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主題一 馨香之氣, 新約讀經

 

新約讀經-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主題一 馨香之氣-第三篇 基督馨香之氣(續)

第三篇 基督馨香之氣(續)

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
主題一 馨香之氣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
 「然而那把我們同你們,堅固的聯於那受膏者的,就是神;」(林後一21新譯)
 「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林後二14)
 「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這事誰能當得起呢?」(林後二16)
 「我們不像那許多人,為利混亂神的道;乃是由於誠實,由於神,在神面前憑著基督講道。」(林後二17)
 「我們豈是又舉薦自己麼?豈像別人,用人的薦信給你們,或用你們的薦信給人麼?你們就是我們的薦信,寫在我們的心裡,被眾人所知道所念誦的。你們顯明是基督的信,藉著我們修成的;不是用墨寫的,乃是用永生神的靈寫的;不是寫在石版上,乃是寫在心版上。我們因基督所以在神面前有這樣的信心;並不是我們憑自己能承擔什麼事,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神;」(林後三1~5)
 「我們與神同工的,也勸你們,不可徒受祂的恩典。」(林後六1)
 

產生馨香之氣的四個屬靈生活操練

  哥林多後書第一章和第二章是保羅寫他傳記的引言,在這兩章裡面,你可以摸著保羅的負擔,就是在他的生活中有四個非常寶貝的屬靈生活操練;這生活操練的原則乃是經歷基督,因著經歷基督而有誇勝,也是因著經歷基督而對基督有更深、更高的認識。有了這一個操練,就能產生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氣。

  這四種操練就是:第一,要活在主的面光中;一個要成為香氣的人,他必須是一個活在主面光中的人。

  第二,在一切實際的事上,要主觀的經歷基督;一切的人、事、物從我身上經過,或者我從人、事、物上面經過的時候,在我身上都要產生一個對於基督的主觀經歷。

  第三,要聯於我們的弟兄;哥林多後書一章二十一節說,「然而那把我們同你們,堅固的聯於受膏者的,就是神。」這就是說,神堅固的把我們聯於你們,再把我們一同帶到基督那受膏者那裡。所以這裡有一個非常實際的功課:若是我們沒有堅固的聯於我們的弟兄,我們就不可能聯於那受膏者。在我們的生活裡,我們要操練在一切的事上聯於我們的弟兄。

  第四,要為著我們身邊的弟兄而活;我們要為誰而活呢?我們不僅要為基督而活,也要學習為弟兄而活。

  弟兄姊妹,這四個操練是一個正常生活的實行。每一個願意事奉主的人,他一定要從他自己的追求裡面出來,從他自己屬靈的盼望裡面出來。每一個願意事奉神的人,一定要因著神的憐憫,帶進這些生活的實行。在他的生活中,他是一直活在神的面光裡,他是一直活在對基督主觀的經歷裡,他是一直活在與弟兄姊妹的聯結裡,他也是一直活在為弟兄而活的光景裡。當我們有了這些操練,我們就能經歷基督,就能因著經歷基督而有誇勝,對基督有更深、更高的認識,至終產生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氣。

  這四個操練,是我們每一個蒙恩事奉主的人必須具備的最基本操練,也是一個事奉主的人必須從裡面活出的生活。我們所盼望的屬靈生活,如果沒有經過操練,那麼在我們身上都不過是荒渺的,都不過是虛無的,都不過是空洞的。我們如果要在神面前有一個實際的經歷,叫我們這個人有一分職事能讓神使用,我們就必須注意這四件事。這四種操練一面是說到主的,一面是說到教會的;說到主的一面,我們需要祂的面光,需要對祂有主觀的經歷;說到教會的一面,我們需要聯於我們的弟兄,需要為看得見的弟兄姊妹而活。

