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主題一 馨香之氣, 新約讀經

 

新約讀經-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主題一 馨香之氣-第五篇 謝恩的臉

第五篇 謝恩的臉

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
主題一 馨香之氣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
 「弟兄們,我們不要你們不曉得,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祂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現在仍要救我們,並且我們指望他將來還要救我們。你們以祈禱幫助我們,好叫許多人為我們謝恩,就是為我們因許多人所得的恩。」(林後一8~11,和合版)

使徒保羅的苦難

苦難來自於與主聯合而產生的屬天負擔

  哥林多後書一章八節說,「弟兄們,關於我們在亞西亞所遭遇的患難,我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就是我們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在聖經裡查不出保羅在亞西亞受的是那一種苦。從保羅的感覺我們體會,他指的苦很可能不是外面環境上的,而是指裡面的因負擔上的沉重而產生的煎熬。

  聖經上曾記載他在路司得被人用石頭打,人以為他被打死了,把他拖到城外去(徒十四19);也記載他在以弗所同野獸戰鬥(林前十五32)等,但是此處沒有題這些外面的環境。在我們的感覺裡,苦難的環境來了,我們就受苦了;但在這裡保羅的感覺是,我摸著神的心意,裡面的負擔來了,我就受苦了,我就活不下去了。

  譬如說,當他在以弗所看見滿城的偶像,他裡面就產生一個負擔,他裡面就有一個壓力,叫他覺得連他的生存都是一個掙扎。他與神聯合、與神同工到一個地步,主看見偶像如何過不去,他看見偶像也照樣過不去;在他裡面產生一個屬天的東西,使他整個人似乎要爆炸。這時他的心情就是:我是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好像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我自己心裡也斷定若是這樣下去,我必定要被壓死了。

因著屬天負擔與主同受苦難

  保羅這一個人有真實和主同受苦難的經歷,在他裡面有一種要把神的心意推出去的情形;因此,他的苦難乃是因著屬天負擔而有的苦難。

  我們來學習事奉主,一定要認識,我們的事奉不是外面的,乃是裡面的;我們的事奉不是作出來的,乃是從負擔中炸出來的。我們不能僅僅靠安排去事奉,而是裡面要有一個大能大力衝擊我們,叫我們成為一個有負擔、讓神控制我們的人;叫我們只要看見神的心意還沒有完成,教會還沒有建造起來,我們就不能好好的活下去。

  弟兄姊妹,我們不是僅僅在外面求主來擊打,求主來破碎 ── 因為這些都還是理論的 ── 我們更要問主,「主啊,我是不是一個活在擊打裡面的人?我是不是一個活在破碎裡面的人?主啊,在我裡面有沒有一個重擔?有沒有神的國、神的義和神所要建造的教會在我裡面,叫我發瘋,叫我不能自已,叫我不懂得什麼叫作喜樂,叫我不能過正常的生活?」我們若讓這些在我們身上成為我們的實際,就是經歷基督的患難,並且能叫基督的患難成為我們的享受。

真實的屬天負擔叫人不信靠自己,只信靠神

  若是這一種情形從我們裡面出來了,我們就要見證,「叫我們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林後一9)。這裡的「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的「信靠」(trust),意思是叫我們不信靠自己、不相信自己,只信託、只相信那位叫死人復活的神。

  有誰可以靠自己來傳神的福音呢?有誰可以靠自己建造教會呢?有誰可以靠自己讓神的旨意通行呢?我們是無法靠自己來服事主的。當我們裡面有負擔,看見神的工作,看見神的需要,我們立刻就被帶到一個地步 ── 不敢靠自己,也不能靠自己。

  譬如說,你在預備主日信息,你若單摸著一些話,你會有把握;若你摸著的是一個負擔,你要把弟兄姊妹個個帶到這個信息的實際裡,你就沒有把握了。那天晚上,你定規不敢睡大覺,你要說,「主啊,被壓太重,力不能勝,主啊,求你憐憫,明天早晨的信息,只有聖靈才能講,我不會講!我就是講,人也不能明白,只有聖靈才能叫人領會。」

  這樣,你所依靠的就是叫死人復活的神,在這樣的負擔裡講出來的道,乃是從一個炸力裡出來的。這個負擔成了一個生產之苦,如同一個母親到了時候要把孩子生下來一般。保羅裡面那種要生產的苦難,把他這一個人的炸力逼出來了。到了時候,炸力要從他身上出來,是人攔也攔不住,擋也擋不了的。

