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初信, 基督徒喜樂的祕訣

 

初信-基督徒喜樂的祕訣-第二篇 神聖經綸的享受和見證

基督徒喜樂的祕訣

 

第二篇 神聖經綸的享受和見證

 

(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保羅在腓立比書中非常著重的談到「福音」,他說,「每逢為你們眾人祈求的時候,總是歡歡喜喜的祈求,因為從頭一天直到如今,你們是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一4-5)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可譯作「在推廣福音上所有的交通」。換句話說,腓立比教會的聖徒有一種交通,這個交通能叫神的福音更往前去。「在推廣福音上所有的交通」,表明聖徒們同心合意的在推廣福音的交通裡。

 

  你要認識,若是福音是可以交通的,這就說出福音是生命的,福音是生機的,福音是豐富的,福音是大能的,福音也就是主自己。當我們在一起交通的時候,福音乃是我們交通的內涵;我們的交通必須是生命的,我們的交通必須是生機的,我們交通必須滿有豐富,我們交通的結果必須滿帶著大能,好叫我們得著基督、認識基督、看見基督、享受基督。親愛的弟兄姊妹,你要認識,我們這一生的經歷和享受都不可能離開福音。

 

  福音就是神永遠的經綸,在這一個經綸裡,神不斷的把祂自己分賜給我們,叫我們這一班人能夠在神的旨意裡、在神的目的裡、在神的計劃裡、在神的要求裡、在神的盼望裡、在神的打算裡得以有分。我們原來是遠離神的人,是不要神的人,是沒有神的人,是與神無關的人,有一天我們信了主,我們這個人就被帶到基督裡,開始享受福音的豐富。

 

活在福音的交通裡

 

  所以,你活在地上為著什麼呢?為著信福音,也傳福音。你活在地上作什麼呢?經歷福音,享受福音,得著福音,讓福音的實際被構成在我們這一班蒙恩的人身上。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要覺得喜樂。為什麼喜樂?因為福音帶著好消息,帶著豐年,帶著醫治,帶著盼望,帶著保護,不斷的供應我們這個人,好叫我們來跟隨主。身為一個基督徒,我們勞苦卻不疲累,反而得著能力,覺得滿有享受。什麼時候我們活在福音的交通裡,我們就得著了神聖經綸的實際。

 

  保羅為著許多教會掛心,為著許多教會禱告,但是大多數的教會都是叫他為難頭痛的。他想到哥林多教會,他為難;想到加拉太眾教會,他為難;想到以弗所教會,他也為難;想到歌羅西教會,他也是為難,一處一處的教會都是叫他為難的。但是在馬其頓有一個腓立比教會,這一班人蒙恩得救以後,天天活在福音的交通裡。什麼叫作活在福音的交通裡?就是享受神聖的生命,經歷生機的救恩,享受神給他們一切的豐富,經歷復活的大能。同時,這位主在他們身上是新鮮的,是活潑的,是有能的,是作主的,是滿有帶領的,是滿有加力的。這位主在他們身上不是客觀的,而是主觀的;不是理論的,而是可取用的。這位主在他們身上,是實實在在、活活潑潑的耶穌基督。這就是福音。

 

福音的生活 ── 不斷的經歷得救

 

  基督徒生活的祕訣是什麼?就是過一個福音的生活。這個福音也就是神的經綸。當這福音不斷給你得著的時候,你就不斷的經歷得救。得救,不僅是重生,更是叫你在生活中得救再得救──從你自己裡面得救,從一切的環境裡得救,從你的文化背景裡得救,從你的組成裡得救,從一切墮落的情形裡得救,從撒但的攻擊裡得救,從世界的霸佔裡得救,從字句的規條裡得救,而被救到神的經綸裡去。

 

  感謝主,我們蒙恩得救了,我們就開始過福音的生活,這樣的生活是一個宣揚福音的生活。我願意告訴你,基督徒每一個的聚會,都是我們經歷得救的時候。每一次的聚集,都叫我們再得救一次。人的得救是一次得救就永遠得救的,但你要知道,我們不僅有地位上的得救,還有生機上的得救。在地位上,我接受主作我的救主,祂的寶血洗淨我的罪,我就得救了;在生機上,祂神聖的生命進到我裡面,把我從黑暗、墮落、失敗、軟弱的光景中救拔出來,使我天天得救。

