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主題一 馨香之氣, 新約讀經

 

新約讀經-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主題一 馨香之氣-第二篇 基督馨香之氣

第二篇 基督馨香之氣

馨香之氣(哥林多後書)
主題一 馨香之氣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
 「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因為我們在神面前,無論在得救的人身上,或滅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氣。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這事誰能當得起呢?」(林後二14~16)
 「我們……同工的,也勸你們,不可徒受祂的恩典。」(林後六1)
 「……我保羅……」(林後十1)
 

使徒保羅的榜樣

  我們既然願意在教會生活中成為一個生命的種子,那麼,我們該是如何的一個人呢?在聖經裡最好的榜樣就是使徒保羅,他是被主興起來作為種子的人。我們可以從哥林多後書來認識保羅這個人,因為這卷書事實上就是他的的傳記。從這卷書信中,我們要來看一個事奉主的人該有怎樣的一種生命經歷,這經歷又如何幫助他成為一個合式事奉主的人。

是一個馨香之氣

  在聖經裡題到事奉和事奉的人的生活,沒有一段比哥林多後書二章十四至十六節說得更高。十四節的「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這句話也可以繙作「常在基督的得勝裡帥領我們」。接著是說,「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因為我們在神面前,無論在得救的人身上,或滅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氣。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

  這一處經節說出我們的事奉乃是顯揚基督的香氣,不僅叫人活,也是叫人死。遇見得救的人,我們成了活的香氣叫人活;遇見滅亡的人,我們成了死的香氣叫人死。保羅說,「這事誰能當得起呢?」(林後二16)因為這是何等榮耀的一件事。不論如何,一個事奉神的人在神面前若是正常,他成了基督的馨香之氣,就會活出這一種叫人活、叫人死的情形。

是與人、與神同工的;是可以見證「我」的

  接著,哥林多後書六章一節說:「我們與神同工的,也勸你們不可徒受祂的恩典。」然後,十章一節的開頭就說,「我保羅,」說出保羅是一個與人、與神同工的人,也是一個可以見證「我保羅」的人。這些經節就顯出職事的正確光景。

認識職事

  我們對於「職事」非常缺少認識,每次題到職事,我們自然就聯想到以弗所書所說的「神所給教會的,有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人和教師(弗四11)」,或者想起在哥林多前書所說的「神在教會中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林前十二28)」。這說出我們對職事的認識不外乎兩種:一種是身分的,一種是工作的。

  保羅雖然有最大的職事。但是他對職事的認識是超越的;他對他的職事沒有說到身分和工作,乃是說到「香氣」,說到「同工」,也說到「我」。也就是說,怎麼樣的人是一個有職事的人呢?第一,他是一個馨香之氣;第二,他是不單獨的,他是與別人、與神同工的;第三,他是一個經歷基督、可以起來見證「我」的人。

  不錯,神賜給教會的職事,是有使徒、是有先知、是有傳福音的、是有牧人和教師,這些都是可寶貝的;但是如果我們沒有正確的認識,如果我們裡面所盼望的,並不是真正的職事,而是如何作使徒、作先知、作傳福音的、作牧人和作教師,我們就要因著羨慕這些而產生野心 ── 我可以有什麼樣的職事,主要給我什麼樣的託付,主要我作什麼樣的工 ── 這些都是墮落的想法。

  在基督教裡滿了這樣的情形。一個人得救以後,他一愛主,他一傳道,立刻給自己取一個名字叫作「某某人的職事」。他以為「我有我的一分」,以為「我有我的工作」,但是在基本上,他不認識屬靈的事,他也不懂什麼叫作「代價」,他更不懂在每一個屬靈職事的後面,需要有多少東西的建立。

  我們常聽見很輕率的話,「我要作使徒,我要作先知,我要作傳福音的,我要作牧人,我要作教師;有一天我要被主使用,有一天主要大大的用我」。弟兄姊妹,我們不應該這樣來認識職事。職事是一個高的東西,職事是一個人在神手裡被鍛鍊、被洗煉、被擊打而構成出來的。所以保羅說到職事的時候,他沒有題「我是一個使徒」,他說,「我是一個香氣,我是與神同工的,我是一個滿有生命經歷、可以起來見證「我」的人」。職事的產生不是便宜的,職事是必須付出一個大的代價才能產生出來的。

