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主題一 馨香之氣, 新約讀經

 

新約讀經-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主題一 馨香之氣-第十篇 幫助人喜樂

第十篇 幫助人喜樂

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
主題一 馨香之氣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
 「我呼籲神給我的魂作見證,我沒有往哥林多去,是為要寬容你們。我們並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喜樂;因為你們憑信站立。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們那裡去,必須大家沒有憂愁。倘若我叫你們憂愁,除了我叫他憂愁的那人以外,誰能叫我快樂呢?我曾把這事寫給你們,恐怕我到的時候,應該叫我喜樂的那些人,反倒叫我憂愁;我也深信,你們眾人都以我的喜樂為自己的喜樂。我先前心裡難過痛苦,多多的流淚,寫信給你們;不是叫你們憂愁,乃是叫你們知道我格外的疼愛你們。」(林後一23~二4原文)
 

一個緊緊聯於教會的人

  哥林多教會有一種拒絕保羅的情形:他們責怪保羅沒有去哥林多是因為不敢去,責怪保羅是一個是而又非的人。針對這件事,保羅說,「那把我們和你們緊緊的聯於受膏者,並且膏我們的,就是神。」這裡保羅表明自己是一個緊緊聯於教會的人。

神能為我作見證

── 是一個聯於神的人

  在這裡保羅接著提出他的見證,他說,「我呼籲神給我的魂作見證,我沒有往哥林多去,是為要寬容你們。我們並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喜樂;因為你們憑信站立。」

  保羅在前面說得很清楚,他說,我對你們說的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在你們中間所傳的耶穌基督並不是是而又非的(林後一18)。保羅是這樣的一個人,但這時他卻又好像被逼到一種情形,叫他不僅告訴哥林多人他有一個可誇的良心(林後一12),現在他還要呼求神,他呼天喚地的要天地的主出來為他這個人作見證。

  在這節聖經中,我們摸著一個非常寶貝的東西,那就是保羅在這裡有一個宣告,「當我來跟隨主時,我的神與我是合一的。到時候,我的神要出來替我作證。現在姑且不談屬靈,也不談良心,現在我是把自己擺在你們面前,我要呼求我的神出來替我作證。」

  弟兄姊妹,你來事奉神時,一定要和神有這樣的關係 ── 你可以叫神出來替你作證。你若是不能叫神出來作見證,這條路走一走你就會害怕;你就會有所疑惑:我是不是講錯了?我是不是作錯了?我是不是得罪了人?

  我們常是不夠純淨的;若在事奉中我們敢叫神出來替我們作見證,這表示我們這個人是清潔的,我們對教會是沒有貪圖的,我們在教會中是沒有個人盼望的,我們的一切都是為著教會的。這樣的事奉才是真實、有價值的事奉。

  所以,保羅有這一個宣告 ── 我要呼求這位和我同工的神替我作見證,我所作的一切,神都知道。祂知道我為什麼這麼作,祂知道我為什麼這樣定規我的行動,祂知道我為什麼這樣生活;祂知道我所有的一切,都是為著教會能得著益處。換句話說,保羅這樣的事奉是緊緊的聯於神的;神不僅替他的工作作見證,不僅替他的良心作見證,神還要出來為他這個人作見證。

  我們讀到這裡就能懂保羅為什麼能建立教會,為什麼能興起那麼多處的教會。保羅為著教會好像成了愚昧人 ── 教會棄絕他、誤會他、論斷他,把他擺在一邊 ── 他還是能起來說,我是交通於基督的苦難,我是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但是因著我是這樣的關心主的教會,我的良心要見證我的所行、所說都是為著教會的建造,我不只自己見證,我還要神起來給我作見證,見證我是如何的為教會。我的事奉是聯於神的,不管你們批評我、攻擊我,我的裡面總是很有把握。

──「是為要寬容你們」

  保羅為什麼不去哥林多呢?保羅說:「我沒有往哥林多去,是為要寬容你們。」保羅是一個不在肉體裡、沒有己、也不看人臉色行事的人,若是他真到哥林多教會,他怎麼會不處理那些不正常的情形呢?他怎麼能不給他們一種管制呢?但是保羅看他們還是年幼的,他從特羅亞到馬其頓,故意不從哥林多經過,為的是要寬容他們。

  保羅為著教會的心情是生活上的,他知道應該怎樣帶領教會,他也知道教會應該怎樣才能往前。這一次在保羅的感覺裡,他如果去了,對他們會有一種責罰和管教。這樣,也許教會就因著他的去而回轉了,但是他也知道,有些弟兄會受不了。

  他們中間許多人是保羅帶到教會裡的,現在他們拒絕保羅,保羅知道如何運用他的權柄來對付他們,保羅知道怎樣將他們暴露。但是保羅不願輕易對付他們,不願輕易叫他們為難,不願輕易指出他們的錯,叫他們不能往前。

  保羅說,我呼籲神給我作見證,我是多愛你們,我不到你們中間,是怕那些毀謗我的人再也活不下去;我不去,是為寬容你們。我呼天喚地的求神來為我作見證,不是為著我,我呼天喚地是為著你們!

