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詩歌, 詩歌學習(二)

 

詩歌-詩歌學習(二)-第六篇 好詩歌所具備的條件(三)

第六篇 好詩歌所具備的條件(三)

詩歌學習(二)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在詩歌裡不斷往前

  一個喜歡音樂的人,一開始可能喜歡的是流行歌曲,慢慢的就長到喜歡古典音樂了。換句話說,音樂是有層次的,你可以不斷的有享受,可以不斷的進到更深、更豐富的範圍裡,讓你不斷的往上走,不斷的有享受。同樣的,一個會唱詩的人,他會學習不斷的在詩歌裡有突破。

  一開頭我們要學的詩,一定是叫我們看見主的。我唱這首詩,我覺得有主;我唱這首詩,我享受到主,享受到主的所是,享受到主的所願,也享受到主所成就的。三百九十二首「祂是一切最親」,就是屬於這一類最淺的,我們必須學習的詩歌。這首詩是我們中間最好的詩歌之一,裡面說到主的所是所有。像這樣的好詩,它不離開基督,並且把人帶到主面前去,叫人有主,也叫人唱完以後,對主產生一種新的復甦、更多的愛、更多的追求。

享受主成為一生跟隨主的根基

  弟兄們,你們早晨總要有一些時間,安靜在主面前,好好唱詩享受主的同在,這會成為你一生跟隨主的根基。

  你要知道,所謂「為真理站住」這句話,其實是非常難界定的。真理是非常難解的,你看基督徒彼此之間打來打去,都是為著真理站住,我可以說你沒有為真理站住,你也可以說我沒有為真理站住。至終就必須要問一個問題,我們到底有沒有主?

  我們的難處是開頭有主,後來越長就越沒有主了。所以通常來說,初蒙恩的人屬靈,因為他們單純、有主;老蒙恩的人就想作工了,甚至於為著作工,什麼都可以犧牲掉。這是屬靈的大忌,我們絕對不可以這樣。

  然而,人要跟隨主,就一定要服事,一個人要服事,就一定要做工,這當中要怎樣平衡呢?這就在於你開始跟隨主的時候,你得著的主多不多,你要的基督多不多,你取用的基督多不多。若是你從起頭就真是有主,真會享受主,或許開始的時候只是一些幼稚的、情緒化的感覺,但是你還是有摸著,當這個摸著越來越深,你就能成長得好。

  你唱詩的時候,若是唱到後來不大有主,反倒唱出些別的東西,這是不行的。若是你們懂得早晨起來,唱一首好的詩歌,讓這詩歌把你帶到主面前,帶到基督裡面,你就是一個有福的人。

好詩歌歷久不衰

  我再回來說,流行歌曲的價值就是娛樂那個時代的人,等到那時代過去了,歌曲也就過時了,它的價值不高。但是有些音樂、有些歌曲的價值不同,它可以不斷的往下流傳。世上的音樂是這樣,詩歌更是這樣。

  我們中間有的詩歌幾乎流傳幾千年了。例如,在詩篇中最好的一段就是上行詩,這是以色列人到耶路撒冷上錫安山朝見神的時候,他們一邊走山路,就一邊唱這些上行詩。這些詩的調子我們已經沒有了,但是詩歌的詞都還在聖經裡。一直到今天我們來讀這些詩,或是唱這些詩時,裡面還是非常有感覺的。

「哦主耶穌,每想到你,我心便覺甘甜」

  詩歌一百四十一首,應該是李弟兄所寫最好的詩歌之一。他的詩歌有的非常豪邁,有的很富教育性,而像這一首就是非常的有感覺,非常可親。

  第一節,「哦,主耶穌,每想到你,我心便覺甘甜;」這裡有個愛主的人,他不是「哦,主耶穌,每想到你,我便毫無感覺,所以我要操練靈,我要喊,我要搞,搞出我的感覺。」李弟兄寫這首詩歌時,一定和主有非常甜美的關係,所以他能說,「哦,主耶穌,每想到你,我心便覺甘甜。」

  「深願我能立刻被提,到你可愛身邊!」你敢不敢唱?差不多基督徒都是求主不要來,只是不敢講。常有人說我是等主再來,其實是騙人的,因為他還有很多打算。差不多基督徒的生活,都叫人感覺主來還很遙遠。如果我說,主耶穌今天晚上就來,你們一定馬上回去,好好跪著認罪一天,把罪認夠了,主來的時候才是乾乾淨淨的。不過無論如何,能唱「深願我能立被提,到你可愛身邊」,這個情操是好的。換句話說,我並不一定有這個實際,但是我有這個情操,這樣的情操在主面前是可貴的。

  副歌,「主,你如一棵美麗鳳仙,顯在山野葡萄園間,殊姿超群、秀色獨艷,我心依依戀戀。」李弟兄這個人不簡單,這個文筆實在好。不像我們只會說,「哎呀,漂亮極了!美麗極了!可愛極了!」講了半天,別人還是不知道你在講什麼。李弟兄描述主有如一棵美麗鳳仙,顯在山野葡萄園間,葡萄園完全是綠的,鳳仙是粉紅的,在完全一片綠的中間,有這麼一點粉紅的。萬綠叢中一點紅,葡萄園中有這樣一朵花,真是美呀!

