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新約讀經, 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讀經

 

新約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第三十二篇 被澆奠在信心的祭物和供物上

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第三十二篇 被澆奠在信心的祭物和供物上

 

(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讀經:腓立比書二章1618

 

在世上作發光之體

 

保羅說到,我們是誰呢?我們在世上乃是發光之體。你如何能成為世上的發光之體呢?是因著將生命的話表明了出來。上一篇信息說到,這一個「表明」原文的意思是持守。這個持守聯於你的立場,聯於你的態度,聯於你的生活,聯於你的流出。有了這四樣,至終就帶進了持守,結果就是讓生命的話從你身上流露出去。一個發光之體,是一個單單專注於生命(zoe)及生命的運作的人,他是一個持守生命的話的人。

 

在基督的日子誇口

 

保羅接著說到,「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好誇我沒有空跑,也沒有徒勞。」(腓二16下)保羅在這裡所說的詞,像是發光之體、生命的話,可說是第二章的高峰。一般人很難從其中了解保羅的負擔。事實上,保羅在這裡所說的是一個神聖的運作。保羅是一個忠心的僕人,他在聖徒中間產生一個與主聯結的生機體,為著彰顯主的榮耀。保羅說到,你若是讓生命的話從你身上表明出來,到那日我就有可誇的。

 

這個誇口不是一個自誇。世人拿許多事誇口。有人說,我父親是個財主,這是誇口;我畢業於一所名校,這是誇口;我有一個高的職位,這是誇口,這些都是自誇,這樣的誇口並不屬天、尊貴。一個財主可能有一天落魄,一個名校畢業生可能失業,世人所誇的一切都是短暫的。保羅在這裡所說的誇口是非常尊貴的,是非常純淨的,是非常屬天的。保羅不是以他自己為誇口,而是說,這就是他的所是。對保羅而言,與其說他誇口,不如說他把自己展示出來。他要說,在那日,就是在基督的日子,我的奔跑、我的勞苦都要顯明出來,都要展示出來,這一個展示就是我的誇口。

 

弟兄們,大多的聖徒根本沒有這種觀念。同一件事,對我們來說可能是平凡的,對保羅來說卻是生機的。我們是用世俗的價值觀看事情,保羅是用神聖的價值觀看事情。他要說,當你成為世上的發光之體時,你就把生命的話表明出來了;這樣,當主再來的那日,我就要有一個誇口,我要以我自己為誇口,我也要以你們為誇口。我所要誇的,是我沒有空跑,我沒有徒勞。

 

保羅的奔跑是生機的

 

這兩個詞:奔跑和勞苦,是保羅一生的寫照。他似乎要說,當我奔跑的時候,你以為我是一個人在那裡跑嗎?不,我的奔跑是生機的,是聯於基督的身體的。當我追求基督的時候,你們也成了恩典的同享者、有分者。當我以基督為標竿、竭力奔跑、把自己傾倒給主、奮力贏得基督的時候,你們都因著我的奔跑而蒙福。因著我的奔跑,你們就得以持守生命的話。

 

弟兄們,很少人對基督的身體有這一種生機的看見。大多數的人看見基督的身體,所看見的都是活動和實行的一面。你若真看見基督的身體,你不會對某些作法和實行有所堅持,因為許多實行不知不覺會取代聖靈的自由,也就是我們在基督耶穌裡的自由。保羅在這裡說到他的奔跑,說到他的勞苦,他要說,我的奔跑產生了我與主之間生機的聯結,我並不是自己奔跑,我乃是和眾聖徒一同奔跑,好叫我的奔跑能帶進基督對祂身體上所有肢體的祝福。換句話說,我的奔跑就是你們的奔跑,我的奔跑帶進你們的奔跑。你們成為發光之體,背負光的見證,這就見證了我的奔跑,也印證我的奔跑不是徒然的。

 

生命的冠冕、公義的冠冕

 