  這四個點就是哥林多後書第一章和第二章的中心,給我們看見保羅的生活如何是滿了實行的生活。他在這四點上的實行,叫他末了成了一個馨香之氣。

藉著活在主的面光中成為馨香之氣

  在哥林多後書的開頭,保羅似乎是說,我來寫我的見證,我先不談我所得的啟示,也不談我所有的經歷,我先來說說我的生活。

  保羅有一個什麼樣的生活呢?首先,他這個人乃是活在主面光中的。

  他是不斷的活在主的面光中 ── 主不斷的向他顯現,主不斷的成為他的光照、成為他的指引。因著有主的面光在他的面前,所以他所作的一切,在消極的一面,受到了約束、受到了儆醒;在積極的一面,受到了鼓舞,得著了幫助。就消極一面來說,他不是一個野蠻、粗魯、狂傲、隨便的人;就積極的一面來說,他成為一個與主聯合、與主同行動的人。

  保羅在這裡見證說,我從來沒有一個時候是沒有神的面光的。我是一個活在神同在裡的人,我是一直讓神在我的身上檢查我、照顧我、供應我、帶領我。我和這一位神是有一種聯合的關係,這一個聯合不是理論上的,乃是在生活的實行裡的。

  弟兄姊妹,我們一定要看見,保羅在他的生活裡是有基本操練的。他不僅有異象,他更有實行。他的異象真大,大到一個地步,連猶太總督非斯都都起來說,「保羅,你的異象太大了,叫你這個人顛狂了」(徒二十六24)。但是,他更是有實行。就著異象來說,他是摸著了天;就著實行來說,他乃是把天的實際帶到他的生活裡,讓這一位主的面光,光照他一切的生活。

  就著消極一面說,主的面光光照他;就著積極一面說,主的面光引導他、鼓舞他。就著消極一面說,因著神的面光在這裡,有許多不能見人的事和許多不能見神的事,他無法再去作;就積極一面說,因著主的面光在這裡,他就有把握,他就有膽量,他就有膽識,他就有氣概,他就可以豪邁,他就可以起來說,我這樣行走,乃是行走在神的上好裡面(腓三8)。

  弟兄姊妹,基督在我們裡面作人位,就是活基督,就是這個面光;這個面光是照耀的,這個面光是活潑的。主對我們不能只是一個理論、道理或教訓,主對我們必須是一個活活的人;我們的生活、動作,都該有這位活活的主在我們裡面,作我們生活、行動的實際。

  我們與主不該有分離的情形,我們不該有時候有主,有時候沒有主;有時候遇見主,有時候沒有遇見主。我們在神面前該有一種操練,無論作事、無論生活,我們都知道主和我們是在一起的。我們的深處應有這個體認 ── 主在這裡。一個成為香氣的人,他的第一個操練,就是無論是在教會生活中、在工作中、或是在日常生活中,基督在他身上都是活活潑潑、實實際際的一位。

主的面光遠超過主同在的感覺

  說到主的面光,我們必須認識,主的面光和主的同在是不一樣的。在跟隨主的路上,我們可能有「主同在」的感覺,卻可能不大有「主的面光」。主同在的感覺並不證明我們有主的面光,因為主的面光遠遠超過主同在的感覺。主的面光是告訴我們,這一位主是活的,是實實在在的,就在我們身旁,就在我們裡面;祂的面光能籠罩我,祂的面光會限制我,祂的面光叫我儆醒,祂的面光叫我在祂面前成為一個敬畏祂的人。

  在我們天然的觀念裡,我們以為一個弟兄有聚會,能在會中禱告、盡功用,有主的同在,就是一個不錯的基督徒了。但是一個真正跟隨主的人要遠超過這些,他必須有主的面光。

  譬如說,一個弟兄有一天出差,在外過夜,當他想到家人的時候,他可以感覺到家人的同在,但是他沒有家人的面光。若是他睡在家裡,或許晚上孩子們要跑進跑出他的房間好幾次,一會兒說他聽見了一個奇怪的聲音,一會兒說他被蚊子咬了一口等等,這些事雖然很令人頭疼,但這就是面光。同樣的,主的面光來了,祂會常常提醒你,常常攪擾你,常常限制你,叫你裡面有一種敬畏祂的感覺。

