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新約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第四十一篇 在屬靈的負擔裡作執事

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第四十一篇 在屬靈的負擔裡作執事

 

(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腓立比書二章2530

 

 

在腓立比書第二章,保羅提到一個很平凡的弟兄:以巴弗提。這個弟兄在別處聖經並沒有被提及,他只在腓立比書被提到。他並不是一個有名的、眾所週知的弟兄,他只是一個像你我一樣平凡的人。然而,使徒保羅提到他,卻說到他是我的兄弟、與我一同做工、一同當兵的,是教會所差遣的,也是供給我需用的(二25)。

 

主耶穌至終成為真帳幕的執事

 

「供給我需用的」,直譯「我需用的供給者」。供給者,希臘文是leitourgos,亦可譯作執事,這是一個非常高的字。也就是說,以巴弗提不僅是照顧保羅的需用,他還是一個執事。這一個「執事」是每一個基督徒應該至終達到的情形,連主耶穌至終也是達到這一個情形。主耶穌在祂的復活裡、在祂的升天裡,成了聖所──就是真帳幕,的執事(來八2)。

 

在這裡有一個平凡的弟兄以巴弗提,他雖然平凡,但是他至終所達到的和耶穌基督一樣──執事。主耶穌基督至終成為真帳幕的執事,以巴弗提也是一個執事。

 

許多弟兄信主以後,他們羨慕成為主的僕人,成為執事,成為供應生命的人,成為祝福教會的人,這個心願是可寶的,然而一個執事需要同時有好幾種身份。保羅稱以巴弗提為「我的兄弟」,這個弟兄成了保羅的「同工」,這個同工成了保羅的「戰友」,和保羅一同當兵;這個戰友是一個「使徒」──被腓立比教會所差遣;而這個使徒也成了一個「執事」(二25)。

 

你要相信,保羅是一個很有邏輯的人,他在這裡所描述的順序不是偶然的,在他裡面是有一個思路。這個思路可應用在以巴弗提身上,也可應用在我們身上。這個順序讓我們看見,我們至終也可以成為一個主的僕人──執事。這是一個聖徒可達到最高的情形。如果主耶穌至終成為真帳幕的執事,我們最終也要成為執事。

 

供給使徒需用,就是與神同工

 

以巴弗提是一個什麼樣的執事呢?他是一個供給保羅需用的執事。你要知道,事實上,保羅的需要就是神經綸的需要。神經綸的運作是藉著保羅而成就,神的工作是藉著保羅而作成,神的說話是藉著保羅而說出;當保羅的需用得著滿足的時候,神就可以自由的行動、往前。所以,供給保羅的需用,不只是在經濟上照顧保羅,更是在屬靈上與保羅同工,也是與神同工。

 

主耶穌是真帳幕的執事,換句話說,在基督那宇宙的身體中,是誰在那裡供應生命?是主耶穌基督自己。祂將自己的生命供應給全身每一個肢體。同樣,我們今天也可以是一個執事,有分於主耶穌那神聖的運作。

 

事奉需要在屬靈的負擔裡作

 

以巴弗提如何盡職呢?保羅說,「他為做基督的工夫,幾乎至死,不顧性命,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30節)你可能會以為,保羅是以巴弗提事奉的中心。不,保羅不是中心。如果以巴弗提只是在物質上供給保羅,保羅會是他的中心;但以巴弗提的供給不只是物質上的,更是在一個屬靈的負擔裡來作的。也就是說,如果你只是作一件屬靈的事,卻失去了屬靈的負擔,你就已經失敗。就算你作成了,你還是沒有作成。

 

保羅當時在羅馬,住在自己租的房子裡,有兵丁看守他(徒廿八1630),所以他的花費應該是很大的。似乎沒有什麼人顧到他的需要,他的處境非常不容易。或許耶路撒冷那裡的人到處散播關於保羅的言論,批評他不照著祖宗的傳統持守律法、割禮、安息日,以至外邦教會,尤其是離耶路撒冷較近的亞細亞眾教會,對保羅都持觀望的態度。亞細亞各教會似乎並沒有顧到保羅。在這個時候,惟一和保羅站在一起的教會,是腓立比。保羅經濟的需要是很大的,這時候,有一個從腓立比教會來的弟兄──以巴弗提,供給了保羅的需用。保羅說到以巴弗提的供給,他用了「執事」這個詞。他似乎說,以巴弗提不僅供給了我物質的需要,也供給了我屬靈的需要。他是很屬靈的供給我物質上的需要。

 

有時候教會傳福音,很多服事需要有人去作,有人需要邀請人,有人需要作愛筵,有人需要作整潔,有人需要作招待,有人需要預備場地…似乎這其中沒有一樣是屬靈的,都是外面的活動;但是,如是你是屬靈的來作這些事,你馬上會禱告:主啊,求你憐憫你的教會,求你憐憫你的會眾,求你憐憫新來的朋友,求你憐憫這一次的福音聚會…你會有很多的禱告、很多的禁食、很多的交通,你是很屬靈的來作這些實際的事。整個福音聚會結束,你會發覺,神在教會中作了何等奇妙的工作!福音的果效出來了,整個教會不一樣了,教會成為一個復興的教會了,成為一個屬靈的教會了,成為一個有屬靈份量的教會了。

