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初信成全信息

 

初信─初信成全信息─第十三篇 認識神的主權

初信成全信息

 

第十三篇  認識神的主權

 

(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裝備齊全

 

    上一篇我們說到,「活在主話的供備、規範,以及話的果效裡」。話,是叫我們成為發光之體的;話,也是那建立我們的恩典的話。話,是神的應許。神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裡都是是的,藉著祂也都是阿們的。這話也叫我們裝備齊全,能夠為著各樣的善工行各樣的善事。換句話說,話產生什麼樣的果效呢?它可以建立我們,可以叫我們對神的信實有享受,叫我們裝備齊全,叫我們這屬神的人得以完全。

 

    「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或神的呼出),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三16-17)你要注意,這短短的兩節裡,有兩個非常重要的點:一個就是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一個就是叫屬神的人在服事主的時候可以裝備齊全(即預備)。一面來說,話叫你這個人變得很健康;一面來說,它叫你這個人變得很有運作的能力。

 

    跟隨主有一個難處,就是好弟兄一大堆;多到什麼地步?多到叫你覺得可怕。好弟兄是越多越好,不應該可怕;但是為什麼可怕?就是一大堆的好弟兄,你簡直不知道拿他們怎麼辦。有的好弟兄,他就是好好的聚會,好好的愛主,好好的讀經,好好的禱告,你講什麼,他就聽什麼,我們把他叫作乖乖牌,他完全是乖的。我跟你說,當教會的帶領非常強的時候,教會就出一大堆的乖乖牌。但是你注意,差不多的乖乖牌到後來都沒有用。你寧可皮一皮,都不要太乖。但是你要知道,我這講這話的膽子有多大!我講了,我都很緊張,因為有些人皮了以後,就乖不回來了,那不就完了嗎?太乖的人沒有用,太皮的人有一天被主摸著了,他的腦子倒沒有生鏽。乖乖的人是沒有腦子的,腦子生了鏽。你叫他這樣,他就這樣;你叫他那樣,他就跟隨。

 

    很多聖徒很愛主,這很好,但是一般人「好」的標準不是有基督,而是你有沒有聚會,讀不讀聖經,讀不讀教會帶領讀的屬靈書報,有沒有出去跟著大家一塊兒傳福音。這了這個,你就是好弟兄,可是人從來不會問一句,你有沒有基督?你要是真問,你有沒有基督,那可不得了;沒有的都會說有,有的都不敢講有。沒有基督的人都講,我有基督,多得很。

 

    我告訴你,三十年以前,有一次我騎腳踏車,摔了一跤,沒摔死,感謝讚美主,榮耀歸給神。我那個時候就知道,主會大大的用我,要不然,我那一跤摔成那樣了,還活的下來嗎?你問我,這件事你有沒有基督?我很難答;一不小心,到後來我們只剩下神蹟,沒有基督。有的弟兄皮得很,常常需要長老為他禁食禱告,那真是好弟兄。我跟你說,你根本不聚會,長老絶不會為你禁食;是你又聚會,又愛主,傳福音就跟人打起架來,探望一下聖徒就被人趕出去,長老就要為你禁食禱告。你想想看,你多屬靈,你可以把長老帶到基督面前去!

 

在所是上完全,在運作上裝備齊全

 

    我不是隨便講的。所以你有沒有注意,基督徒有很多的難處,難處在哪兒呢?在所是上缺少完全,在運作上缺少裝備的齊全。差不多我們所有的人,包括我在內,都有一種說不出的難處,這個難處只有主的話在我們身上不斷的運作,不斷的構成,不斷的生發出果效,才有可能過去。

 

    這個果效是什麼?第一個,叫我們這個人完全;第二個,叫我們的裝備齊全。人的完全,叫我們能活在主面前;裝備的齊全,叫我們能夠為主作工。我們人很奇怪,我們是在我們的模式裡過活,而我們卻認定,這個模式就是主耶穌的模式。主耶穌如果像我們這樣天天過生活,現在還沒有一個人得救。主從來不著重聚會的儀式,祂從來沒有花樣;祂很簡單:我就是傳福音,果子讓給神。當人都來跟隨主的時候,祂講一篇道把他們都罵走了(參約六26);罵走以後,祂就孤孤單單的走路。孤孤單單走路的時候,別人就笑祂,「主啊,得救的人少嗎?」(路十三23

 

    我跟你說,我每次讀到這句話,我都盼望把那個講話的人從墳墓裡抓出來,揍他一頓。諷刺主怎麼這麼諷刺的?主啊,得救的人少嗎?主耶穌也不生氣,祂回答,「你們要努力進窄門。我告訴你們,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24節)我想,人家這麼諷刺你,你還講道給他聽?人要是這麼諷刺我,我老早講:我比你好一點,你問我得救的人少嗎?對,很少,你救了幾個?你自己一個兒子不生,別人生兒子,你覺得人生錯了。

 

    我一點不是隨便講的。我告訴你,主耶穌在地上從來不耍花樣。祂很簡單,向著神,我是完全的;我的運作、我所作的工,是有果效的。你看主的運作多有果效!事實上,在歷史上只有主耶穌自己作的工才有最大的果效,祂把整個撒但和撒但的權勢都釘在十字架上了,祂把你我這些舊人釘在十字架上了,祂復活了,也把我們生出來了,帶進了一個新造的新人。這個果效還得了!