有主面光的人才能在凡事上經歷基督

  為什麼你這麼自由,你想作什麼,就去作了呢?這就是證明你雖然可能有所謂「主的同在」,卻沒有主的面光。你沒有認識誰在你的旁邊,誰在你的裡面。沒有主面光的人,不可能在一切的事上經歷基督;沒有主面光的人,只能在特殊的事上經歷基督。

  倪弟兄在「正常的基督徒信仰」裡說,神奇的事不可能不斷的發生,神奇的事永遠是相對的。神奇的經歷不是從面光出來的,而且同樣的事也不可能一再的發生。若主只是一個在車禍時保守全家大小平安的主,那麼主對我們只有在那個時刻是又真又活的。在那種經歷中,基督不是一個人位,基督只是一個「超能力」!只在特殊事上經歷主的人,根本還沒有走上生命的道路。

  在生命的路上,基督不是神奇的,祂乃是一個活活的人;因著祂是一個人,祂才有一個面光在我們身上。主的面光是在我們裡面,無論我們身在何處,我們都有一個感覺:基督就在這裡。因著對「基督在這裡」的認識,這一個人就會在一切的事上經歷基督,而滿了生命的經歷。

藉著對基督有主觀經歷成為馨香之氣

  第二,保羅在一切的事上,對基督有主觀的經歷。

  保羅見證說,每一件事情從我的身上經過的時候,都叫基督在我身上加多。我每經過一事,不是長了一智,乃是長了更多的基督;每經一物,基督就增長;每走一地,基督就增長;每一次的事奉,基督就增長。我是一個不斷的讓基督在我身上增長的人,我是一個在一切的事上經歷基督的人。

在一切的事上聯於基督

  這些話說起來很容易,實行起來卻不容易,因為我們不是一個容易經歷基督的人。我們喜歡看得見的,不喜歡看不見的;雖然我們都愛基督,都享受基督,都願意把我們的一生獻給基督,甚至在禱告唱詩的時候,都願意說,「主啊,你得著我的一生,在一切的事上我都願意以你為大」。但是,基督是看不見的,當事情臨到的時候,無論大事也好,小事也好,重要的事也好、不重要的事也好,不知不覺我們這一個人就落到事物裡面,而忘記了基督。

  今天在教會裡,在聖徒中間,就是缺少主的面光,缺少在一切大事、小事上,對基督有主觀的經歷。我們喜歡作,喜歡作出果效,喜歡外面的祝福;我們喜歡許多叫我們裡面得滿足的外面的事物。

  但是保羅與我們不同,他乃是經過一切外面所作的,這一個人就被作到基督裡面去了。換句話說,不是我傳福音帶多少人得救的問題,乃是藉著傳福音,把我自己傳到基督裡面,也把基督傳到我裡面的問題;不是我帶領青年聚會的問題,是藉著帶領青年聚會,這些青年人就把我帶到基督裡面,也把基督帶到我裡面的問題。

  香氣的產生乃是藉著對基督主觀的經歷;若是基督在我身上沒有成為一個主觀的經歷,那麼無論服事青年也好,傳福音也好,講道也好,作工也好,在我身上都不能產生香氣。

  一個對基督有主觀經歷的人,當一切的事臨到他身上的時候,他不是聯於事,也不是聯於人,他乃是聯於這一位基督。無論是什麼人或是什麼事,帶給他多痛苦,多憂傷,多為難,這些都能把他帶到基督的面前。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總要記得,保羅這個人所以能成為一個有職事的人,乃是因為他不僅有啟示、有異象、有看見、有面光,他這個人更是一個在一切的事上能夠經歷基督的人。我們越是對基督有主觀的經歷,自然我們這一個人就越能成為一個事奉神的人;我們的生活就越能是一個事奉神的生活;我們這一個人就能夠成為馨香之氣。

