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使徒行傳, 新約讀經, 讀經

 

新約讀經-使徒行傳-第四十八篇 放膽傳講神國的道─使徒行傳的生命經歷

使徒行傳的生命經歷

 

第四十八篇  放膽傳講神國的道

 

(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裡住了足足兩年。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

 ──使徒行傳廿八章30-31

 

 

 

讀經:使徒行傳廿八章

 

 

主在人身上構成的展示

 

使徒行傳從二十二章以後,好像主就不再藉著路加記載任何保羅工作的果效。好像我們的主喜歡說,現在不再是保羅作工的問題。如果要他作工,他太會作了;如果要他作工,他太能作了;如果要他作工,他可以作得太多了;但是今天我不著重他能為我作多少。即或他為我作了許多,我也不記載,因為我所要的、我所注意的,乃是這一位愛我、一生跟隨我、讓我構成的僕人。我願意來享受他,我也願意把他擺出來,陳列給大家看。你們看!我的製作何其美好!這是一個本來綑綁基督徒的、鞭打基督徒的、殺害基督徒的、在宗教裡狂熱的一個人,現在我願意把這一個人擺出來給你們看一看!

 

神把保羅拿出來給百姓看,再給宗教徒看,再給政治看,再給君尊的權勢看。在這個過程中,保羅講的那幾篇道,應該是他職事成熟的一個展示。但是你要注意,在這個展示裡,只有在面對宗教的時候,沒有那麼成功。好像他面對宗教時,就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我願意再告訴弟兄姊妹,政治還有一點理性,宗教是沒有理性的。在宗教裡的人,他認定了什麼,就是什麼。你和他不一樣,他會要你的命。

 

平凡又滿了神的神人

 

到了二十六章,保羅對亞基帕王作了見證以後,我們的神就要說了,亞基帕王啊!現在你看見了嗎?這就是我多年製作的結果,這就是我的僕人,這就是一個讓我滿足的人!為什麼到後來又出了二十七、二十八這近乎平凡的兩章?它幾乎沒有什麼值得記載的。但是主卻給我們看見,一個主所得著的人,一個最屬靈的人,一個完全被主構成的人,必定是一個最平凡的人。主耶穌在地上是這樣,使徒保羅也是這樣。主耶穌在地上,平凡到一個地步,祂也會餓,祂也會渴,祂也會累,祂也在某種程度上有人的享受,好比祂穿的衣服質量很好,兵丁還為此拈鬮(約十九23-24),可是祂向著神又是絕對的忠誠。保羅到這個時候很像主耶穌。主耶穌被列在罪犯之中,保羅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主耶穌像羊被牽到宰殺之地,保羅也是如此。他很清楚地說:「眾位,我看這次行船,不但貨物和船要受損傷,大遭破壞,連我們的性命也難保。」(徒廿七10)百夫長不信保羅所說的,保羅也就順從百夫長,上了船。

 

你有沒有注意,保羅和主耶穌有太多地方太相像了,他也像一隻羊被牽到宰殺之地。這也是為什麼,到了二十七章的末了說到「得救」。「其餘的人可以用板子或船上的零碎東西上岸。這樣,眾人都得了救,上了岸。」(44節)我們的主耶穌經過死,復活了!保羅的得救,是肉身的得救;我們的主,是成功了救贖。似乎神願意說,我要製作一個人,我要把這個人製作到一個地歩,平凡到不能再平凡,平常到不能再平常,卻又滿了神、滿了神的經綸、滿了神在他身上的工作,也滿了與神同工的運作。

 

經歷主所經歷的

 

另外一面,當保羅讓人來看的時候,他並沒有什麼特別吸引人的地方。他對眾人說:「眾位,我看這次行船,不但貨物和船要受損傷,大遭破壞,連我們的性命也難保。」(10節)好像沒有人聽他。就我們的想法,像保羅這樣一個屬靈人,他講的話應該帶著一種權柄,眾人必定立刻順從。但是百夫長、船長和掌船的都不在意他的話,反而說,你懂什麼!所以我告訴弟兄們,一個最懂的被人說「你懂什麼」,那才真是屬靈。

 

保羅平凡到不能再平凡了,卻是那麼有神。在隨後的航程裡,當大風大浪催逼他們的時候,他也懼怕,所以主的使者就來告訴他:「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24節)這說出他也有懼怕,這也似乎類似我們的主。

