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主題一 馨香之氣, 新約讀經

 

新約讀經-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主題一 馨香之氣-第六篇 主再來時

第六篇 主再來時

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
主題一 馨香之氣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
 「我們所誇的,是自己的良心,見證我們憑著神的聖潔和誠實,在世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神的恩典,向你們更是這樣。我們現在寫給你們的話,並不外乎你們所念的,所認識的,我也盼望你們到底還是要認識。正如你們已經有幾分認識我們,以我們誇口,好像我們在我們主耶穌的日子,以你們誇口一樣。」(林後一11~14)
 

  一個基督徒身上之香氣的產生是有屬靈原則的。我們必須活在神的面光中,我們必須對基督有主觀的經歷,我們必須聯於我們的弟兄,我們必須為我們所看見的弟兄而活,這四點是一個正常聖徒生活該有的操練。

  你有這樣的操練,你就會有保羅的經歷。保羅的經歷是把自己讓在神的手裡,讓神來破碎。在他的環境裡有神一切的安排,他是活在死的裡面,是完全擺在神的手裡和神同工,讓神在他身上得以自由的人。

一個服事主之人的誇口 ── 良心與主的再來

  保羅不僅給我們屬靈生活的原則,他更把自己解剖給我們看。

  哥林多後書一章十二至十四節說,「我們所誇的,是自己的良心,見證我們憑著神的聖潔和誠實,在世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神的恩典,向你們更是這樣。我們現在寫給你們的話,並不外乎你們所念的,所認識的,我也盼望你們到底還是要認識。正如你們已經有幾分認識我們,以我們誇口,好像我們在我們主耶穌的日子,以你們誇口一樣。」在這一段經節中,保羅有兩個誇口:一個是誇他的良心,一個是主再來時他有可誇的。

  這裡的經節,從外面讀不出它裡面的深度,但是主若開我們的眼睛,我們就要因這幾節的話,在主面前流淚、悔改、認罪、並立定志向 ── 若是我這一生不服事主,我就去愛世界;若是我要服事主,我的心必定要是保羅的心;我的存心要像保羅,我因著這個存心而有的盼望要像保羅,我因著這存心而有的渴慕要像保羅。

有可誇的良心

  保羅首先說到他的經歷,然後就說到他的良心,就是說到他的靈、他的這一個人。保羅有一個可誇的良心,連撒但都無法控告他的良心。

  十二節開頭說,「我們所誇的,是自己的良心,見證我們憑著神的聖潔和誠實,」這裡的「聖潔」最好繙作「簡單」;在最可靠的希臘版本用的是「簡單」,在經歷裡也是「簡單」。保羅把他的自己擺在聖徒的面前,他告訴哥林多的教會:我所誇的乃是自己的良心,見證神的簡單和誠實。

  保羅有非常豐富的經歷,他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但也藉著因基督而有的患難,把安慰、鼓勵、歡樂,帶給基督的教會。他在許多的地方是有可誇的;並且他誇口這些一點都不羞恥,因為他所見證的,就是他所經歷的。但是保羅在這裡突然轉一個彎,他把一切都放在一邊,單單誇他的良心。

  一個人如何,是根據他的良心如何。保羅在這裡所誇的是他有何等的良心;換句話說,他所誇的乃是他的良心,就是他這一個人。保羅誇耀他自己,誇耀boast這個字,原文意思是榮耀;保羅覺得,在他的身上有一個東西是他可以誇口的,是叫他誇的時候覺得榮耀的;不是他經歷了多少,也不是他作了多少,而是他這個人,他這個人的良心是他所誇的。

需要羨慕屬靈,更需要注意良心

  當我們開始學習服事主,我們的確需要羨慕屬靈,追求經歷。但是你要知道,我們不能以經歷為誇口,也不能以屬靈為誇口,我們所要誇的,乃是我們這一個人;而我們的良心乃是我們所誇口的根據。你的事奉如何,是根據你的良心如何;你的跟隨如何,是根據你的良心如何;你在教會中顯出的情形如何,也是根據你的良心如何。

  你的良心乃是你跟隨主和活在主面光裡的那一切實際。你的良心若是好的,你跟隨主就是絕對的;你的良心若是好的,你在神的面前就是一個站得起來的人。你的良心若是敗壞的、軟弱的、黑暗的、沒有感覺的,那麼,無論你有多少的經歷、有多少的知識、作了多少的工,你在神面前仍然要被棄絕。我們不能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我們不能作工在別人的身上,自己反而落到一邊去了,我們需要注意自己的心。