  在人的觀念中,對於事奉主的感覺非常輕。人以為愛主了,有心了,能作一點了,能講一點了,肯擺上一點了,就是一個事奉主的人。在聖經裡絕不是這樣。在聖經裡,一個事奉主的人乃是一個在神面前滿了經歷的人。如果神在這個人身上沒有雕刻、沒有工作、沒有啟示,他永遠不能成為神所要使用的人。

  保羅的職事在新約時代是最高的,當他來服事主、盡他職分的時候,他說,我是一個香氣,我是與神同工的,我就是保羅,是一個經歷過各樣十字架苦難的人。他在這裡所推薦的,不是他能作多少,也不是他作過多少,他乃是說,我保羅是一個香氣,我保羅是一個馨香之氣,我無論到那裡,都帶著基督的馨香之氣。他也說,我是一個「與神同工」的人。然後他又說,「我」就是保羅,是個滿有經歷的人。

  當我們來事奉主的時候,我們也要有保羅這樣的認識:我們要讓主在我們身上有對付、有工作,把我們作成一個香氣,才能有一個真實的職事。今天我們在教會正確的帶領之下,或許不至於標榜自己有什麼職事,但我們對職事還需要更深一層的看見,不以為只要花上一點的功夫,只要有口才的恩賜,只要有初步的負擔,就能夠有一種的職事。

羨慕成為一個馨香之氣

  弟兄姊妹,你若羨慕成為一個職事,你就必須成為一個馨香之氣。

  神作事的原則是有果效的,神不喜歡用我們的「口」作事,因為這樣作得少;神喜歡用我們的「味道」作事,因為那樣才能作得廣、作得深。我們若是一個香氣,那無論在那裡,無論說話不說話、作事不作事,只要我們這個人在那裡,那地方的人就要因我們受影響。我們作工不能僅憑著我們的口、我們的話、或我們的腳奔跑。神所要的也不是我們外面的追求、勞苦和愛心,神所要的乃是我們這個人,從我們身上產生基督那馨香之氣。

產生香氣的緣由 ── 藉著對基督的主觀經歷和認識

  馨香之氣的產生是藉著對基督有主觀的經歷以及對基督有主觀的認識。當我們在基督的得勝裡誇勝的時候,在我們身上就有一種馨香之氣顯揚出來。一個正常事奉主的人,應該是活在「得勝者」的裡面,常有在基督的得勝裡誇勝而有的香氣。

  譬如說,在主日聚會釋放信息,有一種的講法是死上加死,有一種的講法是活上加活。信息所產生的結果如何,是根據你是在真理的知識裡傳講,還是在基督的得勝裡傳講。如果你是在基督的得勝裡,這得勝在你身上是一個實際,在你裡面有一個負擔要釋放出去,在你裡面有一個擔子要卸出去,你就要把這個得勝推到教會中去。這時候,你的話給人摸著的就不會是一個平淡的道理,你會叫人摸著一個衝擊,摸著一個炸力,而在他的身上產生影響;你所關心的就不再是講得好或講得不好的問題。也許弟兄姊妹都忘了你講的內容,但是你在那聚會中所給人的供應和享受會叫人忘不了。

  我們的傳講不能只給人基督的道理,叫人覺得「好」而已,因為「好」並不是得勝。在基督的道理裡,樣樣都是好的;但是在基督的自己裡,樣樣都是得勝的。我們經歷了基督自己,不只是好,更是得勝。一個人摸著基督的道理,不過是一個好基督徒;若摸著基督自己,他就是一個得勝的基督徒。

 ‧因經歷基督而有的香氣

  哥林多後書二章十四節說,「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一個基督徒能在基督裡誇勝,乃是根據他對基督有主觀的經歷。他所經歷的是一位活的基督 ── 經歷這位主是升天的、是得榮的、是超越的,是萬王之王,是萬主之主。弟兄姊妹,這樣的基督若給我們經歷了,就帶我們進入一種誇勝的情形裡,這誇勝就是馨香之氣。