 

最需要的是主的話在我們身上有構成

 

    我們最需要的是什麼?我們最需要的,就是主的話在我們身上有構成。如果沒有主話的構成,我們這個人就不知道怎樣能夠健康地活在主的面前。如果沒有主話的構成,我們這個人也沒有辦法有一個合適的盡職。所以保羅在這裡說到兩個東西,第一個,主的話能叫你完全。完全的意思是合宜的、正常的、正確的,預備好面對各種的需要。我們在神面前是合宜的,我們在神面前是正常的,我們在神面前是正確的,我們在神面前是預備好面對各種的需要的,這是根據什麼呢?根據主對我們所說的話。主對我們說話,就叫我們完全、或者完備。

 

    第二個,主的話叫我們為著各樣的善工得以裝備齊全,好叫我們盡職、盡功用的時候,有各面的裝備。前面一個是注重生命,後面這一個是注重豐富。你將來要成為一個主所使用的僕人嗎?你若願意成為一個主的僕人,你整個人就要投身在主話語的裡面,願意進到主的話裡,讓這個話在你的身上一面供應你,一面餵養你;一面給你生命,一面在你裡面成長,結果就叫你這個人完全、裝備齊全。

 

    我願意和弟兄們這樣說,我很感謝主,我在年輕的時候,就願意不斷地把自己投身在主的話裡。那個時候主真是憐憫我,我也服事,也作青少年的工作,也作兒童的工作,但是這些好像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我讀經再讀經,讀成習慣了。後來,連我到美國來讀研究所,即使很忙,我還是讀經,有機會就讀經。讀經有兩個好處,第一個,你不斷地接觸主的話,叫你這個人合宜、正常、正確,叫你這個人在生命上、在主面前很健康。

 

    你想想看,我們見面的時候,我們基督談的有多少?我不知道有沒有一個人在問候的時候,他問過這麼一句話:你的基督如何?這一問,人就不知道怎麼答了。人就突然發覺,我會有這個問題嗎?別人可以問我這個問題嗎?我說,我的基督死了,我講不出口;我的基督活著,我也講不出來,因為我是半死不活。我的基督不見了,我講不出口;我的基督還在,我良心有虧。所以弟兄們,主的話少了,我們很難合宜。保羅對提摩太說,你這個人有兩面,一面是你這個人需要完全;另外一面,你這個人需要裝備齊全。

 

主在人身上各面的工作是根據祂的話

 

    主在你身上各面的工作,是根據祂的話。你這個人不斷地追求主的話,到後來你就不是一個野傳道。講道有兩種,一種是我在負擔裡來講一個道,一種是因為有一個需要,會眾需要我講這個道,所以我來講這個道。我在負擔裡講道,這不是野傳道;講道是我份內的工作,我應該要講道,這叫野傳道,這就是摧殘聖徒的、糟蹋聖徒的。換句話說,我不是一個僅僅熱心事奉的人,我乃是住在主的話裡,讓主來成全我這個人;我乃是住在主的話裡,讓主來裝備我這個人。這樣,從一面說,我這個人在主面前是健康的;從另外一面來說,當我來服事主的時候,我也是健康的。

 

    今天愛主的人不少,熱心的也不少,願意照顧聖徒的也不少,但是完全的不多。不知道為什麼,人的中心不在基督,人的中心是在基督之外的事物。中心不在基督,中心之外的就是不完全。你有沒有注意,主喜歡一個人健康,主喜歡一個人完全。這個完全,你要說它是相對的。多完全算是完全?沒有標準,因為神絶不許可任何人絶對的完全。除了主耶穌基督,祂是完全的;除了祂以外,沒有絶對的完全,但是主喜歡我們相對的完全。

 

    你要注意,當你要來過一個又一個關口的時候,它都是根據主的話。你從來不讀聖經,話在你身上沒有構成,話在你身上不豐富,你不可能跟隨主。主的話不斷地構成了,就叫我們產生了一種的完全。慢慢的,你服事了,你不是在熱心裡服事,你是在主的話裡來服事;你不是在熱心裡來服事,你是在基督的構成裡來服事,而基督的構成和生命的豐富都是根據於主的話。常常我們貧窮,因為我們在主的話上的享受不夠多,我們在主的話上扎的根基不夠多,聖靈藉著主的話對我們說的話也不夠多。