  一個人的良心是在他的靈裡面。所謂良心,不僅是指著無虧的、對付乾淨的心,更是指著操練過的、神清理過的、在神面前可蒙悅納的一個心。有這樣的心,才能是一個事奉神的人。

  跟隨主不是外面作了多少的問題,乃是心如何的問題。保羅說,你若問我是不是神的僕人,能不能服事教會,能不能建立教會,我要告訴你,我有可誇的,我誇的乃是我的良心;這個乃是我服事神的根據。

  今天在地上有幾個人能這樣誇口?有幾個人能作這樣的見證?今天我們似乎有許多可誇的,但主若來問我們,「你的心如何?你的良心如何?你的靈如何」,我們就都要像掃羅那天在往大馬色的路上一樣的仆倒在地了。保羅在這裡說到一個事奉的人所能誇的,不是外面的事工,乃是他這一個人。

以良心為誇口

  保羅不僅是生活在苦難裡,他也是活在律己的裡面;這樣的操練,致使他的良心成為他的誇口。

  若是一個事奉主的人,可以誇經歷、誇知識、誇工作,卻不能誇自己的良心,這一個人的事奉就沒有永遠的果效。「我們所誇的乃是我們的良心」這一個實際,應該成為教會中一個很普遍的光景。

  我們來跟隨主,要有這樣的實際。在我們這一生事奉主的路上,要永遠能誇我們的良心。若是我們不能建立教會或顯出某種情形,那不是羞恥;若是我們的良心受了玷污,不純潔、不誠實,那才是真正的羞恥。真正的羞恥不是我們不能作出事工,乃是在靈裡面我們沒有一個好的、剛強的、純淨的良心。當我們的良心得了潔淨,在神面前無偽,純潔無瑕的向著神,就和神聯起來,這樣的良心使我們能作一個事奉主的人。

  弟兄姊妹,我們一定要在神面前有一個像保羅這樣的禱告:但願我所誇的,不是我所作的,乃是我的良心;但願我所見證的,不是我所作的,乃是我的良心;但願我的事奉不是我外面的事工,乃是從我的良心裡面出來的。因著我有好的良心,我就有剛強的靈和清明的心思。

  良心是一個重要的關鍵,我們要常常為著自己的良心到主面前去求問,「主啊,我這個人如何」,並且認罪、悔改。我們的良心必須是我們的誇口,這樣的誇口是正常跟隨主的人該有的誇口。

讓良心管理我們的全人

  良心是管理我們全人,又是在主的管理之下的,而主的管理是在我們的靈裡。當我們全人讓良心管理的時候,我們這個人就是一個「誠實」的人。沒有詭詐,不耍手腕,不會一口兩舌;是一個真心且心口合一的人。

良心見證我們的簡單

  保羅的良心見證他在世為人憑著神的簡單和誠實,他是憑著神的簡單和誠實生活為人。

  我們剛愛主時,都是簡單、誠實的,我們簡單的向著主,我們誠實的愛教會。在教會生活中,我們需要簡簡單單。若你的靈是剛強、清明的,你的良心是乾淨的,你的心是簡單的,你的人是正直的,你怎麼會覺得在教會裡活不下去?凡是感覺活不下去的,都是因他這個人太彎曲,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凡是能在教會中活得好、正常長大的,都是因他這個人恭恭敬敬、簡簡單單的從前面弟兄接受帶領。

  我們要活在主的面前,活在純淨的良心裡,活在一個乾乾淨淨的情形裡,作一個簡單的、只討神喜悅的人。我們若是滿了花樣,要討人的歡喜,專看人的臉色說話,我們的良心就要剛硬了。

  保羅誇他的良心,見證他是向神負責的,是一個不彎曲、不耍手腕的人。我們要學習這樣的活在主面前,懂得向主負責,懂得受主的引導來服事教會。

  在天然裡,我們從裡面就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無論看什麼、想什麼、作什麼,都不簡單。尤其我們中國人,天性就是愛「猜」,經常只聽一半,另一半就憑著自己的聰明去領會。但是要記得,我們是新人,我們該脫去中國人舊有的天性。這些年我一直在學,弟兄姊妹說什麼,就是什麼,弟兄姊妹交通什麼,就是什麼,我永遠不去分析弟兄姊妹的動機,永遠不猜測弟兄姊妹背後還有什麼。