 

主耶穌被在十字架上,祂作了兩件事。第一、就著肉身來說,祂說:「我渴了。」(約十九28)祂和每一個人都一樣,也會渴。同時,祂是神的兒子,祂是神人,那獨一的神人。祂似乎是說,我是神的兒子,在神這一面,我與神的旨意是完全聯起來的;在人這一面,我還是渴。第二、祂說:「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太廿七46)祂也有懼怕。祂感覺,怎麼回事?神的同在突然沒有了?我相信保羅在他的經歷裡,神也多多少少帶領他經歷主耶穌的經歷,是那樣的平凡,卻又是那樣的超然。所以當主的使者對保羅說話以後,他就起來勸大家吃飯(徒廿七34),並且「拿著餅,在眾人面前祝謝了神,擘開吃。」(35節)這一幅圖畫太像主和門徒最後的晚餐。也就是說,在一切都是最為難的時候,主擘餅了,遞給門徒們吃(太廿六26);同樣的,在最為難的時候,保羅也拿起餅來,祝謝了,擘開了,遞給眾人吃。

 

健康而不特殊的神人

 

二十八章和二十七章一樣,都是描述一個健康的神人。這樣一個神人,絕不是像我們所想的有多特殊,而是他屬靈到平凡了。有一個故事,說到一個英國人請一個屬靈人到他家裡去,他的孩子很好奇,這樣屬靈的人來了,他喝不喝茶?結果發覺他也喝下午茶。他不僅喝茶,也吃餅乾。這孩子就很希奇,這麼屬靈的一個人,還喝茶,還吃餅乾嗎?一面來說,你會笑這個孩子;另一面來說,你也不能不承認,我們是有這種古怪的觀念,以為一個人若是真屬靈了,就會有特別的表現。

 

還有一個故事,我在某個地方服事,聽說有颱風要來,弟兄們就說,弟兄,有你在這兒,風不會來的。我就笑起來了。就算我在這兒,風要來,它一樣來的。我想,弟兄們這麼講的原因,就是因為我過去曾在台灣作訓練,颱風要來了,我們就禱告,結果颱風沒有來,訓練就得以持續。大概他們聽過這個見證,以為無論我到哪兒去,大風都不會來。人的觀念很特別,人會覺得,你若是屬靈,你定規超凡;你若是屬靈,你定規特殊。

 

榮耀的開始,淒涼的結束

 

使徒行傳,一面來說給你看見聖靈的工作;另一面來說,它的開頭是榮耀的,它的結束是平凡的。開頭三千人得救、五千人得救、聖靈的同在、聖靈的工作,何等榮耀!而結束在哪裡呢?結束在神所大用的一個僕人保羅,他住在自己租的房子裡(徒廿八30),找他的人也不多。所以使徒行傳有一句話,「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都接待。」(廿八30)這句話你要會懂。是什麼意思?就是沒有人見他。如果每天有幾百人來,他能全都接待嗎?這就表示,保羅孤孤單單、淒淒涼涼地住在一個房子裡,甚至可能還帶著鎖鍊。主是用這樣的一個處境來結束使徒行傳。主在這裡似乎告訴我們,我的工作以很榮耀,但是我不是注重工作,我所注重的,是藉著這個工作得著我的僕人,我要得著讓我滿足的人。

 

被土人有情分地接待

 

二十八章開頭說:「我們既已得救,才知道那島名叫馬耳他。土人看待我們,有非常的情分。」(1-2節)我覺得很有意思,保羅從海上得救的時候,是誰跟他在一塊兒呢?也不是以弗所人,也不是歌羅西人,也不是受教育的人,而是土人。「因為當時下雨,天氣又冷,就生火接待我們眾人。」(2節下)我不相信他們給保羅房子住,我相信可能就是一個棚,或是一個竹寮,一個簡陋的地方。「那時,保羅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3節上)保羅和別人一樣,別人加柴,他也加柴。事實上,保羅應該坐在那兒,對路加說,加柴!我就想問路加,路加啊!你在作什麼呢?如果有其他人跟著保羅,我要一個一個問,你們這些人不是該打嗎?你們叫保羅去揀柴嗎?保羅是屬靈人,你知不知道?然而,保羅好像很自然的和大家坐在一起,甚至可能是坐在地上。

 

不要把人當作神

 

