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主題一 馨香之氣, 新約讀經

 

新約讀經-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主題一 馨香之氣-第十一篇 流淚,為弟兄

第十一篇 流淚,為弟兄

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
主題一 馨香之氣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
 「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們那裡去,必須大家沒有憂愁。倘若我叫你們憂愁,除了我叫那憂愁的人以外,誰能叫我快樂呢?我曾把這事寫給你們,恐怕我到的時候,應該叫我喜樂的那些人,反倒叫我憂愁。我也深信,你們眾人都以我的喜樂為自己的喜樂。我先前心裡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寫信給你們,不是叫你們憂愁,乃是叫你們知道我格外的疼愛你們。若有叫人憂愁的,他不但叫我憂愁,也是叫你們眾人有幾分憂愁,我說幾分,恐怕說得太重。這樣的人,受了眾人的責罰,也就夠了。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憂愁太過,甚至沉淪了。所以我勸你們,要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林後二1~8)
 

不管轄人的信心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一章的末了,說出他深處的一個體會:每一個聖徒都該照著自己的信心活在神的面前;他是向神負責的,神也是向他負責的。我們這些事奉主的人,不能因著我們是服事人的,就要來轄管人在神面前的信心;我們要讓人活在神面前有一種的自由。所以保羅說,「我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的喜樂;因為你們憑信站立。」(一24)

不忽視教會的憂愁

  到第二章他說,「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們那裡去,必須大家沒有憂愁。」(林後二1)這裡說出他裡面有一個主意:我曾欠你們哥林多人一些東西,現在願意藉著我再到你們那裡去而有一些補償。

  保羅要補償什麼呢?原來保羅曾經在哥林多教會中審判了一位犯淫亂的弟兄;因著他的審判,使教會中有憂愁的情形出來;這個憂愁摸著了保羅這一個人,他盼望藉著他的去,使教會中不再有憂愁。

  弟兄姊妹,在我們的服事裡,我們要不斷的把真理、把正路擺出來。當我們把真理、把正路、把正常的情形擺出來的時候,有一些弟兄就要被暴露、被責備,被帶到一種好像是失敗的感覺裡。因著這一種蒙光照、被暴露、受責備,叫他們進入失敗的感覺裡,就產生出一種的憂愁來。

  我們不能輕視這一個憂愁;這不是對或錯的問題,而是教會的問題。一面說,你把那個指正擺在教會裡,是教會所需要的,是你該擺出來的,是沒有錯的。但是另一面,當弟兄姊妹有了憂愁,你就不能輕忽這一個憂愁。

  一個正常服事的人,不應該作濫好人;該暴露的就當暴露,該指正的就當指正,該責備的就當責備,要把真理擺出來。但是還要認識,當他把真理擺出來時,卻不能叫人落到憂愁的裡面去。

為教會心裡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

  我們服事主不只是有為真理爭戰的問題,更是有關心人的問題。這些年來我可以作見證,許多時候我不能吃飯,不能睡覺,都是因著關心弟兄的緣故。

  保羅在這裡沒有告訴我們說,他的真理都是對的,所以該對付的他就來對付,該處置的他就來處置。保羅所摸著的乃是教會,他說,「我先前心裡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這個「難過痛苦」,與「基督的苦難」是同一個希臘字,中文繙譯成「大災難」。它是指在人身上有一種焦慮,有一種絕望的悲傷,覺得過不去、受不了。

  保羅說,我是心裡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這個「多多的流淚」在希臘文是一個非常強的語氣,是人裡面有一種叫他的眼淚禁止不了的情形,叫他這個人成為痛苦的人。在教會建造的過程裡,就是有一班人,他們身上有一種的託付,有如大災難一般,叫他們覺得非常痛苦。