「乃是你的可愛自己,最滿我情我心」

  第二節,「世上並無一個妙音,能把你恩盡唱;人間也無一顆情心,能把你愛全享。」真是好!詩歌寫到這個境界真是高啊,這個發表太好了。然而下面一節馬上就說,「但那最使我心歡喜,尚非你愛、你恩;乃是你可愛自己,最滿我情、我心。」主對我的愛,主對我的恩還不能滿足我,真正使我心滿意足的,乃是主可愛的自己。

  這就好像一個男孩對一個女孩講,我愛你,我願意娶你;女孩卻回答說,我也真愛你,就是不能嫁給你。雖然女孩的愛還在,但是這個男孩卻不滿足,因為他要的不光是愛,他要的是這個人。跟隨主也得是這樣。不健康的基督徒只跟著感覺走;我現在享受主,我一禱告,「哇!好甜美啊。」甜美之後,就把主忘了;只享受到主的甜美,卻沒有得著主的自己。

  話說回來,一個會享受主甜美的人,就是一個已經入門的人,只是還沒有長。一個會享受主的人,不僅入門,也在成長。我們中間大多的弟兄姊妹,恐怕還不會享受主的甜美,只會辦公:聚會是辦公,教會生活也是辦公。你們要有這個好的根基,就是要主,願意得著主,願意只有主;沒有這個做根基,你辦公辦到後來會辦不下去的,而且至終都是難處。

  我在教會生活裡久了,看到太多好的弟兄姊妹,跟隨主多年忠心,甚至都在教會中負責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和屬靈的主,和屬靈的事,和真理的實際距離非常的遙遠。你聽他說話,就感覺他不認識靈,也不懂生命的事。所以從開頭,我們就要有一個好的、屬靈的起頭。就像這裡所說的,「但那最使我心歡喜,尚非你愛、你恩」,我能享受到主的愛,我能豐富經歷主的恩典,叫我心裡真是感激;但是最教我心歡喜的,「乃是你的可愛自己」,這位主太可愛了,惟有祂「最滿我情、我心」,叫我整個的人,在祂裡面有說不出來的滿足。

  第四節,「你比美者還要更美,你比甜者更甜;你外,在天我心何歸?在地我心何戀?」這就相當於亞薩在詩篇七十三篇的話,「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詩七三25)。

  我願意告訴你,我沒有見過一個人像李弟兄,無論讀經也好,做事也好,用靈也好,都是那麼實際,他真是實在,一步一步,性格真好,像他這樣好的性格,怎麼會寫出「你比美者還要更美」的話來?這就說出無論是多好的性格,在這個人的最深處,還有一個蓬勃的生命,這個神聖的生命有神聖蓬勃的運作,到一個地步他可以說,「主啊,你比美者還要更美,你比甜者更甜;你外,在天我心何歸?在地我心何戀?」

沒有主自己,就只有主觀宗教

  如果弟兄們慢慢學著多喜歡這種詩歌,你往上成長就會長得好。我們一生跟隨主會有各種的試探、試煉、試驗,各種的事都會來,到後來就完全要靠你和主之間的關係,來應付這一切。

  跟隨主是一件絕對主觀的事。我願意這樣說,所有宗教的事,都是絕對主觀的。像那些激進的回教恐怖份子,對他們來說,死是個榮耀的事,所以死不是個懲罰。宗教的教義培養他們,培養到一個地步,他覺得他這樣死是殉道。他一死,就直接上天堂和默罕默德在一起,就和他的神「阿拉」在一起。這就提醒我們,我們要小心,免得我們也落入主觀的宗教裡面。

  我們要知道,宇宙中只有一位神,祂也只有一個經綸;只有主耶穌是我們的救主,也只有主耶穌能分賜給我們生命來成就神的經綸。但是,當我們認識這個真理之後,我們的取用和我們的經歷都是主觀的。正因為是這樣的主觀,所以信主的人常常變得狹窄,這個信主的排斥那個信主的,這個人說那個人不對,那個人說這個人不對。

  我記得一位弟兄在一家大公司作事,之後另一家新公司起來跟他們競爭。我問弟兄生意好不好作,他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說,「我們需要這家公司,有了他們我們就謹守了,我們就謹慎了。」這個心態就和宗教徒的心態不一樣。

  因為信仰是這麼主觀,所以弟兄們,你們就要加倍的小心,惟恐你們沒有主,只剩下一個空的信仰而已。有一位活活的主,就成為信仰的支柱;如果活的主沒有了,就只剩下個人的主觀信仰:我覺得這個是對的,你覺得那個是對的,我用這節聖經來解釋這個理,你用那節聖經來解釋你那個理,這就是宗教人士,就不是一個跟隨主的人了。

永不離開活的主

  所以我再說,你開頭跟隨主的時候,一定要學習告訴主,「主啊,我願意非常單純的向著你,我願意作一個只要你的人。在我這一生,我不需要別的,我願意緊緊的跟著你。」到後來,你活在主所給你的異象裡,活在主所給你的啟示裡,活在主所給你的真理裡,活在主所給你的開啟、看見裡,活在主在你身上的構成所產生的託付之中時,你就不會離開你的支柱。這個支柱是什麼?就是主,這位活活的主,主這個活活的人位。你若有這位活潑的主,其他的運作就變得很自然,很得體,也很得當。

  我們要小心,從開頭就得告訴主,「主啊,求你在我這一生,不要給我別的,就把你給我就好了。我願意認識真理,我也必須認識真理,因為沒有真理,我不會得以自由。我願意經歷你,我也必須經歷你,因為不經歷你,我是飄渺的,抽象的。但是當我經歷你的時候,我必須有你,而不是只有經歷;當我看見真理的時候,我必須看見真理裡面的你,而不是僅僅看見真理。」

  當你來跟隨主時,你裡面要非常清楚,「我這一生就是這樣跟隨主的一生,我這一生就是這樣活在主面前的一生。」即使後來主會給你啟示加上啟示,異象加上異象,給你很多的豐富和多面的經歷,你也成為一位為主勞苦,為主作工,傳福音,建造教會的人,但是在這一切活動裡,你裡面很清楚:我不能離開主,我和主之間必須建立一個非常健康的根基。(韜)

(2001/9/20am 多倫多)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