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初信成全信息

 

初信─初信成全信息─第八篇 享受詩歌(續)

初信成全信息

 

第八篇  享受詩歌(續) 

 

(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基督徒很古怪,基督徒常喜歡沒有基督的詩歌。很少聖徒喜歡有主的詩歌。事實上,什麼時候人會開始喜歡有基督豐富的詩歌?是他長得不錯的時候。

 

        有一次我到一個地方去,聖徒們就唱詩歌。我說,弟兄們,你們從哪兒找來這樣的詩歌?換句話說,從垃圾筒裡找的也比這個好一點,你們怎麼找來這種詩歌?而且你們竟然喜歡唱這樣的詩歌!這就說出,你們屬靈的認識是非常的膚淺。可是他們喜歡那個調子。並不是說那些詩歌都不好,不過大多都違背我們先前所提到的律。一首好的詩歌,它有主,它有經歷,它有靈感,它也有真理。一首好的詩歌,一定有基督;一首好的詩歌,一定有經歷;一首好的詩歌,一定有靈感;一首好的詩歌,一定有真理。

 

詩歌可以應付基督徒靈命成長的各面

 

        好的詩歌,是可以應付基督徒靈命成長的各面。在你生命成長的過程中,它可分作十五個點:第一個,你寶愛主;第二個,你享受主的吸引;第三個;你享受主的愛;第四個,你過愛的一生;第五個,你竭力追求主;第六個,你渴慕主的顯現;第七個,你見證主的可貴;第八個,你見證主的主權;第九個,你見證主愛的完美;第十個,你見證主愛中的救贖;然後是你住在與主甜蜜的聯結裡,你享受住在基督裡的喜樂,你住在愛的餵養裡,你經歷在基督裡完整的救恩,你過奉獻的一生。

 

        你有没有注意,你是一步一步上來了;要到何時呢?要到第十五點,才是過奉獻的一生。你以為奉獻很容易嗎?真實的奉獻,是許多對基督的享受的累積。這樣的累積,就叫你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主,叫你過撇棄世界的生活,堅定於十字架的道路。這個時候你就覺得,太好了!我已經奉獻了,我不要世界了,我走十字架的路了!這時我就認識自己的軟弱,我願意捨棄魂生命,我也學習過無我的一生,寶愛神聖的生命,寶愛主的話,寶愛神的旨意,寶愛弟兄姊妹們,寶愛教會生活,寶愛聚會,寶愛傳福音,寶愛屬天的實際,作一個得勝者,作一個等候主來的人。這其中每一步都有詩歌來帶領你。

 

跟隨主是從點到站,再到段

 

        跟隨主是從一個點開始的,然後到一個站,然後到一個段。基督徒成長,最怕沒有點。換句話說,你最怕沒有落腳的地方。你信耶穌沒有?信了;你願意不願意成長?願意;你願不願意走主的路?願意;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腳應該放在哪兒,從哪裡開始,怎麼動。這就是為什麼,大多的基督徒都是作禮拜的。有時候你覺得你不要作禮拜,你要愛主,可是你不知道怎麼愛主,因為你那個點還沒有開始。這個點的開始,是主自己來作的,是主自己作一些工作,開始一個點。

 

        有了點以後,你慢慢就走到一個站口。我這樣走走,我就需要一個轉折,或者提升。假如在主的憐憫裡,我開始走路了,走著走著,不知道為什麼,我走不來了,這一個叫作站。這種情形往往會有好幾個月,或是好幾年,這表示你成長了。但是慢慢你就懂,每一次的站口都是為著一個提升。好像我也愛主,我愛主也一段時間了,但是慢慢的我好像沒有以前那麼熱切,沒有以前那麼新鮮,沒有以前那麼覺得受吸引,沒有以前那一種的喜樂。你知道為什麼嗎?就是因為你現在是在一個站上。你已經過了一個點,你到一個站了。

 

        在這個站,你需要主作一點特別的事。有時候主會興起一個環境來,有時候主會叫你裡面豁然開朗──或者藉著一句話,藉著一篇信息,藉著一首詩歌,叫你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擴大。你擴大了。擴大以後,你就產生提升。提升以後,你再往前走,又是一個站,你還要再仰望主的憐憫,再得著提升。

