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使徒行傳, 新約讀經, 讀經

 

新約讀經─使徒行傳─第四十七篇 神的使者站在旁邊─使徒行傳的生命經歷

使徒行傳的生命經歷

第四十七篇 神的使者站在旁邊

(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因我所屬所事奉的神,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邊,說: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

──使徒行傳廿七章23-24

讀經:使徒行傳廿七章

保羅所面對的艱難

使徒行傳到二十一章以後就非常難讀。路加在使徒行傳裡說到保羅盡職的高峰,就是十九章。行邪術的書被燒了以後,保羅整個盡職的路就有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坎坷。那個時候,保羅就領會了,不只猶太人,外邦人也要害他。到後來連他的書信都提到:「銅匠亞歷山大多多地害我。」(提後四14)銅匠是誰?就是造偶像的。銅匠不是打銅的,而是用銅來作偶像的,所有造偶像的人對保羅都是厭煩極了。當然,這也說出保羅工作的果效有多大,不可思議!他的影響到一個地步,整個偶像的行業因著他的福音受了傷害。不僅猶太人要他的命,外邦人也要他的命;不僅敬拜神的人要他的命,拜偶像的人也要他的命。這個時候他非常艱難。可是,眾教會的擔子在他身上一點沒有減輕。他就領會了,在當時他所面對的,一個是猶太教,一個是外邦人,另一個就是神所注意的中心,也就是一處處的地方教會。

那時候一處處的教會,因著從雅各家出來的人受到一種說不出的摧殘。也就是說,一處處的教會沒有辦法再過一個健康的教會生活。所以保羅很有負擔再到耶路撒冷去。他實在也有很好的預備,但是他的預備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他到那兒以後,我相信雅各對保羅說的那番話是預備好的。他上一次去耶路撒冷,不是誰都見不到嗎?(徒十八22)所以這一次去,他預先安排好了,好見到雅各。但缺點是,雅各也預備好怎麼來陷害他。上一次保羅突然來了,雅各措手不及,不知道怎麼對付他;這一次保羅老早就告訴他哪一天到。這是為什麼保羅才必須趕在五旬節以前一定要到耶路撒冷(二十16)。換句話說,日期是安排好的;也因為是安排好的,所以雅各也就有所預備,怎麼來對付保羅。在雅各的觀念裡,也可以說在所有宗教人士的觀念裡,只要不是我所作的工,都是沒有價值的。你要注意,宗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勢力。持守宗教的人會認為,神所有的工作是藉著他們而作的。

寬廣的靈就是屬靈

有一次我和一位神父談話,他說,你也是信耶穌的?我說,是的,我是一個基督徒。他就發脾氣,沒有你們這些基督教徒,我們天主教老早把全球都拿去了!我想,大概歷世歷代教會的歷史都不能逃脫這一種感覺──我們就是神工作的中心,神就是藉著我們來作工,神就是藉著我們而說話,別人無論怎麼作都不算數。

只要人有這種感覺,你就無法和他交通。如果保羅對雅各說,你看,現在加拉太的眾教會都被你破壞成這樣了!雅各就會回答,那是你起頭起的不對。如果沒有你,讓我們去起頭,從開頭就會是好的,它會是猶太教的一個分支。神的話是藉著我們出來的,神的工作是藉著我們作的,神聖的水流是藉著我們流出的!你想,雅各還會接納任何不在猶太教中的人嗎?所以基本上,他對每一個和他不一致的人都是敵對的。

保羅在這一點上是超越的。他認識了,他不過是一個執事。所以他才說:「有的傳基督是出於嫉妒紛爭,也有的是出於好意。這一等是出於愛心,知道我是為辯明福音設立的;那一等傳基督是出於結黨,並不誠實,意思要加增我捆鎖的苦楚。」(腓一15-17)既是這樣,他應該說,凡是出於愛的、出於好意的,神都祝福;凡是出於結黨、競爭的,神都咒詛。沒有!保羅乃是說:「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並且還要歡喜。」(18節)弟兄們,這一種寬廣的靈就叫作屬靈。

