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主題一 馨香之氣, 新約讀經

 

新約讀經-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主題一 馨香之氣-第四篇 得不配得的

第四篇 得不配得的

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
主題一 馨香之氣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
 「願頌讚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神,就是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慰的神。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我們得安慰呢,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林後一1~8,依和合版另譯)

憐憫的「父」

  哥林多後書一章三節說,「願頌讚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神,就是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慰的神。」這裡的慈悲(mercies)應繙為憐憫。保羅認識我們的父神,是憐憫人的父,也是賜各樣安慰的神。這裡的「憐憫」是複數的,也就是說,我們是一直得著憐憫,一直得著我們所不配得的。

  保羅來寫他的一生,他在哥林多後書這一段引言裡就說,我要讚美我的神,因為我領會,我這一生都是在父的憐憫之下,我這一生所經歷的都是我不配得的,這一位憐憫的父一直帶領我經歷我所不該享受到的。我這一生一切的經歷都不是平常的,都不是卑賤的;我這一切的經歷乃是神照著祂永遠的計畫,在時間裡作到我身上的。

  他接著說,「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一4)在三至四節裡,我們看見父,看見患難,也看見教會。

  這一位父是發憐憫的父,這一位發憐憫的父一直給我們一些不配有的經歷。這些經歷是什麼呢?就是各樣的患難。弟兄姊妹,我們要認識,保羅題到患難的時候,他的感覺非常高,非常榮耀。他題起患難,題起十字架,題起為著主受苦,他感覺這些乃是那一位發憐憫的父,照著他所不配有的量給他的。

神量給我們的,是我們不配得的

  許多事物是我們所配得的,譬如說,吃的、穿的、住的,這些是我的需要,這些都是我配有的,因為我是人。但是當我為著主擺上的時候,當我為主背起十字架的時候,這些是我所不配有的,因為我不過是個人;然而神卻發憐憫,照著祂的憐憫,量給我各樣的患難。

  人的感覺以為,「是我看上了主,我把一切擺上為著主,我來為主作一點事,這對主是多麼光彩啊。」但保羅的感覺卻是,「我這一生的經歷都是父在祂的憐憫裡量給我的,不是我該得的,不是我配得的,是神願意量給我,把這一切都作在我身上的」。

  弟兄姊妹,或許你已經作了好幾年的基督徒,但是你有多少的經歷,叫你感覺是你不配得的?你有沒有領會,許多事在神眼光中是平常的,但是也有許多事在神眼光中是特殊的?我們如果要在主面前經歷那些特殊的、不配得的,我們就不能單單經歷那些平常的。許多時候,我們一背十字架,就咬著牙,拚命的禱告,「主啊,我實在走不上去了,求你加添心力」。不是說這樣的禱告不好,畢竟這還是操練有主的同在,但是如果我們的感覺被主更拔高一點,我們就要說,「主啊,感謝你,這件事是我所不配得的」。

  保羅觀察他這一生,他有一個很特別的認識,「我要感謝主,我這一生所有的經歷,都是我不配得的」。一個人能這樣寫傳記真是好!弟兄姊妹,當我們見主的時候,我們是否也能告訴主,「主啊,我回頭看我的一生,你所給我這一切都是我所不配得的」?若是我們今天比來比去,爭來爭去,奪來奪去,那我們所得著的都是我們配得的,到那一天我們就不能說「憐憫人的父」,我們只能說,「公義的主啊,求你按著你的公義審判我」。因為我們得著的都是配得的,都是在公義的原則裡的。我們若是在神的憐憫裡生活,我們就能在神的憐憫裡來讚美神。

有受「苦難」的心志

  保羅的經歷是從患難開始的,你我也要從這裡開始。我們不需要去求苦難,不要去求麻煩來找我們,那是愚昧的。但是我們要有一個受苦的心志,我們要有一個受苦的靈。我們裡面對十字架要有這樣的認識,一切事情的臨到不過是叫我們交通於祂的苦難。保羅是從患難起家的,這一個苦難成了他一生的見證。

  在使徒行傳裡,保羅到大馬色,猶太人要殺他;他到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弟兄們不理他;後來碰到巴拿巴,把他帶去見使徒,他起來放膽傳福音,猶太人又要來殺他。他是一路經歷患難,從一開頭,他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一個患難的生活。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患難呢?因為他裡面摸著一個東西,這個東西成為他的動力和炸力,當這個炸力從他裡面出來時,叫人不能抵擋,人就只能用肉體對付他。

  為什麼你沒有患難呢?因為你在或你不在,都沒有什麼差別。如果你在神面前有異象,摸著那個炸力,我可以向你保證,你的家庭就要變成你的患難,再好的妻子都要找你麻煩,再好的丈夫也要和你過不去,再好的父母也要把你趕出去,再好的兒女也要來抱怨你。當我們看見神有一個大的需要擺在那裡,我們把自己擺在神所要的裡面,患難就來了。