 

        到後來,你就經歷一個段。開頭是個一點,後來是一個站,一站一站過後,到後來它就成為一個段。可以說,這時候你已經相對的成熟了,你不太能再作見證:感謝主,今天主叫我看見我的脾氣多不好;感謝主,今天我才看見,原來我的奉獻不絶對…這些對你都太淺了。你要記得,你跟隨主,是從一個點到一個站,然後到一個段。這是你跟隨主的歷程。

 

基督徒的提升常常是藉著詩歌

 

  你這一個點走的好不好,你能不能過這個站,就在乎你在經過的時候,你到底有多豐富。你要記得,沒有一個基督徒的成長,是根據他的讀經來成長。你應該要讀經,但是沒有一個基督徒因為天天讀聖經就長了,也沒有一個基督徒可以根據他聽道來成長。你要知道,所有人講的道,都幫不了你。一篇普通的道,是面對多少的會眾的,而這個會眾裡包括各種的人。常常你需要從許多的點累積到一個站,有一個轉折。到這個轉折的時候,你需要有足夠的豐富把你提升上去,這樣的提升常常是藉著詩歌。

 

例一:十字架的道路要犧牲

 

        譬如說,我剛得救了,我知道有一個詞叫喜樂。你知道為什麼我知道有一個詞叫喜樂呢?因為我唱了一首詩歌:「基督使我心中喜樂,基督使我口中唱歌,有祂同在就能歡暢,有祂同在就能歌唱。」你有沒有注意,有一個東西出來了,叫作喜樂。還有一個,就是我開始認識到,我們是走十字架的路。這一個不是人講道講出來的,誰會講一篇道,要人走十字架的路?我告訴你,道還沒有講完,香蕉皮就丟上來了。今天的人哪裡還會要十字架的路?只有真正要主的人才懂一點十字架的路。

 

        那時候我唱什麼呢?「十字架的道路要犧牲,要將一切獻給神;將一切放在死的祭壇上面,火才在這裡顯現。」你現在想一想,這一首詩在多少地方可以幫助你在真理上有所認識!第一個,它講十字架;第二個,它講奉獻,要將一切獻於神;第三個,它講祭壇;第四個,它講火。你有沒有注意,它雖然是一首淺顯的詩,卻是鼓勵你走十字架的路。它的副歌是,「這是十架道路!你願否走這個?你曾否背十架為你主?你這奉獻一切給神的人!對神你是否全貞?」你看這首詩,講十字架的道路,講奉献,講祭壇,講火,也講挑戰。你願不願意走?你能不能走?你這奉獻一切給神的人,對神你是否全貞?

 

        接著,「當我們唱詩禱告時候,何等願說獻所有!但前面有更沉重的十字架!有更艱難的生涯。」人都有自己的打算,我們都打算得非常好,每一個人都對自己的一生有所規劃。但是主要說,這些我都要拿掉,你前面有更重的十字架。換句話說,日子可能會越來越難,你的前面有更艱難的生涯。

 

        接著,「你要變節;或忠心到死,讓一切完全損失,直等到永活主的豐盛生命天天充滿在你靈?」這一個就解釋什麼是十字架的路。十字架的路,就是讓一切完全損失。這樣的話你聽道是聽不見的,你聽不見人講這樣的道給你聽,但是你唱這樣的詩的時候,你領會了,主啊,我若要讓你豐盛的生命充滿在我的靈裡,我一定要走十字架的路,要不然我絕對是一個作禮拜的人。

 

        再者,「神的救法是由死得生,你與主合為一人。在十架,你因信已與祂同釘,從你身活出祂命。」你看,又一個東西,「你與主合而為一人」。你有没有注意,這首詩歌有多少的真理!你與主合為一人;在十架,你因信已與祂同釘,從你身活出祂命。我現在問你,你聽道能聽見這樣的道嗎?不會有人講的,除非是在一個很特别、職事性的聚會中才有可能,一般的聚會不會講這些。

 

        末了,「我們的得失並不要緊,神的旨意當留心;我們若將萬事都看如糞土,主才不會受攔阻。」詩歌是很厲害的,這一首詩就能把你釘在十字架上。你就發覺,主啊,我們跟隨你真是像開玩笑一樣。