被展示的主的僕人

保羅面對的是非常艱難的一個局面,但他還是堅持去了耶路撒冷。去了以後,猶太人馬上就設陷捉拿他。我相信,當亞細亞的人到雅各那裡控告保羅,想要殺他的時候,有人就告訴他們,你們明天去吧!明天保羅會到殿裡,那個時候你們要作什麼,就可以作什麼。所以這些人就在那裡鬧了起來,使保羅被捕(徒廿一27-28)。被捕以後,保羅就經歷各種的審判。好像神要說,這裡有一個人,宗教可以棄絕他,宗教可以陷害他,但他是我的僕人,是我所製作的一個執事,是與我是一的。現在我願意把他展示給你們眾人看,叫你們看一看我的僕人到底如何。

所以你有沒有注意,保羅被群眾審判的時候,他對百姓講那麼好的一篇道(廿二1-21),但人的反應卻不好。我願意問這個問題,雅各啊!你不是說猶太信主的有多少萬嗎?這些人在作什麼呢?當群眾喊叫的時候,最少應該有人起來說,不!他是我們的弟兄!結果一個也沒有。保羅被逮捕以後,耶路撒冷袖手旁觀,聖經沒有一句話說到教會照顧他,或是教會為他出面說情,或是教會請了辯士替他辯護。到後來沒有人同情他。但是主卻要說,我站在保羅旁邊,我願意把我所製作這個美麗的產品,放在全地面前,放在各種人面前,讓大家來鑑賞。我們的主真是高!

勇於面對自己的不完美

保羅被擺在百姓面前,他得勝了;他又被擺在宗教人士面前,他是有壓力的。無論多屬靈的人,他還是人。只有主耶穌面對宗教的時候,一點壓力都沒有。保羅還是有壓力,所以一開始就說到他的良心(廿三1),然後改口說到順從官長(5節);到後來看看不可救藥了,就講一句:「我現在受審問,是為盼望死人復活。」(6節)他也因此被救出來了。可是到後來,當他面對政治審判的時候,他也承認,他那句話講得不合適(廿四21)。這就是主的僕人!主的僕人不完美,但是主的僕人有勇氣面對他的不完美。他不需要遮蔽,他不需要明說,我從前有一件事作得不是頂合適。我們並不感覺,保羅的那句話「盼望死人復活」有什麼不合適,因為他講的是事實,他的確是盼望死人復活;但是很明顯的,他不講主耶穌,只講復活,好帶進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爭執。就是這似乎一點點的瑕疵,立刻叫他感覺不對。所以當他面對腓力斯的時候,就把這件事說了出來:「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會前,有妄為的地方,他們自己也可以說明。縱然有,也不過一句話,就是我站在他們中間大聲說:『我今日在你們面前受審,是為死人復活的道理。』」(20-21節)

與主是一的執事

後來保羅站在亞基帕王的面前,那就是最厲害的一個爭戰。好像主說,現在我得著我的執事了,我要藉著我的執事來作地上的工。地是誰的?地是我的,不是亞基帕王的。所以他對王講的那篇信息,是站在一個高的地位上來告訴這個王:王啊!你不過是地上的一個王,我所信的主才真正是宇宙的主,祂才是真正掌管一切的。

他到後來講得很兇:「亞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嗎?我知道你是信的。」(廿六27)亞基帕王也說:「你想少微一勸,便叫我作基督徒啊(或譯:你這樣勸我,幾乎叫我作基督徒了)!」(28節)不僅這樣,保羅還說:「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鍊。」(29節)他乃是說,何止王一個人,這些千夫長、這些有聲望的、尊貴的,我都盼望他們能夠信耶穌、得救!這樣一篇道講出來,一定很多人得救,不可能沒有人得救,但是聖經一句也不記載。聖經好像已經不再注意保羅的工作。主似乎說,在這個時代,對於保羅,就是我的僕人,我只有鑑賞。我不在乎他作什麼。我何等喜樂,他成為這樣一個能夠與我是一、滿足我、把我見證出來的執事。

