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初信, 生之旅Ⅱ活得好

 

初信-生之旅Ⅱ活得好-第十二篇 跟隨主三個緊要的認識(三)-認識「宗教」

第十二篇 跟隨主三個緊要的認識(三)

── 認識「宗教」

生之旅(二)-活得好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怕「我」、怕「自己」是屬靈的開始

  弟兄姊妹,你不要小看「怕我、怕自己」的這句話,你可以成為教會中最大的祝福,也可能成為教會最大的難處,差別就在於你對於自己有沒有認識。今天在整個基督教裡最大的難處,就是沒有人會怕自己。自己若有一點什麼成就就誇耀,有一點什麼亮光就宣揚,有一點什麼看見就堅持,總以為自己的理念是正確的,就分裂出去。所以在整個基督教裡,才有那麼多的分裂和宗派,彼此之間才會有那麼多的爭執和不和諧,這都是因為我們對自己這個「我」不認識。

  如果你沒有認識「我」是誰,就不能講屬靈的事。換句話說,你在屬靈的事上,還尚未起頭。你既然沒有起頭,怎麼走路?你不過是在你的天然裡來走路,在魂生命裡來走路,更甚者,則是在舊人裡來走路。你若這樣來跟隨主,只會成為教會的難處,所以跟隨主的人首先要認識,我不僅看見主,我還看見「我」;我不僅鑑賞主,我還懼怕「我」;我不僅愛主,我也厭棄「我」。

  所以凡是合乎「我」的,即使是屬靈的事,你也要很謹慎,惟恐你這個「己」和「天然」都牽扯進來。有的弟兄喜歡讀經、禱告,有的弟兄喜歡叩門傳福音,同樣都是做屬靈的事,卻也會發生爭吵:讀經禱告的弟兄說,你就喜歡搞活動,完全不知道什麼是真理;傳福音的就講,你們天天讀經,把自己都讀死了,沒有一個人得救。他們說的都合理,但是為什麼都是出乎主的,卻產生這麼可悲的結局,這就是讀經禱告的人,沒有認識「我」,傳福音叩門的人,也沒有認識「我」。你若是認識「我」是怎樣一個人,你過教會生活的心態就會不一樣。

  感謝主,叫我們看見教會中最令人害怕的,就是所有弟兄姊妹的「我」,因為這個「我」是一個墮落的「我」,把這個「我」字拆開,一邊是「手」,另一邊是「刀」,文雅的說,「我」就是「找那一點」,什麼叫作「我」?我就是清楚得很、明白得很,我只知道我是對的,而總是在找別人的錯,哦,這就完了!

  在教會中不認識「我」,不認識自己的人,是不可能在教會中成為祝福的。你一定要認識,「我」這個生命是一個魂生命,而「我」的總稱是個舊人,是一個墮落過的人,「我」的執著、發表就是己,然後,「我」這個能力就是天然。

天然的人摧殘教會

  人的天然是有用的、有能力的,但是在主面前卻沒有什麼用處。譬如說,若是長老沒有能力,怎麼作長老?若是傳福音的人沒有口才,怎麼能傳福音?但是你要注意,有天然能力的人很多,有的會賺錢,有的會做飯,有的懂辯論、知道說服人,然而,這個能力不過是天然的,並不是神所要的。

  夫妻相處一鬧不愉快,這個墮落人的肉體就暴露出來了。妻子就講,你惹我生氣,今天晚上餓死你,丈夫就講,你不給我做飯,我出去買,這就是兩個大肉體。所以你要領會,我的裡面外面,好的壞的,都不能用。這個魂生命是需要喪失的,這個舊人是需要釘十字架的,這個己是需要捨棄的。

  天然的人也不能認識神的事,如同哥林多前書二章十四節說,「然而屬魂的人不領受神的靈的事,因他以這些事為愚拙……。」人的天然能力破壞教會,比肉體破壞教會要來得厲害,因為肉體一出來,大家都很有感覺,但是人的天然能力造成的破壞卻不容易察覺。我年輕服事主的時候,個性相當倔強,當時有一位比我年紀長一點的弟兄,個性也很倔強,他老是想征服我,我一發覺他要征服我,偏不給他征服。有一天,他就來找我說,朱弟兄,我把我交給你,你也把你交給我。後來我想想,你把你交給我,我能做什麼?我把我交給你,不是給你捏得癟癟的?我說,弟兄,這個我恐怕做不到。後來我裡面不平安,我就去找另外一個弟兄,這位弟兄馬上就說,哎,兩個大肉體!