「有一條毒蛇,因為熱了出來,咬住他的手。」(3節下)這一下,我想路加的臉都變了。路加是醫生,一看就知道,完了!逃過了一劫,逃不過這一劫!逃過了風浪,現在被蛇咬了!「土人看見那毒蛇懸在他手上,就彼此說:『這人必是個兇手,雖然從海裡救上來,天理還不容他活著。』」(4節)保羅大概是蓬頭垢面的,所以土人看他,以為是個兇手。你看,主最大的僕人到後來活得多淒涼!結果,「保羅竟把那毒蛇甩在火裡,並沒有受傷。」(5節)你可以想像那個局面。我想路加是嚇壞了;土人就想,他非死不可!想不到保羅把蛇就這麼甩在火裡。屬靈人不需要掛名牌──我是屬靈人,他也不需要別人推銷。他是屬靈人,就是一個屬靈人。主沒有禁止蛇咬他,但是蛇咬著他的時候,他沒有受傷。

 

「土人想他必要腫起來,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時,見他無害,就轉念,說:『他是個神。』」(6節)你看人古怪不古怪?弟兄們,我盼望我們從這最後這兩章學到一些教訓。我們這個人太容易跟隨人。你不要把人看作沒有用的,也不要把人看作神。神人就是神人,他有他盡職的時代,他也只能在他那個時代裡來盡他的職分。神要說,我要得著一個人,他是再平凡不過了,但裡面卻滿了神。我要得著這樣一個人,在外面看,他和別人完全一樣;但是在他的裡面,卻與神的所是、和神的經綸,有百分之百的合拍。他是平凡的,卻又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平凡。他是我的僕人,卻又不是你們想的那麼偉大。他不過是一個人,他絕對不是神。他是一個神人,你不要把人當作神。

 

醫治病人,受人尊敬

 

「離那地方不遠,有田產是島長部百流的;他接納我們,盡情款待三日。當時,部百流的父親患熱病和痢疾躺著。保羅進去,為他禱告,按手在他身上,治好了他。從此,島上其餘的病人也來,得了醫治。他們又多方地尊敬我們;到了開船的時候,也把我們所需用的送到船上。」(7-10節)保羅不僅救了船上二百七十六人,現在也成為他們的供應者。因著保羅的情面,島上的人接待他們、照顧他們,有三個月之久(11節)。在這一段時間裡,好像大家的生活都靠保羅,可是這裡又沒有記載保羅怎麼有光彩,怎麼受榮耀,怎麼得尊榮;也不記載有什麼人信耶穌得救,只記載保羅治了病,大家都很尊敬他,也顧念他們的需要。

 

上了有偶像為記的船

 

「過了三個月,我們上了亞歷山大的船往前行;這船以『宙斯雙子』為記,是在那海島過了冬的。」(11節)以「宙斯雙子」為記,說出船的前頭有一個偶像。保羅要坐的這艘船,前面掛一個偶像,要是我就不上去了,我怎麼能上一艘有偶像的船?但保羅好像覺得,什麼都可以。我真羡慕他這種屬靈的超越。他屬靈到一個地步,平凡;他屬靈到一個地步,滿有神的同在。蛇可以咬他,他卻把蛇甩掉;人可以有病,他卻叫人得醫治。他平凡到一個地步,好像對什麼都不那麼介意,就是有偶像的船也不介意。「宙斯」是希臘神話裡最大的神。總之,船的前面帶著偶像,我相信聖經是刻意這麼記載。

 

人如何,主的僕人也如何

 

「到了敘拉古,我們停泊三日;又從那裡繞行,來到利基翁。過了一天,起了南風,第二天就來到部丟利。」(12-13節)你說聖經需要記這些嗎?聖經是一筆一畫都不浪費的,為什麼把它寫下來?就是告訴你,人怎麼過活,主的僕人也怎麼過活。有的時候,我們基督徒想佔點小便宜,就禱告主,主啊!給我一個房子,給我一個車子。主啊!叫巴士快來;主啊!叫我考試的題目都是我會的!然而屬靈人不佔這個便宜。他要說,別人走一天,我也走一天;別人走三天,我也走三天;別人經過一個站,我也經過一個站;我和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我的外面是這樣平凡的一個人,我的裡面又是這樣的滿了神。這就是神人。

 

滿有愛、可親近的僕人

 