沒有對錯,只有主

二十七、二十八章非常難讀,因為基本上來說,沒有什麼意思。但你要領會,如果沒有意思,路加為什麼要寫它?你可以說,它是一個過渡,就好像二十五章是一個過渡。二十五章根本沒有說什麼,可是沒有二十五章,二十六章是出不來的。所以你可以說,二十七、二十八章是一個過渡,好帶進下面的章節。可是接下來沒有了!使徒行傳沒有二十九章!所以一面來說,主在這裡要藉著這「過渡」的兩章給我們看見,使徒行傳乃是預表以後要來的教會歷史。在使徒行傳裡沒有什麼教訓,都是榜樣。這個榜樣就是告訴你,以後的教會是怎樣。所以你有沒有注意,這兩千年的教會歷史,有一次又一次大的復興。在復興的時候,就好像使徒行傳前段所記載的,主藉著這些復興得著一批祂所大用的僕人。但是到末了,這些復興的教會都會衰敗,好像沒有例外。可是另外一面,主並沒有離開祂的僕人。

你會問,既然主沒有離開祂的僕人,保羅說到「復活」的那句話是對的還是錯的?你就要學習說,我不知道,我不能說。許多的事你要學習「不知道、不說」,因為沒有對錯,只有主。

譬如,達祕在1850左右和牛頓起爭執,許多弟兄就跟隨他。到後來,許多人慢慢發覺他太閉關,失去基督身體的實際,所以到1880年左右,跟隨他的人就不多了。接納他的教會,主體上都是瑞士山區的一些小教會,所以才會有一個故事,說到達祕年老時在旅館裡唱詩:「我今撇下一切事物,背起十架跟耶穌。」表明這一個主的僕人在工作上已經非常受限制了。你或許要說:達祕錯了!我卻不這麼認為,對錯只有主來定論。就好像保羅上告凱撒,到底是對是錯?你要學習不說。弟兄們,你若不認識神聖的主權,你永遠會在那裡埋怨;你如果認識神聖的主權,在一切的環境裡,你就懂得如何根據主來跟隨祂。

新約執事的價值

達祕到後來相當狹窄。但保羅不一樣。我們今天從新約的眼光來看,所有保羅所作的、所勞苦的,都是有最高的價值。實在來說,保羅並沒有錯,他的工作也找不出瑕疵。即便如此,好像主喜歡說,即或保羅那麼好,他的價值還是遠遠超過你們所看見的。在新約的經綸裡,主似乎不能再得著一個人像保羅那樣。沒有他,根本沒有我們;沒有他,所謂的「信耶穌」就是猶太教的一個分支。是保羅把我們的信仰建立起來的。但是主卻說,我現在要把保羅從工作裡帶出來,我要他完全讓我欣賞,我要他專注於我,不再有那麼多的勞苦。當他這樣專注於我的時候,我就能夠把更高的啟示啟示給他。

所以你要注意,我絕對信,當保羅寫以弗所書的時候,他的啟示高過哥林多前後書。在哥林多前書,猶太教的地位還很大(林前九20 ),吃素、吃肉的地位還很重要(八13);但到了以弗所書,這些都沒有了,保羅已經有了一個更高的看見。

在使徒行傳最後的幾章裡,保羅經過一次次的被審,被百姓審、被宗教審、被政治審、被君尊的權勢審,他好像一道珍饈被擺出來。主似乎說,這是我作的,是我專門製作的美味,你們大家來嚐嚐看!特別他被帶到君尊權勢的面前,真像一道美味的菜餚。他在亞基帕王面前講的那一篇道,見證了他一生職事的成熟。他成熟到什麼地步呢?他能說,我和我所信的主是配合起來的,掌管一切的是這位主,而不是地上的王。這實在是太好了!因為這樣,就帶進末了的兩章。

神人的見證

末了兩章是一個神人的見證。到了這個時候,就著保羅被擺出來的「展覽」來說,也都展覽夠了,他該有的見證都產生出來了。他這時的見證,很像主耶穌一生的末期,是被列在囚犯中,被擺在政治的下面,被撒但攻擊。在這個時候,保羅就是活著,好像什麼工都沒有作,叫你感覺他真是像神人一樣,這就是二十七、二十八兩章神人的見證。這個時候的保羅是成熟的,他是一個成熟的、屬靈的神人。他過一個最卑微、最平凡的生活,卻把我們的主見證出來。他和主的確很像。主耶穌在地上被列在囚犯中,他也被列在囚犯中;主耶穌被交在政治的手裡,他也被交在政治的手裡;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經過撒但一切的攻擊,他也經歷撒但的攻擊。你會問,什麼叫神人?從這裡看,這就叫神人。有時候我們把神人看得太神奇,其實神人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卻又是尊高到不能再尊高。

