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初信, 生之旅Ⅱ活得好

 

初信-生之旅Ⅱ活得好-第六篇 活在健康的生態裡(三)-認識神的所是、作為和運作(二)

第六篇 活在健康的生態裡(三)

── 認識神的所是、作為和運作(二)

生之旅(二)-活得好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經歷神的全能

  神的作為是全能、全智、全有、全是。

  一個初得救的人應該經歷神的全能。所以每一個信耶穌的都需要神蹟,而不是平平凡凡的作禮拜,平平凡凡的過一生。不,每一個信耶穌的人都要經歷一些神蹟,也就是經歷神的全能。

  我作一個自己的見證。我信主之前有慢性腎臟炎,原則上說,永遠不能治好,醫生也說我這一生大概不能吃鹽了。不吃鹽倒是還好,但這個病叫人沒有力氣,同時也不知身體缺少了鹽的成分,將來會有什麼後果,所以相當困擾我。我信耶穌以後,我不能說我對主有信心,我只是當作好玩一般的告訴主說,「主,你既是神,你應該會治病。醫生沒有辦法,你應該有辦法,求你記念我有腎臟炎,已經一、兩年沒有吃鹽了,主啊,現在求你醫治我。」我是陽曆年一月一日得救,一月十七日受浸。大概過了兩個禮拜就是陰曆新年,既是節期,我母親就狠下了心,說,「反正你一吃鹽就腫,不吃鹽就退腫;既是過年,你就狠狠吃一頓,至少要享受一點食物。明天你就不吃鹽,讓它退腫就是了。」當時我我並不是有信心,相信主會把我醫治好,我只是太久不吃鹽了,忍不住的大吃一頓,不管那麼多了,心想,腫了再說吧。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就連忙抓著鏡子照,一看,沒腫,這個病就是這樣好了,就不再發作了!我簡直不敢相信,那真是太奇妙了!

  但是我要告訴你,經歷神的全能並不能叫人愛主。所以很快的,我就離開了主。主在我身上顯出那麼大的神蹟,我沒有去感謝祂,也沒有記念祂。那一年從一月到六月我還聚會,六月以後就不聚會了。但是慢慢的,我就領會,主什麼都知道,連我不聚會了,祂也知道,並且主也好像不大在乎我不聚會,主似乎說,你跑吧,我看你能跑多遠。你最多跑到大魚肚子裡,再給吐出來(像約拿一樣),你還是在我手中。

  隔年九月底,我又開始愛主了。一愛主以後,又經歷了一件神蹟。有一次身體不舒服,醫生說我結石,要住院開刀。那時還年輕,心想,開刀就開刀,沒什麼大不了。在醫院等待開刀時,同一個病房內還有四個人和我同樣有結石的毛病。一個說他的結石像石頭那麼大,一個說他開刀時差點死掉,一個又說……,他們東講西講,把我講得怕起來了。原本不當一回事的,這下子我緊張了,我又想起應該可以禱告,我就禱告了。我說,「主耶穌啊,你好像治過我的病,我想這石頭你也能拿掉。」下午醫生來了,要我隔天準備開刀。很希奇,我竟然很肯定的對醫生說,「我不需要開刀了,我知道我已經好了。」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講什麼,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千萬不能進去,萬一出不來怎麼得了。於是醫生又給我照了一次X光,看看那個石頭還在不在。一照,不在了,真的不在了!這可真奇怪!醫生再把老片子拿來看,的確是有一個石頭,只是不太大,可能是被排出去了。總而言之,這在我來說就是一個神蹟。

  為什麼我說這是個神蹟?因為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常常尿血。我的外祖父是早期協和醫院的內科主任,是非常有名的醫生。那時他就告訴我母親說,「這個孩子將來會要動手術的,他的泌尿系統有問題。」後來這個毛病就好好壞壞。這是不是神蹟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我知道,就是那次以後就沒有再出過事了。這就是經歷神的全能。

經歷神的全有

  一個基督徒慢慢的還要經歷神的全有。跟隨主很有意思,在你一步一步的跟隨中,你就知道主是全有的。沒有一個人能說他是全有;你以為你有嗎?那不是真有。無論你有多少,你要發覺你的有好像不是真的有,或者不是該有的,或者不是必須有的。例如說,當你得到博士學位的時候,當人恭喜你得了博士學位的那一瞬間,你高興你終於有了博士學位。但是才回到家,你可能就不興奮了,因為這地上的博士多得很,你周圍的人不就都是博士嗎?