 

    當你這樣活在主的話裡的時候,主的話所產生生命的果效是什麼呢?它叫你能夠完全,叫你成為合宜的、正常的、正確的人。大多的基督徒是不正確的。正確,就是我只有主,我只要主,我只願意和主有一個健康的關係;然後,我就可以預備好面對各種的需要。你也可以說,面對各種的挑戰。當你只要主的時候,各種的挑戰都會來。你有父母的挑戰,你有同學的挑戰,你有鄰居的挑戰,甚至有的時候丈夫和妻子之間可能也有挑戰;甚至兒子長大了,他都有可能是你的挑戰。當你面對這些時候,你很清楚如何面對,你知道這一切都是主所量給的,是對你有益的,好為著各樣的善工。

 

    善工,英文就是good work。這就是說,藉著供應和成全,你在功用和盡職上得著了各面的裝備。這裡有兩面,一面是功用,一面是盡職。裝備,就是我有從主來的話,可以合適的鼓勵人,可以勉勵人,可以開啟人,可以叫人更新他的奉獻,可以叫人預備走主的道路。很可能一個弟兄因著你這樣的裝備,他一生的路可以走的好,他一生可以愛主。這個叫什麼?裝備齊全。所以你要注意,神的話語有一種功效,一面來說,它叫你完全;一面來說,它叫你裝備齊全。

 

神在我們身上有祂的主權

 

    現在我們要講到神的主權。什麼是神的主權?認真說,你乖,祂有主權;你不乖,祂照樣有主權。你要祂作主,祂是主;你不要祂作主,祂不照樣還是主嗎?祂不會因為你不要祂作主,祂就不能作主了。祂是神,祂就永遠是神。但是這裡有一個考究,神在你身上那一個主權的帶領,是和你的領會力絕對相關的。有的人,主在他身上作了很多,他卻整天怨天尤人,「我怎麼這麼倒楣?沒有信耶穌以前,我過得比現在還好。」你有沒有講過這樣的話?換句話說,主在祂的主權裡在你身上有一種工作,到後來你承受不了,你就會說,主啊,我擔不了了!你也許要說,主啊,你不向我顯現,我就走了。

 

    倪柝聲弟兄有一首詩,「但我求你不要向我讓步,等我順服。」意思是,有時候主作一些事,我受不了,我就說,主啊,我想求你高抬貴手,但是求你不要讓步,等到有一天我會順服你。你要知道,這樣的人對神主權的認識是何等的高!換句話說,所有一切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都是從主來的。

 

    每一個得救的人,都必須是一個活在基督和祂主權裡的人。我是一個活在基督裡的人,我就是一個活在祂主權裡的人。主是有主權的,這個主權是非常美的;因為這樣的美,它就產生了供備。在這供備的裡面,慢慢的它就在你身上產生了一種約束,並且神會用各種的方式來管教我們。你要注意,先是供備;有了供備以後,就是約束;約束以後,然後就是管教,為著叫我們長得好。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

 

    在神主權的供備裡,神所造的萬物都是美好的。聖經說,「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創一26)這裡的「造」原文是 asah,就是造作,或製作。「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傳三11)這裡的萬物,包括萬人、萬事。所有發生在你身上的事,都是神造的。

 

    以前我開一輛車,覺得還不錯,等到那部車要淘汰的時候,我就去買一輛和這部一樣的車。銷售員對我說,「先生,你還沒試過呢!」我就回答,我已經開了好幾年這部車了,怎麼沒試過?我就開走了。一開走我才發覺,我開了一條船,上下搖晃的厲害。你知道我賠多少錢嗎?一萬塊美元。你看,那時候我有多少的懊惱!我在心裡向主禱告,「主啊,我真是粗糙,若是我對弟兄們也這麼粗糙,這怎麼得了!我服事過這麼多弟兄,我還是不會服事人。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特殊的人,就好像每一輛車都是一輛特殊的車子。」

 

    弟兄們,你知不知道,這個就叫萬有。我們人是「人」,地上的萬物是「物」,還有一個東西叫「萬有」,它是萬人、萬事,和萬物,這些合起來叫作萬有。所有一切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神要說,好美!