 

例二:你的大愛過於人所能度

 

        我年輕的時候就唱這首詩,這是我很早的時候很喜歡的一首。還有一首:「你的大愛過於人所能度,我救主耶穌!但不堪的我,真要知道它的高、深、長、闊,好叫它的能力越顯越多在我身上。」接著,「我主求你用愛充滿我,領我到天上永活的江河。」那時候,說實話,我唱這一節完全不懂它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天上永活的江河?現在我明白了,當我住在基督的裡面,我就是住在永活的江河裡面。

 

        然後,「讓我用簡單的信到那裡。」換句話說,基督徒這一生要單純──我不願意複雜,我不願意東想西想,我願意用簡單的信到那裡。「依靠、鑑賞、稱羡、享受你,不再他求。」

 

        接著,「我真是一個虛空的器皿,對你從無一次戀慕深情。」我是1953年一月一號得救的,得救以後我就傳福音,也帶一些人得救,也聚一些會,但是我從來沒有愛過主。我只覺得,信耶穌就應該傳福音,信耶穌就應該作禮拜。慢慢的,我就離開了教會。離開多久呢?我從1953年的九月離開主,整整一年,到了1954年的九月,因著主的憐憫,在一個環境裡,我又回來聚會。很奇怪,到今天我還是不懂,我去聚會的時候,就四個人;不知道為什麼,我一到那個聚會裡,我第一件事就感覺,主啊,怎麼變成這樣了?我不聚會的時候,還有幾十人,怎麼一年以後,不僅我不聚會了,人都走光了,就剩四個?那個時候我就說,主啊,求你叫我愛你。但是我不會講「愛」這個字,我就是說,求你叫我對你好一點,求你叫我不要再得罪你。但是那個意思我懂,可說是百味雜陳。

 

        於是我開始很認真的聚會。在那個聚會裡有三個東西,一個就是喜樂,跟隨主的確喜樂;還有一個,就是我認識這條路,我的一輩子是走十字架的路的;還有一個,就是我不會離開愛我的主,我也不會離開主的愛。所以我唱這詩就很有感覺:我真是一個虛空的器皿,對主從來沒有一次戀慕深情;但我卻能一再來到你的面前,求你憐恤、幫助,得你恩典,因你愛我。

 

        弟兄們,你有沒有注意,唱這樣的詩能洗滌你整個人。你軟弱,你失敗,你唱了這首詩,你就覺得,主啊,我有你真好!就在這個時候,除了主的愛以外,你也開始認識另外一個東西:原來我是這樣一個人。你開始認識自己。

 

例三:當我的心稍微高仰

 

        還有一首,「意志薄弱,能力軟弱,盼望已經全都消滅…」我年輕時候不懂,我說,為什麼盼望會消滅?你既然這麼愛主,那麼意志薄弱,那就求主憐憫不就好了?我不懂那是什麼意思。後來我跟隨主才懂,這是指我對自己不再有任何的盼望,我知道我根本不行。「只有信託你的工作,將我這人溫柔提挈。」接著,「盡我所有,所有失敗,失敗至今,失敗頻頻;無何可信,信你能耐,能夠促我聽你聲音。」下一節,「當我的心稍微高仰,我就近乎跌倒危地;我不敢作,我不敢想,事事處處,我需要你。」你就知道,主啊,原來我是這麼一個人,現在我根本就不敢想任何高深的事。

 

        事實上,今天我對我自己的認識,相當根據這一首詩。意志薄弱,能力軟弱,盼望已經全都消滅。我告訴你,有一天主會帶你認識,什麼是意志薄弱,能力軟弱。「盡我所有,所有失敗,失敗至今,失敗頻頻;無何可信,信你能耐,能夠促我聽你聲音。」「當我的心稍微高仰,我就近乎跌倒危地。我不敢作,我不敢想,事事處處,我需要你。」你看好不好?我們軟弱了,失敗了,覺得沒有力氣了,就唱唱這首詩。最後,「你是救主,剛強,體貼;哦,主,我今尋求你面。雖然我是弱中弱者,我的能力惟你恩典。」

 