 

  不僅這樣,我們還要從一切神以外的事物中被救出來。事實上,當人一得救以後,他會把一些不屬於神的事物帶進教會生活。新蒙恩的人常常告訴長老應該怎麼作。為什麼?因為他得救的不夠多。有些人說,「長老為什麼膽子這麼小?為什麼不蓋一個大一點的聚會場所?為什麼買這樣的椅子?為什麼不買沙發?為什麼麥克風是這樣擺設?」甚至我服事主幾十年了,常常有人教導我應該怎麼作。每一次有人教我的時候,我都感覺,「主啊,我需要得救;主啊,他也需要得救。」一面來說,我們都得救了,我們都有神、有主,我們都有永遠的生命住在我們裡面;但是另外一面,我們這個人還是在世界裡,我們這個人還是在肉體裡,還是在天然裡,還是在己裡,還是在我們的所是裡,還是在我們的所望裡,我們在這一切事上都需要得救。我們這一輩子的生活就是經歷得救、經歷神聖經綸的生活。

  

        我們每個人從頭到腳都需要得救,甚至像買衣服、穿衣服這麼簡單的事,都很容易把我們帶到世界裡。在一切的事上我們都需要告訴主,「主啊,我需要得救!」即使一位愛主的弟兄,又奉獻又熱心傳福音,他仍然需要得救。

 

        有一位弟兄愛主到一個地步,願意全時間服事主,我聽見了真是喜樂,但是又有一個感覺,他需要得救。我擔心,他全時間是因著一時的熱心,結果卻為著經濟艱難而愁苦,為著孩子的教育而煩惱。你看他需不需要得救?是的,他需要得救,直到他對主有完全的信託。

 

竭力追求 ── 過「逼迫」主的生活

 

  你要知道,福音就是神聖的經綸,當這神聖的經綸給你經歷以後,會叫你過一個不斷得救的生活,並且產生一個追求的生活。這個得救的生活,乃是主藉著一切的環境來帶領你的。當主來帶領你的時候,你要告訴主,「主啊,我願意竭力追求。」這個追求是什麼意思?這個追求就是「逼迫」。

  

        使徒行傳九章12節記載,保羅曾經是一個逼迫基督徒的人,凡是求告主名的人,他都竭力的把他們綑綁起來、下在監裡。另外,司提反的受害也是保羅所促成的。行傳七章5460節說,保羅為那些殺害司提反的人看守衣服。或許眾人並不想動手打司提反,但保羅鼓動他們說,「你們去打死他,衣服脫下來,我替你們看著。」這樣看來,你說,誰是幕後操縱的人?毫無疑問的就是保羅。所以保羅才會說,「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提前一15

 

  保羅說,我以前就著熱心說是逼迫教會的(腓三6),這個「逼迫」(dioko),和「追求」的希臘原文是同一個字(12節)。保羅逼迫到什麼地步?他見一個基督徒就抓一個或殺一個,這就是他的「追求」。就著熱心說,他是逼迫教會的,逼迫到什麼地步?他要說,我幾乎忘記我的吃飯,我忘記我的睡覺,我忘記我的生活,我這個人緊緊的「依附」在基督徒身上,我的嗅覺像狗那樣靈敏,一聞到基督徒在哪裡,我就往那裡去!保羅那個緊緊的「追求」會叫你害怕。追求就是一種「依附」,依附到一個地步就產生了逼迫。

 

  即使像保羅這樣一個罪魁,在遇見主的大光後,他立即有一個大轉變。他似乎要說,以前我碰見基督徒,我不放他過去;現在我碰見主耶穌,我也不放祂過去。以前我碰見基督徒,我非把他殺了不可;現在我碰見主耶穌,我非把祂得著不可。

 

逼迫主,就是不放祂過去

 

  我們追求主,應該就像談戀愛一樣。一個弟兄追求姊妹的時候,一天打三、四通電話都不覺得累。早晨一個電話,中午一個電話,晚上一個電話,甚至半夜還來電話;而且三天一封信,五天一封信,又是長又是短的,總有講不完的話。因著這樣的「逼迫」,姊妹就被追求到了,成為他的妻子。

 