 

    有時候,一個弟兄失魂落魄,滿臉愁容,你知道為什麼?原因是他追求一個姊妹,姊妹不要他。這個時候,你若傻傻的說,「大丈夫何患無妻,姊妹多的是!」你這是找死。這時候你若有智慧,你就可以安慰他說,「姊妹可以離開你,主也許會把她再給你;主若沒有把她再給你,這是出乎主的。」你只要講一句,「主也許把她再給你」,他已經安心了;但是你加一句,「主若沒有把她再給你」,這也是事實。

 

    倪柝聲弟兄不是把他所愛的人放在一邊嗎?放一邊以後,他就寫了一首詩,「主愛長闊高深,過於人所測度;不然像我這樣罪人,怎能滿被恩澤?我今撇下一切,為要得著基督。生也,死也,想都不屑,有何使我回顧?」你看寫得多淒涼!你以為他豪邁?我跟你說,他心痛得要命。她的未婚妻那時不信主,倪弟兄說,妳不信主,我就不能娶妳。她就跑到燕京大學,就是現在的北京大學去,而且是校花。倪弟兄的姊妹非常美,是校花。你今天到燕京大學的圖書館,去查那個時代的報紙,有好多關於倪師母的新聞,因為她是校花,很活躍的。

 

    可是你幾乎不能相信,她後來得救了。照說,她和倪弟兄的關係不就完了嗎?你想,倪弟兄每次聽見她在學校的消息,不都是心口上插一刀嗎?他好像作夢一樣,有一天她的姊妹回來了,信主了,也願意嫁給他。聖經有一句話,「他(亞伯拉罕)以為神還能叫人從死裡復活;他也彷彿從死中得回他的兒子來。」(來十一19)我絕對信,倪弟兄那時候就經歷到,他彷彿從死裡得回他的妻子。認真說,這是不可能的,倪弟兄自己只是一個專科畢業生,她的姊妹讀北大,那就是最好的大學了,而且是校花,活躍得一塌糊塗。到後來,主把這個姊妹給他的時候,我相信他不是有很多的讚美,而是心裡冰涼。

 

    在聖經裡,當人告訴雅各,你的兒子約瑟並沒有死,聖經沒有說,雅各就大大喜樂,而是說,雅各心裡冰涼(創四五26)。真有這事嗎?可能嗎?我想信,我又不能信;我不信,它又是個事實,這叫心裡冰涼。我對你說,信主的路途是羅曼蒂克到極點。光是這個心裡冰涼,經歷過的人並不多;只有跟隨主的人才懂,什麼叫心裡冰涼。主會把一切都安排了,為著叫我們這個人來得益處。

 

我們原是被所召,進入主耶穌基督的交通裡

 

    所以,第一個,萬有都是成為美好的。第二個,主作一切的事,乃是要把我們帶到祂的主權裡去。「神是信實的,你們原是被祂所召,好進入祂兒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交通裡。」(林前一9,另譯)你有沒有注意,在所有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中,主都會有一個呼召。如果一件事只結束在那件事上,沒意思。主在你身上作工的時候,祂會給你一個感覺,主啊,你藉著這件事呼召了我。

 

    好比,你在開車,碰見一個事故,你知道,主呼召了你。你在作不合適的事的時候,主出來攔阻一下,你知道,主呼召了你。你在一個環境裡,經過挫折和折磨,你回到主面前,你知道主呼召了你。神所有在我們身上、根據祂的信實所作的事,只有一個結果,就是盼望我們有主,進入祂兒子的交通裡。神願意我們作一個有耶穌基督的人。

 

神總要給我們開一條出路

 

    第三個,信實的神在我們受試探的時候,一定會給我們開一條出路。保羅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主要說,「你現在沒有路了,你現在承擔的壓力太大了,我來了!」我對你說,「我來了」這句話真美!你知不知道,主會在你身上有所帶領,這個帶領美麗極了,奇妙極了。

 

    比如說,一個小弟兄在聚會裡看見一個小姊妹,動了心,整日神魂顛倒,晝夜不分。他禱告,「主啊,你要記念我,保守我的心。」他再去聚會去,很勇敢的看她,很奇怪,她根本不是他想的那個樣子。他覺得很奇怪,我怎麼被她迷成這樣了?怎麼今天我看她都不對了呢?其實她沒變,是主叫你的心變了,祂為你開一條路。

 

    有時候我的經濟很緊,壓迫到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當我在經濟上很吃力的時候,主總是說,我會給你開路的。有一次,有一個地方邀請我去開特會,那是主日晚上。我早上聚完會,和弟兄們交通完了,一看錶,四點了,我就趕緊預備到火車站去。我跑到家裡,跟我妻子說,請妳給我一點錢,我要買車票。她說沒錢,一點錢都沒有。可是我還得去,我就隨手抓了一件西裝,就跑出去。你不知道我有多快樂!我感謝主,因為我要作倪柝聲了!我想,到了車站以後,我一定會碰見一個弟兄,他會說,弟兄,你去哪裡?我替你買票。我要告訴他,不要!因為倪弟兄自己講的,主已經預備了。然後,我要看見神蹟。