「在那裡遇見弟兄們,請我們與他們同住了七天。這樣,我們來到羅馬。」(14節)我相信在這七天裡,保羅和他們一起聚會,我也相信他的傳講很有果效,但是聖經好像完全不注意這些。這時,保羅是路過一個地方,叫作部丟利。你要知道,神人路過一個教會,不論是多大的教會,他都應該和他們在一起聚會。保羅不應該屬靈到一個地步,說,你們是什麼小城?部丟利?我未曾聽過有這麼一個地方。你們有幾個聖徒?這麼少的人,你們要叫我在聚會中供應,我的時間可是沒有的,我趕著去羅馬,我可不願待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我在部丟利作什麼工?作和不作不是都一樣嗎?但是保羅在那兒一住就是七天。我很佩服保羅。我要說,主啊,我敬拜你,你得著這樣一個你的僕人,對教會這麼有愛心,對聖徒這麼有愛心,是這樣的平凡,又是這樣的屬靈,這樣的滿了神,這樣的可親近。

 

作工是作不盡的

 

保羅一見到弟兄們,就住了七天。這裡有一個問題,那二百七十六個人是不是都散掉了?應該是散掉了,但起碼有一些囚犯還是和保羅在一起才對,或許也跟著保羅坐在聚會當中,跟著大家一同唱詩讚美神。在這個時候,他們應該都得救了,因為主的使者在船上已經對保羅說:「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廿七24)所以應該都得救了,但是聖經完全不記載。好像神說,保羅,你所作的我不介意,你能作的我也不介意;你的服事我不介意,你的工作我也不介意;我願意告訴你,我所要得著的就是你,並不是你能為我作什麼。這是何等奇妙的事!叫我們不能不敬拜神。

 

有一位弟兄對我說過一句話:「作工是作不盡的」。我現在年紀大一點,再回想他的話,感覺就更深。許多基督徒的失敗,就失敗在作工上。我們太喜歡作工,誰都想帶頭,誰都想有一片天;但是使徒行傳到末了,主就說了,弟兄們,跟保羅學學吧!不是不要作工,不是不要作見證,只是你能不能好好愛我呢?你能不能好好有我呢?你能不能好好把我彰顯出來呢?我願意你知道,你這一生到後來所得著的,還是我自己。

 

因弟兄們而放心壯膽

 

「那裡的弟兄們一聽見我們的信息就出來,到亞比烏市和三館地方迎接我們。保羅見了他們,就感謝神,放心壯膽。」(15節)保羅見了弟兄們,聖經沒有說他召聚一個聚會,放膽講論。聖經的話很有意思:放心壯膽。意思是,保羅還沒有見到弟兄們以前,心裡是懼怕的。你會問保羅,你不是最屬靈的人嗎?你不是屬靈到一個地步,連風浪都知道怎麼對付,連毒蛇都知道怎麼對付,連痢疾、熱病都知道怎麼醫治嗎?你到底怕什麼?你剛剛不是在部丟利和弟兄們聚了七天嗎?你不是有那麼多豐富嗎?你到羅馬來,怕什麼呢?他就要告訴你,我什麼都不怕,我就是怕沒有主,怕沒有弟兄姊妹。我還是個人,我不能越過人的限制。

 

有一位屬靈的弟兄,他說,我看見墳地、死人,就害怕。我那個時候很吃驚,心想,這麼一個屬靈人,還會怕鬼?照說,如果有一個地方聚了一堆鬼,他只要走過去,牠們都散開了,都被趕跑了,為什麼他還有這種心境?我們只能這樣說,他是個人。一個最屬靈的人,仍舊是一個人。你看,保羅到土人的島上,不是一再見證他多屬靈嗎?不是一再見證他如何成為眾人的祝福嗎?他到部丟利的一個小教會,不是一再見證他和教會如何是緊緊聯結的嗎?不是一再見證他如何幫助一處處的教會嗎?即或這樣,就算他到了羅馬,他還是要說,主啊,我是一個需要你憐憫的人!這個時候,弟兄們來見他,他就感謝神,放心壯膽,有弟兄們作他的扶持了。

 

蒙准和兵丁另住一處

 

「進了羅馬城,保羅蒙准和一個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處。」(16節)你看保羅像不像一個平凡的人?他進了羅馬城,應該地就震動了,羅馬的市長就尋找震動的原因,發覺是因為保羅在這裡,於是馬上帶著禮物向他認罪,給他預備一間繹館,好叫他休養……這不才像是主的僕人嗎?但沒有。好像保羅平凡到一個地步,他請求百夫長,讓他自己另外住一個地方,讓一個兵看著他,經濟上由他自己負擔。我相信保羅在那時候有很多的禱告,主啊,你還得給我開點門,叫我還有一點機會來服事你。我不在乎關在裡面還是關在外面,但我知道,我若被關進去的話,許多恩典就流露不出去了。所以主啊,你還得恩待我!