  地上的有不是真的有,當你有主的時候,那一切才是真的有 ── 如果得博士,有主,那個博士就真了;如果找到職位,有主,那個職位就真了;如果買個房子,有主,那個房子就真了 ── 無論你是有房子,或是有車子、有妻子、有兒子,若沒有主就什麼都不對了,有了主,就什麼都配起來了。基督徒也有沒房子的,非基督徒也有沒房子的,基督徒和一般人一樣,不是因為他一信了耶穌了以後,就不過人的生活了。不,沒有這回事。人信了耶穌以後,他和一般人是完全一樣的:別人買房子,他也買房子;別人開車子,他也開車子;別人追求學問,他也追求學問;別人養家餬口,他也養家餬口……。就著外面看,他的確與別人一樣;但實際上他又與別人不一樣。不一樣在哪兒呢?不一樣在於別人所有的都不是真有,他所有的都是真有。這是什麼意思?因為別人所有的到末了都不能帶走,都要成為無有,而他是用今天他的所有在累積永遠的有,今天他在地上所積存的有要成為那日永遠的有。

  我舉個例說,一個基督徒在買房子時若連於他所信的主,他買房子過程有主,他佈置家庭有主,房子是為主來使用的,那這個過程就叫他累積神了,所以他的買房子就將他帶到永世裡了。不是他的房子要帶到永世,而是藉著房子給主用,他為著人的靈魂的禱告增多了,他的基督增加了,主耶穌在他身上就豐富了,他人生所經過的這一切,都叫他多得著主,成為他的真有,永遠的有。他一面經歷這一位神是全有的神,經歷主耶穌的豐富能應付他一切的需要,一面積存那存到永遠的有。

經歷神的全智

  一個基督徒還要進一步經歷神的全智。為什麼要經歷神的全智?因為我們都喜歡用人的智慧。我們喜歡選擇自己的路,我們總是喜歡告訴神怎樣作才對。

  譬如說,你是不是常常這麼說,「主耶穌啊,我今天起晚了,求你保守我一路上不要被紅燈打岔,好叫我準時上班」?然後遇到紅燈了,你就急著喊,「哦,主啊」,再來就生氣了,直喊「豈有此理」;最後就抱怨了,說,「主耶穌,你在哪裡啊?」,甚至說,「主耶穌,我白信你了」。說不定你到了辦公室,老闆還沒有來,是你自己窮緊張!你看,這就是人的智慧。每一個人都喜歡作「神」,然後請神來作顧問 ── 凡事我先定規好了,再問神好不好,最好是照我定規的辦,否則神就不是真的神。我們還要神來作我們的供應者 ── 我沒有錢了,錢拿來;我沒有職業了,給我職業;我沒有房子了,給我預備一幢;我要什麼,神得來供應。這都是因為我們不認識惟有神才是全智的。

  你不要以為認識神是全智的神是一件小事。在你找職業的事上,你若不認識神是全智的神,你是憑你自己找職業,你可能就像一般人一樣,打了一百五十封信去應徵。你若認識神是全智的神,你就會先問主說,「主啊,我該不該找事?我該怎麼生活?我該到哪裡生活?我該找怎樣的事?」哦,這就是你認識神是全智的神。

  認識神是全智的神,對我們來說,有一個特別的好處,就是我們無論怎麼胡闖亂鑽,到末了,就發覺主比我們看得還遠。在經歷神是智慧的過程中,我們覺得應該這樣,應該那樣,主好像也都許可,但是奇妙的是,到末了你會發覺,神在祂的智慧裡,根據祂的權能,根據祂的全知,根據祂的全有來安排你一生的路。你這一生走到後來就會覺得,「主啊,還是你好!」是的,認識神是全智的神,是何等的美好!