  對於哥林多的聖徒,保羅說,「我從前對你們說話,不能把你們當作屬靈的,只得把你們當作屬肉體,在基督裡為嬰兒的。我是用奶餵你們,沒有用飯餵你們;」(林前三1~2)這些話說得又沉重、又厲害。但是像保羅那種一邊寫一邊流淚,一邊寫一邊經過產難的光景是我們所無法想的;他乃是在「心裡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的光景下寫信的(林後二4)。

  在保羅的感覺裡,不是教會不對了,他要來對付,他要來處理,他要把教會治理得像個樣子。他在這裡作見證:我是怎麼寫哥林多前書的呢?在我裡面有一種極重的壓力,我是一邊流淚,一邊把話告訴你們。在外面看,我的話又沉重又厲害,我的話有責備、有指正。但是當我在寫這信的時候,我可以把我這個人剖開來給你們看:我是在產難裡,我是在一個負擔裡;那一個負擔叫我裡面焦慮,叫我裡面負重擔,叫我好像經過災難,叫我成了一個滿了眼淚的人。

  保羅為著哥林多教會多多的流淚:想到哥林多教會不會擘餅,他就流淚;想到哥林多教會拜偶像,他就流淚;想到哥林多教會分門別類,他就流淚……。今天的教會就是缺少這一種的眼淚,我們有太多的眼淚都是為著自己流的:為考不取大學而流淚,為不能出國而流淚,為受一點為難、受一點委屈、受一點痛苦而流淚……。我們為自己流淚太多,為教會流淚太少;我們有太多的眼淚都是浪費的。我們沒有讓弟兄、讓姊妹來消耗我們這一個人,我們缺少把自己消耗在弟兄姊妹身上的光景。

  一個愛教會的人永遠不能是政客;他為主說話時,他的感覺是正直的,他的負擔是絕對的,他向著主是有把握的.他的話是純正的、明亮的,他的話有指引、有改正、也有供應。但是當他在建造教會時,他乃是一邊暴露教會中各種的難處,厲害的對付、責備;一邊他這個人是在那裡哭、在那裡流淚。在他裡面覺得已經無可救藥,毫無盼望,卻仍然幫助教會,帶領教會,帶給教會亮光,要把教會帶到正常的情形裡去。

配上自己,擺上眼淚

  這樣的服事是從人的裡面出來的。當我們來服事主的時候,我們不要太注意外面,我們要注意裡面;我們不要只注意有沒有把弟兄改正,我們要問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

  你為主說話的時候,必須用你這個人來配合:你的話越兇,你的禱告就要越多;你的話越強,你的流淚就要越厲害。這樣你才越能把人帶到光裡。你若是真要把教會帶到一個悔改的情形裡,你必須是流淚的,你必須是在主面前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憂愁的。

  你會有這樣的禱告,「主啊,不是我話如何的問題,乃是你教會如何的問題。主啊,你愛你的教會,求你賜下亮光,叫你的教會滿了啟示。求你將你的教會從墮落裡恢復到你所要的情形裡。」這樣,你才是一個建造教會的人。

  許多時候,我們迷信講道,以為教會有難處,講一篇道就可以把問題解決了。弟兄姊妹,當然我們要學習坦誠,在正直的靈裡把從主領受的正確的路指引給教會,不能柔軟,不能妥協。但是你還得問自己,「我這個人有沒有配上去?在我的話裡,我的靈如何?我曾否為人憂愁?我曾否經過產難?我是否多多的流淚?」你若是一個這樣配上去的人,你自然能供應教會,你自然能幫助教會。就著外面,你似乎是對付了人,但在裡面,你為著教會的態度,還是能夠幫助教會往前去。

以流淚、經歷難產的靈來服事教會

  這裡所說的,與我們所領會的完全是兩個世界。我們的事奉為什麼沒有果效?我們的話語為什麼缺少能力?我們的供應為什麼缺少真實的生命供應?不是話的問題,乃是人的問題;不是缺少話,乃是你這個人缺少流淚,缺少產難,缺少痛苦、焦慮。我們以為把話說出來就可以了,我們沒有看見主今天所要的不僅是話,更是說那話的人,只有那種人才能把那種話說出去。

