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初信, 生之旅Ⅱ活得好

 

初信-生之旅Ⅱ活得好-第十一篇 跟隨主三個緊要的認識(二)-認識「世界」

第十一篇 跟隨主三個緊要的認識(二)

── 認識「世界」

生之旅(二)-活得好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一個跟隨主的基督徒,除了要認識這個「我」以外,還要曉得這個「我」有兩個好朋友,一個很親密的朋友叫作「世界」,另一個佔據你心的朋友就叫作「宗教」。

  你會覺得很稀奇,一個愛主的人,難道還會有這兩個朋友嗎?這個我不敢肯定,但是我知道每一個愛主的人,都有一個密友,就是他的宗教。此外,他生活也離不開這個世界。什麼是世界?世界有它的所是和它的表現。就著世界的所是來說,世界是一個系統,每一種世界都有一個系統,就好像我們中國人講幫派,這就是個系統,有帶頭的幫主,有堂主,也有小流氓。這個世界就是個系統,這個系統的老闆就是撒但。

世界系統的表現

  就著這個世界系統的表現來說,它顯在不同的地方上。以弗所書四章十四節說,「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為波浪漂來漂去,並為一切教訓之風所搖蕩,這教訓是在於人的欺騙手法,在於將人引入錯謬系統的詭詐作為;」這個世界就是個錯謬的系統,它總是變換成各樣誘惑人的形式來吸引人,人很難躲過這個世界。譬如說,大部分的弟兄們對車子都很有興趣,甚至連十多歲的男孩子都懂得欣賞車子的好壞,無論是福特、賓士或是奧迪, 我們都很容易掉入這個圈套裡頭。有錢的人可以開奢華的進口車或是時髦的跑車,隨心所欲地追逐名車,一部換過一部,慢慢的,這個人不知不覺就進到一個系統裡去了。

  你再來看,美國的廚房用具花樣真多,有切洋芋的機器,剝皮的機器,如果一年切四次,每次搬出來都得清洗,切洋芋的時候,喀嚓一下就完成了,使用後,還要將它洗乾淨再擺回去,豈不是更費事?這些東西都會來佔據你的生活,因為世界是個系統,人也就逃不掉,離不開。

  照著人的領會,世界的表現有三個大面:第一,是一個罪惡的世界;第二,是一個文化(精神或心理)的世界;第三,是一個宗教的世界。罪惡的世界,是聯於奢侈的物質世界,這是低品的;文化的世界,也是聯於物質的,這是比較高品的。

肉體的安家所在 ── 罪惡的世界

  世界要來得著人,是利用罪來佔有人、消耗人,至終叫這個人在神面前失去他的價值,就叫人不再真正的成為人。起初神造人的時候,人有神的形像和樣式。神救贖人的時候,是要叫人能夠成為一個新造裡的新人。然而撒但卻利用人的所是,也就是人的舊人以及肉體,製造出一個罪惡的世界來吞吃人。罪惡的世界就是是舊人的好朋友,是肉體的安家所在。這個人的肉體一旦找到罪惡的世界,就有說不出的坦然。

  認真說,這個世界不能純粹的說是罪惡的,它也是屬於心理的,但是卻聯於罪惡世界的。就好像人成了電影迷,一看不到電影就難過,舊人覺得不投其所在,肉體覺得不安息,所以忍不住又跑去看電影,一進到電影院裡,人就覺得舒暢,雖然出來以後照樣的空虛,可是有那麼兩個小時,覺得很滿足,這就叫電影的世界。

  人若是愛主又愛電影,那真是痛苦。我年輕的時候就有這樣的經歷,聚會裡禱告那麼屬靈,散會後,偷偷跑到電影院,這還像話嗎?買票的時候,怕被人看見;進電影院的時候,怕遇到弟兄姊妹;結束出場的時候,也怕碰見弟兄姊妹。直到我人消失在人群中以後,才鬆一口氣,「主耶穌,謝謝你保守我。」但是我願意告訴你,你逃不掉這個痛苦,無論你如何禱告,「主啊,我不要看電影,我不能看電影。主啊,為著你的名保守我不要再看電影了,我恨死我自己了。」主會講,「那不是為著我的名,是為著你的名,我偏不保守你。」

  直到有一天,這個罪惡的世界和我的肉體兩個又聯合起來分不開了。我又忍不住跑去看電影,心裡又痛苦又不安,騎上腳踏車一邊騎一邊禱告,「主啊,我實在受不了,主啊,我又要看電影了。」我一邊喊主,一邊往電影院的方向騎,突然間一不小心,碰,摔了一跤,把我也驚醒過來,恍然大悟,自己不知在作什麼?我就騎著腳踏車往回走,從此以後,電影在我身上就沒有地位了,世界在我身上就失去了它的權勢。

  你要知道,世界和你的聯合,遠比你認識的深。世界有個東西叫罪惡的世界,它是聯於物質的。譬如,古董收藏家收藏古玩,若是放在家裡供怡情養性,是很合乎常理的,但是有些人收藏多到一個地步,只好放在倉庫裡,既然放在倉庫,就表示他很少去欣賞這些古玩,你說,怎麼會有這麼愚昧的人?但實際上就有這樣的人,古玩就成為這個收藏家的世界,這是低下的物質世界,這個世界一面是罪惡的,一面是物質的,聯於你的肉體,也聯於你的舊人。

  罪惡和你的肉體是聯起來的,好像很多東西你勝得過,就是勝不過某一件事。舉例來說,有的弟兄姊妹什麼都好,就是脫離不了打麻將,即使身體不能動,還要打。為什麼?因為世界在他身上是一個權勢。約翰壹書五章十九節說,「我們曉得我們是屬神的,而整個世界都臥在那惡者裡面。」所有的人都臥在惡者的裡面,撒但就是用一個有系統的世界,來佔有我們這個人。