和囚犯同列

接著來到二十七章。「非斯都既然定規了,叫我們坐船往意大利去,便將保羅和別的囚犯交給御營裡的一個百夫長,名叫猶流。」(1節)換句話說,這個時候保羅成為一個囚犯,和別的囚犯在一起。這就叫我們想起,主耶穌到末了被釘在十字架上,也是和罪犯一同被釘的。你有沒有注意,保羅是一個神人,他是一個主所大用的僕人。就著世上的學問來說,連非斯都也說:「保羅,你癲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廿六24)就著神聖的啟示來說,保羅上過三層天,也到過樂園(林後十二24)這樣一個神人,這個時候平凡到一個地步,和別的囚犯一同被交給百夫長。

對主更深的經歷

「有一隻亞大米田的船,要沿著亞細亞一帶地方的海邊走,我們就上了那船開行;有馬其頓的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我們同去。第二天,到了西頓;猶流寬待保羅,准他往朋友那裡去,受他們的照應。」(廿七2-3)保羅受朋友的照應,這和主耶穌不一樣。主耶穌在末了沒有享受到這種福氣,保羅享受到了。「從那裡又開船,因為風不順,就貼著塞浦路斯背風岸行去。過了基利家、旁非利亞前面的海,就到了呂家的每拉。在那裡,百夫長遇見一隻亞歷山大的船,要往意大利去,便叫我們上了那船。」(4-6節)當保羅第三次行程回來的時候,是經過塞浦路斯的南邊(廿一3),現在是走塞浦路斯的北邊,過了基利家、旁非利亞前面的海。保羅不是基利家人嗎(廿三34)?前一次他坐船望見塞浦路斯,我相信他這次會想,塞浦路斯啊!我還能不能再回到你這裡?基利家啊!我還能不能再回來?好像主非常有意思地帶他經過一些他成長的地方,或者他勞苦過的地方。

「一連多日,船行得慢,僅僅來到革尼土的對面。因為被風攔阻,就貼著克里特背風岸,從撒摩尼對面行過。」(廿七7)你會覺得,為什麼聖經要記載這些似乎沒有意思的話?當你說,主啊!實在沒意思!主就說,真好!你想想看,如果叫你坐船去羅馬,你受不受得了?你馬上就埋怨,主啊,我要到羅馬,你也不給我一些痛快的日子?我剛剛經過那麼多的審判、那麼多的擊打,難道你沒有一點同情嗎?我需要休息!主就要說了,神人哪!來!我要帶你走一條甚好的路,好叫你更多的有我!所以你有沒有注意,到後來保羅平凡到一個地步,似乎什麼力氣都沒有了,什麼力量都沒有了,只有主自己。

滿有神又平凡的神人

「我們沿岸行走,僅僅來到一個地方,名叫佳澳;離那裡不遠,有拉西亞城。走的日子多了,已經過了禁食的節期,行船又危險」(廿七8-9)這句話很有意思,這表示一路上他們禱告大概不少,禁食也不少,因為這一路都不簡單。「保羅就勸眾人說:『眾位,我看這次行船,不但貨物和船要受損傷,大遭破壞,連我們的性命也難保。』」(9-10節)照說,百夫長聽了以後,應該恐懼,順從保羅。卻沒有。「但百夫長信從掌船的和船主,不信從保羅所說的。」(11節)既是這樣,保羅就應該拒絕登船,禁食抗議,為著自己性命的緣故留在那裡。也沒有。這就叫神人!別人打你、罵你,你還能笑。保羅現在遇到的情形,可不是開玩笑的,是關乎性命的;連他自己也知道,這趟去了大概會死在船上。他自己也說:「連我們的性命也難保」。可是當百夫長說走的時候,保羅就說,好,走!