  主也在那裡等著我們追求。主似乎要說,「我盼望你不忘記我、不丟棄我、不離開我,你的思想裡要滿了我,你的心思裡要滿了我,你的愛情裡也要滿了我,我這位神而人者要成為你追求、甚至逼迫的對象。」

 

  你要告訴主,「主啊,我絕對不讓你過去。什麼都可以發生,我總不讓你過去。在一切的事上,無論順境或逆境,主啊,我必須要得著你這一位基督。」這就叫作追求基督。

  

        但是,我們大部分的人似乎還沒有受主的吸引。正因為沒有受主的吸引,所以我們都需要主來追求我們。偏偏主追求我們的時候,還真難追到。有時候主追求你,叫你又流淚又感動,你覺得,「主啊,我沒有想到你這麼愛我,你的愛真是感動我,謝謝你為我死,為我活,我願意把禮拜天早晨兩個小時奉獻給你、分別為聖,這段時間絕對是屬於你的。」主就會問,「那其它的時間呢?」人很麻煩,主追求你,怎麼追求也追求不到;直到有一天你碰見主了,享受到主了,你才回應主的呼召。

 

       當你回應主的呼召以後,我告訴你一件奇妙的事,這時候不僅主在追求你、逼迫你,同時你也在逼迫主、追求主。就好像弟兄追求姊妹、得著姊妹以後,反過來,是姊妹追求弟兄。你信不信,所有的妻子都在追求她的丈夫,她滿腦子想的就是丈夫喜歡吃什麼,如何照顧他的身體,叫他喜樂舒暢。同樣的,開頭是主追求我們,我們每個人都硬心不肯,但是有一天因著主的憐憫,我們的心動了,看見祂了,就像保羅看見祂一樣;也得著祂了,就像保羅得著祂一樣;享受到祂了,就像保羅享受到祂一樣;經歷到祂了,就像保羅經歷到祂一樣,我們就會說,「主啊,我從來不知道你這麼好,你是這樣一位包羅萬有的主!主啊,我願意把所有一切都撇下,好來追求你。」這樣的追求就是逼迫。

 

  有時候人對你說氣話,「我絕不放你過去!」這句話把「逼迫」說的很達意。你有沒有曾經告訴主,「主耶穌,我絕不放你過去!」我看很少人能這樣禱告。大部分的人都是可憐兮兮的,「主啊,開恩可憐我吧,我的職業快沒有了。主啊,保守我的職業!」這是多麼沒出息的禱告,在禱告裡沒有基督,只有人的宗教。你要從宗教裡出來,進入基督豐滿的實際裡。你不僅是一個宣揚主、經歷主的人,你還要成為一個對於主和主的救恩有完滿享受的人。

 

  你要羨慕成為一個竭力追求主的人,追求到什麼地步呢?你這個人的存在,就是叫主耶穌受「逼迫」的。這時你的禱告應該是,「主啊,如果你這麼好、這麼可愛,如果你這麼有價值,如果你這麼屬天、超越,這麼神聖、美麗,我就願意告訴你,我這一生是跟定你了,我絕不放你過去,我一定要將你得著。我求你得著我這一生,叫我這一生完全屬於你,你也完全屬於我。」兩千多年的教會歷史裡,在成千上萬的基督徒中間,能這樣厲害禱告的人恐怕少之又少。

 

  我告訴你,無論誰願意這樣來追求主,主會對他又真、又活、又明亮、又豐富、又信實。等你再來為主作見證的時候,你就不再有膚淺的禱告:「感謝讚美主,我買房子撿到便宜了,省了好幾萬。」你要告訴主,「主啊,我也不要福利,我也不要外面所謂的祝福,我只願意我這一生的存在是為著你、為要得著你,好叫我裡面滿了你。」

 

逼迫主,就是緊緊的依附祂

 

  這個逼迫,並不是要傷害主,而是全人緊緊的依附祂。有個希臘文學者說,「逼迫」這個字,意思是緊緊的把自己聯結在上面。逼迫主,就是我這個人緊緊的跟著祂。今天假如我要逼迫某個人,我就緊緊的跟著他,你看他苦不苦?他甩我甩不掉,丟我丟不掉,我就是緊緊跟著,他不讓我跟著還不行。

 