──「不是要轄管你們的信心」

  一個建造教會的人要有這樣的心。就一面來說,我在神裡面有個負擔完全是為著教會的;就另一面來說,我這樣的要教會長大、成熟,不是為著我在教會中的「好」,而是為著教會好。保羅說,「我們並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喜樂;因為你們憑信站立。」保羅不是轄管別人信心的人,他是幫助人喜樂的。

  在教會生活裡,不錯,我們有管制,我們有順服,但是無論管制也好,順服也好,我們都不能去摸著人的信心,信心是個人向神負責的。有人吃素菜,有人吃肉;有人蒙頭,有人不蒙頭,這些東西都不該叫我們來轄管人的信心。弟兄姊妹有某種的生活,這是他們在神面前信心的問題,這個不能由我們來管制。

  保羅沒有拿出他的標準、沒有用他使徒的權柄來對付人、轄管人。他覺得時候還沒到,他去是要使他們喜樂。保羅的心是把他自己完全的擺在教會中,他對人沒有控制,只有扶持;他對人沒有要求,只有幫助;他對人沒有律法,只有供應。

  我們的信心,就是我們向主負責的情形。我們要注意,不要在不知不覺中對人產生要求,超過他在主面前能夠向主負責的度量。他若只能向主負責這麼多,他裡面只覺得他應該向主負責這麼多,我們就不能去轄管他。

  我觀察基督教,看見那兒滿了轄管人信心的情形,他們用「愚民政策」,惟恐人摸著主,惟恐人長大,因為人一摸著主,一長大,就要離開他們。那些組織是撒但利用的工具,把許多可愛的聖徒都拉了去,叫他們沒有辦法好好的生長。

  一個人若正常的得救,正常的愛主,正常的在靈裡,他是自由的,也是單純的。但是他若不幸碰到一個基督教團體,那個宗教團體立刻把一些規條律法加進來,轄制他的心,會叫他不能照著靈的自由來事奉神。今天有許多愛主的弟兄姊妹被擄到巴比倫去,他們領頭的弟兄把他們籠羅在手裡,控制他們,灌輸他們思想,不讓他們在靈裡得自由。

  我們都盼望所服事的人長大;但是有一種的盼望會使人越過越長進,也有一種的盼望會使人越過越在轄制之下。在教會生活的實行裡,我們不能給人感覺到這裡有一個「鐵腕政策」── 順我者生,逆我者死 ── 我們要讓主有主權,才不至於變成轄管別人。即使在聚會中,我們也要讓靈有絕對的主權;我們不只操練靈,我們還要順從靈,不把聚會弄成一定的章程,使靈無法自由的運行。這是很嚴肅的事。

  聖靈為什麼在聚會中沒有自由?因為我們不知不覺就管制了人的信心。以前我讀到「見與聞」,麥雅各看見牧師講道講不清楚,他有負擔,他就上前去請牧師下來,讓他上去講。那時我就想,「主啊,什麼時候教會中也有這樣美麗的情形出現呢?」

── 願意幫助你們喜樂,不願意你們憂愁

  我們千萬不要轄制人的信心,我們要幫助人喜樂。「幫助人喜樂」的意思,就是保羅說的「好叫許多的人為我們獻上感謝」,他要弟兄姊妹的臉有一種喜樂的光景。

  我們一定要認識保羅這句話,「我們並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喜樂。」保羅這裡的意思是,我和你們在一起,只要你們長進,我就喜樂,只要你們喜樂,我就喜樂。我所有的事奉,我所有的工作,乃是為著使你們喜樂。

  這種情形是正常的,這種情形也是榮耀的,這話應該種在我們裡面。向著神,我是呼天喚地求神出來替我作見證;向著你們,我是何等願意你們又長進又喜樂,我真是不願轄制你們的信心。這是一個正常服事主的人為著教會該有的態度。

  二章一節,「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們那裡去,必須大家沒有憂愁。」這是個很特別的點。我曾觀察許多前面的弟兄,我裡面體會他們只願意使教會喜樂,一點不願意叫人有憂愁。

  為什麼保羅能夠造就這麼多的教會?為什麼那麼多的教會能夠藉著保羅得祝福?為什麼主願意給他那麼多啟示?因為保羅是一個聯於弟兄,並為弟兄而活的人,他這些話是向著反對他的人說的。這些話也是出於他的經歷;他說,「我再到你們那裡去」,可見他曾去過哥林多,去處理教會的一些問題。那時他可能還年輕,一面幫助了教會,一面也叫教會中一些弟兄受了責備,叫他們的肉體被暴露,就產生憂愁。所以這次保羅說,「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們那裡去,必須大家沒有憂愁。」這時,他的靈不是一個作工的靈;他去不是為講道,也不是為改正,更不是為著處理局面,他的去是為叫教會喜樂。