  保羅說,我的良心起來見證我是一個簡單的人。

良心見證我們的誠實

  保羅不只是一個簡單的人,他還是一個誠實的人。

  哥林多前書五章七至八節說,「你們既是無酵的,應當把舊酵除淨,好使你們成為新團……只用誠實真正的無酵餅。」在這個誠實裡,沒有會發酵的東西。

  許多時候教會不健康,不是因著弟兄姊妹的軟弱,而是因著弟兄姊妹不夠誠實。「誠實」最好繙作「誠懇」;不夠誠實並不是指說謊,而是指說話不夠誠懇,專說討人喜歡的話。這個「不誠懇」就是酵,是叫教會受破壞的酵。我們都要像保羅一樣,起來誇自己的良心 ── 我的良心可以見證我作人的時候是簡單的、誠實的、忠實的;我不僅不複雜,而且在我身上沒有一點花樣、手腕,我是誠誠懇懇的活在神面前。

良心見證我們在世為人靠神的恩典,不靠肉體的聰明

  十二節保羅接著說,「在世為人,不靠肉體的聰明(the wisdom of the flesh),乃靠神的恩典。」保羅是一個精明的人,但是讓人不感覺到他的精明;他可以搞得大家都歡喜,但他不這樣作。我們若沒有享受基督,取用基督,讓基督佔有,那我們在世為人,就必須要靠自己肉體的聰明了。

  在教會中,看見年長的弟兄姊妹對主的敬畏,常使我們有舊約裡「我見了你的面,如同見了神的面」(創三三10)的感覺。我蒙恩已數十年了,我每逢見到帶領過我、幫助過我的年長弟兄姊妹,我就覺得如同見了神的面;因為他們在地上服事主的態度是不輕率、不用肉體聰明的,他們服事主乃是在靈裡有享受、活在神的恩典裡。

良心見證我們向著教會更是簡單、誠實

  十二節末了,保羅加了一句話,「對你們更是這樣」。這是一句厲害的話。

  保羅是一個服事主、服事教會的人,他得注意教會的反應,他要加倍小心。我們對世人簡單誠實還容易,要對在教會裡愛主的人簡單誠實就不容易了。保羅卻說,「我對世人是這樣,我對你們更是這樣,我向著教會更是簡單、誠實的;我越過教會生活,越活在神的主權之下,我越是簡單的。」

  一個服事教會的人一定要先過簡單、誠實的關。你若有心將自己奉獻給主,你要簡單,你要誠實。你若要好好的來走主的路,你的良心要見證你是簡單、誠實的,你不憑著肉體的聰明,只憑著神的恩典;對教會更是這樣。

  弟兄姊妹,讓我對你們說一句厲害的話:我從來沒有見過神用一個彎曲的人。所有事奉主的人都是簡單的,都是誠實的;都是不靠肉體的聰明,都是在神的恩典之下,把他自己完全擺在教會裡面的;所有事奉神的人,他向著教會更是簡單、誠實的。沒有這樣的心和這樣的靈,不配服事主,只會把肉體帶進來發酵。

  青年人起來跟隨主,一定要學習:我們所誇的乃是我們的良心;我們只有單純,我們只有純誠,我們只有神的恩典,我們沒有屬肉體的聰明。我們在地上工作的時候,良心是先擺在前面的,我們的良心是站在主面前的。我們不會圓滑、不會要求和解、也不會討好人來叫人覺得我們在教會中沒有難處、在教會中有路。若是你運用屬肉體的聰明,神的恩典就要離開你了,神在你身上就不能作什麼!

  我們在教會中要簡單,不要老是猜想別人、分析別人、觀察別人,覺得這個人心思太重,覺得那個人不乾淨,否則就會給撒但留地步。本來我們和弟兄一點問題都沒有,因著我們東想西想,不但你不得益處,別人也不得造就,更破壞教會的建造。

  我們需要對基督以外的一切事物,有差的記性,發生過了,就忘了它。讓我們把所有的檔案都忘了,只簡單誠實的愛主、愛教會。我們都需要有一個態度,就是不懂得搞花樣,不懂得想辦法,只簡單、誠實的在乾淨的良心裡、在清潔的心裡、在正直的靈裡來服事主、服事教會。

  在大教會中如同在大家庭中一樣,一面,我們的確要尊重年長的,要敬畏前面弟兄;另一面,我們要坦誠、簡單、正直、沒有彎曲、沒有心機、沒有花樣,按著神所安排給我們的次序活在教會中,神就要來建立祂的教會。