經歷神的全是

  末了,我們都要經歷神的全是。今天我們不容易經歷神的全是,要到主再來,我們被提的時候,我們都要看見祂是那位今是、昔是、以後永是的神。主再來的那日,基督徒都要侍立在主面前,那時我們都要同聲說,「是的!阿們!」穹蒼之中要滿了阿們,說出整個的宇宙,所有的基督徒都齊心的說,「是的」!

  那時每個人的一生都過完了,都要說,主啊,我現在回想我在地上這一生,我希奇你這樣的有智慧。你從來沒有做錯過一件事,你從來沒有給我們一個錯誤的帶領,你從來沒有答應一件不合理的事在我們身上,所有在我們身上發生的一切都是「是的」。看哪,當基督徒真好呀!

經歷神的所是

在靈裡

  我們經歷了神的作為,再來就是要經歷祂的所是。

  神的素質是靈,我們要經歷神的所是就必須在靈裡。祂是靈,所有我們和神的關係都是靈的關係。靈不對了,就什麼都不對了;靈對了,就是外面錯了,也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神是靈,所以拜祂的,必須在靈和真實裡來拜祂。

  我們要認識神是靈,我們和神一切的故事都在靈的裡面。靈健康了,基督徒生活就健康了;靈剛強了,基督徒生活就剛強了;靈明亮了,基督徒就有智慧了;靈充滿了,基督徒的生活就滿足了;靈在裡面滿了動力了,基督徒就能豪邁了,就能供應人了。基督徒一生的事完全是靈的事,因為所有的一切沒有辦法和靈分開。

取用靈就享受愛

  當我們來取用靈的時候,我們所享受的是愛。當我說,「主啊,求你進來!主啊,我愛你」,這是靈的事;然後我摸著了靈,就有了享受,這個享受一來,叫我裡面摸著主的愛,我真有一種在愛中的滿足,覺得主真是愛我。所以我取用的是靈,我享受的是愛。

  什麼是享受愛?當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在一起,他裡面有一種說不出的滋潤,覺得非常的享受,覺得很滿足,那個就是享受愛。我們雖然許多時候不懂什麼是主耶穌愛我,但你總愛過人吧?或者愛你的丈夫,或者愛你的妻子,或者愛你的父母,或者愛你的兒女,或者愛你的孫女,那真是有說不出來的滿足,這樣的滿足就是聯於愛。為什麼你們乾巴巴的,痛苦掙扎,因為你缺少愛的滋潤。而為什麼缺少愛?因為你缺少靈的取用。如果你懂得取用靈 ── 或藉著讀主的話,或藉著禱告 ── 你在靈裡碰見主耶穌,說「主啊,我愛你」,讓你靈裡滿足,你裡面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安祥和滿足,覺得當基督徒太好了,這就是享受愛。

  一個健康的基督徒絕不是乾巴巴的,像廟裡面的和尚念經一樣;也不是苦巴巴的,好像一定要來追求一個道理似的。一個健康的基督徒應該是滿了靈中的享受的,因為他的神是生命的神,既是生命,就不可能離開享受。弟兄們,當你這樣取用靈的時候,你享受的就是愛,叫你覺得你是一個活在愛裡面的人。這是多甜美的事啊!