在一切事上經歷「祂是主」

  我絕對信,今天我們每個人都相當願意活在神的面前,來向神負責。在此我們能不能夠完全得勝,能不能夠活出我們所盼望的,那是另外一件事;但是我們的心總是願意討主的歡喜。這一個心願是好的、是寶貝的;但是,這個心願並不是經歷,這一個心願並不證明或代表我們摸著了基督、享受到了基督、經歷到了基督,也不能代表基督成了我們的實際。若是我們願意好好的來跟隨主,讓主有路,我們就要學習在一切的事上,對基督有主觀的經歷,在一切的事上,我們能起來見證說,「這是主」。

  在約翰福音二十一章,我們看見一個經歷「祂是主」的事例。在主釘十字架以後,彼得和門徒們就再去打魚。當他們整夜沒有打著什麼的時候,主在岸上預備了餅,預備了魚,然後就問他們說:「你們有吃的沒有?」他們說沒有。主說:「你們把網撒在船的右邊,就必得著。」他們把網撒下去,就打上許多魚來。

  那時候,首先對基督有主觀經歷的是誰?乃是約翰和彼得。約翰說,「是主」。而彼得就跳下海去,他已經等不及船靠岸。他想,「我要游到主那邊去,我要快快快到主那邊去,我要去見我的主。」

  你要知道,就著彼得來說,那是一個很羞恥的經歷。當主復活以後,主已經說「和彼得」了(可十六7),他已經知道耶穌復活了(約二十6~7),主也已經向他顯現過了(約二十19~21)。但是有一天,為著生活的需要,他竟帶著門徒們去打魚,因為他們的確沒有吃的。這些人到一個情形,什麼也沒有了。

  感謝主,這時候主來了!他們上岸以後,看見那裡有魚、也有餅。你一定要信,這些餅不是主去買來的,這些魚也不是主釣上來的,這些魚和餅乃是在主創造的大能裡產生出來的。在這裡,他們沒有一個人敢問祂,「你是誰」,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是主」。

摸著一位活活的基督

  在這個事例中,一面我們看見門徒們打上魚來了;另一面我們也看見,照著神創造的大能,神可以供應門徒們一切的需要。主似乎在這裡告訴他們:你們的生活,以後是兩面的 ── 一面來說,你們要倚靠我創造的大能,我創造的大能要供應你們一切的需要。你們需要魚嗎?我有魚;你們需要餅嗎?我有餅;你們需要食物嗎?我有食物。你們所有的需要,我都能為你們預備。另外一面,你們的生活,也必須是一個勞苦的生活:你們需要打魚去;你們需要在我的旨意裡面、在我的豐富裡面去打魚。你們的生活是在我創造的大能裡,也是在你們的工作、你們的勞苦裡。

  弟兄姊妹,這一切到末了,歸結點乃是在於這位活活的主。這位主成為整個事件的高峰 ── 活活的主向他們顯現,活活的主向他們說話,活活的主行了神蹟,活活的主給他們有預備,活活的主和他們同工,活活的主也成為他們的享受。這一個就是對基督有了主觀的經歷。

  許多的時候,我們對禱告有經歷,我們對讀經有經歷,我們對聚會有經歷,我們對愛主有經歷,我們對許許多多屬靈的事物有經歷,但是我們缺少對這一位活活的基督有主觀的經歷。

  保羅這一個人有一個特點,他所摸著的,不是屬靈的事物,他所摸著的乃是屬靈事物的內涵 ── 活活的基督。他不僅是在那裡講道;他講道的時候,他摸著了一位活活的基督。他不僅是在那裡受苦;他受苦的時候,他摸著了一位活活的基督。在一切的事上,他這一個人乃是經歷了一位活活的人,就是我們的主基督。弟兄姊妹,我們需要在生活裡有一種的操練,這一種的操練,就是叫我們的生活成為一個對基督有主觀經歷的生活。