  你曾否為弟兄跪在主面前?你曾否為弟兄有那種經歷生產之苦的感覺?我們有這樣的心情,才能把生命帶給教會。作工是可恥的,作人的工尤其是可恥的,我們必須要有為父的心腸,有為父的愛。

  很久以前,我聽說有一種幼稚園,給孩子們吃鎮定劑,孩子吃了鎮定劑都睡覺了,替老師省了不少的事情。我們來服事弟兄姊妹,不能用屬靈的鎮定劑來鎮定他們 ── 和弟兄們禱告一下,安慰一下,握手言歡,作個朋友 ── 而是對弟兄們的感覺要敏銳,負擔要明亮;和弟兄交通的時候,要把真理擺出來。

  並且你還要是一個流淚的人。你要為著教會的建造吃不下飯,睡不好覺,不能有一個正常的生活,好像你整個人完全被教會抓住了。我們學習服事主一定要摸著這樣的靈,你摸著這樣的靈,你的路就走得正。要讓弟兄姊妹成為你的負擔,掛在你的肩頭上,成為你的負荷,讓你沒有辦法過一般正常人的生活。

  保羅題到教會的時候.他是把他自己解剖開來給弟兄看,在他身上是如何有基督的苦難的 ── 基督是如何藉著死來產生教會,現在我寫信的時候,我也是在經歷這個基督死的苦難,我保羅就是在這樣的經歷裡產生出這封書信來。

把弟兄當弟兄來服事

  如果你在預備主日的講台的過程中,你僅僅得著一點的光,有一點的禱告,卻沒有將自己擺進去,也不為著教會流淚,這是可恥的。教會不是一個發表道理的地方,你若僅僅是為著把道講好來求主給你亮光、給你引導,得著一點靈感,再配上一點經歷,就去帶一個聚會,僅僅是把弟兄姊妹當作你講道的對象,這是不行的。

  一九七四我在美國,醫生說我有心臟病。李弟兄知道了,立刻打電話問我是怎麼回事,並問我能不能參加訓練。我立刻表示,醫生要我多休息,我知道訓練是很嚴謹的,我若參加了訓練又缺課就不好。他說,「你來罷!我給你安排住的地方,你一邊休息,一邊聚會,一邊交通。」這樣的服事叫我很受感動。李弟兄的服事是把弟兄當弟兄來服事,他不是把弟兄當作講道的對象來對待,不是把弟兄當作工作的計畫。在他的負擔裡,他所背負的是一個建造的見證,這一個見證是從保羅那樣的靈裡出來的。

  我可以作見證,我這一生是活在弟兄們的愛裡,我不是活在弟兄們工作的計畫裡。在我一生許多個轉捩點上,都是因著我旁邊有一些弟兄說幾句話,那幾句話就讓我整個的人被開啟。今天我看到前面弟兄,就常會想起在我年幼的時候,什麼弟兄說過一句怎樣的話,因著那一句話,讓我屬靈上有一個什麼樣的轉變。

  在美國各州我認識許多弟兄,在我的禱告中,我常把他們的名字在主面前唸一唸:主啊,你必須保守這一個人。主啊,求你保守他!有一位弟兄寫信問我讀那一個系對於事奉主最合式。我回他一封信說,「弟兄,我常在主裡想到你,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應該唸那一個系。我只有想到,你必須是一個一生事奉主的人。」因為唸什麼系都是一樣,到末了我們都要服事主。

  我喜歡一首詩歌,「若這事能夠叫你們得益處,我有何代價不能付?若這事能夠叫你們得益處,我一切重擔不顧;雖然我知道前途艱難,我的淚眼要常現你前。若這事能夠叫你們得益處,我的一切都付出。」(生命之歌51首)這就是保羅的靈。