  當你藉著讀經,藉著禱告,藉著交通,藉著呼求,藉著嘆息,藉著呻吟,藉著唱詩,叫你靈裡面豐富了,你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享受。你裡面覺得非常滋潤,你裡面覺得非常豐盈,你裡面覺得有說不出的滿足,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樂,好像豐富到一個地步,要湧流出來了。這個湧流出來,就會有神的顯出。

經歷神的顯出是光

光的運作 ── 看見神

  神的顯出是什麼?神的顯出就是光。

  神就是光!一個人真正有神的時候,他很難不碰見光。什麼是光?光來了,首先叫人看見神是怎樣的一位神!神在我們身上做了很多,但是我們卻常常不明白,因此需要神的光。

  例如,有個弟兄考取台大了,卻是心理系,他不知去讀還是不去讀。他滿腦子都是,「考取台大當然要去讀,但是心理系怎麼能讀?」你看,在這個過程裡少了光了,少了神了,看不見神了。這個弟兄是個好弟兄,他活在教會的交通裡,他也和弟兄們一同尋求主,他也請弟兄們幫助他一同來看,但是到末了,他講了一句沒有神的話,他說,「哪有人考取台大不讀的?」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人頂容易落在沒有神的事物裡去。

  又例如你看到一棟房子,你真喜歡,找了一位弟兄你陪去看這個房子,這位弟兄看過就說,「這個房子好是好,但是離會所要三十二分鐘的車程,太遠了。」但你再看看這個房子,還是覺得它可愛。於是再找一位陪你去看,這一位說,「這客廳小了一點,家庭聚會坐不下人。」你又被澆了一盆冷水,但還是不死心。再找一位弟兄問問看,這位弟兄是老實人,客客氣氣的說,「這個好哇。」這下你安心了,你覺得有弟兄印證了,你就買了。其實我們常常不是找人交通,而是希望我們的定規變得有把握一點。所以凡是跟我們意見不同的,我們都不服氣,都不接納;順了我們的意的,我們就覺得,嘿,這個對!哈利路亞,終於有人和我的看法一樣了!這就是沒有光,沒有神!

  什麼是沒有光?就是沒有神了。一個沒有光的人,你看他,生活好,聚會正常,也愛主,但是在他的生活裡,聚會裡,追求裡,少了一個因素 ── 神自己。今天你們很多弟兄讀碩士、博士學位,根據我的了解,博士只專精某一個領域,甚至僅僅是一個試管的領域,學士似乎還比博士知道得多一點。什麼是「士」?我們中國人有話說,「士可殺不可辱」,這個「士」就是,我裡面有一個認定,我在這一方面已經有了特殊的裝備,我這個人可以為著這個死、可以為著這個活,我這個人是完全堅持在我所看見的裡面的。今天在主的恢復中就是需要這個「士」,需要一班有認定的人,是只要是神要的,他們就願意把一切給祂!

  總而言之,有人得了學士學位,有人得了碩士學位,有人得了博士學位。得著學位之後,就要面臨職業的選擇。這時你是否也有一個認定呢?你是選擇在底特律的低薪而可以過教會生活的工作,還是選擇在阿拉斯加的高薪而不能過教會生活的「餵鯨魚」工作?低薪的工作叫你沒有存款卻加了個神,高薪的地方叫你有存款卻加了個「鬼」,你要選哪一個?你到底是要神還是要鬼?這不是哪個對、哪個錯的問題,而是你這個人有沒有光的問題。沒有光的人就沒有神。

  人的生活都是一種顯出:開什麼車是一個顯出,住什麼樣的房子是一個顯出,穿什麼樣的衣服是一個顯出,怎樣活出人的生活是一個顯出。所以一個沒有光的人,他就顯不出神;一個有光的人,他就顯出神了。

  神是光,光是神的顯出,一個住在光裡的人,他無論做什麼,人在他身上都感覺有神,他無論做什麼,都是聯於神。一個住在神裡的人,一定是一個住在光裡的人;一個住在光裡的人,不是他沒有軟弱,而是他願意、盼望在他所有所做的裡面能有神。

  光來了,叫我們有神。活在光裡的人有神,因為神的顯出是光。當我在靈裡取用了神,享受了神,我享受到愛了,我這個人就成為有神的人了,我就知道我是住在光裡了。為什麼我是住在光裡?因為我在開車上,我在住房上,我在上班上,我在生活裡,我在夫婦的關係上,在親子的關係上,在教會生活裡,在禱告追求中,都是有神的。