藉著聯於弟兄姊妹成為馨香之氣

  第三,保羅的第三個操練,是聯於他的弟兄姊妹。

  保羅的生活是一個聯於弟兄姊妹的生活;他在第一章的末了至第二章(一21~二14),題起了三件事:聯於教會,聯於弟兄,聯於同工。

聯於教會

  首先,他題起他和教會之間的關係。他說,我和你們是緊緊的、堅固的聯結在一起的(一21)。

  這一個聯結與我們和基督的聯結不同;這一個聯結是一種的依附(attachment):我沒有你,我不行;你沒有我,你也不行;我沒有你,我不能事奉;你沒有我,你不能得供應;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當我們中間有這一種的聯結,這一種的聯結就把我們引到基督那受膏者那裡。換句話說,當弟兄們有這樣聯結的情形,膏油就來了,那位受膏者就在我們中間,成為我們的實際。

  在教會生活中,當你越經歷基督,「你」就越不見了。剛進教會的時候,你這個人是大不可言的,全教會幾乎沒有一個人合你的胃口。但是你若長進了,越對基督有主觀的經歷,就越把你經歷到主的建造裡去。漸漸的,你就不會覺得你與弟兄姊妹不同,也不會覺得你是一個屬靈的超人,你反而會珍惜弟兄姊妹,你會把你生命的經歷帶到教會中,你會把自己帶到弟兄姊妹中間去。你能起來見證說,「那把我們和你們緊緊的聯於受膏者的,就是神!」

聯於弟兄

  然後,他題起一位弟兄。在哥林多教會有人娶了他的繼母,為這件事,保羅曾經發了脾氣(哥林多前書)。他說,「你們……並不……把行這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林前五2)」。他還說,「我身子雖不在你們那裡,心卻在你們那裡,好像我親自與你們同在,已經判斷了行這事的人(五3)」。他這些話真是又厲害又沈重!感謝主,哥林多教會蒙了光照,悔改了,就把這人趕出去。之後,這個人也悔改了,於是保羅就在後書二章說,「這樣的人……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要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林後二6~8)。

  保羅題起教會,說明他和教會是聯起來的,這是我們容易理解的。但希奇的是,當他題起弟兄時,他所題起的是什麼樣的弟兄呢?是一位娶了繼母、沒有盼望的弟兄。事實上,這樣的弟兄再也不能作長老,再也不能作執事,再也不能作神的出口,是一位幾乎再也不能盡任何功用的弟兄。但是保羅的感覺不是有沒有盼望的問題,不是將來是否作教會柱石的問題,而是,只要是一位弟兄,就是他所寶愛的。

聯於同工 ── 兄弟提多

  最後,他提到同工提多。二章十三節說,「那時因為沒有遇見提多,我心裡不安,便辭別那裡的人,往馬其頓去了。」主帶保羅到特羅亞,並且給他開了門;但是因著提多不來,保羅就辭別特羅亞的人,往馬其頓去了。許多的人解釋說,保羅切切想見到提多,是因為保羅非常關心哥林多教會的情形,盼望藉著提多得到哥林多前書的回音。其實在那個時候,保羅已經知道哥林多教會接到了他的信,並且有了好的反應。他之所以要見提多,乃是因為屬靈上的原因。

  提多是保羅的晚輩,是保羅的學生,是接受保羅帶領的一個青年人。為什麼保羅的心這麼渴慕要和提多在一起,好像惟有那樣才能好好的來服事主?這個我們不懂。但是我們知道,提多是保羅的同工。保羅是這麼的聯於同工。

  我們需要求主讓我們看見,我們若是沒有這樣的經歷,我們就不可能成為香氣。這一個經歷能夠真實的把我們顯出來 ── 顯出我們這個人到底在那裡。年輕的人不需要提多,年長的人需要提多;會作事的人不需要提多,倚靠主的人需要提多。如果你是有幹才的,你是會作工的,你是會事奉的,你是會講道的,你是會帶人得救的,你的辦法多得是,你就不會需要提多;但你若是一個倚靠主的人,你非需要「弟兄提多」不可!