  弟兄姊妹,你要認識,我們要這樣來跟隨主,緊緊的把自己投靠、倚附在主身上,使我們成為一個竭力追求主的人,這樣我們就能享受那神聖的經綸,神一切的豐富也會不斷的成為我們生命的分賜,叫我們充分的享受祂、得著祂。

 

身體生活見證神聖的經綸

 

  末了,我們還要過身體的生活。腓立比書提到身體生活,起碼用了七個不同的發表:同心合意(一5)、同一個心志(一27)、齊心努力(一27)、意念相同(二2)、愛心相同(二2)、一樣的心思(二2)、一樣的意念(二2)…這都是說到我們要過一個健康的身體生活。我們這個人一定要和弟兄姊妹生活在一起,和教會中的弟兄姊妹同心合意,這樣在我們身上就能產生身體的生活,我們也就成為一個見證。

 

        腓立比書二章15節說,「使你們無可指摘、誠實無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這裡強調,我們顯在這個世代中,好像發光之體(另譯)。換句話說,教會就是一個發光之體。當有一班弟兄姊妹實行身體生活的時候,他們就能有一種福音的生活,有一種得救的生活,有一種彼此相愛的生活,來見證神的福音、神的經綸。這樣的經歷就是我們基督徒喜樂的祕訣。

 

在主裡的喜樂常新不改

 

  人生所有的快樂都是短暫的,即使人生最快樂的事、人一生幸福的所在,如結婚生子,也會漸漸趨於平淡。我和妻子結婚三十多年,是老夫老妻了,我們對彼此的愛雖然有增無減,但奇怪的是,現在兩個人在一起的熱情、熱切,比三十多年前平淡多了。但是我們有一位主,祂是我們喜樂的祕訣,這喜樂是永遠長存、永遠長青、永遠常新,也永不改變的。一旦你活在福音裡,宣揚神的福音,經歷神的福音,享受神的福音,見證神的福音,你整個人就喜樂了;一旦你活在福音裡,活在救恩裡,活在追求裡,活在基督的身體裡,你這個人就喜樂了。

 

        1953年至今,我信主四十多年,我告訴你,我這個老人有一個情人,就是主耶穌。我十七歲時第一次愛上祂,過了四十幾年,我們之間的愛絲毫無減,永遠火熱,永遠長青,永遠常新。每一次我摸著祂,無論我在什麼境遇裡,我裡面都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這就是我們基督徒喜樂的生活。

 

         你能不能告訴主,「主啊,我今天認定你了,我現在什麼都不要了,我也沒有什麼事業前途,我也沒有什麼盼望,我也不要名,不要利,主啊,我今天就是要來竭力追求,我要『逼迫』你到一個地步,完全得著你。」你要讓神覺得,神若不祝福你,若不與你同在,若不把祂自己給你,若不把祂的託付給你,若不把獎賞給你,若不成為你的豐富、實際、享受及滿足,你就絕不會讓祂過去,好叫神必須把祂所是、所有、所作的一切,都豐豐富富的賜給你。你這個「逼迫」,會叫神不得不將祂自己完全賞賜給你。

 

蒙恩是為著福音的辯護與證實

 

  我們的生存是為著福音的推廣,而我們的蒙恩是為著福音的辯明與證實(腓一7)。「辯明」這詞是指消極的一面,「證實」則是指積極的一面。當別人攻擊福音時,我要為這福音來辯護;當我這個人傳揚福音時,我要來證實我所傳揚的福音。所以,傳揚福音不僅有消極的一面,還有積極的一面。

 

  當你需要為福音辯護的時候,你要起來將純正的真理擺出來,釋放出神的福音、神的經綸,這個就是辯明。

 

  當保羅傳福音、服事加拉太眾教會時,律法卻跑進來,割禮卻跑進來,這些與神的經綸無關的事情跑進來了,把人從恩典帶到律法裡。因此保羅就起來辯護神的福音。還有,在使徒行傳十五章,他在耶路撒冷很剛強的和弟兄們交通,同著巴拿巴述說神藉著他們在外邦人中行的神蹟奇事(12節),他是在那裡辯護神的福音,也就是辯護神的經綸。神的經綸必須被保守在這樣純正的情形裡,非常的清楚,非常的明確,沒有摻雜。

 

        弟兄姊妹,這應該是我們所經歷的。若有人在教會中把世界帶進來,你要起來說,不!教會跟世界是無分無關的,教會裡只有基督,只有生命,只有神的經綸!這就是辯護神的福音,這就是保守神聖經綸的純正。