  保羅一生的見證是經歷患難,來補滿基督的患難,好叫教會得著建造。

在患難中得神的安慰

  保羅說:「……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神,就是發憐憫的父,賜各樣安慰的神;祂在我們一切患難中安慰我們。」(一3另譯)這個安慰不僅僅是一個安慰,這一個安慰在原文裡有鼓舞(cheer up)的意思;換句話說,這一個安慰不是講好話,這一個安慰是有能力的;這一個安慰不僅僅是客觀的安撫,這一個安慰乃是對主有主觀經歷的。

  這經歷不是外面的,乃是裡面的;不是理論的,乃是實際的。這種安慰不是虛空的妄言,這種安慰乃是一個實際,叫人不只摸著安慰的話,更是摸著那個安慰的人。不是人的腦子裡得著理論上的安慰,乃是人的靈裡得著供應,得著充實,叫人裡面有一種喜樂的情形。

  因著神的安慰,保羅在一切的事上經歷了這一位神是他的鼓勵,是他的喜樂;雖然患難不斷的臨到他的身上,但是藉著這一切的患難,他對主有一個特別的經歷,就是能從患難裡產生出喜樂。

  當我們活在對基督主觀的經歷裡,我們就會產生出一種喜樂的光景,產生出一種得了鼓勵的光景,叫我們來跟隨主的時候,就像詩篇所說的「他們行走,力上加力」(詩八十四7)。這一個經歷在我們身上是寶貝的,因為這經歷不僅帶我們經過苦難,也帶我們經歷這一位主如何是我們的安息,如何是我們的能力,如何是我們的供應,如何在我們裡面成為一切的安慰。這一個安慰能叫我們在一切的患難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樂。

  跟隨主甜美的地方就在這裡。若是我們僅僅聚會,僅僅禱告讀經,僅僅釋放操練靈,僅僅跟隨主,甚至僅僅出代價,而缺少了在日常生活裡受苦難,並藉著苦難經歷基督而有的特別的安息、鼓勵和安慰,那我們就還沒有對基督有實際、主觀的經歷。

用神所賜的安慰來安慰人

  保羅接著說,「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一4下)從這裡我們看見,保羅這個人是完全不自私的。當他得著喜樂的時候,他裡面很清楚,這一個喜樂不是為著他,乃是為著教會的。

  事實上,保羅所經歷的每一個喜樂、每一種的安慰、每一樣的鼓勵,都不是為著他,乃是為著教會的需要。他認識,當神建造教會的時候,他這個人乃是一個憑藉。他在苦難中經歷神是一位憐憫人的神,經歷主是一位安慰人的主;因著他這樣不斷的經歷神,神就能不斷的通過他,把神自己供應給教會。

應付「教會」各種的需要

  今天教會的情形滿了需要的情形,但是我們發覺我們不能應付教會的需要。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缺少神的憐憫;我們雖然有許多的經歷,但都是我們配得的,我們缺少「不配得」的經歷。我們若有「不配得」的經歷不斷的作在我們身上,我們就會不斷的經歷基督在我們身上成為我們的安慰,成為我們的喜樂,成為我們的供應,以及成為我們的能力。我們這一個人要因著基督歡樂起來,這一個歡樂就叫我們把所經歷的基督帶到教會裡面,成為教會的祝福。

  保羅的生活有一個中心:我活在地上的目的就是把天帶到地,把基督帶成教會中的實際。我如何把基督實化在教會中間呢?乃是我這一個人常常經歷我所不配有的。在這些經歷中,主如何是我的鼓勵,是我的安慰,是我的力量,是我的享受,是我的喜樂;我就把這一切的豐富帶到教會裡,叫教會得著真實的益處。

  當一個人來服事主的時候,他從起頭就該有一個認識 ── 他需要藉著神的憐憫,經歷一切不配得的,而把這一位基督活活的經歷在他的身上,也活活的流露在教會裡面。

  弟兄姊妹,若是我們要成為一個有職事的人,我們都必須對主說,「主啊,我所經歷的一切帶領、一切引導,都證明你把我擺在你的手裡,叫我得著我所不配得的,叫我成為我所不配是的。是你的憐憫,讓這一切在我身上都成為我的實際,也成為教會的祝福」。

  為什麼保羅的職事是這樣起頭?因為保羅知道,使徒的職分是經歷患難產生出來的結果。他這個人在神面前,一直被緊緊的握在神的手裡,被神來對付、來琢磨、來擊打、來雕刻,至終叫他這一個人滿了對基督主觀的經歷;也藉著這一切主觀的經歷,叫他成為一個豐富的人,把基督供應給教會。

得榮耀的一生

  保羅在這裡似乎是說,「我這一生所經歷的,都是我所不配得的。我哪裡配被棍打?我哪裡配被鞭打?我哪裡配有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我哪裡配有城裡的危險、曠野的危險?這些都是我不配有的。若不是主的憐憫,我不過是迦瑪列門下的一個門徒,在猶太教中作一個神學教授就是了。但是神今天把我從猶太教中救出來,把我從我老舊的背景裡救出來,叫我成為祂的僕人,叫我經歷各種的危險和患難,叫我經歷各種逼迫和十字架。藉著這一切我所不配得的經歷,基督就成為我的實際,基督就藉著我把祂帶到教會裡面來」。弟兄姊妹,沒有一個人生比這樣的人生更榮耀!

