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初信, 生之旅Ⅱ活得好

 

初信-生之旅Ⅱ活得好-第十篇 跟隨主三個緊要的認識(一)-認識「我」

第十篇 跟隨主三個緊要的認識(一)

── 認識「我」

生之旅(二)-活得好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在跟隨主的路上,我們必須要認識三個緊要的點,就是「我」、「世界」及「宗教」。每個要活得好的基督徒,都要非常清楚「我是誰」、「什麼是世界」以及「什麼是宗教」,否則所有跟隨主的人都很容易一到難處裡就出不來了。

  教會生活裡有各樣甘甜的人事物,譬如說,教會生活可以彼此相愛,彼此相顧,彼此扶持,彼此鼓勵。在這樣的教會生活裡,我們一同成長,一同享受主,也可以一同享受健康的娛樂。譬如說,我們可以一同到果園裡去採蘋果,一同到農場去買蔬菜。然而我們如何在教會生活與實際生活中有一個合適的分界。換句話說,雖然我們不在世界裡,我們是活在教會中,我們又好像沒有離開世界的一切。當然,我們若是完全離開這世界,那麼,我們不都死了嗎?但是我們若完全進入世界,那麼,我們不也和世界的人一樣嗎?這個講究如何區分?這個講究就是根據三個基本的點,到底你認不認識「我是誰」?到底你知不知道「什麼是世界」、「什麼是宗教」?

認識「我」是誰

  首先,我們來看這個「我」字。英文字的「我」是大寫的 I,沒有一個人會用小寫的 i,這個英文字的「大我 ── I」比中文的「我」表現的更達意。英文的I說出了這個「我」是個大我,以我為大,以我為尊,就是個以我為中心的「我」。中文的「我」就是「找不到自己」,叫作「我」,「找」加(一撇)就是「我」,不就是「找不到自己」叫「我」嗎?換句話說,這個「我」到底在那裡?到底「我」是怎麼回事?我告訴弟兄們,你不要以為這是件小事,很多聖徒蒙恩了幾十年還長不好,既不能祝福教會,不能成為教會的祝福,也不能在教會中接受健康的祝福,就是因為他從來不知道「我到底是誰」。

  人總是不甘於平淡,總想為自己保留那個特殊的「我」。譬如,有的人說我不會燒肉,但是我會燒豆腐,沒有人能做出我的味道來。我可以用豆子來燒豆腐,我可以用香菇來燒豆腐,我可以用辣椒來燒豆腐,各樣的材料在我手中,我都能用它來燒豆腐,我可以做一桌豆腐筵,樣樣都是豆腐,樣樣口味不同。有的人說,我什麼都不不會作,就是特別會寫論文,左一篇右一篇的論文發表,最後才發覺,太多人在發表論文,已經沒有什麼稀奇了。這個喜歡展現自己的才能,喜歡引人注目,就叫作「我」。

  這個「我」是活的,死了就沒有「我」,眼睛一閉,兩腿一伸,這個「我」就不再存在了,所以即使進了棺材,也沒有人會在你的墓碑上刻著你的豐功偉業。

「我」的生命就是「魂生命」

  這個「我」是有生命的,「我」的生命是什麼呢?不管我們一生的年日是多長,生命不重在那個肉身的生命,乃是重在生命的所是。生命的所是就是「魂生命。」我們的「魂生命」很容易受傷,譬如你煮一道菜拿到會所愛筵,別人一說不好吃,你回去後就三天吃不下飯了,這就是我們那個脆弱的「魂生命」。

「我」的生存是為「己」

  我會以自我的所是為中心而有所發表、追求、盼望或目的,這個就叫作「己」。中國人有句話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用這句話來形容人的「己」是非常的貼切。全世界的人都活在為「己」的裡頭,無論是政治、外交或經濟,人與人或國與國,沒有一個不是為著「己」的利益掙扎圖存的。

 「己」的運作能力 ──「天然」

  在這個「己」的裡面,有一個運作的能力,就叫作「天然」。

「我」的總稱是「舊人」

  羅馬書六章六節說,『知道我們的舊人已經與祂同釘十字架,使罪的身體失效,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聖經稱我們為「舊人」,即使信主後我們就是新造,但只要我們不活在靈裡,不憑靈而行,我們仍然還是在肉體裡,還是一個舊人。