相信惟有神能叫死人復活

  服事教會實在就是叫死人復活;沒有一個人沒有這樣的看見而能服事教會的。事奉主不是講道給人聽,事奉主不是勸勉人,事奉主乃是一件叫死人復活的事。你要叫一個不信主的人信主,要叫一個不愛主的人跟隨主,要叫一盤散沙的弟兄姊妹成為一個建造的教會,這完全是一件叫死人復活的事,也是一件只有神才能作的事。

  我得救以後熱心過一段時間,帶了四、五個人得救。沒想到幾個月以後,我就沒有興趣聚會了。直到一年後,有位弟兄在學校走廊上碰到我,請我參加學校聚會,我口裡應付他,心裡並不真想去。可是等到時間一到,有聲音催促我,「你不是說要去麼?」那時我裡面還真覺得不去不行,搞不清楚是什麼心理,我只好去聚會了。

  那次聚會總共才四個人,整個聚會就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怎麼唱詩,也不懂怎麼讀經。但是就在那個聚會中,和那幾個弟兄一禱告,真希奇,我的裡面就有一個東西出來了,「從今以後我一定要愛教會,從今以後什麼代價我也不怕,我要絕絕對對的跟隨主」。到底是什麼摸著了我?是神自己,只有神能叫死人復活。

  保羅知道,要讓這個炸力出來,是永遠無法靠自己的 ── 沒有一個人能用他的方法,把他裡面的負擔作到弟兄姊妹身上;沒有一個人能憑自己的本領,把主所給他看見的作在弟兄姊妹身上。要把一個屬靈的東西作到教會裡,要讓弟兄姊妹屬靈的情形更拔高,要讓教會建造成為神在靈裡的居所,他只能倚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的靈工作。

在患難中仍與神配合

  一個真實的執事,在他事奉的時候,他裡面有一個屬靈的東西佔據他,叫他活著就是為著神所給他的那一個看見。即或在外面有各種環境來剝奪他、擊打他、破碎他,他的裡面還是和外面配合的。因此,當外面有十字架的破碎、擊打時,就不會把他越作越硬,反而是越打眼睛就越明亮,越打裡面就越有負擔,越打這個人就越和生命調起來,越打就越經歷基督,越打就越讓炸力顯出來。這樣的生活乃是一種與神配合起來的生活。

  保羅的見證就是這樣。這裡有一個主的僕人,他遭遇苦難,力不能勝;但是當他看見有人拜偶像,看見那麼多人不要神,看見那麼多人和神聯不起來,看見教會還沒有被建造,看見弟兄姊妹還沒有長進,這一切屬靈的東西就都堆到他的身上,成了他的負擔了。他乃是過一個與神配合的生活。

信靠「祂曾」、「祂仍要」、「祂將來還要」

  十節說,「祂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並且仍要救我們,我們指望祂將來還要救我們。」保羅說完了他的苦難,就有了這一段結束的話。這一段話結束得非常好,他在這裡見證,「我有基督的苦難,基督如何受苦,我也如何受苦。但是我知道「祂曾」、「祂仍要」、「祂將來」──「祂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並且「仍要」救我們,我們指望「祂將來」還要救我們。」我們是否也能這樣誇口?

  我能作這樣的見證:有的時候我覺得不可能再事奉下去了,不可能再跟隨下去了,不可能再走這條路了,主卻把我從那種光景中救了出來。雖然今天我還在那個「死亡」的裡面 ── 我裡面的負擔是不停的,我裡面的異象若沒有實現,我就一直活在那個負擔裡,我是天天活在死的裡面。但是我知道,「祂曾」救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祂現在」仍要救我,而且我指望「祂將來」還要救我。

  保羅對基督的見證,他的感覺是高的、超越的、大的、實際的。他起來誇基督曾救過他,現在也救他,他往後仍舊把自己交託在這位可信的主手裡。他知道無論是過去,無論是現在,無論是將來,他的主永遠又真又活的在他的身上成為他的實際。這樣的跟隨、這樣的事奉、這樣的基督徒,真是榮耀。

  神來了,祂會救我!祂不只過去救我,今天救我,祂將來還要救我,祂永遠要負我的責任。這一位基督是我永遠可信的,這位基督是永遠常存的,祂要照神永遠的旨意帶領我們經歷一切,好來建造教會,叫祂自己得著榮耀。這是我們的主,這也是我們的道路,哈利路亞!這一條道路是高的,這位基督是榮耀的;這條道路是寶貝的,這位基督也是實際的。這樣的跟隨主,沒有一點苦巴巴的感覺,裡面滿了盼望。這樣跟隨主的生活,真是榮上加榮!