  在我們這些愛主的人身上,我們需要在每一時刻、也在每一件事上,都有基督作實際。一切事對我們都必須是主觀的;我們在主面前所聽到的話,所禱讀的經節,和主所有的交通,都必須帶領我們對基督有某種的經歷。這樣我們才不會只是覺得屬靈的事都是好的、良善的,我們乃是經歷了基督,有了基督。我們有了基督,就會誇勝;有了誇勝,就有馨香之氣。

 ‧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

  保羅接著說,「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我們有了得勝的經歷,我們還要對基督有認識,才能使我們成為一個有馨香之氣的人。

  我初期跟隨主的時候,我有許多的得勝,我稱它為「傻乎乎的得勝」。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常常在糊裡糊塗的禱告之後,我就碰著一個東西,我的心情就被挑旺起來了,我就有了動力,這個就是得勝。但是在這個得勝裡,我並沒有一種對基督的認識。

  如果我們對基督有認識,我們就能不斷的在基督的得勝裡有經歷。舉例說,一位弟兄為著他的服事在主面前禱告,等到他在靈裡碰著一個東西,得勝就出來了。他能說,「主啊,你是建造教會的主,你也是帶領工作的主」。他在這件事上對基督有了主觀的經歷,叫他能在基督裡誇勝。但是這樣的得勝還不是認識,所以不能持久。他憑著這股幹勁再去服事,可能維持三個月就又洩氣了。他就再來禱告,再一次重新得力;這一次或許可以維持半年,但是不久又覺得沮喪了。這是什麼緣故呢?因為他是活在得勝裡,而不是活在對基督的認識裡。

  弟兄姊妹,每一次的得勝,都應該使我們對基督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叫我們這個人被拔高,不停留在原先的階段裡,只為著「得勝」而得勝。在我們裡面要有一種深刻的經歷,使我們因認識基督,全人被拔高。

  為什麼我們常覺得事奉沒有路呢?因為我們缺少認識基督。我們的事奉會如此平淡,變成一種勞苦、一種重擔,甚至成為一種律法和要求,都是因為我們被工作的本身所捆綁、所纏累了。我們必須看見:一面來說,我們是服事一項工作,另一面來說,我們是服事基督;一面來說,工作的責任是在我們的肩膀上,另一面來說,是基督活在我們裡面、和我們一同來擔當這個責任。這主觀的經歷帶給我們一種啟示的認識,這啟示的認識就帶給我們更多主觀的經歷。這樣,香氣在我們身上就越過越濃厚,越過越能產生影響。

  當我們來事奉主,主並不是要我們在平面上,也不是要我們往上、或往下。主乃是要我們經歷基督,使基督成為我們的實際,使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帶領我們藉著誇勝對基督有更高的認識,至終使我們成為一個馨香之氣。

  我們要為此向主說:「主啊,我願意更多經歷基督,並在基督裡誇勝,叫我因認識基督而被拔高。主啊,我無論去那裡,我不願意給人的印象是我有口才、有知識、有動力、有愛心;我要給人的印象,乃是在我身上有馨香之氣;一面作死的香氣叫人死,一面作活的香氣叫人活。」我們有了這香氣,神就要照著祂永遠的心意來作工。

我們負責成為香氣,神負責工作的果效

  我們要看見,我們所負的責任是成為香氣,神所負的責任是工效的果效。這與我們的觀念正好相反;我們以為主是一個香氣,聖靈作工,我們負責作出結果來。但是這裡乃是說,我們是一個香氣,我們無論往那裡去,作工的結果不在我們的手裡,乃在神的手裡。

  有一次一位弟兄在聚會中傳講信息,之後沒有一個人起來分享。過一陣子,一位弟兄哭著站起來,說,「我聽了這些話真是感動,我相信其他弟兄的感覺也是如此,只是我們不知道該怎樣作見證,因為我們被摸得太深了」。那一次主開了我的眼睛,我們不能從外面看有沒有人起來分享、埸面熱鬧不熱鬧來決定聚會的好壞。那次的聚會沒有見證,反倒成了一個最好的聚會。

  聖靈作工不是照我們的意思。在我們的感覺裡,若是我傳福音,人就要得救;主的意思卻是,你去傳福音,只要負責你是個馨香之氣。而這香氣如何在死亡的人身上叫他死,在得生命的人身上叫他得生命,這一切是在神的手裡,不是在你的手裡。