墮落的「我」──「肉體」

  此外,在我們身上還有一個墮落的部分叫作「肉體」。這個肉體並不是指我們的肉身,乃是指在我們的肉身裡與撒但聯起來的部分。李常受弟兄說,人被造的時候有靈、魂、體三個部分。神要造人的時候,『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創一26)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image)」,這是裡面的,「按著我們的樣式(likeness)」,這是外面的,所以神就照著祂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27)。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了人,使人有神的樣式,然後這位神再將生命的氣吹到人的裡面,因為神是靈,當神把生命的氣吹到人的裡面,人也就有了神的靈(創二7)。神給人造了靈以後,這個靈和體一相交,就產生了人的魂,人也就成了一個活的魂。

罪與肉體

  那時,人裡面的靈還沒有盛裝神,人的靈只是一個空空蕩蕩的器官。在這個過程裡,神就給人一個機會,來吃生命樹上的果子,神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二16~17)

  神樂意人來吃生命樹的果子,因為吃了以後,就能把神接受到靈裡來。可惜,在人沒有吃生命樹之前,就碰上了狡猾的蛇,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創三1)

  蛇又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4~5)蛇這麼一說,女人就開始疑惑,難道吃了以後,真能像神一樣嗎?到底這果子有何特別之處,我們真能知道善惡嗎?女人一接受蛇的提議,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就把撒但的那個「罪」吃到人的身體裡,所以保羅說,今天在我們的肢體裡有一個犯罪的本能,就是罪的律(羅七23),我們的身體就成了肉體。

  譬如,打麻將的人是有麻將癮的,不打麻將手就會癢;喝酒的人是有酒癮的,沒有酒無法吃飯;抽煙的人也有煙癮,沒有煙作不了事。甚至連健康的消遣,我們也都很容易上癮,欲罷不能。看小說的人停不下來,打電動玩具的人一玩十幾個小時也不嫌累,我們這個人的肉體裡,就出了很多罪癮。為什麼我們裡面會有這些罪癮?這些罪不是人犯的,乃是我們裡面的罪逼著我們犯的。因為人的肢體裡有了罪性,這個罪惡的性情在我身上,就會帶進犯罪的行為。

  從中國字來看「罪」字的定義,「罪」就是「四非」,所以中國人有句話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行」,你若犯了這四非中任何一樣,你就有罪了。其實,在中文中這個「罪」字描述得貼切。光是「非禮勿視」這一點,全天下還沒一個人做得到,有一天我們到李常受弟兄家去,因為看一樣東西很漂亮,我們多看兩眼,李弟兄就在講道的時候說,你們到別人家裡去,單純的交通,不要東張西望。因為非禮勿視,就是罪。我們沒有偷,沒有作任何壞事,但是眼睛瞄了一下,這個是非就來了,感覺就不對了,但是這裡的罪並不是指殺人放火、偷盜搶劫等不道德的罪,而是指善惡知識的罪。什麼叫作「罪」?罪的意思就是善、惡、知識。

  善惡和知識本身並不是罪,而是善惡知識會叫你取代神,那個「取代」就是罪。蛇說,你就能像神一樣知道善惡。但是人吃了善惡知識樹的果子後,並不像神那樣在全智和生命裡來認識善惡知識,反而讓善惡知識掌控了他的一切,這個罪就住在人的肉體裡了。

「我」在服事中處處被暴露

  所以你要認識「我」是誰,就必須先清楚我、魂生命、舊人、己、天然以及肉體這六項。你若是不夠認識這六項,你一到教會生活中,就會滿了問題。譬如,當你願意愛主,將一切都擺上,然後預備講一篇道,弟兄們卻不允許的時候,你心中就會有一股不滿,「你們為什麼不讓我講?」這就是你裡面的「己」。當你心裡想,「你看我講道講得多好」,這就是你「天然」的能力。「我講這麼好,竟然沒有人阿們」,我生氣了,這就是你的「肉體」。當你人在那裡講的時候,不就是個「舊人」嗎?。當你講的時候用你的腦子,不就是你的「魂生命」嗎?然而神卻不要這六樣東西。

  雖然在教會生活裡,彼此愛筳是很享受的,然而在作愛筵的時候,最容易暴露我、魂生命、舊人、己、天然以及肉體。姊妹們一想到作愛筵,就考慮什麼是我最拿手的,就注意那一盤菜吃完了沒有,別人的評價如何,整個過程裡魂生命被暴露了,舊人被暴露了,己被暴露了,天然被暴露了,肉體也被暴露了。