把自己作到教會裡面,也把教會作到自己裡面

  十三節,「我們現在寫給你們的話,並不外乎你們所念的,所認識的,」這「認識」不是外面的,乃是深處的認識。哥林多教會對保羅裡面有一種的認識,乃是有深度的,他們的裡面已經有了那個領會。

  保羅又說,「我也盼望你們到底還要認識」。保羅的意思是,我怕你們認識得不夠。保羅的盼望就如同父親盼望兒子認識他一樣,因為哥林多教會對屬靈的事仍是這樣的膚淺。保羅為他們是何等的迫切、受壓、煎熬,真是被壓太重,幾乎力不能勝。他願意讓哥林多教會知道他是如何的愛他們,如何的把一切給他們。我們服事教會也需要有這樣的心境 ── 盼望教會長大,盼望教會有啟示,盼望教會有一種屬靈的領會。

  我們在教會裡有一點服事,不能因著作得好就歡喜,作不好就灰心;不能因著人接受我們就高興,人不接受我們就退後。我們乃是把自己作到教會裡去,也把教會作到我們裡面來。我們在一個教會服事,不論服事多久,總要把我們這一個人服事到教會裡去,叫教會有一個認知,知道主的僕人在這裡。我們一定得注意,服事主不是作工的問題,乃是把我們這個人給了教會,把我們這個人擺到教會裡去,並且盼望教會對我們有一個認識。

  把教會當作「作工對象」的人,永遠不可能幫助教會。一個真實建造教會的人,乃是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無論自己的孩子有多笨、多無知、多不長進,他仍然從裡面有一個盼望,盼望他的孩子有一天能明白父母、能明白父母的心意。有這樣的心境才能建立教會。建造教會不能落在事物裡,不能落到工作裡,不能落到行政責任上,因為這些都是外面的東西,建造教會必須是從生命裡產生出來的。

  這些年我學習服事教會,主憐憫我,給我許多的地方去服事,但不論我到什麼地方,我總有一個禱告,「主啊,你要把一個新的擔子放在我的靈裡,但願我是在簡單、誠實的靈裡,叫他們有認識。但願我把自己作到他們裡面,也把他們作我裡面。」

  為什麼在我們的服事裡會覺得枯乾呢?我相信一定是用了人的辦法,因為人的力量是會用盡的。若是你把自己服事到教會裡,教會也進到你的靈裡來,你的負擔是不會盡的。你會一直有新的動力,一直被堅固,一直被加強,越服事越有負擔。教會不是一個工作,教會乃是一個生機體,教會是一個生命的建造,把工人和教會建造在一起。

主再來時

教會要成為主僕人的誇口

  保羅除了誇他的良心,還誇主的再來。

  第十四節說,「正如你們已經有幾分認識我們,以我們誇口,好像我們在我們主耶穌的日子,以你們誇口一樣。」保羅這一句話真是高!他的心情完全是看見主的再來。

  弟兄姊妹,我們是一個短暫的人,我們也是一個短視的人,我們所看的是今天如何作出一個工來。但保羅不是這樣,保羅的負擔都是為教會,他所盼望的,是在主再來的時候,他所服事的教會能夠被帶到神面前成為他的誇口。

  有一次和李弟兄在一起,他突然說,「弟兄,今天許多基督教團體都是轟轟烈烈的,有一天這些人過去了,這些團體就都要解散。但是你要看見,今天我們在這裡所作的工,即使我們到主那裡去了,這個見證還會繼續下去的。」那一天,我裡面真是得激勵。

  是的,今天我們的人數不多,也不是那麼的興旺,也沒有大的會所。就著外面來看,我們的沒有什麼可誇口,但是我們知道,我們所作的不是為今天,乃是在永遠裡有一天主再來時,我們能指著一個榮耀的光景來誇耀說,「經過我的勞苦,經過我的服事,產生了榮耀教會的見證」。

  今天我們要注意我們的良心,照著我的良心單純的、純誠的服事教會。當主再來時,我們不僅得著主的笑臉,也要得著事奉和工作的果子為誇口。

  保羅這個感覺和我們的領會不一樣。我們的領會是主再來時擦乾淚眼,保羅的領會是主再來時,他要把教會帶到主面前去告訴主,「這些人是我在十字架的苦難裡,在我清潔的良心裡所結出來的果子」。保羅的服事不僅有主的笑臉,他那些生命的果子也隨著他帶到主的面前。

