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 見證, 2007卷六, 2007第一期, 交通報

 

交通報-2007卷六-2007第一期- 聖徒見證-來到施恩的寶座前

來到施恩的寶座前

聖徒見證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因母親是基督徒,小時候我常跟著母親到當地的地方教會去「作禮拜」。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好像是自己有信,也是為了母親的緣故信主受浸了。

  自懂事以來,我一直相信有超乎人之外的力量存在,因為在我裡面有非常強烈的感知,而且時時在問自己:「我是誰?」這感覺大約從我六、七歲開始,一直伴隨著我直到現在,常常覺得自己仿佛是一條裝著「資訊記錄器」的魚,放在一定時空的茫茫大海,但我不知道我的主宰是誰,我的使命是什麼。

  大學畢業後,我到一家很有名的醫院當了一名外科醫生,非常受人羡慕,自己也非常自豪。在那個時候,看什麼,做什麼,都是昂首挺胸的,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問題,什麼都行,也雄心壯志地計划在事業上大幹一場。可就在畢業後不到兩年,當我剛剛完成住院醫師的全科培訓,正式開始外科醫生生涯的時候,一場大病接踵而來,並且纏著我近二年,一直不能上班。隨後,我也被迫放棄我的外科醫生工作。那時,相處幾年的女友也離開了,也沒有家庭的照應。自我懂事以來,父母經常吵吵鬧鬧,讓我總是在擔驚受怕中過日子,甚至曾經驚慌失措找藏身之處。後來,父母於我12歲那年的中秋節離了婚。

  我只有自己一個人流淚,自己一個人痛苦,一種沒有盼望的苦。我失去了我一直渴慕並為之驕傲的事業,失去了我的愛情,甚至失去了人最基本的健康,我一無所有。主啊,這些日子我這麼虔誠,天天跪在床前向你禱告,我以前可是從來沒有向你如此地、一個人天天跪下來向你禱告祈求,你為什麼沒有保佑我?你不但不保佑我,而且你拿走了我的事業,拿走了我的愛情,甚至連我的健康都拿走了。你什麼時候保佑過我?我的父母為什麼會離異?我的現在為什麼會這樣?這是為什麼?主啊,我要你如果只有苦難,我要你有什麼用?

  就這樣,我離開了這位主,我不相信有主。那是1996年。後來我就過著平凡人的日子,娶太太,生孩子。也時常吃喝玩樂,也曾醉生夢死,時時在罪裡渾渾噩噩地過日子。但每每遇到過不去的坎,就來向主求。主啊,求你無論如何保佑我,求你讓我這次能過得去。也在每次順利過去以後,又拋棄了他,依然過我自己的日子,之前如何過,之後也如何過。

  就這樣,日子過了近十年。到了2005年,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有一件事天天困擾著我,就是我不停地問自己「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這問題幾乎是每天每時都煩擾我,常常使我不能安心。人活著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有我的名字放在所謂的論文裡,放在第一位,是第一作者,是比較好的雜誌?難道我一生的價值就在這幾張紙上?就在這幾張寫有我名字的紙上?這就是我一生的價值?

  我活著是為了什麼?我很沮喪,很無奈,甚至有些抑鬱,時時覺得做人真沒有意思,有時甚至有厭世的念頭。心裡煩躁不安,整個人煩躁不安。後來就著手聯繫出國的事情,開始聯繫洛杉磯和匹茲堡,當聯繫好去匹茲堡以後,我的導師卻要把實驗室搬到克里夫蘭來,我也就在2006年4月從國內來到了克里夫蘭,而且就住在三會所旁邊。

  真是主的安排,將我安排到這裡來,讓我第一次來美國,就來到美國最貧窮的城市,沒有燈紅酒綠、豐富多彩的業餘生活,讓我覺得來到了非洲。慢慢也就開始接觸了三會所的弟兄姊妹,也開始有時間靜下心來讀一些聖經,在主日也有事沒事地去三會所聚會。有一個主日,弟兄姊妹們唱起「我每靜念那十字架,並主如何在上受熬……」(大本詩歌85首),我突然莫名的感動,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想到神化成肉身,祂自己沒有罪,卻為了有罪的人釘在十字架上。那次以後,心思有些回轉向主,但不敢靠近主,更不敢跪下來向主禱告。

  慢慢地我開始回首那過去的日子,有一天突然明白當我比較「虔誠」了,當我靠近主了,我卻受到那些苦難,這不是正好反過來說明有神嗎?我過往的苦難如果是神的安排,神也不會讓我白白地受苦;若是撒旦的攻擊,那麼「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諸天的國是他們的」(太五10)。就這樣,我又回到主這裡,回到神的家裡,也開始了之前一直不肯接受的擘餅和喝杯。

  但是,回到主這裡以後,時常也有困擾,有迷惑。在離開神的十年裡,在沒有神的日子裡,天天都在犯罪,天天過著罪的生活。在這十年,在我身上犯了太多的罪了。我是不是需要再受洗,把我的罪洗淨?這樣到主這裡來是不是比較好?越過教會生活,這個問題越壓緊我。我向弟兄去問,弟兄告訴我,看我當時受洗時的情形和現在自己裡面的感覺。如果需要,可以「埋葬」一次(形式和受洗一樣)。但我始終對這事放不下來。

  後來有一段時間,生活不太順利,裡面有種莫名的空虛,正好廖弟兄問我:最近有一次門徒營在 Huntington,問我去不去。我突然像觸電一樣,非常強烈知道,這是我需要的!前一次在 Indiana 的門徒營好像與我無關,我沒去;有弟兄約我讀經,我好像沒有時間,我沒去;有禱告聚會,我好像有其他的事要做,我沒去。我有好多的理由,好多的藉口。這次,神讓我看見,我有需要。

  在門徒營的時候,主的話讓我觸電一般,「祂乃是在各方面受過試誘,與我們一樣,只是沒有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來四15~16)謝謝主,我真是好感動,真是感謝主常常與我說話。是的,我的主在各方面受過試誘,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罪,而我在世界的誘惑裡成為罪人。但是,主叫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真是感謝主,只管坦然無懼。哦,主啊,那是施恩的寶座,不是審判的寶座,真是讚美主。在弟兄姊妹一起高聲讚美主的時候,我閉目仰頭朝向天上,哦,真奇妙,在我的頭上,在光中,有天上的父慈愛注視。

  父母的離異使我從夢遊混沌中出來,從一個小山村的孩子成為了做夢也未曾想過的大學生,從天之驕子到一無所有,在罪的世界裡做浪子,直至回到主裡,當讀到主的話才明白主在我身上的作工。約瑟對他的哥哥們說:「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使許多人存活,成就今日的光景。」(創五十20)是的,神的意思原是好的,為要成就我今日的光景,使我更能認識這位主,更能來依靠這位主,更加愛主。「那全般恩典的神,就是那曾在基督耶穌裡召你們進入祂永遠榮耀的,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加強你們,給你們立定根基。」(彼前五10)

  基督徒有晚上,有早晨。我寶貝這晚上,更寶貝晚上過後的早晨。主讓我經歷了死的情形之後,讓我經歷這復活的大能,為要把這起初原有的生命之話組成我。求主憐憫,照著我的度量和主的期盼一直來加強我,使我的活著完全為主。願榮耀權能歸於祂,直到永永遠遠。阿們。(G.J., Cleveland)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