 

這裡說他「蒙准」,換句話說,他是經過一個過程,得著了許可,好像受了某一種的憐憫一樣。弟兄們,我喜歡這些經節,太平凡了,太叫人有感覺了,會叫你說,主啊,我願意這就是我的一生,我願意我這一生不顯揚,沒有一個偉大的工作,卻是滿足神的,是與神的經綸一致的,是與神自己一致的,是活出美德來的。

 

不是原告,而是被告

 

「過了三天,保羅請猶太人的首領來。他們來了,就對他們說:『弟兄們,我雖沒有做什麼事干犯本國的百姓和我們祖宗的規條,卻被鎖綁,從耶路撒冷解在羅馬人的手裡。他們審問了我,就願意釋放我;因為在我身上,並沒有該死的罪。無奈猶太人不服,我不得已,只好上告於凱撒,並非有什麼事要控告我本國的百姓。」(17-19節)因著猶太人不服,保羅不得已,只好上告於該撒,所以亞基帕王才說:「這人若沒有上告於凱撒,就可以釋放了。」(廿六32)保羅的意思是,我不是來告他們的,是他們來告我的。我不是原告,我是被告。

 

為以色列人所指望的被捆鎖

 

「因此,我請你們來見面說話,我原為以色列人所指望的,被這鍊子捆鎖。」(廿八20)保羅永遠不忘記他的福音。在這裡他還是要說,為什麼我被綁起來?是因為我們大家都在等待這位彌賽亞,這位彌賽亞就是以色列人所指望的。我是為著彌賽亞的緣故,被這鍊子綑鎖在這裡。眾人的回答也很有意思,叫人覺得一頭霧水。他們說:「我們並沒有接著從猶太來論你的信,也沒有弟兄到這裡來報給我們說你有什麼不好處。」(21節)換句話說,你這個被告白跑來了,原告老早就失蹤了。為什麼呢?哪有一個人願意為這事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在本地打官司,大家可以聯合地方官吏打個痛快;到羅馬去,那個日子好過嗎?所以沒有人願意去。這就是為什麼,保羅一直被關在監裡,他一直在等。

 

「信耶穌」是到處被毀謗的

 

弟兄們,你若回想猶太人把塵土揚起來,說:「這樣的人,從世上除掉他吧!他是不當活著的。」(廿二22)你就會問這麼一個問題,在宗教裡的人,為什麼這麼朝三暮四?一下這樣,一下那樣?要告保羅的時候,恨不得要他的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等到真正把他解送到羅馬,大家都洗洗手,沒有時間管這事。因此,羅馬的猶太人沒有接到信,也沒有人來到那裡,說保羅有什麼不好之處。他們又說:「但我們願意聽你的意見如何;因為這教門,我們曉得是到處被毀謗的。」(廿八22)在那個時候,對一般人來說,信耶穌是猶太教裡一個教門。他們結束的論點論得好:信耶穌這件事原本是到處被毀謗的。

 

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

 

「他們和保羅約定了日子,就有許多人到他的寓處來。保羅從早到晚,對他們講論這事,證明神國的道,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書,以耶穌的事勸勉他們。他所說的話,有信的,有不信的。他們彼此不合,就散了。」(23-25節上)這也很有意思,他們沒有一個人跟保羅吵,自己卻吵起來了。保羅要說,我該講的,我都講了,其他的由主來負責。

 

「未散以先,保羅說了一句話。」(25節)這是使徒行傳末了的一段話,講得頂淒涼的。怎麼使徒行傳最後一篇道是這麼悽涼?這最後一篇道說什麼呢?「聖靈藉先知以賽亞向你們祖宗所說的話是不錯的。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因為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我就醫治他們。」(25-27節)這是何等絕望的一句話。保羅以乎說,我對你們講了這些,你們爭來爭去,吵來吵去的,有的說對,有的說不對。其實我不是要你們論對錯,我是要你們信耶穌。你們這麼吵,吵了以後就散了,可是在你們散去之前,我願意告訴你們一句話,你們這班人就像以賽亞那個時候的以色列民,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為什麼這樣?因為神恐怕你們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祂就醫治你們。