 

  證實,就是積極的加以印證,加以表明。證實應該是生命的,是生活的,是可以經歷的。譬如說,我有一個主觀的經歷,我經歷一些事物,我就願意作一個見證,告訴人神的經綸到底是什麼,神的福音到底是什麼,這就是證實。

 

所遭遇的一切是為福音的進展

 

  此外,我們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為著福音的進展(腓一12)。使徒行傳十六章記載,保羅和西拉為了福音的緣故遭受逼迫,不但被人剝了衣服,被人用棍子打,還被人下在監裡,但是他們並沒有哀聲嘆氣,大喊倒楣,苦苦哀求,「主啊,求你救救我們!」反而在三更半夜非常豪邁的唱詩、禱告、讚美神。神行了神蹟奇事,打開監牢的門,並且得著了禁卒的一家人。

 

  如果保羅沒有下在監裡,他們就得不著那個禁卒的家。所以,神在祂的主宰裡,讓他們遭遇一些逼迫,被下在監裡,好用這個機會傳福音,帶禁卒一家人得救。我們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為著福音的進展。

 

        弟兄姊妹,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我們會經過很多的遭遇,雖然我們不明白為什麼,但我們要深信,我們裡面要有把握,我們所有的遭遇都是為著福音的進展。你雖然有一些苦難的遭遇,但你要知道神有祂的美意。也許神藉著你這些經歷,要叫許多人得著生命的供應。在保羅身上就是這樣,在歷世歷代許多聖徒身上是這樣,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也是這樣。我們裡面要有這樣的把握,主所量給我們所有的環境,都是有益處的,我們要放膽的去經歷它,這一切的遭遇都是為著福音的進展。

 

一個聯於神的存在

 

  弟兄姊妹,你有沒有想過你是為什麼而存在?你憑什麼活,你為什麼活,你活著為什麼?你若說,「我活著為著吃飯,吃飯為著活著」,那就證明你沒有什麼出息。我不是隨便說的,有人得了學位,找到工作以後,買一部好車,別人問他,「買車子為著什麼?」他說,為了上班。再問他,「你上班為什麼?」為了買車子。你問他,「你為什麼存在?」他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這樣的人活著是沒有目的,沒有價值的。

  

        最近有一位弟兄對我說,他現在正在作一個計劃,如果成功的話,會賺很多錢,所有同工們的需要都沒有問題了。我一面非常感謝主,另一面卻有一個感覺,好是好,但神不是要「你的」,神是要「你」。你不要老是告訴主,「主啊,我要為你賺錢!」主就要說了,「全地都是我的,這些不是我要的,我要的是你。」所以你要清楚,你的存在到底是為什麼。當有一天你說,「我的存在乃是聯於神的福音,乃是為著福音的推廣。」那麼,你的人生就會有一個徹底的改變。

 

        我在中學的時候,對上課一點都不感興趣,特別是數學、化學、物理,根本聽不懂;而我有興趣的歷史、中文和地理,對我而言太又簡單,老師教的內容讓我枯燥乏味。那時我覺得活著真沒意思,天天拿一本小說,以為人活著就是為著寫小說。所以我開始寫小說,夢想有一天我就是中國的狄更斯,我就是中國的大仲馬,我就是中國的文學家,如果全中國每一個人家裡都有一本我的書,那我真是了不起。但是我裡面非常虛空,讀小說的時候虛空,寫小說的時候虛空,投稿不被選上虛空,投稿選上了也虛空,沒有一樣不虛空。

  

        直等到我愛主、被主復興的時候,我已經是高中三年級的學生,當時我第一個感覺是,「主啊,我馬上就要畢業了,我們學校只有兩個高三的弟兄,我若畢業了,學校就沒有基督徒,學校福音的種子就斷掉了。」從那時開始,我就在學校成為一個推廣福音的人,每天早上上學的時候,和一個弟兄站在校門口,拿幾百張福音單張向同學傳福音,告訴每一個人,請你信耶穌。一到放學降旗,我們兩個又快跑到學校後門,站在後門口發傳單,告訴人,請你信耶穌。我們也開始在學校傳福音,下課十分鐘,就到初中生的教室去。學生一看到我們兩個高三生,還以為是學校派來的,馬上安靜下來,我們就傳講,你要信耶穌,耶穌是救主,你們都是有罪的,信耶穌就得救得永生講了五分鐘後,再快跑回教室。星期六下午沒有課,我們知道每個教室都有幾個人不回家、在那裡作功課的,我們就到每個教室去向人傳福音。這樣,我們差不多帶了一百個人得救。

