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新約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第四十六篇 在基督裡誇口,不靠肉體

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第四十六篇 在基督裡誇口,不靠肉體

 

(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腓立比書三章27

 

 

第一座山──勝過宗教

 

我們要來看,與基督合併這七歩中的第二座山。事實上,頭一座山──勝過宗教,是很難學的功課。換句話說,有誰勝過在他血輪裡的宗教?這不容易。人都喜愛宗教,因為宗教給人一種保障。想想看,你為什麼信主?因為你尋求一個保障。你為什麼接受耶穌基督作你的救主?因為你找著了一個保障。宗教會成為你生命長成的一個保障,卻也是你生命成長的一個限制。宗教會告訴你,你只要作某一件事,你只要跟隨某一個實行,你只要加入某一個團體、組織,你只要接受某一種教訓,這就夠了,你不需要付一個代價尋求基督的引導,你不需要為著得著基督而爭戰,因為一切都已為你預備好!這一個會叫你覺得非常安適。人都喜歡有保障。所以你要記得,幾時你忘記了爭戰,幾時你忘記了追求,你就是在宗教裡。宗教要把你從與基督合併的道路上帶離開。

 

第二座山──勝過人的己

 

第一座山是宗教,第二座山是你的己。每一個人,不論他有多貧窮,都有一些可誇口的東西。人總是尋求一些東西,好叫他有可誇的。這一個就成了基督徒成長、往前的第二個阻礙。

 

真割禮,是不靠肉體誇口

 

腓立比書三章3節,「因為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這以神的靈敬拜、在基督耶穌裡誇口、不靠著肉體的。」猶太的信徒妄自行割,但保羅在這裡說,「我們才是真受割禮的,我們是合乎神心意的人。何以見得?因為我們是以神的靈敬拜、在基督耶穌裡誇口、不倚靠肉體的。」但是請記得,這也是相對的。你要多在靈裡,才叫作以神的靈敬拜?你要多在基督耶穌裡,才叫作在基督耶穌裡誇口?這都是相對的。

 

弟兄們,你的基督徒生活是一個事奉的生活。你的事奉不是盡一個宗教的義務,你的事奉是憑神的靈敬拜。當你事奉的時候,你有一種誇口,這個誇口是在基督耶穌裡的,叫你在肉體裡沒有可誇。妄自行割,是在自信裡的宗教實行。在宗教裡的人會說,「我知道神要的是割禮,所以我要行割!」這一個實行,成了人可以憑自己誇口的事。保羅在這裡說,不,我們必須要有主,我們在肉體裡是沒有誇口的!

 

弟兄們,不要以為這是一件小事。你願意傳福音嗎?你可以有兩種方式傳福音:你可以在宗教裡傳,你也可以在基督裡傳。在宗教裡傳,你會很有自信,你知道怎麼對某一種人傳,你知道怎麼對另一種人傳;你知道怎麼幫助在某一種情形裡的人,你知道怎麼幫助在另一種情形裡的人。在基督裡傳,你就沒有這一種誇口,你會說,主啊,不論我在傳福音的事上有多少經驗、有多少豐富、有多少構成,當我面對這一個靈魂的時候,我需要倚靠你,我對我的肉體一點把握也沒有。我需要你,我需要你的同在,我需要你的引導,我需要你的加力,我需要你賜給我話語,我需要你賜給我智慧,我需要你的靈在人身上運作…這是什麼?這就是不靠肉體。

 

宗教是在「作」的原則裡,這就是妄自行割的原則。保羅並沒有否定割禮這件事。他是說,有人是妄自行割,但我們是(真)受割禮的(第3節原文無「真」)。他沒有否認割禮的價值,他是說,當我實行這一切的時候,我在肉體裡沒有任何的自信,我乃是信靠主。沒有任何事是我可以自豪的,我乃是需要活的基督。

 

保羅有七件可在肉體裡誇口的事

 

一、就著神的誡命來說

 

4節,「其實,我也可以靠肉體;若是別人想他可以靠肉體,我更可以靠著了。」保羅有七件可誇口的事。第一,「我第八天受割禮;」(5節)這是照著神的誡命的實行。保羅要說,無論神吩吋什麼,我都照著遵行。

 

二、就著種族來說

 