基督徒總是注意作什麼,但保羅不是這樣。在他的一生中只有兩件事,一個是奔跑,一個是勞苦。奔跑,主會賜給你生命的冠冕;勞苦,主會賜給你公義的冠冕。保羅很有保握,有一天他會得著生命的冠冕,也會得著公義的冠冕。就在他即將殉道的時候,他說,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四8)。公義的冠冕聯於勞苦,生命的冠冕聯於追求和奔跑。你的奔跑帶進生命的成長,你的成長會在教會生活中產生積極、正面的影響。因著你的成長,你所服事的聖徒們也會渴慕追求主,渴慕在生命裡成長。

 

奔跑見證了生機身體的實際

 

保羅在這裡說,你們持守生命的話,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的時候,我在基督的日子就可以誇我沒有空跑,沒有徒勞。是誰在奔跑?保羅;是誰持守生命的話?腓立比的聖徒。然而他們並不是分開的。當教會表明生命的話、彰顯生命的話、見證生命的話的時候,保羅說,「我沒有空跑,因為在我奔跑的時候,我所追求的基督成了你們所享受的基督,我們是在同一個生機的生命裡一同往前。」這是一個生機身體的實際,這個實際是何等的奇妙!這是一個屬靈的、生機的身體!

 

在這個身體裡,有一件非常奇妙的事:一個弟兄的奔跑,要成為其他弟兄的生命供應;一個弟兄的追求,要帶進其他弟兄的生命增長;一個弟兄在主面前的奮鬥,要成為其他弟兄的生命成長。這就是為什麼保羅說,你們持守生命的話,我就有可誇的。他不是誇自己,而是他有一個非常尊貴的展示。這一個展示成了他的誇口。換句話說,在主再來的日子,我同著腓立比的聖徒要一同站在主面前大聲呼喊:哈利路亞!這裡有一個奔跑的人!這裡有一班持守生命的話的人!我們一同在這生機的身體裡贏得基督!

 

奔跑的人全人受規範

 

保羅說,我不僅誇我沒有空跑,也要誇我沒有徒勞。弟兄們,基督徒總是有這兩面,一面是生命,一面是勞苦。生命這一面,你稱之為奔跑。當你奔跑的時候,你忘了一切,你轉眼不顧一切攔阻你奔跑的事物。這就像運動員的奔跑一樣。當一個運動員奔跑的時候,他生活的每一點都是一種訓練。一般人所享受的事物,他無法享受。對食物,他有節制;對休閒,他有節制。一個運動員不是奔跑而已,他的全人在都在某一種的規範和約束之下。幾時起床?幾時訓練?接受多少卡路力的熱量?如何維持體重?如何保持最佳的體能?如何讓自己的心思清明、目標清明?只有在這樣的規範之下,他才能成為一個賽跑者。

 

這就是基督徒的生活。基督徒絕不能說:「哈利路亞,我安息快樂吧!我渡假吧!」不!即使你渡假,你要說,那是為了奔跑的渡假。你生活的每一部分都是為著這一個目的──我要嬴得生命的冠冕,我要得著基督作為我最高的福分。為此,你要說,我的全人是受操練的,我知道主所要的是什麼,我知道我要怎麼過我的一生,我知道為什麼我在世上活著,我知道我要如何在世上活著,好叫我得著生命的冠冕。我是一個奔跑的人,任何攔阻我奔跑的事,我都擺到一邊去。

 

一個奔跑的人,他知道如何操練自己、如何約束自己、如何發展自己。你不約束你自己,你不可能奔跑;你不操練你自己,你沒有奔跑所需的力氣;你不發展你自己,你沒有奔跑所需的能量。一個在主面前奔跑的人,他是一個只以基督為目標的人,他是一個活在約束和限制之下的人,他是一個滿有操練的人,他是一個發展自己職分的人,好叫他裡面的潛能得以發展到極致。

 

勞苦就是開出一條路來

 

保羅可以誇口,他的勞苦沒有徒然。什麼是勞苦?勞苦就是開一條出路。許多弟兄的限制,就是承受了許多屬靈的豐富,卻失去了開拓的能力。我很感謝主,我早期在台灣,那時教會已經很大了,但是還沒有定型,所以我有機會在其中學到許多東西。後來我來到美國,我就學習開一條出路,從無生有,興起主的見證來。我學了太多的東西!今天許多弟兄承受了許多豐富,然而你要學習,用你所承受的豐富作為你的資源,開出一條路來,好叫主的見證得以往前。