        你看這是多有詩意的一首詩!我是誰呢?我是弱中弱者。我告訴你,詩歌會幫助你看見基督徒的喜樂,也會告訴你,一個基督徒能這樣喜樂,是因為他的路是十字架的路。你在走十字架的路的時候,你會說,主啊,我必須享受你的愛。當主的愛來的時候,你又看見,原來你是這樣的受限制。這個時候,主的愛就會把你帶到弟兄們中間。

 

例四:福哉以愛聯繫

 

        很可惜,這一種詩──把你帶到弟兄們中間的,在早期很少。有幾首,但不是太好唱。像是,「弟兄和睦同居,何等美善。像油從亞倫頭,流到衣衫;又像露從黑門,降在錫安。在此有生命福,直到永遠。」還有一首,「福哉以愛聯繫,聖徒心心相契;彼此交通一情一意,真如在天無異。」

 

        我記得,我起初剛唱這一首詩的時候,它的開頭是我不喜歡的,這種開頭我通常不喜歡。福哉,以愛聯繫,聖徒心心相繫,這一個我不是太喜歡,因為不太懂到底它在說什麼。到哪裡我才開始很摸著呢?就是,「軟弱彼此體諒,重擔互相擔當;一人心傷,眾人淚淌,充滿同情心腸。」我唱這一首的時候,心想,竟然有這一種的人生,竟然有這樣的一班人,他們能夠一同在主面前作這樣的見證:軟弱彼此體諒,重擔互相擔當,一人心傷,眾人淚淌,充滿同情心腸!

 

        那個時候我就開始看見一點教會。教會的道我不懂,基督的身體是什麼我也不懂,但是我裡面開始懂了,你跟隨主的時候,你絶不可以孤單;你跟隨主的時候,你需要有一些屬靈的同伴。這些同伴要到什麼地步呢?他有軟弱了,你體諒;他有重擔了,眾人一同來擔當;他心傷,我們和他一同流淚。在教會生活裡,我們充滿同情心腸。

 

        我告訴你,我是一個學文學的人,學文學的人有很多的夢。在我的夢裡就是有這麼一班人。如果地上能有這樣的一班人,你看那是多美!你有沒有注意,它這裡不是說,你軟弱了,彼此定罪;你有重擔了,互相推諉;一人心傷,眾人盼他快死,充滿咒詛心腸。它不是這樣。可是,世界就是這樣,只有一個第一名,只有一個好學生,只有一個獎學金。於是我才知道,教會是這麼甜美。我不能相信,聖徒在一起可以這麼甜美!這樣的一生好不好?太好了!

 

例五:弟兄和睦同居,何等美善

 

        我最早認識教會,就是從這些詩歌裡認識的。之前的那一首,「弟兄和睦同居,何等美善,像油從亞倫頭,流到衣衫。」接著,「心存歡喜誠實,來赴愛筵;藉此飽嘗主恩,滿心感讚。」這一首的缺點,就是說到一塊兒吃飯。吃飯煞風景,如果不說吃飯就好了。我想是那個時候大家都很窮,難得預備一點食物,所有的弟兄姊妹就一塊兒吃一頓飯。「弟兄彼此交通,何等甘甜;盼望那日快到,不再離散。」

 

        上一首好,「軟弱彼此體諒,重擔互相擔當」,寫的真有詩意;但是這一首有一個好處,我吃了那頓飯以後,我才知道有一個東西,叫作油從亞倫頭流到衣衫。這一個你聽道是聽不見的。什麼叫作油從亞倫頭流到衣衫?什麼是露從黑門降在錫安?什麼是在此有生命福,直到永遠?這到底是什麼?但是我願意告訴你,你和弟兄姊妹唱完這首詩,你感覺果然是這樣。我告訴弟兄們,好多你所經歷的擴大,都是從詩歌來的。

 

我們是走十字架的路

 

        我們一不小心,我們就會受很多的培養,聽了很多的信息,也有很多的追求,但是在我們身上不生發出生命的果效。為什麼呢?我再回來說,喜樂不夠,十字架不夠,享受主的愛不夠,對自己的認識不夠,對教會的認識也不夠,所以走路走不動。第一個,我們的喜樂不夠,我們跟隨主喜樂不多。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好像是被拖著來走路的。第二個,我們不太懂,跟隨主的路是一條十字架的路。第三個,我們對主的享受不夠,住在主的愛裡不夠,對主的愛沒有那麼多的把握。第四個,我們也不太認識我們是誰,所以我們墨守成規,在那裡「熬」。所謂的熬,就叫墨守成規。