  他說,「我自己定了主意,」他告訴自己,如果上次我錯了,這次我不能再錯了,我這次必須使大家沒有憂傷,不能再有憂傷留在教會中,教會中不應該有那麼多的憂傷。保羅的感覺完全進到哥林多教會去,他的感覺非常細嫩,他要幫助弟兄姊妹得著喜樂。

  每一個事奉主的人都應該有這一種細嫩的感覺。我們在教會中,不該感覺自己懂得多少道理、會作多少的工,我們必須是一個會叫教會喜樂的人。

完全聯於教會,完全為教會而活

  在一章裡保羅的話那麼強,到了第二章他的態度突然軟下來,變成愛的話 ──「倘若我叫你們憂愁,除了我叫他憂愁的那人以外,誰能叫我快樂呢?」我的確喜歡這句話。也許你們會奇怪,不是有主在保羅身邊可以叫保羅喜樂麼?不是活在靈裡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麼?弟兄姊妹,屬靈的事都是有兩面的。譬如說,我的靈很強,也很對,但不小心傷了一個弟兄,又傷了一個姊妹,然後我仍能靈裡剛強,像沒事一樣,我願意告訴你,這種情形會使教會落入憂傷裡。

  保羅是聯於教會的,他是為教會而活的人,當他見到弟兄姊妹進入一種不能喜樂的情形裡,他的裡面就難過了,他的聯於教會是把他這個人擺在教會裡:教會喜樂了,我才能喜樂;教會憂傷了,我就沒有辦法喜樂。

  我們對教會的感覺都很淺,我們還沒有進入與弟兄姊妹同死同活的感覺,在神面前我們和弟兄姊妹還沒有一同背負見證的感覺,我們只對聚會的好或不好很有感覺。保羅不是這樣,他這個人不僅被主奪去,不僅被主的負擔奪去,不僅是聯於基督,他的生活更是完全聯於教會,他是完全為教會而活的人。

  我們到各地服事教會,必須有這樣的負擔,我們不能帶著藍圖和理想到一個地方,然後坐在開山機上奮力的大作一場。不,我們到一個地方必須滿了屬天的感覺:我們的喜樂和憂愁,都不在自己的手裡,我們的喜樂和憂愁是聯於教會的。我們看見弟兄姊妹又長進又喜樂,我的裡面就歡喜!我若曾叫那一個人憂愁,他的憂愁,就成為我的憂愁,除非那一個人喜樂起來。這樣,你的奉獻就不僅是屬於主,你的奉獻更是屬於身體的;你的生活不僅是高的,你的生活更是實際的。

  在我們青年人中間必須有這種為教會而活的情形出來,我們見到任何弟兄姊妹,我們都要珍惜,都要愛護,都要他們喜樂。今天,教會在建造上產生難處,和不容易建造起來的因素,就是教會中缺少這樣的人。

  在教會中一般青年人,說愛主,都很愛主;說奉獻,都奉獻了;說擺上,也都盡其所能的擺上了,但是為什麼沒有建造的情形顯出來,反而在一起彼此「比較」,彼此有「受壓」的感覺呢?都是因著我們沒有認識教會建造的實際的緣故。

  我們若是認識教會建造的實際,我們就不需要這樣受壓。我知道和我在一起的弟兄,與我是一個。他們的禱告就是我的禱告;他們的軟弱就是我的軟弱;他們的得著就是我的得著;他們憂愁,我就不能喜樂;我必須使他們喜樂,我才能喜樂!弟兄姊妹,我們把這樣的實際帶到教會裡來,教會就不可能不被建造。

盼望與教會一同經歷喜樂

  三節,「我曾把這事寫給你們,恐怕我到的時候,應該叫我喜樂的那些人,反倒叫我憂愁;我也深信,你們眾人都以我的喜樂為自己的喜樂。」保羅完全被調進教會裡去了,他不在教會之外,教會就是他,他就是教會,他活著就是教會。

  他對於那些因他話語憂愁的人,裡面有一個懇求,「主啊,你的話出去了,要產生果子;這個人憂愁了,求你救他,也求你救我;因他憂愁,我就過不丟,我的擔子卸不下來。」也許那個受責備的人蒙了光照,也悔改了,但他的靈還在憂愁裡面;而因著他沒有喜樂,保羅也沒有辦法喜樂。

  不但保羅自己有這樣的經歷,保羅要求哥林多教會的弟兄姊妹也要有同樣的經歷。他似乎是說,「就算你們是憂傷的,當你們讀到這封書信時,我要你們現在喜樂起來,因為你們知道,惟有你們喜樂,我才能喜樂。」保羅如何為哥林多的教會,他要哥林多的教會也如何為他;他如何把一切給哥林多教會,他要哥林多的教會也以他的喜樂為喜樂!

  教會真是美妙!全世界惟有教會是這樣,這是從建造產生的。我是不能叫弟兄姊妹憂愁的,弟兄姊妹也不能叫我憂愁;我是為著弟兄姊妹的喜樂而喜樂,他們也是為著我的喜樂而喜樂,我們都要在基督裡彼此又長進又喜樂!(韜)

(1980/5/19~6/27 台北)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