  肉體的行為是明顯的,今天在聚會中有位弟兄站起來發脾氣,這是傷害教會,尤其是對初信的人更是一種傷害,但是它不會摧毀教會,摧毀教會的是人的天然。人在很多事上,很容易用天然的看法,直覺認為這個事情該怎麼做,人的天然能力就是「我能、我可以、我會」。

  弟兄們,你要領會,在教會生活裡,這個「我」必須存在,但又不能有「我」。事實上,「我」在這裡,但又不是這個老我、舊我,不是這個墮落的我,乃是新造的我。

面對三重的世界

  你要注意,這裡有三組人的特點面對三重的世界:一,舊人(墮落的人)聯於我們的肉體,面對罪惡的世界;二,魂生命和天然,面對文化的世界;三,我和己,面對宗教的世界。宗教世界是所有世界裡最可怕的一個世界。世界有什麼特點?世界的特點就是,它可以叫你不愛主,它也可以叫你沒有主。約翰壹書二章十五節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換句話說,你一愛世界,你在主面前的享受就不見了。

罪惡的世界最粗鄙

  世界有三大環,最粗鄙的是罪惡的世界,滿了墮落的人和墮落的物質。譬如說,汽車是個代步的工具,然而,有些人卻非得是名車不開,這就是掉進世界的圈套。有的人因工作或其他原因而開 BMW 轎車也許是合適的,但有的人一定要開 BMW 就是世界,一定要開個昂貴的汽車不可,這就變成墮落了。

  肉體有個世界,它是聯於罪的,聯於過度物質的享受,這樣的物質享受會一點一滴的將你帶到墮落裡。譬如,現在我們常常在小旅館裡開特會,後來租到一個高級的旅館,整個環境氣氛真舒適,當我們在這裡多住幾次以後,恐怕我們連小旅館的門都不想再踏進去了,這就是世界的可怕。雖然罪惡的世界是可怕的,認真說,還沒有比文化世界更可怕,因為我們對罪惡的世界都很有感覺,但是我們對文化的世界常常是沒有感覺的。

文化的世界最不易察覺

  文化或精神(心理)的世界,也是聯於物質的,比罪惡的世界高品一些,然而卻不容易察覺。譬如,住房子沒有罪,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到後來,就變成人為著房子,而不是房子為著人。你住的地方是為著你的,你不是為著你住的地方。當你住的地方為著你的時候,那不是世界;當你為著你住的地方,它就成為世界了,因為你住的地方佔據了你。

  中國人俗話說得好,「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好。」換句話說,不是金和銀的問題,而是舒不舒適,安不安祥的問題。罪惡世界裡所牽涉到的物質,就是奢侈超過正當享受的物質,而文化世界裡所牽涉到的物質是指比較健康的物質。然而,即使是健康的物質,我們也要小心。

  譬如,有位姊妹說,我買肉一定要買上等肉,比較新鮮有保障。一面來說,這個人值得這麼活嗎?人活著應該很舒暢。原則上,什麼東西方便,就買什麼。比如,在國外,豬牛雞等動物的內臟是被丟掉的,但對中國人來說卻都是上品,這就是文化的不同。我們不需要這樣去考究,生活越簡單越好。

  人找工作是越簡單越好,一天八小時,一星期五天的工作,對一個人來說是合宜的。但是老闆通常是個吸血蟲,不把你榨乾他不甘心。他發給你幾千塊薪水,就非把你榨乾不可,咬著你不放。所以早上八點上班,晚上十點才能回家,因為沒有別的職業,你也只好做了,但是你裡面要清楚,我不能在世界裡,我不能為著世界,世界中的一切是主預備好來為著我的。

  在文化的世界裡,你的魂生命和天然的能力,是可以顯揚的。譬如,你剛進入一家公司,開始你是被人管的基層員工,後來你就成為管人的經理,你有二十多個屬下,難免你就得意起來。這時世界不知不覺就在那裡侵蝕你,腐化你。事實上,我們的良心會提醒我們,不要落入罪惡世界的網羅,然而我們常不知覺地落入文化世界的陷阱,我們裡面有一個慾望,想要生活的更舒適一些,這就會叫我們這個人只為世界而活著。

宗教的世界最可怕

  文化的世界,聯於你的魂和天然的,所以你只要能力強,都能做到。宗教的世界,是聯於這個「我」和」己」的。宗教的世界是所有世界裡最可怕的一個世界,無論什麼宗教,都是一樣的可怕。對基督徒來說,感謝主,我們信主的人就不落在那個被咒詛的宗教世界裡。譬如,佛道教是一個宗教世界,這個佛道教徒發起瘋來,是真的發瘋,乩童在刀子上跳,用刀子砍自己,有位弟兄的祖母是個乩童,她說真的有鬼,一刀子砍下去把背砍傷了,祭祀後,傷口長合後,成了一個刀痕的印子,人人都覺得驚奇,所以人人都迷信要拜這個偶像。