  我們如果有這樣的認識,對我們會是一個拯救,我們的事奉也會非常的超越。我們負我們的責任,神負神的責任;有果子,沒有果子;有祝福,沒有祝福,都不在我們身上。我們只要負責經歷基督,對基督有啟示,對基督有認識,活在基督的得勝裡,我們就能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馨香之氣。

藉著馨香之氣在地上代表基督執掌王權

  當馨香之氣運作的時候,對於滅亡的人,就叫他死;對於得救的人,就叫他活。保羅說,「這事誰能當得起呢?」沒有一個人講的話能比保羅這句話更榮耀了。保羅有一個感覺,「我不是一個普通的人。我來了,不是摸著人現在的情形,乃是摸著人永遠的情形。人若碰見我,就一定不一樣;他或者是活了,或者是死了;這事誰當得起呢?」這是一個人在這宇宙中所能得著的最高榮耀。

  一個成為馨香之氣的人,無論他到那裡去,都是有果效的;這果效不是作出來的,乃是他這個人的所是產生出來的。這果效在有些人身上成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有些人身上成了活的香氣叫他活,這果效遠超過我們所以為的好或壞的觀念。

  我們在一個地方服事,要有一個榮耀的感覺,「我不是到這裡作工的,我乃是主的香氣,是主把我帶到這裡來顯揚祂的香氣。這香氣來了,有的人就要活,有的人就要死,誰能當得起呢?」這樣的服事比地上一切執政的、掌權的都還要榮耀,這乃是把神的國度帶到人的中間,把神的權柄和神的旨意帶到人的中間。這個人活在地上就成為神的代表,這樣的職分就是神所要的職事。

  一個人活在地上能夠這樣的代表神,真是豪邁!神量給愛祂之人的,實在太高、太榮耀了!祂叫我們成為馨香之氣,我們無論走到那裡都要產生出一個神所要的果效,或者叫人死,或者叫人活,叫我們把神的國度、神的權柄、神的榮耀帶到地上。主今天量給我們的比世界的一切都高得太多了,高到一個地步,我們不屑於再去談論所謂的丟棄世界,所謂的不愛世界。

  我們需要看見一個異象:神要得著一班有職事的人,他們是不在乎名分、地位,不在乎外面的顯明如何,也不在乎是使徒、先知、傳福音的、或牧人和教師的。神要這班人成為基督的馨香之氣,要他們在地上代表基督執掌王權,叫他們能把人帶到永遠的生命裡,也能把人帶到永遠的沈淪裡。

  我們有了這樣的認識,我們就會求主的憐憫,求主在我們身上作工。求主叫我們對祂有經歷,使我們在祂裡面誇勝;求主叫我們對祂有認識,使我們成為馨香之氣。天天經歷基督,活在啟示的裡面,叫我們無論到那裡,都能產生神所要的果效。

滿了馨香之氣的一生

  弟兄姊妹,有職事的人是榮耀的,而這榮耀和地上的榮耀又是何等的不同。世上的榮耀是外面的,也是短暫的,是來了又去的;但是我們的榮耀是在於我們這個人被神作到永遠的榮耀裡去。

  這樣事奉主的人生是何等的美、何等的有價值。我可以不是使徒,不是長老,我可以什麼都不是,但是我能滿有基督,滿有經歷,滿有認識。我無論到那裡,在我身上有馨香之氣顯揚出來:我到那裡,生命就到那裡,我到那裡,生命的見證就到那裡。

  如果我們真有這樣的看見,我們就不會計較什麼是出代價。事業、前途算得了什麼?我們是神的兒女;撇棄世界算什麼?我們有榮耀的心境,有榮耀的生活。我們不是咬著牙撇下世界,我們乃是歡歡喜喜的丟棄萬事,當作糞土,因為我們看見了那更好的,我們看見那更有價值的。

  弟兄姊妹,我們要重新有一個禱告:「主啊,我根本沒有什麼可撇下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給我的,我的生命、氣息、存留完全是在乎你。主啊,謝謝你,你所量給我的原是一種何等榮耀的生活,你給我的是何等的榮耀和盼望。我作不作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人和教師,我都不在乎,我只要求你將我作成一個香氣,在我身上滿了你的馨香之氣。」(韜)

(1980/5/19~6/27 台北)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