 

我們需要主的憐憫!要說,主啊,我不願我的奔跑是徒然的,好叫我得以得著生命的冠冕;我不願我的勞苦是徒然的,好叫我能得著公義的冠冕。我的一生是如何的一生呢?我的一生是追求的一生,我的一生是奮鬥的一生,是為著主的見證開路的一生。

 

勞苦並不容易。你開了一條路,之後你再去看,可能荊棘和蒺藜都長出來了。開路,需要許多的智慧,需要許多的勞苦,而且不能有太多的期望。你開了路,但期望過高,這也不行。你若沒有期望,任何一點點主的祝福都會叫你喜樂起來。

 

怎麼開路呢?比如說,你傳福音,得著一對夫婦,你先不要急著再得另一對夫婦,你要在這對夫婦身上勞苦,使他們有一天能和你一同再去開路,再去得人。你們兩個家得著了新的夫婦,你們這三個家就一同再開路,再一同得著新人。這叫作開路。你不要誇口:「感謝主,我興起了二十五個教會!」很可能到後來二十四個都消失了,只剩下你所在的那一個教會還留下。所以,你需要很札實的去勞苦,好叫你的勞苦沒有徒然。

 

為著聖徒們的信心成為奠祭

 

17節,「我以你們的信心為供獻的祭物,我若被澆奠在其上,也是喜樂,並且與你們眾人一同喜樂。」這一節有一個詞:澆奠,這是指舊約的奠祭。換句話說,這不是一個行動,而是一個生活。保羅是說,我的一生、我的生活、我的存在,乃是一個奠祭,我被澆奠在聖徒們信心的祭物和供物上(另譯)。

 

供物,直譯為事奉。這一節有許多豐富:澆奠是一個,信心是一個,祭物是一個,事奉是一個,喜樂是一個,與眾人一同喜樂是一個…你看這其中有多少豐富!這裡沒有一樣是容易的。

 

基督徒的生活不是「行動」,而是一條「溪流」。如果你果真有所行動,那個行動是從你的溪流中洴湧出來的水花。洴湧之後,你還得回到你的溪流中。但許多時候我們不是這樣,我們好像一個又一個、間間斷斷的水花──現在傳福音,今年開展教會,明年召開特別聚會…結果,水花濺出來以後,最後大家回家睡覺去。弟兄們,你不能這樣來服事,你這樣的服事不會有果效。基督徒不是睡覺的人,你若睡覺,表示你被打敗了。保羅不是這樣,他是隨時預備好為主澆奠的人。他看見聖徒的信心,他就說,「我在這裡,我要在你們信心的祭物和事奉上澆奠我自己。你愛主嗎?我和你在一起;你把自己奉獻給主嗎?我和你在一起!」

 

預備成為隨時可澆奠的奠祭

 

保羅稱許腓立比的聖徒,他說,你們是發光之體,你們持守生命的話,你們將生命的話表明出來,因著你們,我在基督的日子可以誇我沒有空跑,沒有徒勞。你們知道我是誰嗎?在每一天、每一時刻,每一分鐘,我都是預備好的,我是隨時可以當作奠祭被澆奠的。

 

奠祭,是在舊約裡五種基本祭物之外的一種祭,是把酒澆在祭物之上,使祭物在火中焚燒得更為豐富。保羅是說,我要把我這個人澆奠出來!當我看見你們是這麼健康,你們所行的是如此好,我就預備好把我自己澆奠在其上。在任何一天、在任何時候,只要你們有需要,我都是預備好的,好叫你們的祭物和事奉可以更蒙悅納,更讓主滿足。我已預備好,為主花費我這個人;我已預備好,在世上成為無有;我已預備好,完全倒空我這個人,就好像主倒空祂自己一樣。我要把我自己全然澆奠在你們信心的祭物和事奉上。