  作愛筵暴露姊妹們,同樣的,講道、帶詩歌很容易暴露弟兄們。弟兄們一帶詩歌,一講道,就會感覺我這個「魂」真好,我講道的邏輯跟數學博士一樣,真清楚,這個「己」就出來了。一個弟兄來聚會一帶就是十個福音朋友,前面弟兄一說太好了,他這個「我」就舒暢了,這個「己」就滿足了,我這個「魂生命」就得彰顯了,這個「舊人」就得其所在了,這個「天然的能力」就得表現出來了。

  我告訴你,你若不認識這六樣東西,你永遠沒有辦法好好的服事主。所以每一位服事主的人,都要看見『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二20)無論你這個「我」多有出息,多有能力,主是不要的,主乃是要你這個「我」什麼都不作,然後將「我」釘在十字架上。什麼是釘在十字架上?就是不能動了,不能存在了,不能再憑依了,不能再倚靠了,這時候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

  教會中的難處,大多都是出在愛主服事主的人身上,他們因著對這六項認識不夠透徹,就容易發生爭執,弟兄們對教會的運作,聚會的安排,各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見,若在堅持己意下,你禱告我就不阿們,我禱告你就不阿們,你講道我就走出去,我講道你就走出去。有時候我覺得很奇怪,弟兄們都很愛主,都很要主,甚至於都是服事主的,怎麼後來像仇人一樣?為什麼?就是因為這六樣東西。

認識「我」已經釘死了

  如果你真認識這個「我」已經死了,我已經和主同釘十字架了,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這時你才算是真正開始來跟從主。不僅如此,主還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否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並跟從我。』(太十六24;可八34;路九23)你如果愛主的話,就要把你這個己捨掉,然後背起十字架來跟隨主。

喪失魂生命

  約翰福音十二章二十五節接著說,『愛惜自己魂生命的,就喪失魂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魂生命的,就要保守魂生命歸入永遠的生命。』所以你要記住,我們的「我」需要釘在十字架上,「己」要捨棄,然後需要喪失我們的魂生命,換句話說,你不能倚靠魂生命。

  魂生命也就是一個人的天份,是神賜給人的天然能力。我小時候就想作一個寫小說的人,沒有什麼大志的,就是希望成為像狄更斯一樣出色的小說家,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種成為名小說家的感覺喪失了,現在再想寫個什麼文章,卻喪失了那種感覺。這是神給我的一個天份,即或是這樣,我要將它喪失,我如果捨去我的己,我就會喪失我的魂生命。譬如說,你很會做菜,特別會做蔥油餅,主就會派一個更會做餅的人在你旁邊,他的餅往你旁邊一放,你覺得光芒盡失,你的己就出來了。你可不要看見他就嫉妒,硬是要鑽到爭競裡頭,這就是你的魂生命不肯喪失。

  有些姊妹很有意思,平常都是死的,一有愛筵,她就復活了,一上菜,就告訴別人這是我做的,魂生命就顯揚了。我告訴你,我們都得學,無論個人的天份多高,多好,主說,你要捨棄你的自己,你要喪失這個魂生命。如果你不懂這一點,遲早你在教會中會成為一個難處。

  曾經有一個基督教團體接觸了一個地方教會,這團體中原本大家都相親相愛的,後來因為對地方教會的立場不清楚,導致弟兄們中間有了分裂,沒有人願意放下自己,不肯捨棄魂生命,所以就爭吵不休,彼此不願意順服。這時人真是醜陋,若是主今天來了,我們怎麼見主。我們要記得主所說的話,「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否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並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魂生命的,必喪失魂生命;凡為我喪失自己魂生命的,必得著魂生命。」(太十六24~25)

舊人無法建造教會

  魂生命加上「我」,就是我的「舊人」。「我」是隱藏的,我的「舊人」是活出的。譬如,我認識一位弟兄,他剛進到教會時,留著長頭髮,又蓄著鬍子,似乎沒有人理解他,他這個「我」就顯在一個舊人上,這個舊人的特點就是,我是現代的摩登嬉皮,身上有一股對什麼事都不在乎的味道,這就是舊人。相對來說,中國人的中規中矩,穿西裝打領帶,這也是舊人,這個舊人就把你這個人顯出來了。所以,舊人就是我們的所是的顯出,是我們整個人的總稱。

  換句話說,人的生命是魂生命,整個人就是個舊人,但是人只要活在舊人裡,就沒有兩個人可以真正被建造起來。教會生活的難處,不在於大家不愛主,也不在於真理有問題,乃是兩個舊人來在一起,就會發生衝突。