  真正的建造教會,是我們裡面因著弟兄們而有的受壓。這壓力在我們身上越重,我們裡面的炸力就越強,這個炸力要叫我們經過許多的事,而被帶到活著就是為教會的情形裡。我們若不摸這些根本的項目,只在外面學如何講道,如何發表,我們就都要變成鳴的鑼和響的鈸了。

憂愁,為教會

  五節,「若有叫人憂愁的,他不但叫我憂愁,也是叫你們眾人有幾分憂愁,我說幾分,恐怕說得太重。」這一節中文繙得很好,意思是如果有叫人憂愁的,他不但叫我憂愁,也叫你們有幾分憂愁。在今日的教會中,不缺少主張,也不缺少好的意見,但是缺少眼淚,缺少憂愁!我就怕這個訓練會叫我們的眼睛明亮,叫我們的標準越來越高,到後來這些眼光變成一個尺寸,來量弟兄姊妹合不合我們的標準。

  在保羅的事奉裡,看見一個弟兄有了難處,他是憂愁的;他看見在他服事的教會裡有了不夠正常的情形,他裡面的感覺是憂愁的。保羅願意哥林多教會像他一樣,也能有幾分憂愁。但因著哥林多人完全不能領會保羅的負擔,所以保羅說,「我說幾分,恐怕說得太重了。」

  屬肉體的人來到聚會中,說長道短,這樣的人是沒有什麼憂愁的。教會的情形若是正常,就不該滿了閒言閒語,教會的情形若是正常,是會有一些憂愁的。一個人跌倒了,好像我們都跌倒了;一個人失敗了,好像我們都失敗了;一個人不能積極的跟隨主,好像我們都受到了影響了。我們應該有這一種常為教會情形憂愁的靈。

  弟兄們,教會的情形無論多好,我們若從神那裡來看,都需有一個感覺,「主啊,還是不夠!你要更多的祝福,更多的憐憫,更的來帶領,主啊,為什麼這個弟兄不能更愛你?主啊,為什麼這個弟兄這麼愛你,卻不開竅?為什麼這個弟兄這麼長進卻不成熟?為什麼這個弟兄這麼成熟,還不能在教會中盡他的功用?為什麼這個弟兄已經盡他的功用,卻還不能厲害的影響教會?」我們若這樣來看教會,我們這個人就成為一個難過、痛苦、多多流淚的人。

一個為弟兄的靈

  六至七節,「這樣的人,受了眾人的責罰也就夠了,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憂愁太過,甚至沉淪了。」這一節聖經是指林前五章一至五節,有人娶了他的繼母,犯了大罪。保羅吩咐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好叫他的靈在主的日子可以得救。現在這個人悔改了,保羅吩咐哥林多教會要赦免他,免得他憂愁太過。

  主的赦免和主的行政是兩件事,特別是犯淫亂的罪,可以得著赦免,在教會中卻很難再有功用。他可以認罪、悔改,也照樣活在教會中,但是你要知道,這一個人不能有用,主沒有辦法在這個人身上再有路。

  但保羅的靈完全是為著弟兄,這個為著弟兄不是在工作上的,乃是在生命裡的。這一個弟兄並不是一個在工作上有用的弟兄,這一個弟兄不過是一個悔改的弟兄。但因著保羅的服事是在生命裡的,這叫他在有那麼多教會需要照顧的情況下,仍能為這樣的一個弟兄流淚!保羅這個靈乃是一個為教會的靈。

不要使弟兄天天活在控告裡面

  在前面保羅的話是厲害的 ── 你們還是自高自大,並不悔改,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教會是輕慢不得的,教會裡不能有酵 ── 但是這麼一對付,這個弟兄悔改了。保羅就說,「這樣的人,受了眾人的責罰,也就夠了;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憂愁太過,甚至沉淪了。」

  「憂愁太過,甚至沉淪了」,原文的意思是怕那個人被過度的憂愁所吞吃了。那個犯淫亂的人,蒙了光照以後,他總有一個感覺:我犯了大罪,我羞辱了主名,我沒有盼望了。這一種的哀痛能把人吞吃掉。所以保羅說,不要使弟兄天天活在控告裡面,你們要赦免他,安慰他。