  什麼人能有神的顯出?多少的修道士,他們修了一輩子也不會有神;多少不同的宗教,他們教人把一切投身在裡面,也不會有神。惟有那些愛主的人,他們懂得神的素質就是靈,他們會取用靈,活在愛的享受裡,他就被帶到神的光中,就能看見這位神,就能經歷神的顯出就是光。

光的運作 ── 看見己

  光的照耀就是神自己,光的照亮就叫我們看見「己」。神最覺得無奈的不是撒但,而是在人裡面的「己」,可是人最欣賞的也是「己」。你若欣賞自己的瀟灑,那麼神最無奈的就是你的瀟灑;你若擅長做愛筵,也以做愛筵為樂,那麼神最無奈的就是你的做愛筵;你若擅長講道,講得大家都阿們,都喜歡,那麼神最無奈的就是你的愛講道。哦,人真麻煩哪!因為人都喜歡他這個「己」,人最愛的就是這個己,人最難的也就是認識「己」。這個光來了,就叫我們認識「己」。

  我們認識了「己」,我們就得懼怕己,要對自己害怕。越會做菜的姊妹,做菜的時候禱告要越多,邊做菜邊禱告說,「主啊,我願全心全意的做這個好的菜給弟兄們享受。主啊,求你記念不大會做菜的姊妹,叫她做的菜都被吃光,叫她得著鼓勵。」越會講道的弟兄,為講道的禱告要越多,要禱告說,「主啊,求你加倍與配搭的弟兄同在,叫弟兄姊妹多多扶持他。」

  教會生活的難處,是沒有靈;因為沒有靈,就沒有享受;因為沒有享受,就沒有神的顯出;因為沒有神的顯出,這個己就非常厲害的運作。在教會生活裡,我最懼怕的,包括對我自己在內,就是我們的己。若是我們肯在主面前作一個沒有「己」的人,作一個沒有「我」的人,那教會就要得著建造了。教會中許許多多不必要的事都是從這個「己」、這個「我」出來的,因著我們的「己」、我們的「我」太強,看見什麼都有意見:看房子的隔間,你有意見;看見會所中有兩根柱子,你也有意見;這就是「己」。教會不是藉著你生的,會所也不是藉著你買的,可是你一來,就看見這個不對,那個不對,這就是「己」,這就是這個「我」。還有一些弟兄姊妹,聚會一定要坐在某人旁邊,為什麼?因為這個人跟他熟,好像主耶穌不能作他的保護,某個弟兄才能作他的保護,這也是「我」。

  人本來是因為「有我」才能生存,基督徒卻要因為「無我」才能成為神的祝福。你為什麼能活到今天?因為「我」。如果你從小不管你這個「我」,餓了也不講,那不是很快就死掉了麼?你能夠長到今天,活到今天,有任何的成就,或者達到任何的水準,水平,都是因為你這個「我」。但是一到教會生活來,神的光來了,就顯出你的己,顯出你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叫你看見自己的不足,叫你柔軟下來,叫你溫順下來,叫你尋找弟兄姊妹的保護 ── 這些都是看見己而有的結果。

  我記得高中的一個同學,那時他在同學中間說,「將來看我,我要一手拿礦,一手拿錢。」那就是「己」,那就是顯揚「己」的極致。聖經說到這個「己」,創世記十一章三節說,「他們說,來罷,我們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我們要宣揚我們的名。」所以這個「己」的特點就是要「通天」和神一樣,就是要「宣揚我們的名」而否認神的名。和神一樣,就是神說的算數,我說的也算數。這就是滿足我這個「己」。

  在教會生活中,神最無奈的就是我們的「己」。在教會生活每個人都有己,每個人都為己,每個人都強調己,然後在己的裡面就生發出許許多多不健康的東西來。教會中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意見?因為人的己。教會中弟兄姊妹為什麼有這麼多的看法?因為人的己。弟兄姊妹為什麼不能完全和諧?因為人的己。大家為什麼不能在一起配搭?因為人的己。大家為什麼不能好好一同追求?因為人的己。為什麼在教會生活中有各種的艱苦、嘈雜的聲音?因為人的己。這個己,就成為我們跟隨主的一個大難處。我們要看見在我們身上有一個最叫神無奈的「大己」。