我很佩服兩個人,第一個,我佩服保羅;第二個,我佩服路加。路加也跟著走了。路加並不是囚犯,他應該對保羅說,保羅啊!我等等再去,你先去吧!這樣,他不就平安了嗎?路加比保羅還要得勝,因為保羅到底老練,路加只是個醫生,照顧保羅的身體。路加跟著去,他明知船要毀壞、命要丟,他還是去了。這叫什麼?神人!

弟兄們,現在你懂不懂什麼叫神人?神人不是你所想的「屬靈人」。在神人的身上滿了神,他又是一個平凡的人。保羅願意接受百夫長的權柄。百夫長說,我們走!他們就說,我們也走!無論如何,我們是有神的,我們有主與我們同在!我讀到這裡很有感覺。主啊,謝謝你,給我們這樣一班你的僕人,作這樣的榜樣!

人所以為的得意

「且因在這海口過冬不便,船上的人就多半說,不如開船離開這地方,或者能到菲尼基過冬。菲尼基是克里特的一個海口,一面朝東北,一面朝東南。」(12節)你有沒有注意,船上的人還是可以發言的。保羅可以發言,大家也可以發言。「這時,微微起了南風,他們以為得意,就起了錨,貼近克里特行去。」(13節)這句話很有意思。當撒但作工的時候,人都會以為得意。掌船的和船主會說,你看,還是我們對吧!應該走的!你看,起南風了!現在順當了!

不怨天,不尤人

「不多幾時,狂風從島上撲下來;那風名叫『友拉革羅』。船被風抓住,敵不住風,我們就任風颳去。」(14-15節)換句話說,船完全在狂風的控制之下。保羅這時候應該大聲告訴大家,我叫你們不要走,你們偏要走!你們送命不要緊,我這個神人也要死了,這怎麼得了?也沒有。如果是你,你講不講?如果是我,我就天天罵百夫長,你是什麼百夫長?我是神人,我講的話你都不聽,你倒去聽船主的意見,叫我們現在連性命都不保了!也沒有。保羅應該每天都把百夫長罵一頓,不然怎麼出氣?但保羅好像不講話。

「貼著一個小島的背風岸奔行,那島名叫高大,在那裡僅僅收住了小船。既然把小船拉上來,就用纜索捆綁船底,又恐怕在賽耳底沙灘上擱了淺,就落下篷來,任船飄去。我們被風浪逼得甚急,第二天眾人就把貨物拋在海裡。到第三天,他們又親手把船上的器具拋棄了。」(16-19節)保羅沒有反應,好像大家怎麼受苦,他也怎麼受苦。他沒有反抗,沒有抱怨。好像他在那兒說,我先前就知道性命難保,現在主啊,求你憐憫吧!什麼叫神人?神人就是不怨天、不尤人。有時候我們責怪的太多,覺得人不瞭解我。保羅可以說,我明明告訴你們,你們就是不信、就是不聽,所以才丟了貨物!可是他沒有。好像他和大家一樣,經過同樣的歷程。

活在神的律裡

「太陽和星辰多日不顯露,又有狂風大浪催逼,我們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20節)這裡的「我們」包括誰?包括保羅。你就會問,保羅啊!你不是有神嗎?你怕什麼呢?保羅就會告訴你,我有神,但是我不能離開神的律。有時候我們有神的同在,就以為可以離開神的律,但神作工是有律的。在這樣的狂風之下,船是應該翻的,這是一個律。有這樣的大風,船被這樣的狂風抓住,就應該翻,這是律。不管你是神人,或是什麼人,在這種情形裡都會死。所以包括保羅在內,眾人得救的指望都絕了。

「眾人多日沒有吃什麼,保羅就出來站在他們中間,說:『眾位,你們本該聽我的話,不離開克里特,免得遭這樣的傷損破壞。現在我還勸你們放心,你們的性命一個也不失喪,惟獨失喪這船。』」(21-22節)保羅應該加一句,因為有我,你們都可以活下去。沒有我保羅,你們一定死的。要不是我和路加在這兒,你們都死了。所以每人寫個欠條,各人一千兩銀子,我保羅就因著你們發了財!也沒有,什麼都沒有。保羅好像平凡到一個地步,他只有神。人如何,他也如何。所以他說:「現在我還勸你們放心,你們的性命一個也不失喪,惟獨失喪這船。」