  今天我們所作的都算不得什麼,有一天我們的主還要再來,我們所服事的果子要成為我們的誇口。在今天,教會需要認識主的僕人;在永世裡,主的僕人要以教會為他的誇口。這裡完全是屬靈的、負擔的事物,沒有一點是屬肉體,沒有一點是屬地的;在這裡,人的口才、勞苦、能力,都沒有功效。

今日主的僕人是教會的誇口,那日教會是主僕人的誇口

  今天對教會來說,主的僕人是教會的誇口。今天我們的確以李弟兄為誇口,我們說到李弟兄,裡面有一個深深的認識,李弟兄是我們所可誇的。

  我相信在他裡面也有個負擔,他盼望教會長大,盼望教會快快成熟。到主再來的時候,教會要成為他的誇口。到那日當主問李弟兄「你的誇耀在那裡」時,李弟兄可以指著我們說,「主啊,你所交託給我的人,他們現在就是我的榮耀,我的冠冕」。

  一個服事主的人,若只知道在帶聚會、在工作上花工夫,那就太幼稚、太淺、太低、太沒價值了。一個服事主的人所要看見的,乃是他要把自己作到教會裡面,也把教會作到他的裡面,教會因此長大、成熟、被建造,在地上執掌王權,代表基督。這樣的教會能以他為誇口,他在主再來的時候,也能以教會誇口。倪弟兄真是摸著保羅的靈,他有一首詩歌這樣寫著,「願我所有生活、工作,那日都能耐火。我的榮耀還在將來,今日只得忍耐。」(詩歌468首)我們越愛教會,越服事教會,我們就越盼望教會長大。

  弟兄姊妹,你願意走哪一條路?你是要帶聚會、作工、講道,在教會中要事奉、要地位,還是要把教會作到你裡面,把基督作到教會裡面,把你作到教會裡面,叫你身上滿了基督流入教會裡面,教會滿了基督流入你裡面;你供應教會,教會供應你;教會以你為誇口,主再來的時候,你也可以教會為誇口?

  你若說,「我沒有負擔帶聚會,我沒有負擔搞工作,我已經下定決心,當主再來時,我要指著一班弟兄,對主說,他們是我的榮耀,我的冠冕,我的獎賞,這一班人是我所誇口的」。這才是一個正常的事奉,活在這種情形裡,才能產生香氣。

  哦!這是一個得勝的保羅。當他被教會棄絕的時候,他能起來對教會作見證說,我所誇口的,乃是我的良心見證我的簡單,見證我的誠實,我不憑著我肉體的聰明。我在你們中間,更是簡單,更是誠實。我何等盼望,藉著這些書信使你們得開啟,得光照,有悔改,好叫你們認識我,知道我不是用心計牢籠你們。因著你們有這樣的認識,主再來的時候,我能以你們為誇口。

主的再來是我們的異象

  我們所有的事奉,都應該在主審判臺前的亮光之下。不是今天聚會好不好,興旺不興旺的問題,乃是當主再來時,有沒有一班人能成為我們的誇口。我們在這裡勞苦,在這裡拚命,在這裡擺上;這樣的擺上、勞苦和拚命,到主再來時,我們能指著弟兄姊妹誇口說,「這一班人是我賠命把他們產生出來的,他們是我的榮耀,是我的冠冕」。這才是我們的異象。

  在保羅的服事裡,他完全是以主的再來為異象,他定住在那一個異象裡來服事。他不是看今天有沒有果效,今天是否興奮、熱鬧;他所看的,是主還要再來,知道他所服事的一切,必須帶到主面前去。

  求主憐憫我們,我們要摸著保羅的心情是何等的迫切。教會可以不要他,教會可以把他擺在一邊,但是在他看來,教會還是教會,他樂意幫助教會,他要盡其所能的幫助教會。到主再來的時候,他能以教會為誇耀。他真願意他所服事的教會,使他能沒有一點羞恥、沒有一點為難的把他們帶到主面前去。

  我們與世人有何等的不同:世人有才幹的,他們建立大企業,但那些不能在主面前成為他們的誇口;而我們所作的、所服事的、所勞苦的,有一天我們都要帶到主面前,成為我們的誇口。哈利路亞!事奉主的路太好、太榮耀了。但願我們認識,我們事奉的果效不是在今天,我們的事奉乃是有永存的價值。我們要感謝神擺給我們一條有價值的路 ── 服事教會,服事聖徒,直到主的再來。(韜)

(1980/5/19~6/27 台北)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