 

        我記得我父親調職的時候,他從一個職位調到另外一個職位。他的幾個副手都是軍校同期的,誰接替他呢?我記得其中一個副手的妻子對我母親說,輪也該輪到了吧!現在聽聽,這很像有些弟兄有一天終於作長老了,「輪也輪到了吧!我愛主這麼多年,沒有離開教會,還不輪我作長老,誰作長老?」我告訴你,這種長老都是會叫你死的。人是要活的,人都要是活的。你說,我要非常的喜樂,有靈充滿我,我要住在主裡,走十字架的路,犧牲一切為著基督,住在主的愛裡…這時你就要說,我願意認識我自己。這個時候,你再來看教會,它對你一點不是一個理論的東西,它非常的實在,因為你是一個這樣走主的道路的人,你是這樣來過你的一生。

 

        有一個弟兄,他真喜歡講道。我很少見一個人那麼喜歡講道;而且他講道有一個特點,一講就把人講走。每次他把人講走的時候,因為他是長老,他就罵人。這個教會分四個區,這個弟兄帶一個區,他就講道給人聽。人被他講一講,從五十人講到四十人,再講到三十人,再講到二十人;可是別的區,二十人變三十人,變四十人,變五十人。他就罵別區的聖徒:你們自私,你們沒有看見教會,你們應該把人送過來!他是長老,所以大家只好把人送過去,再被他講走。

 

詩歌能加深你對主話的認識

 

        是什麼能夠幫助你在屬靈上不斷地擴大、不斷地加深呢?就是聖經和詩歌。你不斷地讀經,你不斷地唱詩,你活在教會生活裡,你會發覺,詩歌裡有好多東西能擴大你。就像那一首,「弟兄和睦同居,何等的美善…」這是詩篇一百三十三篇的話:「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1-2節)以前我沒有讀過詩篇,可是我唱了那首詩,有一天我讀到詩篇了,我的領會就很深,感覺就很深。

 

詩歌能帶進奉獻的生活

 

        因著詩歌,我就懂,我必須是一個全然奉獻給主的人,這個奉獻就帶進一種事奉。我因著有基督而喜樂了,我也走十字架的道路了,我也住在基督的愛裡面了,我也看見我的不配了,這時我就需要基督的身體,就是教會。當我過教會生活的時候,我需要成為一個在教會中事奉主耶穌基督的人,也就是一個奉獻的人。

 

        奉獻,不光是一個地位;奉獻,是一個生活。奉獻的地位叫你把一切歸給主,奉獻的生活叫你站在那個地位上勞苦。這就好像作老師的,老師是一個地位,老師更是一個生活。只被人稱作老師,沒意思。奉獻要成為一種生活。當你願意這樣來奉獻、事奉主的時候,你就看見,主在你身上會有很多的製作。這一個是最要命的。換句話說,到後來許多的詩歌都結束在主在你身上的製作。

 

詩歌描述出主在人身上的製作

 

        我以前非常喜歡一首,「何光明,耶穌引我行路,步步唱著上行詩。何快樂,耶穌與我同住,時時湧出讚美詞。」另一首,「在我心中唱一甜美詩歌,唱一甜美詩歌,唱天上樂歌;在我心中唱一甜美詩歌,唱那奇妙愛之歌。」你看好不好?但是你不讓神製作,你就永遠在心中唱一甜美詩歌,直到沒有獎賞,直到神的審判,直到一切都終結。你是一定要在神的製作中往前走的。

 

        我現在七十五歲了,我回頭看一生,我覺得有一些東西在我身上,是主在祂的憐憫裡製作出來的。我沒有一天到晚在那兒「喜樂」,我沒有;我是因著喜樂、裡面摸著主,就願意走十字架的路。我走十字架的路,我住在基督的愛裡面;我也開始認識,原來我是這樣一個不堪的我,所以我需要基督的身體,就是教會。結果,我這一生就住在主的製作裡。

 