 

同樣是傳福音,有的只是結束於福音的傳揚,有的卻是結束於基督在聖徒中間的增多。你想,哪一個有價值呢?你要說,後者有價值。前者是來了又走。一個活動來了,結束了,再等下一個活動;下一個活動來了,結束了,再等下一個活動,至終聖徒們對這些活動感到厭煩。這是今天許多教會的情形,聖徒們對傳福音不再有負擔,因為他們只是忙於一個又一個的活動。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沒有一個人像以巴弗提,沒有一個人像他這麼屬靈,沒有一個人在屬靈的負擔裡來服事事務的事。

 

以巴弗提的原則適用於每一個人。不論你有多少恩賜,你的恩賜是一他連得也好,是五他連得也好,至終你都應該成為一個執事。也許你只是一個聚會的招待弟兄,也許你只是在停車場指揮車輛,但不論你作什麼,在這些實際的服事上,你都可以作得很屬靈。

 

從弟兄長到執事

 

在腓立比書裡,有一個以巴弗提,他是一個非常平凡的弟兄;他平凡到一個地歩,聖經中沒有別的地方提到他,他的名字只出現在腓立比書,他只被提及供給保羅的需用。但至終他成長了,從一個弟兄長到一個執事。他不僅供給保羅的需用而已,他還是一個執事。當他供給保羅物質上的需要時,保羅說,他是一個服事我的執事。這一個「執事」也用在主耶穌的身上,祂是真帳幕的執事。換句話說,保羅十分看重這一個恩賜似乎不顯明、功用似乎不顯明的弟兄,好像他看重主耶穌一樣。

 

弟兄們,這是何等的成長!我們總以為,最屬靈的是使徒;可是保羅在這裡先提到「使徒」,再提到「執事」。「(他)是你們所差遣的,也是供給我需用的。」(25節)使徒就是受差遣的人。保羅說到以巴弗提,先說他是使徒,後說他是執事。人總是想,我能成為使徒嗎?我能成為先知嗎?但弟兄們,你要很簡單的說,也許我有的不多,也許我所有的就和以巴弗提一樣,然而我至終也可以成為一個執事──主的執事、與主同工的執事、與主是一的執事、與主站在一起的執事。即使我所作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這只是我的顯明而已,我真正的內涵是一個執事。當我在作招待的時候,當我在停車場指揮的時候,當我在廁所作整潔的時候,沒有一件事我是平凡的作,每一件我所作的事都是屬靈的。

 

在腓立比書第二章,中心的思想還不是以巴弗提不顧性命、幾乎要死(30節)。不,中心的思想是這裡有一個平凡的弟兄,他照著他的度量成長,從一個弟兄長到一個同工,從一個同工長到一個戰友,從一個戰友長到一個地方教會的使徒,從一個使徒長到一個執事,並且在他執事的所是裡,屬靈的來服事實際的事。他是供給保羅需用的,卻是屬靈的作這一件供給的事。

 

新約的每個聖徒都是祭司

 

今天我們常把事奉劃分的太清楚:講道是屬靈的,作整潔是屬地的;站講台是榮耀的,作招待是平凡的。你會以為有些事奉是祭司的服事,有些是利未人的服事。不,現在是新約時代,每個聖徒都是祭司,沒有人是利未人。即或你的服事是利未人的事奉,你也要以祭司的心態來作利未人的事,你要以屬靈的心態去作實際的事奉。以巴弗提就是這樣,他成長得非常健康。你要說,主啊,我敬拜你,你不只成全了有五他連得恩賜的保羅,你不只成全了有兩他連得恩賜的提摩太,你也成全了好像只有一他連得恩賜的以巴弗提。你所給我的一點點恩賜,我願意屬靈的把它盡出來。

 

我真寶貴這一段。以巴弗提的服事不是為著保羅,而是為著神的經綸。他在實際的財物供給上,加進了屬靈的成份,至終他成熟的情形就顯了出來。為此,保羅囑咐腓立比的聖徒要尊重他(29節)。保羅要說,看哪!這是一個屬靈的人!什麼樣的屬靈人呢?供給財物需用的屬靈人!

 

這不在人的觀念裡。人的想法是,如果你是一個屬靈人,你一定是在台上講信息的。不,每一個聖徒都可以是屬靈人。作招待的,可以是屬靈人;整理聚會場地的,可以是屬靈人;服事兒童的,可以是屬靈人;釋放信息的,可以是屬靈人;在背後禱告的,可以是屬靈人。每一個聖徒都是在新約的職事裡作一個執事。你作的是很實際的事,卻是很屬靈的來作。

 

弟兄們,你有這一種羨慕嗎?你願意成為這樣的一個執事嗎?請記得,以巴弗提不是有名望的人。除了腓立比教會以外,大概很少人知道他。教會中不會有許多有名望的人,卻應該有許多像以巴弗提──沒有名望,卻在主面前非常寶貴的人。以巴弗提,是屬靈的作實際的事,又是實際的作屬靈的事。你在服事的時候,你服事的價值不在於你作得多好,而在於服事的過程中你有多屬靈?你在過程中得著了多少基督?你有多少屬靈的運作在其中?