 

先有澆奠,才有事奉

 

在教會生活中最需要的,不是事奉的生活,而是澆奠的生活。澆奠的生活帶進事奉的生活。你若沒有學習把自己當作活祭獻給主,成為澆奠的奠祭,你所有的事奉都沒有多大意義。你熱心事奉,開頭很興奮,久了你就厭煩。事奉來自澆奠,澆奠來自奔跑。對保羅來說,他的奔跑不是徒然的,他的澆奠不是徒然的。弟兄們,你要在主面前留意你這個人、留意你的生活、留意你的存在。你若在主面前是健康的,你的事奉自然會出來,你的澆奠自然產生事奉。如果教會生活是一個澆奠的生活,每件事都會變得容易得多。教會生活的難處,就是沒有澆奠的生活,卻一直要求人事奉。

 

事奉來自澆奠,就好像勞苦來自奔跑一樣。若是一個人沒有奔跑,他為何勞苦呢?若是一個人沒有澆奠自己,他為何事奉呢?神需要你這個人,然後他才需要你的恩賜;神要得著你,之後才來得著你的事奉,好成為祂的祝福。保羅是說,我先是注意我的奔跑,好叫我得著生命的冠冕;然後我留意我的勞苦,好叫我得著公義的冠冕。同樣,弟兄們,你要先把自己擺在祭壇上,成為一個討主喜悅的祭物,預備自己成為奠祭,然後你才可能有主所喜悅的事奉。

 

信心是基督的構成和彰顯

 

保羅是被澆奠在腓立比聖徒信心的祭物和事奉上。什麼是信心?信心是一個構成和彰顯。聖徒們得著了基督、享受了基督、經歷了基督,而產生一種構成和彰顯,這一個彰顯就是信心。什麼是信心?就是基督的構成和完全的彰顯。構成不僅是一種心願而已。你的構成彰顯出來,這就是信。

 

今天人看見我,很難說我是哪一國人。我是中國人,可是我的談吐舉止像美國人。事實上,我有高鼻子嗎?沒有;我有白皮膚嗎?沒有;我有白人的頭髮嗎?沒有。但為什麼人不覺得我是中國人?因為我的構成。我的構成變成了我的彰顯,我被構成為美國人了。我像美國人一樣幽默,我像美國人一樣說話,我像美國人一樣走路,我的舉止像美國人一樣。你的構成就是你的彰顯。

 

信心一點不是客觀的,信心完全是主觀的。它不是你相信什麼,它就是你所相信的。也就是說,你所相信的成了你這個人,成了你的構成。因著我相信基督,基督就構成在我的裡面;因著我相信基督所作成的一切,基督所作成的一切就構成在我的裡面。我成了基督的彰顯,我成了基督所作成一切的彰顯。

 

基督是一切基本的祭物

 

信心,就是信徒所接受的基督、所經歷的基督、所享受的基督,在他們裡面產生的構成和完全的彰顯,而這個過程包括基督作為一切基本的祭物。基督是燔祭,基督是贖罪祭,基督是贖愆祭,基督是平安祭,基督是素祭。保羅要說,「當聖徒們享受這位基督作為基本的祭物時,我就預備好成為奠祭,被澆奠在這些祭物之上。」聖徒們的祭物是他們的信心,這是保羅的勞苦所生發出來的。這信心不僅是相信有神、相信主耶穌、相信主耶穌是救主,這信心更是與主之間生機的聯結、對祂生機救恩的經歷、在神兒子形像上的模成,至終叫我們成為祂所是的彰顯。

 

與主之間產生生機的聯結

 