        事實上,當我很年幼時唱這首:「這是十架道路,你願否走這個,你曾否背十架為你主?你這奉獻一生給神的人,對神你是否全貞?」那一個就已經是製作了。我願意讓主的十字架在我的身上有工作。我告訴你,有一天當我對這一類的詩歌有點開啟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的寶貝在詩歌裡。

 

例六:珍木接在賤樹上面

 

        早期我不太喜歡宣信的詩,只有一首我喜歡,就是「珍木接在賤樹上面,小則換大、苦換甜」。那時候我有點認識「我」,原來這個「我」這麼差勁!「與基督同死,何等的安適;脫世界、自己、罪惡。與基督同活,何等的超脫,祂生我裡管理我。」為什麼我那麼喜歡這一首?它是一首真理的詩。大多的真理的詩我不喜歡,為什麼這一首真理詩我喜歡呢?因為它非常符合我的經歷。

 

        我還記得,有多少次我一個人跪在那兒唱這首詩。「這個就是聖潔祕訣—不是自己無殘缺;主啊,求你虛我、滿我,擴我度量給我多。」再者,「這個會使病痛得治—只要你向自己死;並以主的生命能力,作為全人的供給。」對宣信來說,他的確經歷到主的醫治。他四十多歲,醫生就說他不可能活了,一定會死。結果他活了九十多歲。他完全憑著信心活在主面前。所以對他來說,病得醫治是在基督裡的經歷,它不是神醫。接著,「經過十架,達到寶座,主是這樣的領率。先是死亡,後是榮耀,主既如此我倣效。」我記得好多次,我一個人在房裡跪在那兒唱這樣的詩。主藉著這首詩能帶你經過許多的事。

 

例七:葡萄一生的事

 

        還有一首是說到主的製作:《你若不壓橄欖成渣》。我也喜歡《葡萄一生的事》。「估量生命原則,以失不是以得;不視酒飲幾多,乃視酒傾幾何。因為,因為愛的能力,是在愛的捨棄。誰苦,誰苦受得最深,最有可以給人。」然後,「誰待自己最苛,最易為神選擇;誰傷自己最狠,最能擦人淚痕。誰不,誰不熟練損失剝奪,誰是鳴鈸響鑼。誰能,誰能拯救自己,誰就不能樂極。」你看寫得多好!

 

        我告訴弟兄們,如果在主的憐憫裡,你開始走這樣的路,你就需要唱一些喜樂的詩歌,像是,「何光明!耶穌領我行路,步步唱著上行詩;何平安,耶穌與我同住,時時湧出讚美詞。」或是,「在我心中唱一甜美詩歌,唱一甜美詩歌,唱天上的樂歌…」你要會唱這一種的詩歌。「基督使我心中喜樂,基督使我口中高歌。有祂同在,就能歡暢;有祂同在,就能歌唱。」

 

        弟兄們,慢慢的,你長了,長到一個情形,你願意走十字架的路,你有這一個認定;這時候,差不多你就「勉強」可以跟隨主了。唱喜樂歌的人很多,流失的也很多。當你願意走這一條路了,在你走這條路的時候,會有兩個東西:一個是你看見主到底多愛你,一個是你看見你自己到底多麼不堪。在這個時候,主會帶你認識,你需要把自己奉獻給主,好來事奉祂,讓主來剝奪、製作你這個人。

 

例八:難以分離

 

        最後,我曾寫了一首叫作「不能散會」的詩歌:《難以分離》。「當我們如此享受祂甜美的豐富,屬天香氣繫我們一起,滋潤芬芳歡暢流淌。看見就要散去,我們就不禁依依,因祂愛正流露,流露,流露,流露不止息。哦!但願時間停止在此不再向前移,現今就是你來的時刻,好叫我們永不分離。」你看這多有詩意!「當我們不得不舉步走向寄居地,身雖分離,心卻聯一起,來忍受這短暫別離。」「盼望明日快到,我們又能再相聚,再能彼此享受、享受、享受、享受在愛裡。哦!當我們明日再相聚,將是更豐富,彼此交通更加是甜蜜,我們預嚐永不分離。」哈利路亞!現在我們永不分離,我們這一班愛主的人、這一班迎接、等候主回來的人,永不分離!(韜)

 

20116月華語成全訓練,Ashland WoodsOhio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