  我剛剛愛主的時候,才十八歲,我覺得自己是個好「己」。那時候我的感覺是,像我這樣一個人,這麼愛主,這麼年輕有為,把一切都撇下了,沒有一手拿礦,一手拿錢,我只有主耶穌,甚至是一手拿天,一手拿主,有誰比我好?因此我告訴主,說,「主啊,事業不要了,前途也不要了,我將來也不要富有,我要為你傳福音,我要服事你。我將來不可能作倪弟兄,但至少我要作李弟兄第二。」這個禱告口氣真大啊?現在將近七十歲了,感謝主,我越來越認識這個己了,不僅認識,也越來越懼怕這個己了。我害怕做這件事是我的己,害怕說這個話是我的己,我越來越倚靠弟兄們了。

  認真說,我們常常為自己的壞脾氣而懊惱,卻不會為這個「己」而覺得可怕。一個弟兄打了自己的孩子,會說自己脾氣不好,但不會說這個「己」不好;看了「終結者」被了結幾個小時,心裡覺得不對,這個「己」還覺得有理。所以你要注意,什麼叫作光?光來了,就叫你看見神;光來了,叫你認識己,認識自己原來是這樣一個人。因著我認識我是這樣一個人,所以我裡面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我怕我的己。

  連我們的讀經,我們都得怕「己」。有一個弟兄,他真讀聖經,他的聖經上滿了註解,這些註解都是他自以為的亮光。為什麼說是他自以為的亮光呢?因為他讀出了「伊甸園在中國,中國人是神的選民」。有個弟兄糾正他,他生氣了,就不聚會了。後來有人碰見他,他竟然吸起煙來了。人問他為什麼吸煙,他說,「沒有什麼不可以,聖經上不是說『祭壇上的火不可熄滅』麼?」為什麼一個愛主的人,一個這麼愛讀聖經的人,到後來會落到這樣一個情形裡去?原因在於他缺少取用靈,他作什麼都在心思裡:讀經在心思裡,聚會也在心思裡。如果他開頭就取用靈,就享受愛,就顯出光,看見神,也看見己,他這個人就不會這樣了!因著他這個人缺少靈,這個愛在他身上的運作就不豐富,愛的運作不豐富了,神的顯出也不多了,這個人的己就膨脹了,膨脹到這樣一個地步,連讀經都讀出很古怪的東西來。

  我們的服事也要「怕己」。我們這個己常常搞花樣,尤其在愛筵中最容易暴露出來。在愛筵中,那做一大盤菜的,就嘀咕別人怎麼只做一小盤青菜;那看見自己的菜先被吃光,又聽見人人讚不絕口的,就得意洋洋。這是什麼?這叫作「己」!你要小心,每一次愛筵交通,都是暴露己;而為著怕暴露己就不做愛筵的,那個「己」就更大了。這個己很可怕 ── 弟兄們爭誰作頭,誰說的算數,誰帶領,誰最有影響力,誰最被大家擁護;姊妹們比誰的菜做得最好吃,誰照顧人最多,誰跟人禱讀最豐富 ── 我們的服事若不小心,都會有己。

光的運作 ── 看見撒但

  光的顯出,也叫你看見什麼是屬於撒但的。例如今天這個地上的音樂,你說它是好的的,還是不好的?我要說,我不說它好,也不說它不好,因為樂器的發明本是屬於肉體這條線的。神造人以後,人墮落了;人墮落以後,地上就有兩條線,一條是生命的線,一條是肉體的線。這個肉體的線,就是聯於撒但。在肉體的這條線上,地上的人就產生了無神文化:牧養牲畜,為著生存;製作樂器,為者娛樂;打造銅鐵利器,為著爭戰。因此音樂本來是屬於肉體的線。但是聖經裡又滿了音樂,例如詩篇說,你們要用角聲讚美祂,鼓瑟彈讚美祂,擊鼓跳舞讚美祂,用絲絃的樂器和簫讚美祂,用大聲的鈸讚美祂(詩一五○篇),還有用什麼調唱詩等等。所以,很多東西起源可以是屬於撒但的,但是我們可以用它。因此,我覺得地上的事,你不要絕對去看何者是何者非,而是要認識,這些事的後面是否有撒但。