  原則上,我們的生活乃是一個聯於弟兄姊妹的生活。因著聯於弟兄和姊妹,我們的生活就不敢隨便,不敢放縱,不敢無所謂,不敢獨斷獨行,不敢給自己採取一個立場、下一個斷案。

  保羅給了我們三件事來看他如何聯於弟兄:第一件事是指著他與教會的關係,乃是彼此堅固的聯於基督的;第二件事是指著他如何顧念一個墮落的弟兄,第三件事是指著他如何需要一位與他一同服事主的年輕同工。這三件事見證保羅有一種生活,乃是聯於弟兄姊妹的生活。

聯於弟兄姊妹,就是為教會而活

  你怎麼知道你是一個活在教會中的人?你怎麼知道你是一個為教會而活的人?就要看你這一個人到底有沒有聯於你的弟兄姊妹。你若是一個聯於弟兄姊妹的人,你定規是一個為教會而活的人。

  親愛的弟兄姊妹,這個操練不是一件小事情。你一定要看見,這不是我們原來有的性格。中國人有一句土話,「一個和尚挑水喝,兩個和尚抬水喝,三個和尚沒水喝。」換句話說,一個人做事很起勁,兩個人做事就牽扯,三個人做事就走不動了。我們愛主的人,特別是有衝力、有馬力、肯拚、肯幹的人,非得要學一個厲害的功課,就是要找一個非常慢的弟兄,要找一個似乎是不肯拚的弟兄,然後緊緊的聯到他們身上去。你越會聯於弟兄姊妹,你這個人就越成為一個香氣。

  我們以為我們憑自己能夠作出許多工來,但神要問我們這一個人到底是不是一個香氣。若是我們要成為一個香氣,我們不僅要學習有主的面光,對主有主觀的經歷,我們還要學習認識,我們今天的生活乃是教會生活。而教會生活不僅是聚會,不僅是交通,不僅是有弟兄姊妹,不僅是有配搭,更是我們這一班人必須成為聯於一些弟兄和姊妹的人。也就是說,有一些弟兄姊妹是聯到我們身上的,他們影響我們的心境,影響我們的情感,影響我們的負擔,影響我們的往前,影響我們在主面前生活的方式,甚至影響我們事奉的方式。

  你千萬不要以為這是一件小事,年輕的人都是喜歡隨意往來,正如主對彼得說的,「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約二十一18)。年紀越輕的人,就對自己越有把握;年紀越輕的人,就越喜歡自己作出一些事情來。換句話說,一個年輕人,當他在開頭來服事主的時候,總是自由的,總是隨意往來;他的服事總是缺少配搭,缺少在教會裡的交通。

  弟兄姊妹,我們的軟弱不可怕,我們的失敗不可怕,我們孤立了就可怕。你要看見,沒有一個事奉主的人,他是能夠孤立的。無論他多屬靈,無論他多高,無論他多屬天,無論他多超越,無論他多豐富,無論他在主面前有多深的經歷;甚至他和保羅一樣,有保羅的啟示,有保羅的負擔,有保羅的異象,有保羅的經歷,有保羅那些生活上的豐富;即使這樣,他還得看見,他還需要一個「提多」,他還是需要聯於一些弟兄姊妹。

  因著我們聯於弟兄,我們就有一種操練,無論作什麼事,我們是不單獨、不獨立的;我們是尋求交通、尋求保護的。若我的弟兄不是和我一同有負擔,若我的弟兄不和我同在,若我的弟兄沒有體會到我今天在主面前領受的,我就覺得不夠。我的生活是聯於我的弟兄姊妹,我的弟兄姊妹是聯到我的生活裡面的。

  在基督教裡,喜歡個人有發展,喜歡個人有知識,喜歡個人發達,喜歡個人作工。但是在教會中卻不是這樣,我們需要一班聯於弟兄姊妹的人;我們有什麼負擔,有什麼追求,在主面前有怎樣的操練,這一切都是聯於我們的弟兄姊妹,也都是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經歷的。