  邪惡的宗教世界是叫人眼瞎,叫人癲狂的。如同回教極端份子釀成的美國九一一事件,以及在各地引爆不定時炸彈的恐怖事件,他們就是活在宗教的世界裡,盡做一些荒誕不經的事。

基督徒就沒有宗教世界嗎

  反觀我們基督徒也有宗教世界,我們常說,愛主、愛主,但不知不覺就愛上了這個宗教世界。什麼叫做宗教的世界?基督徒的宗教世界有四點特色,第一,就是我們有屬於基督的事,卻沒有基督;當你為著主的時候,卻沒有基督自己。愛主,卻沒有主;愛教會,卻沒有教會;只剩下一個傳福音的活動,只剩下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社交生活。

  今天我們若是一不小心,就會落入宗教世界裡。也許我們有屬於基督的事,卻沒有基督,這就是個宗教的世界。譬如說,有位弟兄預備講一篇道,沒有禱告,沒有主,只剩下講道的內容。即使道的內容是基督,道的真理是關於基督,道的中心也是為著基督,這個講的弟兄卻沒有基督,因為他是在宗教義務裡預備這一篇道。所以你要注意,在教會生活裡,你要堅持「沒有主」的事我不做。無論我做什麼,我一定要聯於我的主來做。

  譬如做愛筵,如果你問,我帶兩個饅頭如何?那麼,我就說,無論你帶什麼菜,只要聯於基督來做都是好的。愛筵的預備越簡單越好,簡單就不疲累,累就是累在每次一做愛筵,大家就比誰做得好,這就是宗教世界。最好是愛筵一端出來,誰也分不清楚誰做的,每個人都很享受,也不需要講那一道菜好吃,如果你要講,你就要講每樣都好吃。所以在教會生活裡,有很多屬於主的事,卻沒有主,這就叫作宗教的世界。

  第二,講了很多屬於真理的事,卻沒有真理中全盤的啟示,就是宗教世界。所以你要領會真理只有一個,就是主自己。約翰八章三十二節說,「你們必認識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這個真理指的就是主。整本聖經和這兩千年來所有屬靈人所闡明的真理,都是聯於主的。約翰福音記載主耶穌曾對一班宗教徒法利賽人說,「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其中有永遠的生命,為我做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約五39~40)換句話說,法利賽人追求真理,也分割了真理,然而他們只跟隨他們所謂的真理,卻不認識基督是生命。

  聖經中滿了真理,然而你要問,這些真理的啟示有沒有將你帶到基督那裡去?有許多基督徒常常號稱為著真理打仗,照理說,我們是應該為著真理打仗,但是每次我都很掛心,你會不會打仗打得太激烈後,就僅僅只是為著真理,而不再是為著主和主的見證。

  第三,不成全你,卻是叫你得著顯揚就是宗教世界。耶穌的兄弟曾經跟祂說:「人要顯揚自己,沒有在隱密中行事的。你若行這些事,就當將自己顯明給世人看。」(約七4)主耶穌的兄弟意思是說,人想要得名聲、出名的話,就得上耶路撒冷去,這就是宗教的世界。主耶穌回答他,「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你們的時候卻常是方便的。」(6)「你們上去過節罷,我現在不上去過這節,因為我的時候還沒有到。」(8)「然而祂兄弟上去過節以後,祂也上去了,但不明去,似乎是暗去的。」為什麼主耶穌要暗著去,因為祂不是為著顯揚的,祂乃是為著神所要的。

  你要注意,所有一切屬靈的事是為著你的,不是為著來利用你的。你不要做一件事,最後自己也沒有得著成全。如同保羅說,「……免得我傳給別人,自己反不蒙稱許。」(林前九27)保羅有一個畏懼的心,他唯恐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倒被棄絕,成為一個在宗教裡的人。事實上,保羅一生所面對最大的艱苦,就是一班在宗教裡的人給他的逼迫。

  第四,成為一個運動,取代了聖靈的工作,就是宗教世界。任何人事物成為一個運動,都是非常可怕的。主耶穌說,「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路十二32)換句話說,我們不過是個小群,然而我們總希望這個芥菜種長成大樹,變得蓬勃、變得有影響力,為叫人人知曉,為叫人人尊重信服,這就是宗教世界。

  你若是認清宗教世界的這四點,你就會有一個看見,我這一生無論做什麼,都要有主!無論是排椅子、掃地,要有主;預備愛筵,要有主;傳福音,要有主;釋放信息,也要有主。我不僅有屬基督的事,當我做屬基督的事的時候,一定要有基督。當我來看真理的時候,我絕不看片斷的真理,我一定要在真理裡得著啟示的基督。因為主說:「為我做見證的就是這些真理。」然後,在教會生活中,我還要注意我怎麼被成全,也不叫我自己得著顯揚。末了,我要留心不落在一個運動裡,而取代了聖靈的工作。求主憐憫我們。(韜)

(2004/4/25am 底特律)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