  一個在光裡的人,他除了認識神,認識己,他也認識撒但的作為。約翰壹書三章八節說,「神的兒子顯現出來,為要消除魔鬼的作為。」神的兒子要消除魔鬼的作為,是藉著祂的死;我們要經歷這個消除魔鬼的作為,是藉著光。我們要在光裡看見,任何事物的背後都是有撒但的,因為牠曾將世上的萬國,和萬國的榮耀,都指給主看,對祂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給你。(太四9)所以認真說,你所上班的公司是屬於撒但的,你所住的地方是屬於撒但的,你所住的國家也是屬於撒但的,甚至你所用的錢也是屬於撒但的。今天完全不是用錢的問題,不是帶什麼職業的問題,不是東西好壞的問題,而是你要看見那些事物背後的撒但,好叫你能有智慧的、合式的取用這些事物。

  有一個弟兄讀完芝加哥大學經濟系的博士,在一所有名的大學教書。有一天,他突然告訴我,他要把職業辭了。我問他為什麼要辭。他說,我最近有一個感覺:我在讀博士的時候,我的同事也在讀博士;我作教授了,我的同事也作教授;我發表論文了,他們也發表論文,那我這個基督徒和他們到底有什麼不同?我確實知道我和他們應該不同:我有主,他們沒有主;我這一生屬於主,他們這一生不屬於主。所以我把職業辭了,我要來全時間服事主。這裡你看見,有的事物是合法的,但其背面可能是有魔鬼的,不知不覺這一切的事就叫人離開了神。讀書好不好?好。該不該做事?該;如果是主帶領你,你該去讀書做事。雖然這一切可能外面看都是好的,但是若叫人不知不覺的離開了神,這一切就是聯於撒但的。

  還有,任何原是好的事物,若撒但進去了,有一個東西就膨脹了,膨脹到超過它所該有的,那也就聯於撒但了。例如搖滾樂原是音樂的一種,但在搖滾音樂會中,我們所看見的情形,成千上萬的人站著,邊唱邊舉手搖晃,甚至興奮起來去抱那個歌手,你看見那裡有一個東西膨脹了,你不能說在那個裡面沒有鬼的運作。

  光的運作,叫你認識很多事的後面是有撒但的,是可能有撒但的工作的。撒但的工作就是摧殘人,摧殘人的人性,消耗人的生命,浪費人的時間,叫一個神所造有價值的人,虛耗他的一生。

  總之,光的運作是叫你對神越看越清楚,越看越有把握;光的運作也顯明你的「己」,殺死你的「己」叫你這個己不再能那麼活潑,這光殺死、隔離、除去一切不屬於神的;光的運作也叫你對撒但有排斥抗拒的能力,叫你知道事物後面有些東西是不健康的。

  我們可得謹慎,沒有一個人可以說,我已經屬靈了,不!沒有這個事。只要是人,他的己都是在的。我們的主就是一個心裡柔和謙卑的人,因著祂是那樣的「無己」,祂才能到十字架上為我們死,把神的愛表明出來。所以我們要向主說,「主啊,我願意在光裡經歷己被殺死,叫牠失去能力,叫牠失去那個霸道的情形,叫我這個人能柔和謙卑,像主耶穌一樣。」

  求主憐憫我們,願意這些話幫助我們過一個健康的教會生活。在教會生活裡要經歷神,在教會生活裡要享受神,在教會生活裡要滿有聖靈。然後,在教會中的運作,叫我們對神越來越清楚,叫我們的已越來越無能,也叫我們越來越認識並抵擋撒但的詭計。(韜)

(2003/12/14am 底特律)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