  一個不能聯於弟兄姊妹的人,就是一個不能在神手裡讓神使用的人。一個人若是要讓主使用,這個人必須成為一個聯於弟兄姊妹的人。

藉著為弟兄姊妹而活成為馨香之氣

  第四、保羅也是一個為所看得見的弟兄姊妹而活的人。

  保羅說,「我不是自由的麼」(林前九1),「難道我們沒有權利……但這些權利我全沒有用過」(林前九4~15)。保羅在這裡讓我們看見,我們的生活不是為著我們的,我們的生活乃是為著別人的。許多的時候,我們可以是自由的,但是為著弟兄姊妹的緣故,我們成了不自由的。我有一點領會,為什麼許多在主裡年日久的弟兄姊妹,他們有許多地方原可以非常的自由,但是他們卻為著教會的緣故,寧可放棄他們的自由。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要使用這一個自由,無形中就教弟兄姊妹受到了虧損。

  我們的生活不能為己,我們的生活要為教會;我們的生活不能為著一個理論的教會,我們的生活要為著看得見的弟兄姊妹。我們的生活必須和教會是聯起來的,所以當我們在地上生活的時候,若是主憐憫我們,給我們一個正常的生活,這個正常的生活,就必須是一個為著所看得見的弟兄姊妹而活的生活。

  若是弟兄姊妹不能因著我的生活得著益處,不管這樣的生活有多好,我都要把它放到一邊去。我們說為基督而活,那是非常理論的,但是說為看得見的聖徒而活,在我們身上所有的一切就變得非常實際。

  我們都是愛主、愛教會的,但是我們中間缺少一種情形 ── 我活著不是為自己的長進,不是為自己的功用,我乃是為著我的弟兄而活。我們在神面前要有這種認識:我活著不是為自己,乃是為教會;我所看得見的弟兄姊妹就是我生活的中心。當弟兄姊妹得著福氣的時候,當弟兄姊妹有了長進的時候,我裡面就有說不出來的喜樂。我覺得弟兄姊妹的長進,勝過我的長進;弟兄姊妹的得著,勝過我的得著。

  就連我們參加各種的屬靈訓練,也都是為著弟兄姊妹的。我們在訓練中得了光照,得了啟示,蒙了祝福以後,就要把這些帶到教會裡。訓練不是要把我們作得特殊,作得單獨,作得屬靈,反而我們所有的都該是為著我們的弟兄的。這就是保羅的見證 ── 一切都是為你們。

結語

  在保羅的四個操練裡,前面兩項說到基督,後面兩項說到教會。說到基督的時候,乃是說到基督的面光,說到對基督的經歷;說到教會的時候,乃是說到和聖徒們之間該有的一種聯結,該為教會而活。一個人若沒有這樣的生活,這一個人就永遠不可能成為馨香之氣。

  保羅因著有這四個操練,就叫他能起來作見證說,「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這事誰能當得起呢?」(二14~15)

  保羅來作他自己的見證,保羅來寫他自己的傳記,他說,「我這一個人乃是一個馨香之氣。我這一個人能夠叫人死,也能夠叫人活。而我能叫人死叫人活,並不是我作出來的,乃是我就成了這個實際,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你若願意作一個事奉主的人,你就必須要看見,這不僅是一個啟示的問題,更是一個生活的問題;不僅是一個看見的問題,更是一個操練的問題。我們若要一生好好的跟隨主,這四個東西必須種到我們裡面,成為我們一生的操練:主的面光、對基督主觀的經歷、聯於我們的弟兄、為我們所看得見的弟兄而活。有了這四個基本的操練,主對我們就是豐富的,我們在教會中也是豐富的;而我們將豐富帶到教會中時,並不是叫我們特別,乃是要叫我們成為教會的祝福。這四樣的操練會叫我們屬靈的生活實際而有果效,叫我們成為香氣。這是何等的寶貴。(韜)

(1980/5/19~6/27 台北)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