他接著說:「因我所屬所事奉的神,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邊,說:『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23-24節)那不說出他怕得要死嗎?你會說,神人也害怕嗎?神人也是人。我們有時候把屬靈人看得太神奇,以為喝茶的時候,茶葉會冒出特別的味道來;喝水的時候,水就變成礦泉水。哪有這種事?一切都是在律裡。神人無論多屬靈,他還得住在神所造的律裡。

支取主的同在帶來的加力

雖然保羅害怕,神卻對他說:「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凱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我想這個時候,大家聽了都阿們,都要信耶穌了。這時候人怎麼能不信耶穌?所以聖經應該說:「全船的人都得救了,他們就開始擘餅紀念主,滿了讚美!」也沒有。聖經不記載任何一個人得救。好像神是說,我根本不關心這事,我關心的是讓你來看,這就是我製作的一個結果。我製作出這樣一個屬靈的執事,他和我是完全一致的。雖然在這樣的艱難裡,他也會害怕,可是當我對他說話的時候,他有著說不出的信心。

如果有一個使者站在你旁邊,對你說,不要怕!你要站在凱撒面前,你將來還要為我傳福音,全船的人我都賜給你!你會作什麼?你一定抓著那個使者的手,說,你不要走,你開什麼玩笑,你講完了就走,我怎麼辦?你叫我不要怕,我怎麼能不怕?弟兄們,你讀起來覺得很簡單,如果你去想想那個局面,你就會說,主啊,保羅這個人怎麼會這麼屬靈?神說不要怕,他就不怕了;神的話來了,他馬上支取神的話;神的使者顯現了,他馬上支取主的同在。

「所以眾位可以放心,我信神他怎樣對我說,事情也要怎樣成就。只是我們必要撞在一個島上。」(25-26節)保羅應該說,你們都是沾了我的光!他也沒有。你覺不覺得保羅屬靈?他是這麼平凡的屬靈。這遠比手一伸,鬼就出去了,還要屬靈;遠比喊一聲,人就得救了,還要屬靈。他是這麼平凡,可是卻叫你感覺,主啊,我希奇,竟然有這樣一位你的僕人,可以與你完全聯結。他的確是與你合併是一的僕人。他是人,他也害怕,但是你對他說話的時候,他可以這樣的相信,這樣的有主,這樣立即支取你的供備。

顧念人,過於宗教的成就

「到了第十四天夜間,船在亞得里亞海飄來飄去。約到半夜,水手以為漸近旱地,就探深淺,探得有十二丈;稍往前行,又探深淺,探得有九丈。恐怕撞在石頭上,就從船尾拋下四個錨,盼望天亮。水手想要逃出船去,把小船放在海裡,假作要從船頭拋錨的樣子。保羅對百夫長和兵丁說:『這些人若不等在船上,你們必不能得救。』於是兵丁砍斷小船的繩子,由它飄去。天漸亮的時候,保羅勸眾人都吃飯,說:『你們懸望忍餓不吃什麼,已經十四天了。所以我勸你們吃飯,這是關乎你們救命的事;因為你們各人連一根頭髮也不至於損壞。』」(27-34節)保羅勸眾人吃飯,多好!照說應該這麼寫:「天將亮的時候,保羅為他們施浸。」不應該施浸嗎?這麼多人信主,還不應該施浸?沒有。保羅沒有給他們施浸,保羅勸他們吃飯。

弟兄們,我們見到一個人的時候,很難勸他吃飯。我們都是問他,你信耶穌沒有?你要下地獄,還是要上天堂?我們很難想到,見了一個人,最好跟他一塊兒吃飯。保羅勸他們吃飯,這是關於他們救命的事,因為等一下他們需要力氣。若不吃飯,下水游泳是游不動的。照理說,保羅應該很篤定地說,神與我同在,告訴我,你要在站凱撒面前,所以放心吧,吃不吃都一樣。如果你沒有力氣,風一吹,大家都上岸了。保羅不這麼說。這時候,所有神奇的,所有大能的,所有超凡的,全部沒有了,保羅平凡到和每一個人一樣。但是,當神的話來了,當神的同在來的時候,他那種把握又能叫他勝過一切的環境。