 

     當時我一點沒有緊張,主一定會開路。就在我作夢作得很愉快的時候,我一摸口袋,有個奉獻包;我再看看,我在夏天拿了一件春天的西裝。這件西裝有幾個月沒穿了。我的猜想是,就在幾個月以前,可能有一個弟兄把一個奉獻包給我,我放在口袋裡,就忘了,就把西裝掛在那兒。主似乎說,我要為你預備,但不是照你所想的。我早先就給你預備了,放在你的口袋裡,等你要用的時候,它會出現的。當時我有一個很古怪的感覺。一面來說,主啊,我謝謝你;一面,我又不甘心,難道我不能作倪柝聲嗎?從一面來說,我謝謝主,你看,主三個月以前就知道我今天需要這個錢,所以祂讓我把奉獻包這事忘掉了,又叫我今天拿錯了西裝,所以我感謝主;但另一面,我不是覺得那麼甘心。

 

    認真說,那個時候我從來沒有考慮到,沒錢就不能去開特會。我只覺得,有特會,我怎麼能不去呢?這麼多聖徒在那兒等著,我若不能去,主的臉往哪兒擺?我並不丟臉,我只需要打一通電話過去;可是我若打這麼一個電話,主耶穌丟臉不丟臉?所以我根本不急。可是,我們人不是那麼乾淨。所以我摸到奉獻包以後,我有好多的認罪──主耶穌,對不起,我永遠不是倪柝聲,我也不夠資格作倪柝聲。如果我果然到了車站,有一個人說,弟兄,怎麼在這裡碰見你?你去哪兒?我替你買票!我說,不要,主有預備!你看這有多光彩!可是我問你,那個奉獻包放在口袋裡,我拿錯西裝,那是不是神蹟?同樣是神蹟!人很複雜。主會興起各樣的環境來,叫你出乎意料之外的說,主啊,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一位主。

 

    所以你要注意,你這一生並不會有太多的痛苦,因為無論如何,你在受試探的時候,主總要給你開一條出路,叫你受得住。祂不是叫你大大得勝,祂是叫你能忍受的住。不是說,主為你開了路了,你前面就一片光明,不是。而是說,你能忍受的住。當主為你開路的時候,你能說,主啊,你所給我的擔子雖然這麼重,我還可以忍受。有一首詩歌說,「主所賜的十架雖沉重,不會重逾祂恩典;我所怕的風波雖洶湧,不致掩蔽祂榮臉…十架不會重於祂恩典,風波不會掩蓋祂榮臉,我心歡樂因我知,有主耶穌同在此。」無論怎樣,主總會給你開一條路。

 

神的兒子沒有是而又非,在祂只有一是

 

    不僅這樣,當你這樣讓神的主權來帶領你的時候,你就感覺到主真是信實。使徒保羅說,「我指著信實的神說,我們向你們所傳的道,並沒有是而又非的。因為我和西拉並提摩太,在你們中間所傳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總沒有是而又非的,在他只有一是。」(林後一18-19)主在你身上作工的時候,永遠不會是而又非。我們人永遠是是而又非,但我們的主是非常的絕對,說什麼就是什麼,作什麼就是什麼。

 

    下一節,「神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藉著他也都是實在(實在:原文是阿們)的,叫神因我們得榮耀。」(20節)主對我們所說的話,沒有「中間」的。主耶穌沒有是而又非,在祂只有一是。用土話說,祂不和稀泥,主的話是非常的明確。我很喜歡這一節,我告訴主,主啊,我跟隨你的這一生,你在我身上從來沒有是而又非,我這一生在你那裡只有一是。

 

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

 

    不僅這樣,有一處聖經說,「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給他蛇呢?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上的父,豈不更把好東西給求他的人嗎?」(太七9-11)你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嗎?因為你常常求石頭。那個意思就是,主啊,叫我考第一名;主啊,叫那個女孩會喜歡我;主啊,叫我找職業順當。神就說了,你怎麼老在那兒求石頭?我給你一塊餅吧!所以你找職業找不到,你喜歡的人不要你,你考試考第一,是倒數的。這叫什麼?這叫作把好東西給兒女。當你把自己奉獻給主的時候,認真說,你不知道你講的是什麼。你說,主啊,我把自己奉獻給你,我要為你傳道,我要為你到非洲去!主就說,冷一點,冷一點,現在吃這個餅,現在吃這個魚,你是在那兒求石頭!不是說,到非洲去是錯的,而是沒有基督是錯的。主說,我願意把我自己給你。

 

主所愛的祂必管教

 