 

  有一天,有個弟兄對我說,「我們到操場去禱告吧!」我們一到操場以後,雙腿一跪,就很有負擔的開始禱告,「主啊,求你拯救靈魂,求你得著更多的人。」旁邊的人就很好奇的來看我們,以為我們在發瘋。禱告完了,我們抬頭一看,一圈再一圈,有幾十個人圍在那裡,但我們裡面覺得很榮耀。為什麼?因為我們的存在是為著福音的推廣。感謝主!後來果真得救的人就增多了。

 

  開頭我們在學校聚會,只有四、五個人,後來慢慢增加到十個、十五個、二十個、三十個、四十個,我們不斷的傳,人就不斷的受浸。我願意告訴你,等我高中畢業的時候,就我所知,不到一年的時間,大概受浸了六十位左右,呼求主名而得救的人就更多了。

  

        後來我就經歷到,我也不是狄更斯,不是大仲馬,不是莎士比亞,不是巴金、魯迅,我也不屬於他們,我乃是屬於基督的。我活著非常有意義,因為我認識到,我的存在就是為著福音的推廣。

  

        當我年輕的時候,我告訴主,「主啊,我這一生是你的,我的存在是為著福音的推廣。」一直到今天,我沒有後悔過,也不覺得我白活了,不以為浪費了時間。一直到今天,我還要說,我的存在何等的有價值!

 

        有一天,我遇到台大的老同學,他在台灣當教授,我問他,「我們這一批同學,是大學聯考最好的一百多個,每個人都是第一志願考上台大外文系,現在有沒有一個是特別有成就的?有沒有作部長的?成為企業家的?」他說一個都沒有。我說,「那麼,大家都作什麼去了?」他說,「有的作教授,有的作律師,還有的作經理。」後來我們找到了一位作律師的同學,見面時他告訴我說,「那時候我們都很羨慕你,覺得你是一個非常高深的人,你好像裡面有很多學問。」其實我的學問不多,考試都是拿 B,但為什麼我讓人感覺高深?因為我不多話,與人相處也不隨便,給人感覺這個人是有神的。我今天再看看我的同學,他們有幾個人能起來說,我的存在是聯於神的,我的存在是聯於神聖的經綸的,我的存在是聯於神聖經綸的開展的?我的存在實在是有價值。

  

  你在世上會經歷許多事,當時會叫你興奮,但事後你會覺得不值得一提。我的孩子都很會讀書,小時候獎狀、獎杯一大堆,有一天他們整理房間時,把這些獎狀、獎杯通通都丟到垃圾箱裡。我說,「這些對你們來說已經沒有價值,但是對我很有意義,因為你們是我的孩子。」我把它們都撿回來,放在我的書房裡,看到它們就想到我寶貝的兒女。

  

        所以弟兄姊妹,你作教授也好,作工程師也好,你可以有各種的職業,但若是你的存在不是為著福音的開展,你的存在就沒有價值。我讀書讀到研究所,也工作過,但沒有一件事可以叫我一再的回味,惟有為主傳福音的高中時代,最讓我覺得有價值。

 

一個真實的經歷 ── 福音得著推廣

 

  上大學前,我住在台北市附近的軍眷區,被分派到一個分家聚會。那個區域很貧窮。我第一次去禱告聚會,只有四個人,兩個人坐兩個凳子,兩個人坐在一張床上,就聚起會來了。那時我才二十歲,弟兄們都四十多歲,沒有受過什麼教育,都是軍人,講起話來有口音,不是那麼清楚。但我卻有一個負擔,我告訴主,「主啊,謝謝你,你把我擺在這裡。」我知道每一個遭遇都是為著福音的進展,主把我擺在這個分家裡,我就在這分家聚會。

 

        第一個我們要解決的,是凳子問題。可是沒有錢,怎麼辦?我們就規定,每個人來聚會都要帶張凳子,我自己也去找幾塊木頭釘一釘,作一個小凳子,作為擘餅用。聚會的時候,我一手拿聖經包,另一手拿凳子,裡面覺得很榮耀,因為我是為著主來聚會。