 

同工,有同樣的異象和託付

 

保羅說,「然而,我想必須打發以巴弗提到你們那裡去。」(25節上)當保羅打發以巴弗提回去的時候,保羅對他有五種稱呼:我的弟兄、我的同工、我的戰友、你們的使徒、供給我需用的執事。

 

保羅稱以巴弗提為同工,就是與他一同做工的,這很不尋常。保羅稱提摩太為同工,這算合情合理;他稱以巴弗提為同工,這就說出他不以此為恥。就好像主耶穌一樣,祂不以稱呼我們是弟兄為恥(來二11)。保羅似乎要讓腓立比的聖徒知道:以巴弗提是我的弟兄,我們有同樣的生命;以巴弗提是我的同工,我們有同樣的異象,我們有同樣的託付,我們一同奮鬥。當我們一同奮鬥的時候,我們又是一同當兵的。

 

戰友,一同為著主的見證爭戰

 

同工,是聯於託付;戰友,是聯於奮鬥,是聯於為著主的國度而有的爭戰。你很難相信,以巴弗提是和保羅一同當兵的。他打什麼仗呢?他不過是供給保羅的需用罷了!更何況他病了,幾乎要死,保羅怎麼會以他為戰友呢?但保羅要說,以巴弗提是忠心的,他是忠心的、屬靈的成就主所託付給他實際的事,他也忠心的、實際的成就主所託付給他的屬靈的事。他不僅與我一同做工,他也與我一同當兵,我們是一同為著主的權益而爭戰、奮鬥。

 

弟兄們,你要羨慕從一個弟兄長到一個同工。我告訴你,全地沒有一個稱呼比同工更甜美。同工不一定指全時間事奉者。何以證明?我相信以巴弗提就是帶職業的(參腓二30),但他也是一個同工。弟兄們,你要把自己看作一個同工,你要在屬靈的負擔裡作實際的事,你要實際的作屬靈的事。多好!大多數的弟兄都不是頂有恩賜,不是頂顯明,不是那麼在主的手中有用處,但都可以成為同工,成為一同當兵的,有同樣的託付,有同樣的奮鬥。

 

地方教會應該產生使徒

 

以巴弗提是一個弟兄,是一個同工,是一個戰友,也是教會的使徒。使徒,就是帶著託付被打發出去的人。以巴弗提的託付是什麼?是把錢從腓立比帶到保羅那裡。這一個託付,就使以巴弗提成為一個使徒。

 

以巴弗提是什麼樣的使徒呢?送錢的使徒。你能相信嗎?你想到使徒,你想到的是一個偉人,是一個屬靈的人,是一個興起教會的人,是一個為主作許多工的人,是一個能為主釋放信息的人。這都沒有錯,許多使徒都是這樣;但是你要知道,一個地方教會也應該能產生使徒。一個使徒,他的所是是需要經過試驗的。他的生命如何?他的託付如何?他的運作如何?這一切都要經由地方教會來試驗。

 

保羅稱以巴弗提為我的弟兄、我的同工、我的戰友、你們的使徒、供給我需用的執事。弟兄們,保羅不會輕易這樣稱呼一個人。在聖經中,保羅有這樣稱呼過別人嗎?當保羅提到以巴弗提時,他似乎興奮起來了!以巴弗提是誰呢?我的弟兄、我的同工、我的戰友、你們的使徒、供給我需用的執事。這其中最要緊的,是「使徒」,以巴弗提是教會能差遣出去的使徒。

 

地方教會應該差遣使徒

 

弟兄們,你所在的教會能差遣你嗎?今天的難處,不是你能不能被你的教會差遣,而是你的教會願不願意差遣你。許多教會不願意讓任何人離開。許多長老說,「如果這一個弟兄走了,我們就為難了!」我很喜樂,腓立比教會不是這樣,這個教會非常特殊。當亞細亞的眾教會沒有顧念保羅,當亞該亞的教會(哥林多)還在爭論他們是屬誰的時候,這裡有一個教會能說,「我們與使徒保羅站在一起,我們要差遣我們的使徒到這一位使徒那裡去!」

 

弟兄們,這是一件大事。除非你經過這樣一個教會,你很難成為一個執事。許多人成長到一個階段就停頓了,許多人只顧到自己的教會生活,他們沒有看見,一個健康的地方教會是能打發人出去的,好應付主的見證的需要。在一個健康的教會中,每一個聖徒都應該預備好,隨時為著主的權益受差遣。

 

我們都要宣告:我們是弟兄!我們是同工!我們是戰友!我們是被教會所差遣的使徒!至終,我們要成為執事,在屬靈的負擔裡服事實際的事,也很實際的成就屬靈的負擔,就像以巴弗提一樣。我們要說,主啊,為著使徒保羅,我們謝謝你!為著腓立比教會,我們謝謝你!為著這一位平凡、恩賜不顯明、卻十分甜美的以巴弗提,我們謝謝你!(韜)

 

2003-2004英語十個月追求,ClevelandOhio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