每一天我們都經歷基督作為我們的祭物。祂是我們的燔祭,祂是我們的贖罪祭,祂是我們的贖愆祭,祂是我們的素祭,祂是我們的平安祭。當聖徒們活出這一種生活時,保羅要說,「你們的活出太好了,我要被澆奠在你們信心的祭物和事奉上!」這樣的信心不是一個道理上的教訓,而是聖徒們生機的聯結於基督而產生的。這一個生機的聯結是何等的寶貴!它不僅是保羅和基督之間生機的聯結,也不僅是腓立比聖徒和基督之間生機的聯結,而是保羅、聖徒們,和基督之間生機的聯結,這三者成了不可分的。當保羅奔跑的時候,腓立比的聖徒就獻上他們的祭物;當保羅勞苦的時候,他們就擺上他們的事奉。當聖徒們擺出他們的祭物和事奉時,保羅就為他們成為被澆奠的奠祭。這幅圖畫描繪了一個生機的總合。這是什麼?這就是基督的身體。

 

你要說,「主啊,我敬拜你!為著基督的身體,我敬拜你!這是何等生機的身體!」在這個生機的身體裡,有基督,有對基督的追求,有為著基督的見證而有的爭戰。在這身體裡,我們等候得著生命的冠冕和公義的冠冕,我們生機的彼此聯結,以致我的生活就是你的祝福,你的生活就是我的鼓勵。我們就是這樣蒙福的!作為基督身體的肢體,我們是何等的蒙恩!我們可以同著弟兄們一同奔跑,一同勞苦,一同奉獻,一同事奉,好叫這位基督在我們裡面構成為包羅萬有的信。

 

喜樂是恩典充溢的結果

 

為此,保羅說,「我若被澆奠在其上,也是喜樂,並且與你們眾人一同喜樂。你們也要照樣喜樂,並且與我一同喜樂。」(17節下-18節)什麼是喜樂?「喜樂」這個字原文來自恩典,喜樂是恩典的結果。它不是快樂。快樂會來,快樂會走。保羅在這裡是說,「我活在恩典的實際裡,我也同著你們一同活在恩典的實際裡,你們也和我一同活在恩典的實際裡,至終,是恩典在這一切之上作主。」恩典從天上的寶座那裡降下,臨及使徒保羅,臨及腓立比的教會,成了基督身體實際的構成元素。這是一個何等喜樂的生活!

 

保羅被關在獄中,他處在一個看來毫無指望的環境中,然而他卻告訴聖徒們,你們要在世上成為發光之體,好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可以誇我沒有空跑,沒有徒勞。我要得著生命的冠冕,我要得著公義的冠冕;在這同時,你們成了基督所是、基督所成、基督所作的神聖構成,這一個構成成了你們的彰顯,這一個彰顯成了眾人的鼓勵,這就是你們信心的祭物和事奉。

 

保羅的確看見了這一幅奇妙的圖畫。在這幅圖畫裡,保羅身在獄中,處在一個艱難的環境中,然而他有一個篤定:我仍是在奔跑,我仍是在勞苦,我總是預備好成為奠祭,在聖徒們的成長上被澆奠,在聖徒們的發展上被澆奠,在聖徒們的往前上被澆奠,在聖徒們的奮鬥上被澆奠,在聖徒們的爭戰上被澆奠,在聖徒們信心的祭物和事奉上被澆奠!保羅看見這一個,他要說,「我是何等喜樂!沒有人可以作成這一個,沒有人可以產生這一個,這一個完全是恩典。為此我喜樂!當我看見這一個異象,我全人滿了恩典,恩典在我身上充溢起來,叫我喜樂起來。我要讚美主!聖徒們哪,當我這樣喜樂的時候,你們也要與我一同喜樂。你們要像我一樣被恩典充溢,充滿喜樂,讚美神!」

 

在這恩典的充溢裡,有奔跑,有勞苦,有祭物,有事奉,也有這一位基督構成在我們裡面所生發出的信心,還有使徒為著我們而有的澆奠,好叫我們的成長更為實化。我們要讚美主:主啊,我何等謝謝你,我從未領會,你把我帶進了這一個生機的身體中。在這一個生機的身體中,有你的僕人,有你的地方教會,有你的僕人和你的教會一同在恩典裡的奮鬥、在恩典裡的享受、在恩典裡的內住、在恩典裡的活出,至終這恩典還要成為教會生活的實際,成為眾人的喜樂。(韜)

 

2003-2004英語十個月追求,ClevelandOhio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