  

        後來弟兄們要求我主日講道,我說,「我還沒有講過道,頂多只有帶兒童的時候講講故事。」弟兄們就說,你要講什麼都可以。那時,我真正愛主才兩年多,對聖經還不是非常熟悉。我就去讀倪柝聲弟兄的《十二籃》,像是「和彼得」,這一類信息很感人,我讀了十多遍,然後就起來講。我都是講《十二籃》裡面的信息,越講越有負擔,越講越覺得有價值。

  

        我們分區的禱告聚會開頭只有四個人,擘餅聚會不到二十人,但我有一個負擔,盼望整個軍眷區的人都能聽見福音。我到眷村一家一家傳福音,傳到一個地步,我的腳踏車一進眷村,小孩就講,「耶穌來了,耶穌來了。」感謝主,藉著這樣,有好多人得救,一年後我們聚會的人數增加到七十人。

 

        當時聚會的地方最多只能坐三十個人,再也放不下更多的椅子,我們就想蓋一個會所(聚會的所在地),但是每個家都非常窮苦,吃飯難得有肉吃。感謝主,後來弟兄姊妹在軍眷區申請到一塊地,我們就開始奉獻財物,蓋一個會所。幾乎每個人都把每一毛錢擺出來,沒有什麼大錢,都是一塊、五塊,十塊,還有的就是金戒指、寶石,這樣的奉獻真感人。

 

        親愛的弟兄姊妹,不知道為什麼,每當我回想這些事,我裡面會想,有多少人像我這樣活著?我的存在是為著福音的開展,這是何等榮耀的事!

 

  後來我到軍中服役,有一天我到一個中校營長家去,當時我還是個非常年輕的少尉,他突然對我說,「弟兄,你是我父親。」我很詫異,他就打開聖經說,「這一節是這麼說的,我在基督裡用福音生了你們(林前四15)。是你在基督裡用福音生了我,因為你生了我,我才得救,我才信耶穌,所以你是我父親。」我坐在那裡,心裡想,「主啊,我不能告訴你,我多感謝你,有多少人活著能這麼有價值!」我能起來告訴人,「我是為著神聖的經綸而活著,我的存在是為著神聖的經綸,我這個人成了一個榮耀的見證。」

 

  有一次我去看望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弟兄,他見到我非常喜樂,就想為我寫一幅字。我就給他哥林多後書六章810節,「榮耀、羞辱,惡名、美名;似乎是誘惑人的,卻是誠實的;似乎不為人所知,卻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卻是活著的;似乎受責罰,卻是不至喪命的;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段聖經,雖然沒有高深的啟示,卻實實在在說到我們的經歷。

 

        那時我只有二十多歲,但是我何等渴慕,這所有一切的話都成為我一生的經歷,叫我這一生不平常,叫我這一生不平凡,叫我這一生不隨便,叫我能起來宣告:我的存在和世上所有的人都不一樣。他們可以為著錢存在,他們可以為著名存在,他們可以為著權力存在,他們可以為著地位存在,他們可以為著職業存在,他們可以為著家庭存在,他們甚至可以為著他們的肉體存在,但我是為著神的經綸而存在,我活著是為著推廣神的福音、推廣神聖的經綸。

 

  這麼多年來,我很有感覺,「主啊,即使撒但用一切的方法攻擊、摧毀你的教會,但是你的教會照樣往前。」雖然我年紀大了,我還是有一個心願,「主啊,但願我能看見許許多多的教會被興起來,每個地方都有一班愛主、愛教會、愛神的經綸的弟兄姊妹,他們滿了基督,滿了豐富,滿了生命的供應;一處處教會好像金燈台一樣,明光照耀,把神的話表明出來。

 

        弟兄姊妹,我們要這樣活著,要告訴主,「主啊,我願意我的存在不是為著名,不是為著利,不是為著權,不是為著事業前途,甚至不是為著家庭,不是為著自己,不是為著罪中之樂,也不是為著世上的虛無;我的存在乃是為著神永遠經綸的推廣,也就是為著福音的推廣。」這樣的生存是何等的有意義!(韜)

 

199912Montreal華語特會信息)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