    在神主權的規範裡,祂只要愛你,祂一定打你。主所愛的祂必管教(來十二6)。管教,你可以譯作責打。主有的時候是管教,主有的時候是責打。責打不是一件小事,但是我願意告訴你,經過責打以後,你會有一種說不出的讚美和敬拜。主啊,是的,你這樣來帶領我,我敬拜你!所以聖經說,「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他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5節)為什麼說「我兒」?因為這一個管教是在愛的裡面。主如果管你,你不要灰心,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

 

    下面一個就厲害了,「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6節下)只要祂收納你,祂就打你;用什麼打你?用鞭子打你。這個真兇!但是感謝主,這個管教就叫我們在神的聖潔上有分。「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他的聖潔上有分。」(10節)我不知道弟兄們懂不懂這一個。好比,我要看電影,主管教,主管教的結果是我不再看電影;但是,不看電影是一件事,它產生的一個性情是另一件事。

 

    我舉一個例子。我小時候愛看電影,愛主以後尤其愛看電影,我也沒有別的喜好,就是電影。看電影是很痛苦的,我買電影票,怕人看見;出場,也怕人看見。我去買電影票,是偷偷去的,先繞一繞,保證沒有一個弟兄姊妹在那裡,然後跑到賣票窗口,買一張,拿了就馬上進去。進去就好辦,因為我進到黑暗裡了,在黑暗裡沒有人看見我。可是,我從黑暗裡出來,進到光明裡,就有一大堆人在那裡「檢驗」。那時候我真的害怕,主啊,要是我碰見一個弟兄,那怎麼得了?其實我那時就是一個中學生,並不是一個負責弟兄,而且還沒有一次碰見一個弟兄,那是主憐憫。

 

    有一天我又去看電影,經歷了主的管教。這個管教是非常舒服的管教。我一邊走一邊禱告,主啊, 我要看電影了,你知道我別的不喜歡,就喜歡看電影。主啊,我知道看電影這事你不一定喜歡,但是我也沒有辦法,我就是要看電影。主啊,求你憐憫我。主啊,我要看電影,求你寶血遮蓋我…我就這麼一路禱告,走到一半,過一個鐵道,突然摔一跤。我站起來,把腳踏車扶起來,好像突然醒過來了:你去作什麼?我就騎著腳踏車回去了。不只我沒有看那一場電影,而是從那天以後,我沒有愛過電影,我也不去電影院了。後來,偶爾在家裡我還會看,特別是陪家人看,但是有一件事很奇妙,電影對我永遠不會成為一個勢力。我告訴你,電影在我身上沒有權勢。我這一跤摔下去,電影的癮也摔掉了。我所經歷的管教就是摔一跤,我的人也沒受傷,站起來、騎著車子就回去了,但是我這個人在主的聖潔裡有分了,我在電影這件事上一點癮都沒有了。神管教你,祂會把你管教到基督裡去。

 

神藉著環境給我們引導和限制

 

一、使徒保羅的下監

 

    不僅這樣,神也藉著環境給我們引導。祂限制我們,也引導我們。我可以舉三個例子,一個是使徒保羅,一個是舊約的雅各,還有一個是倪柝聲弟兄。使徒保羅很有意思,他是一個作工不停的人。他的個性絕對,他的託付明確,他又是一個認真的人。他受了託付,就晝夜傳,天天傳,有機會就傳,而且他得應付各面的需要。就在這個時候,他作了一個不是太智慧的決定:末了一次上耶路撒冷去。這一去,就叫他被抓起來了。

 

    是什麼原因叫他被抓起來?有三個可能,一個是雅各,就是主的兄弟雅各,他把保羅抓起來了,這是非常有可能的。我甚至讀到一本書,當時控訴保羅的那一班人,就是鼓勵保羅去獻祭的那班人。另一個可能,就是保羅同以弗所人特羅非摩在城裡,這人沒有受割禮,人以為他也跟著進了聖殿(徒廿一29)。這對宗教徒來說是有點觸犯他們。但真正可能的原因,就是神似乎說,「保羅,我真是想用你,好為著我的教會有長遠的祝福,可是你今天跑東跑西,這個不成。」

 

    左傳說到,「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為什麼功擺在言的前面?因為功可以幫助當時的人,言是幫助後世的人。所以,功比言大。保羅的觀念也是一樣,我在活著的時候,能救一個靈魂,我就救一個靈魂;能興起一個教會,我就興起一個教會;能幫助一個人愛主,我就幫助一個人愛主。或許主就說了,我要你立言!他就回答,沒時間。那麼主就說,你真沒時間?那好吧,我把你關起來。你知道保羅被關多久?前後差不多六年,這不是一個短時間。

 