  所以,我們千萬不要落到宗教裡去,不要被宗教纏累,我們要有一位活的、有心意的、有盼望的基督。祂把神的旨意塗抹在我的裡面,成為我的負擔,我就藉著這一個負擔,成為一個被壓太重的人,叫我信靠那位叫死人復活的神。

需要許多謝恩的臉

需要教會的祈求

  十一節,「你們以祈禱幫助我們,好叫許多人為我們謝恩,就是為我們因許多人所得的恩。」這裡的「人」直譯為「臉面」,涵示藉歡樂的臉面獻上感謝;「許多人」意思就是有許多歡樂的臉為我們獻上感謝,就是有許多謝恩的臉。

  這段聖經似乎完全不合邏輯,保羅的經歷是那麼豐富,那麼完全,他卻還要回頭來說,我需要弟兄們為我禱告。保羅不是一個沒有啟示、沒有負擔、沒有動力的人,也不是一個沒有主拯救的人;但是他總是聯於弟兄們,他說,我還是需要教會的幫助。在保羅裡面,永遠只要一個東西 ── 我就是要基督,我就是要教會。

  更希奇的是,保羅竟然是要求一個滿了「擘餅」、「蒙頭」、「分門別類」、「結黨」等難處的教會為他禱告!對於哥林多這個教會,連保羅自己都說,「我不能把你們當作屬靈的,我要把你們看作屬肉體的」。人的觀念是:我有這麼多的基督,我就可以不要教會;我有正當教會生活的時候,我就不需要主了。即使我要教會代禱,也要找一個剛強的教會。但是保羅是何等的不同,他乃是請求一個軟弱、屬肉體的教會為他禱告。

  保羅把基督說得那麼高,卻把自己說得那麼卑微;他說,「你們以祈禱幫助我們,好叫許多人為我們謝恩」。這裡我們摸著一個真正屬靈的人,他是屬靈到無有、屬靈到教會裡去了。他在主面前有那麼豐富的經歷,他這個人卻一再的消失、一再的削減,卑微到一個地步甚至要求教會為他禱告。

  保羅的裡面對教會滿了尊敬。剛強的教會是教會,軟弱的照樣是教會;得勝的是教會,有啟示的是教會,有難處的還是教會。在神的眼光中,都是可寶貝的教會。我們對教會需要有保羅這一種神聖的感覺,對教會需要有一個懼怕的感覺,不敢隨便的批評。

  哥林多這個充滿難處的教會,仍然是教會,保羅還要求這個教會為著他以祈求幫助他們,好叫許多人為他們謝恩。保羅的意思是,「你們與我們的難處,就是你們為我們的禱告太少。你們批評我是假使徒,又說我用心計牢籠你們,你們又說我氣貌不揚、言語粗俗。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消極的話?因為你們沒有為我禱告」。人家批評他,他卻說,「弟兄們,你們要以禱告幫助我們,好叫你們中間有許多人為我們謝恩。」

禱告的臉 ── 謝恩的臉

  許多「人」就是許多的「臉」(Bible King James Version),禱告能使許多臉變成謝恩的臉。你為某一個弟兄姊妹禱告,你越禱告,你的臉就越圓;你越禱告,你的臉就越有神的光采;這個臉就變成一張謝恩的臉。

  我們要常把弟兄姊妹放在我們的禱告中,我們要因許多人所得的恩向主感謝。你若不為使徒禱告,你會批評使徒;你若為使徒禱告,你就要為使徒讚美神,你的臉就要變作讚美的臉。為什麼談起教會,你的臉不圓呢?因為你的禱告太少。你若多為教會禱告、多為前面弟兄禱告,你的臉就要變了,長臉變圓,苦臉變甜,禱告的臉變作一張甜美的臉、謝恩的臉。

  哥林多教會越為保羅禱告,就越能為保羅向神讚美,「主啊,保羅所得的那麼多恩典都是為我們,保羅有那麼多的經歷,都是為我們,保羅有那麼豐富的基督,都是為我們。」

  保羅在這裡是一個通路,是一個管道;神藉著他到教會裡去,教會藉著他到神裡面;基督藉著他成為教會的實際,教會藉著他進到基督裡面。所以當保羅為著主經歷許多苦難,他要求教會為他禱告。當教會為他禱告的時候,他們的臉就成了謝恩的臉。

  哥林多後書這一段開始得多好:這麼好的使徒,這麼好的基督,這麼好的教會!(韜)

(1980/5/19~6/27 台北)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