 

保羅接著說:「所以你們當知道,神這救恩,如今傳給外邦人,他們也必聽受。(有古卷加:保羅說了這話,猶太人議論紛紛地就走了。)」(28-29節)保羅再一次說到,他是一個外邦人的執事。如今這救恩傳給外邦人,他們也必聽受。這就是這篇道的結束。

 

凡見他的全都接待

 

在保羅的生活上,還有一句話作為使徒行傳的結束。「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裡住了足足兩年。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都接待。」(30節)全都接待,說出見他的人不多。這一點我倒是對亞居拉和百基拉不太同情,他們應該天天到保羅的住處聚會才對。好像連羅馬的教會對保羅都是冷淡的。是什麼原因?我們不知道,因為這裡沒有再說。即使聖經說,保羅見到弟兄們就壯起膽子來(15節),卻沒有說教會怎麼扶持他,教會怎麼幫助他。

 

教會興衰的歷史

 

31節:「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就結束了!你能不能相信就這麼結束了?你會覺得路加是不是太慘忍了一點?他結束在這裡以後,就沒有再寫。為什麼呢?因為神所要的榜樣,已經全部被描述出來。我們開頭說過,使徒行傳不是一卷教訓的書,而是一卷榜樣的書,神所要的榜樣都給我們描述出來了。在這二十八章裡,說到神所要得著的是什麼。神所要得著的是一處一處的教會,祂要得著能夠滿足祂心意、與祂一致的主的僕人。在這卷書裡也給我們看見,神會興起厲害的工作,但這個工作不會持久。無論聖靈可以作多少的工,到後來宗教的權勢一定進來產生摧殘和破壞。以過兩千年的教會歷史,沒有能離開這些。你從歷史可以看見教會的興起、教會被破壞,教會再興起、教會又被破壞。神會說,我興起我的工作,我也尊重這個工作,我不喜歡這種破壞,但我容許這種破壞。我所要的不是在時間裡的,而是在永遠裡的,我要得著那些與我完全一致的神人。

 

教會的見證

 

二十七、二十八這兩章所記載的,是聯於永遠的。反而早期耶路撒冷三千人得救、五千人得救,後來信主的又有多少萬,神會說,這些並不一定滿足我。即使耶路撒冷有多少萬人信主,都為律法熱心,這並不是我所要的。雅各啊!當你這樣帶領耶路撒冷的時候,我願意告訴你,我還是要得著我的教會。

 

使徒行傳到後來出現一個部丟利,它是除了羅馬以外最後記載的一個教會。這個名字很難記,也許神故意給它這個名字,叫你記不住,為著告訴你,你所注意的,你所要的,不一定是我所要的。

 

成熟的僕人

 

神會起來說,我何等願意得著保羅,不光是一個有啟示、有異象、有託付、為我癲狂、為我勞苦、為我熱心、為我建造教會、為我奔波的保羅,我更願意得著一個完全成熟,可以拿出來展示給人看的保羅。我何等願意得著一個完全成熟、住在人中間、和一般人完全一樣,卻又滿了我、滿了我的經綸、滿了我經綸實際的保羅。這真是奇妙的事,這就是使徒行傳的結束。

 

弟兄們,我們這樣讀過使徒行傳的以後,我們會有很多的感覺。我們要告訴主,主啊!願意我這一生也能這樣被你得著。願意你得著我,遠過於我能為你作的工作;願意你在我身上製作,遠過於我在人中間、在地上的勞苦。主啊!我願意成為一個滿足你、讓你心滿意足的神人,就像保羅一樣。

 

使徒行傳的結束太淒涼了。那麼榮耀的開始,這麼淒涼的結束;但主卻要告訴我們,這就是榜樣,沒有別的了。你的路也就是這樣的一條路。但願我們把自己奉獻給主,告訴主,主啊,我願意這樣作一個討你喜悅、與你一致的人。《完》(韜)

 

2006-2007華語十個月追求,ClevelandOhioUSA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