    這六年,我相信保羅學了很多的東西,他有一個機會把他所得著的啟示、異象、經歷,和他的閲歷,有一個重新的思考,在主面前產生一個新的認識。所以他才寫出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那麼高的書,他也才寫出提摩太前、後書那麼實用的書。從外面看,一個這麼大的主的僕人被關到監裡了,這太可惜了;但主會說,不,以後兩千年的聖徒要因為他而得益處。我們覺得,他怎麼被關起來了?他是這麼一個偉大的主的僕人呢!主耶穌就講了,他不被關起來,就寫不出新約聖經。

 

二、雅各見拉班的臉色不如從前

 

    第二個例子是舊約的雅各。他是很聰明的一個人。你看,他孤孤單單的到舅舅拉班那裡,娶了兩個妻子,又娶了兩個妾,然後把拉班的羊都變成他的了。就在這個時候,也就是他得其所在的為拉班牧放羊群的時候,神叫拉班的臉色對他不如從前。他以前見到拉班,拉班開心死了,因為他替拉班賺了好多錢;後來拉班發覺,他替拉班賺的錢都變成他自己的錢,所以拉班的臉色就不對了。我告訴你,我絶對信,在這個期間,神一定對他說過,你回父家吧!可是他聽不見。神再說,你回去吧!他也聽不見。再說,你記得你在伯特利的時候,我向你的顯現嗎?你記得在伯特利,你向著我的禱告嗎?你記得你用油澆石頭嗎?這些他都聽不見。為什麼聽不見呢?他滿腦子都是要賺錢。牧羊就是賺錢。

 

    你有沒有注意,主耶穌對你說了很多的話,你聽不見。主說,你全時間吧!沒聽見。為什麼不全時間?你說,主沒有叫我全時間。那我就問了,主叫你去作事嗎?主也沒叫我作去作事。我就說,憑什麼主沒叫你作事,你就去找職業;主沒有叫你全時間,你就不全時間?這不公平!凡事總得公平。你或許就回答了,作事是本分,全時間是特殊。可是誰對你講過這樣的話?我要說,全時間才是本分,作事才是特殊,你這個沒出息的人!每個人都帶職業,你也帶職業;每個人都下地獄,你跟他們一塊兒去嗎?弟兄們,我相信好多時候主在對我們說話,可是我們聽不見。

 

    好比說,你喜歡一個女孩了,主告訴你,不行,你太年輕了,但你聽不見的,主怎麼講你也聽不見。一直等到什麼時候呢?一直等到那個女孩的臉色不像以前。其實主對你說了很多次,只是你聽不見。主對雅各也說了很多次,雅各也聽不見,結果拉班的臉色不對了。聖經說,「雅各見拉班的氣色向他不如從前了。」(創卅一2)這個時候,耶和華對雅各說,「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親族那裡去,我必與你同在。」(3節)這是唯一的一次,我不信這句話。我相信主對他說了很多次,他卻聽不見;要等到環境來了,走不下去了,他才聽見,他才恍然大悟,好像從惡夢中醒過來一樣。弟兄們,你就不知道我們多耳聾、多瞎眼,該看的我們看不見,該聽的我們聽不見;但是主會興起一些環境來,叫我們不能不全心全意地跟隨祂。

 

三、倪弟兄的下監

 

    不僅這樣,你看倪柝聲弟兄,他1952年被逮捕,1972年殉道;他大概在十九歲就開始服事主,而且開始釋放關於真理的話。他第一年就把新約讀了五十二遍,他是一個非常熱衷讀聖經、親近主、奉獻的人。他有六年不能盡職,大概有兩年或三年的時間在海外。他去過南亞,他去過歐洲。他盡職的時間很短,寫了一些書出來以後,就被關到監裡去了。當他在那樣艱苦的時候,他可能沒有想到,主給他的豐富有一天在海外會強烈的引起震撼,有許多基督徒會讀他的書。有一個弟兄告訴我,他讀「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他是帶著眼淚讀的。他親口說:我一邊讀一邊流淚,我不能相信,在地上能有這樣一個屬靈的人,能把主的話這樣的解開。

 

    今天整個基督教受倪弟兄的影響。你說,他當時真的不知道,他的職事會這樣的祝福後來的世代嗎?我告訴你,他知道。所以,他臨走之前寫的信是說,「我始終維持我裡面的喜樂。」我現在問你,他那時候是到外面去作工好,還是坐監好?你最好講,在主的主權裡,都好。對我們來說,他的坐監是不可思議的;但是在主的主權裡,主似乎告訴他,當你死的時候,當你像一粒種子被種在中國大陸的時候,我要把你的果子送到全球各地去。

 