  所以你要注意,無論你多麼殷勤勞苦,多麼追求擺上,你一定要活在新造裡。若是在舊人裡,兩個人在一起早晚會出問題的。譬如,甲弟兄對乙弟兄說,你這樣愛主,我們都很感激,但是你去看望一個弟兄的過程中,就壓死了四個,你叫我們怎麼收場啊?乙弟兄就回答,誰說我壓死的?你動不動就把人餓死,我壓死四個還活了一個,你動也都不動,五個人一塊死,咱們比比看,誰有功勞?由此可見,教會的難處都是因為弟兄們不肯住在新人裡,都活在舊人的所是裡,彼此難免會有爭執、辯論、不服的問題出來。

  所以羅馬書六章六節說,『知道我們的舊人已經與祂同釘十字架,使罪的身體失效,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這是主耶穌的救法,當我跟隨主的時候,不但捨去我的這個「己」,喪失我的魂生命,連同我的舊人也和主耶穌同釘十字架。

天然的人不能領受神的靈的事

  你若是真的愛主,你的舊人就得死,你就得摒棄你的才幹、能力以及熱心,你只能活在基督裡來過教會生活。沒有主,就沒有教會生活。關於天然,聖經只有一句話,『然而屬魂的人(天然的人)不領受神的靈的事,因他以這些事為愚拙,並且他不能明白,因為這些事是憑靈看透的。』(林前二14)屬魂的人就是天然的人,滿了天然的你很有能力,但是你不能懂神的事。你若要懂神的事,你就不能住在你天然裡。

  那麼,說到肉體,是聯於我們裡面的這個罪,是最麻煩的,因為它不走。現在的我已經信主五十多年,從一個小孩變成一個老人,照理說,若是修道的話,應該也修得差不多了。但是我跟隨主五十二年了,發覺有個東西在我這個肢體裡永遠離不開,就是住在我裡面的罪。

  這個住在你裡面的罪,絕不會遷移,絕不會搬家。李常受弟兄在講道的時候,曾提過大陸有一個團體叫作「拔罪根」,你信耶穌以後,罪根就拔去了。後來有一位從「拔罪根」裡出來的弟兄說,這個拔罪根不夠真實,有一次他們在上海去逛公園,十個人買了三張門票,三個人進去後,一個人出來帶兩張票,再把三個人帶進去,這位弟兄就問他們說,這不是犯罪、欺騙麼?那個帶頭的說,這不是犯罪,這個叫作一點點的軟弱。你看,這個有罪住在他裡面的人花樣真多。

  我在大陸有段時間很有意思,若是當個外國人多付一點點錢,辦任何事情都方便,若是當個中國人少付一點錢,就什麼事都不方便了。雖然我移民美國多年,但我一直認為我是個中國人,譬如,有一天我和女兒去北京故宮博物院,因為我們買的是中國人的票,收票員就粗魯地的說,你不可以把皮包帶進去,你要把它存到外面去。我就告訴我女兒,你再去買張外國人的票,外國人可以帶皮包進去,我們進去後我就感覺五味雜陳,為什麼我得救五十多年了,在買票這件事上,會惹得我一身「氣」,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罪惹動我裡面的舊人,我的肉體,叫我無法平心靜氣的面對這件事。

但那屬基督耶穌的人

  無論我怎麼作,我裡面的罪就是不肯走,我跟牠說了多少次,再見,莎喲娜啦,牠還是喜歡纏著我不放。惟有屬基督耶穌的人,才能將這個肉體、肉體裡的罪都釘在十字架上,如同加拉太書五章二十四節說,『但那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都釘了十字架。』我們若不屬於基督,裡面的罪可就要蠢蠢欲動,蓄勢待發了。

  譬如,我們現在在聚會的時候,犯罪的不多,也許腦子會胡思亂想一下,但是原則上大家都覺得非常的聖潔,為什麼?因為我們在聚會的時候,我們大家都是屬基督的。當你屬基督的時候,凡屬耶穌基督的,是已經把肉體和肉體的邪情私慾都釘在十字架上了。你什麼時候沒有主了,想要在基督之外得別的東西了,罪就會跟著活過來,肉體也隨著出來了。

  所以當你愛主,願意服事主,願意過教會生活的時候,你就要注意,你就是個「我」,你的生命就是個魂生命,你的總稱就是舊人,你的方向、生存都是為著己,然後你做事是憑著你的天然,你生活中墮落的一面,就是你的肉體。這些問題要怎麼解決呢?你要認識,唯有當你是一個屬基督耶穌的人,無論是「我」、「魂生命」、「己」、「天然」、「舊人」以及「肉體」,都已經與主一同釘在十字架上而得著解決了。(韜)

(2004/4/24am 底特律)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