  一旦罪惡的世界、低層次的世界、物質的世界在你裡面活動的時候,你這個人就是在肉體的裡面,也就是在舊人的裡面。有的人老喜歡告訴別人,他有些什麼東西。譬如,我知道有個弟兄在大陸買到一套非常特別的線裝式古書,每次當他一和別人講這套線裝書的時候,他這個舊人總是特別的大。

文化的世界聯於魂生命與天然能力

  一面,人是活在罪惡的世界裡,享受低層次的、奢侈的以及不需要的物質世界。另一面,人是活在一個文化的世界裡,享受高層次的物質的東西。

  有一天,我在英國逛舊書攤,我找到了全套的雷文全集,他是二十世紀初葉,最有名的閉關弟兄會的領袖,弟兄們稱他為 Father 泰勒。原本書攤老闆不願賣給我,我很生氣,堅持要買下,他很無奈只好賣給我。我就把它放在我的書架上,全套古版退色改樣的雷文的書,一看就知道,裝訂五十年以上的古董。過了好久,有一天我又看見這套書,我就有一點感覺,主問我,「為什麼你把它買來後,不讀一讀呢?」我就解釋,「哎呀,我要讀的東西太多,還輪不到這個?」「那麼,你為什麼將它買來?」我說,「主啊,這是參考用的。」自從與主的對話以後,我就開始參考雷文的這套書。

  別人收集麻將、撲克牌,我們收集屬靈書報,一不小心,甚至連收集屬靈書報也可能是世界,因為它是聯於你的魂生命的,聯於你天然的能力,它會叫你的魂生命很滿足。

  我年輕的時候喜歡買花瓶、茶壺,有時候可以一次買一大堆茶壺。有一次我看到一個稀有的茶壺,它是用陶瓷製作成的,泡茶特別香,造型又好看,可以供擺飾用,所以我一下挑了好多個,給他一百元,他也就賣給我。感謝主,一百美元買這麼多好茶壺,然後我把它往桌上一放,就感覺世界就在那裡。你說,我有犯罪嗎?主的僕人應該讓人感覺文雅,但是就是有樣東西不太對,哎呀,一大堆茶壺,一個個拿起來真好看,這個拿起來泡茶也好喝,那個泡茶也好喝,然而,加起來的感覺就是缺少基督。

  即使像我這麼老練的弟兄,愛主五十年了,一碰見茶壺,一不注意就給它綁住了。後來,主就跟我一個感覺,「小心、小心」,人有個魂生命,你要喪失牠。換句話說,魂裡所要的,你要將它丟掉;魂裡所盼望的,你要將它丟掉;魂裡所熱愛的,你要將它丟掉,因為你是一個捨己的人。

  雖然如此,人還是個人,人還需要活著,有某一種的情趣格調,這個高雅的、近乎神的東西,中間有條很細的線,你如果多走一點就上癮了。你一不小心,就會越過這條細微的界線,它就霸佔你,你的心就被綁在這上面。即使收藏品有藝術的價值,那也不算有什麼價值?它就是一個世界。那麼,如果是這樣,難道我們基督徒對付世界,一定要開破車,居家一定是又窄小又簡樸嗎?不,你若這樣活著,也不能合乎主的見證。

  我在一個地方和一些弟兄們交通結束後,我跟一個弟兄說,弟兄,可以帶我去買花瓶嗎?弟兄們就帶我去,買到又漂亮又便宜的花瓶。為什麼?主說,你是來交通的,現在交通完後,我也讓你休息,享受一點樂趣。假使我一到那裡不與弟兄們交通,就急忙著要買花瓶,這就成了本末倒置,花瓶就變成我的世界了。

  同樣是開車,有的人是因需要而以車子代步,有的人卻是作車子的奴隸,因為車子是他的老祖宗,每天擦洗,改裝,弄得花花綠綠的,開出去風光一下,回來以後,趕快放到車庫裡,還用防塵布把它罩起來。這就變成一個世界。我開車不是世界,某人開車可能就變成世界;我買一個花瓶,不一定是世界,你買一個花瓶,可能就是世界。

  你要領會,文化世界,不像罪惡的世界那麼粗糙,也不像罪惡的世界那麼霸佔人,但是當它得著你的時候,那就不得了。有的人會為了一幅畫絞盡腦汁,花多少日子,用多少錢來買那幅畫,因為那幅畫對他來說有價值,這就叫作世界。但是有的人買了一幅好畫掛在牆上,就不是一個世界,卻是一種享受。

  當某樣東西佔有你而取代基督,這就是世界。如同有人當工程師卻是為著教會,這不是世界;有人當工程師是因他愛當工程師,工程師就變成他的世界。一面來說,職業是健康的,但是這個職業卻取代了主在你身上的地位。

  宇宙中最美麗的是主耶穌,在基督耶穌裡什麼都可以享受,所以你也可以有書,也可以有畫,你也可以有花瓶,也可以有住處,也可以有汽車,也可以有很舒適的衣服,但是,一旦其中什麼東西取代了主,這個東西必定會成為你的世界。例如當你思想,「我一定要作這個職業,我一定要賺這個錢,我一定過這樣生活,我一定要這樣的水準」,這個就變成世界。求主憐憫我們,叫我們認識我們自己,不要叫我們裡面的罪性和所是和外面的世界聯合,不要叫我們離開基督的面,所以我們一定要有主而不受世界的轄制,不讓惡者來轄制我們。(韜)

(2004/4/24am 底特律)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