  求主血遮蓋,我願意作見證,若是今天我在地上沒有主,沒有基督,沒有好好跟隨主,我會是怎樣的一個人?若是我考軍校,我也許是個上校;若是我讀大學、讀博士,我也許是個教授;若是我作生意,我也許是個老闆……這些都是我配得的,這些也都是每個人配得的。但是奇妙啊,像我這樣一個人,今天卻蒙神的憐憫,能夠起來服事神、服事神的兒女,這個比一切的事都更榮耀!

  保羅說,「願頌讚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神」。當保羅來看他一生的路,他裡面有一個榮耀的感覺,「我要讚美、頌讚,願頌讚歸與我們的父神。我這一生的經歷,原來是我所不配得的,卻給我經歷到了;原來是我所不配得的,卻成為我的實際。我在這一切的經歷裡,經歷這一位主叫我這個人喜樂起來,叫我在基督裡有主觀的經歷,藉著這些經歷,把基督豐豐富富的供應給教會」。

盼望得著不配得的

  弟兄姊妹,配得的是什麼呢?配得的是:種什麼,收的也是什麼。不配得的是什麼呢?不配得的是:經歷神的擊打,讓神破碎,在主面前勞苦,在主面前流汗,在主面前流淚。我們要對保羅一生的經歷有深刻的印象,我們要有一個心向主說,「主啊,但願你給我這一生的日子,是叫我經歷我所不配得的」。

  今天我們不能單在外面有一個好的教會生活,在那個根基上,我們還必須經歷一些我們所不配得的。當我們經歷這些不配得的事,我們才知道主是如何加添我們力量,我們也才能把所經歷的基督,實實際際的帶到教會裡,成為別人的享受、別人的安慰、別人的力量、別人的供應、和別人的喜樂。

  跟隨主的人不能太聰明,聰明人所考慮的是該得的或是不該得的,這種人沒有神的眼光。神的眼光是神要給你許許多多你所不配得的。所以我們不要衡量說,我已經在教會裡多年了,我是不是應該作長老了?我已經全時間多年了,我是不是可以開特會了?這些打算都是在配得的原則裡。凡是你得著了你配得的,你都沒有獎賞;凡是你得著了你不配得的,那些都要成為教會的祝福。

  我們天然的人總是處處要得著所配得的,不然我們就覺得受了傷。所以許多時候,我們碰不得,我們摸不得,我們講不得,我們勸不得,我們只有恭維得。世俗的觀念都是「我配,我配」── 我配作老闆,我配作生意,我配搞前途 ── 但是你要知道,這個「配」裡沒有基督的安慰。

  若是你把「配作老闆」放下,把「配作事業」擺在一邊,把「配搞前途」捨在一旁,為要得著你所不配得的 ── 願意叫人輕看你,藐視你,批評你,看你是萬物中的渣滓,是在人眼中毫無前途的 ── 你就能經歷到基督如何是你的能力、喜樂、享受、和安慰,基督也就成為你一切供應的源頭。藉著這個供應,你就能把基督帶到教會裡面。

  弟兄姊妹,我們要在不配得的原則裡蒙恩典,對主說,「主啊,世人亨通,我也亨通,這是我配得的,我不要。世人不能撇棄一切,我能為主撇棄一切,這是我所不配得的,我要」。當這個不配得成為我們的實際,在我們身上就能有一種安慰;這個安慰裡就有鼓勵,這個安慰裡就有喜樂,這個安慰裡就有享受,叫我們把一切基督給我們所經歷的放在教會裡面,成為教會的祝福。

經歷基督的苦難

  五至六節說,「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我們得安慰呢,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這是說到一個死而復活的律。

  「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這裡所說的基督,不是指著一個名,乃是指著一個人;不是說我在基督的名裡受苦楚,乃是說我受基督這個人所受的苦楚。也就是說,我受基督所受的苦楚,我交通於基督所受的苦難,基督的苦難就是我的苦難,我的苦難就是基督所受的苦難。