  保羅為這個犯淫亂罪的人流淚、痛苦,求教會赦免那個人、安慰那個人。保羅不管這個弟兄將來在主手中有沒有功用,保羅所關心的是教會。這個弟兄是身體上的一個肢體,他不能讓這個肢體蒙了光照以後,還天天活在憂愁裡,不能讓這個人被哀傷吞吃掉。

  保羅舉了這樣一個極端的例子給我們看見,真理永遠要持守,但人若悔改了,我們的心就要軟下來。

向弟兄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

  八節,「所以我勸你們,要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這一個娶了繼母的人,是公開犯淫亂的罪,被教會公開擺在一邊,不讓他聚會。在這種情形裡,他是永遠不能再有功用,他就是回來,也不過是教會中的一個弟兄就是了。但是保羅要把那個人挽回過來,他勸弟兄們要向那個人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

  他在愛弟兄姊妹的事上沒有任何別的盼望,保羅愛這位聖徒,僅僅是因著他和保羅有同樣的生命。保羅為什麼愛他?因為保羅有基督的生命,這個聖徒照樣也有基督的生命;保羅是身體上的肢體,這一個聖徒照樣也是身體上的肢體。

  當聖徒軟弱的時候,得罪了主,得罪了教會,保羅要挽回這一個人,他要弟兄們去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換一句話說,保羅的感覺是:越是軟弱的、沒有用的、不可用的,越需要花功夫。越是這樣的人,越要多陪他,越要多為他禱告。這就是教會建造的根。

  一個建造的教會,弟兄們必須有這樣的靈,顯出堅定不移之愛心的實行。沒有這個,無論我們怎樣喊「我們要建造」,都是理論的。要看見,少了這一個弟兄,就沒有建造的教會。

  基督教夠培養許多傳道人出來,他們作了很多工作,但是主的見證在那裡?主的愛在那裡?教會的建造在那裡?但願在我們身上有這一個轉。在教會中應該有建造的實際,能彼此赦免、彼此安慰,彼此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

  弟兄們你要注意,聖靈的負擔不是往工作那裡去的,聖靈的負擔乃是往教會裡面去的;聖靈的負擔不是建立一個工作,聖靈的負擔乃是建立祂的教會。所以當我們跟隨靈的時候,祂常常把我們帶到弟兄姊妹中間去,要我們在弟兄姊妹身上花功夫。

  我可以作見證,為著一個在教會中犯嚴重錯誤的弟兄,我流的淚比為許多在教會中有功用的弟兄多。多少次我在主面前流淚,求主再把他帶回來。我們要學習向這樣軟弱的人,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

  教會建造的訣竅是肯把自己花費在人的身上,肯把自己花費在弟兄姊妹的身上。我們的負擔不該是推動許多的工作,不該是掛著許多的責任,許多的聚會,我們的負擔該是人。必須把我們擺在人裡面去,擺到人的中間去,這樣教會就有盼望。

  教會今天缺少的,就是在我們中間顯出那一種堅定、那一種不移的愛。無論弟兄有多少的失敗,有多少的軟弱,他們仍是身體上的肢體,是教會中的一分,是主所買來的,都有基督的生命。在我們中間若顯出這種堅定不移的愛來,就要叫教會得著建造。

  主所要的見證不是在恩賜裡,主所要的見證也不是在口才裡;主所要的見證,乃是一班讓主在他們身上有工作、能產生負擔的人。這樣一班人,他們所關心的就是人,他們的心是被所服事的弟兄姊妹佔據的,他們的裡面為弟兄姊妹的情形憂愁的。他們能與基督同受苦難,他們是多多流淚,把弟兄姊妹掛在他們肩頭上的。只有這樣的人,才是一個真正服事教會的人,也才能顯出主所要的見證來。(韜)

(1980/5/19~6/27 台北)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