    我到非洲去,就著我的習慣,我一到就問弟兄,你們有書店嗎?我找著了一個小書店,我一看,這是什麼書店?根本是賣皮鞋、賣飲料的,旁邊搭一個架子,上面有二、三十本書。我第一個看見的就是「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如果當時有人告訴倪弟兄,你現在在監裡受這麼多的苦,但是多年以後,會有一本你的書放在非洲的一個小書攤上,在那裡的基督徒要讀你的書…我問你,他信不信?我們真要說,主啊,你藉著環境的限制來限制我們,但是你有太多的祝福是為著給神的兒女們的。起碼我要說,即使倪弟兄被關在監裡,但主給他的豐富是這樣的在外面影響全球。這是很美的一件事,這遠比他自己出來作見證好的太多了。

 

神藉著環境設立跟隨主的榜樣

 

一、司提反的殉道

 

    不僅這樣,神藉著環境設立了榜樣,叫我們知道如何跟隨主。有些東西很特別,主作事你很難懂。聖經裡有兩個非常有天分的人,一個就是保羅,還有一個就是司提反。你若讀司提反的那篇道,你就懂了,如果司提反可以活下來,很難說他是不是另外一個保羅。這兩個人的恩賜,那種對真理的認識,那種對基督的認定,那種屬天的豐富和構成,幾乎是一樣的。你讀司提反的那篇信息,你覺得,保羅的信息是從司提反這篇信息裡出來的,太豐富了!可是,主喜歡這一個人去勞苦,另一個人殉道。主會藉著環境設立榜樣,叫我們知道怎麼來跟隨主。這意思就是,跟隨主,要帶著一個殉道的心。

 

    說實話,我們今天殉什麼道?誰來殺我們?我把頭伸出去也沒人砍,但是那個心志還是一樣:主啊,我樂意為著你把一切都擺下,好讓你滿足。神許可司提反殉道,好來得著保羅。我絶對相信,那一天司提反在那兒說,「求主耶穌接收我的靈魂!」(徒七59)在保羅裡面的那個震撼是不可思議的。他所看見的司提反的臉,是榮耀的;司提反的那個禱告,是榮耀的。司提反就是保羅謀害的。保羅鼓動人用石頭打他,替他們看守衣服。你看他多聰明!石頭我是不打的,但是我要把他害死,這就是保羅。結果,那一天就叫保羅裡面產生了一個很深的印象。

 

二、耶路撒冷教會大遭逼迫

 

    不僅這樣,因著司提反的殉道,產生了聖徒的移民,因而產生了許多處的地方教會。我願意告訴你,地方教會的擴展根本不在當時那些門徒們的腦子裡,他們的魂哪裡懂,主的見證要擴展到全地?他們沒這個東西。司提反殉道了,「從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會大遭逼迫。」(八1)我問你,是教會遭逼迫,還是神在祂的主權裡要擴展祂的教會?當時,無論主怎麼帶領教會,教會就是不動;無論主怎麼鼓勵聖徒,聖徒也不動,所以主就興起一個環境來,叫聖徒大遭逼迫。然後,「門徒都分散在猶太和撒馬利亞各處」(1節下)。現在你就懂,主的主權有多美。

 

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在神的主權裡所產生的生命的果效,第一個,是叫我們成長,把我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是哪些人得益處呢?「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28節下)。「因為祂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模成祂兒子的形像。」(29節上,另譯)那個意思就是,神要把你作的跟祂的兒子畢像畢肖。祂兒子如何,你也如何,祂要把你作的跟祂的兒子一樣。

 

主是阿拉法,是俄梅戛

 

    不僅這樣,在時間裡一切的人事物,都是在神聖的主權裡,為著神永遠的旨意的。「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啟廿一2)「祂(坐寶座的)又對我說,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終。」(6節)我們覺得,在時間裡的許多事物,有很多是不需要的;主就說,不,在時間裡一切的人事物,都是在神聖的主權裡,是為著神永遠的旨意的。聖城不是降下來了嗎?新婦不是妝飾整齊了嗎?坐寶座的主就說了,都成了!主似乎是說,從創世以前,在我裡面所定的旨意,在我裡面所有的揀選,以及我在時間裡所得著的教會,現在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今天你就是阿拉法和俄梅戛中間小小的一個點;可是你這個點,加上另一個點,加上很多的點,合起來就是「都成了」。

 

    你要歡喜的說,主啊,謝謝你,沒有一件事會錯,沒有一件事叫作冤枉,沒有一件事叫作不幸,沒有一件事叫作碰巧,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主權裡。主啊,是的,你要宣告說,都成了!你是阿拉法,你是俄梅戛;你是初,你也是終,所有一切都是你在神聖的主權裡把它成就出來的。(韜)

 

20116月華語成全訓練,Ashland WoodsOhio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