  基督受什麼苦難呢?基督的苦難就是道成肉身,基督的苦難就是虛己,基督的苦難就是十字架,基督的苦難就是把祂自己完全倒出來而成功救贖。

  聖經裡題起的患難有兩種:一種是「配為這名受辱」,為著基督的名受羞辱;另一種是「虛己的患難」,正如主本有神的形像,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8)。

  保羅所經歷的患難,不是為主的名受患難,(更不是受聖靈管治、擊打的患難,)乃是為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叫他多受基督的苦楚。保羅成為一個好像被人低看、經歷苦難的人,他的全人是被擺在羞辱裡面,他是全人活在患難裡。他經歷的不是一般的苦難,乃是讓這個己被倒盡的苦難。

  基督受的苦乃是不合法的苦,所以,當我們來受基督的苦楚時,我們所受的不是一個照著規矩的苦,乃是一個不照規矩的苦;不是一個有理的苦,乃是一個無理的苦。譬如說,你明明愛主,別人偏說你不愛主;你明明是最積極的,最熱切的,別人偏說你完全不懂得作人;這就是我們受一種虛己的苦難。這不是世俗裡的苦難,而是基督所受的苦難。

  許多時候我們受的苦難不過是自己惹來的:讀書不用功,考了五十九分;開車超速,被警察開罰單;或是因為作了某種事,給神對付了一下,這些苦難並不能建造教會。能使教會得建造的患難,乃是因為你愛基督,你愛教會,你活在神的面光裡,你在一切事上經歷基督,這位主就來剝奪你、破碎你、叫你虛己、叫你成為奴僕的形狀。這種十架的苦難,不是為主名受羞辱,而是把你這個人擺在羞辱的裡面,要叫你成為一個可以安慰別人、鼓勵別人、帶別人享受基督的人,你成為一個把教會帶到與基督同受患難裡面的人。

受苦難、得安慰,為叫教會得安慰、得建造

  基督的苦難是為著產生教會;我們所受基督的苦難是為著建造教會。保羅說,「……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西一24下)基督經歷了患難,教會就產生了;我們經歷了患難,教會就建造了。今天我們這些得救的人所以能成為教會,是因著基督受了患難;今天也因著我們受了患難,教會才能被建造起來。

  保羅在這裡見證說,「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林後一5)因著我們有這樣的患難,所以我們在一切的事上,有一切的安慰。基督在十字架上時沒有安慰,今天我們卻不斷的有安慰。當我們為著建造教會而受基督的苦難的時候,主就不斷的在我們身上成為我們的安慰。我們經歷患難的原因是為著教會,為要使教會因著我們所得的安慰得著安慰、得著建造。

  保羅在六節也說:「我們得安慰,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同樣苦難。」這安慰是個種子。當我們在教會中受到了某種患難,就產生某種安慰。因著我們有這樣的安慰,把這一個安慰帶給教會,就叫教會長大。

一切的經歷是為著教會

  保羅和教會是分不開的,他是一個完完全全活在教會裡、聯於教會的人。他完完全全活在弟兄中間、聯於弟兄。在保羅身上,他不懂什麼叫「我屬靈」、「我長進」、「我有盼望」、「我有功用」,他只知道他要對基督有主觀的經歷,使教會對基督也有主觀的經歷;他只知道他要聯於弟兄、活在教會中,而使教會有真實的建造。

  弟兄姊妹,當我們來學習服事主,盼望成為有職分的人時,我們必須認識,我們所有的經歷都是為叫教會得著建造。在保羅的身上,沒有一個經歷是單單為著經歷的,他所有的經歷都是為著教會。相反的,我們常常寶貝自己的經歷,因為我們的經歷只是為著經歷。只有當我們的經歷是為著教會,教會才能得著建造,我們的經歷也才會有實際。

  教會什麼時候能長到讓主能夠自由,是根據有多少弟兄姊妹把自己交在主的手裡,讓主先在他們身上能夠自由。我們必須讓主剝奪我們,帶我們經過一切的患難,帶我們經過一切我們所不配得,卻能叫我們得著一切在基督裡的享受和供應的,然後再藉著我們,把這一個享受、供應帶到教會中間。這樣,教會就能長到讓主能夠自由。

  我們這一輩子所能得著最大的祝福,就是不斷的得著我們所不配得的。因著神的憐憫,我們經歷主的苦難,使我們對基督有一種非常甜美、非常主觀的經歷,這一個經歷會叫我們成為教會的祝福,這一個主觀的經歷也就是產生香氣的源頭。

  這就是保羅的見證 ── 我這一生就是基督與教會。基督量給我一切我所不配得的,基督又在這一切我所不配得的裡面成為我的實際。然後我把基督給了教會,使教會在基督裡面有更深的、更超越的經歷。

  願意神祝福我們,把這些觀念種在我們身上,讓我們寶貝這些的觀念。當我們有這樣的觀念,我們的事奉才能正常,我們所走的路才能正常。(韜)

(1980/5/19~6/27 台北)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