第二,「我是以色列族…」(5節)換句話說,我是一個道地的猶太人。今天猶太人中,有很大的比例不是純猶太人。保羅說,我是以色列族的,你如果追蹤我的族譜,可以追溯到亞伯拉罕。

 

三、就著家族來說

 

第三,「(我是)便雅憫支派的人…」(5節)我想這是神的智慧,使他生在便雅憫的支派裡。便雅憫是拉結生的,拉結生了他就死了。在新約也提到拉結,當希律屠殺伯利恆四境的嬰兒時,「在拉瑪聽見號咷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太二18)根據這一節,以色列人會認為他們是拉結的後代。保羅在這裡說,「我有可誇的,我是來自拉結!以色列有許多支派,我的支派卻來自雅各最愛的拉結──他真正的妻子。」

 

拉結過世之前,她給她兒子起名便俄尼(創三五18),即憂患之子。但雅各卻說,不是,是便雅憫──我的右手之子。這時最傷痛的是雅各,因為他愛的只有拉結。他為著拉結替拉班作七年的工,他看這七年如同幾天(創廿九20)。然而,就在他最愛的人將死之時,他看到一個榮耀的未來,所以他說,這孩子要叫便雅憫。保羅在這裡說,論到種族,我是道地的以色列人;論到支派,我是來自拉結,我是便雅憫支派的。你以為我是憂患之子嗎?我是右手之子!

 

四、就著出生來說

 

第四,「(我)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5節)也就是說,我的雙親都是希伯來人。許多人只是一半的希伯來人,或是四分之一希伯來人,保羅是百分之百的希伯來人。從神的誡命來看,從種族來看,從家族來看,從出生來看,他都有可誇的。

 

五、就著身份來說

 

「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5節)。或許有人會說,「保羅,你是便雅憫支派的,你是純正的希伯來人,我也是!」保羅就會回答,「我不只這樣,我還是法利賽人!我是高品的希伯來人!」法利賽人是一個很受尊重的階層,他們在神的話語上,在神的律法上,在誡命規條上,都是最豐富、也是知道最多的。在那時候不是人人都能讀得到聖經,所以法利賽人無論到哪裡,神的話就到了那裡。這是保羅能誇口的身分。

 

六、就著熱心來說

 

即或這樣,當時仍有許多的法利賽人,所以保羅再加上第六點:「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6 節)他要說,你們是什麼法利賽人呢?你們只讀聖經,而我是起來逼迫教會的!

 

「逼迫」和「追求」是同一個希臘字。你來到主面前,你是追求主;當你追求主的時候,你事實上是在逼迫主。你說,「主啊,你若不祝福我,我就不讓你去!」「主啊,你若不與我同在,我就不放棄!」這就是逼迫主。你要學習追求主、逼迫主。所以,說到熱心,保羅要說,我不是一個理論上的法利賽人,我不是只在生活、教訓、道理上作法利賽人,我是一個捲起袖子來逼迫教會的人。

 

七、就著生活來說

 

有人要說,「我也多少逼迫了教會!」保羅就說了,可是你的活出有問題,讓我告訴你我的活出如何。「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6節)說了這一句,每個人都要啞口無言。

 

這總共有七個點:在神的誡命上,在種族上,在家族上,在出生上,在身份上,在熱心上,在生活上。保羅能誇口,在這七個點上,無論是哪一點,他都是拔尖的。所以事實上,保羅如果不跟隨主,他會在猶太教中成為佼佼者。他曾受教於迦瑪列的門下(徒廿二3)。迦瑪列是一個大教師,思想開放,不像是一個在宗教裡的人(五34-39)。如果保羅不是因著神的憐憫信了主,他會成為以色列人中最拔尖的人。想想這七個點,沒有一點是猶太人可以找出瑕疵的。從他的出生,到他的身分,到他的生活,都無人能比,無可挑剔。

 

因基督將萬事當作有損

 

儘管如此,保羅說,「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7節)他先前得著了一切之後,他遇見了主,就說,「我願意讓這一切都逝去,因為我看見更高的了,我看見更好的了!」所以我們也要告訴主,主啊,我願意為著你的緣故,將萬事當作有損的;我願意作一個竭力追求你的人。(韜)

 

2003-2004英語十個月追求,ClevelandOhio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