,而我所看見的是絕對的,我對我所看見的也是絕對的,我所看見的和我這個人是聯起來的。在保羅身上的這個特點,就能讓主在他身上作許多的事。

  弟兄姊妹,你要認識保羅,他不是一個在天然裡的人,也不是一個在宗教裡的人;他不僅是一個能力很強的人,他實在是一個屬神的人。為什麼他是一個屬神的人?因為他是一個滿有異象的人,也是一個滿有啟示的人。他對這些異象和啟示產生非常合式的反應,叫他向著所得的異象和啟示絕對 ── 我看見了,我就為著我所看見的而活;我看見了,我就為著我所看見的把一切都擺上去!

是一個有神聖豐富構成的人

  寫書信的使徒保羅也是一個有神聖豐富構成的人。他有三個豐富的構成:第一,他有真理的豐富;第二,他有生命的豐富;第三,他有經歷的豐富。

  請你注意,每一個跟隨主的人一定是注意真理、生命和經歷這三面的;這三個在原則上是相關的。

  你若要讓神的神聖生命在你身上構成,只是天天禱告是不夠的,因為缺少真理;只是天天讀經也是不夠的,因為缺少經歷。所以,不僅你要禱告,不僅你要讀經,你還要把禱告、讀經所得這一切的豐富,都構成在你的身上,成為你主觀的經歷。

有真理的豐富 ── 從他年幼時就開始有一步步的裝備

  為什麼我們要先說真理?因為保羅從年幼開始,在真理上就有一步一步的裝備。

成長背景

  保羅長在大數。大數是位於基利家省,一個靠地中海的港口,是交通和貿易要衝,也是農業非常發達的一個城。那時候的人,如果從西往東走,一定要經過大數,同時也不斷的將新的事物、新的知識帶進去,所以這裡的人的觀念是開放的。此外,大數又是基利家省的教育中心,相當於今天美國的 Boston。在奧古斯都統治的期間,大數的大學曾經凌駕雅典和亞歷山大等城的大學之上。

  保羅的成長很有意思,他是傳統猶太人的家庭,而這個家庭很有可能是經商的。我這樣猜想,因著大數的農產,商業,教育,還有國際港口貿易,人來人往,不斷的把世界的新事物帶進來,所以保羅整個人是一個開放的人。他生在基利家的大數,在耶路撒冷城裡長大,在伽瑪列的門下嚴嚴的受猶太宗教教育(徒二二3)。

觀念自由,生活嚴謹

  保羅是一個開放的人,他的觀念是自由的,但是他的生活卻是嚴謹的。他在這裡有一個非常好的平衡,他說,「我……按律法說,是法利賽人;按律法上的義說,是無可指摘的。」(腓三5~6)由此可見,他在沒有得救之前就過一個嚴謹的生活。他在大數所受的教育讓他的思想非常的開廣,然後又在迦瑪列的門下按著祖宗嚴謹的律法受教。

  我希望你們青年人注意,我絕不勸你們放縱,我也不勸你們粗野,但是我勸你們自由。有時候我覺得我們中間的弟兄真可憐,一個個腦子都像被漿糊漿過一樣,呆板不靈光。你看主所用的保羅,主預備他的時候是非常的開放,卻又是非常的嚴謹。他的觀念是自由的,他的生活是嚴謹的。

  你知道,通常人的生活若是嚴謹的,觀念就會狹窄;觀念若是自由的,生活就會放縱。一面,嚴謹就變成了僵化,僵化就會讓人沒有進步;但另一面,開放就變成了放縱,放縱就會讓人失去神。

在迦瑪列門下受教

  保羅是在迦瑪列門下受教。迦瑪列是一個思想非常自由的人,藉著他的教導,使保羅的一生非常容易讓主給他新的帶領。當耶路撒冷的長老們要決定如何來對付彼得這一班人的時候,迦瑪列就在議會中站起來,對眾人說,「諸位,以色列人哪,對於這些人,你們應當小心怎樣辦理。……因為他們所謀所行的,若是出於人,必遭毀壞;若是出於神,你們就不能毀壞他們,恐怕你們倒要顯為是攻擊神了。」(徒五35~39)

  我願意告訴你,宗教人士絕對講不出這樣的話。你知道什麼叫宗教人士嗎?就像這次九一一事件的恐怖份子,他們以宗教之名來進行恐怖活動。美國所定罪的恐怖份子,回教徒卻視他們為為著回教信仰而爭戰的英雄。由此可見,只要宗教信念一進來,天下就沒有理可講了。

  人信耶穌和跟隨主,最怕的就是這種宗教執迷。一個人一旦對宗教的狂熱是強烈的,就覺得他為著宗教捨命是值得的;一個人一旦摸著宗教以後,是什麼代價都能出的。但是,這樣的狂熱不一定是有神的,也不一定是為著神的;很多的宗教,到後來都不知不覺的產生了非常極端的行為。

  再說回來,迦瑪列所講的那一段話是一個有神的人講的話,不像那些在猶太教裡的宗教人士,成天為宗教的律法熱心,一心一意的想除掉這一班使徒和信徒。那教育保羅的迦瑪列真是一個有神的人,而他的觀念又是那樣的自由開放。我有時候想起迦瑪列的那段話,心裡會有說不出來的敬拜。

  這樣的一位教師,培養出這樣的一個保羅。很少人能像保羅有這樣的平衡,他的思想完全是自由的,他的生活完全是嚴謹的,所以主才能在他身上作許多的事。

從小研讀真理

  保羅在這樣的培養裡,產生了真理的豐富。我信就算在他還沒有得救的時候,他所受的教育,叫他對整本的舊約也有說不出的認識和熟悉。

  得救以後,他到亞拉伯的曠野,用了將近三年的時間(加一17),把他從小所知道的聖經,用基督的啟示再來讀過,把他一生所得著聖經的豐富一一的實化出來。所以他就明白,亞當預表基督,夏娃預表教會(創二24,弗五31~32)。這時,他所得的異象已經開始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啟示,在他身上構成出來,並且發表在他的書信裡,越發顯得高深難測。彼得甚至在他的書信中公開稱讚主所給保羅的智慧(彼後三15~16)。

  保羅將許多豐富論到基督的事,都寫進希伯來書裡;譬如說,「祂是神榮耀的光輝,是神本質的印像,用祂大能的話維持、載著並推動萬有;祂成就了洗罪的事,就坐在高處至尊至大者的右邊;祂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超特,祂就比天使更美。神曾對那一個天使說過,『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了你』?」(來一3~5)

  在提摩太前書裡我們也看見,保羅不僅自己從小就讀經,他也注意人從小就讀經,所以他告訴提摩太,你從小就明白聖經(提後三15)。保羅為什麼這樣注意讀經?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人,他從小就接觸聖經,並且他在大數時,一定也學得很多的聖經。

效法保羅

  保羅對聖經實在有很豐富的認識。但是你要注意,你要想進入保羅書信的豐富,要想認識寫書信的保羅這個人,你就得走同樣的路。你不要問自己信主多少年了,而要問自己有沒有把聖經好好讀過一遍。我盼望你們能告訴主,「主啊,我求你給我一顆心,願意進入真理,願意進入真理的豐富,好叫我能成為一個事奉你、在你手裡有用的人。」求主憐憫我們!(韜)

(2001/10/16am 多倫多)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