「保羅說了這話,就拿著餅,在眾人面前祝謝了神,擘開吃。於是他們都放下心,也就吃了。」(35-36節)這像不像主耶穌末了的晚餐?奇怪的是,這些人還沒有受浸,保羅就先和他們擘餅。擘過餅了,他又在眾人面前祝謝神,拿著吃。所以你有沒有注意,保羅顧念人,過於他宗教的成就。換句話說,我已經傳了福音了,我也知道你們都會信;關於受浸的事,慢慢再說,你們先吃飯吧,我先救你們的命再說!他顧念人,過於在他身上宗教目的的達到。我們不是見了人就有一個宗教目的嗎?我們見了人就兩眼發光,要叫他得救;可是保羅在這裡沒有要求任何人得救,他是顧念人。

更多經歷對主的信託

「我們在船上的共有二百七十六個人。他們吃飽了,就把船上的麥子拋在海裡,為要叫船輕一點。」(37-38節)保羅傳福音的果子不錯,二百七十六個人。「到了天亮,他們不認識那地方,但見一個海灣,有岸可登,就商議能把船攏進去不能。於是砍斷纜索,棄錨在海裡;同時也鬆開舵繩,拉起頭篷,順著風向岸行去。但遇著兩水夾流的地方,就把船擱了淺;船頭膠住不動,船尾被浪的猛力衝壞。」(39-41節)我想,這真是豈有此理,連我都不服氣,神應該給保羅一點好日子。他明明可以得救了,就差這麼一段路了,船卻不能動,主又何必這麼整他們呢?聖經應該寫,保羅嘆息一聲,我的命真苦啊!你看苦不苦?這段苦實在不需要。他們已經看到岸了,風也往別處颳了,船現在也很輕了,應該就記載,他們到了岸,就沒事了。但好像主是說,保羅啊!你知不知道,我何等樂意你在每一件事上,無論大的、小的、順的、逆的,都能經歷我。就算你已經看見我的拯救,我還要叫你再經歷一點對我的信託。無論在什麼事上,保羅啊!我都不願意放過你,好叫你更多讓我來欣賞。

不知不覺中彰顯神

「兵丁的意思要把囚犯殺了,恐怕有洑水脫逃的。」(42節)囚犯若逃掉了,兵丁有責任;若把囚犯殺了,就沒有責任了。但百夫長要救保羅,不准他們任意而行,就吩咐會洑水的,跳下水去先上岸。」(43節)對百夫長來說,別人死不死他不關心,他關心的是保羅,他知道保羅不能死。保羅這時候就應該對其他囚犯說,你們看,是我救了你們。沒有我,你們不都死了嗎?是因為我,你們才不至於死。聖經也不這麼記載。好像保羅在這一切事上變得平凡到不能再平凡,卻又屬靈到不能再屬靈。他和每一個人一樣,經歷每個人所經過的,卻又是這樣的有神,在一切事上不知不覺將神彰顯出來。你想這些囚犯那時候是什麼感覺?我想他們看著保羅,眼裡是滿了感激的。他們應該說,沒有保羅,我們不都死了嗎?從此以後,我們都是保羅的人了!聖經也沒有這麼記載。

眾人都得救了

其餘的人可以用板子或船上的零碎東西上岸。這樣,眾人都得了救,上了岸。」(44節)連神都承認他們的性命得救了。換句話說,在一個不可能的局面裡,神在祂的主宰裡叫它成為可能。所以二十八章頭一節才說:「我們既已得救。」你就知道,聖經用這句話用得多厲害。明明是不可能的,主還是救了他們。所以,每一個主的僕人不僅要看見,我們如何是主的見證;也要認識,神在一切的事上如何作主。撒但可以用各種方法攻擊主的僕人,就像撒但興起一個大風浪,要來吞滅使徒保羅一樣,但保羅卻能說,我是害怕,我的確害怕;但是主對我說話以後,我就有一種說不出的信託。我也知道,因著這一種信託,全船的人都會得救。

親愛的弟兄們,讀完這麼平凡的一章,會叫你有很多感覺。我們要敬拜主,祂得著了這樣一個僕人。(韜)

2006-2007華語十個月追求,ClevelandOhioUSA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